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艳遇不可信(电车stalker/咒灵play)by 91

夏五电车stalker,咒灵play,ooc的话致歉




五条悟不怎么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这次是例外,去商圈开车的话恐怕要堵车,飞过去的话市中心的人口又太密集,容易被人看到当作都市传说。以前在高专做学生的时候他倒经常坐电车,不过是和他挤电车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他就更懒得去体验平民生活。五条悟靠在墙的一侧上低着头看手机,忽然听到旁边一点嘈杂的声音,他听力太好,辨出了是两个女子高中生看到了他,正在兴奋地小声讨论着。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女孩子被另一个女孩子推了一把鼓起勇气走过来,小心翼翼地向他搭话,问他要联系方式。

五条悟是谁,他被搭讪已经不是什么天底下的新鲜事了,少年时期眨眨眼就有女孩为他倾倒,如今成年了当了老师也是一样。他如今当上了高专的老师,虽然说身份是转变了,但到底年纪摆在那里,本质还是年轻人,不可能一夜之间变得老成持重,尊师重道。五条悟卖弄了一会儿皮相,惹得对面两个女孩脸红,他跟女孩们说说笑笑了一会儿,给对方留了sms的联系方式,才和她们一起上了电车。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车厢里挤满了一个个疲惫的灵魂,那两个女孩子迅速地挤了进去在角落里待好。但是五条悟就没这么幸运了,他本身个子就高,挤在人群里束手束脚更是痛苦。五条悟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搭电车,他刚要随着电车发动去扶住什么好稳住自己,就被身后人群中的一只手抓住扶稳了。

身后的人缓缓地贴了上来,对方的胸膛隔着一层衣物贴到五条悟的背脊上,那只握着自己的手宽厚而温暖,干燥带着一层薄茧的指腹在他手心里轻轻地刮。五条悟立即就分辨出了他身后贴近自己的人,他钳住那只手狠狠地把对方的骨节握在一起,叫对方的名字。

夏油杰。

五条悟皱着眉看他,夏油杰没穿着那身碍眼的袈裟,好像只是日常的出行,还和往常一样喜欢穿高领的毛衫。他眉眼不近人情锋利的绷成一条又露出一丝不耐烦来,五条悟看得出来,对方多半是不喜欢挤在人群里。

夏油杰借着人群的涌动不动声色地把五条悟往怀里揽,他们被挤到了电车的更深处,旁边站着几个魂不守舍的中年人,不是在合着眼打瞌睡就是拿着手机在打什么小游戏,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个男人以一个暧昧的姿势贴在一起。周边的普通民众太多,五条悟不敢明面上直接反抗对方,只能任由夏油杰伸出两只手绕着他的腰环抱着他,靠近五条悟用头轻轻蹭他的后颈,夏油杰比五条悟矮上那么一点,鼻息正正好地全部吐在五条悟的后颈上。

五条悟皱着眉有点被恼到,他叫对方的名字,杰。

夏油杰似乎很享受五条悟叫他的名字,而不是生硬地连名带姓呼唤他,他小声地应答了下来,手则不安分地掀起五条悟的上衣下摆往里钻。他的手冰冷得好像死人,顺着五条悟的腹肌肋骨一路轻佻地上摸,摸得五条悟直打寒战。五条悟恼了,狠狠地抓住对方的小臂,用力之大足以在上面留下几个骇人的指印。然而夏油杰根本没被他震慑到,活动着自己的五指去捏五条悟的胸肌,他的手凉得像场地狱,像条蛇攀上了五条悟的身上在缠。五条悟被摸得一激灵,差点在公共场合喘出一声来。夏油杰不依不饶地摸上来,肆意地揉五条悟的前胸,把男人发达的胸肌拢成一块柔软的乳肉来回揉捏,揪着他的乳首向外拉扯了一下。五条悟心里有些抗拒,想着要不要干脆打起来,佯装成情敌打架,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第一时间控住夏油杰,最好在他放出咒灵之前。心里是这么想的,五条悟却没挪地方,因为夏油杰摸得他有点发情,这情欲来得不是时候,更不是什么好地点,但是他太久没见对方,又因为忙碌来不及好好宽慰一下自己,所以仅是被夏油杰这么摸了一会儿前胸,五条悟就快速地勃起了。五条悟在心里斥骂了自己的下身一句没出息,夏油杰也看出他前端微微抬头,在他身后轻轻地笑,然后一只手揉上去。

