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Kinky Kind(姜罚)by 91

五条悟看着教师办公桌前的一叠文书第三次重重地叹息,他横竖也没看出个名堂,只好揣起那几张纸准备去找夏油杰帮忙。夏油杰正在给那三小只监考,五条悟从正门进去时轻咳了一声,佯装出一副来视察周测的样子。虎杖悠仁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快速转移视线回到试卷上,钉崎野蔷薇正揪着头发冥思苦想,完全没理会外界的动静,而伏黑惠根本不屑于抬头看是谁来了。五条悟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教室里,然后递了一叠纸给监考老师,他轻声地跟夏油杰故作姿态地撒娇,说自己实在看不懂了,需要杰帮忙才行。

夏油杰把食指竖在嘴边虚了一声要五条悟安静一点,别打扰学生们考试,然后他点了点头,摊开了文件开始审阅。五条悟则顺势跑到夏油杰背后站着,跟他一起阅读文件内容。看了一会儿,就算是夏油杰也觉得处理这些文件乏味,坐了许久感觉脊背都僵了,于是他缓缓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却不想身后的五条悟顺势摸到他屁股上以色情的手法揉捏了一通。夏油杰差点出声,他转过头颇为恼怒地瞪着五条悟看,罪魁祸首还不知道收敛,继续挪动着手钻进夏油杰的上衣下摆里撩他。五条悟紧密地从背后贴上来,撩起夏油杰的鬓发耳语道,要不要我给你揉揉腰。

还好学生们都在认真写试卷,并没人抬头看他们,不然两个老师光天化日之下这么亲密地搂抱在一起成何体统,简直师德败坏。夏油杰在内心中默默叹了口气,只觉得五条悟三天不挨操就上房揭瓦,竟然在学生面前就敢贴上来摸他。夏油杰摆出一个客气的笑容,跟五条悟说现在是在外面,你收敛一点。五条老师却歪着头故作不解,说我看夏油老师辛苦,好心给同事捏捏肩揉揉腰而已。五条悟嘴上说得堂皇,手底下却用意大不相同,他从腰际一路摸到腹肌上去,然后勾着手指在那里摩挲夏油杰坚硬的小腹肌肉,轻佻地往下滑到耻毛之间打转。夏油杰招架不住五条悟这番动作,只好推开五条悟作祟的手重坐回到椅子上去,没想到五条悟正好顺势蹲下去,拿头顶着夏油杰的胯蹭了几下。夏油杰这下没忍住,还是短促地抽了一口气。

“夏油老师怎么了吗。”虎杖悠仁似乎率先发觉了不妥,他抬起头犹豫地张口问道。伏黑惠和钉崎野蔷薇也随声跟着抬起头来看向夏油杰,伏黑惠颦眉了一瞬又恢于平静。

“没事,继续作业吧。”夏油杰强装镇定以教师的姿态说着这话。

另一位失格教师此时却伏在同僚的胯部之上,正隔着一层布料拿侧脸轻轻地来回蹭弄夏油杰的性器,直到那根东西缓慢地充血挺立起来。五条悟做了一个口型而未出声,但是夏油杰知道他说了什么,他说的是,硬起来了呢。夏油杰满脸黑线,不知道拿突然不合时宜地发情的男朋友怎么办,再怎么样这里可是教室,更别提讲桌后还有三名学生在进行周测。此时屋子里静得发奇,就连五条悟拿脸磨蹭裤子那一点窸窸窣窣微小的声音也被放大,夏油杰只好在椅子上挪动着发出一些别的声响,以遮盖住五条悟此时发出的声音。五条悟继而舔到那块被性器顶起的布料上,用丰沛的津水把那里舔得湿漉漉了,几乎隔着布料都能看清勃起的性器的形状。他毫无羞耻心地含进那块布料嘬吸,隔着裤子差点把夏油杰吸射了。夏油杰痛苦地忍耐着顺着尾椎骨直攀而上的快感,他趴在讲桌上强忍着自己喉咙间的喘息声,不自觉地想要挺身往五条悟的嘴里操。五条悟本来要凑过去咬开夏油杰裤子上的纽扣和拉链,把里面束缚着的性器解放出来,干脆在外来个口活,还未实施却被夏油杰的手牢牢钳住了下半张脸。夏油杰捏着五条悟的脸小声威胁,然而他双颊绯红连声音都颤抖,说出来的话自然好像威胁力度也减半。你给我等着,夏油杰恶狠狠地说道。

