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ry Christmas Mr Satoru by 91

五条悟喜欢过圣诞节,不同于日本本土的一些传统节日,他甚至还要返回本家去参与一些仪式活动,圣诞节这种外来节日对他而言则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和禁制,也就可以肆意地玩乐,单纯地享受过节。圣诞节还在五条悟生日的后两周,某种意义上,他就可以庆祝一整个十二月,连续一整月都享受庆祝的氛围。

年轻人都格外喜欢庆祝节日,谈恋爱的人就更甚,五条悟和夏油杰也不例外。情侣间一起腻腻歪歪地在平安夜约会,庆祝圣诞节互赠礼物,这些事情对于他们两人也不能免俗。不过他们两个都不想在平安夜凑那个热闹,和人群挤在一起摩肩接踵地赶着去看商圈的什么点灯仪式,干脆就决定待在宿舍里一起看电影。

五条悟堆了好几条毯子和数不清的玩偶在一起,又抱了一床被子到沙发上,把那块挤了个水泄不通,然后熟练地找了块地方钻了进去,裹着一大堆毯子抱着两只毛茸茸的乌贼玩偶冒出头来,问夏油杰赶紧找好电影碟片,然后坐到沙发里来。夏油杰由衷怀疑自己能不能像五条悟一样灵巧地钻进去,他看着那一堆被子毯子玩偶中钻出的猫猫头又觉得可爱,伸手揉了一把五条悟毛茸茸的脑袋。

夏油杰从柜架上翻找着电影碟片,他问五条悟,要不要看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

五条悟在沙发结界里左掏右掏又找出一包薯片来,他不满地啊了一声,说今天是平安夜,为什么要看那种悲剧片,我们一起看真爱至上不好吗,为明天烘托气氛。

夏油杰只好摩挲着那卷电影带,恋恋不舍地把它又塞回柜子里。夏油杰委屈的小表情看得五条悟心痒,于是他决定卖男朋友一个面子,问要不就看那部吧。夏油杰又说算了,看点合家欢的喜剧片吧,然后掏出了经典的小鬼当家。

于是他们躺在沙发上裹在毯子里一起看了小鬼当家,影片的前一个小时里,五条悟一边吃着薯片,一边撒得毯子被褥上都是薯片渣,他咯吱咯吱地笑着电影里的笨贼,一个劲儿地往夏油杰怀里钻。夏油杰环抱着自己的小男朋友,有点儿不快又放纵着五条悟掉了一堆薯片渣的行为,心里第一次感知了所谓幸福的雏形。电影的后一个小时里,他们就都没在认真看电影了,夏油杰在厚实的一团团毛毯里找到五条悟挺翘的小屁股,然后他捏在手里把玩那两团软肉,成功地把对方撩拨得发情。于是后半部电影播放的时间里,他们倒在柔软的毯子里做爱,夏油杰物尽其用,把长条猫猫玩偶垫到五条悟腰下去抬高对方腰臀的位置,然后更稳更准地挺腰操到对方穴腔上方的敏感点上。他们做到一半热得浑身是汗,在毯子里憋得难受,就只好把那些毯子和被子都踢到地上去,畅快淋漓地在喜剧片的背景音里搞了又一发。

五条悟在高潮余韵里长久地呻吟着,倒在沙发上试图平复自己剧烈的呼吸,夏油杰则伏在五条悟身上躺着,头枕在对方的胸膛上低沉地喘息着,五条悟伸手去轻抚夏油杰被汗浸湿的长发,四肢都和对方紧密地贴合在一起。电影已经播到了尾声,滚动着播放各种字幕和答谢,最后静止在end三个字母上。

