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强袭

summary:当35岁的Alpha五条悟再次怀上孩子
warning:双A,过去流产有

那天上课的时候35岁的Alpha五条老师毫无征兆地倒下了。
他只是觉得突然胃在翻涌,于是弯下了腰,迅速地冒出了一脸冷汗。他刚想和二年级学生们说一声马上自习准备冲去洗手间,刚走到门口就抑制不住地吐了,浑身无力,吐到跪在了地上浑身抽搐。
这自然吓坏了他的学生们,谁也想不到自己平时嬉皮笑脸活蹦乱跳的老师会病成这样。森川大吾给五条悟找垃圾桶,鹿岛光蹲在旁边给他顺着背,泷川真理子忍不住直接冲去老师办公室,“夏油老师,五条老师病了。”
夏油杰正在整理着任务报告,听到这消息不小心钢笔在纸上按了很久,留下一个黑点。听说五条悟吐了,他跟着泷川真理子急吼吼地赶去了教室。
此时此刻五条悟已经被两个男同学扶到了椅子上休息,他吐得精疲力尽,头枕在桌子上,一只手不住地揉着胃。夏油杰看得心疼,拿起带来的水喂了他几口,却没想到五条悟又吐了,吐出来的只剩下胃液和刚喂进去的水,三个学生在一边胆战心惊地看着。
“我带五条老师去医务室,你们三个自习。”
“五条老师病成这样,我们怎么放得下心来。”森川大吾大声说到。
“我们一起去吧。如果病得厉害,我们还能帮忙送医院,帮忙挂号什么的。”性格内向些的鹿岛光声音低低的。
泷川真理子点点头。
你真的培养出了一批能和你并肩作战的学生呢,夏油杰笑了,一手扛起有些迷迷糊糊的五条悟,随便三个学生跟他去了。
家入硝子已经在医务室等着了,她把四个人支了出去,说是不要影响自己做检查。
“会是急性肠胃炎么?”
“或者胃肠感冒。现在冬天很流行这个。”
“但是无下限应该能抵抗病毒的吧。”
三个孩子低声讨论到。夏油杰也担心得不行。
自己当年犯下了一些错误,直接被降到四级咒术师,是工作之后一点点升回来的,直到前几年才重新成为特级,重新成为五条悟并肩作战的伙伴。
不仅仅是伙伴,还是挚友,是恋人,家人,是没有标记的一对都是alpha的伴侣。
他真想替五条悟生病,看到五条悟那副脸色煞白的样子,心都要碎了。
“夏油,进来一下。其他人别进来。”家入硝子打开门说到。
夏油杰于是进去了。五条悟正和个没事人一样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和自己挥手,除了脸色有点差,根本看不出他刚才大吐特吐。
“我要跟你说一件严肃的事。”
夏油杰紧张得手心都在流汗。
“这件事真的很严肃因为……”
“我来说吧。”
五条悟主动打断了家入硝子的话,举起手来。
“伟大的Great Teacher Gojo,今年35岁,是Alpha,又怀孕了。”说罢,他将手放在了肚子上,缓缓抚摸。
夏油杰自己也感受到一阵天旋地转,几乎同样要吐出来。
但是他又莫名地感受到欣快和安心。

