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最强诱拐事件

是22岁坏教主×17岁纯情dk~~(没错就是本子剧情)含捆绑+下药
零卷里米盖尔的那条咒绳真的很适合捆绑啊,尤其是对于无下限这种(嘿嘿嘿)

“教主大人,这是今天的死亡名单和抓到的咒灵…”

“夏油大人,今天的捐款已齐…”

“知道了。”夏油杰摇了摇有些酸痛的手腕,微微欠身伸出右手,将那只咒灵吸收,但并未吞噬,而是拿在手上把玩着。“都出去吧。”

烦躁。夏油有些心不在焉地翻着捐款账单。

“12月7日…今天好像是那家伙的生日呢…是二十三岁了…吧?”夏油杰随意地将账单甩在一旁,把咒灵形成的球状物举过头顶。大堂上金碧辉煌的灯光被视野中那好似流动着的污秽遮挡,在他的脸上洒上一片阴影。

“五年了啊…”夏油杰喃喃道,黑色的瞳孔里看不出喜怒 ,他突然无意识地一攥拳。

“啪。”咒灵球被这突如其来的狠劲捏散,霎时消失了。

“啊。”夏油也微微一怔,呆了一会儿,随即向后一仰,靠在屏风上,“我这是…干什么呢。”

烦躁。不爽。想杀人…不,想杀猴子,不,想……

“夏油大人?”一声清脆的童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直起身,是菜菜子。她眨巴着大眼睛,微歪着脑袋,“夏油大人,要休息了吗?”

“哦,只是无聊罢了,有什么事吗,菜菜子?”

五年前自己救下的小女孩已经显出了几分秀气,那张曾经满是伤痕的脸上此刻正泛着冬天特有的暖红色。

五年……你又会变多少呢?

“米盖尔叔叔让我来告诉你,那个‘绳子’已经编好了。”菜菜子说。

“好极了!那可是非常珍贵的咒具,可以强制解除正在发动中的术式,替我告诉他一声辛苦了。”

菜菜子犹豫了一下,又道:“有了这个武器,是不是所有咒术师都可以打败了?”

夏油杰保持着微笑:“当然。”

“太好了!菜菜子好开心!”菜菜子立刻绽放出大大的笑颜,欢脱地跑了出去。

夏油杰目送着她的背影,轻轻摇摇头,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在门口停下脚步,只见门前的地板上正躺着一个帆布口袋,是米盖尔给他的。

“这么快。”夏油杰俯下身拉开袋口,里面是一些咒具,那条咒绳也在其中。袋子里还有一张字条,上面是米盖尔的字迹。

“编织工程终于完成了!虽然用的都是古老的咒文和丝质,但意外的牢固,基本所有的术式都可以解除,不过‘无限’倒是还没实践过,话说你跟那个五条关系不是不错吗,可以去找他实践一下!”

“这个混蛋…”夏油杰被他气笑了。

“这里面还放了个一级咒具,好像是精神方面的效用,我在一些‘猴子’身上用过,他们都失去了当天的记忆,不过对咒术师的话,大概是十小时左右吧,不过这个咒具只有在对对方造成一定伤害后才能起效。”

“最下面我放了一个感觉不太妙的玩意,这边最年长的诅咒师也认不出来它的效用,所以要谨慎对待,就交给你这个特级保管了!以上。”

夏油杰放下字条,翻到口袋底层,那是一个圆盘状的咒具,上面刻着一些古老的咒符。他凑近端详了一下,这些文字太过古老,被风化得也很严重,已经无法辨别。

“如果是他的话会看出来吗。”夏油杰又自言自语道,但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微微皱眉。

不对,今天…怎么总是会想到?这五年来除了和两个养女讨论过他曾经的挚友,就从未再从他口中主动提起过,更不要说…念念不忘。

夏油一手拿起圆盘,一手拎起袋子进了房间。将其他咒具交给那个恶心的虫子后,他将那个圆盘平放在床上。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夏油杰在一旁坐下,托着腮看向这个可疑的咒具。“看不出来呢……”

他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今天烦躁郁忿的心情此刻好似达到了顶峰。“解除术式又能有什么用呢,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他猛的出拳向下砸去,床身剧烈地震动了一下。

也就是在那一刻,夏油杰身旁的咒具也摇晃起来。

“什么——”夏油杰刚一转头,就见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他立刻抬起手臂遮住自己的视线。

当他放下手臂,再度环顾四周,却发现这里已不是槃星教了。

“怎么回事?”夏油杰很快进入状态:自身是完好的,咒灵操术能用,四周——好像是野外,不对,这里他很熟悉——这是高专的山林里。他立刻警惕起来,难道是高专那些人的陷阱?

