消暑(双性/年下)by 91

一句话梗概:双性性瘾五意淫邻居的高中生夏,对着监控摄像头自慰给夏看,收留打架了的小夏在自己家过夜并诱奸,指导小夏学钢琴遂被年下小男孩操得昏天黑地啦,穿情趣内衣被高中生双龙内射啦




雷点如下请注意

双性五条悟

性瘾五条悟有点婊子请注意

三观不正诱奸注意

巨量ooc,海量淫俗,现在逃还来得及




布莱顿也总算进入了夏令时,英国的夏天格外短暂而宝贵,沙滩上瞬间就扎满了穿着热裤比基尼的美女,然而五条悟无心观看美女享受什么夏日时光。他顶着烈日下了班快速走回到家里,打开客厅的风扇后就急不可耐地躺到沙发上去,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只中号的按摩棒。五条悟今天在工位上太忙,他连个夹腿的机会都没有,此时回到家里,立即取出了玩具来满足自己的欲求。五条悟知道自己大概有一点性瘾的症状,他生来与众不同,虽然是完整的男人,却有一套女性的生殖器官。五条悟浅浅地拨开自己的卵丸,摸到下面那个湿漉漉的穴口,他太久没玩那里,一时间被手指摸到就有点发情,往外小幅度地涌出一股水来。五条悟也不是第一次使用那里获得快感,他没什么特别羞耻的感觉,只觉得欲望驱使理所当然,性瘾也不过是对快感有些上瘾。

五条悟把自己的阴户揉得湿漉漉的一片,推送着按摩棒缓缓地插进穴里去。他小声地喘息着,自己的西装外套还来不及脱下,他只好伸手隔着衬衫揉搓自己的乳首,试图从中获得更多的快感。按摩棒填满了他阴道内侧的每一寸空隙,他满足地呻吟出声,一只手扶着按摩棒的底端小幅度地来回抽插,另一只手则摩挲着阴蒂的那一点。他喘得动情,下面的水也越流越多,五条悟执意想从女穴那里获得快感,故意晾着自己的阴茎没有去撸动那处。五条悟推送着按摩棒动得越来越快,他捻着自己敏感的阴蒂用力揉搓了几下,然后微微仰头达到了一次小高潮。五条悟食髓知味地绞紧了阴穴,在痉挛抽动的穴肉间缓慢地推送着按摩棒,轻轻摸着阴部延长外部快感。缓了一小会儿后,他又开始大开大合地抽插,肆意使用着自己的女穴榨取快感,他本来就快攀上一次阴道高潮,却突然被叩门声打扰到。

五条悟暗自骂了一句从沙发上翻坐起来,他阴穴里还夹着那支按摩棒,胡乱地提起裤子系好腰带,就这么去应门。五条悟没什么好脾气地喊了句谁,透过猫眼观察着外面的人。来的是个亚裔的少年,黝黑的长发被挽成一个高马尾,眉眼细长如柳叶梢,却显得他格外英气。总而言之,是五条悟的口味,他气消了一半,缓缓地打开了门。

“您好,我是隔壁新搬来的夏油一家的孩子。这是一点见面礼,是我母亲亲自做的曲奇,希望您收下。”

夏油杰本能地想叫五条悟哥哥,又想起对方和自己年龄上的差距,觉得叫哥哥好像也不合适,对着五条悟这张完美的童颜叫叔叔更是不合适。五条悟长得太晃眼,好像银幕上才会有的那种漂亮男人,夏油杰一时间话都说不清了,于是他磕磕绊绊了半天,则中叫了一声五条先生。

五条悟有点不合时宜地发情——高中生的夏油杰刚刚打完篮球回来,身上蒙着一股浓厚的荷尔蒙味道。五条悟着实不应该对着十六岁男孩身上的汗味发情,但是夏油杰实在是有够热辣,年轻男孩形状完美的腹肌透过一层被汗浸湿的衣物格外显眼,肱二头肌蒙着一层薄薄的密汗,在太阳下蜜糖般的闪着光。对方挽起了长发,扎了个高马尾,前额的那一缕刘海也湿漉漉地粘在额头上。五条悟喉结滚动着,他暗中想着,如果同性恋的Asian fantasy有实体,那大概就是这样的了。

夏油杰友好地对着五条悟微笑,还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对他毫无回应,他小声地叫了句悟先生,看到身前的人浑身一震。五条悟高潮了,仅是被男孩叫了一声名字,叫了一声先生,就忍不住夹着按摩棒吹出一股水来。五条悟不安地夹紧了双腿,在心里祈愿西装裤不会显出水渍来,他接过被精心包装起的曲奇,小声地答了谢。

