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静悄悄

教师杰&失聪五

双教师pa

是天生听不见的五和保护欲很强的夏

ooc预警

/

那之前,他从来就没有听到过任何声音。

就像手语并不好学,伏黑惠初学的时候,总是记不住那些难以习惯的手势 ,其实很正常,哪怕是再早熟的小孩子,耐性也总是有个限度的。

五条悟天生听不到声音,对于唇语的分辨也很极其有限。哪怕有着神通广大的六眼和无下限术,也很难弥补听觉丧失带来的影响。因为无法理解声音这个概念,所以即使声带没有任何问题,即使嘴巴可以呼气,但是那种为了应用于语言的发音却是很困难。

倒不是完全不能说话,但这是家族从小培养和锻炼的结果,同时这也并非无障碍和完全的流利。所以大多数情况下,五条老师丰富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成为了他独特的语言。

夏油杰说五条悟是年纪大了,或者说是身边后辈多了,才勉强老实下来的。伏黑惠问,昨天那个往熊猫前辈竹子里加黏糊糊的太妃糖的五条悟算是老实吗,夏油杰语重心长的举例说五条悟曾经一不小心剪掉了他的刘海。

伏黑惠:……

五条悟带上眼罩后,像极了奇奇怪怪的coser,或者是街头的行为艺术家。其实都没有什么的,虎杖问现代医学也救不了五条老师的听力吗。夏油杰很无奈的解释五条悟的听力丧失是天与咒缚的体现,并非先天疾病和器官病变。那更像是一种制约。

五条悟最近一个月都在国外出差,于是好好的自由咒术师夏油杰就又又又申请留在了高专给男朋友代课。虎杖是今年的新生之一,诅咒之王宿傩的容器。特级咒术师夏油杰话多,有点絮叨,但是和五条悟不一样,他不烦人,虽然提及五条悟的时候话最多,而且说话总的同时是夹杂着一些手势。野蔷薇问他们一定要为了五条老师学手语吗,夏油杰笑着摇摇头,说随便啦,悟是不会在意的,你们能看懂他的意思就行。

“手语其实不难学的,三年级和二年级基本人人都会的。”伏黑惠说,然后他看着夏油杰,又说:“再者,有夏油老师教呢。”

刚从国外回来的乙骨忧太站在车站,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代购,其中当属野蔷薇最多。乙骨忧太和五条悟说话的时候总是发音有点标准的奇怪,像棒读,而且还得一边说一边打着手势。

真希说五条悟的唇语练习一般都是在夏油杰和乙骨哪里练。“因为别人都没那个耐心,就忧太那个大傻子了肯出力了。”

夏油杰很喜欢教学生们手语,他教手语不免有夹带私货的时候,比如他把五条悟领域展开的那个手势加了进去,并且还告诉大家这是“喜欢”的意思。因为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还没见过五条悟的领域 ,就和之前的二年级一样,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夏油杰是十五岁认识五条悟的,现在他们都二十八岁了。其实夏油杰的故事从来都不完整,刚开始的五条悟,那冷就跟块冰一样。

见面没有自我介绍,没有礼节性的微笑,包括家入硝子在内,刚见面的三个新生皆是大眼瞪小眼,五条悟一个人的低气压就勒的另外俩人都不爽极了 ,场面极度尬尴。不过,幸好,夜蛾正道并没有迟到太久,刚和五条家扯完皮的班主任看见三个死人一样的学生,立马明白了现状。

夜蛾正道立即把家入硝子和夏油杰两个人拎出来,单独解释了一下关于五条悟的事情。

“那个,他是五条家的家主,天生听不见,所以说话也不太方便,性格吧,大家族们,有些惯,你们俩也不用忍和照顾什么的,我一会儿会再找五条同学的,你们两个也是今天才到,先整顿一下,一会儿去看宿舍。”

“家主?”少年少女们抓住了他们感兴趣的关键词。

夜蛾正道只好解释:“只要是同时拥有了无下限和六眼,就是家主,这是他们家族的规定。我不要求你们要多照顾一下悟,但是记得说的是,这位小少爷人其实很好的。”