那个圆盘还在他脚边,他俯身捡起,却见圆盘上出现了几个数字:

2006.3.12

“这是…难道我进行了时间穿越?”夏油杰大脑飞速运转着,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让他的心脏狠狠颤了一下。

“哈——?硝子,你不是会了反转术式吗,怎么治杰那点小伤还要留到明天啊?”

夏油杰立刻回过神来:这肯定是他的声音,但当务之急一定是先避开六眼的视野!他连忙疾跑到树林深处,那个声音也渐渐模糊了。

“这么说,我是回到了2006年?”他平复了下呼吸,有些难以置信,如果是这样的话……夏油使劲回想了一下那个时候自己在做什么,但似乎记忆已经模糊了,“算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他沿着林道一路走出了大门,幸运的是没有碰上熟人,他身着袈裟,如果被人看见一定会被盘问到底。夏油杰很快走到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街道上,此时已是傍晚,路上依然人来人往,让他有些浑身难受。

“刚刚听见了悟的声音,好像在打电话,他出高专了吗…?”夏油杰漫无目的地走了一转,这里的各种店铺和景物让他确信:这是六年前。

他在一条长凳坐了下来,自己手上一直拿着刚刚的圆盘。“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他拿起圆盘小声质问着手中的咒具,当然没有应答。

这是梦吗?太真实了,不像。

肯定是那个咒具的问题。难道是幻境?

所以现在,是被困在时间里了还是……

“杰?”

“!”夏油杰猛的一转身,赶忙将圆盘塞进兜里,“你——”

五条悟刚刚逛完甜品店,手里正拎着几大袋大福,从表情可以看出,很显然他对22岁夏油杰的突然出现十分惊讶。

两个人就这样僵在原地。

这是17岁的五条悟。夏油杰大脑再次飞速运转,如果是这个时候的话…想甩掉他不太可能,他不会反转术式也没有太大防备,也许可以偷袭后逃脱……

“真的是你?你不是在校医室接受治疗吗,说的出任务的时候被砸到了……”五条悟的语气变得狐疑起来,“你为什么穿得像个和尚?怎么回事?你…表情好怪……你兜里怎么有个咒具?”

坏了,被最不想见到的人刨根问底了。夏油杰暗暗叫苦,他只能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很自然。

“治疗?哦,早结束了,只是因为硝子…不想让我出来混罢了,至于这个咒具……”他感觉今天脑子已经不够用了,“……是夜蛾突然给我出了任务,让我换着这套奇怪的衣服…去一个什么地方…”

“欸?还有这种奇怪的任务,怎么不叫上老子呢?”五条悟自顾自地打断了夏油磕磕绊绊的发言。

夏油杰倒是面不改色地胡编了下去:“其实是想叫你的,不过你不是去甜品店了吗,他就让我先下来。我打算…在这里等一下你,到时候一起去,这不是等到了吗。”

“这样吗……但是你为什么打扮得这么,呃,这么…就感觉你好像轻车熟路的样子,连头发也散下来…”五条悟挠挠脑袋,没把“挺合适的”说出口,因为他莫名觉得合适但很渗人,而且,自己面前的杰是化妆了吗,看起来好憔悴,有点…显老?

见对面有了相信自己的倾向,夏油杰连忙继续忽悠:“我要去涩谷,一起?”

“那还用说?”五条悟条件反射般地顺嘴答应了,刚刚对挚友突然出现和奇怪装扮的惊讶全无。

……真是单纯到可怕的地步。夏油杰暗自吐槽,就这样就被拐走了?

“所以你兜里那个咒具是怎样?我感应到它咒力不小啊,快拿出来让我看看!还有为啥你要穿这种做法一样的衣服啊,感觉好神秘的样子?”五条悟跟着夏油杰,一路的问号。

“……去了你就知道了。”夏油杰实在想不出怎么圆谎,不过这个回答虽然并未让五条悟满意,但他也没有继续怀疑下去。

“我们最好别被人看到,我看就别坐电车了。”他看五条悟正打算去车站,连忙说道。

“哈——?难道走着去?从郊区到涩谷?”五条悟立时摆出一副臭脸,“你是在开玩笑——还是说你扛着老子去?”

