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毕业(双性)by 91

*五条悟双性

*纯爱,纯粹做爱




夏油杰原本是在谈恋爱这方面的保守党人士,他的计划是先向五条悟表白,然后适时地牵手,排在情到浓处时的初吻,长久的陪伴之后的,最后的最后才是本垒。但是碍于他自己找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朋友,他们进展过于迅速,在夏油杰结束表白后的三十分钟内,他们就已经稀里糊涂地直接一垒结束奔向本垒。这完全超出了夏油杰所设想的,他没来得及做任何准备,但是五条悟已经勾着他的脖子亲得他昏头转向,于是全部那些所谓的谈恋爱的基准此时都被夏油杰忘却脑后。夏油杰借势于重力的作用把五条悟压在床上,更加深入地和对方开始唇齿纠缠,他们两个都勃起了,轻轻顶着胯往对方的大腿根处蹭。夏油杰越蹭越硬,完全忘记了自己原本排列好的什么一垒二垒的顺序问题。

五条悟抓着夏油杰的手往他自己的裤子里摸时,夏油杰还是不自觉地脸红起来了,虽然此时宿舍里正开着风扇,他还是觉得自己脖颈后面细细密密地出了一层汗,披在耳后的长发就此也被汗浸湿沾到皮肉上。夏油杰克制地抽回手来抓起自己的长发扎成马尾,然后支起上半身来,看着身下双颊粉红的五条悟,支支吾吾非常踌躇地说着,“要不我给你口吧。我们润滑和套子什么都没有,还是等到下次再做。”

五条悟露出了好像开学第一天被夏油杰一拳打出鼻血的那种表情,正当夏油杰担忧对方下一秒就要暴起对自己进行强迫式性行为时,五条悟忽然回过神来,左手握拳砸进他自己的右掌心里发出清脆的一声。

“哦,忘了跟你说了。”五条悟恍然大悟似地点了下头,然后看着夏油杰狐疑的表情并不多做解释,他行动代替言语,直接就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和内衣给夏油杰展示自己的下身。夏油杰觉得头昏脑热,一时间有点想要迸发出鼻血的冲动。他不是没有幻想过男朋友的裸体,也多多少少在浴室和厕所跟对方的性器官打过一些照面,但是此时看到五条悟光裸的下身,还是对正值青春期的夏油杰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五条悟缺少体毛,耻毛不仅稀疏,颜色还相对浅淡,夏油杰看得呼吸都逐渐变得急促,他想起自己刚刚的提议,鼓起勇气蹲下去试图建设心理准备给对方做个口活。夏油杰正想着先给五条悟提供次口活,介于对方的阴茎和体毛都色泽淡薄,夏油杰并没有生出什么抗拒心理,他刚想伸出手帮五条悟先撸得更硬些,就看到对方主动拨开阴茎露出了卵蛋下隐藏的穴口。夏油杰脑子发懵,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五条悟就已经开始笑夏油杰当机了的反应,他小声解释自己身体情况比较特殊,出生起就同时拥有女性和男性的性器官。夏油杰这下是彻底地反应不过来了,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计划范围,第一次击球就直接奔向界外。

五条悟用两只手指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阴户,他拨开阴唇展示隐藏其中的洞口,勉为其难地说,如果做爱的话,这里也可以给杰用。夏油杰被五条悟直白勾引式的话语击得彻底头昏,只能期盼自己千万不要此时丢人地流出鼻血来,他努力地深呼吸了几次,花了一点时间接受五条悟作为双性的身份。五条悟还在没心没肺地笑,他伸出手揉乱夏油杰的头发,另一只手拽着自己的内裤往上提。夏油杰没给五条悟这个机会,他蹲在五条悟下身的面前,不由分说地直接摸上了那处女穴。五条悟低低地倒抽了一口气,似乎无法立即习惯来自其他人陌生的触碰感,但他还是纵容着夏油杰用指腹轻轻揉着他作为男性本不该拥有的畸形女穴。夏油杰发觉五条悟并没有什么反抗的意思,于是他凑得更近,用两根手指撑开穴口,看着粉色的内里闪着一层水光,正通过那个窄小的入口流出一点水液来。

