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Summer Holiday

*复健产物

*dk暧昧期

2 Likes

距离漫长的暑假的开始还有几天,对于正在上学的学生而言,这便是当下支撑他们活下去的最大动力。虽然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在各个方面都与日本一般高中不太一样,但他们也会有期末考核,那里的学生也期盼着放假,尤其是即将迈入二年级的三个学生。

然而今年的情况和去年寒假时有所不同。但这个夏天不知怎么了,人们的怨气似乎比炎热的暑气还大,源源不断的诅咒就像嗡嗡乱飞的蚊子般难以除尽。“蚊子”当然没办法全部消灭,但至少不能让它们大量出现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否则后果难以想象,而恰好今年这种情况尤其严重。

一年级的三个新生在去年入学时便受到了高专的前辈甚至咒术界的关注,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特殊的术式,另一方面则是他们的出身背景。在入学的这一年,他们逐渐展露的天赋和实力也不负众望。不到一年的训练,家入硝子已经能把反转术式用的炉火纯青,而她的另外两位同窗执行的任务等级也逐渐到了高年级的程度。

最近几只一级咒灵被观察到出没在东京人最多的几个区,战斗十分棘手,医务室那边也接收了不少伤员。当家入硝子协助另一位老师检查完受伤的前辈后,就离开了昏暗的房间。家入硝子将手挡在眼睛上方,眯着眼看着出差三天的另外两位同窗面色憔悴的朝她走来。

“需要身体检查吗?今天只剩两个名额了哦。”家入硝子垂眼看着朝她走来的同学,上下打量了两人,注意到黑发少年眼下两抹深深的乌青。

“…谢谢硝子,我想我们更需要休息?”

这次咒灵很擅长隐藏咒力,不太追踪,两人保持着高度警惕追踪了两晚,休息不足五小时,实在有点吃不消了。此时夏油杰的眼白上布满了红血丝,同平时相比,走路似乎都没有那么稳重了。而五条还好一些,但也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这一届的三人虽然都很优秀,但毕竟是刚入学的新生,还不能像前辈那样适应高强度的学习和任务。

但情况不像夏油杰期望的那样发展,在家入硝子和两人分别没多久后,她便遇到了夜蛾正道询问她是否见到五条和夏油。在她向自己的老师传达了两人已经返回的消息后,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班主任的背影,就知道两人想要的休息不可能那么快到来。

“为什么明天还要去收尾啊!”五条悟写了几个字后,就不耐烦地把笔扔到一旁趴在桌子上,余光看着正在对着厚厚的报告纸发愁的夏油杰。

被盯烦了的人撕掉刚刚写了几行字的纸卷起来扔到脚边的垃圾篓中,又撕下来一张。

“而且收尾工作结束后还有一门理论课要考。”

“夜蛾那家伙也不能这么压榨人吧!”

“悟,对待夜蛾老师至少尊重一点吧。”夏油杰也停下了手中的笔,挺直了腰看着趴在一旁的男同学,“这种决定也不全是由夜蛾老师做主吧。”

夏油杰内心也有点烦躁,报告很重要,但考核也同样重要。他去年还没因为哪门成绩不合格而接受过什么惩罚,所以他也不清楚挂科的后果是什么,况且他还有三四十页讲义没有看。是选择先完成任务还是先过了考试,这确实是个问题。

然而五条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学校就那几个人,就算考砸一两次也不影响毕业,他们的出任务的记录就足够证明他们的水平了。

“算了,我先去休息咯,如果你今晚报告写完了记得让我看一下。”

然而在五条悟离开没两个小时后,此人穿着睡衣,拿着枕头再次闯入夏油杰的房间,把正在全身心斟酌词句的宿舍主人吓了一跳。

“你怎么又过来了?”

“空调不工作了,来你这里蹭一晚上空调。”

“是线路烧了吗?”

