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限定发情猫猫喝嘘嘘

,

“就是,硝子,如果猫咪发情了怎么办?”

硝子疑惑地看了一眼大清早就跑过来,一头散发不知道有没有洗漱的夏油杰,问他什么时候养猫咪了。夏油杰干咳一声,说是宿舍旁边的野猫半夜太吵,导致他昨天睡眠质量极差。硝子不信他,但也没说什么,塞了他一把棉签,说:“你抓得住那只猫的话就拿这个捅捅它就好,啊,当然,是公猫就没办法了,除非切了它那玩意。”她右手快速滑动,做了一个切除的动作,看得夏油杰心里一凉,赶紧离开了。

夏油杰打开宿舍门,捧着一把棉签,看着床上呜呜乱叫的一米九雄性猫猫,涌起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事情是这样的。两人接了一个任务,咒灵太低级了,被五条悟几下干掉了,之后他们就用剩下的任务时间吃喝玩乐。结果到了晚上五条悟开始觉得不舒服,说身上好痒,连巧克力都不爱吃了。第二天睡醒一看,五条悟长出了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身上也有地方覆盖了一层绒毛。夏油杰笑得要死,被五条悟喵喵叫着打,他们一个觉得好玩,一个觉得羞耻,就决定暂时不上报,等过两天再看看情况。之前也有过这种情况,都是过一段时间就恢复了,所以两人觉得问题不大。

他们半夜偷偷翻窗溜回宿舍,五条悟嚷着要打游戏,拿到手柄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轻微变形,导致操作连连失误。

“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五条悟身上。”

“没关系,哪怕你是哈哈猫,也是哈哈最强的猫。”

“你笑了吧!你刚刚是不是偷笑了。”

夏油杰确实觉得新鲜,这一天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试图对五条悟的耳朵尾巴动手动脚,都被毫不留情地拦了下来,现在他终于忍不住,抓住了五条悟打过来的手,或者说毛茸茸的爪子更合适,捏了捏他手心上新长出来没多久的,粉嫩嫩的肉垫。

“手感很好?”五条悟挑着眉问他,咧开的嘴里两颗明显变长了的牙齿清晰可见。

夏油杰连连点头,转而去研究可以自由伸缩的指甲,他第一次摸小猫咪的时候都没有现在那么认真仔细。五条悟随他把玩了一阵,眼皮开始打架,似乎是特别困,弓着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爬到夏油杰床上,胡乱蹬掉了裤子,往被窝里拱,然后缩成一大团。

“这是我的床,你房间在对面。”夏油杰提醒他,五条悟却没听进去,说自己困得要死,夏油杰的床归他了。作为交换他迷迷糊糊胡乱答应了夏油杰可以摸一下他的耳朵,夏油杰很有兴致地玩了半个小时,看那耳朵竖起来塌下去,轻轻抖动,后来发现五条悟已经睡着了,喉咙里发出了小声的呼呼声。

本着说不定明天五条悟就恢复了,此时不摸就亏大了的心情,夏油杰狠狠撸了一把大大的毛茸茸的尾巴,结果五条悟似乎不高兴,把尾巴嗖地一下收回来,夹在两腿中间,无意识地扯扯被子把自己裹成个球,鼻子皱了皱,牙齿都露出来。

夏油杰不敢造次了,乖乖到五条悟到房间去睡。

清早的时候夏油杰听到猫叫,叫得撕心裂肺,叫得扰人清梦,他估摸着是到了春天,猫咪都发春了。稍微有点烦躁,因为昨天睡得实在不多,于是他闭着眼睛习惯性地在床头找手机,想看下时间。手摸了一圈没摸到,迟钝的大脑终于想起来自己现在睡在五条悟房间里。

五条悟。哦。五条悟。

他昨天不是变猫了吗。

然后他飞快进行了一些联想,匆忙套上了裤子就回自己房间去。事实证明,他的猜想一点没错。

五条悟在他床上不断翻滚扭动,腿间夹了枕头,不知轻重地蹭动着,看见夏油杰来了,弓起身子装模作样皱鼻子凶了两下,接着开始粗声低嚎。

夏油杰吓得一时间有点灵魂出窍,连调侃的心情都没有,花了三秒钟冷静下来之后又花了五秒思考先录段视频还是去找硝子,最终他的良心胜出,却只是得到了一把棉签。

夏油杰看不得自己的挚友这般痛苦,想着又不能把他切了,心一横,就当这是男生正常的晨勃起,干脆帮他撸出来不就解决了,于靠近床边,伸手想安抚一下这发春小猫。不想五条悟忽然伸出爪子来,夏油杰反应快,飞快把手收了回来,宽松的裤子却不幸被尖锐的指甲勾住,发出了惨烈的撕裂声。

“……操。”

裤子裂得很彻底,正面简直就被撕成了超短裙。他气也上来了,扑上去一手钳住五条悟的手腕,另一只手从惨不忍睹的破裤子上撕了条布下来,把五条悟的双手反绑在背后捆了个结实。

“嘶嘶!”小猫凶他。被弹了一下额头,委屈极了。

夏油杰扯掉五条悟腿间夹着的枕头,想了下自己以后是否还能枕着它睡觉。一边没了这“情趣玩具”的五条悟又急又恼,两条又白又长的腿在那乱蹬。夏油杰看到挚友穿的宽松底裤已经隆起了一个可观的尺寸,隐隐有深色的湿润的痕迹,觉得自己也稍微有点气血上涌,毕竟作为最强之一,他也没见过这场面啊!

