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小貓的腦瓜子到底在想什麼?by花見 (0816更新)

*夏油杰存活if
*我流夏五 極度OOC 若感到不適請儘快離開
*教祖夏x教師五
*避雷:雙性/半強迫性行為

——————————————————

苦夏罷了。

這是他們分隔一段時間後,五條悟問他為什麼好像瘦了,他回答摯友的話。

苦夏這種破日子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連說出此詞的夏油傑本人也不知道。

拔除,吞食,然後重複。

拔除,吞食,然後重複。

咒靈那如同擦過嘔吐物抹布的味道,只有他才知道有多難以下嚥。

一直吞食咒靈的後果便是讓他近乎完全喪失了味覺和嗅覺,在旁人眼中如同臭水溝的鯡魚罐頭,他也可以面不改色地吞下。

麵包出爐時充滿黃油的香氣;拿鐵加雙倍奶糖的甜膩氣息;巧克力芭菲上鮮奶油的味道,全部都沒辦法再嚐到了。

可他的摯友完全不知道他早已喪失味覺,還嚷嚷著說我們等下一起去買喜久福嘛傑,毛豆口味的可好吃了。

夏油傑沒來由的一股氣,但他也無處可發洩他的怒火。

是啊,他是眾星捧月的六眼神子,那麼多人把他捧在手心裡栽培,怎麼可能吃過嘔吐物味的抹布呢?他是一出生便改變咒術師和咒靈平衡的神子,夏油傑只不過是一介凡人,自己有什麼能力和神子對抗?

就只有努力吧。

可再努力也彌補不上他們之間早已拉開的距離,凡人怎麼能打敗神仙呢?

「悟,我們出去談談吧。」

「啊?好端端的你發什麼病?」

——

打鬥過後的兩人出了好一身汗,他果然是打不過神仙。

「真不知道你在犯什麼毛病,杰。等下給我買一百個喜久福」神子是如此說道。

他撥撥衣服上沾到的泥灰,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彷彿剛才的打鬥從未開始過一樣。

陽光照到神子頭上,夏油傑恍惚間真以為自己看到神仙降世的場面。可神仙也沒法拯救全部人,就像國外的基督教,人不入教就會下地獄,無法得到上帝的拯救、得不到天使的庇護、這輩子也上不了天堂。

可天堂是什麼?是沒有咒靈的世界?是每個人都擁有幸福、如同夢想中的生活?

神拯救了他們,可誰去拯救神?

非咒術師的人類都太他媽自私了吧,只會考慮自己,出什麼事了只會呼天喊地,只不過是一群猴子,夏油傑心想。

「你不對勁。」夏油傑想得太入迷,完全沒發現白毛小貓頂著副墨鏡湊近來盯著他,他們倆靠得太近了,溫熱的鼻息彼此起伏著噴灑在對方臉上。

「抱歉,我只是在想事情,悟。」夏油傑先一步拉開距離,他的心因這隻沒有距離感的貓在怦怦亂跳。他一度懷疑過自己只是喜歡五條悟長著一副勾人心魄的臉,在一次晚上夢到自己的陰莖狠狠操開五條悟的屁股的時候夢遺了,他彈起來沖了十五分鐘冷水澡並想著只是摯友的臉太過迷人才會做如此荒誕的夢,結果雞兒像是要反駁他的話似的,一想到摯友便變得硬邦邦,一絲要軟下來的跡象也沒有,他只能悲憤地承認自己喜歡上了同性的摯友並靠著回味剛才的夢境打了一發手槍。

五條悟依舊在盯著他看,那雙無所不知的六眼似乎要把夏油傑身上盯出好幾個洞來才善罷甘休。夏油傑被他盯得有點慌,生怕自己暗戀摯友並且把他當意淫對象的事情被看出來了,連忙擺擺手說要帶他去吃毛豆口味的喜久福和巧克力雙重芭菲。白毛小貓聽到後開心得抱著他的臉並啵唧一口說果然杰對我最好了便邁開長腿走在前面,嚷嚷著說等下吃的買的都要傑來結帳。

希望這種日子能過得久一點吧。

夏油傑如此想道,他也邁開腿跟在小貓背後聽著他的小算盤是如何打響。

他只是想和摯友一起有更多值得回味的回憶,猴子什麼的全部都吃屎去吧。

「等等我,悟,不要拋下你的錢包。」

——

「我們本可以成為我們,可為什麼要把我推上唯一最強的名號,從而使我們成為了最強和最惡?」五條悟自言自語道。

小小的一個日本,一個是當代最強咒術師,一個是當代最惡詛咒師兼盤星教教祖,他們卻將近三年沒有見過面。

怎麼會呢?

