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五条悟能看到人物介绍》

第一章


自从脑袋被甚尔捅了一刀之后,五条悟的六眼进化出了新功能。

他能像游戏一样看到其他人的各种属性面板和人物介绍,就连好感度恶感度和近期的想法都一览无遗,人类在五条悟面前越发的透明化。

不过这种技能对于五条悟来说比较烦,毕竟他也不想像个bt一样把别人看光,这一点意思都没有,还很辣眼睛。

于是意识到他的眼睛多出了这种能力之后,五条悟比原著还早的裹上了绷带。

还好的是,这新进化出来的能力可以手动调节清晰度透明度,比原来的被动能力还要好用。

于是他把面板调节成了像玻璃一样的无色,于是世界又恢复成了他原本已经熟悉的样子。

其实他本人并不想用这种能力的,原本的六眼已经拥有了超强洞察力、轻易地看透术式构成、无下限术士释放的必备技能等等能力。

只是这些能力就足以让人恐惧与他对视,把他尊称为神子。

现在又增加了这种新功能,是想要全咒术界把他当真神明看待,还是想要他身边的人全跑光?

不过,五条悟认为就算所有人都因为恐惧他而远离他,夏油杰也不会。

所以这新增加的能力那么炫,得先好好跟杰炫耀炫耀。

这么想着的五条悟开心的飘到了夏油杰的窗前,直接一脚踹开了窗户跳了进去。

但即使他这么闹腾也依旧没有吵醒正在睡梦中的夏油杰。

五条悟见夏油杰正在睡觉,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然后停了下来。


他内心的恶魔和天使此时正在吵架。

恶魔悟不满地说:睡什么睡,怎么睡那么早,现在才8点,赶紧叫杰和他一起来嗨。

天使悟不赞同地说:我们动作那么吵,杰都没有醒,那大概是很累啊,怎么能吵醒他?

恶魔悟撇了撇嘴说:等下再睡不就行了,有什么事能重要过让杰夸夸我,再说了,你不也想让杰第一时间知道你的新能力吗?

天使悟担忧地说:想是想,但是最近杰很不对劲,心情好差,而且好像变瘦了,可能是太累了吧,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休息了。

恶魔悟不以为然:杰都说他没事了,只是苦夏而已,那肯定没有事,你不相信杰吗?

天使悟皱眉:怎么可能不相信,世界上就没有人比我更相信杰,但是我还是有点不安。

恶魔悟无语:什么不安不安的,本大爷才不会有这种情绪,你身为本大爷的另一面有那么弱吗?

天使悟瞪了一眼恶魔悟说:你是我,我是你,你说我弱不就等于你弱,别自己骂自己。

恶魔悟退了一步:这样吧,我有一个好主意,既然你那么不安可以先把能力用在杰身上看看他到底怎么了。

天使悟愣了一下:这样不好吧,杰说过不经过别人同意就查看别人的隐私不太有礼貌……

恶魔悟不屑:怎么你也跟杰一起说起了正论,我最讨厌正论了,还有杰可是我唯一的挚友,看一下挚友的资料怎么了,杰的手机我都可以随便玩,杰的房间我也可以随便进,当然我的东西杰也可以随便玩,所以杰才不会介意。

天使悟:可是朋友之间有点秘密也很正常,杰也不可能什么都告诉我,没有经过杰的同意就看杰的隐私不太好。

恶魔悟:我们都坦诚相见过了(指洗澡的时候),身体都看光了,我熟悉杰的一切,杰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我的就是杰的,杰的当然也是我的,别说那么多了,赶紧看。

天使悟终于被说动了,点了点头。


而回到现实,五条悟才刚刚停止了脚步一秒钟。

等脑内世界的恶魔说服了天使之后,他像做贼一样缓缓的靠近了夏油杰的床,然后伸手解开了绷带,再把面板透明度恢复正常。

之后,他看到了打破他对夏油杰的认知,让他惊慌失措的人物介绍。


只见他眼前显示了正在扫描人物。

【被扫描人:夏油杰】

【性别男,年龄17,身高180】

【身份:东京都立咒术高专三年级生】

【等级:特级咒术师】

【术式:咒灵操术】

【使用咒灵:虹龙,裂口女等等】

【兴趣:格斗技】

【喜欢的食物:荞麦面】

【苦手的食物:没有】

【压力来源:吸收咒灵】

【对您的好感度是:Max】[备注:不仅仅是对朋友和家人,是比爱人更深的感情。]

【当前想法:悟已经成为了最强,任务也可以一个人全部完成。硝子原本就不会外出执行危险的任务。必然的结果就是我独自一人的时间增多了。今年夏天忙死了。估计也有受到之前一年频发的灾害的影响,咒灵像蛆虫一样源源不断涌出来。无人知晓的咒灵的味道就仿佛是将擦拭过吐泻物的抹布囫囵吞下一样,祓除,吸收,为了谁?从那一天起,我就不断地劝说自己,我所见到的并没什么稀奇,人尽皆知的丑恶罢了,而我更是在早已知晓的基础上选择成为一名术师解救众生的,不许动摇!要覆行身为强者的责任……愚昧的猴子……】

【当前评价: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一念善,善提心,即为佛。一念恶,壁落沉沦,即为魔。佛魔本一体,成魔成佛皆由心起,善恶本无异,却在念间。正站在悬崖上,只需轻轻一推就能跌下去,但用尽全力也不一定能拉上来,如果不阻止,按照扫描人物特级咒术师的能力会造成很多无意义的杀戮。】


五条悟死死的盯着那一行行字,感觉每一个字拆开来都懂,合起来就完全不能理解了。

他完全不能理解,他甚至不敢相信。

……啥?怎么可能,六眼是不是坏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杰怎么可能,杰不是一直在说正论吗?杰怎么可能会动摇?杰不是反对无意义的杀戮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咒灵的味道是抹布,杰也没说啊,杰不是说咒灵没有味道吗???