“……这我可是想好了的,乘这个。”夏油杰立刻召出那只蝠鲼模样的咒灵。还真是那个要人命的性格啊…他无奈地想道。

“诶诶?乘这个?你认真的?”

“当然。”

“这么爽快?你不是不喜欢乘这玩意到处飞吗,当初拒绝了我好多次——”

“今天是特殊情况,你上不上来?”

五条悟一跃跳上咒灵的背上:“今天特殊情况的话还不如坐虹龙呢……”

“你少得寸进尺。”

夏油杰几乎是脱口而出,话毕才觉得自己似乎是真的太久太久没有与他进行过这样的对话了。说起来…虹龙已经被伏黑甚尔祓除了啊。

当时接话得太过自然,他几乎忘了自己的身份。好险。

咒灵飞上天空,白发少年兴奋地发出“woo~”的喊声,夏油杰注视着此刻无忧无虑,几乎没有一丝戒备的挚友,一时间晃了神。

如果说他知道了此刻的我是敌人,会怎样呢?如果说我可以控制住他…或者…他感到心跳突然加速,似乎有一些埋在心里很多年的想法在不合时宜地涌现。

“我给你看看那个咒具吧。”

“来了!”五条立刻凑了过来,一头白发蹭上夏油杰颈侧。

“…在这里。”夏油杰幅度极小地颤了颤,他从兜里取出圆盘,拿到五条跟前。

夏油杰能感受到今天一开始的那种烦躁感,或者说是,燥热感又开始了,并且愈演愈烈。

五条悟端详了一下,有些吃惊地说道:“好神奇!这是一种穿越时空维度的咒具,有点像时光机诶,可以穿越回指定时间段,但使用的话需要较强的咒力,而且一旦使用后只有半天左右的时间就会回去,嗯…不过它好像已经用过一次了,时间是……”

五条悟还未发言完毕,忽然耳畔传来一阵呼声,他刚想抬头张望,一道凌厉的手刀砸来,正中后脑,力道十足,几乎把他砸到地上,可怜毫无防备的五条猫猫来不及再说一个字,也来不及开术式,就倒在了人贩子夏油杰身旁。

“……啊。”夏油杰右手还悬在半空,他还是略微有点吃惊:这一切都是如此刚好,咒具吸引了悟的注意,而他对自己也从不设防,方才夏油为确保万无一失用了九成的全力和速度,但他没想到这一击直接把人打昏死了过去。“竟然…这么容易。”

夏油杰从五条悟身下取出那个圆盘,俯身查看此刻最强术师的情况,着力点正中后脑下侧,还好,骨头没碎,但那里已经泛起一道不浅的淤红,在五条悟白皙的皮肤上颇为突出。

如果诅咒师们听说有人自称用手刀就能干倒五条悟,一定不会相信并笑那人一辈子吧……

夏油杰摇了摇他,五条悟没有动弹。他又将五条悟翻过身来,此刻的六眼神子紧闭双眼,白色睫毛在风中轻轻颤动,全然一副睡着了的模样,他手上提着的大福也都滑落在地。

夏油杰拾起大福,让那只咒灵吸收掉,又托起五条悟的上半身搭在自己盘坐的腿上。

“对我这么信任可不好喔,太没防备是容易被吃掉的啊。”

对方并没有回应。

“像这样任人宰割真的好么?”

还是一阵沉默。五条悟安静地靠在他的大腿上,一动不动。

夏油低垂着眼眸冷冷注视着此刻昏迷的挚友,一种莫名的愤怒涌上心头。他伸手捏住五条悟的下颌,让他的脸向上仰起。

夏油杰低下头,覆上白发少年的双唇,轻松打开了他毫无知觉的唇齿,粗暴地开始掠夺般的亲吻。

五条悟刚刚享用过甜品,他的唇角是香甜的,让夏油杰无可救药地沉溺。淡去的记忆在慢慢变得清晰,那些他不愿回想却又不留情面地挤入梦中的光影在脑海里重叠。

他好像记起来了,那天晚上,他因伤到硝子那里接受了治疗,也就是在那时,他向硝子坦白了对挚友的无法言说的感情。那天他提议暂留在医务室等逛完街的挚友回房后再去睡觉,以免三人在一间房内面面相觑,毕竟这种感情实在是难以传达……