“要烧了不会只有空调不运作吧?”说完五条悟把枕头向夏油杰床上一扔,直接仰躺在上面,用脚把折叠整齐的被子勾起盖到自己身上,侧过身看着夏油杰的背影,仿佛自己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这两人直到现在还时不时因为观念不和吵架,但这也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反正平时也没人查寝,两人经常窜寝室打游戏到深夜,有时甚至直接在对方房间过夜。

“杰,你也睡觉吧,收尾结束后再写也没关系。”

“但之后还有考试不是吗?报告得在考试前交。”

听了这人的话,五条又躺了回去,仰头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闭眼闭了一会儿,突然又坐起来。

“对了,我那里还有几张游乐园和甜品店的优惠券,之后我们去吧。”

“好啊,等我把手头的事处理完。”显然夏油杰十分擅长掐灭五条的热情。

“但你开灯我也睡不着。”五条悟撇了撇嘴翻了个身背对着夏油杰,把被子蒙在头上,而过了几分钟后夏油杰竟然真的不再写那枯燥至极的任务报告,关了灯走到床边,把他头上的被子拉了下来。

“悟不是热吗?这样不会闷死吗?”

明明自己拿了枕头过来,却还是占着别人枕头的家伙朝里移动,把夏油杰的枕头压的更严实了。

房间内的灯光都熄灭了后,刚刚嚷嚷着要睡觉的人却不老实了,他翻滚了几下,发出的声响引起了房间真正主人的抗议,警告着让他安静一点。

“杰给我留这么点儿空怎么睡啊!不然我躺外侧好了。”

“不然你回去好了。”高专宿舍一人一间已经足够好了,两个超过一米八的正在长身体的青春期男生更不应该苛责这可怜的单人床了。但这句话确实起了作用,于是五条悟也不吭声了,他又翻过身—这次夏油杰没再指责他翻身声音大了,因为极度疲劳的人这时已经睡着了。五条此时正对着他疲惫的睡颜。

心思不纯的人摸了摸对方黑色的耳饰,又揉了揉夏油杰的鼻尖,满意地看到了他皱起眉头的样子。五条悟感受到胸腔里心脏的剧烈跳动,整个房间里仿佛只剩下空调运转时机器嗡嗡声和自己心虚的心跳。他的玩心更大,于是悄悄地用嘴唇碰了碰熟睡中的人的鼻尖,又迅速转身把手放到逐渐升温的脸颊上。

糟了。

不过五条悟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过身后没几秒,躺在他身后的那人悄悄睁开了眼睛摸了摸鼻尖。




这次任务棘手,收尾工作也比较长。再回原地调查一遍,确认牵涉进去的无辜人员没事,上报调查过程等等,处理完这一切两人不想再看任何文字了,明知道考核就要到了,却没什么心思复习了。

“悟,咱们的报告你交上去了吗?”夏油杰洗过澡后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坐到正在吃西瓜的五条身边。他的那一份完成后就给五条悟让他抄了,白发少年咬了一口西瓜,一边擦着嘴角的汁液,一边模糊地说着已经交上去了。

“对了!”五条悟想起了什么,摸着口袋。夏油杰看他掏口袋掏了几十秒后什么也没拿出来,那人又让他等一会儿。久到夏油杰都觉得奇怪时,他撇着嘴回来了,一脸失望。

“我的优惠券找不到了。”白发少年不满地拉开易拉罐,喝了口可乐,用带着不满的语气对夏油杰说道,“好了,现在顺你的心意了,咱们必须得复习了。”

怎么这语气一副他的错的样子。但夏油杰是个心胸宽广的朋友,自然不会计较这的,对着朋友有些无理取闹的表现,他也只是笑笑。而这一细节恰好被“六眼”的拥有者发现了,于是他被五条悟扯着刘海威胁。

“可以等暑假再去啊,而且也不是没有优惠券就没办法去了。”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五条悟就是莫名不爽,他接过夏油杰递过来的西瓜,把翻开的书合上又坐到床上去了。

“你别把我的床弄脏了。”夏油杰皱了皱眉头,撕了几张纸递给坐在自己床上吃西瓜的五条,“一年级都这样了话,恐怕以后几年会更忙…对了,你屋里的空调还没修好吗?”

“呃…那个上报了好几天了,也没人管。可能、可能空调维修工也放暑假了?”

