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礼(站街五/年下)by 91

“喂,”夏油杰被狐朋狗友们推搡了一把,又跌跌撞撞地被从计程车上拉下来。他的西装外套这下被扯得皱皱巴巴的,本来就有点酒精上头的他终于忍不住发了点火气,“你们他妈的带我来这干吗。”

夏油杰认得这里,Leeuwarden有名的红灯区,每年都有无数游客慕名而来这里一度春宵。他们几个高中男孩刚在街口下了计程车,就有几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女人凑上来攀着男孩们的手臂,拿自己半露在空气中的南半球蹭他们。夏油杰被女人白皙柔软的乳肉唬得不敢低头去看,只好转移注意力回头臭骂自己的那几个朋友,“妈的,你们怎么想的。”

和他熟络些的一个日荷混血的朋友凑过来拍夏油杰的屁股,夏油杰本能地皱眉看他,努力抑制住一拳打到醉鬼脸上的冲动。夏油杰的朋友还笑嘻嘻地不当回事,他勾着夏油杰的肩问道,“咱们几个里面还没破处的可就只剩你一个了,知道你嘴挑,看不上高中里的女孩,那你总有个喜欢的类型吧?可爱的?御姐那种的?今天总得找一个吧,你可都十八岁了。”

夏油杰向朋友投去一个不赞成的眼神,似乎不满于对方轻浮的态度。他实在不理解为什么高中的每个男生都精虫上脑,满脑子就只想着找个洞干进去,平时也毫不尊重女性,一说起来就是高中的女孩货色不怎么样。夏油杰皱眉皱得更厉害,他压着火气说不要,然后甩开了朋友的手要拦计程车往回走。男孩们似乎也急了,一圈人扑上来拦腰抱着夏油杰央求般的语气说着,“别啊,来都来了!”

夏油杰秉承着过生日的大好日子不能跟兄弟们打架的原则,捏着鼻子被挟持着走进了红灯区,美其名曰看看就走。脂粉味重得呛人的几个女人穿着皮裙和吊带袜从夏油杰身边走过,轻佻地摸着夏油杰小臂上彭起的肌肉,嘴里小声念着数字,夏油杰知道那代表了她们的价钱。夏油杰满脸黑线地走在人群里,他长得太显眼,少有的东方人面孔,却长了出色的肌肉和体量,金发女郎们吹着口哨招呼他,中文韩文日文的你好挨个试了一遍。夏油杰听到日文的你好,礼貌地微微颔首向对方示意,于是金发女郎们凑上来捏着嗓子用日语向他问好,用大小各异的乳房挤兑着夏油杰的手臂和前胸。

夏油杰脸红得遮掩不住,他推搡着人群试图离开,那几个狐朋狗友早就不知道脱了裤子跑去什么女人怀里一度春宵了。夏油杰只能灰溜溜地摆手,用荷兰语讲着,“我是同性恋。”

这方法非常奏效,听到亚裔小帅哥自曝性向,女人们哄笑着走开了,临了还给他指一条明路,说那边的橱窗里有漂亮男孩。夏油杰红着脸拔腿往女人指的方向逃窜,同性向的街区人就少一些,但街边还是站着许多穿着暴露的男人向他抛媚眼,目光明晃晃地停留在夏油杰的裆部。夏油杰不是什么固执己见的东亚保守男人,也并不歧视同性恋,但是被其他男人这样子盯着胯部看,他还是本能地感到不适。

街区上排列着一排透明箱子,里面装着一个个橱窗女郎,在这条街上的自然都是男扮女装的了。各形各色的男人穿着纱裙或是拘束服,在一层玻璃之后搔首弄姿,托起自己被束胸衣挤出的乳肉,模仿着女人的姿态去收拢着胸部。夏油杰本来想赶紧逃窜走,先打车离开红灯区,丢下他的好兄弟们在这里醉生梦死,却不想再走了几步,他就走不动了。