夏油杰从五条悟身上爬起来去取出碟片,问对方时间还算早,还要不要再看部什么别的。五条悟于是说,那就看那个什么圣诞快乐吧。

夏油杰给五条悟认真地讲解影片的来历,说这是一本书改编的,讲了战争的双方如何产生思维碰撞,种下改变彼此的种子。

五条悟裸着身子在沙发上伸懒腰,好不一副玉体横陈的色欲景象,夏油杰欣赏着男朋友裸露的胴体,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滚动着咽下口水。五条悟倒没什么对自身魅力的自觉,他侧过身来偏着头看着夏油杰说,强迫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理解双方,不本来就是无望吗。

人是可以改变的,悟,就像片子里的人一样,只是很多时候没有人是对的。夏油杰温吞地向五条悟解释着,试图收敛自己作为男高中生永无止境的色心。他又补充着,当然,总有人得是错的。

五条悟最讨厌夏油杰讲这种文绉绉但是狗屁不通的话,最讨厌空有架子的正论。他并不想在平安夜里跟对方深入研讨人性,于是他故意跳过话题,从背后搂住夏油杰问他明天去逛圣诞集市,干脆不要看第二部了,早一点睡。

夏油杰说好,忙着收拾散落在地的被褥和毛毯,拿了吸尘器去清理沙发和地板上散落的薯片渣屑,五条悟则像一只大型树懒趴在他背上不肯下来。五条悟从背后亲吻夏油杰的耳廓,含着对方的耳垂玩弄了一会儿,用舌尖来回顶弄对方的扩耳,然后满意地感受到夏油杰上身微微的颤抖,最后连耳根都一并泛红了。夏油杰叹了口气,放任五条悟挑逗的动作,背着对方清扫完了客厅,才开口说你顶到我了。

五条悟伏在夏油杰耳边循循善诱,说现在已经是圣诞节了哦,圣诞快乐。至于圣诞礼物,接下来就照杰喜欢的方式来吧。

于是五条悟和夏油杰交往的第一个平安夜和圣诞节的凌晨,是在零碎观看了半场的合家欢电影,鸡肉烤串味的薯片和四次淋漓尽致的性爱中度过的。

等五条悟在圣诞节当日从床上爬起来时,就已经十点多了。夏油杰给他做了brunch端到床上,两人在床上坐着吃了东西,又彼此缠着骑乘了一发,解决了已经不算在早晨范围里的晨勃。男子高中生精力无限,搞了这么多次后五条悟还能蹦下床,缠着嚷着要出门去约会,拉着夏油杰不由分说地往商圈里扎,逛了一整天的街。夏油杰并没有多少实质上的物质需求,也没有添购衣物的想法,但是五条悟拉着他出门购物,夏油杰就也顺势买了几件衣服,甚至还趁五条悟去买甜品的空档里去情趣用品店顺手买了点小东西。

他们早上的brunch吃得有些晚,就干脆没有吃午饭,直接逛到五点多钟去吃晚饭。餐厅是五条悟选的,他似乎动用了一点五条家的特权才在市中心的餐厅找到位置,毕竟今天是圣诞节,四处都人满为患,餐厅也早就预定满了挤爆了。夏油杰心安理得地当了半天小白脸,陪逛陪吃陪玩,最后的晚餐还让五条悟为他结账。五条悟问他要对等的回报,夏油杰笑着跟对方说,昨晚好像支付过四次了哦。

五条悟不满地撇嘴,侧脸却肉眼可见地见红了,他撑着头侧过脸望着窗外,小声地说,那今晚要加价了。

晚餐过后,五条悟继续拉着夏油杰在圣诞夜市里闲逛,还暂时没有急着回去讨要加价。他们在人群里偷偷牵着手散步,夜间开始落雪,飘得两人头上尽是些雪花,在夏油杰的头顶尤为明显。五条悟没开无下限,任由雪花飘进自己银白色的发丝里,结果两者彻底融为一体了。夏油杰笑着问他怎么不开无下限,五条悟说那样就没法和你一起淋雪了,多可惜。夏油杰知道那个什么所谓它朝若是同淋雪,也算此生共白头的说法,又觉得这个说法不适用于天生白发的五条悟。于是夏油杰情意绵绵地和自己少生白发的男朋友啄吻了一下,没好意思在人群中央深吻。

