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当仁不让 By发芽马铃薯

【本文为作者授权代发】

作者微博: 八百里加急标兵奔北坡

老福特: 发芽马铃薯

——————

​【夏五】当仁不让(双性)

​概要:被当作工具按摩棒送进同窗房间该怎么办?

​ 1.

​如果可以选择,夏油杰会在夜蛾提出让他看望五条悟时骑上虹龙就跑,头也不回地撞破高专的帐,挟着警报声来个生死时速逃亡,而不是此刻稀里糊涂地站在两扇已然拉开的纸门前和自己的烦人同窗于此时此刻此景下相见。

​夏油杰和五条悟其实相当不对付,这都要追溯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彼时夏油杰正一手拉着行李一手持着地图试图找到新生报名入学点,却在下一秒发现行李箱陡然一重,像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他满脸困惑地回头,视线下移,一头白毛印入眼帘,碧蓝如青空的眼睛正饶有趣味地盯着他看,盯得他直发毛。一阵大眼瞪小眼后,夏油杰忍不住开口:“请问——”你是谁。“你就是那个,咒灵操术者,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嘛,”对方用大拇指指向自己,“老子是五条悟哦。”

​我管你是谁。夏油杰的友好笑容摇摇欲坠,我只想你从我的箱子上起开。于是他说:“好的,五条同学,能麻烦你从我箱子上起来吗?”夏油杰出身于普通家庭,因此在此之前对咒术界可谓一无所知,连带着对几大世家乃至名动天下的六眼都不曾听闻过。这让已经习惯了众人或惧或敬眼神的五条悟大感惊奇,他继续用有如实质的目光锁定夏油杰:“喂,你成功引起我的兴趣了。我允许你当了不起的五条大人的朋友哦!”

​“…………你有病?“夏油杰正准备第二次要求对方从他行李箱上下来,那个可怜的箱子终于承受不住,嘎吱惨叫着裂开,倒下时激起灰尘朔朔,而五条悟却仍悬空着保持坐姿,受伤的只有夏油杰的行李箱,罪魁祸首还在那自说自话:”怎么样,我会罩着你哦!“

​夏油杰深深呼吸了一下,冷静地把行李箱残留的把手和地图扔在一片狼籍的地面,默默地挽起了袖子,朝那张漂亮又可恶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左等右等只等到一个家入硝子的夜蛾正道找到人时,顿时深深震撼了:“你俩这是被特级咒灵袭击了?”

​夏油杰肿着左脸说实在抱歉,但是这是五条同学逼我动手的。

​五条悟肿着右脸试图去搭男同学肩膀并被对方不断躲开:“夜蛾!我和你说,他以后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家入硝子则想当场从这所奇怪的学校原地退学。

​从这天起,夏油杰悲惨的校园生活就此展开。

​他选校服,五条悟撑着下巴在旁边说:“我要和杰选一样的!”

​他吃午饭,正吸溜着一屉荞麦面,五条悟端着致死量的甜品咣一下坐到他对面:“杰!我来和你一起吃饭了!”

​夏油杰无语。

​夏油杰觉得他脑壳有点问题。

​可是五条悟完全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抓紧一切机会与他同进同出,惹得夏油杰不胜其烦:“你难道还想上厕所替我扶我的〇〇?“五条悟眼睛一亮:“你终于决定要和我当好朋友了吗?”

​“………………“夏油杰狠狠闭嘴,悄悄拉紧裤腰带,“不可以!”

​想了想他补充了一句:“所以不准一起和我上厕所!”更不想你来扶我〇〇。

​这场闹剧一直持续了半个月,第三个星期刚开始,夏油杰就发现五条悟的位置空空如也,他舒心地长叹一口气——可惜好心情只持续到了放学前。夜蛾正道把他留了堂,语重心长地派他去看望五条悟,据说五条悟生病了,你不是他最好的朋友吗,就由你来代替高专送上祝福好了云云。显然五条悟洗脑功力强大,除了夏油杰本人,全校包括他们班主任在内都知道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了。但是夏油杰合理怀疑他们试图让他当冤大头,只不过他想了想这格外安静的一天,最后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下来。

​走出教室的夏油杰终于反应过来,苦大仇深地一抹脸:完了,他属实被五条悟pua了。

五条宅邸果然不同凡响气势恢宏。这庭院回廊、流觞曲水,夸张到夏油杰站在其间觉得自己很渺小,四周的空气里都充斥着万恶的金钱气息。但是意外的和五条悟十分相配,都同主人一般金尊玉贵,张扬华丽。

就是这地方太大,他看着都不知道怎么迈腿:可恶,这是21世纪该有的封建腐朽大贵族吗?

就在夏油杰犹豫着要不要抛个咒灵决定方向时,一个苹果脸的侍女疾驰而来:“喂,就是你吧?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随我去见少爷?”

