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纯情

高专情侣!

——

……太白痴了。

五条悟心不在焉地用勺子搅拌着不太甜的饭后甜点。

人气K歌餐厅,杂志推荐上夸他家小食有星级大厨水准。但是以五条悟的口感各方面都很一般。从小到大被养刁的味蕾,这几年不得不把西餐,家常料理,捏饭团和调味增汤都亲力亲为地学好,所以对五条悟来说饭也不好吃,人也无聊的联谊,为什么会来?还是冥冥前辈的错。

当然,夏油杰也有错。

周末时,五条悟按惯例回家拜见父母大人,进行一些非常缺乏感情色彩的谈话,随后留在六眼神子的房间睡一晚,象征性地。想说早一点回学校结果正在排队买甜品就接到电话,不知道夏油杰有什么事,五条悟连队也不排了,特地跑到没有人的拐角,结果接起的电话那头十分吵闹。

五条同学来联谊啊,冥冥前辈说,好不容易订到的包间哦。

五条悟迷茫地看着明显属于夏油杰的号码。

务必要来哦!都答应人家一定会把高专的两个帅哥请来了呢。冥冥继续说。五条悟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单方面确认参加并且挂了电话。所以,还是因为收了红包吧……五条悟在车里给夏油杰发去一串愤怒的图片,夏油杰过了八分钟,才慢吞吞回过来两个省略号。

你不会反抗吗!

难道悟想让我一个人去和女生联谊?

不,才不要,想得美。五条悟打了一堆字上去,又删掉了。他几乎想得到夏油杰在联谊会里是什么样子,什么话题都能聊一点,斯文,若无其事地很能喝,吃起东西连声音也没有,给他抽烟会表示等下去吸烟室再说。一种很符合日本人类刻板印象,未来传统好男友好老公好爸爸的样子。

只有五条悟知道夏油杰才不是这么温和无害。

夏油杰……完全不是这么温和无害。还是只有他才知道那一面?……如果不是过于亲密的接触,五条悟觉得,搞不好自己也会被他一直骗过去。

车子从老家开了一个小时才到东京的餐厅,五条悟进去包厢,发现还有硝子以及几个熟人校友,更多的还是不认识的。点了食物和饮料摆满一桌,问到要不要酒精饮料,女生们一边说不要,一边还是点了一打。五条悟和面熟的人打过招呼,半天都没有找见夏油杰,原来真的去了吸烟室。

他托着下巴,用勺子继续搅拌牛奶冻。联谊进行一个多小时。唱歌,玩骰子,盲人配对。灰原好受欢迎啊,但说不准是他本身太受欢迎,还是他表露出来的积极情绪更有感染力一些。有一个青春期妹妹果然很会讨女孩子欢心。手机震了一下,五条悟低头,是夏油杰经常用的几个弱智表情。

他如有预感一般往左后方望去,夏油杰站在吸烟室门边,此刻带着有点傻的刘海,对五条悟歪了一下脑袋。

“我先回学校了。”五条悟提起自己的包包。

“哎呀?”坐在旁边的女生有点惊讶,她之前有问五条悟要联系方式,但是被路过的同学叫去玩游戏了,所以闲聊中断后,到现在也没有加上。“五条君还有宵禁的吗?”

“是啊。”他笑着说。

“我也要回学校了,”夏油杰在远处说,“毕竟和五条君是同学。”

就这么几句话工夫,又有人找他搭话。夏油杰和对方交换了一支烟但只是放进烟盒没有抽,没有再把目光,从五条悟身上移开。他和多少人留了号码?五条悟困扰地,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困扰地想。令他困扰的家伙光速找到外套,三步并两步跑到面前。

“走吧?”

“夏油君!”男生们哀嚎。

“加油啊各位!”夏油杰站在五条悟身边,很有义气地鼓励道。有女生直接大喊“这个是有女朋友的吧?”“被查岗吧?”,五条悟看到硝子在人堆里头也不抬地玩牌,只有灰原为了证明自己也是单身,而极力帮忙否认,女生又吃吃地笑起来。

两个人走掉,在热闹的包厢里引起了一波目送,然后很快就被大门隔断了吵嚷声。

不好吃的牛奶冻留下过于粘腻的口感。五条悟活动几下,坐久了不太自在的长腿,正想在走廊里找贩卖机,夏油杰把一个冰冰的水瓶递给他。

“哪来的?”

