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有声告白 by蓝城雨落

summary:夏油杰在咒灵的袭击下突然听不见了,而这似乎…也不算什么坏事。

DK时期,双向暗恋,吃点甜的治愈一下

正文:

“——没什么大问题,但还需要点时间恢复。”

家入硝子直起腰,关掉检查用的小手电,看向一旁倚在门边上的五条悟。在她身边,夏油杰规规矩矩坐在椅子上,看起来一切正常。

“哈?一点时间是多久?杰真是笨蛋——”门边的白发青年抱怨起来,话说道一半才和想起什么似的,掏出手机噼里啪啦地开始打字。

「杰真是笨蛋!!」

他把手机怼到夏油杰面前,后者倒是接受良好,只是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微笑,让五条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么一只小咒灵都能把你弄得听不见,麻烦死了!”

“具体多久没法说…五条你也太理直气壮了吧?夏油不也是因为陪你出任务才暂时性失聪的。”家入硝子瞥了五条悟一眼,白发青年的嘟囔声小了下去,抿着嘴不出声了。

是的,虽然很不幸,但夏油杰目前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聋子。

事情的起因是今天上午五条悟又像往常一样,软磨硬泡着夏油杰陪他一起去出任务再顺路买甜点,夏油杰也像之前那样同意了。一只一级咒灵当然难不倒两人,夏油杰甚至只放了个「帐」,就懒洋洋地靠在墙边看五条悟solo了。

“——啊呀?这么不堪一击还要跳出来吗?”

五条悟刚刚用了与他漂亮脸蛋完全不符的暴力方式把那只咒灵揍进了墙里,此刻正饶有兴致地嘲笑着对方。站在高处的神子白发迎着风飞舞,蓝色的眼睛在太阳下仿佛透着光,脸上的表情明明嚣张至极,落到夏油杰眼里却怎么看怎么可爱。

“爬不起来了吗?是在求饶啊…好弱哦——”

“别欺负弱者了,悟。”夏油杰仰头说道,“赶紧解决掉吧?我还想留点胃口吃午饭呢。”

“知道啦——”五条悟大声回应道。于是夏油杰也蓄势待发,做好了降伏这只咒灵的准备。

就在这一瞬间,异变突生。

夏油杰脚边的废墟突然动了两下,倒塌的墙壁空隙中一只体态较小的咒灵飞速地钻了出来,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了夏油杰!

“!”

黑发青年的反应已经够迅速,察觉到不对时便猛地旋身抵挡,在对方扑到脸上的瞬间抓住了它。对方毫无反抗能力地翻腾了几下就被降伏,夏油杰正看着那只咒灵被转化为咒灵玉,肩膀上就突然挨了一个巴掌,惊得他差点给身后人一拳,偏头一看便是五条悟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正攀在自己肩上。

“…叫你半天啦!这里居然还有别的咒灵吗?老子都没注意到。”五条悟看看夏油杰手中的咒灵玉,啧了一声,“原来是个三级的杂鱼…这都能扑你脸上,太菜啦杰——”

“……”

“喂喂,干嘛不说话?生气了?”五条悟半晌得不到回应,忍不住戳戳人。

“…悟。”

夏油杰试探地开口。他转头看向五条悟,表情有点迷茫。

“怎么了?”

“你刚刚…有说话吗?”夏油杰说话的声音较之以往有些不同,他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干脆抓着脸色越来越黑的五条悟的手覆上自己的耳朵。

“…我好像听不见了。”

————————————

虽然那咒灵当场就被黑着脸的五条悟拔除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夏油杰的听力并没有立刻恢复。家入硝子对此也没什么办法,因此只能等诅咒自行消散。

所以在夏油杰听不见的日子里,五条悟半被迫地和他绑定了——毕竟让一个早上连闹钟都听不到的人单独行动,还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令人意外地,五条悟坚持了下来。夏油杰还以为以对方的大少爷脾气很快就会撂摊子不干,尤其是在来叫自己起床反倒跟着睡着导致两人双双旷课,又被夜蛾教训了一顿之后。

那天早上夏油杰一睁眼就感觉胳膊上压了个什么东西,偏头一看五条悟的睡颜便落入眼帘。那人半跪在地毯上以一种十分别扭的方式趴在他床头,毛茸茸的脑袋枕着自己的胳膊,睡得正香。

夏油杰盯着睡得墨镜都滑到鼻尖上的人看了好一会儿。五条悟难得有安静下来的时候,这样毫无防备的睡颜也不算多见。对方的呼吸声很轻,嘴巴微微张着,于是小小的吐息便抚到了夏油杰脸上,明明只是吹动几根发丝的力度,却挠的人似乎要一直痒到心里去。

怦怦,怦怦,怦怦…

明明听不见任何声音,夏油杰却还是觉得胸口的跳动几乎到了震耳欲聋的程度。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胸口,那里的震颤果然太过明显,是让人完全控制不住的。