“很湿呢,悟有生理期吗。”夏油杰这么问着,他用指腹去擦拭那些分泌出的水液,听到五条悟不禁闷哼一声,大腿肌肉也同时在夏油杰的手掌下缓缓绷紧。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有。”五条悟并不耻于自己的不同,也学习过那些必要的生理知识,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女性那样的生理期,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应该不备有怀孕的能力,也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女性。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拥有女性的快感来源,比如说夏油杰只是揉了外阴这么一会儿,他就湿得要滴出水来了。

夏油杰没再说话,他凑近了把脸埋在五条悟的胯下紧紧地贴合着对方的女穴,然后试探性地伸出舌头,缓慢但切实地从上到下舔弄了一遍五条悟的阴部。五条悟不禁伸出手去抓夏油杰的长发,甚至扯得夏油杰有些头皮微麻。夏油杰给五条悟的性刺激太多,毕竟他从来没有过分关注过自己女性的那部分组成,也从没想到第一次做爱就会被别人含住女穴来回舔弄。夏油杰知道五条悟大概是有爽到,他卷着舌面舔舐着对方湿漉漉的外阴,缓慢地上下滑动然后将舌尖顶进那个窄小的洞口里。五条悟缓慢小声地呻吟着,不得章法得骑在夏油杰的脸上来回蹭弄,已经勃起了的阴茎也跟着吐出些透明的前液,全部都滴落到夏油杰的长发上去。

夏油杰拿舌尖抵着阴蒂那一点搅动着轻轻地嘬吸了一口,五条悟随即跟着浑身颤抖起来,莫名窜上来的快感淹没了他,他几乎腿一软直接压到了夏油杰的脸上去。夏油杰赶紧稳稳地扶住五条悟的小腿,安抚性地暂时停止了吸吮的动作,五条悟喘得厉害,只听到在他胯下传来夏油杰一句声调模糊的问询,“要不要坐下。”

五条悟径直地往后倒在椅子上,似乎脑子还没完全清醒,夏油杰伏下身去要亲吻他,五条悟颇为听话地任他亲了一口,然后愣愣地用手指撑开女穴问他不插进来吗。夏油杰给五条悟解开被汗浸湿的衬衣,等对方从高潮余韵里缓过来,至少先把脑子捡回来,“那种事情不行的吧,我们现在又没有套子。”

“我又不会怀孕。”从性快感中找回来了脑子的五条悟听上去也不怎么理智,他伸出手去扒夏油杰的裤子,夏油杰被他惹得没脾气,勃起的性器已经把裤子胯部顶起了不小的帐篷,却仍旧没妥协于五条悟的威逼利诱。

“下次好不好,这次就用手指。”

五条悟大概也真的害怕处女穴第一次就被夏油杰的那东西插坏了,因为他在摸到夏油杰的性器的那一瞬间就被烫到一样蔫了,他抽回了手,给夏油杰系好腰带还打了个蝴蝶结,试图申请柏拉图恋爱。夏油杰没看出他们现在跟柏拉图有什么关系,但他没好气地应了声好,然后让五条悟抬起双脚踩在椅子上,再抱起自己的双腿折叠到胸前,把下身全部裸露出来交于夏油杰。夏油杰蹲下去一只手揉捏着五条悟逐渐充血的阴蒂,等到入口那里又变得湿漉漉的一片时,他另一只手并拢起两指,轻轻地插入穴口往阴道里推送。

五条悟脸红得要命,嘲讽似的语气责问夏油杰看了多少黄片,怎么这么熟练。夏油杰不太想丢脸地承认自己为了学习和男性做爱所要注意的事项,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游览了不知道多少gay片网站,没想到到头来还要跟女穴打交道。夏油杰没回答五条悟,因为他的嘴忙着干点别的事,他伏下身去舔穴,同时把两指插入埋进了五条悟温热的穴道里。见五条悟并没喊疼,夏油杰开始以稳定的频率推送着手指插着阴穴,他微微勾起手指用指腹摩擦对方体内上方的敏感带,不少水液随之往外涌出,顺着夏油杰的手指被带出穴口滴滴答答地落在椅子上,洇湿了一片显眼的水痕。夏油杰继续扫动着舌头用舌面上的颗粒摩擦那发硬的一点,更猛烈地抽动着手指抵着对方甬道里微微粗砺的那处肉壁来回摩擦,五条悟穴里这下喷得更厉害,连夏油杰的手指都堵不住那些水液,顺着交合的缝隙往外涌出,淅淅沥沥地浇在五条悟的大腿根和夏油杰的脸上。