盤星教名氣大的很,男女老少只要有什麼醫學解決不了的問題幾乎都會去求助教祖,請他神明再現幫幫他們普通人去除這些千奇百怪的問題。夏油杰只要揮揮手便除掉了凡人身上的咒靈,人們便真當他是神仙下凡來拯救他們了,懷抱著感激之情往功德箱裡投入大把鈔票,卻不知道他們眼裡的教祖大人只把他們當讓人作嘔的猴子,每天噴幾十次除臭劑只是不想讓自己沾染上猴群的氣味。

是啊,他們就是一群猴子,一群愚蠢到令人發笑的猴子,弱者憑什麼要強者去保護他們呢?無比嬌弱,卻又秉持著「弱者就該有特殊待遇」的姿態去要求別人迎合自己,稍有什麼反對的怨言便會被聚集起來的猴群謾罵,這種東西有什麼值得去保護的?

這種東西有什麼值得悟去保護的?

跟著我一起叛逃有什麼不好的?

數不盡的金錢,數不盡的咒靈為己所用,揮揮手就能解決的事情還能收穫一大堆猴子的崇拜和信仰。

悟可真不會過日子。夏油杰是如此想道。

明明五條悟可以做到精準定位瞬移,可為什麼就是沒有來找夏油傑呢。

怕不是故意躲著他吧。

夏油傑偶爾會回憶起高專三年的青春時光,畢竟那也是他為數不多真心笑出來的時間了。

「聽說那家甜品店新推出了毛豆生奶油口味的可麗餅!還有毛豆生奶油杯欸,全部都是奶油!」「我知道我知道!在SNS上超有人氣的——明天放學去吃吃看好不好!」

五條悟不是故意要偷聽路過女子高中生的對話的,他發誓他絕對沒有,只是毛豆生奶油對他來說太有吸引力了。

五條悟,作為一個毛豆生奶油狂熱愛好者,絕對不能錯過這家甜品店,他心裡暗自發誓等下要買一箱回家擺在冰箱。

他剛踏進這家店就幾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長得高還有一張絕世帥哥臉,臉上蒙著眼睛的繃帶更讓他帶著幾分神秘感。

五條悟的目光也被一個人吸引,他從未想過自己與叛逃摯友的相遇會是在一家甜品店。

「喲,悟,好久不見了。」

夏油傑坐在店鋪一角像是沒事人一樣跟他打著招呼,身邊兩個小女孩正吃著五條悟最想吃的新品,他們身旁還有幾個紙袋,五條悟一眼就看出來這幾個紙袋上印的全都是自己喜歡的甜品店的logo。

「誰要跟你好久不見,我要走了。」

五條悟只覺得晦氣,他那因為毛豆生奶油而絕讚的心情在此刻因為遇到了夏油傑而跌落了一地,他也不想走,可看到夏油傑那虛偽的笑意只覺得煩心。

「別這麼快走嘛,悟。我們這麼久不見了,你都沒想過我嗎?」

(未完待續)

32 Likes

大概會是三天一更!是個小短文!
毫無意外的話大概兩週內更完!
本人已經吃不得刀子了 所以會是he

5 Likes

好香!!!!!巨好吃啊!!特别特别好,特别特别棒……快操他!!我找到你了花见老师!!

2 Likes

草 我也找到你了蟑螂老師!!!!!!

1 Like

笑臉狐狸臉上的笑意越發明顯,五條悟看得慪氣,硬生生忍住了對他臉上來一拳的衝動,去他媽的想不想。

「誰要想你了?你不會當個教祖把腦子當沒了吧?」

「是嗎,我可是很想悟呢。」笑臉狐狸指了指身邊裝著不少甜品的紙袋,「這些不都是悟愛吃的嗎,我特地請人去各地幫我買的。」

「我可去你媽的,少來噁心我。」五條悟翻了個白眼便走向收銀台打算買點新品就趕緊回家了,結果被告知生奶油杯全被那位帶著兩娃的黑色長髮教祖買走了。

「悟要吃嗎?我很樂意與悟分享喔。」臭狐貍笑咪咪地看著眼前快把眼珠子瞪出來的炸毛白貓,拎起一個紙袋從裡掏出一罐毛豆生奶油晃了晃。醇滑可口的毛豆生奶油和奶油奶酪一層層地裝在透明罐子裡,一晃一晃地吸引著五條悟的腦袋。

不行!