五条悟站得离电车关闭的门的那一侧更近了,他紧密地贴在那里,希望人群中不要有人看出他们的苟合。夏油杰恰到好处地隔着那一层布料揉捏他的阴茎,手里握着那根东西缓缓地撸动,这样还不够,于是夏油杰干脆把手伸进对方裤子里,冰冷的手就这么握上了五条悟灼热的性器,五条悟差点就喘出声音,咬着牙抿着嘴憋了一阵才缓过来,小声断断续续地往外吐气,从牙缝里憋出一句操你妈。夏油杰闻言挑了挑眉,伏在他耳边问现在是谁操谁,一边问五条悟,刚刚有明明就有跟女孩子交换联系方式吧,悟。

五条悟恨不得回头咬对方一口,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才能把对方的鼻血打出来,最好打得血液一整股喷出来溅到电车车窗上。夏油杰手上动作不减,非常细致入微地服务着五条悟,他的手掌心被五条悟分泌出的前液浸湿了,他好把那些体液当作润滑,撸动地更顺畅了。五条悟的体毛不重,被沾得尽数湿了,柔软温顺地贴在他手腕上,夏油杰从顶端到根部一下下地撸动着,时不时地摸到对方的囊袋上捏一把。五条悟憋着喉咙里那些快意的呻吟,想从对方怀里挣开却被箍得更紧。夏油杰发了狠劲地压着他,五条悟心里起火,刚想反击就被夏油杰钳住威胁道,让我进去的话,那两个女孩就能安全回到家人身边。

他继而说着,当然,你可以拒绝我,然后去杀他们两个身边的那个咒灵保护他们。但你不能永远保护得了他们,悟。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五条悟知道夏油杰并非戏言,他诧异于对方的残暴,又后知后觉地想起夏油杰确实扮演着这样的角色。他身后的那个夏油杰,已经不再是在高专时和自己在宿舍床上滚作一团的那个夏油杰了。五条悟垂下头去,半晌后才缓缓开口,说随你。

他声音刚刚落下,就有一只冰冷滑腻的咒灵像泥鳅似的钻了进去,顺着五条悟的臀缝一路向下滑,停留在后穴入口那里等待夏油杰的进一步指令。五条悟的后背因为紧张感而绷紧了,夏油杰则在他背后安抚似的抚平那些紧绷的肌肉。那只咒灵很好的充当了润滑,不知道分泌些什么恶心人的液体在五条悟的后穴内,它化作一团拱进穴腔内,又在肠道里舒展开,涨大着把甬道撑到极致。五条悟被体内的咒灵压迫到敏感点上,一时间腿都软了一点,差点没站住滑下去,夏油杰则从背后稳稳地抱住他,然后指挥着咒灵继续鞭挞他体内的敏感点。五条悟被顶得出水,那只咒灵逐渐活动得顺畅,前后弓着身子去顶弄他前列腺上的一点。

五条悟忍着不去发出声音,他被夏油杰抵在电车不开关上下乘客的那一侧门上,被体内的咒灵操得几乎就快高潮,夏油杰继而伸出几根手指去指奸对方的后穴,把肠道填得满满当当。五条悟被对方抵在门上,性器前端贴到冰冷的玻璃门一侧,后面则被咒灵和夏油杰的手指填得满了,穴肉被抽插得逐渐软烂敞开。五条悟前后都流水,性器一甩一甩地射出前液,全部沾到面前的那块玻璃上,像某种在公开场合射精的变态狂。夏油杰勾着手指去顶弄对方的敏感点,他熟知怎么让五条悟快乐起来,于是他慢条斯理地抵着那一点研磨,摁着对方体内凸起不平的一点来回戳弄。五条悟被他指奸得快要射出来,性器将将地被上衣下摆遮盖住,狼狈不堪地往夏油杰怀里缩了一点,像是怕被人发现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夏油杰指挥着那只咒灵往里进,更深入地顶弄在五条悟的结肠口上,把怀里的人操弄得浑身颤抖,五条悟不自知地抓紧了夏油杰的小臂,低声央求着对方不要再深入。