五条悟人已经爽得要傻了,他把头埋在夏油杰的肩胛处努力地想要抑制住那些出格的呻吟声,却也已经无济于事,那些呻吟和喘息声断断续续地从他的喉咙里漏出来。夏油杰舔弄着五条悟充血变硬的阴蒂那一点,忽然想起自己冷落了对方的男性性器官,他刚想给对方口一会儿,却不想自己随意地撸了几下勃起了许久的阴茎,五条悟就射出了精液,一股股地洒到夏油杰的额头和长发上。快感太多太满已经摧毁了五条悟的理智,他无意识地长久呻吟出声,伸出手去扯弄夏油杰的长发,把对方拽得呲牙咧嘴。夏油杰继续用手掌快速拨弄摩擦着对方湿漉漉的外阴,五条悟应激地紧拽夏油杰的长发往自己的方向拉去,腿也随之软了抱不住了,只好落下来挂在夏油杰的肩膀上。夏油杰毫不留情,还在警告五条悟抱好自己的腿,手下的动作丝毫不减,还在蹂躏着已经高潮过一次的女穴,他用指腹快速揉搓着最要命的那一点,然后用掌心在穴口快速打转。

五条悟不停地摆头求饶,要制止夏油杰进一步的抚慰,他几乎被逼出了一点哭腔,“我真的要尿出来了。”

“不是哦,是潮吹了。”夏油杰轻轻抽打了一下五条悟的女穴,满意地看到对方像失禁了一样吹出了不少水液,像崩坏的水龙头一样淅淅沥沥地流出来落在椅面上,浇出更明显的一圈水痕。五条悟上上下下都变得湿漉漉的,脸上爬满了汗水和激出的生理泪水,阴部全然闪着水光外露着粉红的穴口,淫荡得不成样子。夏油杰占有欲作祟地联想到,所有人,他们谁也不会知道,也没有机会知道,五条悟在高潮时会露出这种色情的表情,也没有人知道五条悟有一个敏感多汁的女穴,在被人侵犯时会爽到吹出水液来。这是夏油杰一人的专属。

五条悟已经被夏油杰玩得高潮了这么多次,夏油杰却还衣冠楚楚地穿着全套的衣服,只是胯部被潮吹液喷得湿了,更显被顶起的那一块了。五条悟被夏油杰托抱着滚到床上去,他勾着腿把夏油杰箍住,完全不听解释地用湿漉漉的女穴去蹭夏油杰的胯部,不死心地问他要不要做。夏油杰忍得青筋暴起,却还是笃定地摇了摇头,他退后了两步坐在床沿上认命似地撩起自己的上衣下摆咬住,然后掏出自己裤裆里已经被冷落了太久的阴茎,开始自己手淫。

五条悟毛茸茸的小脑袋此时却又凑过来了,纵使心里还多多少少有一点抗拒心理,五条悟也发觉了夏油杰的可怜,总不能放着任由对方惨唧唧地独自撸管,于是他扶着夏油杰粗壮的一整根性器,伸出一截软舌试探性地舔了顶端一口,得到了夏油杰一个猛烈抽气作为回应。五条悟对嘴里咸涩的味道没什么好感,他皱起小猫批脸,用眼神表达了自己此时的不快,但他还是忍着内心的那些不快,把夏油杰的性器含进了嘴里来回舔弄。他吸吮得不得章法,只是胡乱地卷着舌头来回像吃冰激凌一样舔个一遍,还不懂在此过程中把牙齿收好。夏油杰被他弄得又爽又痛,痛的成分其实占多些,但是因为此时给他做口活的是他的小男朋友五条悟,夏油杰又心花怒放,完全没有出言制止对方。五条悟含得累了,吃这么大一根东西实在辛苦,撑得他下颚酸痛,津水含不住全部顺着嘴角滴落出来。五条悟吐出对方被吸得湿淋淋的一整根性器,问夏油杰,“那要不要用后面。”

