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失明

高专!
很隐晦的双性提及

——

醒来时,室内光线很明亮了,夏油杰也不知道自己大概睡多久,一种姿势保持太长时间的僵硬感,眼睛鼻子嘴巴都很干涩。太过纵欲搞到精疲力尽就是会有报应的。被压到失去知觉的手臂和闷闷的心脏,就是最好的证明。夏油杰在窗外的鸟叫声里打着呵欠,眼睛湿润起来,终于能聚焦的视线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

胸口压了一坨白毛动也不动,他觉得五条悟应该没醒。

说真的,昨天做的时候,五条悟就已经醉了。有谁会吃酒心巧克力都能醉倒?夏油杰想,有空的时候,应该和灰原商讨一下以后带哪些特产的问题。昨天傍晚,被两个柚子口味酒心巧克力放倒的,一米九的醉鬼,趴在夏油杰的沙发靠垫上,一边胡乱按游戏手柄,一边吃麻薯,铜锣烧,主人辛苦切好的杏仁羹。夏油杰不停地拍掉他试图再去偷巧克力的手。不知道第几次,夏油杰无奈地说:“再吃下去酒还能醒吗?”

五条悟眯着眼睛看他,舔了一下,沾着糯米粉的唇。

当时,夏油杰只能往别处看。已经有一阵子,夏油杰不太能直视五条悟的眼睛,大概是从有一次两人分开任务开始的,五条悟运气太好了撞到特级,在山里失联两天两夜,几乎惊动御三家。结果他也没有找辅助监督,自己回来,不可避免地挂了点彩,形容狼狈但是神气活现地跑到焦躁地一直等在校门口的夏油杰面前。

“我学会了新技能,”五条悟说,“但是,还是不会那个嗖一下。”他像多动儿一样比划。

“什么嗖一下,”夏油杰说,“就跟我说这个?”

“诶?担心我吗?生气了吗?”五条悟笑着,情绪很high,校服衬衫破破烂烂就扑上来抱着夏油杰。夏油杰觉得自己的腿都要软了,极度焦虑加上缺乏睡眠,以及乍然的松弛,他出于本能搂住五条悟但是又很快放开,因为下半身相比之下真的一点也没有软。

“杰?真的生气?”

宽松的阔腿裤,也没有贴太紧,但是五条悟搞不好察觉出来了,他眨了好几下眼睛,然后被夏油杰推给闻讯赶来、庆幸终于不会被御三家追杀的老师们。至于夏油杰,他溜回宿舍把自己反锁在浴室里撸了两次。

所以夏油杰真的不太能直视五条悟。要把他红着眼眶,微醺,嘴角还有糯米粉的样子加入打飞机时的脑补,夏油杰很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有精力正常完成学业。

“在想色色的事情。”得不到重视又得不到巧克力,好像也不太开心的五条悟用肯定句说。

“没有。”

“有噢,杰忍耐的时候,眉毛会跳哦。”

“……”夏油杰差点就要揉眉心了,他干脆把两手塞进裤子口袋,无言。

“这样也看得出硬了耶。”

“……”

“我上次,就想说,”五条悟像网上形容的,猫是一种液体一样,腰以下在沙发靠垫上,上半身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歪到夏油杰面前,“杰忍耐的时候,就好像在生气,明明是欲求不满,但看起来好像很想把我暴打一顿。是吗?是因为想和我做吗?”

“不是的。”夏油杰顽强地说。

五条悟两眼带笑,但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骗人。”

夏油杰,没法去看五条悟的眼睛。他的眼睛太蓝了,任何一点欺瞒的想法都好像是对如此澄澈的蓝色的大不敬。

——靠垫,需要换一个新的。

滚成一团的时候谁也没管是沙发,还是沙发靠垫,还是地板。夏油杰低头吻下去的时候,还有点颤抖。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的表情,狂喜,困惑,如愿以偿,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贪婪的表情。也许很多时候他对五条悟的欲望都是如此明显,只有他自己不自觉。五条悟知道多久了?他把五条悟的额发拨开,五条悟喘了一声,好像是想笑,不过在最后一个音节哽住了。夏油杰吻他的嘴唇,把偷偷又探出来舔吃嘴角的舌尖也含住。

“喜欢我吗……?”带着柚子香味的舌尖。

喜欢,夏油杰心里回答。五条悟显然不太乐意,他抓着夏油杰后脑勺的丸子,把发带报复一样丢到远处。他的手指穿梭在乱糟糟的黑发间捣乱。于是夏油杰只能暂停了亲吻,老老实实地说:“喜欢。”

