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华尔兹》(粘乎乎的纯爱教学)

“我甚至相信你拥有整个宇宙”
是夏油杰16岁生日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的番外:red_car:

“我来自未来—所以,要做吗?”五条悟跨坐在夏油杰腰上,用平常还有点没睡醒的语气问。

“做……做什么……?”夏油杰结结巴巴。窗外光影懒洋洋地洒下来,树影摇晃,看上去会是个好天气,小鸟啾啾的叫声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切。

“啧,做爱,性交一一”

五条悟不耐烦地做了一个下流手势。

“就是让你肏我的意思啦。”

夏油杰目瞪口呆。

看着被粗俗字眼吓住的挚友,五条悟轻佻地笑出声,用柔软的臀部去蹭夏油杰的性器。

“不做吗?可是你的东西正在顶我,夏油同学~~”

接着五条悟不再废话,从夏油杰身上坐起来一点,轻易地脱下内裤,露出白净漂亮的性器和粉红色的肉穴。

和夏油杰预想的完全一致,夏油杰咽了口口水,他还没有表白,甚至连五条悟的手都没牵过,还是挚友关系的二人现在的场面简直像黄色网站上的少男春梦。理智告诉夏油杰不要看,但眼睛却不受控制地移不开。

五条悟毫不避讳地把修长的手指伸向干涩的后穴,才勉强塞入一个指节,五条悟就开始微微颤动身体,仰起的脖颈线条好看。

“哎呀,这具身体真是紧得不行,一次都还没有跟杰做过吧?完全不能自己流水诶~~”五条悟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叹气,“没办法了,这里没有润滑剂,只能让杰先射一发当润滑。”

五条悟说着把手伸向夏油杰的裤子。

夏油杰在裤子被解开前,抓住了五条悟的手。

“等等,悟一一先听我说!”脑袋快要宕机的夏油杰斟酌着用词,心脏开始怦怦乱跳,犹豫地向看起来很疑惑的五条悟解释。

“这,这种事只能跟喜欢的人一起做。你,你喜欢我吗?不是好朋友的那种喜欢,也不是对小猫小狗的,你……”
五条悟的答复是用一个轻巧的吻打断了夏油杰,凑上去啄了一下,又退回来。

“现在明白了吗?”五条悟笑得甜蜜,蓝眼睛弯弯的,像融化的舒芙蕾和泡芙。

“杰在教小宝宝吗?”五条悟捧起夏油杰的脸,“我知道啊,过去和未来我都喜欢你,还没发现吗?很喜欢很喜欢~~是恋人的那种哦。那杰呢?杰喜欢我吗?”

被挚友直球表白攻击的夏油杰此刻脸红得像熟透的虾,脑袋砰的一声爆炸,冒出无数个粉红色的泡泡翻滚着上升,在空中360度旋转,跳起了爱的华尔兹。

“当然…我当然也…喜欢你…”

五条悟眼里眨着狡黠的光,“那现在,可以和杰做跟喜欢的人一起做的事了?”

夏油杰在早晨柔和的光中松开手,任凭五条悟顺利解开他的裤子。

五条悟凑得太近,充血勃起的性器从裤子中出来就弹到他脸上,性器上暴起的青筋清晰可见。夏油杰紧张得呼吸停止,大腿肌肉紧绷。

五条悟完全没有害羞地伸出手指丈量,笑嘻嘻开口“夏油同学发育得很好嘛!这个长度一一快20厘米了吧。让五条老师来教教这位优等生怎么射精吧。”

五条悟轻柔地把脸蹭上去,又像对待小动物一样轻轻地亲,他的吻像新鲜带露的成串果子,嘴唇的颜色粉得像很淡的柔软花瓣。他慢慢伸出半截舌头去舔,顺着筋络一点点舔下去,从龟头一直舔到柱身,像小猫小口小口舔牛奶,神情自然,动作熟练。