2006年。天内理子,黑井美里和伏黑甚尔死亡三天后。
五条悟在梦中痛醒了。
强烈的疼痛席卷了他的腹部,仿佛有针在肠子里扎一样,痛得惊人。
他摸了摸自己身上,有一层冷汗。明明空调开到24℃,他还是流汗了。
身边睡着夏油杰,他轻手轻脚地翻了过去,走进了洗手间。
他以为自己吃坏肚子了,因为痛得不正常。
在抽水马桶上蹲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出来。他又疼又困,只得揉揉眼睛回去了房间。
夏油杰好像醒了,按开了五条悟房间的灯。
“你还好么?”
“肚子好疼,可能吃错东西了。”
“去过厕所了么,有没有好一点?”
“什么都没有,干疼。”
五条悟躺回了床上,翻来覆去地,就是睡不着。直到夏油杰一手揽住他,另一只手开始按摩他的肚子。
“是这里么?”
“再往下一点。轻点,好疼。”
夏油杰给他顺时针一圈圈揉着肚子,五条悟感觉自己冰冷的肚子热了起来,好像好了一点。
他推了推夏油杰示意他不要贴得太紧,但又想了想,抱了回去。
夏油杰体温高,自己体温低,也不是什么时候两个人都睡一床的,平时两个人都是睡各自的宿舍。
直到今天发现夏油杰到了易感期。还好不是任务那几天,不然麻烦就大了。
当他回到寝室的时候,没开灯看到床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把他吓了一跳,打开灯定睛一看才发现是自己易感期的男朋友把自己的衣服全都堆到了床上开始筑巢,缩在里面呈一团,放开没打理的黑发让他像只毛茸茸的黑狐狸。
每次看到这样的恋人,五条悟都心生喜欢,虽然很热,他还是放夏油杰在被窝里住下了,两个青春期男性塞一张床有些勉强。
但是好巧不巧,自己半夜肚子开始疼了。
是因为被伏黑甚尔所伤没有治愈么,毕竟自己的反转术式还不那么流畅。五条悟闭上了眼睛,再一次给自己使用反转术式。
腹部的疼痛渐渐好了一些,可能就是因为旧伤吧。
五条悟放下心来,把夏油杰的手从自己腹部拿开了。
他转身埋在夏油杰的肩头闻了闻夏油杰信息素的味道。檀香,混上了一些易感期淡淡的汗味。非常好闻。
他在夏油杰的脖子上轻轻咬了两口,说了声睡吧,就陷入了梦乡。
殊不知这腹部若有若无的疼痛之后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噩梦。

自从被查出来怀孕,五条悟对于无下限的使用就回到了高中时期的手动挡。
是家入硝子的建议,说是不知道反转术式会不会对孩子造成危险。
虽然说孩子已经快两个月了,暂时没发现什么问题。但是保险起见还是不用了,毕竟不知道当年那个孩子的去世到底是因为五条悟被伤得很重,还是反转术式的突然觉醒。
此时此刻,夏油杰正拉着五条悟的手走在天桥的台阶上。
以往带着眼罩健步如飞的白发男子总是吸引路人一片惊诧的目光,然而现在被人拉着手了,反而显得合情合理。
自己原本是保护这个世界的最强,现在就像是被夏油杰保护的盲人一样。
“冬天是这么冷的么,好久没感受过了。”五条悟嘴里哈出了白气,这让他觉得很新鲜。之前在无下限的控制下,并不会有这样的风景。
“我之后会带悟去买围巾手套,冬天的衣服也要添置了。”
“其实杰拉着我的手怪害羞的。感觉自己变成了小孩子随时会走丢一样。”
说来也是,两个人日常生活中一般都有一段距离,就算是恋人,之前也很少在外面人面前接吻和搂搂抱抱,拉手也少,连婚礼上,都没有当众吻和拥抱过。
“要不要吃点什么,问了父亲,他是医生嘛,说很多东西孕中期就不合适吃了。”
“我想吃烤鱿鱼。”
五条悟现在正下台阶,夏油杰谨慎地扶着他,直到五条悟笑着说他有些保护过度了,自己遇到危险还是会开无下限的。
两个人走到了那家有名的烤鱿鱼店,五条悟买了串大的,刚准备吃。
“我想吃加美乃滋的烤鱿鱼。”虽然看不到他被蒙住的眼睛,他眼巴巴地和夏油杰说。
“我该早点发现你怀孕的,你上次说想吃那家里面加了味噌的蛋糕我就觉得怪怪的。”夏油杰吐槽到。
但他还是进了便利店,给五条悟买了一小瓶美乃滋。五条悟将美乃滋挤在烤鱿鱼上,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夏油杰看着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原本想问他好不好吃,想想也作罢了。
要操心的事好多,虽然自己和父母问了一些事宜,但感觉自己要学的远远不够,去买几本教材书吧,提前开始学婴儿食谱。
还要买孩子的衣服鞋子,纸尿裤和奶瓶也要开始挑了,很多东西要准备。
自己懵懵懂懂就活到了35岁,和五条悟根本没有过再要孩子的打算,家入硝子提醒五条悟作为产夫已经是高龄了,并且还是Alpha,需要做好留不住这个孩子的心理准备。
想这些有的没的真麻烦,夏油杰甩甩脑袋,把坏思想都甩了出去。
却没想到五条悟突然捂住了嘴,很小声地和他说,“完了,想吐。”
“我带了塑料袋。”
差点等不及,刚撑起塑料袋五条悟就吐了起来,撕心裂肺的,把刚吃下去的烤鱿鱼吐了出来,照烧汁和美乃滋混在一起有种特殊的酸味,要不是因为照顾孕夫,夏油杰觉得自己也会吐起来。
但是想想,这才是第一关,以后还要给孩子换尿布呢。
虽然五条悟吐了,但他身上那种Alpha信息素的冰泉更重了,很快盖过了酸臭味道。