五條悟差點就伸出手去接過那罐美味至極的甜品,他搖搖頭把雜念晃出腦袋,一巴掌把自己拍醒。怎麼可以收叛徒的東西!等下他在裡面給你下毒怎麼辦!就算他是曾經的摯友也不能這麼掉以輕心,他可是把凡人當猴子看的夏油傑啊。

他可是夏油傑啊。

「不用擔心我給你下藥,這裡這麼多眼睛看著,我怎麼給你下藥呢。」

夏油傑把那罐奶油塞進五條悟手裡,笑著說沒關係,悟喜歡的話我每天來高專送給你也可以,把甜品店買下來送給你也可以,便帶著兩個娃娃離開了店鋪。

「嗚哇…這是什麼狀況?」「兩個帥哥鬧翻了嗎?看起來都剛出來社會沒多久的樣子…」「可黑髮的對白髮的很溫柔欸!黑髮的還帶著兩個孩子…不會是夫夫吵架吧?」「黑髮帥哥都主動求和了,他不接受的話也太小氣了吧…」一群人在圍著站在店鋪一角的五條悟竊竊私語著。

你才小氣!五條悟在心裡道。他看著手裡的毛豆生奶油杯思考了許久,他最終決定把這罐奶油拿回家好好品嚐,順帶還買了三個毛豆奶油可麗餅在回家路上吃。

——

嗚哇、毛豆生奶油和奶油奶酪到底是誰研究出來的搭配!這也太好吃了吧!鹹甜的毛豆奶油配搭著淡淡芝士香的醇厚奶酪,完全不會膩!

五條悟三下五除二就把罐子裡的奶油吃光,他相信曾經的摯友不會給他下藥,更何況店裡那麼多人,他篤定夏油傑不敢在外面做這些非法之事。

只是夏油傑真的是個混蛋,把他愛吃的甜品全買了不說,還說想他了,什麼操縱人心的混帳黑心邪教狐狸。

「實在是太好吃了…總有一天我要把甜品店買下來…然後就每天都有很多甜品吃…」

五條悟咂吧咂吧嘴,咬了咬舌上的釘子,回味著嘴裡絲絲甜味,生奶油和奶酪糊嘴的感覺總是讓他著迷於此,每次恨不得從罐子裡挖出滿滿一勺再一口吞掉。

自從夏油傑叛逃後他就去打了舌釘,他只想用疼痛和這顆小小的釘子來讓自己記住夏油傑離開了自己。

當初夜蛾過來通知他自己的摯友叛逃後把手心攥出了血,要知道當時他的無下限早已可以無限續航,那又是什麼導致的出血?

五條悟只想用疼痛去麻痹自己對夏油傑離開的氣憤和對自己的失望,要是自己當初能留意傑多一點,要是自己當初不管那群爛橘子的話堅持要和傑一起出任務的話,是不是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了?

他隨手把吃空的罐子丟進垃圾桶,大字型倒在床上,不知道是否突然一下子吃光整個奶油罐子導致血糖遽升,還是在甜品店遇見了叛逃混帳東西還要被一群人議論紛紛導致的身心疲憊,白毛大貓此時眼睛困的快要張不開了。蒼天之瞳瞇成一條縫,伸手扯過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團大貓貓,只剩半個腦袋露在外面。

五條悟迷迷糊糊地決定先睡一覺再去洗澡,反正他平常也有無下限隔著外界,自己又不是經常出汗的體質,先睡一覺也應該不會弄髒床鋪。

於是大貓便沉沉地睡了過去,全然不知窗外有兩隻魷魚狀的咒靈正悄咪咪地不知道進行著什麼。

魷魚咒靈用觸手扒拉開窗戶,潛進五條悟的家裡打探著環境,最終把目光鎖定在那一團貓身上,它們變大了自己的身體,合力用最細的觸手輕輕把五條悟連人帶被子托起來,然後又用最粗的觸手把五條悟包好,還順手關好了窗戶,便向盤星教基地飛去。

