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夏 by 91

高专的宿舍里并没有安装中央空调,就算到了夏天最热的时候,夏油杰和五条悟两人也只能靠一个小小的电风扇过活。在这火烧火燎的炎炎夏日里,什么情爱都得退居二线,他俩不仅不再挤在同一张床上睡觉,甚至连任何物理意味上的接触都不想产生。夏油杰这天是从午睡中十分惨淡地热醒的,他的脖颈后面全是一片蒙蒙的汗,长发则一缕缕地沾湿了贴在皮肉上,难受得紧。于是夏油杰爬起来给自己扎了个丸子头,他摸了一把自己背后的汗,撩起背心的下摆毫无形象地卷起来散热,然后想着去冰箱里找点凉快东西喝。

五条悟这时叩响了夏油杰宿舍的门,他刚出完一趟任务回来,肉眼可见地被晒得晕乎,两颊都被热度熏红,额头上也全是细细密密的汗珠。五条悟刚进了门就开始在门口表演脱衣舞,他把被汗浸湿贴在脊背上的衬衣从自己身上剥下来,然后卷成一团丢在脏衣篓里,于此同时他飞快地脱光了下身的衣物,腰带,裤子,以及贴身内衣。以往五条悟这个架势必然是要扑上来狠狠骑夏油杰两回合的,但是今天实在太热,就算是五条悟也被外面的太阳晒得性欲减退,此时只想一头栽进冰柜。于是他连半秒的目光都没分给夏油杰,自己快速跑去冰箱那儿找东西吃了。

夏油杰只能认命地过去给五条悟收拾那一地狼藉,一边捡着衣服一边拖长语调说了声欢迎回来。五条悟上身的白色衬衣已经被汗水浸湿得差不多了,此时不及时清洗搞不好会在领口留下汗渍,于是夏油杰拿着五条悟的名牌衬衣审视了一会儿,还是认命地叹了口气,钻进厕所里给他手洗衬衣。等夏油杰洗完衣服出来时,五条悟正惬意地裸身坐在风扇面前吹风,嘴里叼着半根棒冰,他见夏油杰出来,又看到对方拎着自己清洗好了的衬衣,眼睛弯弯满含笑意地道谢,“谢谢杰——”

夏油杰碍不住五条悟撒娇似的语气,只好把一两句抱怨的话又嚼碎了咽进肚子里。想了半天又说出一句,“不要光着身子吹风,小心感冒。穿件衣服。”

五条悟闻言爬起来去夏油杰的衣柜里翻找T恤衫,然后套了一件又坐回风扇前吹风。夏油杰把自己原本卷起到胸口的背心放下去,颇为疑惑地歪头看着五条悟,五条悟被他看得发毛,反盯着夏油杰看。

“你没穿裤子。”

夏油杰试图委婉地指出对方在强奸他的眼睛,但明显五条悟本人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他甚至撩起T恤的下摆给夏油杰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下半身,看向自己男朋友的眼神里充斥着一股不屑,“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裸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再说夏天裸奔不是很正常。”

夏油杰不知道怎么提醒五条悟,正常人夏天裸奔一般裸上半身。

管天管地也管不了五条悟,夏油杰深谙此道,不再浪费口舌。虽然热得要命,夏油杰也不想过去跟五条悟贴贴,但是风扇只有一个,夏油杰还是凑了过去坐到五条悟身边,让对方给自己稍微让一点位置。夏油杰碰到五条悟身体的一瞬间就发觉对方还没完全散完热,此时身上的温度还接近于外界,甚至有点像发烧了。五条悟拿手扇着风,问夏油杰借一个皮筋要把额前的碎发都扎起来,于是夏油杰好心地给五条悟扎了个朝天揪,虽然有点傻,但是至少真的凉快。五条悟此时还叼着那半根酸奶口味的棒冰,融化了的汁水粘在他的嘴角,还有不少顺着他的手指和那根木棍流下来,把他的手指缝都弄得黏黏糊糊。五条悟吸吮着棒冰,扭头就看到夏油杰颇为意味深长的注视。