夏油杰牵着五条悟的手走在圣诞夜市里,四处寻找着那个接吻的借口。他也确实找到了,于是夏油杰拉着五条悟走到槲寄生下,不出所料地被几个好事的女孩围住了。她们哄作一团,笑他们两个男生冒失,现在他们必须接吻了,五条悟搏得过天意,搏不过一群蜂拥起哄的女孩子,只好被几个胆大的女孩推搡着撞进夏油杰怀里。这正合夏油杰的意,完完全全正中他下怀,五条悟看着自己男朋友背后并不存在的大狐狸尾巴来回摇晃着,只好凑上前去和夏油杰接吻。这一吻倒是名正言顺了,他们在槲寄生下获得了神的祝福,旁边的几个女孩子也拍手欢呼,五条悟被吻得脸红,夏油杰自己也脸红耳热,彼此看了一眼又情动不止。

圣诞节的当晚,五条悟又获得了加码的圣诞礼物,是装满了巧克力糖的圣诞袜,一根牵引到夏油杰脖子上的狗绳,当然还有小小圣诞帽下裹着一层奶油的粗大阴茎。

那时沉浸在幸福的节日氛围中的五条悟还对来年的事故一无所知,只是抱着男朋友缠绵着索吻,互相祝愿圣诞快乐,许愿要永远一起庆祝圣诞节,得到对方饱含笑意的应允后贴在一起入眠。等到再一年的圣诞夜里,五条悟就只好独自抱着些玩偶,缩在同一床被子和毯子里,看完了那时没有观看的电影。小鬼当家的后半部确实很有趣,但五条悟并不喜欢像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这样沉重的电影,他还是认真地看完了,然后翻了个身躺在沙发上孤枕难眠。五条悟就这么等到了半夜里,昏昏沉沉地在心里怒骂着对方真是骗子,怎么连编辑个祝贺的短信都不肯。

等到凌晨时五条悟撑不住睡着了,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才发到了他手机上,写了短短的圣诞快乐一句话,没有任何的称呼和署名。

那是十年间的某一年的平安夜里,夏油杰临时有事要出差到北海道去,但是雪下得太大,飞机暂时起飞不了,坐咒灵前往也有风险,夏油杰就只好独自开车前往。夏油杰开着夜车行驶在公路上,路过许多城镇,四处都是精美的圣诞装设挂在树木和房屋上,似乎家家户户都在庆祝这个节日。今天是一年中唯一一天平安夜,菜菜子和美美子期待了许久,却不想夏油杰刚刚好要在这一天出差,两个孩子闹着要一起出行,又被夏油杰婉言劝住了,说会给她们带特产回来。

深夜的公路上几乎没什么车,夏油杰开得逐渐犯困,甚至想着是否该放出一只咒灵来代劳。他打着小小的瞌睡,想着打开收音机听一听深夜电台,借此提提神。夏油杰刚一打开,就听到电话来信的一位小姐与主持人诉苦,说是在平安夜的前一天被男朋友甩了。女人哭哭啼啼地埋冤着那个负心汉,他听得嗤笑,勉强拿猴子的囧事取乐,也能落得个清醒些。

“啊,接下来的这位简称为GS的先生,这个怎么念呢,sa-to-ru是吗。

“这位先生点了一首《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的歌曲送给他的挚友。这真的是太欲盖弥彰了,真的只是挚友吗哈哈。”

主持人在电台里调侃着投稿人和他的挚友,夏油杰微微皱眉,彻底地清醒了起来。夏油杰听着缓缓的钢琴乐声从电台里播放出来,带着一点沙沙干扰的电子音与他的耳膜共振,然后他伸手关闭了电台的收音摁键,继续在茫然风雪中往前行驶。又开了半刻钟,夏油杰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认命般地掉头转向,往东京的方向行驶回去。