——

「喲,這麼快就回來了嗎。」

夏油傑看著魷魚咒靈把裹好被子的五條悟放在他床上,眼裡透露出幾分玩味,不過他也不著急把五條悟叫醒。夏油傑讓咒靈先去守著菜菜子和美美子的房間,沒有自己的批准他們不能離開,美其名是小孩子要早點睡覺才會長高高。

待咒靈離開後他便走過去在床邊蹲下,仔細觀擦著自己曾經摯友的絕美容顏。不論男女老少,每個人看到他摯友的外貌和身體都會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他的摯友根本就是全人類嫉妒的對象——哪有人能長得那麼完美?高挺的鼻子、長而濃密的白色睫毛、一米九多的身高、那讓無數人為之驚嘆的容顏、還有那操練的結實的身體…不知道他的屁股會是像女人那樣軟綿?還是像男人那般沒多少肉?

夏油傑不禁回想起自己高專時期的那個春夢。自從他第一次夢到自己操了五條悟之後,五條悟的身影一直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有好一段時間裡他一閉上眼睛就會浮出摯友騎在自己身上,滿臉紅暈地吃著自己的肉棒,邊吃還邊發出黏膩曖昧的口水聲和模糊的聲音,聽起來就好像在吃什麼絕世美味的冰淇淋一樣。

「嗯…傑的肉棒好大…我的嘴巴都要塞不下了…」

夢裡的摯友聽話乖巧的很,真像一隻被操乖了的大貓,他會服從夏油傑任何指令,就算玩得狠了也沒多少怨言,只會吱吱啞啞地叫著傑快給我,我好餓,我還要傑的肉棒,把我操懷孕吧傑。夏油傑還夢見了自己的摯友打了舌釘,被操的分不清黑夜白天,那雙無所不知的六眼蒙上了一層霧氣,帶有釘子的舌尖收不回去便只能任由它掛在嘴邊,身上佈滿的吻痕掐痕讓神子的神性減少了幾分。

眾星捧月的神子伏在他身下吃著自己的肉棒,說是要幫傑的肉棒驅邪,那畫面讓五條家看到的話會發瘋吧,畢竟都是一群腐爛發臭的橘子,或是猴子。夏油傑眼色暗了暗,伸手就要去撥弄五條悟那稍有肉感的嘴唇。

「嗯…」

五條悟唔嗯了幾聲,像是夢到了什麼東西或者是被被子摀得臉上泛了點紅暈,出於吸允本能他吸住了夏油傑胡作非為的手指,把手指當成奶嘴似的吸允起來,金屬觸感溫暖的舌釘無意蹭過夏油傑的手指讓他為之一驚。他稍微用力掰開五條悟的嘴巴,看清楚了剛剛蹭到自己的不明物體是舌釘後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自己的夢難道是預知夢?悟真去打了舌釘?可他不是會無下限和反轉術式嗎,怎麼會一直留著這顆釘子?

夏油傑一想到他去打舌釘時主動關閉了無下限,讓陌生人鉗著他的舌頭穿釘的場面就沒由來的生氣。

憑什麼?

夏油傑看著五條悟還在熟睡的臉,和自己滿腔的慾火和怒火,他決定今晚絕對不會放過五條悟。

——

26 Likes

有點短小對不起嗚嗚
不過下一次更新就會是正戲了!

1 Like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强制!!!好!!!快把小猫操出水: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好香好香……

2 Likes

蹲一下

1 Like

教主竟然屈尊当绑架犯了 好香!

1 Like

哈哈哈,这醋吃的!!!

1 Like

在努力碼字了 請大家再等我一兩天!
會有心理脆弱小五的描寫!先給大家打支預防針哈

2 Likes

他召喚出幾隻魷魚咒靈和章魚咒靈分別綑住五條悟的四肢,固定在床上四個角落呈大字型張開,又親自為五條悟解開高專教師的制服一路從胸口摸到腹肌。夏油傑細細撫摸著摯友身體的每一處,摸著他曾經被伏黑甚爾刺穿的胸膛和脖子而留下的疤痕,就算有反轉術式也會留疤啊,他想道,自己胸口處的疤痕也在隱隱作痛。夏油傑當初聽到五條悟被伏黑甚爾殺了的時候心疼得要命——他不是最強嗎?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可當自己也被破開胸口時只想著悟會不會也像自己一般感受到疼痛,平常那麼高傲自大的人死在伏黑甚爾手上肯定會很不服氣吧。結果自己看到了散發著神性的摯友抱著理子的屍體,說是神性也怪,還會問自己要不要把他們全殺了,神子會殺人的嗎?是神罰嗎?