疼痛并没有消减的意思。
“你好了么,怎么又开始喝冰可乐了。”
“因为天很热啊。”
两个人走在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夏油杰喝黑咖啡,五条悟喝冰可乐。
那天之后,五条悟又腹痛了几次。但基本确定不是吃坏肚子了,家入硝子帮他看过了,也问了最近吃了什么,都没有问题。
有一次是在课堂上突然开始痛,夜蛾正道看五条悟那副五官扭曲的样子,让夏油杰带他去医务室了。
看着痛得蜷缩成一团的五条悟,夏油杰轻轻摸着他的肚子想他好一点。
“快用反转术式。”
用了反转治疗后,情况好像好了一点,五条悟昏昏沉沉地能睡过去了。夏油杰坐在一边端详着他微微皱眉的侧脸。
他不明白五条悟被伏黑甚尔伤得多么重,必须要一次次用反转才能缓解一些。他希望五条悟快点好起来。
哗啦,突然,可乐罐掉在了地上。夏油杰惊了一跳。
“好疼……”他看到五条悟艰难地弓下了腰,整个人渐渐滑下去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嘴唇发白,额头贴着地面。
他急忙去搀扶,却感觉五条悟有千斤重根本抱不起来,五条悟艰难地在地上趴着,嘴里不住念着好疼,鬓角开始往下滴汗。
五条悟最终忍不住了,手脚并用地爬到花坛的方向开始呕吐,然而只是干呕,吐出了一些可乐之后就什么也吐不出来了,夏油杰眼睁睁地看着,觉得触目惊心。
渐渐地,五条悟像是睡着了一样,变得迷迷糊糊地。
他似乎痛苦到有些退行了,含糊不清地让夏油杰抱他回宿舍。夏油杰一开始都不敢碰他,轻轻按了一下五条悟的肚子问他还好么,回答是好起来了,才敢将五条悟背起,带着他回宿舍。
“有好一点么?”夏油杰用毛巾帮五条悟擦拭着脸上的汗,坐在床边。
“好多了。”
“到底是哪里疼,肠子,还是生殖腔?”
“有点像生殖腔。”
“去叫硝子看看。”
“她会骂我们是人渣吧。”
说着说着,五条悟的声音低了下来,睡了过去。

“真没想到已经坚持到三个多月了呢。”
五条悟摸着肚子,感觉到或许是心理作用,腹肌发达的腹部线条变得柔软了。
夏油杰将耳朵贴在五条悟的腹部,虽然他知道四五个月才能听到心跳。
他只是相信着自己咒术师的本能,能感受到自己孩子的咒力。
“还只是小小的一团咒力。但是特级和特级的孩子,肯定不会差吧。”
“说不定是个没有咒力也没有继承无下限,更没有六眼的孩子呢。”
“做平常人或许也挺好。我们会保护好这孩子的。”
“呀,湿了。给我拿件新上衣。”
夏油杰抬头看,的确看到五条悟胸口的衬衫氤氲了两片水迹,湿漉漉地在扩散。
他去拿了件T恤给五条悟,一转头看见五条悟正在解开胸口的衣服。
五条悟因为皮肤白皙,原本乳头是淡淡的樱粉色,自从怀孕以后,颜色渐渐加深变成了深棕色,此时此刻正溢出奶滴。
夏油杰鬼使神差地凑近了五条悟的胸部,“可以尝尝么?”
“那等宝宝出生了,不准抢宝宝的奶喝。”
夏油杰温吞地用舌头裹住了五条悟的乳首,感觉一阵暖流涌了上来。有淡淡的甜味,又有点血的铁腥味道。他努力地左吸两口,又右吸两口,想要帮五条悟将过量的奶水吸干净。
五条悟轻轻抓着他的披肩发,示意他轻一点,吸得有点痛。
“就当我帮悟适应一下吧,听说孩子吸得很痛的。”