橱窗里站着一个通体雪白的人,他装扮成了女人,常人乍一看根本不会认出对方是男性,毕竟他太美了,连街上那些身材曼妙的妓女,甚至是那些海报里的模特和影星都逊色太多。橱窗里站着的人美得雌雄难辨,他穿着件女式的白色连体蕾丝内衣,透纱的材质几乎遮盖不住里面的肉色,粉红色的乳首和他颜色浅淡的性器隔着一层纱丝格外显眼。男人修长的双腿掩盖在一层薄纱之下,赤足则被橱窗的垂帘遮盖着。他的头发是雪白的颜色,连带着眼睫和每一处体毛也是白色,男人注意到停下脚步的夏油杰,抬起眼来打起精神看向他。夏油杰为之一振,男人的眼睛容纳了漫天的蓝天白云,湛蓝色的瞳孔倒映出夏油杰局促的身形。

男人注意到夏油杰踌躇的神情,他轻轻地笑着拨开自己双腿上覆盖的薄纱,把那双修长的双腿裸露出来展示给男孩看。夏油杰愣愣地看着白发的男人坐在高脚椅上交叠双腿,然后伸手摸进白皙的大腿根处,男人熟练地挑拨着客人的情欲,他饱满的臀肉卡在椅子边缘勒出一道红痕。他继而伸出手去拨弄自己尚且没什么反应的性器,摩挲着自己蕾丝内衣的面料,挤出些欲盖弥彰的乳沟给夏油杰看。夏油杰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高挑纤细,雌雄难辨,脸比女人还要精致,身形却是成年男性的样子,他两条白皙的腿能放进杂志里做头页,也该上个几千万的保险,而不是摆在红灯区的橱窗里供人腿交。

夏油杰最终还是没忍住,他凑上前去上前去看这个漂亮的男人,他的橱窗玻璃上标着名字和价钱,后面甚至还写着特殊玩法要加价。夏油杰辨识出对方的名字,那是一行熟悉的罗马音,所以他试探着问道,“sa-to-ru,悟吗,是这么念的吗。”

“你是日本人,真少见。”叫悟的男人推开橱窗的玻璃门,缓缓踏出一步把裸足从垂帘后抽出,他轻轻地单脚踩在男孩闪亮的皮鞋表面上。“看在我们是同乡的份上,可以给你打个折扣哦。”

夏油杰近距离地和男人接触,闻到了扑面而来一股清淡的果香,像是某个奢侈品的女香。男人穿着的女士连体内衣松松垮垮地下滑,露出半片白得晃眼的胸肌。夏油杰的喉结上下滚动着,本能地想要伸手去帮忙提起那件下滑的胸衣,男人还以为夏油杰要摸自己,他便随意地抓着少年人的手摸到自己的胸部上,示意要对方进门。夏油杰慌乱地摇头,手却已经摸到了男人温热的乳肉上,“我不是来买的。”

白发男人皱着眉头看他,不满地用荷兰语骂了几句街,“你摸都摸了。”

“我会给钱的!”高中生慌乱地喊了一句,被男人拉着一脚已经踏进了橱窗里。五条悟拉上了橱窗内侧质感厚重的红色灯绒布垂帘,窄小的空间里瞬间昏暗无光,气氛则瞬间变得更加旖旎。五条悟眨眨眼看向手都不知道往哪摆的夏油杰,“忘了告诉你,我很贵。”

高中生本能地贴着墙边站立着,试图以此和男人拉开一段距离。夏油杰踌躇了半天,最后小声说着,“你好像说要给我打折。”

白发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好,他强行把夏油杰摁下去坐在高脚椅上,半蹲下去拿脸隔着一层布料蹭了蹭少年早就勃起了的性器。少年人的情欲格外诚实,五条悟只是隔着层布料轻微地蹭了蹭夏油杰的下身,夏油杰就开始低低地抽气,似乎对方已经扒下了他的整条裤子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举动。