他也不是沒看過五條悟在那天之後多次在深夜時摸著自己額上和脖頸的疤流過眼淚,夏油傑那時候才發現最強居然也會哭,一直在他面前嘻嘻哈哈和自己打鬧的摯友原來也會有無助的時候,像一隻折了翅膀的蝴蝶,撲騰撲騰著翅膀卻又飛不出來。那時候是夏油傑每天耐著性子去哄五條悟,已經不會再有人能傷害到我們了,悟就好好睡吧,五條悟才能沉沉睡去,不然叛變的早會是他了。

因為你是最強所以是五條悟,還是因為你是五條悟所以是最強?

夏油傑恨不得給自己來上一巴掌,自己當初對五條悟說的什麼屁話,乍聽之下很有道理,可這番話狠狠刺在了五條悟心上。最強也好,猴子也罷,五條悟始終是個人,是個有感情的人。

他雙手撫上五條悟操練頗好的胸房,用力地揉搓起來,意外的手感還不錯。就算是男人也會擁有柔軟的胸部啊,悟這個這麼軟算是奶子了吧,夏油傑想道。手上的動作不曾停下,像是要把五條悟的奶子揉出奶水似的,時而聚攏一起看他的乳溝,時而緊抓著奶子去看從夏油傑指縫中溢出來的乳肉。天之驕子的身體可真是極好,完美的像是上帝親手雕刻的雕塑,可此時卻在夏油傑的玩弄下變得相當下流,又像是放在地獄的魅魔雕像,魅魔要是能長五條悟這般,那必會是一隻相當勾人的魅魔。夏油傑挑弄起五條悟的乳尖,小小一個乳尖在衣服被解開時就已經微微凸起了,再經歷這番玩弄後變得像成熟多汁的果實,在泛紅的乳肉襯托下更顯得誘人,像是吸引著夏油傑去享用——夏油傑自然是不會放過美味的佳餚。他俯身含住了那顆果實用舌頭細細品嚐,圍繞著乳暈打著圈,又用舌尖去挑那小小的乳縫,試圖從中舔出些汁水來。他又在乳肉上惡趣味地留下幾個不深不淺的咬痕,讓整個畫面看起來好不色情。

如果悟是女人的話就能產奶了吧,或許還能下個小貓崽。

五條悟依舊沒醒來,他似乎被惡夢困擾著,平日經常垮起小貓批臉的精緻臉蛋此時眉頭緊皺,嘴裡嘀咕著什麼夏油傑聽不清,他鬆開嘴看著小貓這般樣子也是有些心疼,伸手去輕揉小貓眼眉。熟悉的感覺和溫度為小貓驅除了夢魘,他親暱地蹭了蹭夏油傑的手掌,嘴角微微上揚的角度讓他看起來真與貓科動物毫無差別。夏油傑忍住了直接把五條悟搖醒的衝動,他手指伸進五條悟的嘴巴裡攪動著舌頭,舌釘碰撞著牙齒發出喀喀聲讓夏油傑只覺得煩躁,怎麼不見他其他地方穿環?不過其他地方也有環的話自己大概會把穿孔師殺了吧。夏油傑有些粗魯地把五條悟的舌頭拽出,多餘的口水隨著嘴角和夏油傑的手指滴落在五條悟的身體上,夏油傑抽出手把身體上的口水抹開,在乳尖上狠狠捏了一把。

「啊!」

五條悟發出短促的叫痛後醒來,看著眼前不壞好意的狐狸和自己胸口上的好風光後差點沒把白眼翻到了後腦勺。

「你他媽有病吧,有本事鬆開我來打一架。」

「悟為什麼要去打舌釘?」

五條悟被他問的一愣,隨後擺出一個相當不屑的表情道「老子愛打不打,關你屁事?」

迎接五條悟的是一個響亮的巴掌。

夏油傑狠狠地抽在了五條悟的奶子上。「回答我,為什麼?」

「我操夏油傑!你真他媽有病是吧!都說了不關你的事!而且你給我下藥了?」

五條悟開始掙扎起來,可他發現自己使不上力氣,術式什麼的也用不出來,只能繼續跟夏油傑耍耍嘴皮子。

「對對,最卑鄙的盤星教教祖給高專老師下藥了。我回答了悟的問題,悟也要回答我了吧?」

夏油傑笑咪咪地脫下五條悟的褲子和內褲,再召喚出幾隻章魚咒靈貼在五條悟身上。章魚咒靈相當柔軟且還會分泌黏液,它們的觸手幾乎把五條悟的胸部和大腿包圍住,吸盤開始小力吸著五條悟的軟肉。微涼的觸感和被吸著酥酥麻麻的感覺快要把五條悟逼瘋了,身下軟著的性器也有微微抬頭的跡象,神子哪經歷過這種對待,他只能搖著頭咿咿呀呀地說著都是自己的錯,如果自己能再留意傑多一點就不會弄成現在這個局面了。