“乖,老实点。”夏油杰调整了一下心态,稍微耐下性子来,扶起五条悟,自己也到床上去坐到他身后,让猫猫躺在自己的怀里。五条悟身上烫得吓人,又因为被圈住行动受限,吐出舌头,不安地扭动起来。

夏油杰一向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现在他脑袋里也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帮助五条猫猫度过这莫名其妙的发情期。于是他一手抱住五条悟,一手径直探向了五条悟支起的帐篷。天知道五条悟还是个小处男,哪受过这样的刺激,夏油杰隔着内裤没套弄几下,就感觉手里的硬邦邦的性器突突跳了两下,干脆利落地缴械。

“呼。”夏油杰抱着五条悟长出了一口气,觉得房间里有很浓烈的男性麝香味道,他额头上也因为紧张而出了点汗。这破事总算是解决了,刚这么想着,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身上乱动。他摸了摸,毛绒绒的大长条,是夹杂他和五条悟之间的猫尾巴。

“杰~~~我好痒哦~”

夏油杰被挚友惊起一身鸡皮疙瘩,这家伙的叫声太媚了,骨头缝里都酸酸的酥酥的。跟着扭动的尾巴之后感到五条悟撅着屁股在自己身上乱蹭。按照硝子的描述,这分明是要挨小棉签捅的母猫发情的模样。

夏油杰喊“悟,别她妈的乱动了”,结果五条悟转过头一脸的迷糊,脸红到脖子根,漂亮的竖瞳涣散着对不上焦,声音里都带上哭腔,“可是我好难受…帮帮我嘛…”

这要我怎么帮?拿个大棉签给你捅捅吗?夏油杰沉默了一会儿,感觉被五条悟蹭得乱七八糟的那活已经抬了头。

不可否认,夏油杰今早看到五条悟这幅模样的时候,在那呆愣的3秒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还有这种好事。鬼知道夏油杰觊觎了自己的同窗的身子多久了,无奈五条悟一直不开窍,把挚友挚友挂在嘴边。夏油杰自尊心高,怎么也不可能开口表白,暗地里下了很多功夫,叫五条悟慢慢越来越依赖自己。

五条悟变成猫,还是发情的猫,这场景只在夏油杰那些名叫春天的梦里出现过,他废了好大劲才憋住自己的欲望,不想趁人之危。没想到现在猫猫求他帮忙,饶是正人君子夏油杰也把持不住。

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夏油杰捉住五条悟的嘴恶狠狠地亲上去,五条悟先是被伸进口腔的舌头吓了一跳,很快觉得舒服了,跟人学样地回应起来。五条猫猫舌头上有倒刺,舔过夏油杰上颚的时候叫人头皮发麻,他有种错觉,觉得自己会被五条悟剥削殆尽,皮肉被一层层舔咬了去。两个人的接吻湿漉漉的黏糊糊的,五条悟开心地咕噜咕噜直叫唤。夏油杰的手不老实,从五条悟身上的白色T恤下边钻了进去,摸到他柔软又有弹性的胸部,暗叹一声手感极佳,就开始毫不留情地大力揉搓。

“杰,轻点,好痛啊。”

夏油杰才不理他,又玩起敏感的乳粒,稍微用力拉扯着,感受到乳头从柔软到挺立,到涨得有点发硬后,夏油杰恶趣味地用指甲去刮蹭,五条悟都顾不上接吻,酸胀和刺痛在胸膛乱窜,无处发泄,只能嗯嗯乱哼。

“嘴上说着痛,我看你倒是挺喜欢的嘛。”

“另一边也要……”

五条悟理智蒸发,完全不知道羞耻为何物,随便夏油杰捏扁搓圆,还主动挺起胸膛把另一边的乳头也交出去,诚实得让人忍不住想欺负。

“这样够了吗?”

“嗯嗯。”

“那就这样了?”

“嗯……可是我那里还是好痒。”

“哪里?”