夏油杰笑着点了点头便离开了,五条悟合上门,连忙脱下自己的裤子,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些湿滑的水液失禁般的从他的女穴里吹出来,淅淅沥沥地流到地板上。五条悟被这忽如其来的高潮激得腿软,握着一整盒曲奇坐到地上,他几乎夹不住阴穴里的那支按摩棒,随着潮水滑出一截,又因为他蹲坐下去的动作被顶回到阴道深处。五条悟不该想着只见了一面的高中男孩自慰,但他还是意淫着对方那身肌肉和漂亮的长发,自己推送着按摩棒攀上了一次内部高潮。他在玄关毫无形象地趴坐着,把入门的那块地毯吹得一片潮湿,又射出了几次到地板上,五条悟瘫软在门口喘着气,看着那盒曲奇自暴自弃地想着,完了,他成什么恋童癖了。

五条悟之后也碰到过夏油杰几次,经常是在他上下班,和夏油杰上下学的时候。五条悟自惭形秽,总是一本正经地和男孩打了招呼,到了公司厕所或是家里,就想着对方露出的手臂肌肉和整齐的高中校服指奸自己的小穴。但凡夏油杰年长个那么两三岁,五条悟也就能不顾羞耻地凑上去诱惑一下对方,但是每次碰到夏油杰,对方用敬语称呼他为先生时,五条悟残存的那么一点点良心就跳出来谴责他意淫十六岁未成年人。

八月份的某天,五条悟是在午后被热醒的,他卧室里的电风扇不知道什么时候关闭了,连带着手机充电线一起失效。他翻看了一眼邮件,才发现街道附近停电停水了,此时正在抢修。这天的英国正顶着三十八九度的高温天气,五条悟在家躺着都忍不住吐舌头,像只猫一样瘫软在地板上,试图通过增大物理接触面积来散温。他睡午觉前玩了前穴,此时下身一片恼人的粘腻,身上也蒙着一层黏糊糊的薄汗,怎么活动都不舒服。

于是五条悟坐到阳台上去吹风,正好从二层露台居高临下地看到了在自家后院拿着水管子冲冷水澡的夏油杰。邻居家的小孩正半裸着在庭院里冲澡,少年人裸露出一身被夏日的太阳照射得有些显现铜色的身体,夏油杰并没有完全赤裸,他还穿着间白色的跨栏背心,和欲盖弥彰的底裤,可惜什么都遮盖不住。他上身被冲刷得湿透了,白色的背心紧密地贴合在上身的肌肉上,下身的阴茎则因为冷水刺激微微挺立起来,在裆部顶起一个大包。五条悟站在露台上偷窥着正在冲水的男孩,只觉得口干舌燥,由衷地希望对方早点变成成年人。

夏油杰冲了一会儿冷水,自觉下身那里没有要平复下去的意思,于是他自暴自弃地扯下内裤的一角,握着自己的阴茎开始手淫。天气太热了,太阳照得他头晕脑胀,他举起水管从头浇下冷水,一边仰头喝着水一边把冷水冲进裤裆里。夏油杰随意握着自己勃起的性器粗暴地撸着管,他不得章法地刺激着自己敏感的顶端,拿指腹重重地摩擦着漏出前液的铃口。夏油杰没想着好好在外面撸一发,只想赶紧放一炮软下去,然而少年人的欲望总是格外彭发,他撸了好一阵子才射出来。

夏油杰痛快地释精,拿着水管把另一只手心里沾到的精液都冲干净了。夏油杰穿好底裤继续浇着水,无聊地穿着凉拖践踏着草坪上的无辜小草,然后他一转身,就看到了露台上的五条悟。五条悟这下和他直接对视,下意识地打了招呼。

夏油杰慌得脸都红了,他磕磕绊绊地说,“对不起,我以为没人会看到。”

夏油杰吓得三魂七魄都飘出去了,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外手淫的暴露狂行为后,他红着脸支支吾吾地问,“五条先生是什么时候在那里的啊。”

“刚刚才出来。”五条悟这么撒着谎,宽慰着少年人的自尊心。

五条悟问夏油杰他能不能翻墙过来一起冲冲凉水,夏油杰看他脸红得好像发了烧,谅解对方也需要消暑,便答应了。五条悟于是下了楼,从栅栏的一侧翻过来到夏油杰家的庭院里。他一边往这里翻着,一边问着,“夏油什么?”

夏油杰没听懂,愣愣地嗯了一声,然后五条悟又问道,“你是夏油什么,名字是什么。”

“杰,”夏油杰伸手去扶五条悟从栅栏那里跳下来,“夏油杰。”

“杰。”五条悟撒娇似的语气叫着夏油杰的名字,他猫似地趴坐到草坪上,问夏油杰借水管来冲水消暑。夏油杰也一屁股坐到草坪上来冲水,他小心翼翼地举着水管浇到五条悟身上,五条悟轻声呻吟着,“真舒服。”