为了遮盖胯上的水痕,夏油杰只能欲盖弥彰地在秋天说着好热啊,然后把上衣外套解下来绕在腰间打结。他一边收着试卷一边回头瞪着坐在椅子上惬意歇息的五条老师,五条悟还不解风情地搭着腿,跟学生们懒散地说着玩笑话。

“我刚刚一直就想问了,”钉崎野蔷薇凑得离虎杖悠仁更近了一点交换着悄悄话,“五条老师刚刚就在这里吗,我抬头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他。”

“我不清楚诶。”虎杖悠仁露出一个迷茫的神色,转头问伏黑惠,“伏黑你看到了吗。”伏黑惠不知道虎杖他们究竟是大智若愚,还是真的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些什么。他只能冷着脸沉默地摇了摇头。

夏油杰报复五条悟的方法十分粗暴,但无效,毕竟很难说五条悟是不是反而乐在其中。午休之后,夏油杰在教职员办公室命令五条悟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包括内衣。五条悟并不羞耻于在夏油杰面前展示自己的裸体,他脱得缓慢而从容,甚至记得把教师制服折叠起搭在椅背上,而不是随意地丢弃一地。五条悟把内衣叠成一个小方块塞到夏油杰的上衣口袋里,这样一来就只剩眼罩作为最后一点面料覆盖在皮肤之上,他凑过去要夏油杰帮他摘下眼罩,夏油杰把手指插进布料和皮肤之间的缝隙摩挲了几下,五条悟长卷的睫毛刮蹭得他格外心痒,对方像只乖顺的猫一样等待着被安抚,仰着头往夏油杰手心里蹭。夏油杰把眼罩拉扯下来,对方湛蓝色的眼眸便终于露出来。

他们亲密地分享了一个吻,随后夏油杰便一改之前温柔的态度,强硬地拿捏着五条悟的后颈,轻声命令五条悟跪下。五条悟轻声地笑了一下,以为对方是要玩些羞耻play,让他这样在办公室里给对方提供些口活或是什么的。五条悟并不抗拒,甚至可以说是喜欢这种玩法,于是五条悟背着手跪下去,双膝稳稳地压在夏油老师擦得锃亮的皮鞋上。他凑近了想要去埋对方的胯,却被夏油杰轻轻地推开制止了,夏油杰不让五条悟碰自己,没什么耐心的大猫也只能垮着脸撇着嘴等待。五条悟眼睁睁地看着夏油杰慢条斯理地戴上了某种医用的塑胶手套,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了什么,夏油杰命令他转过身去,腰塌下去屁股抬起来。五条悟本能地照做,心里却打起一阵退堂鼓,无论即将进入他身体的是夏油杰的手指还是什么小玩具之类的,夏油杰势必不会给他好过。夏油杰被塑胶包裹着的手指摩挲着穴口打了几圈转,然后他轻轻地揉开入口堆叠的褶皱,缓慢地插入进穴道里。五条悟紧绷着后背,勉强承受了那几根手指的入侵,夏油杰颇具耐心地缓慢开扩着后穴的入口,直到五条悟勾着脚背去蹭他,夏油杰才继而增加到三指。三指并行抽插了几个来回后,夏油杰抽出手指把塑胶表面沾到的水液尽数抹到五条悟的臀尖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对方的臀部要他放松,正当五条悟以为夏油杰会插进来时,夏油杰却操持着什么其他东西插进了五条悟的穴里。