五条悟笑着问夏油杰是不是在想什么色色的事情,夏油杰嘴角抽动,说自己在想最后一个棒冰就被你吃了。五条悟不理夏油杰的狡辩,拿出一种你不用解释了我都懂的态度贴上去,满含色情意味地在夏油杰面前把那根快要融化至尽的棒冰吸食得啧啧有声。夏油杰只觉得自己裤子没动静,拳头硬了。

五条悟再接再厉,凑得更近紧紧地贴着夏油杰的身体。夏油杰身上附着一层薄汗,被风一吹变得黏黏糊糊,五条悟还非要贴上来,于是他们两个就像包装纸盒里的两枚大福,外皮彻底紧贴着粘在一起。五条悟把夏油杰往床褥里压了个严严实实,他撩起对方的背心下摆要往里摸,被夏油杰一把抓住了手拒绝肢体接触。

夏油杰语气诚恳,堪称算是哀求,“别摸我,算我求你。”

五条悟哪里会乖乖听话,他拿自己炙热的掌心附上夏油杰的小腹和胸肌,然后把手心那些黏糊糊的冰棒汁水也都一股脑儿糊到布料和肉体上。在五条悟那只烫得要命还黏黏糊糊的手摸进夏油杰裤子里时,夏油杰终于忍无可忍,他爆了句粗,“操你。”

“好啊,”这不正合五条悟的意。五条悟头顶粉色花花发圈和一个小冲天揪,还要趴在夏油杰身上卖弄色相。夏油杰彻底被男朋友逗笑,于是两个人滚在床褥里接吻,直到津水把彼此的下巴也糊得黏哒哒。五条悟刚换了一次衣服,此时这一番折腾又开始热得出汗,他和夏油杰汗津津地贴在一起亲热了一会儿,忽然又撤出夏油杰的怀抱,去和电风扇卿卿我我了。

夏油杰还想强制压制住对方,干脆直接这么汗流浃背地操一次,然后再去冲澡。哪想五条悟亲了一半,摸也摸了,忽然又跟夏油杰说热死了,然后跑去吹电风扇。夏油杰本来想去拉男朋友的手让五条悟先给自己撸一发,没想到五条悟毅然决然打开无下限,说什么也不要再进行任何肢体相亲。夏油杰满脸黑线,五条悟其人,就像你家那只可爱可恨的猫,要么贴上来非要蹭你,不撸它就扒拉你一下午,要么完全不让撸,完全不给碰。夏油杰现在就经历了这种悲惨事件,他的猫蹭过来给他蹭硬了,又嫌天气太热不想滚到一起,干脆开着无下限去一边吹风了。

夏油杰有点忍不住想打人。

夏油杰没忍住。

暑夏,热得像狗的一个傍晚,夏油杰和五条悟大打出手,鸡飞狗跳,鸡犬不宁,打到最后夏油杰扯着五条悟的衣领子怒吼以后别想我再给你洗衣服。五条悟莫名其妙地裸着下半身跨坐在男朋友的身上,拳头还没落下去只好半路收回来。这样一来可好,这下他们身上的衣服彻底都被汗浸湿,湿答答地贴在身上,被风一吹又生出一股子冷意,怎么都难受。