疼痛如影随形。
当夏油杰在床上刚刚把手指插入他的后穴里,五条悟突然感觉到了疼,他一把将夏油杰推开,捂着肚子缩成一团。
“又在痛了啊。”
“对不起……杰……明明说好今天做的,但是真的好疼。”
没事的,没事的。夏油杰一手摸着五条悟的头,一手摸着五条悟的肚子安抚他。最近五条悟的肚子总是凉飕飕的,要多摸摸才能热起来。
“再疼下去我们就去医院看病吧。”
“如果是生殖腔出了问题,我怕五条家的人知道。”
自己和五条悟的关系,五条家的人是知道的。甚至自己上过五条家做客。
五条家人对自己很满意,这份满意在五条悟趴在被炉里,一张嘴,夏油杰就心领神会地给他塞橘子时达到了顶峰。
毕竟谁会拒绝两个特级在一起呢。
然而他们还是和夏油杰施压了。
不用五条悟提醒,咒灵操使就很主动,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厨房帮忙给大家准备饭菜。然而五条家本家叫住了他。
“夏油君,我知道你是个很优秀的孩子,也很爱悟。但是有件事我必须和你说清楚,我们家有我们家的规定,在你们结婚以前,不可以近身。”
他委婉地在说两人不可以发生婚前性行为,夏油杰听得后背发毛。
然而这事是五条悟主动的,那天晚上是五条悟扒了他的裤子骑了上来,全然不顾Alpha退化的生殖腔,冰泉的味道格外的浓。
“你知道么你祖父和我施压了。”
“听他的干嘛,臭老头子。”
两个人食髓知味,做得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现在五条悟生病了,却不能去医院。
“对不起杰,今天不能做了。”
“快点好起来吧。”
夏油杰只是温柔地搂着他的头,让他缓缓睡去。
其实夏油杰心里隐隐约约有不好的预感,他圆睁着眼睛到天亮。

“真可惜乙骨前辈去非洲了没法赶回来,不然大家要好好庆祝一下。”
现在二十三四岁的咒术师们,正在和两位老师和医生吃饭。五条悟已经没在穿教师制服了,而是换上了宽松的衣服。夏油杰给他买了冬天穿的衣物。
“五条老师现在情况还好么?”虎杖悠仁夹了一筷子炸鸡块。五条悟现在变得容易犯困,正晕晕乎乎地靠在夏油杰的肩膀上,空调打得太暖和了也是原因。
“嗯……现在主要靠吃蓝莓松饼和营养餐,吐得还是有点厉害。”
“给他开了很多药,夏油有叮嘱他按时吃。”家入硝子喝了口啤酒。
“是啊,吃得快有饭多了。”
五条悟的几位学生都几乎将自己的生命交付给了咒术界,直到这个岁数也没有恋人。但五条悟相信他们有一天也会遇上情投意合的伴侣的。
夏油杰给五条悟夹了一些菜,“吃这些都不太容易吐,多吃一点吧。”
“是应该多吃,别人多吃还有孩子长太大难产的风险,五条老师总是吐也不是办法。”
五条悟突然睁开眼睛,愣了一下。
“刚才小家伙踢了我一脚。有点痛。”
夏油杰连忙将手放在了五条悟的腹部,居然真的感觉到了不小的动静。
他忍不住又将耳朵贴近了五条悟的腹部。
扑通,扑通。稳定而有里的心跳声。
“TA在动……”
夏油杰紧张得结结巴巴地,被学生们耻笑了,他继续摸索着五条悟的肚子,追寻着孩子的轨迹。
不知不觉地,眼睛湿润了。