夏油杰伸出手去狎玩对方的乳肉,一只手淫奸着五条悟的肉穴,一只手钻进上衣下摆里去捏弄对方挺立的乳首和汗津津滑溜溜的胸肌,以一种色情的手法把那些软肉拢起来捏握。他将大腿顶入五条悟胯下,用膝盖轻轻地磨着对方的性器,手指插入得更深更快,把对方的穴鞭挞得失禁流水。夏油杰贴在五条悟耳边说,老师在大庭广众被这样子摸几下也会发情吗。

五条悟闻言瑟缩了一瞬,几乎因为对方的称呼激动得射出一次。五条悟深深地喘息了一阵,收缩着穴口去挤压深埋其中的咒灵和手指,他紧紧地挟持着对方的手臂,问夏油杰不要太逾越了。夏油杰舔弄着五条老师的耳廓,享受着最强沉浸在欲望里难能可贵露出的淫荡表情,五条悟的眼神几乎都无法聚焦在一点上,下身被玩弄得四处淌水,在射精边缘艰难地熬着,他刚挺动着腰肢想要射出,就被夏油杰伸手堵住前端。五条悟憋得难受,无法控制地流出许多生理泪水来,身后的咒灵还在毫无通情达理之意地快速顶弄在他的敏感点上。夏油杰的手指则陷在他的后穴内呈一个剪刀的形状,夏油杰把食指和中指分开,毫不留情地扩开对方的后穴,五条悟被玩得昏头转向,腿软得几乎无法直立,夏油杰在背后托抱着他,听着五条悟小声重复着让我射,然后低低地笑出声。

夏油杰用那几根手指从对方的后穴里导出更多的水液,动作之间发出许多咕啾咕啾的水声,水声细微,却足够引人注目。他们背后的人微微抬头注视着这边,夏油杰便把五条悟压得离门更紧,五条悟的性器几乎就这样紧紧地贴在了电车的一侧门上,但是没了夏油杰手上的禁制,他还是爽利地交精了,一股股涌出洒落到门上,然后滴滴答答地落到地板上。五条悟前端射出的同时穴内也被淫奸得高潮了一次,他股间的水一股股地往外涌出,饶是咒灵和夏油杰的手指都堵塞不住,顺着缝隙间淅淅沥沥地吹出来。

夏油杰抽出手指,把那些水液一股脑儿地擦干在对方整洁的制服上,然后调笑着对方,不会每天都夹着一屁股水等陌生男人来干你吧,五条老师。

太色情了。

五条悟被高潮激得头昏脑胀,几乎就要在公共场合翻着白眼,吐露出一截红艳的舌头,然后勾着身后的男人操他了。五条悟在迷离之间昏昏沉沉地想到,那只咒灵果然有什么猫腻,说不定有催情的功效也说不定。那只咒灵缓缓地从肠道内倒退出去,留下不少粘哒哒的淫液,五条悟只觉得穴道内壁痒得厉害,仿佛千百只噬骨的小虫啃咬着折磨他,一定要有什么东西捅进来才能缓解。夏油杰此时却不着急操他,扶着五条悟站立好了,还假惺惺地笑着看对方,问他腿软不软,还能不能站好。

五条悟脸红心跳地被对方扶持着勉强站好了,夏油杰暗中给他穿好裤子拉好拉链,仿佛又把对方重新包裹回了那套教师的行头里,变回无坚不摧的五条悟了。只有五条悟自己知道他现在体内有多少折磨,他的穴里痒得他难受,几乎现在就想破廉耻地压着对方骑上去。五条悟认真地思考着要不要开一个帐把夏油杰绑架进去,然后压着对方榨上几发,但是夏油杰没有给他实施计划的机会。夏油杰若有其事地招呼着,我的朋友身体不适,请问有人可以让座给他吗。坐在座位上的一个男人一看五条悟面色绯红,双腿打颤地依靠在夏油杰身上,还以为他真的是突发情况感到不适,连忙给五条悟让座,示意对方可以坐在他的位置上。