五条悟说的其实并不是冷水,而是被冷水浇灌浸湿了的小穴。他轻轻地耸动着下身去蹭阴部的那块湿漉漉的布料,本能地通过摩擦获取了一些快感。夏油杰在五条悟身边安静地坐着,忽然伸手去摸五条悟的后背。五条悟浑身颤抖了一下,瞬间达到了高潮,在水流的掩盖下吹出一些情液来。然后夏油杰解释道,“你背上有片树叶。”夏油杰所言不假,五条悟的蝴蝶骨上停留了一片叶子,夏油杰把叶子捻到指间取下来,手指狭意地摸过对方柔软丝滑的背脊。五条悟也穿了件背心,此时紧密贴合到他身上,隔着一层如若无物的布料露出粉红色的乳首。夏油杰不敢看他,心虚地低头看着草坪上的小野花,少年人无处安放的情欲都显示在蒸红的脸上和逐渐起立的下身上。

家里存储的水很快就被用光了,下午的太阳变得更加毒辣,夏油杰和五条悟并排躺在草坪上看着太阳,两个年龄相差许多的人一起聊着最近上映的超级英雄电影。忽然五条悟坐起来提议道,“杰,太热了,我们去海边吧。”

夏油杰不知道自己怎么忽然就和邻居的五条先生做了某种玩伴或是朋友,他笑着说,“那您等一下,我去跟我妈妈说一声。”

夏油杰的母亲当然没理由拒绝,于是他们两人开车去海边泡水,五条悟把自己的跑车开进布满鹅卵石的海滩里,毫不在意轮胎的损耗。五条悟穿着一身背心短裤,就这么一路跑着扎到海里去游泳,然后被浪头打到冲出去好远。夏油杰急得要命,游到他身边拖住五条悟,问他有没有事。五条悟哈哈大笑,自己呛了几口咸湿的海水,他说没事。夏油杰笑着想,对方才比较像小孩,他从背后抱着五条悟漂浮在海水里,心猿意马地在水中和对方的身体紧密贴合。

夏油杰脸红心跳地想着,五条悟像什么模特,长手长脚身材比例也很好,脸更是没得挑。夏油杰第一次为同性心动,心有余悸地缩着下身,祈求自己不要不合时宜地抱着年长者勃起。五条悟被夏油杰从后面抱着也有点心猿意马,他泡在海水里轻轻地拍打着水面,借助浮力轻轻地贴着少年人热灼的身体。五条悟佯装自己不胜水力,说海水太深了他害怕,然后两只长腿轻轻地缠到对方腿上。五条悟心虚地想着,这要是让家入硝子知道了,肯定会对他冷嘲热讽,然后问他高中时校队游了第一的王牌五条悟是哪个。

他们在海边玩了许久,还在浅滩上躺着一起去吃了冰激凌。夏油杰排队买冰激凌时,小贩自然而然地说道,“这是给你的漂亮男朋友的。”夏油杰红着脸摆了摆手,说不是的。但是金发蓝眼的英国佬看着他皱了皱眉,然后对着亚洲小孩安抚意味地说着,“这里可是布莱顿,不用害羞。”

这下夏油杰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他一路小跑递给五条悟甜筒,融化的奶油汁水还是流了一些到他的手上。五条悟说他没有纸巾,于是他笑着伸头过来,舔干净了甜筒外侧流淌的奶油,又轻轻舔到夏油杰的手指缝隙间。夏油杰脸红得快晕倒,小声叫对方五条先生。五条悟哈哈笑了一阵,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逗你了。”

至此之后,夏油杰之后的每一次春梦里都是五条悟的样子,白发男人伸出一截红艳的软舌舔到自己的性器上,像舔舐奶油甜筒一样一圈圈打转,然后夏油杰挺动着下身操到五条先生嘴里,用奶油般滑腻粘稠的液体填满对方的嘴巴。夏油杰第无数次梦遗到自己的底裤里时,他长叹一声,愤恨地翻坐起来去洗内衣。

布莱顿最近有不少入室偷盗的案子,于是夏油杰的父母也安装了实时监控摄像头在庭院里。夏油杰叩响了五条悟的门去跟对方交涉,“我们家装了摄像头,好像会监控范围会涵盖到您的庭院,顺便可以防盗,不知道您介不介意。”

“没事。”五条悟这么跟他说着,又问他要不要留下来一起打游戏。夏油杰还沉浸在无望单恋的羞耻之中,自然不敢答应,拿了要做作业的什么借口塘塞过去了。

虽然不敢和五条悟共处一室,夏油杰还是偷偷摸摸地通过监控摄像头观察对方的动向。五条悟单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将将遮住下身的重点部位,他搬了藤椅到庭院里惬意地坐着喝茶,两条光裸雪白的长腿轻轻搭在桌子上。夏油杰隔着屏幕都看得口干舌燥,那两条腿太白太长,他几乎就能想象出把那双腿握在手里扛在肩上会是怎样的一派好风景。

