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刺痛快感(连载)

,

考古学家夏×神像五

这是一座从海底中意外打捞上来的神像。

发现他的渔民一开始以为自己捕捞上来了一件大货,但在拨开遮掩神像的鱼群后反而被吓得跌在了船上。

渔民在转交神像的时候眼底一片青黑,他戴着一副翻出线头的毛手套,小心翼翼的转着神像的底座,脱手之后便立刻跑走。

留下交接的人员面面相觑。

这座神像被送往夏油杰所在的部门,由对宗教文化研究成绩斐然的教授夏油杰负责。

在被送来的第一天,夏油杰掀开遮住神像的红布,第一次听到了自己呼吸停止的瞬间。

这是一个诡异的神像。

一个天使般的少年,大约十六岁的身量,眼睑轻轻的合上,全身覆盖着一层锐利的鳞片。

夏油杰抚摸神像的脸庞时,神像上的鳞片冰冰凉凉,不像是石雕的触感,反而更加像是玉石的触感。

此外,这座神像从海底捞出,却无半点海底生物的附着,干净圆润,透露着抛光的质感。

夏油杰将神像安置在自己的办公室,仔细地研究着每一处细节。

在雕刻着眼睛和无限符号的底座上,他发现了刻着古日语的字迹,上面模糊的写着什么东西,

…五条悟降生…灾…神子…献祭…解除…

这些信息让夏油杰兴趣盎然,他拿着放大镜的柄轻轻敲了敲神像的脸,笑着自言自语,

“五条悟是吗?”

“我会好好研究的。”

不得不说,这座神像精美的过分。无论是和服上的蜻蜓,还是脸部的细节,都像是一个真实的少年被砌进了水泥中一样,栩栩如生。

很多时候夏油杰会忍不住的出神,看着闭上眼睛后垂下的睫毛,看着抿紧的嘴唇上的细纹和唇珠,看着凝固不动的细小喉结,他总有一种错觉——这个名叫五条悟的神像是一个静止的少年。

在一次采购中,夏油杰被一个刚做过开颅手术的疯女人在手臂上捅了一刀,伤势不重,但出血量极大,喷涌的血难以止住。

幸好有一个好心的白发矮小青年随身带了医用棉布和绷带,在棉布吸满血迹的时候,夏油杰的伤口才开始干涸。

因为这次的意外,夏油杰不得不在家休养了几天。等他再次回到办公室时,神像似乎被笨手笨脚的学生沾上了污渍,

神像的嘴唇上被染上了红褐色的颜料,夏油杰用湿手帕反复擦拭也无济于事,只能悻悻地放弃,在心里唾骂学生无数遍。

之后的日子里,研究所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怪事。研究铭文加班到晚上的同事听到“簌簌”的脱落声,白天进来参观的学生举报有不知名的人好像一直在偷窥他们…

夏油杰摸着温热的神像,忍不住对着它发起了牢骚。而在一瞬间,夏油杰将手掌撤离神像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手掌上似乎粘着碎碎的石头。

一小块白韧的肌肤透露出来,

然后是翕动的白色鳞片,

神像从脸颊开始一块块脱落,像是瓷片裂开一样留下蛛网丝弦般的纹路。

紧抿的淡色嘴唇,天青色的和服,和玉石般的鳞片。

夏油杰急促地呼吸,向神像走近一步,食指扣着大拇指的指腹,睁大眼睛死死盯着神像被薄薄的一层石块所覆盖的眼睛。

他看到眼睑中眼球的微微转动,在无与伦比的窒息中,神像归于寂静。

夏油杰面色潮红。

他不断地喘着热气,将颤动的手放在长着白色鳞片的手臂上。

玉石一样的质感,

锋利的边缘和罅隙里粉色的肉。

夏油杰从神像的嘴唇抚摸到和服的底端。松开衣物,神像的上半身与人类几乎一样,仅在脸上和手臂上长有鳞片,神像的下半身全部长满鳞片,甚至是性器上也乖顺的长满鳞片。

夏油杰细细的观赏着神像,颇为可惜的触碰脸上那条从太阳穴开始蔓延的、遮住眼睛的石块。在一种狂热的情绪下,夏油杰隐瞒了一切,并找到了合适的理由申请居家研究这座名为“五条悟”的神像。

夏油杰将神像放在自己的卧室,脱下了五条悟身上的和服,仔细地叠好放进自己的内衣柜。他观摩着五条悟的身体,不断地触摸各个部位。

在好奇与激情中,他揉捏过五条悟粉色的乳头。

静静地看着乳头被搓成红肿的颗粒,用手指拉长乳头后摁进绵软的胸肉里,

然后用牙齿衔着乳头不断咬摩,舌尖灵活地捅着奶孔,将五条悟的乳头玩的水光一片。

他也沉迷于舔弄五条悟脸颊上的鳞片。

从嘴里伸出舌头,用舌尖慢慢划过鳞片的边缘,在红色的舌面上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划痕,