于是五条悟问夏油杰,要不要一起去冲凉。

在夏油杰把他摁在淋浴喷头的水流下操得呛进去一口水时,五条悟忽然由衷地后悔自己的提议。诚然,夏天冲凉的确是个消暑的好提议,但是和男朋友一起冲凉并不是。在他们踏进淋浴房的瞬间,夏油杰就摁着五条悟的肩把他压下去,一手扶着自己全然勃起的阴茎不由分说地插进五条悟的嘴里,一手打开花洒调试着水温。五条悟的头发被水逐渐浇灌湿了,全部塌下来贴在前额上,他试图去推搡对方的胯骨,却被夏油杰捏着下颚更深更狠地顶进去。五条悟不用想都会知道自己的喉咙明天会哑成什么样子,他被夏油杰生猛的干法逼得滋生出不少生理眼泪,嘴里积起的津液和前液都含不住,只能顺着嘴角的缝隙往外溢出来。夏油杰在五条悟嘴里射出来的时候,五条悟猛地一抽气鼻腔里又呛进去不少水,他被精液和冷水呛个半死,紧紧地抱着夏油杰的腿低头咳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冷水澡达到了降温的效果,等夏油杰把五条悟托抱起来时,对方的大腿已经变得温凉格外好摸。五条悟体表的温度降下来了,体内却依旧烫得惊人,夏油杰卷着舌尖去勾对方嘴中温热的津液,五条悟被他亲得迷迷糊糊,猫似地哼哼了几声。夏油杰本来没想做到最后,五条悟却又自己开始扩张,牵着夏油杰的手摸到穴口的褶皱上,再插进高热湿泞的穴道里。五条悟体内格外的热,穴肉层层紧密地包裹着夏油杰的两根手指,再次次收缩绞紧把手指吞吃得更深些。每次夏油杰微微勾起指节前后推送,五条悟就在他手底下浑身颤抖一次,夏油杰深谙如何让五条悟爽得喘出声音来,他一边用指腹摩挲着对方体内的敏感区,一边圈握着对方往外吐水的阴茎给他打了几个来回。只是被夏油杰指奸外加手淫,五条悟就淅淅沥沥地射出了一次精水,地面太湿滑,他腿又绷直得酸软,如果不是夏油杰环抱着他,五条悟就要出溜下去跪坐在淋浴间的地面上了。

五条悟嗓子里的那几声呻吟还没完全吐完,不等他从高潮中缓过来一点,夏油杰就急不可耐地把五条悟抵在玻璃门的那一侧上,从后面进入并使用他。五条悟应激似地浑身抖动了一下,并不是因为后方的侵入,而是因为他的前胸整面地贴在了冰冷的玻璃上,激得他几乎瞬间清醒,连乳首都跟着硬挺起来。身后是炽热的一整根东西开扩穴道,身前是冰冷刺骨的玻璃门,五条悟射精后半软的阴茎贴在玻璃上一甩一甩地磨蹭,被激得又半硬了起来。夏油杰不打算此时体谅五条悟,并没有任何换个姿势的意思,五条悟只能被他把握着腰胯操得逐渐往上耸动,一次次来回蹭在冰冷的玻璃上,磨得前胸发痛。

五条悟觉得这是夏油杰对他刚刚行为的打击报复,他来不及思考如何应对,就被夏油杰操得几近失声。夏油杰捏着五条悟臀瓣上的软肉,往上又快又狠地操进去,每次都顶在深处那要命的一点上。五条悟一开始还有气力呻吟,说一些有的没的话刺激夏油杰,到后来就彻底脱力了,只能往后倚倒在夏油杰的怀里,浑身像没骨头一样倚靠在他身上。夏油杰拿他没办法,只能任由五条悟往后倚着,他托抱着抬起五条悟的一条腿,从侧面更深入地顶进去,同时啄吻在对方被水浸湿湿漉漉的侧脸上,哄骗着对方坚持一下,马上就结束了。五条悟感觉自己小腿的每一寸筋都绷紧到了难以维继的程度,他催促着对方赶快射出,哼出的声音同时也变得湿漉漉的混淆成鼻音。五条悟在高潮时几乎发出一点带着哭腔的呻吟,夏油杰把他圈在怀抱里胡乱地亲吻了一通,五条悟一边找寻着各种字眼骂他混账,一边献上湿润柔软的嘴唇,随即被亲了个密不透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End

极速车手,先随便爽一下,我写完吃饭去了

35 Likes

高中生没忍住: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好香!!

香香香!:heart_eyes::heart_eyes::heart_eyes:

车速过快,虽然没爽够,但又很上头:heart_eyes:裤子爆炸:b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