那句很好让家入硝子和夏油杰怀疑了很久。因为那个时候除了夜蛾老师会打手语外,夏油杰和硝子并没有这方面的学习,所以也失去了与五条悟交流的机会。早些时候,五条悟都是一个人上课一个吃饭一个人回宿舍。夜蛾正道说五条家本来就不支持五条悟来高专,是小少爷执意强求的。

于是夏油杰就试着看了一些手语学习相关的视频。大概是新生入学快两个月的时候,他和硝子商量着和要五条悟好好聊天。那段时间很忙,学校只有夜蛾一个老师,咒术师人员紧张,他们三个包括家入硝子这个医疗的,都一直在出任务。

那会儿各地地质灾害频发,地震带起海啸,灾难带来死神,废墟下的是尸体叠着尸体,人死的多了,负面情绪就多,细小的阴暗面不断被放大,咒灵横生,且等级都不低。因为太忙了,等夏油杰和家入硝子在学习生活基本回归正轨的时候,已经互相成为了对方的狐朋狗友。一开始夜蛾正道还担心“早恋”这个问题,可事实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发展。

而五条悟,却是一直的完全自由人和第三旁观者。他上课,不说话不做事,单看着。他出任务,分分钟搞定,完事就晾着窗的人直接扬长而去。电话打不通,消息不回,寝室不在。可是真到找人的时候,夏油杰总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五条悟。

五条悟愿意呆的地方基本固定了,可能是还残留一点但不多的纪律意识,他尽量还是呆在了高专内部,不会跑太远。图书馆,便利店,天台,天上……自从夏油杰确定这些地点后,找五条悟基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等夏油杰已经可以熟练的打手语时,五条悟也很习惯了呆在夏油杰的寝室里打游戏。可是无论玩什么游戏,没有声音都是挺无法想象。二年级时的一次,家入硝子带着一堆油炸快餐食品过来玩,大家要一起看电影。五条悟打字问看什么,家入硝子说了一个很奇怪的单词。

那是一部恐怖且惊悚的高分电影,尤其是其中的那些听起来就起一身冷汗的声音和音乐。半夜十二点半,平板电脑上的影片正在播放 ,五条悟却没有丝毫的参与感,毕竟,无论那女主角怎么哭,那鬼怎么叫,他反正也不知道。此外,夏油杰也不怕鬼不怕尖叫,家入硝子更是 。

好像,大家都没有体验感。

直到家入硝子一把掐醒睡着的五条悟,屏幕上的那只巨型的章鱼僵尸正面朝着对上了五条悟迷糊的视线。

五条悟:……

五条悟傻住了半天,夏油杰发现这位男同学的手抖得很厉害。年纪最小却最老成的夏油杰哭笑不得的说:“硝子,你把他吓到了。”

“我就是想看看这个最可怕的东西能不能吓到了这位六眼同学嘛。”家入硝子刚说完,五条悟就起身走了。五条悟是什么意思 ,另外的俩人都不太懂,只是有点傻眼。讲真,处的久了,五条悟脾气好这件事就像个隐含条件,他们觉得大少爷倒不至于因为这么一个小恶作剧而闹情绪的。毕竟,之前更过分的玩笑都相互之间开了不少了。

“所以那个时候,五条老师为什么要溜啊?”

虎杖悠仁忍不住的问。

夏油杰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啊,他也一直不肯说。而且就是猜,我现在连个猜测都没有。”

“咦~”

野蔷薇说:“那个,那之后就没有回来吗?”

夏油杰说:“那之后,我们两个月都没有见面。”

“为什么!?”

五条悟只是愣住了,黯淡的光线下,骨节分明的手按着打颤。脸上没有表情,然后就那样走了。正如所说,两个月后保护星浆体任务下发的时候,五条悟才终于回来。

关于那两个月,五条悟解释说是被家里禁足了。可事实上,夏油杰和家入硝子都不觉得有谁可以禁了五条悟的足。可是五条悟回来的时候脸色很差,整个人都是焉的,像是几天没有休息一样,还带着一副熊猫眼 。因此,关于更具体的解释一事也就先揭过了。

后面的星浆体任务失败了,夏油杰没有也没打算给学生们细说这个,只是一笔带过的说结果是失败了。五条悟也在那次的事件中差点死掉,而大难不死的大后福是他对反转术式的参悟。