那东西格外冰冷,几乎激得五条悟浑身瑟缩,五条悟原本以为会是跳蛋,然而插入到他穴腔深处椭圆形的物体却比跳蛋直径更小,但是表面更加粗粝,似乎像某种植物纤维。还没等五条悟反应过来那是什么,那东西就被肠道包裹着极速地升温,释放出些折磨人的热度。五条悟紧缩着臀部想要缓解这种不适感,却发觉烧灼感愈加强烈,他伸手想去摸索一二,却被夏油杰牢牢钳住手臂。夏油杰伸出手揉捏住五条悟两瓣柔韧的臀肉,然后往中间挤压着夹紧,五条悟几乎在他手下像尾鱼一样翻腾挣扎,穴腔里的烧灼感被放大到极致,火烧火燎地阵痛着。他以央求的姿态让夏油杰放手,然而夏油杰却反复蹂躏着臀肉,把它当作一块面团来回挤压。五条悟后穴的括约肌不可控地紧紧收缩着,穴口也因这种过激的刺激而应激闭合,然而穴道间那种强烈的烧灼感几乎演变成一种极致的痛感,折磨得五条悟直冒冷汗,被夏油杰压制着止不住地扑腾。

五条悟几乎冒出些生理眼泪来,他掐着夏油杰的手臂要对方停下动作,同时逼问着夏油杰到底塞了什么进去。夏油杰伏在他后背上轻声地发笑,解释说是生姜。五条悟隐隐约约地想起夏油杰与他提过这种玩法,这似乎是种严苛的惩罚,把十厘米长度左右的姜块削去外皮,修成圆柱体或是椭圆体,用冷水冲洗干净后插入到人的体内。这就是所谓的姜刑,五条悟猛地回想起来,他挣扎着在夏油杰的手底下反抗,夏油杰却拿捏着他的臀肉,在五条悟几乎挣脱的一瞬间举起手掌掴到那泛红的白肉上。后臀被一掌打出一波肉浪,五条悟浑身抽动颤抖着,夏油杰却并不怜惜他的感受,用大拇指掰着撑开穴口,把五条悟体内的姜块推送到更深处。随之,他拖抱着五条悟坐下,五条老师乖顺地趴在夏油老师的大腿上,几乎已经发不出声音。那些灼烧感演变成了致命的痛感,五条悟连大腿根都在跟着发抖,他努力地放松括约肌想要将姜块排解出身体,却被塑胶手套包裹着的手指堵住穴口,用力地往里捅了几下。

五条悟趴卧在夏油杰膝上的姿势正好方便了后者进行掌掴的惩戒,夏油杰抬起手再次扇打到五条悟泛红留印的臀部,没打几下,五条悟就已经颤抖着拽着夏油杰的领子往下拉扯,他出口的语句不成章,断断续续地只是一味在央求,他求着夏油杰取出姜块,求着夏油杰停止这项惩戒,然而这并不由他定决。夏油杰自然不会理会五条悟,他轻轻抚摸着五条悟的脖颈安抚对方的情绪,然后继续小幅度地一巴掌扇打到红肿的穴口上去。姜汁对肠道上的黏膜刺激性极大,五条悟头皮发麻几乎要晕死过去,快感和痛感已经混淆在一起变成了折磨,他努力地想要放松括约肌,尽可能地不要用肠壁挤压姜体,臀肉却因为被掌掴不受控制地紧缩,一次次地绞着肠肉紧裹着姜块,榨出更多的姜汁,从而生出了更多的痛感。夏油杰的裤子面料被五条悟的体液浸湿了一片,都是泪水口津和汗液混在一起,说不定还有些鼻水。五条悟狼狈不堪地拽着那点面料呻吟喘息,在夏油杰手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被玩弄得几乎要昏厥。