因为最后想法的信息量过于巨大,导致那个Max好感度已经不太起眼。

更何况在他心里,杰那么喜欢他是理所当然的,他对杰的好感度也必定是Max。

五条悟大危机,该怎么把挚友危险的想法拉回来?

任重而道远。

207 Likes

第二章


“悟……”似乎是因为被五条悟盯着太久了,即使是在睡梦中,夏油杰也感到不太舒服。

他翻了一下身,眼皮挣扎了一下,看着像是要醒的样子迷迷糊糊地下意识叫了一声五条的名字。

而还陷入难以置信情绪的五条悟被这一声吓了一大跳,瞬间觉得呼吸骤停,有种做坏事被人当场抓包的感觉。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下意识地回应了夏油的那一声呼唤叫了一句杰。

头昏沉沉的夏油听到这一声后,刚刚皱着的眉眼舒展开了,他又继续沉沉的睡去。

虚惊一场,但因为这么一吓,五条悟有点心虚的把面板调成了透明。

之后,他拉了一个椅子坐下,久久地凝视着夏油杰的脸。

看着看着,五条悟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无比陌生,万般挫败涌上心头。

杰是个大骗子,那么怕寂寞为什么从来不说,不说出来的话,我哪里知道放杰独自一人会出大事啊。

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杰也那么喜欢逞强啊?就不能稍微依赖一下我吗?

不,发现是发现了,但也因为太相信杰说的话了,所以没太在意。

杰最近是真的很累,眼下的黑眼圈,满脸的疲惫,日渐消瘦的身体,明明那么明显,我却依旧相信了一句苦夏罢了。

看来以后这种事关杰自身的事情还是不能太相信杰。

在面对盘星教徒的那一次,原来杰把我给劝住了,但却没有劝住他自己。

这到底算什么啊?

哪有人那么傻,把人从诅咒师的悬崖上拉上来,却纠结着想要自己跳下去。

搞什么啊?最反对无意义杀戮的人不就是杰吗?所以说,这人说服了我,却没有说服自己吗?

靠,杰不仅是大骗子,还是大傻子。

既然那么厌恶那群愚昧的教徒的话,明明顺从内心对我说一声杀,当时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下手。

还有最近的任务是真的很多,自己因为有反转术式的原因精神饱满,但杰和自己不一样,杰没有反转术式,这样高强度且一成不变的任务下来,是个人都会烦躁。

即使我拥有反转术式也烦得要死,没有反转术式的杰就更不用说了。

最重要的是,咒灵居然是抹布味的,怪不得杰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吃过咒灵……抹布味,呕,不能再让杰吃下去了,特级或者一级的还行,其他的太弱了,吃了也没用,不值得。

五条悟想了很多,却忽略了最前面的那一句悟已经成为了最强。

因为在他眼里,最强一直都是我们,是五条悟和夏油杰。

只有他们两个在一起才是最强。

所以他下了一个决定,从今天开始,谁也别想拆散他和杰这个最强组合。

就算都已经成为了特级,他们也要一起出任务。

哪个烂橘子敢说不行就宰了。

他得一直看着杰才行。

杰那么怕寂寞,没有我可不行,不能放他孤身一人胡思乱想。


——


夏油杰有点头疼,怎么感觉一觉醒来就变了天。

他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看时间的时候感觉就像是穿越了时空。

一般这个时间点,他就已经完成了四五个任务,收服了几个咒灵了。

可是今天,一觉睡到中午不说,明明迟了,却居然没有一个辅助监督给他打电话催他起来?

手机的电量明明挺充足的,信号也非常好,奇怪。

问了负责的辅助监督了解一下情况,发现任务不仅减少了一半,接下来他的任务基本上又回到了以前和悟绑在一起搭档的日子。

夏油杰感到很疑惑,他根本就不相信上层的那些人有那么好心让两个特级战力在一起搭档出任务。

很明显分散两个特级让他们各干各的任务才最有效率最优解。

他不信这种简单的道理,那群腐朽贪婪的上层会不知道。

所以,肯定是有人安排的。

而那个人必须在高层也有话语权,不仅有话语权还有说一不二的实力。

想到这里,夏油杰默默的看了一眼正趴在他桌子上睡觉的五条悟。

不用想了,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这个人选除了悟还会有谁?

御三家的五条家家主当然有话语权,最强当然有说一不二的实力。

不过悟为什么放着他自己的床不睡偏偏跑来我房间,来我房间就来,为什么不打地铺偏偏要睡在桌子上?

更何况,按照悟的性格,不是应该直接反客为主上床睡觉吗?

别说他介意和一个男的睡一张床,之前一起玩游戏玩到通宵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一起睡过,也没见他介意啊。


夏油杰怀着满腔疑惑,直到,他和趴在桌子上的某人对视。

看着面前一双晶晶亮亮一点都不像刚睡醒的眼睛,夏油杰一愣,唇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他说:“悟,你醒了。”

听到这句话的五条悟立马委委屈屈的说:“杰,我全身都好麻啊,趴着睡觉一点都不舒服。”

夏油杰感到有点无语:“那你怎么不回你自己的房间睡啊。”

五条悟假装思考:“可能是因为杰的房间比较好睡。”

夏油杰扶额:“什么跟什么啊……算了,不说这个了,悟,你是不是对上层做了什么事?”

说到这个,五条悟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说:“最近任务太多了,好烦啊,而且都不能和杰一起出任务,太无聊了,所以昨天晚上我特意一个一个的把烂橘子叫醒,之后‘婉转’的说出了这个想法,烂橘子都很识相,全部都答应了。”

听完了五条悟的话,夏油杰一时语塞,他吐槽道:“那个‘婉转’是威胁吧,肯定是威胁吧。”

五条悟笑嘻嘻地冲夏油杰吐了吐舌头。

夏油杰无奈一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似乎是因为睡得太久导致有点僵硬的身体。

他说:“不管这个,都中午了,要吃什么?”