可是当晚五条并没有回来。一整晚。他甚至拉下脸来按过几次挚友房间的门铃,都没有人回应。

因为他在我这里。他在我手里。夏油杰咬上五条悟的下唇,贪婪地品尝着那里残留着的奶油的清香,直到舌尖尝到了一丝腥甜。

“为什么…要如此相信我…”等他再度直起身默默注视着身下,五条悟的唇上留下了血痕,头微微仰起,一丝涎水流到了脸侧。夏油杰闭上双眼微微昂首,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沉沦。

如果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如果我在那时就告诉你自己的感情。

如果我现在回来可以补上一点遗憾。

夏油杰早就清楚了,他今天的烦躁不安的原因。想找到那个人,想让他哭喊求饶,让他欲罢不能,让他的全身心都属于自己。

既然你那么没有戒备之心,那我就让你涨个教训。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十小时么。”

2006年3月12日。
17岁的夏油杰仰躺在床上,无法被平复的心绪正化作胸膛里炽热的鼓点,一点点敲击着初春时节少年涌动的情思。
“还没有…回来么。”

五条悟是惊醒的。他刚刚睁开双眼,就觉后脑一阵钝痛,身体各处的神经似乎在那一刻完全苏醒,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但很快恢复了清醒的意识。

六眼的情报如海一般涌入大脑,他有些头痛,再次闭上双眼处理这些该死的信息……

自己正被绑着。

等等,自己被绑着?这怎么可能?

绑着自己的是一条咒绳。

就一条咒绳?开玩笑吧?挣脱不就行了?

自己用不了术式了。

啊?

是这条咒绳解除了自己的术式。绑的死紧,自己无法靠蛮力挣脱。

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外套不见了,衬衫扣子被解开,房间里没有其他人。

自己的下唇破了。

五条悟第一次有了六眼一定是在骗他的想法。

可后脑上的隐隐作痛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猛的睁开眼睛:这里应该是酒店…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店?我怎么会被人抓住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对了,是杰——”五条悟猛然想到今天遇到的那个可疑的夏油杰,“我记得当时杰说让我跟他去出任务……”

五条悟全部都回想起了,但他更加无法相信自己的判断了。按照这条思路,能打倒他并带他到这里的只能是杰一个人,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说…今天遇见的那个人真的是个假货?

可是六眼告诉他那就是真的夏油杰。所有的情报,甚至于…他的灵魂。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五条悟又使劲挣了挣那条牢牢桎梏住自己两条手臂的咒绳。年轻的神子从未体会过受制于外物的感觉,更何况这是一种近乎野蛮的捆绑方式,无法施展术式的无力感正渐渐转变为恐慌。

“嘶…好痛。”五条悟只能停止挣扎。他不傻,如果说自己没推理错的话,事情发展应该是自己跳上杰的咒灵后,让他从后面偷袭被打晕,然后带到了这里用这绳子给捆上了。

“夏油杰,你最好告诉老子你他妈是真的在开玩笑!”五条悟有些气急败坏地吼道。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房门被人打开了。是杰…不对,他到底是谁?

“我当然没有在开玩笑。”夏油杰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带着一丝慵懒。

“…你不是杰。”

脚步声慢慢靠近,五条悟扭过头怒视着罪魁祸首。夏油杰已经换下了那一身袈裟,穿了一件宽大的黑色短袖,头发也完全散了下来。他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几个小瓶子。

“真让人伤心啊,昏过去后连我也忘了么?方才你可不是这么对待我的。”夏油杰慢慢像床边走来,脸上保持着一抹无法猜透的微笑。

不对…这就是杰 ,这不是杰,但是…难道说…

夏油杰缓缓俯身,离他越来越近。

“你到底要干什么?”五条悟本能地躲闪,慌乱的情绪开始浮现在脸上。

但夏油杰只是弯下腰取走了他的墨镜,并轻声说了句“碍事。”他将墨镜放到床头,转过身背对着五条悟坐下。

…什么碍事?五条悟感觉自己脑袋要炸了。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不是杰呢。你的六眼应该早就告诉过你答案。”