“那更不行吧,我们连润滑都没有。”夏油杰扶着自己的性器戳弄到五条悟柔软的嘴唇上,“收好牙齿好好含,就拜托悟了。”夏油杰很少用到这种恳求的语气和词汇,五条悟疑惑地抬头去看夏油杰,正打算出言嘲讽那么两句,就发现对方实在是忍得太辛苦,夏油杰此时脸红得不像样子,连眼圈都跟着发红。五条悟因为夏油杰这幅样子莫名心软又心动,最后还是妥协着跪下身去,分开夏油杰的双腿正跪于他胯前,认真地挽起鬓边的碎发把对方的性器含进嘴里服侍。

五条悟这次总算学了乖,他试图包裹好自己的牙齿避免磕碰到茎身,然后放松喉部努力地往里吞咽。夏油杰轻轻地喘出声音来,每次五条悟收缩着口腔内部把性器顶端含得更深,夏油杰就会喘得更大声,虚握在五条悟后颈处的那只手也跟着收紧,动作活像是要拎起一只幼猫。五条悟更殷勤地去服侍挚友的东西,他一边含着性器,一边拿手去揉搓底部的卵蛋,夏油杰忍得辛苦,不自觉地伸手去摸五条悟的喉结,他的指腹摩挲着上下滚动的喉结,感知着五条悟把嘴里积累的前液和津水都咽下去。夏油杰恶劣地生出一点玩心,他见五条悟光裸着下身跪坐着,小穴也就此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于是他抬起脚用脚背去蹭那处阴穴,不出所料地蹭出许多水液。五条悟不满地从喉咙里哼出一些声音来表示抗议,夏油杰没理他,继续前后挪动着用脚掌去蹭上方往外淌水的女穴,把五条悟弄得腿软,最后忍不住吐出嘴中的性器,狠狠地骂了两句。

夏油杰率先提议了要69,他忍到现在也没射出来已经是极限,实在没法继续维持君子做派。夏油杰不常撒娇,甚至从来没以撒娇的语气问过五条悟什么,所以当他圈抱着五条悟,道歉后小心翼翼地蹭着五条悟的胸口问他能不能帮帮忙时,五条悟可耻地情动心软,又趴到了夏油杰身上为他口交。夏油杰的脸离得那张女穴太近,他甚至能感知到肉感的热度和气息,刚才已经口过了一轮,夏油杰没什么心理压力就埋了上去,卷着舌头深深地搅进穴口里,他手上也没闲着,微微施力捏住阴蒂那一点摩挲。五条悟刚刚高潮过几次,现在就变得就更加敏感,只是被夏油杰稍微弄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开始浪叫。五条悟非常恶劣地停止了本该是互惠互利的服务,他吐出嘴里硬挺的阴茎,直立起上半身坐在夏油杰的脸上,无法自持地前后摆腰追逐着快感。

“我又要到了,杰我不行了,真的好爽。”五条悟断断续续地说着骚话,夏油杰也不好意思责怪他停止了本该是互助的行为,只好快速上下拨弄着女穴,又把五条悟送上了一次高潮。五条悟紧密地坐在夏油杰的脸上,潮吹液从穴里涌出来喷在夏油杰脸上,又流了一部分到他嘴里,夏油杰只能被迫喝下去。五条悟人爽得失去理智,差点从床上翻下去,夏油杰一把捞住他抱在怀里,一边持续揉捏着五条悟的乳首为他延长快感,一边颇为不快地抹了一把脸,自暴自弃地撸动着性器想着赶紧射出来。

五条悟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来,他身体还一抖一抖的,恢复理智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夏油杰自己的味道怎么样。夏油杰说不上来,只好说某种意义上是很咸湿的味道,总之并不奇怪。五条悟非常失望地啊了一声,说小黄漫画本上不都说是甜的吗。夏油杰青筋暴起,忍了许久才没把人掀翻操进去,他自己撸着射在五条悟脸上,又断断续续一股股地射到嘴里,嘴唇上,脸上,睫毛上。五条悟被突如其来的颜射吓了一跳,正当夏油杰以为他会发作时,五条悟却微笑着把嘴边的精液舔进嘴里,说什么原来杰喜欢这个啊。

