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 by 91

六眼能参破生死。

这并不是说五条悟能看到未来,预测出谁的死亡,五条悟只是字面意思上的看到了。五条悟看得到人的呼吸,看得到血管里血液的奔腾流动,看得到胎儿在子宫里翻身运动。六眼能使他看到生物的生命和体态,没人知道地底下的蝉是在冬眠还是埋尸泥土里,五条悟知道。

五条悟身边常有人死去,哪怕是他最亲近的女佣人。那个女人护他于身下,自己的喉咙被挑断了,血正一股股地往外冒,她要死了,而医生们还簇拥着她捂着那处伤口,全是徒劳工。于是五条悟跟他们说放弃吧,不要救她了,她已经要死了。那个医生恼怒地冲他嘶吼着喊,全然忘了五条悟是不可侵犯的高贵神子,医生不肯停手,他徒劳无功,只是喊叫说她还没断气,你怎么知道。

五条悟知道,因为五条悟看得到,那些血已经不会再淌回那个女人的血管里了,对方的心脏已经无以为继了,死亡只不过是秒针和分针的争执。女人要五条悟过去,她像是要说什么,可是女人被割了喉,声带断了,血管破了,她发不出声音只是呜咽,好像断了弦的琴,于是五条悟坐过去握她的手,假装他已经听到了死者临终的话。五条悟看惯了死亡,死亡是心脏停止跳动,是血液停止奔流,是温度流失,是这个女人失去聚焦的眼睛,是那些这个女人叠给自己的千纸鹤终究变成了无用的废纸。

人会死,只是事实。人也一样,动物也一样。就连五条悟也会死。

夏油杰是个过分温柔的人,他在校舍角落里看到了一只自然老死,尸体蜷缩在角落里的老猫也要感伤,甚至为一只猫做坟墓。硝子作为女孩子也相对感情细腻,自己养的小仓鼠病死时也会红了眼眶,悄悄地抹眼泪,好几天都走不出自己的情绪。五条悟知道他们都是还没见惯死亡的普通人,只是普普通通的好人。

于是他们像普通学生一样去看烟火,去捞金鱼。捞金鱼的老板娘很热情,招呼着他们可以选几只金鱼带走,五条悟不要选,硝子不要养,这重任就落在了夏油杰肩上。池底有一尾白色的金鱼,游得矫捷,夏油杰抓不到它。夏油杰心里觉得好笑,像五条悟,于是他更想抓那只小鱼。五条悟蹲过来向他摆手,说不要选那只白的。夏油杰问他为什么,别的红的黄的黑的鱼都可以,就不要白的。五条悟只是说,他看到白的那只有肿瘤,不久后就会死了。

夏油杰这才知道五条悟能看见。他们拎着几只红得像血的金鱼,在集市中漫步走。硝子去找自己熟识的女孩子去逛,所以他们两个无趣的男生只能在集市里穿行,去放任五条悟买一些甜到发腻的小吃。夏油杰好奇,他问五条悟,那人呢,也能看到吗。

能啊,五条悟不以为然,嘴里还塞着一把不知道是什么的蜜饯。他转了俩圈去看周围的人,然后锁定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两鬓斑白,但看着精神头还不错,大概三十后半,四十岁左右。五条悟肯定了他的死亡,五条悟比划着给夏油杰解释,那个人会发作心脏病的,可能已经快发作了吧,也许明天后天,也许一周半月之后。不过以他的心脏和血液状况来看,他现在估计已经能感受到左臂抽动着疼痛了。杰皱了皱眉,好像并不满五条悟这般轻松愉悦的语气,他跑上前去跟那个男人搭讪,问他是不是最近不舒服,左臂会不会痛,要去医院看。

那男人很是莫名其妙,以为夏油杰是什么集市上算命骗钱的人,于是他要夏油杰滚开,抱着自己的女儿融进人群里走开了。夏油杰站在原地痴痴地许久都没动,五条悟只是上去揽他的肩头,拿廉价齁甜的蜜饯去塘塞他,说不要多管闲事啦杰。夏油杰的眉头锁紧了,他去看五条悟的眼睛,似乎要看透那里六眼的构造,夏油杰问五条悟,那你看得到我什么时候会死吗。五条悟哈哈大笑,拍着对方说,这你不用担心,杰的身体很健康,没有隐疾,说不定能活到七八十岁哦。