“?”你们五条家的人都这么潇洒不羁?

当他被对方莫名其妙沿途一路绿灯地送到五条悟卧室门口时夏油杰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直到侍女拜伏着打开两扇纸门以后无声退下,夏油杰才发现事情似乎大条了。

​房间里有些昏暗,燃着些不知名但是闻起来相当名贵的熏香,而且可能是把自己卖了都买不起的那种。夏油杰顿时不知道该把手脚往哪里放,然后房间正中央那坨不明物攒动了两下,五条悟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夏油杰能轻易分辨出其中的不耐烦和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焦躁:“这次又送什么男人过来?不能把我操爽,我就把他从这里一脚踹到大门口去。”

​“………………”夏油杰第一反应是在心里丈量了一下从大门口到这里他走了二十分钟得有多少距离,下一秒反应过来以后试图把已知的日文词汇排列组合:什么男人?操谁?谁操?谁操谁?

​半晌没有得到回应的五条悟模糊不清地咕哝了什么,从被窝里撑起身,朝门口看去,和夏油杰正正对上了视线。

​空气里弥漫着死一样的沉寂。

​“呃,我是……”夏油杰一句话没有说完,五条悟飞快地把头缩了回去,在夏油杰在犹豫要不要直接离开时,五条悟又探出头来,用仿佛发现了什么珍惜动物一样的口吻惊叹道:“真的是杰啊……”

​夏油杰事后想到这里其实是第二个绝好的机会可以直接倒退着逃出五条宅邸,但是他没有,而且他还不知死活地以平时他俩吵嘴的口吻反唇相讥:“如你所见,正是本人。”

​五条悟闪闪发亮的眼睛让他顿时觉得大事不妙,他错觉自己可能是一根逗猫棒、或者刚开封的猫条,而五条悟正对他发起攻击前摇。他又清了清嗓子试图进入正事早点看完早点回家:“总之我现在来这里是受人之托……”绝对不是自愿。

​他接下来的话语被噎在了喉咙里,他现在才看清五条悟现在的状态,对方似乎不着寸缕,半截裸露在外的身体在暗室里也泛着荧玉似的光泽,让夏油杰的舌头彻底打了个结。他终于开始回顾起他进来时五条悟说的话,近乎惊慌失措地看向对方。其实诚实地说,眼前的这幅画面足以称得上活色生香——虽然夏油杰的表情堪称被艳鬼索命。

​这很快引来了五条悟的不满,他干脆一把掀开了被子,不知廉耻地嚷道:“你这是不满意你看到的?”

​祖宗,我求你闭嘴。

​眼见他没有反应,甚至还有后退的趋势,五条悟当然不能如他所愿,于是夏油杰陷入一个更为尴尬的境地:不熟的烦人同窗赤身裸体地挡在自己和门之间还顺手把门带上了。

​他想越过对方去拉纸门,却在碰到对方时如火烫般撤回。

​五条悟身量很高,一双在暗处也会盈盈发光的眼睛让夏油杰颇有些压迫感。他赤裸着身体却毫无羞耻心,又因其坦诚的美丽,使得他如原初之始的某个神明。夏油杰觉得他们间的距离有些太近了,近到呼吸相闻,而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五条悟的美貌还是极具冲击力的。

​于是他束手束脚且色厉内荏地意图反抗,被五条悟直接物理镇压。对方的双腿十分有力,夏油杰见过他飞起一脚把咒灵直接踹到马路对面的废楼,阵仗如同发射一枚炮弹,那个倒霉的咒灵直接击穿墙体,留下一个不断往下掉灰尘土砾的坑洞。现在那要命的腿正曲起一条压住他胸口,夏油杰还注意到他膝盖关节处透出些浅淡的粉,而不知道是不是对方压迫到肺部,导致自己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

​五条悟似乎有些烦躁,倘若他有一条尾巴,肯定已经不耐烦地四下扫动。被自己的想象逗笑的夏油杰发现他的同窗两颊上晕着极浅淡的薄红,如春晓被风拂落的花瓣。他心底的防线开始自顾自如潮褪般后撤:他也许大概可能可以对五条悟硬起来。

而五条悟发现了什么并且不打算给夏油杰留一条遮羞布,他暧昧地后坐,大获全胜地带着某种隐秘的笑意:“诶,这是什么啊?你还随身携带什么武器了?还不快掏出来给我看看?”