五条悟的脸在丝质的光辉中渡上一层柔和的光边,太近了,夏油杰可以清楚看见他脸上细小的绒毛,以及他舌头上粘稠的前液,五条悟吞咽的神态与平日里舔舐棒冰的水渍别无二致。

夏油杰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自己要射出来,心脏要跳出胸腔。不仅仅因为五条悟展示在他面前的是未曾有过的色情,而是五条悟一直带笑的蓝眼睛,坦荡真诚,炙热明亮,要溢出装不下的爱意,以至于连他此刻的吻都被赋予了无边的纯真,口交变得像是与爱人在湖边散步,随手抚开爱人额前的碎发,仅仅是一种普通平常,诉说爱意的方式。亲昵熟悉,仿佛夏油杰和五条悟的确在某个不为人所知的世界里,心无旁骛地相爱了很多年。
与性有关,更与爱有关。

夏油杰不禁轻笑,心里念起这一句,悟,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我。

五条悟在夏油杰的注视下开始吞咽,乖巧地张开嘴含住前端吞吃进去,成年人的技巧很娴熟,在让夏油杰感受快感的同时,也没有把自己弄得狼狈。牙齿被舌头藏得很好,高热的口腔吸吮性器像是在享用棒棒糖。他俯下身来让性器在口腔中小幅度地抽送,浮光掠影的浅浅的近乎挑逗一样,唇短暂地分离停留,在空中拉出一条亮晶晶的银线。

夏油杰费很大的力气控制自己不抓住五条悟的头发狠狠肏进喉管,最终他只是把手抚上了五条悟被性器戳的突起的脸颊肉。

五条悟稍作停顿,随即深深地吞下去,龟头一下挤进撑开他狭窄湿润的喉咙口,吞咽得轻巧,退回来一瞬又是很深地插入口腔最深处,来不及吸吮的唾液顺着五条悟的下巴流下来,也使得每一次鸡巴的抽送,都伴随回荡在室内咕叽咕叽粘稠的水声。

夏油杰情难自抑地将手指插入五条悟脑后的头发,喘着气叫他的名字,“悟…”

五条悟用一次次深喉回应他,深入到鼻尖碰到黑色的耻毛,光洁的脖子上有很明显的突起,喉咙的软肉也被完全挤压成性器的形状。喉管被猛烈粗暴的插入使用多少让五条悟感觉有些不适,但也只是微微皱眉,传出一些轻微的闷哼,吞咽的频率一点没降低,一直深入到性器最底端,恨不得连分量十足的卵蛋也要全都吞咽下去。五条悟下定决心要让夏油杰爽,全然不顾自己快要翻出的眼白。

好一番折腾,来来回回最后五条悟把性器从温热的口腔中退出来,唇齿间缠绵的银丝像是在挽留。五条悟就着自己的唾液还带着余温上下撸动,灵活的手指不时触及顶端,虎口摩擦着茎身上的筋,像是收缴精液的机器。夏油杰达到了快感的临界点,浓稠的精液全部射在了五条悟的手中,还有一些溅在了五条悟小腹上。
“杰的精液,我收下了哦~”五条悟像是在文章结尾落款签名一样轻巧,在前端亲昵地落下一个吻,说着把带着白浊的手指伸进了后穴。

“杰现在的表情好棒,又纯情又涩,我很满意自己的教学成果哦。”五条悟大腿分得很开,在柔光中像珍珠母一样光亮,完美得不需要任何修饰,像是一座专门用来接受亲吻的雕像,牛奶和蜂蜜兑着堆砌而成的,带着甜薄荷糖的香味。

夏油杰想五条悟口感也应该是甜蜜浓厚的。五条悟把自己完完全全敞开,邀请夏油杰去赴宴。

“悟,告诉我,接下来你会怎么做。”

平时四平八稳的男高中生此刻也把持不住,落在爱人肉体上的目光变得迷离。

“接下来,当然是让你射在这里面啊,虽然这具身体还没长开,胸肌和屁股都一般般,但让现在的杰射出来还是绰绰有余的。”五条悟抬手脱掉了满是褶皱的睡衣,他身体上的肌肉并不夸张,带着少年人特有的韧劲和青涩。说着他带着挑剔的目光戳了戳自己的胸部,另一只手还在自己身体里扩张。

“让我来教教杰。”五条悟转而不容分说地抓住夏油杰的一根手指往身体里送,两个人的手上都带着粘稠的液体,缓慢地进入紧致的肉洞。夏油杰看着五条悟屁股里刚刚自己射出去的精液往外流,会阴上沾带了一些,白浊顺着大腿流在干净的被单上,显得格外色情。
夏油杰的中指被层层柔软的媚肉毫无缝隙地包裹,又增加到两根手指整个插进去,由五条悟控制抽搐的频率和节奏。