“想吃蜂蜜草莓蛋糕。”五条悟伸懒腰,随口说了一句。

“刚刚起来不能吃太甜的东西,会腻,所以豚骨拉面怎么样。”

“杰既然已经决定好了,干嘛还要问我?”

“问你要不要一起吃。”

“要吃。”

“那快点去洗漱,我去准备。”

“杰好像妈妈。”

“再不闭上你的嘴,你就别吃了。”

“好了好了,杰爸爸快去吧,我肚子饿了。”

看着夏油杰的背影,五条悟又再次调节面板透明度。

【被扫描人:夏油杰】

【对您的好感度:Max】

【当前心情指数:32】[备注:比起昨天,心情指数一下子增加了21,效果明显,非常有效,宿主加油。]

有效果就好,就说本大爷出马哪有不行的。

五条悟松了一口气,心放下了一半,唇角笑出弧度,但下一秒又僵住了。

等等,之前杰的心情指数原来才11吗?怎么那么低?!

我可不知道杰居然那么难搞啊。

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133 Likes

第三章


我叫五条悟,真是万万没想到,我的挚友居然会如此难搞。

是这样的,自从我的脑袋被一个还算很强的敌人捅了一刀之后,我就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仿佛脱胎换骨。

在那一瞬间只觉得这个世界令我心情无比的舒畅。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之前被敌人刺穿喉咙的我放弃了反击,全神贯注之下才能在被补刀捅脑袋的濒死之际领悟了咒术的核心。

也因此瞬间学会了之前硝子教了半天也学不会的反转术式,自己把快要狗带的自己治好了。

进而还学会了术式反转赫和虚式茈,然后轻而易举的干掉了捅了我一刀的辣手敌人,实力和之前比突飞猛进,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不仅如此,六眼还自行进化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功能。

我之后翻看五条家里面的文献,发现历代六眼都没有觉醒过类似的能力。

所以,要么是拥有这能力的六眼并没有记载在文献上,要么就是他们并没有觉醒过类似的能力。

我比较倾向于第二个。我想,这应当是只有我才拥有的。

正是因为其他六眼都没有我强,所以他们才没有机会觉醒。

我是历代六眼中最为强大的,可能也是这能力的第一任拥有者。

原本发觉我觉醒了这宛如游戏面板一样的能力时,我还很兴奋地想要去跟我唯一的挚友杰炫耀炫耀。

没想到的是,接下来我看到了令我难以置信的一幕。

说我看到了什么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我的挚友,夏油杰。

他是一位表面看上去非常稳重可靠的优等生。

优等生一般都是什么样子的呢?

听硝子说,是勤奋努力的,是坐姿端正的,是工作认真的,是字迹工整的,是成绩优秀的,是遵守纪律的,是待人有礼貌的。

而以上这些,我的挚友夏油杰他全部都拥有。

他不仅自己遵守着这正论,还想让我也一起遵守正论,我才不干呢。

如果按照这标准的话,他确实是完美又标准的优等生人选。

但是你千万别被他的优等生表象所迷惑了,能和我成为挚友的人,当然也是和我如出一辙的问题儿童。

不过,尽管我十分不屑于挚友平时伪装出来的姿态,但也认为他是善的本身,是硬币的正面。

但,就是这样作为善本身的杰,这样作为硬币正面的杰,最近的想法就连我看了都觉得危险。

他现在正站在悬崖上,如果没人拦着,很快,善就会变成恶,硬币正面就会变成硬币反面。

也只需轻轻一推就能像数码宝贝里的暴龙兽一样错误进化成丧尸暴龙兽。

丧尸暴龙兽是一只全身只剩下骨架的骷髅型数码兽,它只执着于战斗,即使肉体被毁灭也无所谓,像丧尸般行尸走肉。

而杰现在肉眼可见的消瘦,再这样下去我感觉他也快变成一具骼髅了。

这可不行,虽然丧尸暴龙兽的造型很酷,但是我可不想让有血有肉的杰也变成行尸走肉。

所以,不能再放任杰继续这危险的想法下去了。

但是,到底要怎样做才能把杰这危险的想法扳回来,我无从下手。

毕竟我之前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夏油杰这个人是如此的难搞,不过说到底,这世上也只有他能让我如此费心。

距离发现他的想法危险已经过一周了。

这一周里,我使出了浑身解数才让杰的心情指数上升了17,从32变成了49。

如果不是看他头顶上金灿灿的Max好感度,我都一度觉得他并不喜欢我。

毕竟,哪有人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会不开心的?

而如果真的开心的话,心情指数怎么会升的那么慢?

我可是为了让杰的心情变好点,那天晚上连夜一个一个去威胁了那些烂橘子们,就为了和杰重新在一起搭档。

原本想着和我待在一起,杰应该不会那么寂寞了,心情应该会变好些。

因为我认为感情是互相的,我和杰呆在一起会感到很开心,杰和我待在一起理所当然也会感到很开心。

起初效果明显,非常有效,一听我们又能重新搭档了,杰的心情指数一下子从11飙到了32,足足上升了21。

我刚刚看到时觉得这只是开始,还有点嫌弃这心情指数的飙升速度有点慢。

哪里想得到,没有最慢,只有更慢。

这一周来,我眼睁睁看着杰的心情指数从32一点一点爬到了49,到了49之后,就仿佛碰到了瓶颈一般一动不动了。

杰害得我认为这乌龟一样的飙升速度才是正常的。

直到我递给硝子一包名牌烟之后,看着硝子一下子上升了10的心情指数,再回头看杰那乌龟一样的上升速度,别提有多心塞了。

就连经常摆着一张臭脸的小学弟七海海的心情指数都有71啊,为什么杰的心情指数连及格60都达不到?