夏油杰默不作声,但是刚刚射过一次的性器又缓缓地挺立了起来,他转身去拿手机,紧急下单了套子和润滑油。本垒的事情,非常需要紧急提上议程。

当五条悟听到夏油杰一本正经地询问自己可不可以本垒时,五条悟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夏油杰皱着眉说着不好笑,我必须得到你的准许。五条悟以恶作剧的心态逗夏油杰,说那可复杂多了,我得向本家汇报申请。夏油杰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随即意识到对方是在开玩笑,御三家虽然管得够多,但也不至于管谁和谁要做爱。五条悟爆笑着蹲下去,非常不体面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事实证明,恶作剧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当夏油杰把五条悟压在床上亲吻得快要缺氧窒息时,五条悟狼狈地从对方温热的口腔中抽身而退,要求缓一下,自己要呼吸不过来了。夏油杰继而结束亲吻,温情地摸遍了五条悟的全身,然后脱掉五条悟的裤子。他伏下身去亲吻五条悟的大腿,又撸动了几次他微勃的性器,最后才凑到那条女穴边去,问五条悟可以吗。

难道这个时候还能说不可以,五条悟用手臂挡着脸,在心里怒骂了一句。得到了五条悟的应允,夏油杰才把润滑剂倒在五条悟的臀尖上,他用手指蘸取了一些润滑,然后抹到五条悟的阴户和后方闭塞的穴口上去。五条悟被对方摸到后穴上的动作吓得一激灵,他没想到夏油杰会先选择进入这里,他不安地想从夏油杰手里抽出自己的腿,却被牢牢摁住,夏油杰说自己会照顾好他,要五条悟放松。五条悟也不知道此时该怎么办,只好任由夏油杰把湿滑的手指推送进后方的穴口里。他不该被使用,也从未被使用过的穴口被夏油杰强硬地破开,可惜夏油杰功课做得太好,没怎么把五条悟弄痛就成功添了两指进去。他缓慢地抽送着手指,勾起前面的指节磨蹭里面的敏感点,不出所料地把五条悟服侍得服服帖帖,在他手底下喘得仿佛来不及呼吸。直到添了第三根手指,五条悟终于忍不住哼哼着问夏油杰插进来,他一连串地叫了几声哥哥什么的,哄得夏油杰耳根子发烫。五条悟总是能毫不忌讳地说些胡话昏话,撩拨得夏油杰失去自持,殊不知最后遭殃的是他五条悟自己。

夏油杰从后穴中抽出深埋其中的手指,随意地甩了几下附着带出的水液和润滑,然后他倒了些润滑剂在自己的性器上,这才小心翼翼地扶着性器往五条悟的屁股里插。夏油杰刚埋进去不过一半,就被里面紧致高热的肠壁裹得差点直接射出来,他低声喘息着往里继续插,五条悟被他猛然深入的动作逼得呻吟一声,前面居然也跟着涌出一股水来。

夏油杰完全埋进了五条悟的后穴里,他前后耸动着腰去顶弄,一次次地完全插入再抽出,惹得五条悟浑身颤抖,在他的禁锢下四肢绵软,又一次高潮了。五条悟自己都搞不清是怎么爽到高潮的,只知道自己前面的性器和女穴明明没有得到任何照顾,却率先潮吹了一次。他女穴里的水像失禁一样顺着大腿根往外流淌,浇了一地湿泞,夏油杰笑着问五条悟,“原来悟被插后面的时候,前面也会舒服吗。”

五条悟自己也无解,但他实在太爽了,后面被填得好多好满,每次夏油杰向前挺动就能顶到他最致命的那一点,让他爽利得无法自持,连阴茎都跟着再次充血勃起。五条悟此时没想别的,只觉得前面也寂寞,他自己胡乱地摸前方的阴户阴蒂,快速地摩擦着那薄薄一层脆弱柔软的皮肉来获取快感。五条悟自己弄得不得要领,只好努力地揉弄着阴蒂试图博取快感,好在夏油杰注意到了,非常好心地伸手帮他。五条悟享受了一会儿同时进行的指奸和操弄,他摇晃着腰肢去吞吃穴里的性器,前面的性器随着前列腺刺激一跳一跳,就快射出精液。夏油杰却在此时掌掴抽打在五条悟的阴户上,逼得他直接潮吹,下体水液横流狼狈不堪。五条悟几乎从喉咙里憋出一点兽类受伤般的声音,他吹得像失禁,后面的穴道被夏油杰无情地使用,几乎变成了某种夏油杰专属的几把套子。