夏油杰手指被五条悟带着擦过一处软肉,五条悟身子一颤,随即从唇齿间漏出甜腻的呻吟,急促的呼吸打在夏油杰的脖子上。

“哈~嗯啊这里是我的前列腺,如果杰碰这里的话~我会很舒服的。”五条悟像是独家定制的性爱机器人,听话地念着自己的使用说明书,说着要把手指更深的顶进去。
夏油杰听了挑挑眉,之前他倒也听说过这个,但没有想到五条悟的这么浅。夏油杰未经允许将扩张的手指增加到三根一起插入,恶劣地擦过五条悟的敏感点。

“呼~啊啊嗯:heart:

五条悟身体一软,弓起脊背,连泛着粉色的脚趾都绷紧了,早已勃起的性器一抖一抖地射了,又更近地贴向夏油杰。

他的脊背如蝴蝶般颤动,让夏油杰想起潮湿的光在阴暗处,海浪扑上岩石激起浪花的震颤。

夏油杰后知后觉地觉得不好意思,轻声问五条悟还好吗?

五条悟脸上泛起潮红,眼睛因为情欲蒙上了一层薄雾,“杰,学的很快嘛。再过分一点也没关系的哦~:heart:”说着伸出半截猩红的舌头去舔夏油杰的耳垂。

夏油杰脸红得要爆炸,五条悟肉洞里的淫水顺着他的指缝流下来,耳边是过分的水声和五条悟像悄悄话一样的唔咽声。他倒也不觉得五条悟淫荡得像任别人免费使用的飞机杯,反而觉得五条悟像猫,只在信任的人面前露出脆弱的脖颈和柔软的肚皮,会在抚摸下发出咕噜咕噜表示舒适的声音。让夏油杰看了觉得好喜欢,稀里糊涂地只想听他的话,按他说的做,去更深入地取悦他、侵占他。

五条悟等到三根手指可以顺利地进出自己的身体,才把夏油杰的手抽出来,微微眯着眼去舔他手上的薄茧,连带着精液和淫水囫囵吞下去。

“差不多了,接下来进一步深入学习吧。”五条悟把手伸向自己光滑的腹部,认真地测量了一下长度,又抬眼去看夏油杰。

“如果是现在的杰,应该可以到这里,没问题吧?”

太色情了,夏油杰简直不敢和他对视,慌里慌张地撇开眼睛,只觉得再看一眼就会流鼻血。

“杰是在害羞吧?”五条悟很得意,笑得也格外灿烂,“这就不好意思啦,杰现在真是纯情到可爱。以后你可是跳蛋捆绑什么的一个也没落呢,想看杰更糟糕的表情,让我继续教教你吧。”五条悟仍然跨坐在夏油杰身上,伸长了手在床边的抽屉里翻,扯出一卷白色的绷带。在高专天天战斗受伤是常事,免不了在房间里备用一些简单的包扎工具,而此刻却成为了某种特殊的情趣用品。

五条悟柔软的手指一圈圈把绷带缠上夏油杰的眼睛,温柔缠绵得如同游戏,夏油杰也不反抗,乖乖地让他动作,自己伸手绕过五条悟的腰身在他光洁的脊背上
游离,像是攀岩无声的香气之阶,在五条悟的脖子上锁骨上落下亲吻,手指从脊背慢慢下移一直到臀缝。五条悟把夏油杰细长的眉眼遮得严严实实了,撑着下巴仔细端详,满意地点点头。

“不错嘛,意外的也很适合你呢。”

“也?”

五条悟不理会他,而是捉着夏油杰不安分的手,用绷带象征性地打了个蝴蝶结。

“杰不要乱动啦,先认真学习,嗯?”