最近我一直在研究这能力,已经了解大概了。

陌生人的好感度一般都是0,不是负数也不是正数,颜色是白色。

普通同事的好感度一般都是20~30,颜色是绿色。

朋友的好感度都是60~80,颜色是蓝色,超过80这个槛就变成亲情或者爱情。

比如,冥小姐对我的好感度是68,歌姬对我的好感度是70,七海海对我的好感度是72,灰原的好感度是75,夜蛾老师的是77。

身边的人除了杰之外最高的好感度是硝子,她对我的好感度是79,已经固定在这里,否则友情就变质成了爱情或者升级成了亲情。

亲情还好些,我不介意和硝子成为家人,因为高专本来就是我认可的另一个家,但是爱情就不必了吧,不是嫌弃硝子,而是我已经有杰了。

说实话,没这能力之前,还真没想到有的人对着我摆着一副臭脸,实则对我的好感度还挺高的。

不过也对,毕竟本大爷那么完美那么帅气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呢?

而对喜欢的人好感度是80~90,颜色是粉色。

至于90以上好感度从未见过,但是我能猜到颜色大概是红色。

代表亲情的颜色是橘色,所有指向我的好感度中并没有亲情。

但是有一次灰原的妹妹来探望灰原小学弟,他们之间的好感度就是橘色的。

而杰那Max的好感度明显高于100,就是那俗称的爆表,颜色是金色。

所以说,明明杰那么喜欢我,为什么他的心情指数能低成这样,他不喜欢和我待在一起吗?


五条悟百思不得其解。

五条悟现在就只想拽着夏油杰的衣领拼命摇晃他的脑袋,直到把他脑子里危险的想法都抖掉为止。

五条悟还从未遇到如此难搞的人,偏偏他还不能不管。

因为那难搞的人,他的名字叫夏油杰。

夏油杰是他的挚友,也是他的挚爱。是不能放手,不能不管的存在。

否则,就感觉他像流沙一样抓也抓不住,留也留不下。

所以只能认命,继续努力吧。

至于放手是不可能放手的,这辈子都不会放了。

下下辈子也不会,连门都没有,死都不会放。

而我五条悟大人出马,哪有不行的。

我就不信了,不把杰的危险想法扳回来,我就不叫五条悟。

125 Likes

第四章


夏油杰,男,十七岁,东京都立咒术高专三年级生,三大特级术师之一,最近却有一些苦恼。

因为他的挚友五条悟,最近是,真的,真的,很不对劲。

最初他是没有察觉出来这股不对劲的。

毕竟他看五条悟自带滤镜,觉得挚友不管做什么都是正确的,挚友当然哪儿哪儿都好,就连那恼人的性格有时也透露着可爱。

直到那天,悟有事回五条家一趟,他们暂时被分开了。

就在这时,班级中唯一的女同学,三人组中的一枝花,咒术界的唯一指定奶妈,国宝级的家入硝子突然从某个角落窜出来一把扯住他手腕。

之后她快速将他向一间空教室拉去,再把门反锁,一系列操作行云流水,看得夏油杰一头雾水。

可以说要不是在高专时,夏油一般都把警戒心下降到最低点,再加上对硝子不设防,否则硝子这突如其来的一抓,她的手高低会被夏油杰给弄骨折。

因为夏油杰的身体常年和五条悟打架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会自动对偷袭者下意识的攻击。

再加上他的腕力其实挺大的,还真的挺怕不小心对硝子的手腕造成什么伤害。

所以他现在就很庆幸,还好对硝子不设防,不然万一把奶妈给弄伤了,就完蛋了。

毕竟夏油杰可不像五条悟一样觉醒了反转术式可以治疗自身,他现在还得依靠硝子大人的治疗。

虽然作为特级咒术师的他现在已经很少会受伤了,毕竟没有多少咒灵可以伤到他,但难保万一。

嗯,这个万一一般指的都是和五条悟打架完之后一起鼻青脸肿去找硝子治疗。

不过,如果现在和悟打架的话。大概只有他一个会鼻青脸肿。

想到这里,夏油杰的眼里浮现一丝失落又迅速的恢复了正常,他按照原本的思路接着想了下去。

按照以往的无数经验,可千万千万别得罪奶妈,会死的很惨。

不过硝子有什么事要跟他说吗?这么鬼鬼祟祟的,感觉像在避着什么一样。

而且这行为即视感很强烈,青春恋爱电影一般都有这种桥段,难不成是硝子喜欢我,想跟我表白?

想到这里,夏油杰先摇了摇头。

他觉得就算天上掉陨石、太阳从西边起,硝子也不会喜欢他,所以这个念头冒出来的一瞬间就被他踩灭了。

正当夏油杰用了12秒来胡思乱想了一堆东西,一脸疑惑不解时。

将门锁好之后的硝子终于开口问道:“夏油,你不觉得五条最近很怪吗?”

听到这奇怪的问题,夏油脸上的疑惑之色越发浓郁了起来。

他一脸茫然地反问:“什么意思?”

硝子脸色古怪,欲言又止。

良久,她说:“五条最近太善解人意,温柔体贴了,你能想象得到这些形容词是用来形容那个恶劣的五条的吗?”

说到这里,硝子就打了个寒颤,忍不住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她陷入了回忆。

其实最开始硝子也没发觉,还真多亏了歌姬前辈提醒才惊觉五条不对劲的。

歌姬是前几天来的东京,她来了一趟只待了几个小时,回去之后就直接在line即时通讯软件上联系的硝子。

她最先发了一条消息,是一句询问。

消息里面非常直白的问硝子:“五条脑子是不是因为之前的星浆体事件被捅出了问题?”