“…………………”

夏油杰只能唾弃自己不争气的高中生几把,但他怀疑自己大脑和小脑加脑干在同时缺氧:都怪五条悟坐在他身上,导致血液循环泵不上来,全都集中到下半身,以至于升旗敬礼被人拿捏。他又觉得裤子太紧,布料太闷,但是转念之余想到自己的阔腿裤没有给自己提供太多借口的余地,于是自暴自弃下干脆直接摆烂。

毕竟他也只是普通男子高中生。

都是五条悟逼的。

一旦突破了心理底线,甩掉心理包袱,做人就会更加轻松。夏油杰终于决定放弃直男的架子从了五条悟,虽然没有和男人有过经验,但是大不了从零做起。直到他后知后觉发现五条悟好像弄湿了他的裤子,这才发现事情好像有些太超过了。

五条悟从他胸膛把腿抬了起来,他收腿的姿势很缓慢,足够夏油杰看清他足弓紧绷的力量下流畅起伏的小腿线条,然后将腿对着他打开。夏油杰的呼吸变得很轻,仿佛怕惊走一只飞鸟——五条悟下体由于色素缺乏,显出一种有些可笑的幼嫩质感来,但是由于他的男性性征发育良好,明显高于平均水准,此刻硬得支在下腹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随意握住。五条悟还在打开自己,视野里晰白的大腿更大地岔开,阴茎后方有一道狭长的肉缝,像一种湿漉漉的雪白贝类柔软的蚌肉。

五条悟苍白的腿心间这种揉杂了两种性别的奇特构造彻底把夏油杰的脑子搅成一团浆糊。这个器官看起来似乎发育不太齐全,至少比不上前面那根阴茎长势良好,显得幼嫩且稚弱,与五条悟不太相衬,可是显然它的存在感强烈到足够影响五条悟。夏油杰很想假装自己底气很足地把视线收回,正气十足地把五条悟从自己身上薅下去。可惜他是个发育健全的男子高中生,因此他甚至无法把视线从眼前的画面移开。

​五条悟湿得很,雪白的皮肉上淌下的汗水划到下方以后和其他什么液体把耻毛沾染得一塌糊涂。这种情境下,很容易让人头脑发昏,于是夏油杰迷迷瞪瞪地就去握对方的腰肢,免得五条悟一用力把他坐到骨折——不得不说五条悟除了那处可怜可爱,他本人处处都与这种形容绝缘。

​夏油杰错觉对方的眼睛像一片海,或者青空,而自己则是游鱼与飞鸟,于是他在对方俯身亲吻他时没有抵抗。五条悟显然养尊处优,腰间紧实细腻的皮肉浸着一层细薄的汗变得有些滑不留手,他下意识地加大手中的力度,扼到留下手印,又顺着他的腰线而下,探到他股间。五条悟半覆在他身上,这方便了夏油杰的动作。

​那里实在太小了,却很会流水,夏油杰的指尖只是浅浅陷入那道凹缝,就像挤破一颗熟透的蜜桃。五条悟还在咬他耳朵,笑声又低又轻地敲在他的鼓膜:“杰,再往里面摸摸,嗯?”夏油杰没有答话,他仍被五条悟压着动弹不得。咒灵操者的手指只是抚摸着那张又小又馋的嘴,逐渐向后而去,那里同样濡湿柔软,像是早已经自己准备得很好,结合先前那些话,夏油杰大概明白了五条悟似乎在某些原因的驱使下有特殊的需求,而他替代了某个其他本该在这里的人。

​他在思考,所以摸得缓慢,让五条悟觉得实在难以忍受,于是他舔过夏油杰的耳钉,在他耳垂上略重地咬下去,换来对方直接将手指送入他的后穴。

​“悟,抱歉,”他听到夏油杰温和的声线,这是他第一次喊他的名字,“接下来可能会有些粗暴。”

​3.

​五条悟被干得往前耸动,只得被迫撑住身体,腰肢下塌地供人享用。无人抚慰的阴道开始难耐地收缩,几缕银丝从翕合的肉花缝隙滑落。

​可恶可恶可恶,五条悟昏昏沉沉地想,这也太超规格了。夏油杰这个道貌盎然的家伙,之前拒绝得振振有词,干起人来怎么他妈的像安了个马达腰?插得他好像要从内里被磨化了。他原本觉得逗自己满嘴正论的同学好玩,可没想到他翻脸操得自己魂都没了,可见夏油杰满嘴巴仁义道德,其实几把比谁都硬。

​因为定期的发情让他格外烦躁且耐心有限,但是夏油杰按在他后颈捏着他的手很有力,摸得他颈椎骨三节往下都在放松,又被操到浑身发燥,乳头硬得尖尖俏俏,磨在绣着鹤纹的褥子上时痒得瑟缩。夏油杰磨过他的前列腺、他的乙状结肠,快感奔腾汹涌而下,淹得五条悟眼前发白,他觉得自己的阴茎硬得发痛,却在下一秒被对方捏住了。那根东西勃发得很漂亮,但是却被可怜兮兮地堵着出口。

​夏油杰的声音在他背后:“悟,换个地方高潮吧?”