明明没给他拒绝的余地吧,夏油杰眼前只有些模糊的光影,笑着做了个投降的手势,听话地把双手放于身后,一副任五条悟处置的样子。

五条悟一只手撑着夏油杰的肩膀,防止自己不小心全部吃下去,一只手掰开肉臀,对着夏油杰再次勃起的性器,抵住滑腻湿润的入口,缓慢又坚定地坐下去。

可怜兮兮的洞口堪堪吞下圆润的龟头,五条悟便皱起了眉,额上起了一层薄汗。异物侵入感太强烈了,尽管成年人脑中对于各种姿势和节奏都无比熟悉,但这具身躯对被插入被填满的快感是完全陌生的。好在扩张做得充分,控制一下力道,慢慢来应该没问题。况且总不能让16岁的杰小瞧自己,五条悟咬了下唇,深吸一下口气,摇晃腰臀又往下了些。

到里面去了,好胀……五条悟脸泛潮红,伏在夏油杰肩膀喘气,给了自己一点适应的时间。

悟的里面好紧……夏油杰咬咬牙,情况也差不多,第一次感受到性器一点点撑开五条悟浅窄的肉洞,紧致的后穴亲密无缝地挤上来,挤得太紧,之前的润滑跟没做一样,夏油杰觉得自己的鸡巴快被五条悟夹断了。

五条悟调整一下受力姿势,翘起屁股把凶器往自己身体深处送,肉道天赋异禀地勤奋工作,自动流了好多水。酥麻的电流窜过五条悟的全身,他努力地上下挺腰,一浅一深,红肿一圈的入口不知疲惫地吸吮粗大的性器,生理性的眼泪泛上来,喘气也是零零碎碎的。

五条悟没来由地有些生气,本意来是要趁夏油杰尚未成熟老练,用成年人的性爱技巧狠狠榨精,骑到夏油杰射不出来。没有顾及自己当时的身体也是青涩的,只是不深不浅动了几下,腰就软了手也撑酸了,逐渐力不从心。五条悟垮着个小猫脸,近乎凶巴巴地凑向夏油杰。

“亲我!嗯……嗯哈~快亲我。”

虽然带着呻吟的命令没有太多威慑力,反而像撒娇。夏油杰迎上五条悟的唇,有些笨拙地回应他。五条悟领了吻还是带着些怒气,咬着夏油杰的舌头深吻,又亲又舔了好一会儿,直把夏油杰亲得快要缺氧,像是亲吻可以止痛,身下的动作不知轻重地流畅起来,把两人钉在一起。

两具初尝情欲的肉体缠在一起,痛感和快感混在一起,两个人一同沉沦在汹涌的大海和永恒的泡沫中。

唇齿分开的时候,他们的脑袋都变得晕晕沉沉的。

夏油杰的理智消散得干干净净,用拇指摩挲着五条悟的耳后,轻轻触摸,反复移动,引出五条悟一些舒适的哼唧声,连带着身下的媚肉也跟着夹紧,夏油杰闷哼出声,轻唤者着他的名字。

“悟……你里面好热好湿。”

终于挑逗得高中生深陷情欲,五条悟又扳回一局的小得意,接着再接再厉地小声引导蛊惑。

“杰以后多练习的话,这里会变成一条竖缝哦。”

竖缝……?真的不会坏掉吗……?

夏油杰回想起平日里五条悟洗了澡穿着宽松睡衣,很大一只缩成一团坐在地板上打游戏,柔软衣物贴着腰线,腰和臀都是窄的,看起来伸长了手就可以圈住。夏油杰头脑中乱七八糟一团,连着五条悟说的跳蛋捆绑混在一起,心中勾勒出过于香艳的画面。男同学漂亮的胸肌被绳子捆起来,粗糙的绳子绕过泛水的后穴,会蹭红的吧?还有跳蛋的话……震动在里面发出滋滋的水声,悟会难受的,会向他求助的吧。

夏油同学好像觉醒了什么了不起的性癖,他勉强止住了幻想,晃了晃头,像是要把这些糟糕荒淫的想法摇出脑袋,在五条悟眼里,就像下雨天小狗身上沾了水,把雨水甩出去一样纯情可爱。

五条悟又费力交合了几次,彻底没了力气,险些脱力把性器全部吃下去,最后只好把主动权交给夏油杰。

夏油杰眼看着频率越来越慢,早就蠢蠢欲动,五条悟不太情愿地给他摘了眼罩。

“悟……是这样吗?”