什么意思?硝子皱眉疑惑,回了一个问号。

而这个问号仿佛是什么按钮,彻底让歌姬爆发了,她似乎是嫌弃打字速度太慢了,换成了语音,之后接连不断的发出了很多语音信息。

Utahime:那个五条,那个混蛋五条,那个从来都不会说敬语,不会看人脸色,专门惹人生气的,那个自大的五条。

Utahime:他居然对我说了敬语,他说歌姬前辈,他说您,他的自称变成了僕,他居然还给我递了茶,我有一些问题不清楚,他居然耐心的讲解了……

Utahime:我的天哪,他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或者说他该不会是被咒灵附身了吧?

Utahime:硝子,你能想象得出来吗?有一天我和五条居然可以和谐相处?该死的,我在那几个小时里竟然能感受到他的温柔体贴,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Utahime:不行不行,光是这几个形容词,套在五条身上,都感觉一股恶寒。

Utahime:硝子,求求你了,看看五条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赶紧让五条恢复正常吧,这样的五条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看着歌姬一大串一大串的语音轰炸,听着耳边接连不断的叮咚提示音,硝子难得的露出了一副张目结舌的样子。

直到语音记录在硝子发愣的时候变成了99+,硝子才回过神来安抚情绪不太稳定的歌姬。


把时间调回现在。

硝子把这件事告诉了夏油,夏油虽然还是不觉得悟有什么问题。

但是他看硝子一脸凝重的表情,还是把这一想法咽回了肚子里。

毕竟在他看来悟除了变成最强之外,什么都没变,悟还是那个悟,于是就只觉得是歌姬前辈小题大做。

而似乎是看穿了夏油这想法,硝子叹了一口气。

她说道:“夏油,虽然我知道你估计根本没发觉五条有什么不对劲,毕竟五条那家伙在你面前的时候一般都挺’乖`的,再加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俩半斤八两,都是不省事的主,所以你身处其中没察觉到不奇怪。”

说到这里,硝子无奈一笑,似乎想起了这对搭档无法无天的样子。

她接着说道:“但是现在五条是真的很不对劲,因为他已经学会了反转术式,也不经常来我这里治疗了,所以我也没什么机会帮他检查,把这事告诉你就是想让你有空把他拉来再检查一下。”

听到这里,夏油反而更疑惑了。

他问道:“硝子怎么不直接去跟悟说呢?”

硝子回了个白眼:“还说呢,你们两个最近比之前还要连体婴,黏到分都分不开,告诉你和告诉他有什么区别?”

之后硝子转身开了门,边开边说:“而且最近太忙了,没有歇息的时间,你们在忙任务的时候我有空,我在医务室忙的时候你们有空,时间根本就对不上,这次是好不容易才逮到你的。好了,记住我说的话,有时间带五条过来看看。”

说完,硝子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留夏油在原地无语半响。

好吧,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不就是逮不到悟结果来逮我了。

不过悟真的有什么问题吗?夏油杰一边沉思一边顺势把身体靠在了墙上,双手抱肩。

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

悟最近是不是太黏人了?但是悟原本就挺黏人的,这个也不能说明什么吧。

歌姬前辈说悟温柔体贴到不正常?可是悟平常也挺温柔的啊,就是不太会表露出来而已。

这个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悟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体贴别人。

悟自称变成了僕?这倒是有点古怪。什么时候说过?他自称不一直都是俺吗?

我倒是总跟悟说让他谦虚点最起码用僕,但是他在我面前也没有用过,该不会是歌姬前辈听错了吧?

不过伤到的是脑子,再去检查一遍有益无害,有空拉悟去一趟好了。

……对了,我想起了一件事,最近悟是不是很久没有拿稀奇古怪有着各种奇怪术式的低级咒灵给我了?

在悟眼中,所谓的低级咒灵就是实力远远超过二级但尚未达到一级的准二级咒灵,它们已经差不多有术式了,但还没完整。至于其他连准二级实力都没有的咒灵纯粹就是蝼蚁。

现在悟给的咒灵都是非常强力的准一级或者一级以及特级,连个二级都没有。

我有一次看到一个有着稀罕术式的准二级咒灵想要收服,结果那个咒灵下一秒就被悟打死了。

打死就打死了吧,悟也不是第一次误杀我的咒灵了,和他打架的时候没的咒灵更多。

按理来说咒灵那么难吃,我应该珍惜才对,但我并不觉得可惜。

因为它们的用处就是这样,对于我而言,咒灵就像是消耗品,在我手里留不了多长时间。

但是悟好像生怕我不开心似的,之后为了补偿我,还还了我一个和那个准二级咒灵有着相似术式的准一级咒灵。

且不说他到底是从哪里才找到拥有相似术式的准一级咒灵的?

也不说为什么说是稀罕术式还能被他找到相似的?

就说原来悟是那么在意别人的情绪的吗?

或者,准确的来说,平时悟身上自带有一股钝感,对其他人的情绪不应该如此敏锐才对。

就算他察觉出来了,所采用的态度也不该是这样的。

说到底,悟是那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然后弥补的类型吗?