五条悟埋在夏油杰胯下好笑地想着,不知道含进去的时候会不会把对方弄哭了。

实践果真大于真知,夏油杰的侧脸都烧红了,他也不是没看过色情片,觉得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但是真正到了现实生活中,一切皆是都大不相同。五条悟白色柔软的发丝轻轻地刮蹭在夏油杰的腹肌上,惹得他莫名身上痒心里也痒。五条悟悄悄暗中观察着夏油杰的反应,轻轻地在对方的下腹上落下一个吻,嘬出一个欲盖弥彰的红印来,他甚至还真的要像提供服务一样轻声地说要开始了,有不舒服不喜欢的就说。夏油杰很难做到不舒服不喜欢,五条悟吐露出一截红软的舌头,从他下腹坚硬的肌肉线条一路舔到微卷偏硬的耻毛上,然后整张脸埋进夏油杰未经打理的阴毛中。夏油杰早就硬得发疼,微微向前耸动着顶到对方柔软湿润的嘴唇上。橱窗内部的灯光太过昏暗,五条悟一开始只能模糊地看个大概,没能看到夏油杰男性器官的全貌,此时真正怼到眼前了,五条悟才意识到对方的尺寸有多么离谱。讲道理,拥有这样子傲人的尺寸,他们着实应该身份对调,五条悟该付给夏油杰一笔钱来搞他。虽然五条悟并没有什么阳具崇拜的想法,但是面对眼前这根硬挺微翘的阴茎,五条悟也心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快意,他故意更加谄媚地去舔弄对方的性器,用唇舌把那根大家伙舔得油光水滑。

夏油杰不可抑制地喘出声音来,只是被五条悟的舌头舔了这么几个来回,他就快要宣告氧气耗尽难以维继了。夏油杰的整根性器被五条悟含入口腔的那一瞬间,他还是控制不住发出一点轻微的哭腔,恳求对方不要吸得太紧了。五条悟的那张嘴简直就像某种榨精专用的飞机杯,他毫不体恤处男的难处,直接整根含进去之后收缩口腔内侧直到两颊内陷,用力地吮吸着那根东西。五条悟不留余地地卷起舌头,紧紧地用舌面裹住对方的性器顶端,把光滑硕大的龟头当作一颗棒棒糖来回舔弄吸吮。作为光荣的十八岁处男,夏油杰没能在五条悟嘴里坚持太久,他不可自持地拽着对方前额的头发往那张婊子嘴里操进去,然后全部爆在深处,五条悟只好把他射出的精液尽数咽下去。五条悟不满地哼哼了几声后吐出他嘴中的性器,口腔内侧还有不少白浊混杂着津水被他吐到手心里。

“第一次吗。”五条悟向夏油杰展示他手心里汇集的那一摊液体,“很浓呢。”浓稠的精液随着重力作用从他的舌面上下坠落在手心里,五条悟勾着舌头去舔舐那些白浊,把他们一并卷进嘴里又重新吞咽了进去。五条悟的喉结微微上下滚动着做吞咽动作,然后他笑着抬头看夏油杰。

“对不起,实在是太舒服了。”夏油杰磕磕绊绊地回复对方,他的眼神躲闪着不敢往五条悟的方向看去,生怕看了一眼就会再度勃起。

“第一次被口吗,”五条悟似乎满意于夏油杰的反应,“以前没人帮你口吗,那真是浪费。”夏油杰不敢低头看他,于是五条悟熟练地用侧脸去蹭对方的性器,不消一会儿就又把夏油杰蹭硬了。

夏油杰的长发刚刚被折腾得散开了,他用头发遮盖着捂脸,支支吾吾地小声说,“我是处。”

“以前都没做过?”五条悟惊讶得差点破声,他还以为自己犯了罪,放了未成年人进来嫖娼。他伸手去掏对方西装外套内侧口袋里存放的钱包,不顾夏油杰的抗拒抽出了其中的学生卡。五条悟本能地皱了皱眉,高中生,他翻到背面去查看夏油杰的生日,十分惊讶地发现对方居然今天过十八岁生日,将将成年。

“所以今天是你的成年礼吗。”五条悟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看你长得那么成熟,还以为你至少有个二十几岁了。”