五条悟往后倚到藤椅的靠背上,风轻轻地吹开了衬衣下摆,露出一片光洁的下身和小腹。夏油杰没来得及感叹对方缺乏体毛的雪白躯体,更要命的是,五条悟下身未着丝缕,色泽浅淡的阴茎就这么裸露出来。五条悟倒也不羞愧,完全没有在外界庭院里露出的羞耻感,他岔开腿让监控摄像头更完整地拍摄到自己下身的风景。

五条悟随意地摸了几把自己的阴茎,然后手指摸着阴户缓缓下滑,用两指撑开了下身隐蔽的穴口。那是完整的女性器官,被淫水沾染得湿软闪光的阴唇包裹着窄小的入口,五条悟拿指腹轻轻揉着上方隐秘着的阴蒂,逐渐揉出一些情液吹到藤椅上去。那个入口明明显得那么青涩窄小,却熟练地吞吃进了两根手指。五条悟把一侧的腿搭在桌子上,另一只腿则屈起,他努力地想要挺起腰一些,好让手指刮蹭到深处的敏感点。但是手指一点都不够,五条悟迫切地想要被更满更深地占有。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夏油杰的阴茎,高中生怎么会拥有那么傲人的尺寸,又粗又长,顶端圆润饱满,整体形状也非常完美,如果全部插进来一定可以顶到子宫颈口上去。五条悟头昏脑胀地这么设想着,毫无廉耻心地意淫着高中男生的性器,自己快速抽动着手指在泥泞的穴道里面搅动。

夏油杰在屏幕另一端心跳如雷地窥伺着五条悟自慰的场景,不安地感受到自己的下身逐渐挺立起来。他想了许久,还是最后自暴自弃地解开了裤子拉链,掏出自己全然勃起的性器对监控屏幕里活色生香的一幕开始手淫,殊不知五条悟是故意给他看的。五条悟通过指奸攀上了高潮,他浑身抖动着,像只受难的小鹿一样在藤椅上轻轻翻滚,下身搅动着吹出一股股水液。他浑身都蒙了汗,湿漉漉地躺着展示在那里,留给夏油杰拿他做自慰的素材。高中生在屏幕另一端低喘着射出一股股精液,一半被纸巾接住,另一些全部溅到屏幕上去。夏油杰呻吟出声,肖想着对方柔软的女穴和男性健壮的躯体,被自己干到浑身颤抖着潮吹。夏油杰胡乱地拿冷水冲脸,意识到自己窥伺这样不堪的行径后,自我厌恶地咽了口唾液,深深地呼吸了一阵。

夏油杰试图逃开五条悟,接下来的半月,他都刻意避开了和五条悟见面。夏油杰甚至约了几个女同学出去玩,但是无论女孩们穿得多么裸露诱人,他还是本能地想起五条先生湿漉漉的女穴。在一天和父母吵了架红着眼圈半夜闯出家门后,夏油杰看了一圈手机上同学录的名字,最后还是决定敲响了五条悟的家门。

“五条先生,”夏油杰站在五条悟门口抱着个篮球,局促地站在台阶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我和父母吵架了,您能不能收留我一晚。我很乖的,也不会打呼,借用您的沙发或者地板一夜就好。”

五条悟没什么拒绝对方的理由,只是他注意到夏油杰额头一角上还有些肉眼可见的青紫色,似乎是被别人一拳打出来的。

“打架了?”

夏油杰点了点头。

五条悟笑着问,“然后你父母骂你了,是不是。”

“我爸说我们来英国初来乍到,有些歧视亚裔的话也不用管他们。我爸说,只要成绩好,做得好就可以了,不能跟他们打架。”夏油杰撇着嘴,好像还有点义愤填膺的样子,他眼下还有点淡淡的红,憋着没肯哭,到底还是小孩子。

“你打得没错,下次他们再挑衅你,你还打回去。到时候老师要叫家长的话,我替你去。”五条悟冲着夏油杰眨了眨眼睛,然后让他进门。五条悟给夏油杰搞了一大桶冰激凌吃,非常放纵地宠着年轻人,他和夏油杰打了半夜游戏,成功地打败了夏油杰数次。夏油杰红着脸赖在五条悟身侧,心想对方真的看上去很像自己的同龄人,他心里一旦有了这么个念头,就愈涨愈烈变得过激。

夏油杰在浴室里淋浴时,忽然就萌生了和对方做爱的想法,他调了冷水麻木地冲着,试图不要勃起,但毫无帮助,他的性器还是挺起了起来,完全没有要软下去的意思。于是夏油杰想着五条悟白得晃眼的脖颈,想着那日在监控摄像头里窥伺到的柔软女穴,自暴自弃地在五条悟的浴室里手淫起来。他胡乱地撸动着阴茎,长发被冷水浇得湿透了,垂下来贴在他的前额上。

夏油杰小声地低喘着,想着五条悟的脸自慰,他咬着牙念对方的名字,没有想到此时五条悟刚好推门而入。五条悟当然一眼看出夏油杰在自慰,他倒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情绪,只是吹了个意味悠长的口哨,然后举起自己手里的浴巾示意他的来意。夏油杰羞耻得不敢抬头看他,放开自己被粗暴地撸得通红的性器,试图背过身去。