夏油杰宽大的手掌覆上五条悟大腿跟,浅浅在肉道中插了几下,从耻骨传来的热量就颤得五条悟浑身一激灵,手在夏油杰的后背上找到支点,屁股后面颤抖着流出透明的淫液,五条悟逞强地点评。

“不错嘛,咿嗯可以快……唔嗯嗯:heart:

话还没说完,夏油杰就掐着他的耻骨,大力地肏进娇嫩湿滑的肉穴深处,一下一下毫无保留地顶进去,咕叽咕叽的水声和屁股结结实实撞在小腹上的声音清楚地传上来。

“嘤呃嗯嗯杰……慢点额嗯肏太深了嗯嗯”

五条悟两只手紧紧攥着夏油杰后背的布料,眼白上翻,被撞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夏油杰依靠着身体本能摆弄五条悟的腰,大力地按下去,过度使用可怜的甬道收缩着讨好入侵者。

夹得好紧……悟应该也被他插得很爽吧。

五条悟带着哭腔的哼哼唧唧很好听,夏油杰低了头又去亲他,从锁骨一直亲到乳沟,身下粗暴地做机器运动。

深顶了将近百来下,性器进入了一个更狭窄湿润的入口,无条件被接纳,发出 “啵 ”的一声,像是在接吻,一股热流潮吹一样喷溅在龟头上,夏油杰差点以为五条悟底下是女性生殖器官,而他肏进了子宫口。

于是夏油杰微微捞起了瘫软在他身上的五条悟,虚心请教。

“悟,这是什么?”

说着碾过那处敏感点的软肉,五条悟被肏得目光迷离,完全被填满成夏油杰性器形状的鸡巴套子。

“呃啊啊是~结肠嗯嗯好爽……射进来:heart:

夏油杰上下又肏弄了十几下,终于在最深处射出一发白色的浓精,满满地把五条悟光洁的腹部撑起一个圆润的弧度。夏油杰看到五条悟被肏到失神的瞳孔,雪白的身体上留下的红印和吻痕异常醒目,尤其是大腿根和耻骨那一片。这才恍惚反应过来把男同学欺负得惨了,心虚地把性器从五条悟湿热的身体深处拔出来,又是“啵”的一声。可怜兮兮的小口红肿,直接和微冷的空气接触,一张一合地吐出白精。

“对不起,悟,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五条悟回过神来,目光又变得清澈,他偏过头在夏油杰的侧脸上亲了一口。

“唔唔杰做的很好哦,100分。”

两个人汗涔涔地倒在床上,连做事后清理的力气也没有了。五条悟抱怨了一句屁股好痛,就趴在夏油杰的胸口上哼着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节拍。

夏油杰从中听出曲调来。

“是小步圆舞曲?”

“原来你现在就已经听过啦!前几天美美子和莱莱子说要去看歌剧,惠和津美纪也很感兴趣的样子,我和你就带着他们一起去看,哦哦这都是我们以后领养的小孩。”

夏油杰顺猫一样抚摸五条悟的后颈。

“悟,我们交往多久了?”

“十三年,”五条悟笑嘻嘻地比出两个数字,“整整十三年的青春哦。”

听了快赶上他现在年龄的数字,夏油杰继续哄着五条悟让他讲一些以后的事。

五条悟挠了挠头,漫不经心地回忆着。

“你和我还有硝子顺利毕业后都留校了,小孩都在高专上学哦哦你还同时兼职管理了一个邪教组织”

又说到自己那边现在已经是春天,阳光很好,窗户边可以看到远山都涌上了流动的绿色。说他心血来潮做早餐,煎了四个很漂亮的煎蛋,夏油杰竟然一口气全部吃完了。还说昨天晚上在家里看电影看到一半,不小心把爆米花洒了一地,整个房间都是甜腻腻的气味,最后两个人压在柔软的沙发上做了几次。

夏油杰听了动心,像是触摸到13年悠久的年岁一样有了实感,装在盘子里形状可爱的煎蛋,放映机投在墙上的电影影像。五条悟提前给他带来了春天以及一篮子的吻,让他相信他如今走的的确是一条明亮宽敞的大道,并且身边同行的,是五条悟。

“喂,杰,有没有在听啊?”五条悟瞪着明亮的蓝色眼睛,不满的抗议。

夏游杰眉眼带笑,低下头去吻五条悟的头发,视线猝不及防落在五条悟大腿间没有干的白浊,他于是笑眯眯地擒住五条悟的腰。

“悟,我们再来一次吧?”

End

34 Likes

香死了:heart:(✿ฺ´∀`✿)ノ,作者大大辛苦了:heart::heart::heart::heart: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