「是嗎,那悟要給我賠罪呢。」

夏油傑抓著五條悟的性器壞心眼兒地摳著他的馬眼,小貓立刻叫出聲來,他平常也不怎麼自慰,最強的老師不僅要帶學生還得天天接任務消滅咒靈,哪有空閒時間去取悅自己的身體,突如其來的刺激讓他有點不知所措,可四肢被綁著只能承受這份未知的快感。夏油傑誇讚小貓性器長的漂亮小巧,羞得小貓直搖頭說他是混帳東西快放了他,現在還能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但黑心狐狸怎麼會放了秀色可餐的小貓?夏油傑笑著說我可不會放悟走,他另一隻手正打算握著貓蛋蛋把玩卻被蛋蛋下隱藏著的蜜縫驚了驚,果斷放棄把玩玉球的想法轉而進攻那條正隨著主人呼吸微微開合的蜜縫。

「不、不可以…傑!」

那塊從未告訴過任何人的地方被手指插入讓五條悟疼的要死,強行進入讓蜜縫撕裂流出了幾滴血液,滴在白色床單上尤其刺眼。他一聲聲呼喊傑的尾調稍微染上了哭腔,撥動著夏油傑的心弦,夏油傑本想著要溫柔一些,看到他嘴裡泛著冷光的舌釘後把這些想法全部撕毀,一根手指在未經人事的女穴裡來回攪動著,五條悟左右搖著頭希望能把這種怪異的感覺甩出腦袋,可他悲催地發現自己的身體好像從疼痛中漸漸找到了快感,舒服的整個身體都在發顫。

「悟有子宮嗎?悟會懷孕嗎?」

夏油傑挑逗起那顆粉嫩的陰蒂,比玩弄前面時更為刺激的快感直衝腦門,女穴不受控制地微微抽搐起來,分泌的水一股腦撒在夏油傑的手上。有了潤滑和五條悟這般反應後夏油傑更是玩得粗魯,他俯下身含住陰蒂當作是棒棒糖一樣舔起來,小貓想要夾緊大腿阻止狐狸的侵犯,卻不受控制地挺腰把糖果送進狐狸的嘴裡。夏油傑吃的滿嘴都是水去跟小貓接吻,小貓扭著身子掙扎起來,夏油傑鉗住他的下巴強迫與他舌吻起來,釘子在口腔裡依舊是微涼的觸感讓夏油傑欲罷不能,他追著釘子把五條悟親的快要缺氧,可四肢被綑他只能嗚嗚地叫起來,眼角也被刺激的流出了眼淚時夏油傑才放了他。

夏油傑站起來看著在床上的五條悟,第一次被如此激烈地親吻的五條悟腦袋都有些發懵,他搞不清現在是什麼情況——被摯友強吻了?要被摯友強上了?五條悟有好多東西想問夏油傑,許多疑問卻卡在嘴邊問不出口。夏油傑看著五條悟覺得有些好笑,他俐落地脫掉袈裟,從內褲裡掏出早已硬到發疼的性器對準五條悟的臉。

「舔。」

五條悟當然不糊順從他的意思,小貓別過頭去不看他,心裡暗暗想著傑也發育的太好了吧,剛剛單是被舔都已經爽的要死了,要是被傑插進來會如何?小貓被自己的想法嚇著了,自己什麼時候會是伏在別人身下求歡的人了,更何況是夏油傑。夏油傑看著難馴服的貓也不著急,觸手爬上五條悟的臉把他強行掰過來,夏油傑把性器送到五條悟嘴邊再重複了一次剛剛說的話。

