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写给五条悟的一封信(改梗搞笑短打)by 91

今天是轮到了家入硝子打扫教室执勤的一天,她拿着扫帚往桌子底下随意勾了一下,突然扫出一张被层层叠叠折成了小方块的纸。因为这张纸并没有被团成一个球作废纸,硝子还是小心翼翼地扑开了纸,以防自己不小心丢掉什么重要的东西。

背面是烂七八糟的草稿,胡乱地写了一堆咒灵的名字,还有几个五条悟,看字迹应该是夏油杰的手笔。硝子翻过面去看,背面居然写着给悟,赫然是一封信的样式。硝子在心里哦呵了一声,由衷感叹还好没把这张纸扔了,搞不好是夏油杰写给五条悟的信从抽屉里掉出来了。家入硝子颇为好笑地想着,夏油杰真是老派,明明发个邮件或是短信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夏油杰居然还要给五条悟写封信。

家入硝子迷茫地想着,他们今天下午还在操场打了惊天动地的一架,一个挂着干涸的鼻血,一个挂着被一拳打出来的黑眼圈,连着几节课都没跟彼此说话。家入硝子好脾气地先去劝解夏油杰,没想到夏油杰这次真是气狠了,居然说什么,让五条悟别他妈再碰他一下,然后气冲冲拎包走了。家入硝子不知道五条悟又犯什么毛病惹到夏油杰了,她挑着眉看五条悟,用眼神攻势逼迫五条悟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五条悟没吭声,垮着个小猫批脸踢了下无辜的课桌,也走了。

这么一想,搞不好是道歉信呢。家入硝子这么想着,决定偷看两眼夏油杰写给五条悟的信。

“悟,我发觉你实在是可耻,没有自知之明,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

这不像什么道歉信的标准开头,家入硝子皱了皱眉头。五条悟看到这句话,不用再继续读信,应该就会和夏油杰那家伙打起来了。家入硝子还以为夏油杰足够稳定自持,不会写出这种东西,看来跟五条悟待久了也会近墨者黑。

“每天都这样我实在是感觉力不从心,非常疲惫。你每天都这样,我只能担心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支撑得住。我现在这个年龄,甚至还比你小上一岁,还处于发育阶段,现在出了问题,就有可能影响一辈子,你有没有考虑过我?”

家入硝子皱眉皱得更厉害了,十几岁的少女额头上挤出了巨大的川字纹。夏油杰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她怎么没肉眼发觉到。但是夏油杰所言甚是,他们这样子三天两头地打架受伤,确实对青少年身体发育有损害。五条悟那家伙就是不知道手下留情,今天下午又把夏油杰打得鼻血横流,夏油杰这么谴责他也是合理。

“隔个两三天,偶尔一次不就行了?你每天都这样我真的扛不住,你也考虑考虑一下我好不好,悟?”

居然每天都打架,家入硝子在心底感叹了一下,她所知的那些原来不过是皮毛,想必他们同处男生宿舍,也有躲过老师和同学的眼皮子大打出手的时刻。家入硝子在心里和夏油杰站到统一战线谴责着五条悟,每天都打架的确是不可取的。

“你也不要每天都拿让我打游戏来交易,我不打游戏去陪着你,只是想和你多聊聊天说说话,促进一下感情。我打游戏还能放松一下找找开心,你也不体谅我,你拿这个跟我做交易,你觉得合理吗?”

不合理,天大的不合理。家入硝子在心中感叹着夏油杰的悲惨生活,他这么通情达理,不打游戏只为了陪着挚友聊聊天说说话,居然还要被五条悟每天摁着打架。天理何在,天理难容,就算是作为奶妈也想帮夏油杰出这口恶气。

“我问你来和我一起打游戏,是想照顾你的感受和你一起玩,不是对你进行邀约也不是什么交换的条件。你要是不想陪我打游戏大可以直接说,不必要挟我。”

家入硝子看得青筋爆跳,夏油杰啊夏油杰,太弱小了。已经被五条悟摁着欺压到这个程度,居然还好脾气地给他写什么信,要是她家入硝子,才不管什么五眼六眼的,半夜偷袭也得打五条悟一顿。

“而且我最近真的觉得力不从心,我不想在这个年纪就垮掉。每天都往外这么排放,我能扛得住吗?你至少让我缓缓,让我恢复恢复,你看我都没有强求过你,我知道对你身体不好,互相理解一下好吗?”

家入硝子大惊失色,难道说夏油杰每天被打失血已经严重影响到了身体。说来也是,每天都往外流失那么多血液,就像今天下午流了一脸鼻血那样,这么长久以来确实会对身体造成不可磨灭的损失。五条悟这个混球,家入硝子咬着牙想着,怎么欺负夏油杰成这样?

“就今天你还想五次,你觉得可不可笑?”

五次?家入硝子掰扯着手指头算了算,原来在天台和操场之外,他们还打了三次架?在哪儿打的?什么时候打的?家入硝子想着,一定得想办法给高专提意见装上全方位的监控摄像头。

“我说不行,你就生气,你有什么可生气的?”

妈的,家入硝子也跟着生气了。

“你看看你都为些什么事情生气跟我吵架?”

“你想在厕所做我不让,你想趁着硝子午睡在教室做我不让。”

家入硝子啧啧称奇,五条悟居然还想把她当背景板上演一场龙争虎斗。好啊,下次她一定装睡,然后跳起来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鬼见愁。

“你这样我们相处起来真的很累。只能说你无理取闹不知好歹。”

完了,这是真的生气了,他们总不会闹绝交吧。家入硝子担忧地这么想着,忽然发现下面的草稿还有一句话被划掉了,但她看了一会儿就辨识了出来。

“还有请让我戴套,你想被内射但我不想内射,谢谢。”

美好的周三清晨,虚弱的夏油杰被五条悟挟持着来上早课,他刚刚还在宿舍的床上被男朋友用嘴吸醒,又骑乘着榨了一次精,连带着昨晚的份总共做了有五六次,高中生可以一夜七次,但经不住每天七次。家入硝子坐在座位上安静地看着他们,仿佛一夜成熟了十岁般看尽沧桑。

家入硝子从口袋里掏出几盒药放在两人面前,“多吃海参鲍鱼,动物肾脏,鸡蛋以及坚果仁。还有就是穿纯棉内衣,宽松的裤子——这个你已经有了,洗冷水交替浴,按摩阴囊和腹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夏油。”她露出一个怜悯的眼神,夏油杰尴尬地讲不出话,五条悟已经爆笑着向下埋头到夏油杰的胯上,边笑边问硝子是怎么知道他们在一起了的。

“祝你坚挺,或者干脆早日阳痿。”家入硝子放弃一切,平白直接地这么说着,“还有就是记得坚守底线,一定要戴套。”





End

笑死…

127 Likes

确实会英年早衰啊……感叹

10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了

7 Likes

笑不活了我的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夏杰加油

2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被榨成人干了

笑的,五条悟真的很像欲求不满的小猫

3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高中生可以一天七次但是架不住每天七次哈哈哈哈,什么小猫牌榨汁机

5 Likes

硝子:你们男同真的是(扶眉)

3 Likes

笑得好崩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我笑得难受

硝子:?

杰快被榨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