这样一想,好像,的确,悟是真的有点不太对劲啊。

终于,夏油杰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这一点。

112 Likes

第五章


五条悟身上的不对劲终于慢慢被一些人陆陆续续的察觉到。

第一个察觉出不对劲的歌姬是因为这次来东京不仅没像以前一样被五条小学生式捉弄,还被‘温柔体贴’的五条悟‘有礼貌地’对待了。

这就好像一直和你作对的死对头一脸温柔的冲你笑一样毛骨悚然,让人想不发现都不可能。

第二个察觉出的硝子最近太忙,不分昼夜的治疗伤患,没怎么走出医务室,寥寥无几的几次和五条见面都是因为夏油受了一点伤,五条陪着他来,等夏油治完伤口之后,这两人又很快一起走了。

说实话,他们三人在这夏天的相处时间太短了,不仅是硝子忙得脚不沾地,五条和夏油也不遑多让。

即使听说夏油和五条的任务已经减少一半了,但压在两个特级身上的任务数量依旧惊人的多,于是硝子没什么机会意识到五条身上的古怪。

等到医治好了最后一个伤患,硝子终于有空闲时间休息一下想要久违的睡一下觉却被歌姬信息轰炸。

被歌姬轰炸之后,硝子又回想起寥寥几次和五条见面都感到心情异常愉快,而这并不符合拥有一个照面就能惹人生气才能的五条悟人设,于是她轻而易举就相信了歌姬的话。

而夏油便是第三个,起初他完全不相信硝子的话,但硝子走后,他独自靠在墙上思索了一会儿又觉得五条确实浑身都透露着一股古怪的味道。

因为他发觉五条身上的钝感最近完全消失了,变得敏锐很多。

不是说以前的五条悟不敏锐,他当然很敏锐,不过此敏锐和彼敏锐不一样。

如果说以前五条的敏锐是野生的直觉性,是无意识的,凡事不会太往心里去,怎么开心怎么来。

那么现在的这种敏锐就是有意识的,具有针对性的。

最近悟的行为就好像已经发现了他在咒灵味道这方面撒谎,于是想方设法让他吃咒灵的代价更值得一样。

意识到这种可能,夏油的心突然跳得很快。

他有点不安的想到,如果只是发觉了咒灵味道是抹布味儿的倒是没什么。

主要是最近的想法。

……最近的这种不干不脆的软弱想法绝对不能让悟知道。

不然,我就没资格站在悟的身边了。夏油杰满脸苦涩的想道。


——


自从五条家回来之后,五条悟就挫败的发现只是离开了一会儿,夏油杰的心情指数又下降了。

五条悟回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翻看五条家里面的文献,他想查找历代六眼中有没有和他一模一样能力的。

但很遗憾,一无所获,于是他便猜想,这能力应该只有他拥有。

他自我肯定了自己的推断之后,总觉得这一趟回五条家就算白回了。

其实在还没有把夏油杰的想法扳回来之前,五条悟是一点都不想和夏油杰分开。

毕竟他生怕一个不注意一朝回到解放前,把这段时间的一切努力全白费。

这次的分开还是因为五条悟瞧着夏油杰的心情指数突破了50大关达到了55,才有点放心走的。

结果好不容易把杰的心情养到55,现在又变回了45。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五条悟想撞墙,他不想说话,他想吐血。

真的一点都不能离开杰的身边,一分一秒也不行。

只是一个不注意而已啊,到底是怎么下降了10个指数的?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杰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没过一会儿,五条悟的问题就得到了答案。

再次调节面板透明度的他看着走过来的夏油杰。

看着挚友头顶上多出的[被扫描人正在怀疑宿主有问题]的字迹。

五条悟的脑中闪过了三个大字。

完蛋了。


——


坐在走廊尽头的椅子上,五条悟已经被夏油杰直勾勾的盯着看很久了。

久到连社交牛逼症的五条悟都感到浑身不自在的地步。

挚友的目光怎么说呢,平静到诡异又安静到极点,他就只盯着看,不言也不语。

只是这种程度而已就让五条悟感到有点心虚,他在心里拼命回想自己有没有暴露出什么马脚。

然后又意识到之前因为他想要研究新能力,所以对很多人做了OOC的事,导致现在留下的疑点一大堆。

他一猜就知道谁最有可能第一时间发现,大概是歌姬吧。

毕竟他觉得歌姬的反应挺好玩的,那难以置信的表情真是太有趣了,就是她逃的速度太快了,还没玩够。

结果现在玩脱了,忘记歌姬和硝子的关系挺好的,这次被发现应该是歌姬告诉硝子,硝子又告诉杰的吧。

其实五条不太擅长对人撒谎,也不屑于撒谎,更不想对夏油杰这个人隐瞒什么。

甚至于如果不是发现了夏油的危险想法,估计五条悟当时都把这能力炫耀给夏油杰看了。

所以到底该不该告诉杰?

每当五条悟这么纠结的时候,就意味着在五条悟的脑内世界中,天使悟和恶魔悟又开始吵架了。

天使悟坚持要告诉,不想隐瞒夏油杰一丝一毫。

恶魔悟觉得不行,说实话的话会被挚友念叨死的,比如怎么能偷看别人隐私之类的。


正当五条悟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犹豫不决要不要把这个秘密和盘托出时。

“啊!夏油前辈!五条前辈!”突然一个爽朗的声音冒出来打断了周围这凝重的空气。

夏油和五条同步率一致的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

——向他们打招呼的是比他们小一届的小学弟灰原雄。

“您们辛苦了!!”灰原雄笑得很健气,声音中透着一股让人快乐的感染力。

“原来是小学弟啊。”五条悟莫名松了一口气,感谢灰原雄来的及时。

“灰原……”夏油杰顿了顿,暂时放过了五条悟,体贴的问灰原道:“要喝点什么吗?”

“咦咦?!那多不好意思啊!”

