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作(gv男优夏xav男优五)by 91

烟灰缸从家入硝子手里飞出去,划出一个几近完美的抛物线,然后猛然砸在经纪人办公室的墙上。可惜玻璃缸太硬,墙倒是被砸出半个凹痕,烟灰缸哐当一声掉在地板上,坚挺着没碎也没裂。反而是家入硝子快疯了,一个头两个大,上面的老板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要让五条悟下海。当然,下海这个词并不精准,因为五条悟早就下了海了。五条悟,五条集团的大少爷,放着亿万家产不继承,偏偏要到这里来做男优。五条悟拍完处女作就大火,碟片卖得畅销到登顶推特当日热搜榜,五条家少爷下海的新闻被各路记者报道了近小半个月,写了一溜专栏,四五十个特评后,这件事情才勉强平息。不得不说,五条本家必定在背后有所助力,虽然自家的少爷好死不死,想不开去做什么男优,但是毕竟家族企业的面子要保全,色情产业又不非法,五条悟想去做,也没有人伦王法能拦得住他。

五条悟一直是家入硝子手底下最金牌的男优,他也的确有这个资本,论身材,长相,和那里的长度,五条悟都是当之不愧最拿得出手的王牌男优。家入硝子虽然每天都被他烦得快要跳楼,但毕竟业绩摆在那里,奖金实实在在地在手里揣着,硝子不会跟钱过不去,能忍就忍了。除了五条悟外,家入硝子手底下还管理着那几个拍钙片的,尤其是和五条悟同期进公司的夏油杰,不仅线下销量可人,线上热度稳定,夏油杰本人也十分体贴好说话,算得上硝子工作上半个知心好友。不过这俩人不怎么对头,多多少少有些王不见王的意思,两人服务的方向都不同,要争也争不起来。就算平时聚餐时吵吵几句黄段子,也最多就是脱裤子比较一下长度,跟脑子缺根筋的男高中生也没什么区别。

然而这一切平衡被硝子的老板打破了,硝子不嫌命短的老板提出,要让五条悟和夏油杰合作拍一套片子,题材不限,让硝子自己想办法安排。家入硝子不知道她能安排什么,大概是安排葬礼。但是社畜也没办法抗拒老板的命令,家入硝子只好硬着头皮去联系两人,叫他们先来自己的办公室集合讨论。先到的是夏油杰,夏油杰昨天刚拍过外景的片子,累得要命,被硝子一个电话震醒了,只好顶着两个青黑的眼圈来办公室里接受精神洗礼,他自觉情况不怎么对,因为硝子一言不发,也不与他寒暄什么,就一根根烟抽着,麻木地缩在办公椅上转圈。五条悟过了一会儿姗姗来迟,他最近刚休过假,赶着来上班第一件事情就是来听经纪人的孜孜教诲。穿着夏威夷衫的男人快活地撞进门来,手里还拎着几盒特产,休假的快乐气息被五条悟带进来填满这个屋子,却无法拯救缺觉的夏油杰和绝望的家入硝子。硝子看他们两个人都来了,站起来活动了下筋骨,难受地准备张口,她宣布夏油杰和五条悟要合作拍片,然后不惊讶地看到两人都跳起来一副触电的猫似的样子。

五条悟先炸毛,一脚差点踢翻硝子的办公桌,声音都几近破音了,他说放什么屁。夏油杰也紧跟其后,丝毫不示弱,一拳差点砸穿硝子多灾多难的办公桌,他说扯什么淡。家入硝子也火大,拿自己的烟灰缸撒气,恨不得现在就有陨石把公司本部砸毁了。硝子提高嗓音,压过两人的势头嚷嚷着,是老板的要求,又不是我的,操你们两个,操就行了!三人大眼瞪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儿,都泄了气似的找地坐下了。

夏油杰组织了一下措辞,才开口,说我操男人,五条悟操女人,我们好像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同一个片子里。五条悟点点头,附和着夏油杰的说辞,说除非搞得到双性人来。夏油杰白他一眼,心想这不是越描越黑,万一公司真的搞出cuntboy系列来,那他和五条悟不是要搞次双飞。硝子也头疼,想来想去都没个主意,她说要不就搞个另类的,夏油杰继续操男的,五条悟继续操女的,我们想办法用剧情结合起来。

