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列表的接龙!

和列表的接龙!有囚禁,全身镜play,春药,能接受的↓

五条是在一个类似地下室的地方醒来的,身上堪堪套上了一件白衬衫,双腿只有一条内裤,手和脚都被铁链拴住,手被高高挂起,咒力也使用不了,六眼倒是一直在摄取信息,
?杰的气息?杰过来了?为什么杰要把我绑住?

夏油杰拿着一罐膏状东西走了进来
“杰?这是哪里?”
夏油杰没说话,亲了一下悟的额头,手上动作不停,挖出一块膏体抹在了悟的乳头上
“?杰,这算什么?”
手指触碰到乳头的感觉实在奇怪,痒痒的,麻麻的,杰的手指扣了扣悟的乳头,从来没有被碰过的地方如今被杰的手指甲一扣直接变红了,挺立起来
“悟好骚啊,是不是经常玩这里?一碰就立起来了呢…”
五条悟立刻挣扎起来,喊着你不是我的挚友吗?他可从未想过自己和挚友会走到这种关系之上,他们只是挚友啊。

只是挚友吗?只想和杰做挚友吗?五条悟内心反问了自己。

自己也好像不想止步于挚友吧。

他想要更多,知道杰的更多,不想和杰只是挚友的关系,他想和杰牵手,想和杰做爱,想和杰有更进一步的关系。

“悟原来只是把我当挚友吗,有点失望呢。”夏油杰摆出一副伤心的表情,可手上的动作越发大力起来,手指不安分地捏着五条悟锻练有素的胸肉。虽然是男人,但在没发力的情况下,五条悟胸肉的柔软程度却不输女人。

“不是、我…我想了解杰更多一点,想和杰有更进一步的关系…而且…”五条悟说完感觉自己的羞耻心都要爆炸了,他从未想过自己能说出如此像女子高中生表白时候的话,更何况他的奶子还在自己喜欢的人的手中被玩弄着,五条悟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要过载爆炸了。

“喔?那悟说说,想和我有什么样的关系?”

五条悟却因为羞耻心咬着牙不肯说,用手推着他,可他的奶子被抓住狠狠揉捏,腰软的根本使不上力气,只能满脸通红着脸看着他。

夏油杰见他不肯说也不恼怒,只是轻笑着凑近他的奶头,舌尖轻轻扫过那小小的果实。舌尖在周围打着圈。

“唔…啊…混蛋,把你的嘴拿开啊”五条悟挣扎的向后倒却被夏油杰用另一只手,在腰间狠狠地掐了一下,五条悟闷哼了一声,被推倒在床上。

夏油杰脸上保持着着笑容,甚至又用指腹摩挲了一下对方腰间被掐过的地方。

夏油杰把奶头含在嘴里细细吮吸着,五条悟被刺激的身体一颤一颤的。连声音都有些发抖,感觉那痒痒的,湿漉漉的。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未经人事的下体被刺激的有些发软,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五条悟明显感受到了异样更是挣扎了起来。