没错,五条悟看得到隐疾,也能看得到天内理子作为近亲相奸的产物,似乎天生不足,是那种活不长的类型。夏油杰和五条悟去护卫这个小姑娘,五条悟吐着舌头吐槽道,这个小女孩身体真的很不好,要赶紧抓紧时间享受人生,不然也许活不到三十岁就会死掉了,岂不很可惜。杰叫他不要胡说八道,但是五条悟还是一如既往地正确,天内理子死了,死于伏黑甚尔的一枪爆头。也许五条悟从来没说错过,理子注定早死,所以十六七岁的死亡和二十六七岁的死亡也没有实质上的区别。

夏油杰在洗手台前仓皇地洗自己的手,自己的手上没有理子的血,相反时抱着理子尸体的五条悟身上沾满了年轻女孩干涸的血液。但夏油杰只是机械地冲洗自己的手,不断地打沫,不断地清洗,痛苦地把两只手的关节都搓破出血。五条悟问他,要不要把那些人都杀了的时候,夏油杰真的想要说好。可是理子已经死了,再死更多的人也带不回理子,又有什么区别。

夏油杰日复一日地在苦夏里熬命,他不知道,他想明了又想不通,怎么会没有区别。他一次次地出任务,日复一日地冲洗自己的手,那些流水像刀,夏油杰残忍地像用铁片打磨自己的双手,想要把那只手洗干净。那些伤口不断开裂不断地刺痛,夏油杰没有五条悟反转术式的能力,也没有去找硝子,于是他把那些伤口藏在袖兜里。终于夏油杰放弃了,他不再洗那只手了,他的手开始沾满猴子的血。

夏油杰没想过在这种情况下会碰到五条悟,大雪刚刚下尽了,自己刚刚屠杀完了整个村落的人,正要离开,撞上了来这里巡查的五条悟。五条悟的眼睛蒙着绷带,但是夏油杰知道他看得清楚,他也不想伪装,他的手上还有干涸的褐红色血迹,袈裟下摆还说不定粘着人体残渣。他告诉五条悟,他又杀了很多非术师,大概有八十个。有的尸体散落成块了,有的碎成肉屑了,被大雪掩埋了,估计不好分辨,你拿着这个数字回去报告就好。

五条悟面无表情地去看他,夏油杰心底升腾起一股快意,尽管那不是他本意,他从袖子里掐住自己的手臂,试图将这一点快意挥散而去。夏油杰问他,不杀了我吗。五条悟在那些横尸中穿行,他没有浮在空中,而是脚步踩在血液混杂泥泞的土中,踩在赤红色的雪中。有具尸体从雪里露出半个身子,五条悟把她拖出来,把这具冰冷的尸体翻过来,用衣袖去擦那张脸上的泥和血。五条悟说,不是八十个,是八十二个。这个女生怀孕了,是是龙凤胎哦。

雪停了,可是凛冽的北风还在刮,刮走这些人寒冬的祈望,这个村落陷在寂静里了,五条悟只身往村落里走,一步步地陷在雪地里,走出一个个血红的脚印。夏油杰被他甩在身后了,眼睁睁地看着他行走,五条悟融在风里,夏油杰几乎抓不住他,也看不清他。又开始下了雪,再飘那么些雪,就把这里的尸体都覆盖住了,雪积得再厚些,就不会踩出红色的脚印了,血会冻住,冬天也会冻住。夏油杰抬头张开嘴去接一片雪,他嚼着雪,含着冬天,五条悟已经走远了。

夏油杰更倾向于过冬,以前入冬时他就开始盘算为五条悟准备些什么生日礼物,冬天总是有些忙碌,他自己的生日则是在夏天,所以经常由五条悟和硝子俩人合办,高专一年级的夏天,他过生日,五条悟要他许愿,夏油杰不知道许什么,于是五条悟催促他许一个长命百岁。他当时还觉得好笑,说六眼不是看出我长寿了吗,那我还许愿要长寿做什么,不是浪费了一个愿望。五条悟说那就许我们一直在一起,夏油杰说那不是要一直留级,五条悟恼了去踹生日寿星,说你是不是就是嫌我烦,等毕业就要把我甩掉。硝子在一旁看烦了,拿奶油去扣在他们两个脸上,他们三人开始了互相丢奶油的混战,后续是被罚一起打扫了半天的教室。

夏油杰十七岁时到底许了什么愿?他不记得了,不过可见生日许愿并不灵验,六眼也并不是一直正确的,毕竟五条悟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他七八十岁时还能健步如飞,他们还能并肩无敌打半个天下,然而夏油杰与他的并肩终止于十七岁,生命也将将终止于他们共同的二十七岁,甚至未及而立之年。

2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