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gamble

教师杰&家主五

那位高个子身披羽织的大人物正站在大家的面前,午后柔和的日光为他的一侧打上了一层浅浅的滤镜,乍看好像一座艺术馆里的古典雕像。

新同学虎杖悠仁站在他的老师夏油的一侧靠后,他小声地问:“那就是今天要来的大人物吗,老师?”

夏油今天却不是一副惯常的假笑,虽然是照旧地眯着一双细眼,但是极其轻俏的回答让周围的学生或多或少地都愣住了。

“是啊,这位可是我们鼎鼎有名的五条大人呢。”

听到夏油杰这样说,五条悟促狭的笑出了声,吗。他一双眼睛被纯白的绷带覆盖,过长的银发倒是没有像过去那样支楞着。“是这样的,杰,老头子们来让我替他们瞧瞧的……”

说笑之间,虎杖扭头,五条悟已经从几米远的对面抚上了他的肩头。好快,刚刚接触这个世界的少年意外地想。

“的确很神奇,是混在了一起呢,惠当时在场的对吗,难道是你把手指塞进这位小朋友的嘴巴的?”

伏黑:“并不是,请不要以您自己那另类的个性为标准并以此来随意杜撰他人……。我的意思是,无论怎么说,这种事情也只有您敢做了。”

闻言,五条悟笑而不语。

虎杖惊:“诶,伏黑你也认识他?”

而唯二的大人夏油杰无奈扶额,终于决定先把五条悟捞到自己跟前,可是刚伸手,便是无法触及的距离。

他看见五条悟笑得愈发开朗。

“请注意分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白衣少年缓缓地以刀鞘对准了夏油杰。

“老师只是来看一下的,关于虎杖同学的监督,具体相关事宜由我负责。”五条悟嘻嘻地捂嘴笑着,还是不说话,乙骨忧太收起刀鞘,退回到五条的身旁。

“刚下飞机?”“半夜接的通知,他们让我回国。”乙骨揉揉眼角,挂着重重的黑眼圈低声道。

突然之间,就没有人说话了,在持续冷场的情况下,虎杖尴尬地看了一眼伏黑惠,又看了一眼夏油老师,再对视上对面那位总是笑着的五条悟,旁边的带刀少年大约也是这里的学生,因为他发现他们的校服版型很相似。

正是虎杖思索之间,乙骨忧太已经伸出手,刚才的冷酷此刻一扫而光,顶着一副非常阳光表情看向了他。“我算是你的学长,听说一年级昨天才到齐,你们大概还没有见过真希和棘他们吧。”

“啊,你好啊,乙骨学长……”虎杖被忧太一把捏住了手。

“虽然你的担保人是夏油老师,但是身为特级的我却是你的监督者,希望悠仁一定要控制好宿傩,我相信你的。”乙骨忧太坚定地冲虎杖一笑。

五条悟一把拉过自己的学生,故作咳嗽:“好啦,忧太,现在还是请高专相关的负责人为我安排一下住所吧,天可快黑了,我可不想睡大街呢。”

可是太阳现在还在头顶……虎杖心言。

夏油终于可以开口,他说:“那当然是早就准备好啦,悟。”

10 Likes

写得好好,好微妙的感觉,为什么忧太会警告下游节,为什么五一直在笑,好好奇˃ʍ˂
:heart:(。→v←。):heart:

所以,还有后续吗,好喜欢这个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