等到夏油杰射在避孕套里时,五条悟已经脚软得站不住,夏油杰却不准他滑下去,一把捞住五条悟把他推到床上去。夏油杰检查了一下后面的穴,只是被干得有点肿了,并没有出血,后穴一被夏油杰的手指拨弄,就乖顺地敞开了任他掰开穴口。夏油杰笑着说,“里面是粉红色的呢,好厉害。”

五条悟这下还是脸红,多厚的脸皮也经不住折腾,他刚想一脚把夏油杰踹下床,就被捏住脚腕舔了上来。夏油杰温热的舌头在穴口搅了一圈,“悟是甜的呢。”

五条悟很想说去你妈的,那是润滑剂的味道,最后又没憋出来这句脏话,只好颇为愤恨地跟夏油杰说,“你吃太多咒灵味蕾坏掉了吧。”

夏油杰第二次插入到五条悟的后穴时,五条悟熟练地打算自己伸手下去揉揉阴蒂,却被夏油杰捉住了手。夏油杰拉扯着五条悟的手臂,一边猛操着后穴用性器鞭挞出一条供他使用的甬道,一边伸出手去插五条悟的女穴。这个姿势十分考验五条悟的柔韧性,他只好抬高腰肢去迎合后方的操弄,把腿叉得更开。夏油杰在五条悟耳边夸他紧,夸他里面好湿好热,都不知道到底在夸哪一个穴。夏油杰的手指上沾满了淫液,又用同样几根手指去插五条悟的嘴,这下五条悟尝到了自己的味道,确实跟甜味没什么关系。五条悟皱着小猫批脸,不满地用舌头把手指往外顶,夏油杰笑着抽出手指,又勾着五条悟的脖子要接吻。他在接吻的间歇里模模糊糊地跟五条悟说,“只要是悟的味道我都喜欢。”

最后五条悟又被操射了几次,他本来一心想勾着夏油杰操他的女穴,然而两场性爱下来,他就累得抬不起眼了。夏油杰也关照他辛苦,简单清洗后给五条悟穿了新内衣,抱着五条悟彻底睡了过去。

夏油杰是半夜醒的,天杀的五条悟都不愿意等到他晨勃,凌晨三四点就开始往夏油杰怀里蹭,非常有目标性地在他胯上磨蹭。五条悟本来想夜袭给对方来个口活,没想到计划还没实施夏油杰就先醒了。夏油杰腾地一下坐起来,开始慢条斯理地整理散发,把长发拢起扎好。五条悟本能地发觉了威胁,他还没来得及逃,就被夏油杰摁着陷回了床褥里。

夏油杰操进去得太急,好在他之前就把那里开拓好了,五条悟的后穴没怎么抗拒就吞吃下了一整根性器。五条悟甚至还穿着内裤就被操了,他的内衣还挂在胯骨上,只是屁股那里的布料被拉扯下来方便接受侵犯。夏油杰从后面狂风暴雨地颠弄他,五条悟被他操得失声,前面的性器和女穴都没被摸,只是和布料摩擦就全湿了,一股股往外吐着清液。五条悟的后穴被性器完全贯穿填满,在每次抽插间榨出太多快感,一来二往就又潮吹了,看来他确实被操后面时前面也能爽到。夏油杰抽出性器把五条悟翻了个身,他帮五条悟脱下被水泡湿的内衣,轻轻拧一下就有水溢出来浇到五条悟脸上。

“悟也太色了。”

五条悟此时已经没什么颜面可言了,他彻底放纵自己,说着想要吃杰的东西,“进来吧,我想要被杰的肉棒填满。”

于是夏油杰给了五条悟他想要的,他轻轻用手指撑开柔软的女穴,缓慢地插进去,把自己的性器首次推送进五条悟作为女性的那一部分里。五条悟急促地抽着气,夏油杰还以为他痛,就要抽身离开,五条悟却用两条长腿把夏油杰锁在怀里箍住,“不痛,只是很胀,继续吧。”夏油杰往里继续进着,五条悟没再出声,彼此都紧密地感受着合二为一的这一刻。直到夏油杰完全插入进去,五条悟才恢复了自己呼吸的频率,他小声笑着说,“被杰撑开了。”