夏油杰手上掌掴的动作不停,另一手则腾出空去给五条悟前面半硬不硬的性器手淫。五条悟被对方撸动阴茎的动作突发地摸得一激灵,本能地往后躲闪又送着臀肉近距离迎接了一次重重的掌掴。五条悟嘶嘶地喘着气,纵使疼痛占了上风,五条悟还是诚实地在夏油杰手底下彻底硬了起来,他本能地挺动着下身操进夏油杰的手掌心里,塑胶手套被五条悟分泌出的前液沾得湿滑,更助长了他抽插的动作。这几乎像某种变态的色情玩法,五条悟肿胀的阴茎被夏油杰的手指圈裹住,隔着一层湿漉漉的塑胶撞击在夏油杰的手掌心上。五条悟放声去喘,自己也弄不清到底是爽还是痛,只知道夏油杰要把他弄坏了。夏油杰用力地挥掌扇打到穴口上去,五条悟的臀肉此时已经变得布满指痕,皮肉也红肿起来看上去格外可怜,那处还未被使用的穴口被姜汁刺激得泛着绯红,一张一合不停地收缩,一股股地往外吐着淫水。随着夏油杰的某一次掌掴,五条悟绷紧全身颤抖着射出精水,他的阴茎一甩一甩地释放出不少浓稠的白浊,尽数溅到夏油杰的裤腿和鞋面上去,显得格外淫秽色情。与此同时,他的后穴像是失禁一样淌出一股水液,顺着大腿涓流到脚腕处。五条悟整个人彻底瘫软下来,他趴在夏油杰的膝上脱力般地下滑,再被夏油杰牢牢地托抱起来,夏油杰安抚意味地亲吻在五条悟的头顶之上,然后操纵着两指稳稳地插入进五条悟已经肿起的穴道内,夹着姜块把它扯出了五条悟的后穴。

五条悟浑身没骨头一样躺在夏油杰的腿上,四肢软绵绵地向下垂着,像只变成流体的猫。五条悟没做出什么反应,很大程度因为他穴道内部的感知已经从灼烧的疼痛感演变成了麻感,夏油杰就算此时再用姜块刺激他也只是麻木。夏油杰盯着射精高潮后全裸地瘫软着的男友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取回了五条悟的眼罩。

五条悟知道夏油杰恐怕是还没玩够,他轻声地笑了一下,“你知道我能看到的吧。”

夏油杰并不是要跟他玩蒙眼play,他用眼罩绕着五条悟的手腕打结,然后把对方的手束缚在背后。夏油杰低下头来亲吻五条悟的眼角,问着,“悟很喜欢被别人看吗。”

“那倒是没有。”

“那希望悟不会生我的气。”

五条悟没来得及问夏油杰生什么气的问题,下一秒他被夏油杰稳稳地托抱起来,还未来得及反应的他就听到门咔吱一声,是夏油杰抱着他离开了教师办公室。意识到这一点的五条悟浑身骤然绷紧,他紧紧地抓着夏油杰的领子埋头进去,不安地询问对方要做什么。得到的答案却是,悟会喜欢的。五条悟只能尽量往夏油杰怀里缩,猫太大只,不能完全躲进夏油杰怀里。虽然说五条悟喜欢追求刺激,但这并不代表他有心理准备公开露出,更何况是在学校里。他把头埋在夏油杰的颈窝里颤抖着发声,语调都带了一丝怒意,他逼问夏油杰到底带他去哪。

夏油杰默不作声地享受着五条悟使劲往他怀里躲,他用单手托抱着大猫,另一只手安抚意味地揉了揉五条悟的头发,说到了。夏油杰推开一件教室的门,走了几步后问五条悟可以下来了。五条悟从他身上滑下来,极为不安地站立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伸手去遮重点部位。但是教室里没人,只有他和夏油杰两人,好像也没那个必要。夏油杰走过来拢五条悟柔软的头发,他说,悟之前没做完的事情,现在来做吧。

于是五条悟被夏油杰哄骗着束缚住手腕,又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细绳捆绑住脚腕,整个人放置于讲桌之下。他跪在讲桌下面的空膛里,手脚皆被束缚着,只好重心前移压到夏油杰的胯上,而夏油老师已经十分贴心地掏出了自己半勃的阴茎凑到五条老师的嘴边。他安稳地坐在椅子上岔开腿,轻轻地揉捏着五条悟精致的耳垂,柔声细语地说着荤话,“舔吧。”