听到有人请客,灰原小学弟口头上不好意思了一下,但还是很顺从内心,他兴奋地跟个孩子似的点起了饮料:“那我要选可乐。”

五条悟见状也突然觉得口干舌燥,有点想喝水,他舔了舔嘴唇说:“别忘了还有我,杰,我要选橙汁。”

“呵呵……”夏油无奈一笑,站起身来,去旁边的自动贩卖机买饮料。

他一边从兜里拿出硬币投入到自动贩卖机去,一边心想就算悟不说,他也不可能忘了悟的那一份啊。

把可乐和橙汁分别交给灰原和五条之后,夏油又坐下了。

灰原猛然的灌了两口可乐,一口气把它喝完放下后,坐在夏油旁边手舞足蹈的说道:“明天的任务要到挺远的地方去呢。”

“是吗?那伴手礼就拜托了。”夏油杰淡淡的笑着。

“明白!!”灰原雄满口就答应了下来,然后又问道:“夏油前辈,五条前辈,你们喜欢吃甜的还是喜欢吃咸的呀?”

听到这问题,夏油杰和五条悟想都没想异口同声的说道。

夏油杰:“悟喜欢甜的,就要甜的吧。”

五条悟:“杰喜欢咸的,就要咸的吧。”

说完之后,两人对视一眼,突然笑得很欢,刚刚的严肃气氛好像不复存在了,他们都对这次的默契由衷的感到高兴。

灰原雄看着这一幕,有点羡慕的说道:“两位前辈真的好有默契,如果我和七海也有这种默契就好了。”

“只要你们搭档久了肯定会变得默契起来的。”夏油杰笑着安慰道。

“真的吗?”灰原满心雀跃地追问。

“当然喽!”五条悟肯定了夏油杰的说辞,又一脸得意的说道:“不过想要与我和杰一样有默契还要在努力几十年呢,小学弟。”

“那也很棒啊,好耶,突然变得更加有干劲了。”灰原雄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

而夏油杰看着灰原雄的笑脸有点晃神,他渐渐把灰原和理子妹妹的脸重叠了起来。

于是他不顾五条悟在旁边,突然开口问道:“……灰原,咒术师还干得下去吗?不会觉得辛苦吗?”

“这……个啊,我不太会想得很深入。”灰原雄用拳头抵住下巴认真思考了一下。

随即他对着夏油杰伸出大拇指积极的说道:“尽力做自己能做的事情,感觉就很好。”

夏油杰听到这个回答愣住了,他微微睁大了眼睛,自言自语道:“……是吗?是这样啊。”

他似乎被说服了。

80 Likes

第六章


“你们就是五条君和夏油君吧?”

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又插入了对话中,打断了夏油杰的思绪。于是三个人又一同往声源处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无袖黑衣的棕发性感美女十分具有女王范的走来。

随后,她在夏油一行人前面站定,一手叉腰,一手捋了一把秀发,问道:“你们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面对这莫名其妙的问题,每个人的反应分别是:

“你是哪位?”

“九十九由基?你来这里做什么?”

夏油杰一脸怀疑警惕,而五条悟的态度似乎不太友善。

以上这两位都不打算回答问题,会老老实实回答的,看来只有……只有十分捧场的灰原小学弟。

“我喜欢食量大的女生!!”

“灰原……”看着灰原那么轻而易举地回答了这可疑的问题,夏油杰被他的缺心眼打败了,一脸无语。

“没事的,她不是坏人。”灰原雄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说道:“我看人挺准的。”

夏油杰自嘲道:“……坐我旁边还那么想?”

“……?”灰原雄疑惑了一下,头顶闪过了很多问号小灯泡,接着又坚定的回答:“是的!”

名为九十九由基的美女看着这一幕,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大笑出声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没懂呢,刚才那句是讽刺呢。”


在三人交谈的时候,五条悟却在一旁一脸心神不定的看着九十九由基,因为在他眼前展示的人物介绍是:

【被扫描人:九十九由基】

【性别女,女人的年龄是秘密,身高180】

【身份:自由职业咒术师、前任星浆体】

【等级:特级咒术师】

【术式:星之怒】[可赋予自身假想质量的术式,然后通过咒具化的式神「凰轮」作为除自己以外的术式对象。]

【能力:领域、反转术式、新·阴流简易领域】

【兴趣:摩托车】

【喜欢的食物:鸡肉卷】

【苦手的食物:海藻类】

【压力来源:任务】

【徒弟:东堂葵】

【受其思想影响:夏油杰】

【当前想法:来高专只是为了找五条悟,没想到还见到了夏油杰,运气不错,我们三人同为特级,希望今后能好好相处】

【当前评价:虽然身为特级,但完全不接任务,总是在国外游手好闲,将自己评为很不靠谱。而身为前任星浆体,她似乎可以听到历代同化星浆体的声音,和天元还互不信任,除此之外,她还作为夏油杰黑化的导火索,被称之为万恶之源,那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亦或是可怜之人?有苦衷之人?答案是……】


答案是什么?倒是快说啊,怎么像屎一样半天憋不出来,六眼不会又坏了吧?怎么关键时候总这样?这可取决于我要不要放过她一命啊。

五条悟快急疯了,当他看到[受其思想影响:夏油杰]时,心里就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就别说还有[夏油杰黑化的导火索],看到这句的时候,他差点压制不住他的杀意。

原本从看见九十九由基的那一刻起,潜意识就开始鸣响,警报声不断,似乎是在提醒着让他带夏油杰离这女人远点。

所以之前五条悟对九十九的态度才会有点不太友善。结果现在别说不太友善了,他连杀完人之后要埋哪儿的想法都有了。


而就在五条悟心急如焚时,六眼察觉到宿主的需求又非常人性化的发生了新变化。

【九十九由基的思想到底是什么,居然能让夏油杰受其影响?尊敬的宿主肯定很好奇吧?】

[【选择一】:跟着直觉走,带您的挚友夏油杰离这女人远点,不要给她接近夏油杰的机会。]

[【选择二】:反正她找的就是您,夏油杰只是顺带的,留下来一起听。]

[【选择三】:也许有您在,您的挚友夏油杰不会说出心里话,找个借口走人,在暗地里偷听。]


五条悟看着一愣,心想:这好像杰和我玩过的攻略游戏选择题,是不是每个选项都通往了不同的结局?