夏油杰难免有些面上挂不住,他自嘲地笑了一下,拢着散落在肩上的长发扎起一个高高的马尾。夏油杰把自己仍勃起着的阴茎塞回内裤里,站到一边提起裤子打理着仪表,准备付过钱后退出橱窗。夏油杰嘴边挂着浅淡的笑意,跟五条悟表示自己是被狐朋狗友引诱外加瞒骗才跑来红灯区的,本来没想真的进来消费。是因为五条悟太好看,他脑子有点发昏,如果允许的话,甚至想现在就提出交往。

五条悟听到交往两个字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音。五条悟没打算告诉对面的小孩自己其实十分挑剔,看不顺眼的客人绝对不会接,接过的客更是少之又少,他确实是眼馋夏油杰,愿意做的生意自然是好生意,吃到就是赚到。但是如果真的说出口,估计对面的小孩就会摇着毛茸茸的狐狸尾巴为非作歹进一步要求交往了。

夏油杰本来要递给五条悟那一沓纸币,他忽然又异想天开地扯着五条悟身上的那件女士连体内衣,卷起几张钞票塞进对方的乳沟里。五条悟低下头看那几张大面值的钞票,微微笑着表示夏油杰多付了,装阔的高中生此时还十分硬气地说,其余当作小费。五条悟笑着从高脚凳后拎出自己的长袍,披到身上后扯开红绒棉的帘子,推开橱窗的门走了出去,毅然决然地拉着高中生的手往路边的小房子里走。夏油杰有点慌了,连忙问怎么回事。

“给你看点特殊的,birthday boy,”五条悟推开那间房屋的门,里面是某种私人会所,设施条件都比外面好得太多,走廊里的妓女甚至还穿着奢侈品品牌的丝袜,和几个一看就非富即贵的老男人在谈笑。五条悟领着夏油杰进了其中一间房间,除了高档皮沙发和茶几外,屋里还有一根钢管立在房间中央的位置上。夏油杰脸红心跳,似乎知道对方带他来这里的用意了。

五条悟把夏油杰推到沙发上去坐好,自己轻轻拉开前襟的绑带,那件外袍就掉落在地上,裸露出他被蕾丝女式内衣包裹着的身体。钢管舞女郎理应都穿上高跟鞋保护脚腕,五条悟没那个条件,也更是艺高人胆大,赤着脚攀上那根钢管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他甚至还没开始跳舞,夏油杰就已经看得快要流鼻血了。

“可别射在裤子里。”

五条悟伏下身趴跪在地板上微微拱腰,他柔韧的腰肢塌陷成一个惊人的弧度,几乎是完全贴着地板。五条悟攀上那根钢管,两条修长的腿紧密地勾着钢管转了几个来回,他顺着钢管滑下,蹲跪在地板上向后方的观众展示自己挺翘的臀部,他故意扭动着腰肢去摇他的屁股,抖出层层肉浪来引诱观看者。色情和艺术从未如此紧密地关联在一起,夏油杰不停地咽着口水,五条悟那件女式蕾丝内衣遮盖不住什么,他的性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挺立起来。这样还不够,五条悟躺在地面上绷直自己的腰,把两条床上能杀人的腿高高抬起,曲起又展开成一条线,向夏油杰展示他惊人的柔韧性。

五条悟结束表演后就走到夏油杰面前,横跨着坐在少年人的胯上压着那根硬挺硕大的东西。夏油杰此时只有一个问题——“不戴套可以吗,我会加钱的。”

跟高中生做爱果然不一样。五条悟昏头转向地从第三次高潮中缓过神来,他几乎被操得脱水,插在他肚子里的阴茎此时依旧硬度惊人,还没有一点要射出的意思。夏油杰托抱起五条悟的双腿,把对方折叠起来压出一个惊人的弧度,然后向上顶弄着继续抽插,把五条悟股间的润滑剂和水液全部捣出细密的一层泡沫。五条悟小腹肌肉缓缓抽搐几下,再次浑身颤抖着射出了精水,全部淅淅沥沥地铺在了小腹上。夏油杰想到了什么,适时地伸手抹开了精液,抽出钱夹里的学生证放在了五条悟布满白浊的腹肌上。男人被男孩拽到身下猛操了几下,还在不应期里的五条悟经不住那些快感,性器在小腹前甩动着又涌出不少前液。夏油杰看着对方小腹上摆放的学生证,笑着打开手机要录像,五条悟本能地抗拒,伸手捂住镜头问道,“你做什么。”