夏油杰也懒得反驳他了,但他也不想复习了。五条悟似乎发现了对方的想法,顺势递上了游戏机。两人在四目交视时便默契地达成某种共识,心思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的两个问题少年冒着挂科的危险打游戏到凌晨,白天又睡了大半天,晚上才匆匆忙忙地接着复习。但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夏油杰的空调也罢工了。在夏油杰提议出门买些冰淇淋时,五条悟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邀请他去他的房间。

“你宿舍的空调修好了?”

“呃…可能?”

即便很不信任,但夏油杰还是跟着去了,更加碰巧的是五条悟按了一下遥控器,空调真的再次工作起来。

“哈哈,真巧啊,不是吗?”

等到两人把剩下的内容差不多看了第二遍后,五条悟就拉着夏油杰躺在床上。考虑到明天早上的测试,夏油杰向五条悟再三确认了是否定好闹钟,合上眼。然而千算万算,最不希望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谁也没想到闹钟定好后半夜没电了。夏油杰起床时捂着昏昏沉沉的头,看了一眼表,又眯着眼朝窗外看了一眼,一下子清醒了。他打开手机才发现考试已经开始将近一个小时,于是他慌忙把五条悟叫醒。

两人顶着凌乱的头发面面相觑。又在床上坐了几分钟,两个睡过头的人彻底意识到可能已经错过考试了。

“夜蛾老师竟然没有来找我们吗…?”五条悟把头顶翘起的头发压下去。

“要是找来了话,后果可能更严重…”夏油杰似乎已经想象到之后夜蛾的训话和随之而来的惩罚,“能按时放假已经不错了。”

“还不如昨天去甜品店抢那个新品呢……”五条悟嘟囔着,“今天下午就截止了,真可惜……”

听到这句话,夏油杰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下床回了自己房间,然后拿着之前五条悟口中丢失的优惠券回来。

“好像你上次把这个给我了。”那次是因为五条穿的裤子口袋有些浅,下“帐”前他随手就让夏油帮他保管,结果事后两人都忘了这事。当事人之一不满地从另一位当事人手中夺过甜品店优惠券,发现今天还能使用就又塞回夏油杰手上。

“好吧,为了赎罪,你去帮我抢今天的限定甜品吧。”五条悟无赖地说着。夏油杰听言,只是转头看了看窗外刺眼的光,就可以想象到在这样的烈阳下站上十分钟以上会是怎样的感受。然而这件事也确实有他的责任。

然而做出决定也没花费多长时间,因为就在二人准备拉扯时,熟悉的脚步声离他们越来越近了。而想一想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用脚都能猜出来现在过来的是谁。

“杰,如果我们不赶紧走了话夜蛾马上就进来了。”

于是夏油杰的立场立刻动摇,两人拿了件外套就跳窗而逃,在满头大汗逃到门口时,恰好与远处夜蛾正道对视,紧急情况下夏油杰放出了一只飞行咒灵,拉着五条悟在夜蛾发现他们之前逃了出去。五条悟的下巴紧贴着夏油杰的肩膀,手悄悄环上他的腰,半个身子贴在他身上。在烈阳的照射下两人都出了不少汗,不老实的人把汗液都蹭到夏油杰衣服上,而坐在前面的人由于还要注意方向,也只能忍受不安分的家伙幼稚的行为。

天热也阻挡不了甜食爱好者们的狂热,夏油杰看着门前壮观的长队,摸了一把脖子上的汗,正好对上五条悟不怀好意的脸,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排队。当他满头大汗回来时,坐在树荫下喝可乐的五条同他对视了一眼,接着立刻站起殷勤地向他递去纸巾和冷饮。

“接下来去哪里?”五条悟嘴里一边嚼着东西,一边看着被晒的半条命快没的夏油,“现在时间还早哦。”

烈日下站了将近半个小时只为给男同学买吃的赎罪的夏油杰听到“时间还早”后扭头看了看四周来往的行人,强忍住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五条悟打架的冲动。而受益者这时识脸色了,乖乖地凑过去给夏油杰擦脸上的汗。挚友的脸在自己面前突然放大,夏油杰只是呆呆地盯着五条悟的动作,不再说一句话。

“反正考试也错过了,现在回去夜蛾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隔着墨镜,五条悟看着面前经过的几个穿着制服的女生,转头对夏油杰说道:“干脆直接开始过暑假好了。”

说完五条悟就意识到夏油这样的模范生怎么可能顺自己的意呢?拉着他翘了考试恐怕已经是这家伙做过的最叛逆的事了。

“你家那边不会有意见吗?”