“出门时冷藏柜拿的。”

“你身上烟味好重。”五条悟嫌弃地说。

“那个……”

“那个?”

两人往电梯方向走,五条悟漱口时,鼓起来的脸颊被他戳了一下。等到电梯开门,夏油杰一进去就握住他的手,连带矿泉水瓶子也一起握住,凑上前舔他的嘴角。五条悟本能挣扎了一下,在天花板上找摄像头,“公共场所好吧!”

“不好,有奶油,男朋友要查岗。”夏油杰说。

五条悟觉得自己的耳根开始发热,他说:“你不要眯起眼睛讲话,本来就找不到的眼神更难找了。”

夏油杰扁着嘴。他竟然好意思扁嘴。

“前辈请过好几次了,只是有一个人经常周末回家,所以只能使出终极手段而已。”

“啊,因为目标不是这个人吧,”五条悟一脸不可理喻地看着他,“到底是谁又被学弟敬烟,又被学妹要电话?”

“不敢搭讪又不代表不想。”

“哈?”

“毕竟,悟就算穿这种破洞T恤坐在那里,气场也和普通人不一样吧。”

五条悟看看自己身上,属于夏油杰的破洞T恤。他又挣扎一下,这回把手抽了回来。电梯叮地停到一楼,走出去,是夜间也很热闹的商业街。

“回学校?”

“那夏油君先走,”五条悟板着脸,“我突然觉得又想回家了。”

夏油杰笑了,低沉的笑声,他转动手腕,把水瓶拿到手里,一口气喝完剩下的。

“还赶得及末班车,早点回学校,早点做完,可以一起看昨天借的电影录像带。”

“我就为了看一个录像店借来的电影,还要付出肉体……”五条悟的口吻是啼笑皆非的那种,夏油杰收起水瓶,轻声说:“不对,是我为了能和五条君一起看电影,劳心劳力,满足你的肉体。”

五条悟低下头假装挠鼻梁。他的脸好热。最近,夏油杰的话变多了。大部分时候他看着总是有点阴郁,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知道怎么应对。求欢也是,半是邀约,半是不容反对的决定。悟。晚上来吧。想做。好喜欢你。悟。真可爱。抱歉又弄在里面了。悟。可以用后面吗。悟。真是多少次都不够。

不用什么特别的环境和氛围,就像今天天气很好一样,夏油杰会说,悟,我也没有办法,只要看到你就很难控制住。

这是一个简单的客观真理。

“末班车来了。”

好半天,五条悟对着地面说。他的手心湿哒哒的,是刚才拿了太久冰水的缘故,和期待以及害怕的汗意不同。他无意识地在T恤上蹭了蹭。夏油杰上车时碰了一下他的手。五条悟握紧拳头,然后又在T恤上蹭了蹭。

入夜后也没有开灯所以异常昏暗的宿舍里,五条悟被钳制着腰,只能随夏油杰的心意而摇晃摆动。夏油杰拨开他的头发,有点执念一样,一定要他露出额头和脸。他很着迷地亲吻五条悟的嘴角和脸颊,但下面动作却很粗暴。乌漆墨黑的玄关,因为一进门就被抱着狂吻,五条悟的腿都有些发抖。

“我站不住……”刚开口就被堵住了嘴,五条悟又不得不迎接他的唇舌。

“不是很好吗?”

“啊?啊……”

做爱时被热吻真的是五条悟的致命弱点,不但会起一身鸡皮疙瘩,连被插着的那个地方也情不自禁缩得更紧。夏油杰对着他最有感觉的位置用力撞了几下,五条悟哽咽着,前面碰都没碰就眼睛发直地高潮了。他摸到被自己弄脏的破洞T恤,想到这是夏油杰的T恤,在黑暗里面红耳赤。

“脸好红。”

“没有红,是缺氧。”

“是的,是的,缺氧,亲得出来。”夏油杰把他抱得高一点,脚尖离开了地面,五条悟勾着他的肩膀先是说“又没有六眼,什么叫亲得出来”,然后又突然后知后觉,大叫:“衣服弄脏了!”