那个时候,明明他听不到一点声音,可是五条悟觉得好吵,伏黑甚尔一把捅穿他的颈脖,他还没来得及完全治愈那部分,于是喉咙里还呛着血,头很晕 ,失血太多了。即使可以使用反转术式了,可之前大量透支的咒力却不能一下子补充起来,于是身体上的伤痛就先被搁置下来。他选择优先杀死那个该死的杀手。

他看着姗姗来迟的夏油杰,因为怀里还有天内,所以他很少有的用嘴说话了 。五条悟的声音很好听,很讨人喜欢的声线,也许是变声期还没过,那声音沙沙的,很轻,发音上有些模糊,可是夏油杰可以听懂。夏油杰回答着问题,五条悟的声音他的确是第一次听到,那时说话时声音,却没有带着感情。

那之后,也不晓得是出了什么问题,五条悟愈发的黏夏油杰了,而且还总是说话,因为他本人是个聋子,所以声音大起来到底有多吵他自己是不知道,苦的是夏油杰。五条悟的进步很快,术式是更进一步的参悟和运用,实力上已经是公认的特级了。他的声音只给夏油杰听 ,因为夏油杰会惯着他,虽然烦了还是会打架。可是很开心。

不像呆在家里,什么事情都是循规蹈矩的,每一步都不能僭越,那些语句,五条悟说的烦死了,那时候年纪小,还总是要被指正,要被教育。五条悟讨厌那个家,而关于父母,他则没有太多的感情。纵然所有人都在满足他的需求和适应他的缺陷,可五条悟本人要面临的制约却也一个不少。那么多人要杀他,那么多人要他救,家族拿他做吉祥物,拿他体现五条家于御三家之中的地位,吸引更多的咒术师来加入家族。

可是面对夏油杰就不用想那么多了。不知道时候开始,还没有成年的五条悟,就大概明白自己喜欢的人是谁了。他听不见夏油杰的声音,却可以猜对夏油杰每一句话的意思,有时候甚至不读唇语也可以,那叫作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吗?特级咒术师五条悟到底还是个高中生,等夏油杰也是特级的时候,他们便被分开去执行任务了。

我是在苦夏的最后那儿说。

五条悟对乙骨比划着说。乙骨忧太同学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作为唯一值得伏黑惠尊敬的学长,五条悟对这个远了不知道多少房的亲戚也是没有缘由的喜欢。在飞机上,忍不住讲故事的五条悟嫌弃打字很麻烦,而说话很累,所以就快速的打着各种手势。

乙骨忧太认真的看,再认真的比划:“是老师先说的那句话?”

“是的!”五条悟比了一个大拇指以表赞赏。

“后来呢,那是个怎么样的故事?”

夏油杰暴瘦的那段日子,五条悟一直很迷茫。他们太忙了,等可以歇歇的时候,他发现夏油杰喜欢的那家面馆已经搬迁了,他找不到夏油杰。五条悟不喜欢打电话而且也从不打电话,发短信夏油杰好像在故意不回他。他不知道杰怎么搞的。

有一天下雨了,墨镜上全是雨水,五条悟没有开无限,浑身淋着雨,他丢掉墨镜,在雨里等着夏油杰。九十九说的那些话五条悟不赞同,但五条悟问她还跟谁说了,九十九说有夏油杰。

五条悟不知道杰会怎么样,但是换位思考的话,大概会疯的。他下意识地这样想,他给夏油杰发消息,他让杰来找他,他就是这么站在瓢泼的雨中,突然的就委屈了起来。

——

乌云退散之时,一切都打上了暂停键。

只是脑子还在嗡嗡嗡的发响,像是一个机器里的什么部件坏了一样,于是就不能运转,于是就成了一堆废铜烂铁了。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什么都停滞住了,六眼,咒力,还有手,都不能动了。世界明明很安静,可是却感觉那么吵。

雨水顺着白丝的发丝划过少年咒术师那苍白俊美的脸颊,薄薄的嘴唇上下都咬的死死的,因为依旧不想放弃挣扎。

等等,我的手机呢?