但游戏选错了还能重来,人生可不能重来,他不能选错,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想选【选择一】,带夏油杰离开。

不过正当他准备站起身拉夏油杰走时,他又迟疑了,堵不如疏,他不能一直待在夏油杰身边,如果某一天他不在,而九十九由基又碰巧遇到夏油杰怎么办?

而且没有九十九由基,也有八十八由基,或者七十七由基,同为特级,一直拒绝交流也不太现实。

所以五条悟打算赌一赌,他放弃了选择一,把目光移向了其他两个选择,思索到底要选择哪个。


就在五条悟纠结的时候,其实现实里的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

灰原雄看了一眼夏油前辈再看了一眼五条前辈,最后才看向了自称九十九由基的女人,这三个人都是特级咒术师。

他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多余,站起身来,一边走一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淳朴地笑了笑道:“那我就先告辞了,前辈你们聊。”

然后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被灰原雄影响,五条悟来不及多想就选了【选择三】。

然后他跟在灰原雄后面一起跑了出去,边跑边向夏油杰喊话:“杰,我去上厕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瞬间跑了两个人,被留在原地的夏油杰对着九十九由基尴尬的笑一笑,两人面面相觑。


而这边,跑出去的五条悟并没有找个好地方藏起来偷听,反倒是先追上了灰原雄。

因为在看九十九由基的人物介绍时,他也顺便看了一眼灰原雄的。

【被扫描人:灰原雄】

【性别男,年龄17,身高167】

【身份:东京都立咒术高专二年级生】

【特技:大胃王】

【喜欢的食物:米】

【苦手的食物和压力来源:无】

【当前评价:并非出身于术师家系,但有一个妹妹能看到诅咒。一直都在劝妹妹不要就读高专。基本上只关注他人的优点,所以尊敬着所有人。喜欢大米也喜欢人类,但太过于弱小,此次任务十死无生,是压垮夏油杰的稻草之一】

此次任务十死无生……是压垮夏油杰的稻草之一……差点忘了,刚刚只顾着注意九十九由基那神秘的女人了。

原本还打算晚点再处理灰原小学弟这件事,没想到这小学弟跑得那么快,得赶紧追上他才行。

灰原小学弟的这次任务十死无生啊,这可不行,他约定好了给我们带伴手礼,所以得活蹦乱跳地活着回来才行。

而且小学弟死了,杰的心情指数岂不是要暴跌,杰很喜欢这小学弟的,不能让他成为压垮杰的稻草之一。

所以从多方面思考,小学弟不能死。

五条悟似乎对自己主动救人一事感到有点不习惯,毕竟平时都有夏油杰跟他一起救。

所以他为自己找了一些借口,但他其实就是单纯的想救人而已,救人不需要理由,就和杀人一样,有时他想救就救了,有时他想杀就杀了,就是这么任性。

而这任性只有面对夏油杰的时候才会老实一点,想杀的人有时会在夏油杰的阻止下活下来。


跑了一段距离的灰原雄隐隐约约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呼唤:“等等,灰原小学弟。”

好像是五条前辈的声音,灰原雄刹住了脚步,往后看去,真的是五条悟。

只见五条悟拿着一样东西跑上前来,然后直接把那样东西塞给了灰原雄:“这个给你,明天的任务小心点。”

“五条前辈,这是什么东西?”灰原雄好奇地往自己怀里看了看,那样东西像是一件木头匕首,被雕刻得挺精致的,但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个玩具。

“是咒具,把血滴上去,然后往里注入咒力,最后大喊一声五条悟,就可以像召唤神龙一样召唤五条大人哦。”五条悟洋洋得意的介绍道。

这东西其实是五条悟从五条家武器库里拿来打算给夏油杰的,算是一件灵魂追踪定位器。

器如其名直接锁定灵魂,就算咒具或者人被咒灵吞入肚中或者在咒灵的领域中也仍然有效,召唤只是附加,还得被召唤者愿意才能召唤成功,但是现在灰原雄好像更需要。

而且,如果杰知道这件事的话,也一定希望他把这咒具给灰原雄吧,当然,五条悟是不会让夏油杰知道这咒具的真正用途是用来追踪定位的。

“那岂不是很贵?那么贵的东西要给我用吗?”灰原雄一听是咒具就知道这玩意儿肯定死贵死贵的,就别说它还可以用来召唤最强咒术师,所以憨厚的他顿时手忙脚乱的想把那个咒具还给五条悟。

但一抬头却发现五条悟早跑没影了,只留下了一句:“这东西就当你17岁生日礼物,早去早回,遇到危险记得用咒具,不然你死了,杰会伤心的,还有别忘了伴手礼。”

只留下站在原地的灰原雄风中凌乱。

197 Likes

好棒好棒蹲一个!!

5 Likes

好看!求更新!

2 Likes

好好看 蹲一个

2 Likes

好好看!!坐等太太更新

2 Likes

猫猫很努力了…请给猫猫一个happy ending :worried:

14 Likes

太好看了,愛死,作者大大辛苦了:heart::heart::heart:,蹲个後續

2 Likes

为了拯救挚友恋人的悟咪(在没有发觉的地方也拯救了咒术界(?
: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open_hands::open_hands::open_hands::heartpulse::heartpulse::heartpulse::heartpulse::heartpulse::heartpulse::heartpulse::heartpulse:

18 Likes

爱了爱了

1 Like

蹲蹲!……如果五条悟真的有上帝视角就好了(。í _ ì。)

3 Likes

蹲蹲!!

1 Like

求您了一定要是happyending​:sob:

4 Likes

蹲蹲

1 Like

怎么没了啊好想看后面剧情

5 Likes

蹲蹲夏五有您了不起啊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