“我惹了夜蛾那么多次,你见过除了我之外其他五条家的人来过学校吗?”

两个穿着外套闷出一身汗的人找了家店坐了下来,各自点了一份冰沙。在等待冰沙的过程中,夏油杰朝街外瞟了几眼,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票,把其中一张推到五条面前。五条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字,认出这是几天前自己拿的游乐园优惠券对应的门票。明明之前夏油杰似乎对游乐场兴趣不高,结果这家伙甚至提前买好了票。

“之前悟似乎很想去的样子……”夏油杰一眼望进五条深邃碧蓝的眼睛里。

经过一年的相处,夏油杰摸清了五条悟很多小习惯。比如他总是笑脸面对任何人任何事,一副不放在心上的轻浮样子,但面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总是表现的很直白明显,比如现在。鲜少人能承受住参破一切的“六眼”的目光,彼时的夏油杰也是。

“那里好像挺大的,吃完我们就去吧!”五条玩乐的热情显然是不会被酷暑浇灭的,他冲夏油杰眨了眨眼睛。

不知是否被五条这般热情所感染,夏油杰对于翘掉考试的罪恶感也消减了不少,甚至想直接做到底,也不回去跟夜蛾报备了,两人直接出去度假。

两人迅速解决了各自的冰沙,吸取了出来时的惨痛教训,夏油杰坚决不再骑乘咒灵去了,宁愿花重金打车。

自上车后五条悟就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这不能怪他做出这样幼稚的行为。他在五条家的大院里待了十几年,即便五条家都很宠着这百年难遇的“六眼”,但也不能像普通小孩那样放他随意出去玩。反而是入学的这一年,跟两位同学出去逛街和外出完成任务时倒去了不少地方。

两人下了车后就直奔最刺激的一些项目,比如过山车、跳楼机之类的。但作为两个经常在高空配合的人,这类高空类的项目对于他们而言也并不算有趣,但五条悟是没体验过的。当夏油杰看到五条眼睛盯着在高空中飞驰的过山车时,询问他是否要尝试一下。

“感觉还没咱们上次任务有趣。”嘴上是这么说,但那双蓝眼睛却没离开。

夏油杰盯着白色的后脑勺几秒,对五条说自己也没坐过。这时五条才愿意转过头,蓝色的眼睛透过墨镜直直地盯着夏油杰,然后走在前面自言自语:“那我就勉为其难陪着杰一起去吧。”

两个人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五条悟肉眼可见的兴奋,一直同夏油杰聊天。而他的挚友坐下后四处看了一下,发现前后排都各坐着穿着情侣装的男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而这种预感在过山车逐渐爬升到最高处逐渐上升。

“杰,今年暑假一起过吧?”五条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有点烫,只能稍稍别过脸,防止夏油发现自己逐渐变红的脸颊。然而这时旁边的人却突然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脸,五条被这突如其来的触摸惊得抖了一下,接着他感受到那只手滑到自己的耳朵处。

“悟,捂住耳朵。”

五条悟还没理解夏油的用意,就被前后夹击的尖叫声险些震碎耳膜。

从过山车上下来时,五条悟整理了一下被风吹的凌乱的刘海,拍了拍自己的脸。

“来一趟游乐园差点耳朵聋了。”五条一边从口袋内掏出墨镜戴上,一边抱怨道。

听了这句话的夏油立刻提议要不要去玩些不那么激烈的项目,结果被坏笑的五条一口否决。

“但我觉得看到他们被吓的尖叫的样子也蛮有趣的呢。”

玩了一个项目后,五条显然更兴奋了,拉着夏油杰去体验了各种刺激的设施,一个多小时下来最初觉得没意思的五条反而十分满足,而刚来时鼓励五条多玩的夏油却捂着耳朵开始后悔。

“杰害怕了吗?”