五条悟趴在地上,他想。他刚刚才决定要给夏油杰打个电话的,说不定杰看到是他会接呢,毕竟是他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拨号。多么具有纪念意的时刻啊。

可是来不及了,毕竟如果现实的话,杰大概也不会接。

在黑暗和疼到麻木的感官里,五条悟只能尽量地保持最后一丝清醒,至少这里还是高专内部,会有人发现他的,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嗡嗡嗡——

嗡嗡嗡——

新田阳盯着那咒术师少年落下的手机 ,正犹豫不决地在决定着到底要不要接通。年轻的辅助监督还是希望是对方打错了,就和半小时以前那通只响了不到十秒的来电一样。女孩子不想去给那个总感觉不好惹高中生送手机,也不想替接人家的电话。

可是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新田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唾沫,然后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拿过副驾驶位上电话并接通。

“你在哪里!夏油!”

新田吓到了,对面传来透着焦虑的女声,声音有点大,似乎还带点哭腔的感觉。

“夏油同学进村了,我在帐的旁边…我是他的辅助监督。”新田看了一眼来电人。

家入硝子。

“他还在那边对吗?”对面的女孩子听起来似乎在很尽力地压下她的情绪。

新田深呼一口气:“很急的对吗,小姐,我马上去找夏油同学,你不要挂电话好吗,我很快的。”

对面愣了一下,然后立马说:“谢谢,麻烦了。”

新田阳不喜欢麻烦,不喜欢工作,也不喜欢咒术师。今天和她对接的那个,一位叫夏油杰的咒术师,一个假笑狂魔似的男高中生。很讨厌,说话就听起来像人话。阳不喜欢他,她讨厌那种比她小还比她装的人。

可是对面的那个叫硝子的女孩子一定很急,她快哭了,或者已经哭过了。新田攥着手机跳出车门,跑进那个村庄,她的咒力很弱,也没什么天赋,唯二的优点大概就是会格斗和体力很好的了。

年轻的女孩子向村民问了夏油杰和申请人的位置。那是一个很偏的方位,新田阳快跑向前,她看到了指路人所说的房子,她正要一把推开,然后和里面正要出门的人撞了个满怀。

“有病啊,这位小姐!”那个那个中年男人大喊。

新田倒退几步,愣住了,然后嗫嚅地道歉,那手机刚也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新田小姐?”

门后面的夏油杰也愣住了,把本将要抬起的手下意识地缩回去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那个碍事的辅助监督会来。

“你的电话,一位姓家入的女孩子打来的,很急……”新田慌乱的捡起手机要递过去。

与此同时,夏油杰也才发现他的手机落在了车上,他眼底光略微闪动,那通话在刚才的摔落中自动挂断了。他静静的看着黑屏的手机,然后又看着那身边的“猴子”,还有那位叫新田阳的辅助监督。

思绪翻涌之间,家入硝子的电话又再次响起。

夏油杰接通了。

“小姐,你还有多久找到他?!”

夏油杰先没有说话。

一时间空气仿佛静止了,那两个普通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倒下了,新田阳发着抖地倒在了地上然后坐住了。

“是我。”夏油杰勾起嘴角,“怎么啦硝子,是悟欺负你了吗?”

对面的家入硝子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站在外走廊上的她恨不得穿越这个破屏幕一把弄死那个叫夏油杰的玩意。她用劲儿地抹了一把脸,然后迅速的问:“是你在大约半个小时甚至更早以前袭击了五条悟吗?”

“是你要杀他吗?”家入硝子一字一句的重复着,“是你吗?”

另一边的夏油杰则是怀疑自己耳朵怕是出问题了。

“我知道不是,但是五条家过一会就会派人了。他们要找你的。夏油,悟被人在高专内重伤了,五条家刚才就已经把他接走了。”

家入硝子继续说。

“现场有你的咒力残余,悟到手机显示的最后联系人是你。”家入硝子回忆着半小时前自己看到五条悟时的模样。

她是天生会反转术式的咒术师,极其珍贵的那种。如果是在游戏里,她就是一超级的sss级奶妈。家入硝子不怕受伤,反正她可以一下子治好。那个大聪明五条悟也会反转术式,可是他却依旧看起来快要死了。面前和五条悟一样白头发的高个子女人半弯着身子,恳求少女救救她唯一的孩子。

当然,那无济于事,因为家入硝子的反转术式也不管用了,无论多少的正能量被输入,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无影无踪。那时,他们甚至连那少年身上的血都还完全没有止住。