五条悟则跨入到淋浴间来,像被水浸湿的精怪一样贴上来,轻轻地伸出手握住高中生硬度惊人的性器,“你这样太粗暴了会伤到自己的。”他用纤长的手指握成一个圈,把夏油杰的性器容纳进他柔软的手心里,缓慢地前后撸动着。因为水的作用,五条悟撸动得十分顺利,他细致地服务着年轻男孩的欲望,用指腹轻轻摩挲着顶端的铃口。夏油杰的阴茎被五条悟握在手里,格外显眼的色差激得他更加动情,他肆意地喘息着,断断续续地说着不要。五条悟没有停下他手下的教学,他若有其事地教导着对方,“要这样子圈住上下动,可以轻轻打转,拿指腹刺激顶端会更舒服。”

夏油杰喘得要无法呼吸了,年长者贴着他一本正经地教他自慰,然而他却逾越地肖想着对方身下那个淌水的阴穴。五条悟撸动得更快了些,他轻佻地拿指尖磨蹭着对方敏感的顶端小孔,成功地榨出了年轻男孩的一发精液。夏油杰低喘着释放在五条悟的手心里,羞耻得不敢睁眼看对方,五条悟低低地笑出声来,说,“很浓呢,很久没弄过了吗。”

夏油杰舌头都打结到一起,半天之后才断气一样地问对方,“五条先生需要我帮忙吗。”

五条悟愣了一下,他在水龙头下被冲得浑身湿透了,此时下身也湿漉漉地贴在布料上,他本能地想伏身上前勾引着高中男孩插入自己的阴穴,又咬着牙坚持下来了。五条悟摇了摇头,冲了冲手心肆意流淌的精水离开了浴室。

夏油杰打好了地铺睡在五条悟床铺的一侧,五条悟洗完澡后就在床上背对着他,好像已经睡着了。夏油杰轻轻地关了夜灯,为对方盖好被子,然后蹑手蹑脚地躺回自己的地铺里。夏油杰躺了许久也没睡着,但是听着五条悟均匀的呼吸声,他又不好意思翻来覆去地吵到对方,五条先生明天还要去上班,被自己打扰了可不好。夏油杰这么想着,努力地合眼想要睡过去。可是不消一会儿,床上就传来了断断续续夹杂着喘息的呻吟,夏油杰的听力格外的好,他分辨出了遮盖在那些喘息间细微的水声,是五条悟正在自慰。五条悟把三指并排送进自己湿润的阴道里,不断地抽送着,用力顶弄摩挲着深处凸起颗粒状的敏感点,他咬着被单的一角努力地抑制住喘息声,殊不知此时夏油杰还清醒着。

五条先生每晚都会用那个女性的阴穴自慰吗,夏油杰脸红心跳地这么想着,他听得下身微微挺起,在一片黑暗中臆想着此时五条悟自慰的色情模样。这对高中生来说可太超过了,夏油杰完全无法抑制住自己勃起的本能,他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竟然片刻之后自暴自弃地站起身来翻到五条悟的床上去。五条悟被他惊吓到深埋穴中的手指都停下了动作,滴滴答答地顺着阴户流出许多水液来。

五条悟还想假装糊涂,他小声地问着,“怎么了。”

夏油杰脸红心跳,真的压到五条悟身上了反而又不知道做什么了。他酝酿了许久说辞,还是退缩着说,“我能跟您一起睡吗。”

五条悟笑着说好,抽出自己沾着水液的手指轻轻抚摸夏油杰的侧脸,轻声说着,“和我睡吧。”

夏油杰和五条悟一起度过了此生最煎熬的一个夜晚,夏油杰没敢问五条悟和自己做爱,五条悟也没敢半夜翻到夏油杰的胯上去骑他。夏油杰难忍地缩在成年男人的怀里躺了半夜,愣是一分钟也没睡着,满脑子都是些不堪的东西。五条悟也很煎熬,他强行遏制着自己拿阴户去蹭对方手臂的欲望,满脑子都在犯罪的边缘试探着。

第二天晨起时,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提起昨晚的事情。夏油杰叼了片吐司去上学,跟五条悟客客气气地说了句,“谢谢五条先生。”五条悟也穿着自己的西装,人模狗样地端着杯咖啡说路上小心,似乎昨晚抱着未成年人不停流水的不是自己一样。

他们刻意避开彼此生活了几日,直到夏油杰的母亲问五条悟去教夏油杰学钢琴。五条悟本来就是本地出色的钢琴家,闲的没事的时候就被邀请去婚礼或是生日活动上配乐,再加上就住在夏油杰家的隔壁,夏油杰的母亲自然一来二去就找上了五条悟。他们两人还是默契地假装岁月安好,一开始上课就只是上课,夏油杰连抬头看一眼老师都不肯,五条悟更乐得于对方的冷淡,正好缓解了自己的难堪。