“不,我感觉我有点儿耳鸣。”

两人又买了棉花糖坐在路边的长凳上休息。此时已是傍晚,刮过耳边的风吹来一阵清凉,夏油杰咬着棉花糖,盯着自己鞋底盯了几分钟,他还没来得及鼓起勇气开口就被五条抢先了。

“杰,我再问一遍之前问过的问题,你要跟我一起过暑假吗?”说完五条便抬头盯着远处的晚霞,“待在家里太无聊了,干脆我们走吧?”

夏油杰停顿了两秒。“我们走吧”这句话对他来说分量有点重,五条似乎是把选择权交到了他的手上。他对上五条那双眼–那双毫无保留信任着他的眼睛。

“好啊,那么我们回去拿点东西吧。可以住到我家,也可以住我乡下的祖父母家…正好那里最近也有祭典。”

“好好好!”五条一激动,直接从背后弯腰环住夏油的脖子,丝毫不顾蹭到他身上的棉花糖,“但这样了话恐怕我们这学期的成绩就没有了哦,优等生先生?”

感受着脖子处的鼻息,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期待的眼睛,突然觉得之前所忧虑的一切都轻飘飘的,他不愿意让这样一双眼睛因失望而黯淡,于是他开口: “没了就没了吧,下学期再和夜蛾解释吧。”

两人又买了点饮品。没有注意到里面含有少量酒精的五条一口喝完,等夏油杰回过神想要提醒时,对方的眼睛已经有些迷蒙,白皙的脸染上粉色,冒出的虚汗把额前的刘海打湿。夏油伸出一根手指在五条眼前晃了晃,五条对着手指眨了眨眼,然后就慢慢靠在夏油杰肩上。

没有想到五条悟的酒量这么差。夏油杰只好召唤出虹龙,把红着脸已经丧失行动能力的五条圈在怀里,趁着夜色悄悄溜回了高专。

“悟,我们到宿舍了。”

夜风吹的醉鬼稍微清醒一点了,他在夏油杰的搀扶下进入夏油的宿舍。

“悟,你需要拿什么东西?我去给你找。”

意识尚不清楚的五条用迷蒙的眼神盯着夏油杰,断断续续地挤出几个词。夏油杰接过五条递过来的钥匙,去隔壁寝室翻翻找找,刚拿着东西出来,就同在夜巡的夜蛾恰好对视。

“杰!”

夏油看到夜蛾转身就跑回宿舍关上门, 把倒在床上的五条叫醒。

“夜蛾老师来了。”

五条吓得直接酒醒了。他一脚踩上鞋,熟练地跑到窗边和夏油一起跳窗而出。在夏油杰召唤出虹龙时,高专的警报响起,几乎整个学校的灯都陆续亮起来。夏油扶着五条坐稳,脸红的醉猫靠坐在夏油身前。他垂头瞟了眼脸黑的夜蛾,颇为高兴地冲他喊道:“抱歉啦夜蛾,我们还有其他计划,下学期开学再补考吧。”

夏油杰带着歉意说道:“夜蛾老师,那提前祝您暑假快乐?”

“杰,已经过了十二点,也不算提前了哦。”

五条把脸埋在夏油的肩膀上,两个人的脸颊肉贴在一起。风把五条白色的头发吹的乱糟糟的,蹭的夏油的鼻尖痒痒的。

“唉,现在连宿舍都回不了了,我们不会要在天上飘一晚上吧。”这么想着,五条愤愤地拽住夏油杰额前的刘海。

“但夜蛾之前也没有夜巡的习惯。”夏油杰一边解释,一边把刘海从五条手中救回来,“现在回我家,我爸妈肯定会盘问,不如先去我乡下的祖父家吧。明天我们可以帮他钓鱼,还有祭典,不过悟可能觉得无聊吧。”

“…跟杰一起了话…没关系的。”

看来是真的喝醉了。夏油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五条靠的更舒服。

暑假快乐。夏油杰看着倒在自己身上睡着的人想着。这时他还不知道,这只是未来和五条悟一起干过的出格的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件。

11 Likes

好青春啊,夏日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