“那是因为——”不对啊,为什么是你问我啊?“杰不可能…会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

“噗。”夏油杰背对着他轻笑出声,“那你觉得我是谁?”未等五条悟回答,夏油突然转身,将那个圆盘举到他眼前。

“先让你把这上面的时间看完吧,我还要感谢你帮我看出这东西的效用呢。”

“没错。或许有些难以置信,但我就是那个穿越者。如你所见,我已经22岁了,马上23岁。”
“也就是说,我是未来的夏油杰。我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待在这个时空。

“……”五条悟沉默了,其实他有过这样的猜想,因为他面前的杰的确更为强大,更为成熟,也更为憔悴。他浑身散发着一种危险,那是自己的好友绝对不可能具备的。

不过…是今天用脑过度了么,怎么感觉有点头晕,浑身有些发热……

“那么,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来聊聊吧。”夏油杰又转过身去,不紧不慢道,“不过现在你处于下风的话,有些问题我可以选择不回答。”

“你难道…之后成了诅咒师?”

夏油杰微微一怔,他没想到五条悟会问得这么直接。

“嗯…如果我说我变成了一个坏人,你信么?”

“难怪你会把老子绑起来,想穿越回来解决你作恶途上最强的敌人,是吗?”五条悟语气却缓和了下来,“正论狂做了大坏蛋,哇哦,好大的反转。”

“喂,我说,这个绑着好痛。”

夏油杰苦笑了一下。这是完全没往诅咒师那方面想啊。

“你真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好吧,如果不是的话…你的目的是什么?”

“刚刚不是说了吗,我变成了一个坏人,所以肯定是要干坏事的。”夏油杰侧过身,一只手覆上五条悟此刻完全暴露在外的脖颈,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事实上穿越回来并不是‘现在的’我的本意,可也许就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想回来,想做一些无可挽回的事,一些以前自己无法原谅的却又渴望过的事,比如…上了你。”

“上了…是什么意思?”五条悟有点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夏油杰凑得非常近,几乎贴在他的耳朵上,五条悟失去了无限,夏油呼出的温度毫无阻拦地传递到了他的耳侧。“好痒…你离我远点。”

好热,越来越热了。

“字面意思。”夏油杰看到挚友的反应十分满意,直起身来。“提问时间到。现在,换我来问,但是你必须全部回答我。”

“哈?等等,我现在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就不能先把我解开…咳咳…”

对方骤然的收力让五条悟猝不及防,他差点背过气去,就听夏油杰冷冷说道:“看来你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呢,我现在随时都可以干掉你…不要把我跟你现在的小男友混为一谈。”

什么小男友啊?他在说些什么?难道是杰吗?

“咳咳、咳…”五条悟从窒息中缓过神来,他忽然感到浑身冰冷,难道杰真的是来杀他的…

现在他受制于人,无法确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看来他还是想得太简单了。这是夏油杰,但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杰。

“咳咳…问吧。”五条悟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想要什么?情报?还是我的命?”

“第一个,你和现在的夏油杰,是什么关系?”

“哼,你难道不清楚吗,他是我的搭档,算是…挚友吧。”五条悟蹙着眉看向夏油杰,不是很理解这个奇怪的开头。

“第二个…你喜欢他吗?”

这是什么跳脱的问题?“我…如果说喜欢的话,我也只是喜欢现在的他,而不是你这个混蛋。”

“哪种喜欢?”

他到底在干嘛?“什么哪种喜欢?”

夏油杰松开了五条悟的脖颈,向下抚去,停留在他的胸膛上。他的目光一点点扫过五条悟的身体,眼神仿佛在一瞬包含了数种情绪,但最终都在六眼的视野里黯淡了。

好热…怎么会这么热?

“你知道的,喜欢有很多含义,朋友的喜欢,恋人的喜欢,无法言述的暗恋,或是单纯的没有私欲的欣赏,是喜欢对方的全部,还是仅仅渴望他的肉体…你应当明白自己口中的喜欢究竟是何种含义,否则,就会给对方带来无止境的痛苦。”夏油杰看向五条悟困惑的苍蓝色的瞳孔,“而我是说…想和他做爱的那种喜欢。”

“做…你是在羞辱我吗?”五条悟几乎要气炸了,“够了,你到底想干嘛?如果说只有十个小时的时间,那你他妈的跟老子说东说西的干什么?你在等什么?”