这天五条悟穿着一身西装坐在屋里辅导夏油杰的钢琴,他做在夏油杰的身侧指导着对方,忽然就有点脑子犯浑,开始轻轻地耸动着下身去蹭座椅的边缘试图自慰。五条悟以为夏油杰不会发现,然而少年比他想象得更加成熟,夏油杰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停下弹琴的手转身看着五条悟,问道,“五条先生喜欢我吗。”

“喜欢。”五条悟亲昵地摸了摸夏油杰的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作答,他心虚地挪动了一点,没再继续用钢琴椅子的边缘磨自己的阴户来自慰。

十六岁的男孩倒是十分坦诚,夏油杰轻轻地凑近了一些,跟五条悟说,“是那种可以亲亲的喜欢吗。”五条悟这下子哑声了,他局促地呼吸着,双唇轻启微微地颤动着。然后夏油杰轻轻地吻上来,他是处子,没有任何性经历,但是却亲吻过别人。没有任何一次亲吻比得上现在的体验,五条悟的嘴唇柔软得像块棉花糖,轻轻下陷进去被夏油杰含到嘴里轻咬。五条悟嘴里的津液也是甜味的,有一股草莓蜜糖的味道在两人的唇齿交缠间散开。五条悟被对方亲吻得发情,主动地伸手揉捏少年人的胸肌,揉得对方在他嘴里轻声喘息。

夏油杰再也不打算忍了,他是个十六岁的男孩,理应拥有犯浑犯错的权利。于是他把五条悟抱到钢琴上,五条悟的屁股压到琴键上发出了一连串的音符,他小声惊呼,双腿一缠挂到了少年人的腰间。夏油杰蛮力摁着对方不得章法地胡乱摸了一通,他扯开老师的衬衣,从缝隙中摸进去揉捏男人柔软的乳肉。五条悟已经忍不住开始分泌情液,沾湿了自己的西裤,顺着布料的空隙漏出水来沾湿琴键。

夏油杰就这么五条先生,老师,悟这么胡乱地喊了一通,他扯下年长者的裤子,摸了一把对方被水液沾湿的底裤,然后扯开那块被微微吸入穴内的布料摸到五条悟的阴穴上去。夏油杰没什么技巧,也不知道怎么讨好五条悟的女性器官,他所有的生理知识都只局限于生物方面的,但他还是无师自通地揉了揉对方湿漉漉的阴户,惊讶地感受到对方敏感地泌出一股透明色的情液来。夏油杰只觉得自己硬得发疼,曾经设想过的第一次是和某个瘦小可爱的女孩,而不是身形比自己还要高大的男人,但这个男人却拥有如此淫荡的女穴,此时正勾着夏油杰的手指往里吸入。夏油杰扶着自己硬挺的性器在湿滑的阴部上下滑动了几下,顶端戳弄着穴口惹得五条悟微微瑟缩。

“等等,要戴套,”五条悟慌乱地推着对方绷紧坚硬的小腹肌肉,“不然我会怀孕。”十六岁的男孩哪听得了这种话,五条悟刚说完,夏油杰就气血翻涌着啃咬到五条悟柔软的乳肉上,撒娇似的语气问年长者帮自己戴。夏油杰第一次在生活中接触到避孕套,虽然在生理课上老师向学生们展示了避孕套的使用方法,但毕竟实践大于理论,被五条悟握着阴茎,手指轻轻撸动下去戴上硅胶套子的时候,夏油杰还是不可控制地脸红了。

“进来吧,轻一点。”五条悟缓缓坐下去,压得琴键又产出一堆杂音,他敞开双腿,用手指撑开自己湿漉漉的小穴。夏油杰扶着自己的阴茎推送进去,他缓慢地挺动着腰部插入进去,然后小幅度地律动着。五条悟浑身发麻,几乎要被满胀的快感逼出一点生理眼泪来,少年粗壮的性器完全填满了他的女穴,把那里撑开到极致。夏油杰每次微微抽动性器,就会摩擦到他体内要命的一点上,五条悟不可自持地流着水液,伸出手去想要撸动自己的阴茎。然而夏油杰先行一步握住了五条悟勃起的性器,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跟同龄的高中男生们学了很多不可言说的小技巧,他上下撸动了几下对方的性器,然后拿掌心抵住五条悟的性器转着圈地施力摩擦,五条悟在他怀里抖动得快要失神,本能的推搡着夏油杰玩弄他阴茎的手,下面的小穴却吸得更加紧密,像个飞机杯一样把性器裹在深处。

“杰,我好舒服,要死了…”五条悟喘得断断续续,眼泪一串串地往外漏,下身也像失禁一样往外吹水。十六岁的男生虽然没有什么做爱的技巧,但是挨不住硬件实在过关,夏油杰粗大的顶端抵着五条悟内里的敏感点一阵研磨,成功地逼出了年长者的一次潮吹。五条悟前面也被夏油杰服务得爽利,在夏油杰几下摩擦之后用阴茎吹出了一股稀薄的精水,达到了男性潮吹。五条悟趴在夏油杰的肩上长久地喘息着,身下胡乱地挪动着压得钢琴乱响。