“屁股。”

可爱死了可爱死了可爱死了,夏油杰心里无声呐喊三遍。剥了五条悟的底裤,指使着他在床上躺好。

五条悟的性器状态奇怪,夏油杰结合了一下刚刚的手感,推测是有了猫咪的阴茎骨,心里不由自主泛起些羡慕来,不过没关系,吓不软他,因为五条悟是小母猫发情。他在五条悟会阴处故意不轻不重地撩动,痒得五条悟双腿乱蹬,喵喵乱叫,身子扭来扭去,看得夏油杰好玩,不轻不重在他龟头上打了一记。

“喵!”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一激灵,耷拉着的耳朵嗖地竖起来转了转。

“这里痒吗?”他扣乐扣马眼,又顺着柱身滑下去戳了戳阴囊,之后在会阴打转,“还是这里?”

五条悟的反应比夏油杰预想的更主动,直接抬起了腰,把自己的后穴送给夏油杰。夏油杰从善如流,沾了猫猫自己的精水当润滑,扒开臀缝往五条悟后穴里送手指。猫猫难受,猫猫疑惑,猫猫咬着嘴唇皱着眉,尾巴要乱转出一朵花来,明明那边痒得要死,送了手指进去却又痛又涨。然而夏油杰更怀疑人生,觉得自己的手指要被当场夹断。

五条悟是前后都初次开苞的笨蛋处男!

夏油杰痛苦又快乐地伏下身子,头埋进五条悟胯间,细致得舔弄那青涩的性器。五条悟性器颜色很淡,甚至顶端有点可爱的粉红色,身体缺少色素,连那块的耻毛都是白色的,被夏油杰挑逗之后又兴致勃勃起来。夏油杰安慰着小小悟,宽宏大量地帮他做了几次深喉,喉头顺从地放松收紧,像是个很好插的穴。

五条悟被逗得开心了,摁着夏油杰的头不管不顾地操,饶是擅长吞咽的夏油杰也经受不起,被刺激出干呕反应。但他不排斥,反倒趁着猫猫注意力都在前段多插入了一根手指。夏油杰的手很大,手指修长且骨节分明,探进去之后却不急着扩张,耐耐心心地调整角度摸索着。

忽然间,在卖力挺腰的五条悟顿了下来,浑身的肌肉紧绷,哆嗦着身子僵在那。他觉得有一股可恶的电流从夏油杰指尖发出,飞快窜向了四肢。夏油杰知道自己找准了地方,吐出五条悟的性器,飞快完成了扩张。

感受到身体里的一身空虚,五条悟支起身子疑惑地看向服侍自己的夏油杰,看到后者扯掉破烂不堪的裤子,掏出尺寸惊人的性器。因为发情而一直显得没有智商的猫猫这时候忽然福至心灵,抬起两条长腿盘住夏油杰的腰,努力要把对方吃进去。夏油杰要笑死了,平时老是臭着脸,现在也总算是表情管理失败,嘴角就差没咧到耳朵,贴心地帮猫猫对准方向,看着他积极地收紧双腿。

“好痛啊!”心急一使劲,五条悟直接吃进去一半鸡吧,痛得面部扭曲直抽冷气,下意识就要逃,被夏油杰抓住髋骨硬生生抓回来。正人君子夏油杰脱了衣服就是禽兽,刚刚扩张的时候倒是耐心,现在眼见着要上垒,就忘了温柔两个字怎么写,卡住五条悟的腰不管不顾大开大合操弄起来,像是要为自己可怜的喉咙报仇。

五条悟也许是贱,也许天生是婊子,也许只是因为不幸地变成了发情的猫,总之他前不久还拼命挣扎又哭又闹,下一秒就激动地呜呜嗯嗯爽了起来,眼睛里神采奕奕像是发现新世界,尤其是前泪腺被顶到的时候,他甚至没忍住叫了起来。夏油杰本是在和干燥灼热的肠壁作斗争,心道把五条悟操开了或者自己内射一次之后就会爽很多,没成想神奇的五条猫猫自己分泌了点肠液出来,把这原本不是用于性交的地方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温柔乡。

“杰,我好舒服哦。”

夏油杰听着五条悟毫无廉耻地乱叫,的动作越来越粗暴,五条悟手被捆在背后身不由己,几乎要被操下床去,他喘声愈来愈急促,夏油杰抓紧机会狠顶了几下前列腺,然后抵着腺体射精。猫猫似乎被滚烫的精液刺激到,夹紧了腿几乎要把夏油杰绞死,粉嫩的性器抖了几下也泻出来。

夏油杰把半个身子吊在床边的猫猫捞回来,让他坐在自己身上。夏油杰甚至没抽出来,因为体位的转动,两人的结合出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夏油杰看不见,但能感觉到自己射进去但精液在漏出来。五条悟把头靠在夏油杰肩膀上来保持平衡,偷偷摸摸舔弄着夏油杰汗津津的脖子。夏油杰抓住五条悟背后翘着老高的尾巴玩,从下往上撸了一下,感到五条悟在轻轻发抖,还用力收缩了几下肠壁。他觉得好玩,就用撸管的姿势套弄起毛绒绒的尾巴。