夏油杰知道五条悟在东京的居所,他们并未完全地断开联系,也在这数年间见过几次面,打过很多次炮。他们并未商议过此事,却默认约定俗成,每次只是传个讯息,约定时间和地点见面,做爱,然后离开。夏油杰也好,五条悟也好,都不会在此之外再多言语,也算是达成了某种默契。夏油杰在五条悟公寓楼下的便利店里买了些薯片汽水和爆米花,便敲响了五条悟的房门。五条悟给他开门时还穿着件浅蓝色的连体小熊睡衣,手上举着正在沸腾的半锅奶油浓汤,他似乎没料到来人会是夏油杰,一时间站在门口愣住了。

夏油杰举起装满零食的购物袋说着,我听到你给我点的歌了,想着也许你会想见我。

五条悟微微地笑了一下,只好让夏油杰进门。他们好像许久未曾见过的友人一样,彼此客套了两句,一起在餐桌前喝了些奶油浓汤,随意地吃了点东西作晚餐。他们在临近圣诞节的时刻重新相聚,一起在壁炉前坐着取暖,煮着一壶热巧克力,一派和谐共处的景象,似乎与从前的平安夜无异。只不过现在已经不流行碟片了,五条悟家里也没有存放放映机和任何电影碟片,于是五条悟问夏油杰要不要看电视,夏油杰则摇头拒绝了。

五条悟看着对方带来的那一堆零食十分不解,又问,那要去电影院吗。夏油杰还是摇头,抱着手臂站在墙边,隔着窗户看楼下车水马龙,聒噪的猴子们在街道上窜行着欢快地庆祝节日。

五条悟穿着睡衣瘫坐在沙发上,自己抱着手臂伸手摩挲了几下鼻梁,一旁的水壶呜呜地开了,飘出不少热巧克力香甜的味道。夏油杰去拿了两只瓷杯,把滚烫的热巧克力倒进去暂且晾凉,置放在五条悟面前的茶几上。五条悟沉默了片刻,摩挲着被导热了的瓷杯外侧,说这么烫暂时喝不进嘴里呢。夏油杰短促地嗯了一声,五条悟随即抬头问夏油杰,那么来做吗。

这次夏油杰没拒绝他。他们都是成年人了,有的事情不必点明也无需多说,沉默的肉体交流就足矣。夏油杰熟知让五条悟快乐的方式,五条悟也知晓如何让夏油杰在他身上爽到低喘出声,于是他们躺在空荡的沙发上做爱,一路滚到地毯上去,再被抱着操到露台上,床铺上,浴室里。两人肆意地把所有的精力耗费在性事上,搞到凌晨才算结束,完全放置那两杯热巧克力变成了冰巧克力。

夏油杰和五条悟并列着横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夏油杰抽着一支事后烟,五条悟则侧卧在床上吃着夏油杰带来的那盒爆米花。五条悟忽然问夏油杰记不记得他们刚交往那年去圣诞集会,看到广场上有旋转木马,本来是说去完商场再来坐,结果最后完全忘记了。夏油杰嗯了一声,毫不留情地指出他们不是忘了,而是五条悟急着往他裤子里钻,于是他们抛弃旋转木马,回宿舍玩圣诞狗狗play去了。

五条悟发出一声爆笑,自己一个人在床上来回滚动着笑到流眼泪才肯停下,他提议道,那我们现在出门去坐旋转木马吧。

夏油杰没有首当其冲反驳现在已经是凌晨两三点,早没有什么旋转木马开着了。他倒是先质问道,我们可是二十七岁的大人了哦,还要坐旋转木马吗。

五条悟迅速地穿戴整齐,此处的穿戴整齐特指裸身穿着一条睡裤,上身赤裸着外套一件风衣。他人已经踏出露台半步飘在了窗户外,似乎已经打定主意了。五条悟说,走啦,怕什么,我带着你。