“我真的忍不住了,要乱来一点了,痛就说。”夏油杰忍得青筋暴起,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他快速地律动着,前后抽插使用着五条悟的处女穴。五条悟被他操得几欲翻出几个白眼,夏油杰给他的初体验太深太多,简直没操个几下就开始顶着宫口操弄。五条悟说不上到底是疼还是爽,只感觉肚子好像都要被捅开插坏了,他低头去看自己平整的小腹肌肉,甚至能观测到那里被性器微微顶起一些。夏油杰确实没打算再宽慰五条悟,他实在是忍不住了,狂风骤雨般地把五条悟钉在身下死命地操弄。夏油杰微微发硬的耻毛不停地刮蹭在五条悟的阴户上,竟然也磨蹭得五条悟爽得流水。夏油杰射出的时候,五条悟又被迫跟着潮吹了一次。夏油杰退出五条悟体内时,装满精液的套子不慎脱落了留在穴口,一时间精液和水液一同往外流,看得夏油杰脸红心跳,没忍住就开始取新的套子开始第二轮。

五条悟却拦住了夏油杰,他的脸被高潮时的快感熏红了,声线也还有些颤抖,“不要戴套了好不好,就直接进来。”夏油杰在五条悟身上爽得没什么理智,一时间答应下来,所有条例都彻底破戒。他无套插入了五条悟的身体,实打实肉感的接触让五条悟爽得打激灵,他把夏油杰抱得更紧,催促着夏油杰赶快动起来。夏油杰笑着问他怎么第二次就知道催了,然后向上顶弄着把五条悟送上更多的高潮。夏油杰本来想在快射出时拔出来,却不想五条悟抱着他双腿缠得死紧,完全不肯让夏油杰拔出去。五条悟爽得往外直吐舌尖,“杰要射在里面吗,射在里面吧。”

五条悟自问自答,还完全不给夏油杰脱身的机会,夏油杰只好一股脑全部射在五条悟的阴穴里,然后拍着五条悟的侧脸试图提醒他,“被中出了哦,悟。”

中出这种词五条悟以前只在色情漫画里看到过,没想到如今被应用在自己的身上。五条悟用手指搅了搅穴口,看着前面被灌精了的阴道收缩着往外吐精。五条悟似乎坏掉了一样,居然勾着夏油杰的脖子问后面也想被灌精液。夏油杰一向是个有求必应的好人,于是他操回到男朋友的后穴里,一边猛插一边玩弄前面湿漉漉泡在精液里的女穴。

五条悟一开始还在快感里浮沉,很快他就逐渐意识到了不对,他小腹满涨得厉害,明明下面一直在吹水,却不见那里的压迫感减缓。五条悟逐渐意识到自己恐怕真的要失禁了,他推搡着夏油杰的手臂,问对方说,“杰,我不行了,这次是真的要失禁了。快放我下去上厕所。”

夏油杰不肯放手,他抱着五条悟走到马桶面前,说想尿就随时尿。他后面操弄的动作不停,继续顶到最深处磨着前列腺那一点,给五条悟带来更多快感。五条悟明明只差临门一脚,却不想夏油杰恶劣地堵住五条悟阴茎顶端的尿孔,让他用女性器官排尿。五条悟慌乱地抓着夏油杰的手臂,几乎就是在求饶,他说不行了,好涨。夏油杰不怎么怜惜他,猛操几下后快速拨弄前面的女穴,五条悟随即彻底失禁,首次用女性的尿孔排出了尿液。五条悟甚至尿到了夏油杰手上,夏油杰也不恼,继续缓慢地在五条悟后穴里抽插延长那些快感。

夏油杰终于放开五条悟的性器,伸出手给五条悟撸管,他心生出一些恶劣的念头,“悟这里虽然很大,但彻底用不到了呢。做爱也好排泄也好,这不是都可以通过下面吗。”

五条悟沉浸在快感里根本没有听清楚夏油杰出言羞辱他的语句,但他还是朦胧不清地看着夏油杰点了头。夏油杰射在后穴里之后,五条悟彻底前后溢精,被精液灌了个前后两穴满满当当。五条悟又想到了色情漫画书里的台词,他勾着男朋友亲,说这下真的变成杰的精液罐子了。





End

写这篇pwp的时候在写论文,所以它非常那个什么,那个,你懂吧

雷和ooc是一款我的问题

122 Likes

呜呜呜好好吃

3 Likes

瑟瑟………喜欢…… :heart_eyes:

2 Likes

太棒了!太太大愛:raised_hands:

涩晕了: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香死了 :heart_e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