夏油杰扶着五条悟落座,他们正好在电车的角落里,坐在双人座,老弱病残专用座的那一侧。五条悟刚坐下去屁股还没坐稳,就被夏油杰摁着脸直直地埋入对方的胯下,夏油杰还美其名曰地与对面好心上来询问的老妇人说,他不太舒服,有些头晕,让他躺一会儿吧。五条悟心里骂了几声放屁,心想哪里有人躺下来膝枕,脸会正正地隔着一层布料压在勃起的性器上的。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五条悟都能感受到对方性器的形状和热度,他本能地咽下口水,想象着被对方插入的场景,穴内又清动着涌出一些水液,沾湿了自己的裤子,恐怕还会渗出一些到座位上去。

夏油杰用外套轻轻地遮盖住他的脸,然后小声地问他,舔。五条悟心跳如雷,他不情不愿地用牙打开对方裤子上的纽扣,再咬开对方的拉链轻轻下滑,隔着内衣布料舔弄着对方灼热的性器。夏油杰帮了他一把,自己把性器从内裤里掏出来甩打在五条悟的侧脸上,五条悟用舌头舔弄上去,舌尖裹着性器顶端圆润的龟头扫动了几下,把那些略显腥气的体液全部裹进嘴里吞吃了下去。他没有一下含入整根性器,而是收缩着口腔内侧吸吮着夏油杰敏感的顶端,舌尖不断地戳弄对方的马眼,夏油杰被他吸得发出阵阵轻声低喘,只能轻咳几声欲盖弥彰。五条悟这时应景地把夏油杰的整根性器含入到口腔内,用敏感的喉头磨着对方性器的顶端,口腔内壁紧紧地贴合着性器绞动,他甚至伸出手去撸动着无法完全被含入口腔,裸露在外面的那一截性器,然后骚动着去揉搓对方的精囊。夏油杰微微挺腰操弄在对方口腔深处,蛮狠地顶弄到喉头上,惹得五条悟喉咙一阵痉挛。夏油杰挺动了几个来回在对方的口腔深处射出,五条悟差点被对方射出的精液呛到,勉强忍着把大量的精液咽进去,喉结滚动着吞下对方的所有体液。

五条悟微微地从外套里探出脑袋来,他面色绯红,眼神迷茫得散开了,夏油杰去摸他的侧脸,他就乖乖地任对方抚摸。五条悟上面的嘴吃了一发男人的精液,下面就更显得格外饥渴,催情的淫液在他后穴里泛滥成灾,诅咒的副作用让他头脑发热,几乎只剩下被男人填满内射的本能欲望。五条悟毛茸茸的脑袋压在夏油杰的胯上微微地来回蹭弄,他小声破廉耻地与对方说,想要杰操进来。五条悟几乎不顾周围来去的人群,攀着夏油杰的脖子靠上来,津水混杂着一点没吞吃干净的精液从他的嘴边溢出来,五条悟头脑不怎么清晰,干脆就自暴自弃地凑上来与对方说,我们用帐好不好,现在就想被杰操。真的不行了,想要杰,就现在,在这里。五条悟伸手下去撸动夏油杰重新挺立起来的性器,淫荡得好似可以公开供人亵渎把玩的妓女,不自觉地吐出一截红舌,想对方索求性器和精液。

夏油杰在心里由衷地感叹这只咒灵的好处,看着教师五条悟熟练地放出帐来,然后挪动到自己胯上来,迫不及待地扯掉裤子坐上来,扶着自己的性器往身后的软穴里插。五条悟被诅咒带来的情欲折磨得不成样子,他穴里软烂得像女人的阴道,细密地裹着性器全部吞吃下去,甚至比女人水还多一些。夏油杰知道对方受诅咒的副作用所影响,但还是故意出言去羞辱对方,说五条老师的穴好像天生就该被男人操呢,这么淫荡是做不好教师的吧。五条悟被对方的性器填满,舒爽地从喉咙里挤出许多的呻吟,被快感激得向后仰去,他想着别人也听不到他看不到他,干脆就大声地喘息出来,上下颠动着去吞吃对方的性器,扭着屁股让阴茎准确地顶弄着自己的敏感点上。五条悟熟练地骑着夏油杰,几乎是无情地在使用对方的性器来满足自己的性欲,完全没被夏油杰羞辱到。夏油杰于是放开了去操弄对方,把对方压在电车肮脏的地板上从后面操干进去,然后问五条悟是不是就想被别人看着他失禁。五条悟低低地笑出声来,然后回头挑衅夏油杰,说来啊,反正帐开着,别人也看不到,干脆在公共场合把我操射啊。