夏油杰和五条悟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他们只能先答应下来,再等进一步消息。夏油杰失魂落魄地出了门去,困得眼皮打架了,精神却高度亢奋,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怎么会和五条悟合作。五条悟也站在门口挠头,心想怎么放了个假回来天翻地覆,他要变成基佬了。两个人相望无言,最后夏油杰问他要不要去喝一杯,这才打破尴尬的沉默,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酒吧。酒精是个好东西,再难堪的场面也能被缓解,两人在吧台上喝了两杯,这才打开话匣子,就此事展开了讨论。

夏油杰问五条悟,“你真的要下海拍gay片吗,这可是有去无回的路。”

五条悟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心想大不了干脆辞职回家继承家业,“我也不想啊,我是直男。”

夏油杰端视了一会儿五条悟,他看过五条悟的片子,五条悟是难得受女性观众的那一类男优,拍的片子大多都是温柔系的,五条悟这男的长着一张骗人的脸,身材也好,夏油杰记得连他的阴茎好像都是粉嫩嫩的颜色。五条悟的片子都销量惊人,女性受众极广,甚至有专家声称他的片子带动了半个日本的生育率。夏油杰心里觉得好笑,怎么看也五条悟应该留在色情片产业里为人类文明做贡献,但不是跟男人操。五条悟要是下了海,日本的生育率就完蛋了。

“夏油杰,你是不是一直做1的。”五条悟拍他的背,夏油杰被对方突然的亲密动作吓得一哆嗦,差点被自己的酒呛到,他咳了两下,说是。

“不行,我不做0,我要做1,你给我操吧。”五条悟委屈地皱着眉,瞪着一双湛蓝的狗狗眼跟夏油杰撒无意义的娇,夏油杰差点被气笑了,问五条悟,“你刚才还在说你是直男诶。”

五条悟放弃标榜自己的性向,工作所需,他还能勉强跟夏油杰试试,不就是操男人,跟操女人应该也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是洞的位置不一样罢了。守不住鸡儿就罢了,怎么还能守不住屁股。五条悟想了想夏油杰,男人宽肩窄腰,蜜色的胸肌,结实的大腿,还有一头黑亮的长发,虽然没有女人那种温玉在怀的感觉,但是要问能不能冲,能冲。

于是五条悟为了证明自己能冲,伸出手就去摸夏油杰胯下,夏油杰被他摸得一激灵,慌张地提醒他我们还在外面。五条悟是真的有点醉了,脑子里重复着想着我能冲我能冲,一点廉耻都不记在心里了,不安分的手就摸上夏油杰的皮带要给他解开。夏油杰拗不过挂在自己身上耍酒疯发情的大猫,只好拉他进了厕所。两个人抱在一起撞进厕所隔间里,五条悟已经成功地与皮带纠缠并战胜了它,他一只手摸进夏油杰的裤裆里,就握住了对方彭发的欲望,夏油杰倒抽一口气,憋得声音都颤抖。

他问五条悟你干什么,五条悟回答他说干你试试。

五条悟也扯下自己的裤子,掏出自己的阴茎和夏油杰的那根握在一起撸,五条悟低头观察着对方完全勃起的性器,心想操男人的果然不一样,好大,好粗,好厉害。夏油杰爽利得吐出一口叹息,五条悟握着两人的性器缓慢地撸动,身经百战的夏油杰却被刺激得像个第一次开荤的男高中生,乖乖地在五条悟手里就范,诚实地硬得发疼。两人的性器勃起后尺寸倒是差不太多,只是夏油杰更粗一点,性器的颜色也没有五条悟那么淡。五条悟的性器大概跟他的脸差不多漂亮,虽然这比喻听上去有点傻逼,但夏油杰此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形容词,反正就是很白皙,顶端粉粉的,体毛也很淡,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人的几把。夏油杰自暴自弃地伸出手去帮着五条悟撸,对方贴在他怀里喘息,手钻到后面去捏夏油杰的屁股。五条悟在酒精的沉沦里混乱地思考着,不错,手感很好,能冲,男人我也能冲。