“留下十八岁破处的证据嘛,”夏油杰轻轻地凑过去蹭五条悟的手,“不会拍到悟的脸的。”

五条悟皮肤本来就白皙,这下子脸红也格外显眼,他听着少年人逾越的要求非但没有生气,还笑着勾夏油杰的手臂要他去拍下身交合的地方。这下子夏油杰也闹了个红脸,镜头里清楚地拍摄到了他自己的性器是如何埋入那个柔软的后穴里的,每一次他抽出一截性器再顶弄回去,都有一点被打磨成乳白色的润滑液顺着穴口溢出来。五条悟后穴入口的褶皱还是粉红色的一圈,里面的肠肉却被磨得充血红肿,微微外露出一点艳红。夏油杰拍摄了一会儿五条悟的小穴,又回到正面拍摄对方承放着自己学生证的小腹,他主动伸手帮五条悟去撸动性器,满意地听到了对方按耐不住漏出的喘息声。

“不会拍到悟的脸的,悟可以出声哦。”夏油杰以一种哄骗的语气诱导着年长者发声,他天资过人,很快就发现了五条悟的敏感点所在何处。男孩每次托着男人的腰肢向上猛烈顶弄,男人就会不经意地漏出一些细微的呻吟,语调颤抖着小声央求夏油杰轻一点慢一点。

五条悟求着客人快点慢点轻点,自己倒先去了这么多次,这可不太具有专业态度。夏油杰忍得难受,少年人食髓知味地被那张会吃会吞的嘴咬着,本能地想要快速挺动操进去。然而被五条悟这么小声求饶,夏油杰也不太好意思为难年长者,他让对方自己托着手机拍摄录影,很是听话地询问年长者,“怎么才能让悟舒服,教教我吧。”

这下五条悟也不得不出声了,他小心翼翼的两手托着手机进行拍摄,晃动着腰肢去磨蹭到少年人的胯上。五条悟脸上逐渐露出一点被干得爽过头了的痴态,全部都被镜头收录进去,他不由自主地说着破廉耻的话,哥哥爸爸先生什么的叫了一个遍,明明是年长者却被刚刚成年的小孩操弄得脸面尽失,只顾得上绞着体内的性器榨取更多快感。夏油杰被五条悟一连串的淫言浪语激得不轻,终于在几十下冲刺后尽数灌到对方体内。

五条悟都被操得昏头,他高潮时下面像失禁了一样往外涌水,扑到少年人的裤子上吹湿了一片。然而他然还乖巧地捧着手机进行拍摄,一边还重申着,“说好了录像要多加钱的,内射也要加钱哦。”

“悟。”夏油杰粗喘着气往五条悟怀里钻,他趁着对方高潮时脑子昏蒙的时候偷偷亲吻对方,“多少钱能换到悟的联系方式呢。”

当天夏油杰是换到了五条悟的联系方式,却不想对方给他的是假电话号码,等夏油杰回到橱窗那里再度寻找五条悟,却被告知对方不会再来了。夏油杰的初恋只能止于一场淋漓尽致的性爱,还是用钱财换来的那种。好在夏油杰留了个念想,在他对着作为破处证据的录像不知道第几次独自撸管时,夏油杰还是深深地叹息,在心里咒骂了五条悟一句。

事实证明,老天有眼,一切只是时候未到。十九岁的夏油杰在大学开学的第一天走进lecture hall,发现主课老师长着一张颇为熟悉的脸,想忘也忘不掉,午夜梦回晨勃手淫时都会想起的那张俊脸。五条悟穿着一身黑衬衣,如沐春风地挂着一个和睦的微笑,依然一派好老师的样子。五条悟本人帅到隔壁工程系和法律系的学生都跟着挤过来只为了看看名牌导师的帅脸,几个女生坐在夏油杰旁边八卦五条老师有没有女朋友,夏油杰只好在心里冷咛一声。等到人都散去后,夏油杰还留在位置上,五条悟看到他倒也不慌神,从容地笑着看他,亲密地叫了一声杰。