是家入硝子找到五条悟的,她接到一通电话,对面的没有说话,然后不到二十秒就挂断了。家入硝子的邮箱收到一封Email,是一个坐标。虽然看起来很像是恶作剧,但是无聊至极的女高中生依旧按着地图找了过去,那是高专结界以内的范围,所以才如此肆意妄为。

再之后,嘴里还含着草莓棒棒糖的女高中生就亲眼目睹了自己那位已经是特级的白发同级,以及那一片掺杂着血丝的积水。

……

下飞机的时候,五条悟还是困的不行。今天的天气明明很好,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真的,要不是想到夏油杰就是十分钟后,五条悟大概会睁不开眼的。

毕竟好几天都在失眠,可现在就是非常困。

后面的乙骨忧太一个人拖着自己和无良老师的行李,给大家带的礼物其实走的空运,虽然就那个分量的话,价格着实不好看,但是五条悟买单。

五条悟一个人率先走在了前面,但是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夏油杰就在更前面的地方看着,也不上前,笑盈盈地等着迎接。

可能是咒术师这边的势力目前强得有点离谱了,光特级就四个——虽然九十九总是不管事。比较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近些年已经很少出现过大的关于咒灵作乱的恶性事件了,即使出现,也是在一级术师的工作能力范围之内。但是毕竟是五条悟,咒术联盟并没有放着好用的不用的道德,同时连带着将将成年的乙骨忧太,没事就得出国一趟。

夏油杰对此已经麻了。从十年多年的那事过后,五条悟的睡眠质量一直是个谜。当年的那个诅咒师或者说是别的什么应该挨千刀的玩意儿,那个一直没有被查出来的偷袭者,从来都不只是五条悟一个人的梦魇。

也不是说不想代替乙骨忧太陪着五条悟出去,只是夏油杰本人不能离开日本。作为一名不受管控的咒术师,一名前诅咒师,高层从不肯放松对夏油杰的监控。而五条悟的长期任务必须由乙骨忧太陪同则是夏油杰最后的让步,五条悟这些年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已经不单单是听力缺失那么简单了,那个幕后人,那个多年的梦魇,一想到这些的夏油杰,就是一阵后怕和心悸。

他和五条悟的确很强,但是没人为此赌得起。

作为特级咒术师,在术式和咒力甚至体术方面,夏油杰都已经是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了。即使乙骨忧太的天赋好到了甚至可以超越六眼的地步,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可以在咒灵操使的攻击下占到一丝丝的便宜。

推掉了晚上所有的安排,夏油杰换上居家服,是一套和五条悟同款不同色的情侣睡衣。五条悟睡的很沉,因为垃圾桶里还留着几根注射器。夏油杰从来都不乐意五条悟给自己注射药物,可是他也拦不住五条悟。因为五条悟想,所以他就无法阻止。

他不开心。黑发男人揉着那颗白色脑袋我,他一点也不困。就这样守着,那梦里的恶魔就不会来偷走他亲爱的爱人。

可是最近那个叫真人的咒灵的出现,让现状中的梦,已经有将要崩塌的迹象了。

那就是现实与梦境混杂,还未对焦的视线穿透过面前的屏幕,看到的却是另一幅景象,不是章鱼僵尸,也没有恐怖场景了,不是的,他看到的是人,看不清的人,模糊的眼睛与面孔,以及被油料搅拌开了的超现实场景。

是……五条悟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并没有血,这是他的手,他忽然扭头看向两边努力确认,而杰和硝子他们在笑。是熟悉的事物,是熟悉的挚友与女同学以及笑容,还有自己熟悉的宿舍。可是心里依旧很不安,心脏明明在正常的运行着,可是呼吸却似乎停滞在了刚刚醒来的某一刻。

他或许只是短暂地做了一个梦,灰色的梦,那里面没有克苏鲁一般的 怪物,也没有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只有一些朦胧不真实的荒诞人影,只有看不清也抓不住的断头青蝉,血色的星河,空气里是令人沉醉地的甜,那些分子麻痹着嗅觉与味觉,感官不由自主地放松与掉以轻心下来。玫瑰色的带着甜腻的梦境,冥冥之中的诡异与心悸,后背的冷汗已经干彻,而五条悟却突然不敢直视朋友们了。