…还能怎么办呢?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没道理的事情啊。夏油杰感觉自己的喜欢都快要从胸口溢出来了,可五条悟却似乎并无此意,神子对于感情方面的理解好像与常人不同,他总以一种超出普通朋友界限的亲密方式与夏油杰互动,却迟迟走不到下一步。

…真是既令人欣喜若狂又抓心挠肝的负担啊。

夏油杰的目光定在对方淡粉色的唇瓣上数秒,最终还是无声地叹了口气,手掌抚上人头顶,揉了揉那头白色软发。

“嗯……”

五条悟在这样的拨弄下很快醒了过来,白色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他好像有点没缓过神来似的,四处看了看才抬头,半睁着眼睛和夏油杰进行了一个毫无灵魂的对视。

「悟怎么睡在这里了?」夏油杰决定先发制人。

苍蓝色的眼睛慢慢眨了眨。五条悟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伸手去够夏油杰的胳膊,把人手拉下来后直接就着人手机打起了字。

「还不是来叫你起床…都怪杰睡得太香,害得老子也不小心睡着了。」

“……”夏油杰看着那个还贴在自己臂弯上犯迷糊的脑袋,决定不跟对方计较。今天好像早上有课来着?他心想着扭过头,看向墙上的挂钟。

时针刚刚划过“10”的位置。

夏油杰的动作僵住了。

“啊…旷课了诶,果然都怪杰——等等等等!不要拽我啊白痴,老子腿麻了!!”

总而言之,在此之后的第二天五条悟又乐呵呵地出现在宿舍门口,而不是闹脾气不搭理他就挺让夏油杰意外的了,当看到对方递来的手机屏幕上的字时就更加惊讶了。

「昨天害杰旷了课,今天请杰吃荞麦面哦。」

?这家伙居然会有这样的愧疚心吗?夏油杰一边想一边瞥了五条悟好几眼,直看得对方耳根发红,嚷嚷着“烦死啦杰要是不想去就直说”。

「悟请客的话,当然要去哦。」

夏油杰回复道,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嘴角的弧度有些太过上扬。

于是两人便光明正大地忽视了夜蛾正道“不要随便出门”的警告,一下课便偷偷溜了出去。来到店内坐下,服务生递上菜单,亲切地询问他们需要吃点什么。

夏油杰在菜单上点了几下,抬头看向五条悟。

“…啊,这几个都给我们一样来一份,这个要辣的!”五条悟熟门熟路地接上了话,还朝服务生小姐笑了一下,“那个,我朋友听不见,所以都问我就好啦!”

“这样吗?抱歉…”服务生原本对这两个长相优越的DK就抱有一定好感,听到这样的话更是怜爱了几分。

“没关系啦——反正老子会照顾他的!就先要这些吧,我来付钱。”五条悟大手一挥,这次不只是服务生了,附近桌坐着的食客们也听了个一清二楚,顿时向五条悟投以敬佩加感动的眼神。

落在夏油杰眼里,就变成了五条悟点完餐后周边的人便突然开始对他们行注目礼,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把夏油杰盯得脑袋上缓缓冒问号,他碰了碰五条悟,用眼神询问发生了什么。

他本以为五条悟会从口袋里掏手机回复他,却没想到对方干脆抓住了自己刚刚拍他的手腕,用手指抵在掌心画了起来。

“……!”

这样的动作实在太像那些青春期小情侣会做的,在掌心写“我爱你”让对方猜是什么,指尖在掌心剐蹭的麻痒感惹得夏油杰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后又觉得丢人,但夏油杰还是按捺下心中微妙的感觉,仔细去拼五条悟到底在说什么,甚至有几分期待。

“看…”

“看,老,子…长得帅。”

“……”

夏油杰颇为无语地抬起头,而罪魁祸首早已哈哈大笑着仰倒在沙发上,墨镜从鼻梁上滑下一截,露出那双明亮的苍天之瞳,里面满是笑意。

他总是这样有恃无恐,算准了夏油杰绝对不会生气似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黑发青年只是无奈地摇头,而后长久地凝望对方无忧无虑的笑脸。

他听不见五条悟的笑声,却依旧被他的快乐感染。

好吧…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第无数次原谅你了哦。

————————————

几天后,清晨。

窗外的鸟叫声从一大早开始就叽叽喳喳响个不停,吵的夏油杰忍了又忍,只能徒劳地翻身用枕头捂住耳朵。

…就该把宿舍区窗边的这棵树砍掉的。他的瞌睡还未消退,一边打哈欠一边迷迷糊糊地想,下次和悟打架的时候故意手滑一下吧…诶。

困意瞬间一扫而空,夏油杰猛地睁大眼睛,伸手覆到自己的耳朵上,又松开。恼人的鸟叫声依旧喋喋不休地响着,夏油杰长出一口气,放松之余有点高兴。

自己的听力终于回来了。也快要一个周了吧?真不容易,这段时间也太麻烦悟了——

“——早上好啊杰,老子来叫你起床咯!”