「舔。」

小貓依舊是緊閉著嘴不願服從,夏油傑索性讓觸手溜進五條悟的嘴裡任由小貓氣憤地咬斷吃進肚子再被咒靈的味道噁心到乾嘔,又讓其餘的觸手鑽進女穴裡搗鼓出一股股水來,小貓顫著身子承受著快感,嘴裡的觸手撤出去後他忍不住叫了起來,甜膩猶如成人片女優的的叫聲讓五條悟也嚇了一跳,他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發出這種聲音。在五條悟浪叫的同時夏油傑看準時機把肉棒送進了五條悟的嘴裡,小貓嘴裡溫暖的很,舌釘從龜頭刮到柱身時異樣的快感讓夏油傑發出一聲感嘆,夢中的情景在眼前重演,雖然夢中的小貓乖巧多了,不過這也不妨礙教祖大人把眼前的小貓操到乖順為止。

咒靈的味道給五條悟帶來了不少的衝擊,他從未想過咒靈吃起來是如此噁心,以前在高專時看夏油傑一臉輕鬆地吃下並無任何不適感覺讓他以為咒靈不含任何味道。比起咒靈的味道,夏油傑把肉棒塞他嘴裡更是讓他震驚,五條悟一直以為他們倆的關係就止步於摯友,可夏油傑的一舉一動就像他男朋友似的,出差會給小貓帶甜品,灰原問他要什麼伴手禮時也是想著小貓愛吃的口味來選,硝子也打趣過道如果不認識他們倆就會以為是熱戀期的小情侶。

「專心點。」

夏油傑摁住了五條悟的頭手動來了個深喉,五條悟被一下子頂到喉嚨深處止不住地乾嘔,可小貓沒對這件事感到噁心,反而有些期待夏油傑接下來會有什麼舉動。不過五條悟也覺得奇怪,他沒有咒靈操術吃了咒靈按道理來說是不會有任何異樣才對,可從女穴開始燒上來的灼熱感讓他覺得不太對勁,是被挑撥動情了還是剛吃下去的觸手的影響?

「情慾在社會來說也算是負面情緒吧悟,猴子多餘的慾望全凝聚成咒靈了,你剛吃下去的就是代表情慾的咒靈喔。」

夏油傑依舊是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把觸手全撤了後抽出肉棒壓在五條悟身上,看著他逐漸被情慾侵佔理智的樣子發笑。五條悟只覺得自己到處都好熱,只有被子和夏油傑的手是微涼的,他胡亂地湊過去蹭著夏油傑的手邊說著傑我好熱摸摸我邊用大腿夾著被子磨蹭起來,蹭到陰蒂還會顫著身子流出一股股水液,陰莖也顫顫巍巍地射出兩股精液後垂著頭滴水。五條悟像條處於脫水邊緣的魚終於找到水源般解決慾望,夏油傑可不放任他自己一直玩下去,他召喚出一根跟自己尺寸相當的觸手直接插進冒著水的女穴裡,五條悟被突如其來的填滿刺激的仰著頭發不出一點聲音,女穴又顫抖著噴出好幾股水來。夏油傑也不等小貓適應便命令觸手大力抽插起來,小貓摀著嘴努力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眼淚早已浸濕了遮住眼睛的繃帶,夏油傑一手把繃帶扯開去觀察被操哭的可憐小貓,紅透的臉、打了舌釘的舌尖、留下了無數咬痕的乳肉,色情的景象讓夏油傑的性器又硬了幾分。

「悟好多水啊。悟說說,喜歡觸手還是喜歡我?」

夏油傑帶著五條悟的手去摸自己的性器,小貓摸到後像是受驚般收回手看著他,又伸出手去握著夏油傑的性器用臉蹭了蹭迷迷糊糊道喜歡傑,活像一隻真正的小貓。換作是任何一個男人看到自己喜歡的對象這般模樣都忍不了直接先操了再說,但夏油傑,一個吃嘔吐物味抹布都可以面不改色的男人自然是有著極高的忍耐力,他收回了觸手然後躺在五條悟旁邊緩緩道。

「悟想要的話,自己來。」

26 Likes

剛剛寫完覺得太短小了所以編輯補了一段
大家看完可以給點感想或者意見之類的TT
這篇完結後會開新的!大家的意見我全都會聽的!

1 Like

香香,敲碗

1 Like

晚睡的孩子什么都有的吃!! :hot_face:

1 Like

蹲蹲老師的香香飯,搶吃甜食又昏昏的被打劫走
一路被欺負的哭哭的小貓好可愛

好好吃好好吃坐等更新

好香!!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