自己之前种的恶因结的恶果,五条悟只好听从夏油杰的指令舔到那根粗壮的东西上。夏油杰早在掌掴五条悟的时候就勃起了,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五条悟还在慢吞吞猫儿似地一下下舔弄夏油杰肿大的性器顶端,夏油杰没什么耐心地扶着阴茎插入到五条悟的口腔内侧,把一侧的软肉微微顶起律动了几下。五条悟只觉得嘴巴被夏油杰使用得酸涩难忍,他忍着那点不适放松下颚更好地吞吃那根大东西,又强行放松着喉咙深处去服务顶在喉头上的伞头。不少津水随着五条悟吞吃性器的动作溢出嘴边,流淌进颈窝里,夏油杰扶着性器继续顶弄着五条悟敏感的喉头,享受着喉管微微痉挛的颤动。五条悟更深更紧地把夏油杰的性器含进去,他几乎就要缺氧噎死在这根大家伙上,可是他偏偏喜欢这种受虐感,他放松着喉部方便被使用,甚至卷动着舌面贪吃地喝进去更多咸涩的前液。夏油杰不怎么温柔地捏着五条悟的喉结,满意地感知到喉结上下滑动着的同时,五条悟咽下了所有夏油杰释放在他口腔深处的精水。

五条悟吞了精,还不停地吮吸着仍旧硬挺的茎体,他把阴茎表面附着的体液全部舔到嘴里吃下去,卷着舌尖嘬着顶端的精孔榨取着残存的精水。夏油杰就着残存的硬度在五条悟嘴里继续挺动抽插着,他颇为随意地打开手机的摄像,闪光灯在灰暗的桌膛下自动开启,拍下了五条老师全裸着被束缚在讲台下给别人提供口交的证明。五条悟刚想吐出阴茎来抱怨几句,就被夏油杰更紧地压在胯下把阴茎吞吃得更深。

“夏油老师下午好。”是几个学生的声音,五条悟意识到一年级的孩子们进门,本能地往讲桌下躲藏,却被夏油杰摁着埋在胯下不好再动作,同时五条悟嘴里的阴茎逐渐颇有生机地再次充血勃起顶着喉管。问候中最有活力的声音继而说道,“竟然已经批完卷子了吗!”

虎杖悠仁凑得离讲台近了些,他挂着一个忧心忡忡的微笑,“也许有人没通过吗。”

“没有,大家都考得很好。”夏油杰面对着学生们报以一个八风不动的微笑,“我们发完卷子就下课,不会要很久。”

这话其实并不是说给一年级的学生听的,而是说给五条老师听的。五条悟被夏油杰摁着埋在胯下,强制地吞下了一整根粗大的性器,重新勃起的阴茎在他嘴里跳动着,分泌出不少情动的前液。五条悟知道对方也很兴奋,他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头部去前后吞吃性器,把嘴巴当作某种飞机杯供夏油杰使用,夏油杰轻声地喘息着,刻意地抑制着自己想要在对方湿软的口腔内侧挺动的欲望。直到学生们都拿完卷子走了,夏油老师才退后撤出讲台,五条悟扑出来贪婪地呼吸着充盈的空气,脸上几乎挂着一点不自知的媚态。淫行教师终于把手腕从那块束缚着自己的眼罩中挣扎出来,他攀着夏油杰的身体往上爬,坐到夏油老师的胯上之后前后摇摆着腰肢去用穴口蹭那根粗壮的性器。

五条悟吐出一截红艳的软舌在嘴边,整个人都不怎么理智地吐露着呻吟和荤话,“夏油老师,拜托了。”

104 Likes

仙品:heart_eyes: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看着看着我就会肾虚的。。。

2 Likes

哇啊,你俩是真的会玩的,绝了啊

失德教师【惠惠摇头】【我狠狠冲】

1 Like

双教师玩的花样就是多aww好刺激 :innocent: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