夏油杰不怒反笑,乐于把五条悟变成自己的专属肉便器,他在电车上大开大合地操开对方的后穴,用性器鞭挞着对方的体内,把五条悟操得止不住地喘。周围的普通人无法干涉帐内,夏油杰和五条悟却能清楚地看到感知到周围流动的人群,有的人明明就贴得那么近了,却无法看到帐内的两人交缠着。五条悟紧缩着后穴去绞夏油杰的性器,迫切地想逼对方交精。他早被对方操弄着高潮过一次,阴茎前端一股股地淌水似的射出许多精液,汇集在电车地板上一小滩,仿佛像是失禁了的样子。

夏油杰捏过五条悟的侧脸去观察对方被他干到失神的狼狈样子,五条悟就张口去咬他的手,讽刺对方也就几把好用。夏油杰嗯了一声应答下来,说我知道,继而挺身操进去顶弄着对方的敏感点,肆意享用着对方内部紧缩的小穴。五条悟几乎被干成了夏油杰的专属几把套子,只能伏着身被对方操得晃晃悠悠的,几乎就要支撑不住自己身体的重量瘫软在电车的地板上了。五条悟微微抬头,看到面前整齐的一排皮鞋,电车上安坐着的乘客还不知道自己面前有多么淫荡放浪的景象,一个两个还埋头看着手机。夏油杰把五条悟抱起来操,手臂稳稳地托抱起他,五条悟被顶弄得往上窜,性器一甩一甩地正对着那排乘客的方向,虽然知道他不会失禁到别人身上,五条悟还是本能地感到羞愧。夏油杰立即感受到五条悟的穴内愈绞愈紧,五条悟恶狠狠地挤出一句,操你的,真够变态的,杰。

夏油杰倒是安心地应答下来,说对,小心别尿出来。夏油杰又深又猛地顶弄进去,五条悟被操得浑身颤抖,前端的性器无助地前后甩弄着漏出前液,滴滴答答地甩得四下都是,他被操得差点昏过去,抱着夏油杰的头呻吟出声,他手上施力愈来愈大,挤压得夏油杰呼吸困难。夏油杰问五条悟轻点,五条悟就反问他能不能轻点操,如果不能,那就不能。夏油杰笑着问对方,轻点的话,悟爽得到吗。

五条悟于是拽着夏油杰的头发,命令对方快点操进去,他被颠得浑身颤栗,却又食髓知味地想要更多,穴内抽搐着吞吃下整根性器。五条悟丧权辱国地被对方操得潮吹,穴内开闸似的吹出许多水液,前端也跟着被操得潮吹,断断续续地漏出许多透明的前液。夏油杰则挺动着在他体内射精,把他的肠道灌得满精。他们两人相互依偎着喘息了好久,才勉强彼此站立好。五条悟身上的制服已经被玩弄得不成样子,皱皱巴巴地堆积在一起,夏油杰也好不到哪里去,裤子被对方吹出来的水浸得全湿了。五条悟还在纠结着骂夏油杰,拿出自己平生所学的所有脏字问候夏油杰,夏油杰则把上衣外套围在腰间遮住胯上湿透了的布料,笑着问对方赶紧整理好,把帐收起来,一会儿要到站了。

他们到站后假惺惺地挥手说再见,夏油杰往与五条悟搭讪的两个女孩子的方向招了招手,说菜菜子,美美子,到站了,我们走吧。




END

我爽死了,如果ooc是罪,我也心甘情愿了

144 Likes

感谢老师做出这么想想的饭……喜欢坏心眼的杰

2 Likes

天呢 夏油杰 真有你的

6 Likes

卧槽!卧槽!竟然菜菜子和美美子!
钓鱼执法真是神来之笔!

24 Likes

非常非常好吃的,,我大吃特吃

夏杰你……太坏了 就仗着猫咪爱你是不是!啊啊啊啊感谢老师做的好吃饭饭!!太香了: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5 Likes

最后一笔神来之笔!杰好坏猫好爱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