夏油杰忽然恶劣地心生一计,抱着五条悟轻轻地亲吻尚在高潮中失神的对方,哄骗般的语气对五条悟说着,“老师现在压到的是什么键音,教教我吧。”

五条悟哪里顾得上什么教学,他紧紧地缩着穴口等待高中男生的进一步侵犯,然而夏油杰却忍着性子不肯动了,像是势必要逼他说出个答案。于是五条悟轻声回答着键音,腿更加紧密地勾到少年人的腰上,收缩着女穴去绞动深埋其中的性器,讨好似的吻到夏油杰的嘴唇上。夏油杰笑着看年长者猫咪似的可爱举动,轻轻地回吻五条悟,然后终于开始抽动着性器顶弄对方深处的宫颈口。五条悟被夏油杰操得舒舒服服,正像猫似的从喉咙里发出些满足的咕噜声,他在少年人浓盛的耻毛上耸身蹭弄着阴蒂的一点,抓着夏油杰的手要对方摸自己的胸。夏油杰压得五条悟更甚,在钢琴上发出一连串错乱的音符,然后他环抱起年长者,从下到上贯穿着对方被撑开到极致的女穴。五条悟被操得高潮,失禁般的一股股吹到地板上,本能地伸出手去想要捂住漏水的穴,却拢不住那些滑腻的水液,只好任由淫水吹到少年的身下,打湿了一绺绺卷长的耻毛。

夏油杰把五条悟压到一侧的沙发上去操,他正面操了一次,没等五条悟恢复过来,就又掐着年长者的腰肢,强制把对方摆成一个适合后入的姿势。五条悟柔韧的腰肢被男孩压下去,紧密地贴到沙发的皮面上,然后夏油杰从后面又手指奸弄着他流水的女穴,又深又狠地挺腰操进来。五条悟被他操得成年人的颜面尽失,本能地追逐着快感扭腰,小声地说着,“好大,好烫,真的好喜欢。”

五条悟在欲望的起伏中胡乱地想着,早知道和对方做爱这么舒服,就不该顾及什么犯罪不犯罪,该在见他的第一面就压着对方骑上几遍,最好再埋头到对方汗湿的前襟里舔弄一番那片胸肌。夏油杰从后面又操了五条悟一次,他退出五条悟的女穴,摸了一把那里的水液,再把浸湿了的手指放到嘴里吸吮了一番。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夏油杰这样想着,自己单手扯下避孕套,笨拙地打了一个结想回手扔掉。五条悟却拦住了他的动作,剧烈喘息着的男人从他手里夺下那个装满精液的避孕套,竟然拉扯着开口把精水全部倒进自己的嘴里。男人痴痴笑了一声,向男孩展示自己舌面上的白浊,然后闭上嘴全部咽了下去。夏油杰看得心动情动,伏下身去亲吻对方。

“可以看看吗。”夏油杰这样子认真地询问着,刚刚猴急地做了两次,夏油杰这才好奇心爆棚想起观察对方的女性入口。

“随你。”五条悟轻轻抬起一只腿架到夏油杰的肩上去,他刚经历了太多次高潮,此时浑身绵软着晕乎乎的,夏油杰问他怎么样他就怎么样,更何况只是给对方看看女穴。

夏油杰于是低下头去观察对方特有的女性器官,他用两指撑开那肉粉的入口,看着里面的穴肉被摩擦得泛起一股赤红色。一股情液缓缓地从深处流出来,夏油杰看得入迷,忽然低下头去舔舐对方的阴户。

“等等,不要舔。”五条悟慌乱地伸出手去想要推开夏油杰的头。

夏油杰掰开五条悟的双腿,闻言轻轻地抬头说,“怎么了,讨厌吗。”

五条悟微微摇了摇头,说并不是讨厌。他想了半天也没组出个说辞,又不能本垒上完了又因为舔穴而羞耻,他不安地合拢着腿,刚想说什么,夏油杰就强硬地伸手摁住了他,“不讨厌,那就是喜欢的意思吧。”

夏油杰随之给五条悟口交,阴道口那里一片泥泞,都是五条悟自己分泌出来的水液,还有一些硅胶套子外面的润滑油的味道,夏油杰并不反感。他学着同龄人口述着教给他的技巧,那些拥有许多性经历的金发男孩你一言我一语地跟夏油杰说了许多,虽然不知道有无帮助,但是夏油杰还是记在了心间。他轻轻地上下滑动着舌尖去舔舐对方的阴道口,鼻尖轻轻地抵着对方被揉捏得红肿的阴蒂上下磨蹭,夏油杰亲到对方肿胀的阴蒂上,张口含住那硬挺的一点来回嗦吸。五条悟当即发出一阵漫长的呻吟,他试图推开夏油杰的头,却被男孩紧紧地握着双腿固定在身下。夏油杰嘬着那一点,来回用舌尖上凹凸不平的颗粒扫着那处敏感点,不消一会儿,五条悟就双腿夹紧他的头吹出了一股水液,全部浇灌到夏油杰的嘴里。