夏油杰笑了笑,移开目光。“我在等药起效呢。”

…药?

“你不觉得现在感觉很奇怪吗?我记得这个起效挺快的啊。”夏油杰微歪着头,作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难道说…从刚才起就觉得很热的原因…五条悟的注意力回到了五感,他只觉得燥热感愈发明显,脑袋也昏昏沉沉,敷在自己右胸上的手像一块烙铁一样炽热,他的脸上开始逐渐布上红晕,就连被束缚的双臂也变得敏感起来。

“你……你给我喂了药?”

“答对。”夏油杰不慌不忙地抚摸着五条悟的身体,一路向下到正在微微颤抖的腰际,轻扣住腰窝揉搓着。

“你!”

好痒,痒的要死了!五条悟尽力闪躲,却又被对方毫不留情地狠捏一把拉了回来。

“唔!”五条悟感觉身体的敏感度被放大了几倍,这一下直接让他的腰软了下去。他的全身都热得发烫,有一种…
想让人抚慰的感觉。

“我绝对要杀了你,夏油杰!”

“很可惜你并不能。”夏油杰很耐心地解释道, “明天早上,你在这里的所有记忆就会消失,而那时,我已经回去了。你只需要享受当下就好了,悟。当然…我也不会杀掉你。”

“我…”五条悟卡壳了。说起来,这好像是这个夏油杰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为什么杰长大后会变得这么混账?

“不用害怕,你的身体此刻很享受哦。”夏油杰的语气变得有些戏谑,他继续往下,抚上挚友的有些鼓胀的胯部,“你看,它已经兴奋起来了。”

五条悟的脸再次火烧火燎起来。“你刚刚说的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做爱的意思啊,悟连这个都不懂吗?在我的时间里,悟可是很喜欢的呢。”夏油杰大言不惭。

“我…怎么跟你做爱?”

“没事,我会教你的。在那之后,你就可以了解到自己的感情了。”

“喂,等等…你干什么,你…”五条悟惊恐地看到夏油杰拉开了他的裤链,他刚想一抬腿顶开这个犯罪分子,就被对方用膝压住了。

夏油杰也一翻身上了床,他整个人都罩在了五条悟上方,同他四目相对。他的目光很暗,如同猛兽注视着猎物一般,充满了掠夺感。不知道是不是催情药的作用,五条悟感觉这个比他大了5岁的夏油杰看起来有一种能蛊惑人心的色气。

不过夏油杰的那只手并未忘记自己的任务。

五条悟咬牙将头偏到一侧。

夏油杰握住了五条已经半勃的性器,并满意地感受到对方身体突然的震颤。“悟是第一次,我会很温柔的。”

“…”五条悟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渐混乱,作为封建的御三家的少爷,自己的身体都鲜有人能触碰,他对所谓的性事完全没有任何经验,也没有多大兴趣,但那该死的药效…

夏油杰慢慢上下撸动起来,他指尖的薄茧摩擦过柱身,仿佛强效的催情药(虽然刚刚某人已经被灌了一瓶了),随着夏油逐渐加快速度,很快五条悟便呻吟着交代了出来。

“哈…不要……再…”射精后酥麻的快感因如电一般传遍全身,五条悟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的全身都在渴求着释放,可因为双手被束缚,他并没有很好受。

“悟现在的身体很敏感呢。”夏油杰俯下身吻了吻五条悟的眼角,又扳过他的脸,不由分说地吻了下去。五条悟来不及咬紧牙关,就被人趁虚而入,此刻他的身体因药效而逐渐脱离了大脑,甚至忘记了抵抗。

17岁的五条悟还未专注于体术的锻炼,胸腹上贴着薄薄的一层肌肉,放松时还有点柔软。夏油杰很有耐心地挑逗着猫咪晕晕乎乎的舌尖,用刚刚那只已沾满了爱液的手揉捏着五条悟因情动而微挺的乳头,直到其变得红肿而硬挺。