“悟真的很过分,”夏油杰摁着五条悟的后腰,蛮力地把他推到在讲台上,“居然给我假的联系方式。”五条悟还在不知好歹地回头笑着看他,没什么诚意地说了句对不起。

于是夏油杰掏出手机播放那段视频给五条悟看,“这种录像给别人看到了,会怎么想五条老师呢。”年下的男孩钳住老师的手臂,分量不轻的性器沉甸甸地压在五条悟的屁股上,隔着布料也散发着惊人的热度。夏油杰恶劣地挺动着腰,隔着裤子去顶五条悟,五条悟被顶得微微向前滑动了一点,男人扒住讲台的边缘,还在小声地笑,完全不会因为夏油杰的威胁而胆怯羞愧。

但五条悟还是假意配合了夏油杰,他晃动着腰肢去蹭新学生的胯下,装出一副受到胁迫才被迫妥协的样子。他说,“那就没办法了呀,就当是给杰入学的迎新仪式吧。”

夏油杰把五条悟身上的毛衫整个掀上去,他拽开对方打底衬衣胸口前的那几颗扣子,随着两颗扣子遭殃掉落在地的声音,夏油杰的手指就这么拢上了老师温热的胸口,他用食指和中指揪住对方敏感的乳首轻轻向外拉扯。五条悟那里敏感得不得了,根本禁不起学生这样子的玩弄,只是被对方的手指摸着乳头捏了几下,他就感觉有股热流聚集在小腹那里催促着情欲的滋生。夏油杰还不满意,从背后压得五条悟更甚,他两只手都用上去捧对方的乳肉,用食指轻轻抠进乳缝里刮蹭,再用其余的手指挤压着柔软的胸肌,把那里挤出一条女人酥胸般深壑的乳沟。

“不行,老师的乳头好痛…不要捏了好不好。”五条悟被自己的学生以一个羞耻的姿势压在讲台上,夏油杰一个劲儿地揉捏他的胸肌和乳首,竟然把他揉得也有点发情。夏油杰非但没有停手,还变本加厉地掐着那粉红色的一点拉扯,五条悟被他弄得又痛又爽,忍不住地晃着腰肢用臀肉磨蹭着身后散发着热度的那根东西。五条悟还没打算被小男孩摸摸胸就射出来,于是他勾引着夏油杰,“要老师帮你做乳交吗。”

夏油杰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他到底是年轻人经不起太多挑拨,只是听了五条悟这么一句哄骗的话,夏油杰就乖乖地抽回了手,安静地等着老师帮自己掏出裤子里的阴茎。五条悟言而有信,真的蹲下身去把胸部挤出一条乳沟来供男孩插进去。

夏油杰没有立即开始抽插,他轻轻伏下身来亲吻五条悟的额头,语气里欣喜又带了一点不安,“悟这次不能跑掉了。”

夏油杰的老师跪下来服务年轻男孩的阴茎,用乳肉挤压着茎身,又张开嘴含进顶端的伞头。五条悟模模糊糊地说出一句,“当然,这次我的联系方式写在教务板块里了,夏油同学。”






End

本文从头到尾完全虚拟,俺发表网络免责声明,三次不要嫖娼(。

以及ooc都是一款我的问题

164 Likes

好喜欢这篇hhh 91老师我的神

4 Likes

好喜欢

1 Like

好会写:sob::sob::sob:好爱看

1 Like

91老師⋯⋯⋯永遠的神⋯⋯⋯⋯⋯⋯⋯(雙手合十升天

我吃吃吃吃: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这成年礼也太香辣了:hot_face:

香香

好香…

重新回味好幾次,又香又好吃
果然會遇到就是命中注定,五条老師給假信息也沒用哈哈
命定感太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