“不要这样玩。”

五条悟不安地扭动起来,看着很是难耐,可越是这样夏油杰越是坏心思地想逗他,逗着逗着发现自己不应期都过去了,鸡吧在五条悟身体里重新生龙活虎起来。

“嗯——”又一次摸到尾巴尖尖,五条悟伸长了脖子屏气哼了一声,语调拉长语气上扬,等他缓过神来,慢慢吞吞凑到夏油杰耳边支支吾吾地说:“杰,我还想要。”

夏油杰已经感觉到五条悟勃起的性器在对方的扭动中不停拍打在自己的腹部,于是他回了声好,在猫猫眼巴巴的注视下,躺了下去。

躺了下去。

躺 了 下 去 。

猫猫震惊,呆呆地张嘴,口腔里分泌得过多的唾液都流了出来。这个人的鸡吧在他身体里硬着,可是自己却躺平了,表现出一副他不愿意动的姿态来。

“杰?”他试探地问了一句。

“怎么了?”

“我还想要。”

“那你自己动。”

“?”他手被捆着要他自己动!可恶的小眼睛怪刘海!

话是这么说着,五条悟还是相当老实地自己做起来,因为不能用手撑着所以进进出出异常艰难,进入的速度总是太快太急,让他有种自己的肚子会被捅穿的错觉。他很努力地让自己舒服,但习惯了夏油杰刚刚高频暴力地冲撞,现在这点总是不够味,爽没爽到反倒欲火越烧越旺。最终在夏油杰的阴茎滑出去而他怎么也对不准之后委屈地哀求起来。

“帮帮我嘛杰。”他主动去亲了亲夏油杰。

“我帮了悟,悟会喜欢我嘛?”夏油杰贪心想要更多。

“喜欢!”五条悟说得相当肯定。

于是夏油杰也不再逗他,用力捏着猫猫的臀肉挺腰顶他。五条悟保持不了平衡,被顶地东倒西歪,脸涨得通红。猫猫的性器因为阴茎骨的限制没能拍打在夏油杰小腹上,但是两颗阴囊上下乱窜,被拍打成深红色。

夏油杰一边操他还要一边去玩敏感的尾巴,不多久五条悟就有些消受不了,求着他叫他轻一点。很不巧的时候夏油杰射过一次之后耐久度似乎提高了不少,把五条悟操射过一次之后又把他折起来从背后顶入。夏油杰把猫猫的尾巴用力提起来,清晰地看到两人的交合处,五条悟到菊穴已经被操得红肿,每次抽插会有红艳艳的的肠肉被翻出来,顺带有有不少液体从五条悟股缝里漏出,随着抽插被打成了细碎的泡沫,发出的水声响亮而淫靡。

猫猫已经叫不出声音了,喉咙都哑掉,感觉腰以下都有些麻木了。再夏油杰又精确地撞上他的腺体的时候他忽然感到一股强烈的酸胀感,收紧了肠壁死缴着夏油杰,脚趾蜷缩背部僵直,大脑里一片空白。夏油杰被这反应搞到措手不及,而且本也到了极限,痛痛快快地交了精。他退出来,看到根本合不拢的穴口在抽搐般收缩,好多白花花的精水都被吐出来,挂在被操红了的皮肤上。

“悟?”

他叫了一声,跪倒猫猫身边,把他翻过来。五条悟还没缓过来,眼神涣散着身体不断抽着,性器断断续续往外吐着稀稀的精水。夏油杰恍惚过来,五条悟到了传说中的干性高潮,有点好笑地解开五条悟绑着的手,然后摸了摸猫猫的脸。

五条悟无意识地伸出舌头去舔夏油杰的手指,翻了个身,支起来又舔了舔夏油杰的小腹,像小猫梳毛一样一路舔下去,最后把夏油杰处于不应期的性器也舔过去,忽然含住吸了一口。夏油杰只觉得小腹一酸,然后变了脸色,等反应过来之后已经把晨尿尿进了五条悟嘴里。猫猫迷迷糊糊喝了大半,过多的就漏出来,顺着下巴脖子淌到胸口,末了他还迷糊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残余的尿液。

“悟……”夏油杰那个叫目瞪口呆,心里是又惊又急又良心不安又暗中偷爽,他看向五条悟的眼睛,发现猫咪的竖瞳已经恢复正常,涣散的眼神也在逐渐对焦,在往上一看,猫耳朵已经消失了,玩下一看变形的爪子也恢复原样。

暗道不好,夏油杰操完人就想逃,感到了自己被拽住了命运的头发。

“夏油杰,解释一下,你刚刚给我喝了什么玩意?”

72 Likes

太香了感动,悟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大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