“唔…”五条悟还不会换气,被夏油杰亲的昏了头,没感觉到自己双臂上的咒绳被解下了一半。夏油杰把五条悟双手向上扣去,重新绑好,接着抬起头来。

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五条悟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正对上夏油的目光,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在夏油杰眼中,那双漂亮的苍蓝色瞳孔里正饱含着情欲,被刺激出的生理性泪水沾湿了白色的睫毛,完全没有任何攻击力。

“悟还有力气瞪人呢,真可爱。”夏油杰又掐了一把五条悟敏感的腰部,后者再次败下阵来,在他身下软成一团。

“你…太犯规了,又是下药…又…把人绑着,我绝对饶不了你…”少年神子此刻只觉得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嘴上放着狠话,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夏油杰装作没听见,转身取下床头摆着的刚买来的润滑液,又俯身吻了上来。他再次轻松撬开了五条悟试图紧闭的唇齿,这一次他吻得非常温柔,一点一点试探着对方笨拙的舌头,又轻舔过一开始被他咬破的下唇的伤口。

五条悟被他亲的晕头转向,而又因催情药效意识也逐渐模糊。“这就是和杰做爱吗…”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的同窗,杰好像从来都是一副好学生的模样,他的吻技是一直都这么好么…

他突然感觉大腿之间有一只手挤了进来,滑滑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个指头已经送进了自己的后穴,撑着干燥的穴壁旋转着深入。

“唔!不是,等等……”即便是用了润滑液,异物感还是很强烈,穴口被撑开的疼痛已经超越了情药带来的快感。这太超过了,绝对不能让他…五条悟想要挣扎着逃离,却被22岁的教主死死摁住。

“没事的…不会很疼的。悟会很舒服。”

夏油杰在他耳边十分温柔地说着,手指却不安分地不断扩张着领地。年轻的神子第一次被开发了这种地方,不知道放松后穴也不会分泌肠液,夏油杰只能耐住性子用两根手指探索着。

很快他便碰到一处凸起,他轻轻一按,五条悟浑身如触电般抖了一下。“那里…怎么会…”五条悟完全没了力气,只能任由夏油杰摆弄着。

“这里是前列腺哦,可以理解为是悟的敏感点,想不到还挺近的。”夏油杰使坏般的在那里打着转,看着五条悟从试图咬紧床单到泄出呻吟。

“嗯…哈啊…杰!停…下…”

五条悟刚刚释放过的性器又颤颤巍巍地立正了。夏油杰假装没看见,继续用手指奸着,直到小五条的顶端开始一点一点吐出了前液。他抽出手指,撩起身上那件黑色T恤扔到一旁,将胳膊肘在五条悟的脸侧,笑道:“我停下来了?”

五条悟半眯缝着眼看着身上压着的坏教主,他的身上多了一些少年时没有的疤痕,有一道划过了他的肩胛,一直延伸到了锁骨。成年的夏油虽然感觉消瘦了一些,但肌肉的轮廓和曲线也更加立体。

但身体并没有给五条悟时间欣赏某教主的肉体。前端得不到解放,后穴也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空虚感,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正逐渐被夏油杰牵着鼻子一步步走进圈套。

可恶…连脑子也变得迟钝了……

“杰……帮我一下…”五条悟认命般的开始求人。

“帮什么?”

“像…像刚才那样。不,不是那边…操…帮我撸一下啊!”

夏油杰听话地再次伸手插入了五条悟的后穴,这次是直接送进去了三根手指。“可是好像悟是这边要着急一点啊?刚刚送进来就使劲儿想要呢。你看,悟都缠着我了。”

“唔…啊,什么啊……”后穴的空虚感瞬间就被填满了,五条悟无法否认他的确很舒服,舒服得要命。

夏油杰用手快速地抽送着,每次都按压过敏感点,激得某发情猫咪挺着腰哼哼,神志不清地摇着头。很快,五条悟又是一抖,再次射了出来,溅到了夏油杰坚实的腹肌上。

啊…自己刚刚是…

“悟只用后面就高潮了,看来很有天分呢。”

五条悟最后的一点羞耻心被情欲所掩盖了,他的身体还在因释放而轻轻颤抖,被束缚着的双手却放下来搂住了夏油杰的后颈,随着手抽插的节奏晃动着。

“杰…唔…杰,吻我…”说罢,他抬起晕乎乎的脑袋就想来索吻。

夏油杰却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在他唇上一啄,抬起h头的同时也把手抽了出来。“很遗憾,这可不是你能决定的,”他低下头在五条悟耳边低声说道,“…接吻还是后面,选一个。”