五条悟晕过去了。
那天夏油杰撞开他的房门,发现他捂着肚子在床上陷入了昏迷。
他牢牢记住了五条悟说的不能去医院,就赶紧打电话联系了家入硝子,说医务室见。
他把五条悟抱去了医务室。五条悟渐渐恢复了一点意识。
“我是怎么了,晕过去了么?”
“对不起,悟,你是很痛吧。”
“我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别说了。”
“我好像怀上杰的宝宝了,但是宝宝不在了。我当时死了五分钟,TA肯定活不下来了……”
“够了,别说了!”
说完,夏油杰简直想扇自己一耳光。
家入硝子急匆匆地赶到了。
“就像是肚子里插了一把刀,不把它取出来,用多少次反转术式都是没用的,反而会情况越来越差。”
“硝子,请给我手术。”
“我?我的医师执照还没下来呢。”
只听五条悟用虚弱的声音来说,“我们只能依靠你了。”
“你是Alpha,经历这么一次以后,可能再也没法怀孕了。”
那个死掉的孩子最终被取了出来,五条悟又晕了一次,才缓缓醒过来。
“让我看一下TA。”
家入硝子将托盘递给了他。
他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只是和夏油杰说到,我们之后把Ta埋葬吧。
“我骗了你,如果去了医院,Ta就要被扔进垃圾桶里了,太可怜。”
“笨蛋。”家入硝子摔门而出。

后来他们在后山建了个小小的坟墓,将这个没有名字的孩子埋在了那里。

2007年夏。某个村庄。
当夏油杰看到那两个关在笼子里的小女孩,听到周围人恶毒的言语时,他想到了杀人。
他已经召唤出了咒灵,将为首的几个人狠狠咬住。只要手再动一下,就能让他们分崩离析。
就在这时,他的眼前一片通红。世界里浮现出了一枚胚胎。
TA漂浮在空中,脑袋巨大,眼睛黑黑的,还拖着长长的脐带。
他最终没有下手。
他将那几个人狠狠地揍了一顿,没有使用咒术,事后检查出来,夏油杰自己的手也揍到双手骨裂了。
他被降级了,降到了四级。除此之外,平安无事。
他最终留在了高专当老师,一当就是十几年。
他缓慢地把自己的地位取得了回来,最后终于回到了特级。

五条悟变得有些笨重,因为肚子变得很大了。
他走路摔了一下,虽然他立刻用无下限保护了孩子,但是的确把夏油杰吓得够呛。
春天已经到来了。二年级的三个孩子都成为了准一级咒术师,就差他再推荐一把了。
细想自己已经好几个月没用过反转术式了,感觉脑子变得有些慢,但可能也是怀孕的缘故。
“我都三十六岁了,孩子高二的时候估计我已经五十三岁了。”
“没事,日子还长。”夏油杰正在厨房里给他烤蛋挞,自从五条悟怀孕以后,他学了不少拿手菜。
吃完蛋挞,两个人决定出门逛逛。
“樱花还没开呢,有些寂寞。”
“很快就要开了。”
“孩子大概是夏天出生吧。你不要苦夏。”
“别开这种玩笑。”
夏油杰突然摸了摸口袋,将一枚御守递给五条悟。是红色的小兔子形状的。
“前阵子去出任务,在京都冈崎神社求的。我还摸了兔子的肚子呢。”
“原来杰想要女儿。”
“都喜欢,只是恰好选了红色。”
实际上,夏油杰可能真的有点私心,然而他不会说出来的。
“我们走走。”
“嗯,四处走走吧。”

70 Likes

老师我火速前来吃饭…先评后看5555!

确信是婚后生活

真不错呢

呜呜呜真好,希望他们幸福

好甜啊!!!

甜到啦!!!好棒!!!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唔好棒!

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