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弃猫是要被抓回来骑的!!!

和群友聊天的时候被苦夏杰刺激到了。。

我不允许!!!

生活都够苦了,我只允许苦茶子,不允许苦夏杰(撕心裂肺)

就算是骑,五也可以把夏骑回来(尖叫爬行)(目光坚定)

借的另一位大大的苦夏杰前提:

跑路之前的杰,和猫刚通心意,教过猫如何取悦自己的身体,还没本垒打但腿交(。)

……

大腿内侧还有点异样,

但并不影响行动。

走动间校裤微微摩擦的错觉,却还是让五条悟忍不住收紧小腹。

装的面无表情,但在出任务的时候被迫反复体会这种像是羽毛扫过大腿内侧软肉的怪异感,

一边手脚利落的战斗,一边小穴不断湿润。

五条悟整个人脸色臭的像吃了芥末味的大福,不断在心里抓狂:

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种不上不下的局面,老子就应该顺势插进去强奸杰。

于是每次出完任务都会跑回高专问夜蛾正道:

杰呢?

杰怎么还没回来?

什么垃圾任务搞这么久?

究竟把杰派到哪个山沟沟里了啊??

……

顶不住五条悟的一日三问、时刻催命,

夜蛾正道告诉五条悟:杰去一个村子里祓除咒灵了。

但是几天后,五条悟再次见到夜蛾正道时,听到的并不是期待已久的好消息而是一句沉重的通知。

什么叫杰叛逃了,

为什么没有和我说过??

什么叫杀了二百多个人,让我去处刑,

疯了吗?

我要找杰问个清楚!!这个擅自跑掉的混蛋!!!

五条悟狠狠的扣着手心,面色阴沉。

找了很久后在新宿碰到了夏油杰 ,这家伙看起反而比之前的状态好了一点,但是嘴巴已经彻底坏掉了,

见鬼的我的选择都有道理,

见鬼的最强论 ,

五条悟盯着夏油杰的背影恨不得一发茈打烂这家伙的脑壳,

最强就不用负责了吗?!

这家伙前几天才把我的腿玩的乱糟糟,在我身上射的到处都是,现在居然…

居然这么随便的的就把我放到这里了!!

人渣吗?杰,,

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让你跑掉啊!!!

五条悟咬牙切齿,

追上去就给了夏油杰一拳,拽着领子把夏油杰拖回了五条家,很妥善的用咒具把人锁好。

这家伙嘴角上一块青,越看越欠揍,

神色也是,一副让人不爽的样子,笑得难看死了。

五条悟蹲在夏油杰面前,上下扫描的挑剔着,

一种郁闷的怒火暗藏着不为人知的几分惊慌在五条悟心里席卷,

面前的夏油杰好像还在身边 ,又好像早已透明 ,恍惚中五条悟有一种好像自己应该早就习惯夏油杰不在身边的感觉,

或许,我应该用绷带,

而不是墨镜。

五条悟迷茫的在模糊的世界中如此想到。

好像心肺被氧气挟持一样,五条悟大口大口的呼吸,面色红润的惊人,

他抓着夏油杰上衣的手指开始不自觉的颤抖,手指在肩膀上哆嗦敲叩,

亮的出奇的眼睛离夏油杰越来越近,却被夏油杰侧开脸躲避。

停滞了一会儿的五条悟忍不住放声大笑,然后突然在夏油杰耳垂上用力的咬了一口,

“杰,”

“不能怪我……”

五条悟开始在夏油的耳扩上吸舔,一手贴着夏油的脸强迫他靠近自己,一手解开自己的腰带,

一边吐着红艳艳舌尖在圆形耳扩上描绘,从下颌线吮吸啃咬到喉结,在锁骨上轻轻落下细细碎碎的吻又突然用牙齿叼着皮肉撕扯。

一边抓着半褪的校裤露出兴奋起来的肉棒和微微湿润的后穴。

看着夏油杰忍耐着皱眉但不愿说话的情态,五条的喉咙里发出不明的咕噜声,

他死死盯着夏油杰的眼睛,撕掉夏油的裤子,直接坐在夏油的肉棒上,

尚未润滑充分的嫩穴直接被超规格的尺寸劈开,

并没有任何的快感,

只有血,

和疼痛,

和两个人都难以自制的闷哼。

五条悟两条手臂环着被反手锁住的夏油杰,

脸侧着停留在夏油杰的胸膛上,

没有眼泪的抽搐着,

五条努力的抬起落下,在血的润滑下,疼痛似乎逐渐麻木,

无声的情欲在两具年轻的身躯中游荡。

五条悟的处女穴开始不断分泌粘稠的液体,被撑开的肠道逐渐习惯毛茸茸的、粗糙的肉棒,逐渐在顶弄找到喜欢的位置,,

在满室的寂静中,夏油杰射的一塌糊涂,

一次又一次,昏暗的房间中,只有五条不断起伏的身影,

不知时间流逝,但夏油杰的身体已经发出预警,

射空的睾丸,

被淫水浸皱的龟头,

露出红色内里的马眼,

和不断被情欲冲袭且滴水未进的身体,

在最后一次射出空炮时,夏油杰陷入黑色的梦中。。

再次醒来时,夏油杰难得的放空大脑,用完食物后在昏暗的房间里发呆。

一直保持这个状态持续了几天,

直到五条悟再次推开木门……

格外刺眼的阳光让夏油杰忍不住眯了眯眼,许久没有使用的声带颤动着发出暗哑的声音,

“悟 ”

“莱莱子和美美子怎么样?”

“。”

五条悟关上门,拆开眼睛上的绷带,遮住了夏油杰的眼睛。

这次的情事更加狂热放荡,

在完全的黑暗中触感和听感变得格外灵敏,

口舌交换间的水声,

悟喉咙缩紧的干呕声,

手指在大腿抓挠的痒意,

肉棒被肉乎乎的手掌握住的快感,

夏油杰忍不住顶了一下腰,然后进入到一个更加狭窄和软嫩的通道,

五条悟放松了口腔,忍着干呕的不适越吞越深,然后猛然拔出,最后在流出清液的马眼上落下一个轻飘飘的吻,换上提前润滑好的肉穴。

抬腰,落下,吞进,吐出,

不时大刀阔斧的直上直下,劈开柔软的肠肉,

不时春风化雨般轻柔摇摆,在前列腺处反复戳弄,

轻柔的摇摆对五条背后的夏油杰来说过于温和,在不断的忍耐中夏油杰开始有意识的顶起腰腹,

在突然的加深中,五条悟惊出一声呻吟,随后被不受控制的艹穴形势混乱了神思,在夏油杰的怀中随着夏油杰顶胯的节奏起伏,不时漏出几声喘息。

摇曳中五条悟收到了熟悉的礼物,精液在直肠深处爆开,冲刷着红肿的前列腺。

情事刚落,五条悟又直起身开始新一轮……

在不断的热潮中,绷带逐渐松开,昏黄的光线中,夏油杰看到五条悟的眼泪,

蓝色的苍穹中落下清澈的苦楚,

在极乐中,夏油杰的身体攀上顶峰,

他恍惚的看着抽搐的五条悟,看着落雨后清明的显示着痛苦的六眼,看着眼前艳红布满的身躯,哑口无言。

“不要这样 ,”

“悟……”

“你是最强的。”

……

“我不是。”

“杰,”

   “或许我应该戴眼罩。”

我说我的

初衷

把另一位太太的刀子脑洞改甜

大家相信我吗。。

16 Likes

磕刀中…我不想第二季虐我过来又被虐啊,不要be啊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