“反正不是新衣服。”

“可是那是杰最好穿的一件衣服我最喜欢穿了。”五条悟再次后知后觉自己说了什么,脸比刚才更烫。

“所以承认脸红了?”

“啊?”

被放到床上,五条悟装傻。他用发烫的脸去贴夏油杰的下颌,脖子,肌肤触碰带来亲昵的感觉,远胜于做爱到高潮的那几秒钟。夏油杰喃喃着,“真的好喜欢,喜欢你”,他有的时候吻得很深入,动情而不可自拔,吻得五条悟眼泪都要出来,有时候又会突然抽离,把脸埋在枕头里重重喘息。五条悟只好扒拉他的头发,让他把脑袋再转过来。

前面刚刚射过所以无法立刻勃起,但夏油杰插入的女性的小穴,快感还是很明显。奇怪的生理构造……拥抱的时候就容易沉迷拥抱,做爱的时候又容易沉迷直接的性交。五条悟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人,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和夏油杰在一起每一刻的甜蜜对他而言都是最甜蜜的一刻。他就带着这种敏感又迟钝的状态被粗暴地再一次干到高潮,体液弄得床上都是,到最后无意识地把夏油杰绞得很紧,一直抽搐到他闷哼着射出来。

冲过热水澡的身体暖洋洋的。五条悟趴在,基本已经变成自己专属的沙发上,等着对方端茶送水。

“要那个栗子口味的,”五条悟说,“还要能量饮料。”

“只有可乐……”夏油杰劳心劳力地跑到楼下,买了两罐能量饮料,又跑回来。

五条悟身上是夏油杰另一件T恤,下面没有穿,他一边吃栗子糕,一边说:“如果有去仙台的任务就好了,想吃毛豆奶油喜久福。”

“要我连夜买站票去仙台才满意啊,”夏油杰拧开瓶盖,把饮料递给他,“刚才吃了那么多,现在又要吃。”

“吃?”五条悟语气不善地去拿一个橘子。

夏油杰比他更快地拿起橘子。

“没有任务请假去一下也不错吧。”

“公费!重要的是公费。”

“好好好。”夏油杰把剥好的橘子给他,“我去拜托老师找一找仙台的任务。”

五条悟无语地看着桌上的橘子皮,“你不知道吃橘子一半的乐趣在于自己剥吗?”

夏油杰用那种更无语的眼神看着他。两个人甚至没有注意电影这十几分钟放了什么,就开始了无聊的吵架。如果是以前,吵到最后如果还没有打起来,夏油杰都会举手投降,说“OK,你赢了”,自从有关系之后,夏油杰还是会举手投降,但是会报复性地把五条悟吻一遍。无关欲望的时候,夏油杰总是比较放松,比较讲话跑火车。不像欲火高涨时那种恨不得把五条悟吃下去的表情。但是,情和欲总是很难分开。夏油杰双手捧着五条悟那在之前激烈的行为里,沾过泪水的脸颊,好像亲吻很珍贵的东西一样吻他。五条悟想起在联谊里面,女生和自己聊天,已经拿出手机准备要电话了,但是另一个本来和夏油杰聊天的外校同学就走过来,把她硬拉去玩游戏。夏油杰站在吸烟室的门口,换了几支烟,后来烟盒却和空空的水瓶一起丢进可燃垃圾桶里。五条悟觉得心悸,觉得两人之间若即若离,又觉得沉醉。这是什么感觉呢?夏油杰在想什么呢?五条悟躺在沙发里,回抱着他,无法自控的唾液被夏油杰的舌头翻搅了一会儿。

本来想把电影看完,但是一直到屏幕变黑,两个人都在昏暗的房间里拥抱在一起。

3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