衣服被完全掀起,五条悟被夏油杰狠狠的压在了被褥里,凌乱的不像样子,因为挣扎,身体扭动,偏偏夏油杰的时候还往下深探去…

“不,不可以…放开…”五条悟因为起了反应说话都有些微喘,夏油杰笑着把他的裤子一点一点扒掉。

夏油杰的手在洞口打转,又热又湿的触感几乎能把手给融化,手并没有用力反而似羽毛般轻轻点转。

五条悟几乎是呆愣的看着他,看着他把手从那里抽了出来,手上全是晶莹剔透的液体,故意的在他眼前晃了晃后又将手按在了他的奶头上。

夏油杰直接堵住了五条悟要开口的嘴,舌头伸进悟的嘴里,挑逗着五条捂,一手捏住五条的奶子,舌尖轻轻舔舐着,带着挑逗和暧昧。不断搅动,吮吸

手也不停歇的死死的搓着五条悟的奶头,五条悟下意识想要夹住腿,却被对方用膝盖抵住了双腿。
“杰,别舔,,”好舒服,真的好舒服,舒服的五条差点叫出声来,如果身前的人不是在侵犯他的话。
夏油杰用手指挖了一坨药膏向后穴伸去,“悟…这里好湿,你的后穴在紧紧的吸着我的手指呢,……说不定悟早就想被人操了呢?”
……
“夏.油.杰.你别得寸进尺!快抽出……啊!”
一直在穴里小幅度抽刺的手指按压到了某块突起,突如其来的快感使五条尖叫出声
“是这里吧,悟的敏感点”
手上动作突然加快,爽的五条悟直翻白眼
“杰……哈啊……杰!慢点!不要!别!”五条脸上混着口水和泪水,颤抖着高潮了

后穴和乳头痒痒的,像有一把火在烧,乳尖早已挺立,甚至还流出了一些乳液,夏油杰把手抽出来,扣了扣悟的乳头
“杰……哈…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那里痒痒的……”
“嗯?是哪里?悟要亲口说出来哦”
“唔……杰,,乳,乳头好痒,屁股那里也,唔!”
夏油杰猛的一拍五条的屁股,又白又嫩的屁股上瞬间多出一道红痕
“啊!杰!”好爽,好想再被拍一下,手拍到穴口的感觉好舒服,好想有什么东西捅进去,可是,可是那样不就成荡妇了吗?
五条紧紧抿着嘴唇,不让呻吟声泄露出来
“悟很爽吧?骚穴都这么湿了,”夏油把几巴抵往五条的穴口“悟,很想我捅进去吧?自己说出来,好不好?”
“唔…想,想要杰的几把把我捅穿,,想要杰操死我…”
好羞耻,明明我和杰只是挚友,,为什么会…
“啊!”
夏油哪里忍的了五条的骚话,早已硬的不行的鸡巴一下挺进去大半
“杰!杰!好舒服,呜呜…好舒服!好疼!啊…再用力点!啊啊啊……”
五条因为春药的原因已经开始口不择言了,身后的肠穴无师自通的开始吸着鸡巴,爽的夏油杰差点交代在里面
“悟,放松,别夹的这么紧……呼…”

很疼,这是五条悟第一个想法,随后伴随而来的是数不尽的快感。

陌生的感觉快要把他逼疯了,五条悟扭着头想要把这种感觉甩出脑袋。可夏油杰没考虑到可怜的小猫初经人事已经快不行了,硕大的性器一下子顶到最深,小猫只能可怜地发出几声尖叫,颤颤巍巍地射了出来。

“悟好敏感呢,只是插进去就射了,悟难道是天生就适合被我操的小猫吗。”夏油杰问他,但五条悟知道这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事实,被挚友压在床上还被插射,这不是发情的母猫还是什么?

“不要…杰不要看我呜…”

虽然快感早已淹没了五条悟的脑袋,但他射过后找回了一丝理智,他看着自己的乳肉被玩得发红发涨,奶头更像是随时就能流出奶水似的,屁股被夏油杰打得又红又肿,肿的火辣辣地疼,更何况他的后穴还吃着挚友的鸡巴,这一切对五条悟来说太荒唐了。

看着在床上好像懵圈了的小猫,夏油杰不禁笑出声,伸出手去给小猫顺顺毛,小猫倒是很听话地眯起眼睛接受着他的抚摸。

夏油杰心想,要是以后五条悟也有这么乖就好了,开始缓缓抽动起来。

“杰、杰…”

小猫对突如其来的动作感到害怕,他本能地呼喊着自己心上人的名字,希望他能来把自己拯救出名为快感的汪洋,可偏偏那个他就是把五条悟拖进深处的人,五条悟只能承受异样的快感,并从中找到让自己更舒服的点。

“杰、顶到了呜…好舒服…”

夏油杰看着小猫开始沉沦于被顶到敏感点并开始主动扭起了屁股,他哪能忍得了这么大的刺激,这么貌美的人在自己身下吃着自己的鸡巴还不满足的索要更多,谁看了都无法把持得住吧。