夏油杰只能妥协于对方一时兴起的胡闹,他一边蹬上裤子一边跟五条悟说,坐我的虹龙去吧。夏油杰召唤出自己的咒灵做坐骑,然后揽抱着五条悟的腰冲进漫天飞雪里,五条悟在风里笑着说着,别人看到了会把我们当成圣诞老人吧。夏油杰也觉得这个假设好笑,他哼唱着铃儿响叮当,拢了一把虹龙上的积雪,往五条悟的下巴上顺势一抹,说这下悟很像圣诞老公公了。五条悟一跃而起,团了一个雪球往夏油杰脖子后面塞,夏油杰可不打算跟对方在虹龙上打雪仗,他摁着对方说坐好了,不然在虹龙上操你。

五条悟其实很想说,太好了,快来。但是他又觉得这天寒地冻地在外面打野炮实在是不怎么好受。五条悟看着夏油杰被低温冻得鼻头发红,被一脖子自己塞进去的雪水激得瑟缩,觉得对方实在可爱,干脆抱着夏油杰肆意放声大笑。

他们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圣诞集市广场上已经关闭了的旋转木马,五条悟偷偷摸摸地研究着怎么打开通电装置,夏油杰则动用了点术式手段让旋转木马通电,灯泡迅速地一个个亮了起来,欢快又愚蠢的圣诞乐曲也响了起来,然后旋转木马开始运作着转动。

五条悟提醒夏油杰,滥用咒力,小心再被抓到。

夏油杰笑着说,没事,我是坏人嘛。再说悟不是此案主谋吗,可以考虑包庇我一下。

五条悟跳上旋转木马的台面,他翻坐在塑料的高头大马上,随着旋转木马的转动上上下下,像个孩童似的欢呼雀跃着。夏油杰坐在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小猴座椅上,安静地看着五条悟闹,跟他说可以多玩几圈。五条悟放着一圈空位置不坐,非要凑到夏油杰的坐骑上去,他正面跨坐在夏油杰身上,把风衣解开裹进夏油杰来。夏油杰紧密地贴在五条悟裸露的胸膛上,被对方体温的热度包裹起来,五条悟问他冷不冷,夏油杰只是把冰凉的手放到对方侧腰上,然后让五条悟担心一下自己,穿这么少小心感冒。

五条悟赤足踩着自己的皮靴,修长的双腿裹在丝质的睡裤里,裤子里面未着丝缕。五条悟的上身本就裸露着,风衣再这么一解开,就方便了夏油杰上下其手,随意玩弄着他挺立的乳首,再一路摸到腹肌上去。夏油杰还没有变态到要在公共场合里的游乐装置上也搞五条悟一次,他只是缓慢地摸遍了五条悟全身,把对方的赤足揣到自己怀里捂热了,又借着对方胸膛的体温捂热了自己的双手。夏油杰和五条悟交换了一个缠绵的深吻,他们还在旋转木马上一圈圈转着,上方七彩的灯光散落下来,晃得夏油杰恍惚如隔世,五条悟则像个天真烂漫的孩童一样搂抱着夏油杰,恭祝他圣诞快乐。于是夏油杰也跟对方说,圣诞快乐,悟。

之后几年的圣诞节他们也没有再相聚过,五条悟再一次和夏油杰在平安夜见面,就是2017年的百鬼夜行了。纵使相聚,他们也没办法一起庆祝这年的平安夜。夏油杰强撑着支离破碎的躯体没有倒下去,他抱歉地看着五条悟笑,说这样一来,今年没办法祝你圣诞快乐了呢,那只能提前祝你节日快乐。

五条悟静静地回复他,同乐。

夏油杰没有撑到圣诞节的到来,五条悟让他永眠在了平安夜那一晚。雪下得太大了,五条悟蹲坐在夏油杰面前,扫去了对方长发上积累的薄雪,然后剪下了一截头发藏在怀里。五条悟从前觉得电影创作夸大其词,怎么会有人杀掉心爱的人,徒留一缕头发给自己追忆呢。世野井明明可以放跑杰克,然后总有一天,战争结束了,人们也能重归于好,他们能在明媚的阳光下重新相遇相爱。五条悟从前觉得难以理解,现在只觉得现实比虚拟的电影更讽刺,他和他的爱人永远无法重归于好了。