手指抽出的瞬间,更大的空虚感让五条悟双腿下意识地夹紧了夏油的腰部,他有些怨恨地望向罪魁祸首,小声道:“该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硬了,在这里逞什么强呢。”

夏油杰面不改色:“什么都不说的话,我就什么都不做。”

五条悟咬咬牙。“后…面。”

他刚刚说完,就觉一个发热发硬的什物抵住了穴口,在五条悟还未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夏油杰便挺腰送了进来。

17岁的遗憾,在那一刻以一种罪孽的方式偿还。仿佛一场虚假的梦境,只有疯狂的如暴风雨那般的爱意,让两个不同时间的人在同一时刻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快感。

……

……

“够了…够了,已经不行了…杰,杰!”

……
身下的人哭喊着,不断骂着从挚友那里学来的可怜的寥寥可数的几个词汇,直到再一次的高潮迫使他失了声。

“这次悟是干性高潮了呢。好厉害。”
……

哭喊和叫骂逐渐变成了破碎的呻吟和喘息。
……

好像…没有那么疼了。

好舒服。和杰……好舒服。

“你应当明白自己口中的喜欢究竟是何种含义,否则,就会给对方带来无止境的痛苦。”自己究竟读懂了这句话了么?如果是现在的我…被杰绑来做爱的我,我还是会喜欢…这种感觉,会想要,想要更多……

可我还是不明白。杰喜欢我吗?还是说…因为我不明白,杰很痛苦……

我是喜欢的,我应该是喜欢的…我喜欢杰的全部,无论他成为了什么样的人……

……
……

“悟…悟,”不知道是第几次顶端的边缘,五条悟恍惚间好像听见那个人在轻声呼唤着他。

“杰…?”

夏油杰突然攥住了他将要再次释放的性器,骤然的禁锢让他的大脑猛然一紧,消散的意识突然清醒了七分。

“哈啊…!你…你干什么…”

后入的姿势让他看不见夏油的脸,六眼的情报也来不及处理,五条悟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

“悟想好了么…?悟对我……”

“啊啊……我……”

“我喜欢悟。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无法抑制…可我选择藏起来…我躲藏在时间和记忆里……”夏油杰另一只手温柔而强硬地扳过五条悟的脸,轻声说道,“我爱你爱得要命,所以才会选择卑劣的方式…说吧,告诉我,悟对我……”

他的语气却多了一丝无助。

这个时候,他仿佛还是那个17岁的夏油杰,退缩于得到答案之前。

你不知道今后你会变得多么强大,强到疏远了任何人,可是你选择了放过我。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我的存在,对于你是有意义的?你希望我仅是留下而已,还是说,一直陪在你身边?

“……我,我还不清楚,自己的这份感情。可是如果是对你的话……我无法拒绝…如果…如果这是一种喜欢…这个对象可以是你…不,一定是你吧。”五条悟感觉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也下降了,他举起双手想要触碰夏油捧着他的脸的那只手,可对方先松开了另一只手。

五条悟喘息着射了出来,而夏油杰也在他身后释放了。

……
……
夏油杰低垂着眼注视着身下,已经经历了五次高潮的五条悟此刻似乎是彻底沦陷了,漂亮的苍蓝色瞳孔上翻,眼角挂着几行泪痕,嘴无意识地微张着。大概是已经失去思考能力了吧。他低下头再次温柔地吻上五条悟的双唇,这一次小心而虔诚,仿佛是在对待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至少让他在这一刻属于我,就算……坏掉了也没有关系。

……

“刚刚的回答,可以理解为,悟是喜欢我的么。”

“……嗯。喜欢…杰。”

在你成为俯视一切的神明之前,至少拥有一下凡人才有的无聊的感情吧。

我不会道歉。

夏油杰取出那个有关记忆的咒具,轻轻地划过五条悟的小臂,一滴血珠从细小的划痕上渗出,被他轻柔地揉散,与暮色融为一体。

……
夜还很长。

105 Likes

斯哈斯哈斯哈斯哈斯哈斯哈斯哈斯哈,香死了

7 Likes

老师好会写:sob::sob:

夏你好狠啊你对自己好狠啊55555 你知道的 猫猫拒绝不了你的5555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