他明明听不见声音的,可他为什么会感受到自己的“哭声”。

这么说的话,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专属密码,五条悟也不例外。他只给夏油杰描述过他的那个无聊世界,那个静悄悄的世界,他说那很可怕很让人憋屈,什么也不能知道,是当着本人面说坏话也不能被得知的无力与生气。夏油杰歪歪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好单手揽着五条悟,借个肩膀。他咬了咬五条悟的耳朵,在听觉的丧失的同时,五条悟的感觉在其他地方也变得更加敏感。在这些小地方刺激一下自己的白毛同学总是可以获得一些双向的乐趣。

……

五条悟可是有着超强的直觉的,无关六眼,幼年时的他可以“看见”背后的禅院甚尔,依靠的就不是六眼。

“所以,我的孩子,你知道是什么伤害了你吗?”

之前的失血过多影响了大脑运转,五条悟花了几分钟才能将眼前打了马赛克一样的图像提高清晰度。他使劲眯着眼睛,是他的母亲,五条夫人坐在他的床头,一见他稍微睁开了眼,就立马举着手开始比划。

可能女人太心急了,动作太快,让五条悟来不及识别,不过他大概能猜到母亲想要知道什么,因为肌肉还有点用不上劲儿,就很努力地张嘴说话。虽然干涩的咽喉只能发出很轻微的动作,可以那没有关系。

“那、个家伙,已经死了,不用担心……”他对母亲说。

说完这句话后,五条恢复的咒力已经可以支持反转术式的运转了。他可以感受到那些流血的地方开始了极为缓慢的愈合,他不想说话了,也不想交流,然后,就算是母亲也不行,他使了点任性的性子给总是没什么话可说的亲人,再固执的闭上眼,偏过身子。

等等……

“和,杰,没有关系,你们不能、找他。”

五条悟费力地补充,他可真是太讨厌说话了,要控制力度和发音,还有注意音量,而这一切,他只能凭借多年的联系而形成的记忆反射来完成。看来绝对还是会出事的,五条悟郁闷地想,不过,反正他最多三天就能缓过来,估计也没问题啦。

至于那个家伙,五条悟觉得还是先瞒着为好。母亲已经离开了他的卧室,他可以等一会儿再去给大家联系的。

会和以前的那个梦有关系吗,五条悟懒得去想。那个“东西”,就算不死,大概也很难缓过来吧,虽然只是没有听说与无法判断的角色,但如果不是令人恶心的偷袭和掌握了他的情报的话,怎么可能伤得了他呢。真是令人厌恶的下三滥,五条悟把自己全方位地埋进了被子里,当时如果不是杰的气息在哪里,他绝对绝对不会反应不过来的。

“所以什么事情也没有了?”家人硝子翘着腿叼着烟,背靠着椅子,看着满脸是血的夏油杰,早就平复了心情女孩子有点困倦地问。

“没事了,不过就是莫名其妙打了我一顿,接着就丢出来了。所以现在要麻烦你了,硝子。”夏油杰伸出手,也是一脸疲惫地笑。

硝子:“诶,我听说你杀人了,还带了俩孩子回来。”

夏油杰:“是啊,我现在是诅咒师,怎么,硝子不能帮我治疗一下吗?”

“真不要脸。”家入硝子抬起手,施展术式。

“我本来没打算杀那些的猴子。我一开始只想带菜菜子美美子走的,他们拦着要我杀了她们,不知道是迷信还是什么导致的冲突,总之我没忍住就是了。”

夏油杰可以感受到疼痛的淡去,低声说。

家入硝子:“你……那以后打算怎么样?”

“和那位九十九一样吧,关于这个,悟跟我聊了,他觉得我就算当诅咒师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不想想不要搞什么杀光猴子振兴咒术界什么的就行。家里反正也不知道我的情况,所以硬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说实话,我认为是基本没有呢。”

“这是得亏五条能理解你,”家入硝子收回手,走到一边拿了一瓶甜饮料丢过去,然后问“话说五条那件事查清楚没,那会儿可真是把我吓死了,不说假话的。”

“他什么也不说,说也是记不得了。后遗症的话,大概是老不睡觉吧,联盟和高层那边,看来是都把任务压给他了。”

“呵,还不是都怪你。”

“是的呐,等我忙完这一阵,就去帮悟。说实话,我真想把悟带走,绑走也行,不过他大概不干吧,我真想把上面那群猴子杀完呢。”

家入硝子忍不住笑了:“真是疯子,不过,你以后要是还做上面的任务的话,那的确没什么大变化。”

……

所以,为什么夏油老师最后还是回来当高专老师啊?