夏油杰被他捏得烦了,手上更殷勤地逼着五条悟缴精,他把手指圈成一个可插的洞,握着五条悟的性器来回上下地撸动,时不时地用大拇指磨蹭着对方吐水的龟头,再用手指托着后方的囊袋轻轻打着圈揉。五条悟被他服务得爽得不行,不自觉地喘息出声,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之意,在夏油杰耳边说着,好爽,再多给我一点。夏油杰头都要炸了,五条悟这男的不肯好好服务他,把夏油杰勃起的性器晾到一边放着,自己倒全心全意地在这里撩拨他。夏油杰手上活动得更快,五条悟还趴在他耳边色情意味地呻吟出声,故意叫得很有职业素养,五条悟叼着夏油杰的耳垂含着又轻轻咬,问夏油杰是不是能做到更多啊,再让他舒服一点吧。

五条悟拿出自己哄女人的那一套来对付夏油杰,夏油杰却没法拒绝他,只好顺势蹲下去,给五条悟更多。他张开嘴纳入对方的性器,五条悟挺着腰不受控制地在他嘴里抽动了几下,扯着夏油杰的长发就往自己的胯下摁。夏油杰的长发被五条悟扯得散开了,受控在对方指下被拉扯得头皮发麻,他拍打了几下五条悟的胯骨适意对方慢一点,五条悟这才肯放满速度在他嘴里浅浅地抽插。夏油杰也不是没给男人口交过,上位给下位服务的戏码他也表演过几次,但从来没有像五条悟这么粗暴的。夏油杰努力地放松自己的喉咙,包裹好自己的牙齿,用口腔内部湿热的黏膜贴紧对方的性器,收缩着口腔内壁去服务这位金牌男优。五条悟醉得不轻,摸着夏油杰的下鄂说乖,忍着点,然后就再次抽动起来,次次都顶在夏油杰脆弱的喉管深处,绝对会在那里留下不少淤青。夏油杰忍着自己干呕的生理反应,被对方顶弄得生理眼泪都流下来,心想着,操,女优真他妈的不容易。

五条悟抽插了一会儿,就抽出来磨蹭着夏油杰柔软的嘴唇,射在他嘴角上,精液和唾液都顺着夏油杰的下巴汇成一片往下流淌,夏油杰心想没颜射就算不错,伸出手抹了两把,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五条悟爽得腿都打颤,心想男人这不是很好,非常好,能冲,非常能冲。他低头看到夏油杰还硬着,心里又过意不去,问夏油杰要不要操他的嘴。夏油杰挑了挑眉,扶着自己硬挺的性器递到五条悟嘴边去。五条悟从来没给男人含过,他头脑发蒙,心想大概只要做一样的工作就好。五条悟张开嘴浅浅地含入对方炽热的顶端,没什么奇怪的味道,于是他放松口腔内部含入更多,把夏油杰大半的茎身都乖乖含进嘴里。五条悟懵懂地学着技巧,把自己的牙齿收好,然后缓缓地舔弄着男人的性器。夏油杰有些头疼,五条悟明显是第一次给男人口交,完全不得要领,虽然说没用牙齿硌到性器就算不错,但是这样猫儿似的一口一口舔,实在是不能让夏油杰爽到。于是夏油杰充当半个导师,引诱着五条悟更深入地把性器吃进去,他叫五条悟收紧口腔,就好像吸棒棒糖一样。五条悟从鼻腔里哼哼出一声好,试着缩紧口腔内壁,把性器紧紧地包裹住。五条悟一下子吸得太紧,夏油杰没能忍住爽得在对方嘴里抽动了一下。五条悟当即被激得干呕一声,吐出夏油杰的性器,唾液不受控制地往外流淌,眼睛蹿出眼眶往外流淌。他都不知道原来被深喉这么可怕,他鼓了鼓勇气又含进去,夏油杰揉着他的下鄂骨哄着他,说没事没事。五条悟努力地放松喉管接受着夏油杰缓慢的挺入,粗壮的性器把他的嘴撑得满满的,微微上翘的顶端磨蹭着五条悟上颚的软肉,缓慢而坚定地侵犯他的喉咙。五条悟忍得眼泪汪汪,喉咙被顶弄得生疼,他扒着夏油杰的裤子在对方胯下颤抖,只觉得自己的嘴好像变成了一个可使用的穴,被男人灼热的欲望完全打开并使用。夏油杰看五条悟辛苦,眼泪肆意地淌了一脸,不忍心再继续让他口,抽出来打算自己撸一撸算了。五条悟却不肯,追着夏油杰的性器又含进去,这次他不知道怎么天赋异禀,自己就知道收缩着口腔去榨,还用舌头卷着一下下地舔弄,夏油杰被他弄得爽了,没怎么忍着就射了他一嘴。

