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的分手炮!

一些没自慰过的封建五,含夏在五睡觉的时候乱摸,含1给0口,(苦夏杰,快走了(新加个设定,双性

夏油杰的手摸上自己早己硬的不行的几巴,看着挚友的脸来了一发。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知道五条悟对自己只是友情,可是他抑制不住的去思念他,抑制不住的想要亲吻他。他真的那么做了,嘴唇落在五条的脸上,如蜻蜓点水一般,一触即分
五条悟醒着
六眼清晰的看到夏油杰温柔又绝情的眼神,里面流露出一种他从没见过的情绪,杰在干什么?为什么要亲他?虽然5条被保护很好,对性事一概不知,但他也知道亲吻这种东西是什么意思
夏油杰走进了厕所,不一会便响起稀稀拉拉的水声,偶尔还伴着一两声低沉的呻吟
“悟?”夏油一出来便看到五条瞪着一双猫眼,呆愣愣的看着他
“悟,这么晚还不睡?”夏油杰轻笑一声,自然而然的坐到五条悟的身边。

“悟……如果不想要的话可以拒绝的……〞
夏油的手指伸进五条嘴里,夹住舌头一阵搅动,艳红的舌头被手指翻动,口水顺着唇缝流下,好不淫乱

夏油亲了一下五条的性器,用脸蹭了蹭,五条被痒到了,笑了两声,他不明白杰为什么要用亲他用来上厕所的地方
“唔!”
夏油把5条的龟头含住,用舌头扫过马眼,刺激的5条流出了生理泪花。
“杰,,好舒服,再舔舔…呜…”
灵巧的舌头舔过柱身,喉咙像小穴一样收缩,温热的口腔含住阴茎,吞进吐出,五条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手抓在夏油的头发上,巨大的刺激使得他眼神涣散,半张着嘴,隐隐的翻着白眼

五条拽住夏油的头发用力往下摁,使得夏油被迫给他做了几个深喉,常年吞食咒灵玉的嗓子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倒用力缩了缩便使得5条一阵呻呤
“呜…”
5条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下体涌出,从没射过的五条大少爷以为是尿液, 急忙拽着夏油的头发往上拉,被夏油挣开。射出的精液被尽数吞进夏油的嘴里
“悟,没关系的”
夏油把五条的精液咽了下去,张开嘴巴,
“看,悟的精液”
5条把夏油拉过来,交换了一个石楠花味儿的吻,夏油的吻技不算很好,舌头横冲直撞的更像是在嘶咬,如野兽般发泄着最原始的欲望
一吻结束,夏油伸出舌头,口水连着5条的嘴唇。
5条换不上来气,苍澜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满面潮红。
“悟,你好美……"夏油说道

亲吻时候夏油手的动作也没有停止,依旧快速的在撸动悟的阴茎,猫猫被快感折磨的说不出话,一直在喘气

“啊啊啊……杰…要,要射了…呜…好舒服”
夏油带有薄茧的手指坏心眼的堵住马眼,,手上动作还在继续,快感无处发泄,引的小猫不满的哼唧两声
反复叠加的快感使得猫猫蜷缩着脚趾
“杰…”
夏油松开了手,把小猫翻了个个
“悟……这是…?”
小猫早已湿透,随着动作露出来的小穴一张一合的,时不时有一些淫液流出来,
私处裸露出来的感觉让五条莫名的有些兴奋,
被杰看到了…

夏油把五条屁股扒开,​马眼处分泌的淫水被当做润滑,手指伸进后穴,从未被异物入侵的后穴异常干涩,紧紧的夹着手指不放
​“悟,放松”
五条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淫荡一样​撅着屁股索求夏油杰的手指进的更深,看的小杰硬硬的,恨不得把五条操穿 操烂 操熟
不过他没有那么做。
​穴里的手指刮蹭到一个突起,五条抖了一下,把屁股又抬了抬方便夏油的手指强奸他.
​夏油知道五条所想,猛烈进攻起那个点,五条媚叫出声,媚肉也紧紧吸着手指不让其抽离,末被开发过的身体敏感的吓人,对快感的承受能力也极低,没摁几下便射了出来
​“啊……好舒服……”
​困意上头的五条本就想这样睡过去,却感到什么柔软又湿润的东西舔上了他的穴口
​“?”
​???!杰在干什么!在用舌头……!
​舌头破开肠肉,准确的找到悟的敏感点,夏油的脸埋在五条的屁股上,舌尖抚平肠道上的褶皱,用力碾过,引的五条一阵颤抖,
五条的屁股软软的,手一捏就凹下去一块,

夏油​卷了卷舌头,把分泌出来的肠液舔了个干净
​​五条微张着嘴,舌头伸出来一小截,嘴里的津液溢出,打湿了夏油刚洗过不久的床单。不得不说五条脸非常漂亮,那双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一副神志不清的模样
​被玩坏了啊,悟
夏油把五条放在床头柜上,看着五条不属于男人的女穴 把嘴唇贴上 舌头伸出
舌苔擦过阴蒂 然后含住,用舌尖细细戳刺
电流一样的感觉疯一般爬满五条悟的全身,他缩了缩脊背,弓着腰躲避却又被拖着屁股向前
牙齿轻轻的磨着阴蒂,尖锐的痛感与快感折磨着五条,爽到他流泪
“啊啊啊啊,,快点!唔,,,好爽,,,要爽死了……杰”
夏油含含糊糊的回应
嘴唇发出的音浪与鼻子喷出的热气喷洒在悟的私处,五条突然夹紧了腿,一股爱液喷出,浇在夏油脸上
“悟,像女人一样潮吹了哦”
“唔……”
夏油把五条扶正,猫猫的乳头挺立着贴着墙壁,冰凉的感觉使得5条一阵哆嗦
​夏油拉开裤链,早已硬挺的鸡巴几乎是弹出来的,
​夏油的嘴凑近五条耳朵 轻轻舔砥,舌头呼出的热气打热了耳骨,耳朵也一片艳红
​“悟……用腿帮帮我好吗?”
​五条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巨屌磨进五条的大腿,不由分说的粗暴地动了起来,夏油的阴茎蹭过阴唇阴蒂狠狠撞在睾丸上,一只手还撸动着五条的阴茎,肉体撞在五条屁股上激起层层肉浪,
​大腿被磨得红肿,甚至有丝丝渗血,血液做了最好的润滑 使阴茎进出的更加流畅
​鸡巴磨擦着女穴却迟迟不进来,隔靴搔痒一般的快感摧毁了五条的理智,他开始发浪的媚叫,哭一般的腔调让夏油杰停下。
​手指猛然扣了几下尿道口,五条几乎是尖叫着高潮
​“……”

“杰?”

2007年9月,夏油杰咒杀112名村民
叛逃

1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