虎杖悠仁趴在桌子上吃炒面面包,是今天的小超市特供口味。教室里没有老师,乙骨学长忙着做任务去了,二年级在楼上教室里放电影,高专今天放大假,因为没有一个老师来上班。

“谁知道啊,为什么伏黑还没回来,他是不是带着我的波子汽水私奔啦!”

“不知道诶,可能是被什么耽误了?”虎杖用最后一口结束了他的炒面面包。

“夏天真是烦死了 ,好热……”野蔷薇呼气。

不过,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没雨也没有很大的太阳,虽然没有空调的教室的确太闷热了。咒术师们做任务的做任务,休息的休息,对了,还有高专两位特级教师,直到现在都还窝在被子里。

这时候,五条悟把夏油杰一脚踢下床,他明明还在倒时差,但是枕头下的手机一直在亮屏,亮光正好对着五条悟的脸。虽然五条悟踢人之前已经把夏油杰的手机一把扔了出去。

“你去,不许闹我,我才回来嘛!”五条悟大声嚷嚷,起床气的威力此时爆发的完完全全,而且他还是扒着夏油杰的耳朵叫。也不知道这没睡醒的聋子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仗着宿舍在最高层,完全不顾忌自己搞出来的动静会不会影响邻居。

“再睡一会儿……”五条悟虽然听不见,但是耳边某人的气吞和动作,他就基本知道对方要表达的意思。

夏油杰昨晚睡得挺晚的,直到现在也不够三小时,不过是五条悟不知道。简直连眼睛也不想睁开,闭着眼凭着意识圆不又扑到床上,也不掀被子,直接就着被子整个人盖在五条悟身上。

五条悟平常扒拉夏油杰的时候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体积与重量,那么现在天道好轮回,困得要死的夏油老师也是如此。五条悟无语子,不过想想也算了,就叹口气,把翻个身起来,把自家对象扔到一边一个人起床了。

其实他完全不困嘛。

“别走,再睡会儿。”五条悟脚刚沾上拖鞋,就被夏油杰一把抓住了手腕,夏油杰想五条悟听不见他说话,而他也不太想起来,就召唤了一只咒灵,直接把清醒了但不完全的五条悟一下子扑回来了。

夏油杰一个偏侧身,重新揽住倒下来五条悟。

五条悟:……

五条悟:“……起床了懒死鬼!”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五条悟也没有挣扎什么,而是也翻个身,面对着夏油杰,重新闭上眼。然后他们俩就一个回笼觉直接跳到了下午两点,缺点是整体错过早餐和午餐,优点是后面起不来床的是五条悟。

手机屏幕里显示着一整面的未接来电,学生的,窗的,高层的……

但不想管。

夏油杰坐在床边看了一眼后又息屏,对着那午后的阳光打了一个满足的哈欠。

如果还是诅咒师的话,大概就不会这么忙了吧。夏油杰慢吞吞地下床,五条悟还没醒。虽然这样的生活也不赖,和以前也没什么差别,只不过是双方都更忙了一点,但见面的时间多了一点,说到底,回来当老师也不过是五条悟的要求了。

夏油杰叛逃后就去接手了盘星教,那会儿往天说大了,他也未成年,能拉起一个鱼龙混杂的组织,一开始就有五条悟的亲自参与。资金流水啊关系打点啊,走的都是五条悟的卡,他们关系也是那个时候彻底确定下来的。五条悟毕业后留校做了老师,夏油杰时常还带着他一起回自己家。夏油杰的父母倒也没有疑惑什么,毕竟每次回家,俩个家伙都打扮的人模狗样的,连五条悟也楞是套上了他不太喜欢的正装。

“悟,醒醒啦,出去吃饭。”夏油杰坐在床边,使劲儿的揉揉五条悟的脑袋。

五条悟偏个头,伸出被子里的手,高高举起,比了一个中指。

33 Likes

写得好棒!夏和五要好好在一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