然后不断贴近五条悟的脸,向石块呼出浊热的气息,用湿漉漉的舌头顶着张开的鳞片中的软肉。

最后,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夏油杰半蹲着捏住了五条悟的性器,

夏油杰顺着性器的鳞片吞了下去,口腔里一片温凉。他一手把玩着五条悟的睾丸,一手顺着鳞片摸上去又滑下来,手掌被逆着的鳞片刺痛。

不断地深吞、收紧,口腔中的软腭被鳞片刮弄。

夏油杰慢慢地把五条悟的性器拔出来,慢慢的用舌头一片片添上去,嘴唇被被鳞片刺得通红。

宽大的灯笼裤裆前隆起一团。

夏油杰舔了舔嘴唇,亲上了五条悟肉棒上开合的鳞片,在一瞬间被白浊的精液射到脸侧。

此刻,石块“簌簌”掉落,

夏油杰抬起了脸,

五条悟张开了双眼,

阳光穿过被风吹开的窗帘,夏油杰看见五条悟的眼睛。

40 Likes

好香的饭我狂炫

請問會有後續嗎

!居然有人看,那寒假写(掏出落灰的大纲)(吹吹)

5 Likes

有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夏油傑好棒,可以幫老師畫畫看神像悟

這設定好酷喔想卡後續

哇哦哦哦,好香的开头

好带感!!!蹲蹲

ヽ(≧ω≦)ノ好吃的饭,老师还有后文吗?(=✪ x ✪=)好喜欢这个设定ヽ( ´¬`)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卡肉卡的我寄几梆硬啊老师,求更

第二章

下午的日光包裹着苏醒的神子,黄色的光贴合他白皙的身体,以及尾巴。

他低下头,面无表情地注视夏油杰,那个含着他性器的男人——杀了他。

视线下移,黑色的长发,刘海?五条悟的眼神微动,直接拽住了它。

夏油杰痛呼一声,直接从迷情中醒神,险些把嘴里的鸡巴咬断。

包裹在温热口腔里的性器让神子体验到陌生的快感,连接着蛇尾的脊骨酥痒难耐,他睁大眼睛,瞳孔竖成一条蓝色的细线,语气不善:“怪刘海,你在干什么?”

他弯着腰,两具身体的距离愈发接近,原本卡在口腔的性器直直捅到夏油杰喉管,两个人皆是一声闷哼。

夏油杰被分量不轻的器具卡得要死,吞不进吐不出,嘴角像是撕裂般痛楚,喉管还要被鳞片折磨,泪花都要涌上眼角。

而圣洁的神子更是迷茫,从未有人触碰过的器官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皱着眉头细细观察夏油杰的脸,看他红着脖子要死不活的样子,心里头莫名舒畅,挺直了腰,揪着他的头发问:“你谁?我在哪?”
“说,不然弄死你。”

没有声响。

五条悟眯着眼睛,蛇信在唇外游走,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夏油杰被五条悟的性器卡得死死的,双手也被蛇尾捆住,腾不出嘴回答,空不出手解救。

呜咽了几声,反而被认作是挑衅的信号。

眼见的五条悟面色越来越恐怖,手里也莫名其妙出现了微弱的红光。正要对着夏油杰脑门的时候——夏油杰被吓到一个深喉。

射偏了。

两个都偏了。

五条悟的攻击射到了墙上,五条悟的精液由于身体的瘫软射到嘴外。

夏油杰连滚带爬,嘴里含着精液,脸上糊着精液,爆发出这辈子最强的求生欲,哑着嗓子极速回答:“我他妈的刚才给你口交,人叫夏油杰,性别男,有房,上面有嘴,下面有鸡巴,年纪27,尺寸27,包您满意。”

话落地,一片寂静。

面容姣好的神像不解地歪头,扭着尾巴凑到跟前,“你有病?”

夏油杰被人贴得很紧,上半身仰到后面,不敢转头,和神子漂亮的大眼睛直直对上,汗湿了整个手掌心,

“是……是有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尴尬地笑着,见五条悟的表情回归平常,自己的胆子逐渐恢复,撑着手站起来,靠着墙赔笑,“刚才说的都是真话,我很有用的,您是我的服务对象。”

心里默默添上一句:研究对象。

五条悟站在窗前,低垂着眼帘,不知在想些什么。

窗外车水马龙,摩登大楼在远方的天际线划破蔚蓝,他转过头,盯着夏油杰微笑的脸,一直到眼前的人嘴角僵硬,他抬起尾巴,在地上抽出几道破空声,勾了勾手指,“你以后负责照顾我。”

又勾了勾手指,夏油杰定格在原地,显得有些吃惊。

“滚过来,照顾我。”

“像刚才那样也行。”

五条悟不耐地继续勾手,脸颊泛起粉红。

考古学家想起了刚才喉咙的钝痛,脸色一阵扭曲,不情不愿地凑近神子。

色心误人,他边走边痛斥自己,暗自想着:得想个办法封印这座神像。

14 Likes

/(=✪ x ✪=)\杰直接化身贴身侍卫?hhhh匆匆忙忙回答的样子真的蛮好笑的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蹲蹲

好有意思的设定 :drooling_face:我大吃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