圣诞节还是随着第二天的曙光如期而至,五条悟也最终要独自庆祝这一天。五条悟若有其事地问家入硝子怎么没人把他当小孩子了,他今早醒来后,床头的圣诞袜居然是空的,难道二十七岁就不配收到圣诞糖果了吗。家入硝子苦涩地抽着一支烟,不知道怎么提醒五条悟他的圣诞老人不在职了。她只好跟五条悟说,也许今年业务太多了,对方迟到了,然后在网路上下单了一包碎坚果糖寄到五条悟的地址上去。

五条悟独自出门去庆祝圣诞节,这是他没有夏油杰的陪伴的第一个圣诞节,虽然说以往的时间里五条悟也不一定能和夏油杰一起庆祝节日,但是五条悟知道对方在某处和他一样庆祝着这一天,他还会偶尔收到夏油杰给他寄的各色特产,和一句短短的圣诞快乐。但是今年五条悟确切地知道,他不用等了,夏油杰已不在人世,什么祝福也不会有了。二十七岁的五条悟独自流浪在世间,他穿着件毛呢外套,雪花落不到他肩上,总是在离他还有一段距离时就滚落下去。他穿行在人群里茫然前行,忽然看到另一边的电影院在宣传新上映的电影,是部合家欢的歌舞剧。

五条悟买了票去看电影,电影的前半部分是实打实的喜剧片,出场人物个性各异,故事情节诙谐幽默,人们哈哈地笑出声来,五条悟也跟着一起笑。后半部电影到了非常触动人心的高潮部分,观影人群中就传出几声低低的抽泣声,是有人忍不住已经哭出声了。大家都在流眼泪,五条悟也寂静无声地淌着眼泪,他倒不是为了电影中的人物哭泣,相反而言,他觉得电影里的人非常幸运,因为是人为编写的故事,所有人也就能落得一个无悔的结局。五条悟只是沉默着流泪,任由自己的眼泪掉进爆米花桶里,他眼前被泪水沾得模糊了,就只好胡乱地抓了一把爆米花放进嘴里吃着,又不合时宜地笑着想起那年他们做完爱后自己躺在床上吃爆米花的经历。

五条悟躲在观影人群里笑着流眼泪,合理地隐藏着自己的失态,他只是忽然意识到,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人祝他圣诞快乐了。

五条悟深夜回家时收到了两个包裹,一个是包装得奇奇怪怪的碎坚果糖,盒子上的落款居然还写着圣诞老人送,五条悟看得简直想笑,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手笔。另一个包裹是瘪瘪的一个小纸盒,五条悟打开后,里面散落着各式糖果,数量不多但样式够全。里面还存有一张贺卡,信封上写着五条悟亲启。

五条悟心跳如雷,立即辨识出了那个字迹的来源,他小心翼翼地抖落所有糖果在沙发上,拆开了夏油杰寄给他的圣诞贺卡。

如果我没有死,我会阻止这张卡被寄出,并亲自向你献上节日祝福。如果你不幸收到了这张卡,那么我大概已经不在人世,希望最后是死在你的手上。

无论如何,祝你今年明年每年,永远圣诞快乐,五条悟先生。

66 Likes

我就知道这个题目底下不可能会是he​:sob::sob::sob:

8 Likes

天呐 电影院跟着人群一起哭那段,看得我心肌梗塞,脑海里都是圣诞快乐 劳伦斯先生的bgm

1 Like

想起电影里世野井面对杰克,问:“你以为你是什么?你是个恶灵么?”这里的evil spirit感觉和诅咒(curse)一样,也可以是扭曲的爱…
都虐到死了

2 Likes

劳斯,杀我何必用牛刀

1 Like

纱了我吧 :sob:

如果我沒死,我會阻止這個包裹;
如果我死了,那至少你會得到一盒糖果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