五条悟被夏油杰玩得快要脱水,他缠着夏油杰问对方要水喝,猫似的乖巧地伏在夏油杰的臂弯里喝水。五条悟问夏油杰要不要补充水份,披头散发的男孩正扎起一个丸子头,凑上来亲吻五条悟,说,“老师刚刚给我补充过水分了哦。”

夏油杰和五条悟偷偷交往,毕竟他们的年龄摆在那里,总不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十六岁的男孩格外年轻力盛,总是找到机会就缠着五条悟要,成功地喂饱了做爱成瘾的年长者。五条悟餍足地躺在小男朋友怀里蹭来蹭去,夏油杰下周就要参加英格兰南部的钢琴比赛了,此时正在床上趴着认真地研究琴谱做标记。五条悟看着对方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着摸对方的脑袋,跟他说,“没问题的。”

夏油杰长发如瀑倾洒在床褥间,惹得五条悟脖颈发痒,男孩小动物似的凑上来蹭了蹭,“悟要去看我哦。”

“当然,我可是你的老师。”

夏油杰不出五条悟所料顺利地获得了市区钢琴表演比赛的第一,称得上是旗开得胜,他在后台招手向男孩示意。夏油杰原本还为表演强撑着一点严肃的样子,见到五条悟的一瞬间就笑了出来。年轻的男孩穿着一套完整的西装,显得像成年男性一样了,夏油杰长长的黑发被他束成一个小丸子头在后面,空留后面的长发倾洒在肩上。

“五条老师,”夏油杰红着脸扑向对方,因为太激动头正好磕在对方的下颚上,他甜蜜又嫉妒地想着,对方长得太高了,自己也要好好喝牛奶补钙才行。“悟,谢谢你,这是你的功劳。”年轻的男孩子向年长者捧上一枚奖章,五条悟轻轻地笑着说好,然后轻轻地转身锁上更衣室的门。

“庆祝你得奖,杰。”五条悟轻轻地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然后扯开前襟的几枚扣子,夏油杰就这么看到了对方隐蔽在薄薄的一层衬衣后的女士内衣,他的脸立即就蒸红了。“这是你的奖励。”五条悟如是说着,他把下身的裤子也褪下去,裸露出蕾丝花边的女士内裤,和上身的胸衣是成套的。虽说是内裤,但根本什么都没包裹住,那件内裤仅有的一点蕾丝布料包裹住了他的阴茎,下面却仅有两根珍珠串链,勒在阴户的两边,却把女穴和后穴完整地裸露出来。他前方的女穴已经蒙了一层水,湿漉漉地快要滴出来,后方的小穴被一枚仿兔尾的肛塞填着,毛茸茸的又可爱又淫荡。

“我做了清洁,后面也可以用哦。”五条悟伸出手拨弄着那个毛茸茸的肛塞,又用手指撑开自己湿漉漉的女穴给少年展示绯红色的肉里,“射在子宫里面也可以,这是给杰一个人的今日限定。”

少年人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考验,夏油杰没等到回家就先抱着五条悟在窄小的更衣室里做了几个来回,把对方的前穴和后穴都灌满了浓厚的精液。夏油杰从女士内衣的缝隙里摸进去揉捏男人的乳肉,玩笑意味地问对方会不会有奶水,但是五条悟彼时被他操弄得狠了,竟然真的点点头默认了对方的假想。五条悟没来得及脱下自己的内裤,两边一侧的串珠被浇得全是水液和精液,夏油杰操弄他的女穴的时候,就把肛塞填进后穴里堵住那里的精液,操进他的后穴里时,就让对方夹紧了精水不要漏出来。年长的男人心甘情愿地把自己交到少年的手里被当成精液罐子使用,五条悟喘息着小声说爱他,又觉得自己逾越,但是夏油杰却很是欣喜地亲吻上来,大声重复着说爱他。

“悟会怀孕吗。”夏油杰看着对方被精水灌满微微隆起一个弧度的小腹,异想天开地这么提问到。

“杰想要我怀孕吗。”

夏油杰又脸红了,因为年长者一句调笑的话变得像只番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虽然说是杰的话,没有关系。但果然还是等到杰成年吧。”





End

139 Likes

再吃一次 :heart_on_fire:

3 Likes

香晕了

7 Likes

我大吃特吃

1 Like

太香了我要说一万遍年下yyds

3 Likes

哇嗚哇嗚滿地亂爬的我

回味……

老师 我的妈咪 我的xp之神

1 Like

太香了…我晕倒!

好好吃

好吃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