真是想到什么来什么,五条悟人未进门声先至,把夏油杰吓了一跳,差点以为对方已经发现自己恢复听力了。鬼使神差地,夏油杰一把扯起被子蒙住头,假装自己还在睡眠中。

…话说,每天早上悟都会这样和根本听不到的自己说早安吗,还挺可爱的。

夏油杰跑神的功夫五条悟已经开门走了进来,拖鞋跟拍打着地板脚步声踢踢踏踏,完全没有小点声的自觉——倒也确实没这个必要。做戏要做全套,夏油杰闭着眼睛打算等五条悟把他拍“醒”再告诉他这一好消息,听着对方的脚步走到了床边便屏气凝神——

“…杰怎么蒙着头睡觉啊,不怕憋死吗。”

头顶上方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与之相反的是格外小心的手,夏油杰感觉蒙在脸上的被子被轻手轻脚地掀了起来,力道小的是很难让人感知到的程度。

这家伙平时有这么细心吗?夏油杰暗暗疑惑着,又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不能视物时其他感官会变得更加敏锐,他清晰地感觉到五条悟沿着床边坐到了地板上,身旁微微的凹陷表明对方上半身正趴在自己身边。

“已经第几天…第六天了吧?杰的听力还没有恢复嘛,不会真的变成聋子吧?硝子也太不靠谱了…”

五条悟就着个跪趴的姿势就这么自言自语起来,声音离得很近,夏油杰能感觉到脸上痒痒的,不知道是自己的碎发还是对方的吐息。

…好熟悉的姿势。上次悟不会就是这么趴在这里睡着的吧?

“…要是真变成聋子的话杰也太惨了一点吧?缺点又增加了一项,嗯…是比眯眯眼,刘海奇怪,喜欢说教还要严重得多的缺点!未来肯定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不想装了,好想直接爬起来踹他一下。

“唉…果然还是要老子照顾杰啦!”五条悟大声感叹,夏油杰额头上青筋跳了跳,刚想狞笑着坐起来给人一个十分的惊吓,就听到五条悟的声音陡然又低了下来,带着些别扭的,又仿佛怕惊扰了什么似的轻声说,

“反正最近我做的也还不错嘛…虽然杰眼睛小刘海怪又耳朵聋…”

窸窸窣窣的声又传来,五条悟似乎是找了个趴的舒服点的姿势,声音又近了几分,夏油杰即使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对方把下巴搁在手背上的样子,像一只假装乖巧的大猫。

“…但老子还是喜欢他嘛。”

…啊。

夏油杰感觉自己的心瞬间被填满了。

原来是这样吗?发现自己被偷袭时不明所以的黑脸,出意外后莫名变好的脾气,故意在手心里写的字,以及,到底是有多少悄悄话要讲,才能趴在床边上,以这么别扭的姿势睡着啊?

“…原来是这样啊。”

“诶!?杰你醒着吗?”五条悟听到动静一抬眼就与那双含笑的狭长眸子撞个正着,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跳了起来,脸上是少见的惊慌失措,张着嘴卡了半天壳才后知后觉,“不对不对——等等!杰你现在可以听到…了…?”

对方的声音越来越弱,夏油杰看着五条悟的脸随着说话声逐渐染上绯红,感觉心情前所未有地明朗。他偷笑的样子根本逃不出六眼的视线,五条悟的表情很快变成了羞恼,他刚想起身逃之夭夭,就被已经深谙撸猫守则的人一把拉住了手腕。

“干嘛啊!”五条悟气归气,说实话他头一次遇到这么窘迫的事情,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到底没有直接开无下限走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夏油杰拉着又一路拖回到床边,“杰是大骗子!明明能听见了还在装睡,就是打算笑话老子吧?”

“怎么会呢?”夏油杰熟练地顺毛,“明明只有悟比较喜欢笑话别人吧?再说如果不装睡,不就永远不知道悟和我抱有同样的心情了吗。”

“什么啊…”

“这么说还不够明显吗?”这种时候的夏油杰基本是毫无羞耻心的,他顿了顿,胳膊终于搂上了对方,把人按着在床边坐了下来,“意思就是,我也非常,非常喜欢悟哦,想要交往的那种。”

“悟愿意和我交往吗?”

“……。”五条悟扭过脸去,嗫嚅了些什么。夏油杰只能看到对方红透了的耳根,像草莓果酱一样的颜色,酸酸甜甜,黏黏糊糊。

“嗯?悟刚刚说什么?”

“………说杰是笨蛋!”

“好哦。”夏油杰从善如流,笑了起来。

“那我就当你答应咯。”

END

后记:两人因为在床上黏糊了太久再次双双迟到,再度喜提夜蛾老师的铁拳x2。

37 Likes

好甜,螺旋升天了

1 Like

谢谢喜欢!!

是两个男子高中生!喜欢得不得了呜呜呜

特别可爱的笨蛋DK!

好甜!!!

啊,我要被甜死了

好可爱嘿嘿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