​五条悟想翻身给他一拳,但是背后有些酥麻的痒意,不是他自己发骚,他愣了一会儿,发烫的大脑才意识到夏油杰散下的长发正拂在自己背心,这种认识让他的热意无法冲散,因为被堵住一个出路而在他酸软的小腹里四下冲撞,夏油杰又狠狠地操了进来,中间疏于爱抚的花穴喷出一大股绵软透明的爱液。

​五条悟小腿肚都在发颤,他只觉得自己的阴道亟需什么东西插进来好好磨一磨,才好来填满他的欲壑。夏油杰却在抚摸着他的脊骨,粗糙的指腹与细腻的肌肤相接触,激起更多战栗。五条悟在这方面仿佛鲜少有羞耻心,他修长的手指拨弄开湿透的肉唇,露出窄小靡红的穴口。他的动作太过熟练,容易招致一些无端的揣测——五条悟似乎对送个人来房间操他这种事司空见惯。因此夏油杰动作有些粗鲁地拉开他的手,按在他身体两侧,目光梭巡过苍白腿心间突兀的那抹水润艳红。

​五条悟新换的手机桌面还是某知名女优,可dk夏油杰发誓其本人身下那部分长得更可爱一些,直接证据就是他又硬得发疼的下体。他贴在五条悟湿滑的穴口蓄势待发,两瓣柔嫩的花唇紧密地贴合着茎身,留下湿漉漉的痕迹。夏油杰爽得有些头皮发麻,但他只是来回碾过缝隙里的入口,弄得五条悟爽得不上不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来来回回等着我撒豆祝你出入平安呢?”

​他边说边撑着身子打算爬起来让夏油杰独自玩蛋去,却猝不及防被对方拦胸抱回,刚分离拔丝的部分又紧密地贴回去,这次对方如他所愿地操了进去,顿时噎得五条悟下面发胀双腿发软,对方还坏心眼地揉着他的胸脯,捻着情动而肿胀突起的乳粒:“悟真可爱。”

​夏油杰会叫他五条同学,就算自己强行和他勾肩搭背,对方也只会不咸不淡地瞥一眼收回。可对方现在在他耳边笑,今天第二次喊他名字,像在戏弄一只小猫,但五条悟的反应却相当夸张,他下腹酸软,被塞着的逼里忍不住吸了两下,换来对方猛烈地进攻。

​他的肌肉不夸张却相当紧实,现下被人亵玩挤弄着胸脯,爆发力极强的双腿间那个软穴被插得汁液横飞,骚水流了满腿。五条悟却仍不知餮足,他与夏油杰激烈地接吻,像要把对方吞吃入腹。同窗的性器顶得很深,仿佛要把他的内脏都顶到一起。夏油杰从缠人的大猫身上抬起头,轻笑道:“悟还真是很难满足,换个人来能让你爽吗?”他说话间将垂落的黑发勾到耳后,看得五条悟一阵眼热,于是他伸出手臂搭在夏油杰后颈,紧密地贴着他:“别老说些大话啊,不如给我证明证明?”

​五条悟这人尤其不爱认输,不管是和夏油杰打架还是和夏油杰妖精打架——于是他决定非得叫夏油杰低头不可:强扭的瓜不甜,但是可以止渴啊!

​夏油杰一愣,就被对方掀翻,体位瞬间转换之下让他嵌得更深,逼得他猝不及防闷哼出声。而五条悟按着他紧实的小腹,表面看居高临下如同将军出征驾驭名骏,实际上内心暗骂夏油杰是个马屌,戳得他逼要裂开了。

​好在他逼虽然小,延展度却不错,先前被草得开闸泄洪,又湿又滑,不至于见血。大少爷从没伺候过别人,犹豫了片刻开始摇晃起来,弄得夏油杰觉得自己长了根汽车手动挡操纵杆,正被人前后左右地胡乱摆弄起来。为了避免海绵体被五条悟没轻没重掰折的车祸现场,也为了被对方激起的没理头的好胜心,夏油杰决定和对方好好比划比划。

那厢妖精打架,家主五条悟的衣带还挂在狂徒夏油杰的腰上。这厢真正上供的青年才俊在待宾室里狂灌了五壶茶水,因着随时等待通传,连厕所也不敢去,硬生生憋得膀胱马上要奇点大爆炸生成新新宇宙。而下一刻,纸门骤然豁开,于他眼里犹如仙门洞开,仙鹤环绕,接着一位侍女凝固在门口。

青年才俊夹着双腿,脸色微微发青,但是他觉得对方的面色与他不相上下,还没等他开口问能否通融片刻,侍女的手已经指着他抖啊抖,仿佛见到了什么特级咒灵:

“诶诶诶诶————————?”

——————————END—————————

36 Likes

点进来没想到是黄文:drooling_face:,老师取名好正经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