“悟真的是只只会发情的母猫吗?这么喜欢我顶到你的敏感点?看来前面的阴茎以后也用不上了呢,悟只能被我插射喔。”

夏油杰坏笑几声便开始大力抽动起来,凶悍的性器每一次都狠狠操过敏感点,有时候硕大的龟头也会撞上那个让五条悟发疯的小点。夏油杰大力操干的同时捏起五条悟粉白的性器,坏心眼的堵住了马眼,并用有老茧的手指摩擦起五条悟的系带。前后都被夏油杰玩弄着,巨大的刺激让五条悟哭的一脸都是,绷带被浸湿了贴在脸上让五条悟好不难受,夏油杰彷佛听到了五条悟的请求,帮他解开了绷带。

那是一副多么美的风景,没有人会为此不疯狂。

那双苍天之瞳此刻被泪水浸得泪眼汪汪,眼角还有些发红,看起来就是被欺负狠了,配上五条悟这张完美的脸蛋,看得夏油杰埋在五条悟身体里的性器不受控制地跳动了几下。

“悟…好美。”

夏油杰俯下身来亲吻五条悟的眼睛,把他的泪水全数舔走。

夏油杰用黑布遮住了五条悟的双眼,将手指挤入五条悟口中搅动带出银丝。五条悟被嘴里的手呼不过气,口水流到耳根。双眼也流出泪珠。

五条悟舌尖舔着入侵的手指,快感大过理智。夏油杰低头看着怀中双颊通红,双眼迷离,浑身瘫软无力的悟,心底升起一股强烈占有欲。

杰抓住悟乱动的双手,固定在头顶,低头毫不犹豫吻住五条微启地唇部,伸出舌头轻舔他柔软地唇瓣,用力吮吸着。

每舔一下就用下面冲撞那微微凸起的软肉,悟被吻住了嘴只能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咕叽咕叽的水不停往下流。

大腿间一塌糊涂,全是流出的痕迹那一片晶莹水渍。

“唔…停,啊~要坏掉了…会坏的!”挣扎的想让他离开自已的奶子,扭着腰乱动。

夏油杰饶有兴致的看着身下哭闹的人,将他抱了起来,胸互相磨蹭着让悟失声的张着嘴。

杰将悟带到全身镜面前,扒开他的双腿展示在全身镜面前。

五条看着镜中的自己,双腿大开,夏油杰的阴茎插在他的穴里,艳红的肠肉随着夏油杰的动作被翻出来,咕叽咕叽的响着,脸上是口水加泪水的混合物,满脸潮红,身上遍布红痕,青青紫紫的,都是夏油杰留下的痕迹。五条不愿再看,转过脑袋,可夏油杰偏不让他如愿
“悟,你现在像个女人一样骚浪的夹着我的鸡巴求操,哪里还有最强的样子?这要是让你的学生们知道了,说不定会怎么看待你这个老师呢”
“混蛋…”五条羞的不行,嘴上还在骂着夏油杰,几乎把夏油的所有祖宗都骂了一遍。
“啊!”
夏油杰突然松手,因为重力五条直接往下压了一大半,这么多年和咒灵打斗的经验让他第一时间就去抱住夏油杰,却不料这个动作让身下的阴茎更加用力的挺进。五条的阴茎颤抖的吐出一点稀薄的淫水,便再也射不出来了
“啊啊啊……杰…好深,好难受,不要再操了……”
悟就连这个时候也叫的是杰呢,这种想法让夏油杰心情愉悦。 夏油加大力度,每一下都狠狠顶在五条的敏感点上,猫猫被操的说不出来话了,只感觉下身有一股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不像是精液
“杰!停下!等一下!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股热流顺着尿道喷射出来,五条被操到失禁了,
镜子里猫的样子属实狼狈,浑身上下沾满了精液和尿液,还处于不应期的鸡巴晃来晃去,后穴一阵痉挛,夏油用力顶了几下,也射在猫的小穴里

22 Likes

镜子好啊,镜子妙啊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