五条悟满足地抱着他,努力张开腿。夏油杰想起,五条悟有次对他说自己身体比较特别的事情,是在聊御三家八卦的时候仿佛很不经意地提起的。说这个的时候,五条悟在想什么?夏油杰的大脑一片混乱,明明没有摄入酒精,还比醉了的五条悟更混乱。他的吻不得章法地落在呼吸急促的五条悟身上。

“我在做梦?”他喃喃说。

“没有吧,”五条悟又笑了,他踢掉自己的裤子,胡乱拽几下夏油杰的腰带,硬邦邦的性器就不听话地跟着跳了出来,在他手上擦出一点湿痕,“哪有这么好的梦。”他伸手好像想去撩拨那根东西,被夏油杰握住手腕推开。夏油杰把他双手都扣在头顶,下面直直地深插了进去。

又热又湿的内部,光是插入这个动作,就让五条悟双腿乱蹬了几下。

“是的,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梦。”

夏油杰嗟叹般说道。

五条悟内部紧紧咬着他,抽插起来都有些费力。他刚才还有微笑的余裕,一被插就只能全身不停颤抖而且说不出话。每次被夏油杰撞到深处他都惊喘着,在凶狠的吮吻里又变成带着鼻音的呻吟。夏油杰放开他的手腕,让他发泄似的用力抓挠自己的后背,头发。饱受折磨之下,他很快就受不了地高潮了一次,小穴里的液体把满满塞着他的东西浇得湿透。

“啊……”五条悟大睁着眼睛,微红的眼眶,还有微微翘起的嘴唇也被夏油杰咬得湿润,动情,他侧过脸,就有一滴眼泪从眼角滑出来,淌到鼻梁,被夏油杰吻掉了。

之后夏油杰记得自己也没有收敛多少,他把靠垫放在五条悟的腰下,勾着他的膝盖,用力一下一下地狠操。五条悟被他插得腰身抖动,爽到不受控制地射在自己身上,四肢无力,只有脚趾还会不自觉蜷缩。夏油杰问他“知道我每天都是怎么想你的吗?”五条悟听了,身体痉挛了一下,下面抽搐地吐出很多水。

“怎么办,”夏油杰最后没有忍住,射在了五条悟里面,五条悟仿佛苦笑,又仿佛满足,潮红的脖子和耳朵,肯定是因为情欲而不是酒精了。他趴在夏油杰胸口被他慢慢地爱抚到停止抽噎,夏油杰低声说,“怎么办,我好爱你啊。”

五条悟的白毛就在他胸口蹭了一下。

 

此刻,夏油杰以为五条悟还没有醒,想看看他的睡脸,于是悄悄往下看了眼。正对上五条悟的视线。

“——嘶。”

“嘶?”

“我的手动不了了,”夏油杰无奈地说,“脖子也动不了了。”

五条悟对他翻了一个白眼,撑起身体慢慢挪开。他的上半身是没有什么痕迹,但是下面绝对惨得不能看。夏油杰再一次怀疑昨天自己到底有没有醉,是不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封印,还是跳过了必经的步骤所以才会感觉身体这么满足而心口这么闷痛。五条悟躺在他旁边,宿舍的床挤两个一米八,一米九的人真的太窄了,所以五条悟才会和他这么靠近,是吗?

“你在想什么阴间事情?”五条悟在旁边不快地问。

“……”

“昨天最后的话,再说一遍。”

“好话不说第二遍。”

“明明都讲好几次了!”

“那还问什么,”夏油杰很受不了,虽然一边麻了动弹不得,但他顽强地用另一只手搂着五条悟亲,“到底要听几遍?”

五条悟对他的气急败坏不管不顾,躲着说:“就是要听。”

“好吧!”夏油杰收回手,捂着脸,从指缝里看着五条悟,“怎么办,我好爱你。”

五条悟靠近一点,让他的眼里都是那片美丽的蓝色。五条悟说:“我也是。”

他吻了一下夏油杰的手指,然后不费力地就把他的手拉开了,夏油杰不知道要看哪里,是那太容易让自己动情的眼睛还是已经轻轻触碰到自己的嘴唇。五条悟蹭着他的嘴唇说“说出来不是就好了吗,以后杰有什么心事也要快点告诉我”,夏油杰本来想说不是的,爱太沉重了,爱不是心事那么单纯的东西。但是脑海里有一部分,总是在回放五条悟的“我也是”。五条悟的吻生涩但是认真,许久才结束这个吻,退后的时候,睫毛里是晶莹的,湿润的。

“我爱你。”他小声说。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笑了一下,带着情欲颠簸后尚未恢复的倦怠感,又有十分的满足,他揉了几下眼睛,说:“一定比你爱我还要多。”

4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