五条悟含着不少精液,一时间被操弄得傻了,不知道该吐出来还是咽下去。以往拍片时,女优都会表现得极其色情满足的样子,把精液喝下去再凑上前来吧性器上的精液也舔干净。于是五条悟有模有样地效仿他们,把精液咽了下去,夏油杰惊得差点破音,喊了声别咽。五条悟早就喝得干干净净,吐出一截红艳的软舌给夏油杰证明他吃掉了,然后又凑上来给夏油杰的性器舔干净了。夏油杰觉得自己又快硬了,连忙把五条悟拉起来,五条悟乖乖地被提上裤子,埋在夏油杰的脖颈里蹭了蹭,向夏油杰讨一个吻。

夏油杰别过头去不肯与他接吻,声音都颤抖,“别闹,我可真是同性恋。”

夏油杰暗恋五条悟,这办公室恋情注定不善而终,夏油杰本来也没想着能有什么真实的进展,毕竟对方是实打实的直男。但是谁能想到他们的老板脑子一热,竟然安排他们一起拍片,夏油杰又惊又喜,自己的小兄弟倒是兴奋得不得了,完全不管夏油杰的内心有多少纠结。硝子那天联系他们来读剧本做准备,看见两人扭扭捏捏地不肯坐在同一条沙发上,心里大呼不好,这两个王八犊子不会已经搞上过一次吧。于是接受着硝子的毒辣注视,两个人心虚地打开了剧本。

果然上面还是打算给他们安排一些保守的剧情,没有上来就安排他们两个人搞对方的屁股。编剧写得好似琼瑶剧,前面的篇幅挥挥洒洒写了一些同性恋人被迫分开,五条悟扮演的男人与女人结婚生子,夏油杰扮演的那位则沉沦于欢乐场,和不少男人纠缠不清。但两人始终无法忘记对方,终于在一次深夜里在结婚的男人家里幽会,淋漓尽致的一场性爱后被男人的妻子捉奸在床的狗血故事。五条悟读完,咂摸了一下,心想这该拿去拍奥斯卡剧本,被迫分开不被祝福的同性恋人,还有同妻捉奸见双,再最好加上个什么艾滋病的设定,绝对能搏个提名。夏油杰也看得目瞪口呆,心想公司怕不是要转型,拍得这是什么惊世骇俗的色情片,人们只是想看着片撸个管,怎么整出这么深沉的剧情。

硝子挑眉看他俩,问有没有问题。夏油杰五条悟两个人本来就被她盯得心虚,连忙答应下来,更不敢提什么修改意见。

于是拍摄就定在了俩日后,最先拍摄的一幕就是夏油杰扮演的男二号在酒吧里寻欢作乐,和两个男人乱搞在一起,而五条悟扮演的男一号和妻子在家温柔地做爱,导演安排把这两个场景巧妙地安排在一起,要两人在做爱时想着对方。

于是他们开始拍摄,两个男人在酒吧的卡座里与夏油杰交缠,一个男人坐在夏油杰胯上缓慢地磨蹭,色情地描绘着夏油杰嘴唇的形状。另一个男人则跪在一旁,咬着夏油杰裤子上的拉链轻佻地往下拉。五条悟身上则坐着柔软的女人,捧着他的脸柔情地接吻,表演得像一对亲密的夫妇。两个场景被导演巧妙地布置到一起,他们面对面地坐着,抬头就能看到彼此与他人交缠的模样。夏油杰揽着那个男人亲了几口,眼神却直勾勾地看着五条悟,五条悟也回望着他,在接吻的间隙间望进夏油杰眼睛里。

五条悟忽然觉得心脏像被人揪紧了,第一次感觉心脏好像跳得太猛烈,胯下倒是被磨蹭得没什么反应。夏油杰看着他,五条悟也看着对方,他忽然不合时宜地想到在酒吧狭窄的厕所隔间里和对方肌肤相亲的那些温度,夏油杰长发如瀑被他握在手里,他发泄在对方脸上然后又被射了一嘴,那些记忆悄无声息地点燃了五条悟的欲望,他绝望地发现自己靠着回味那些快感勃起了。于是他喊了停,他到导演和摄影的面前,面露尴尬地说,

我想和夏油杰拍单人。

夏油杰裹了浴袍迷茫地坐在厂里,看着组里的人们重新布置,五条悟坐在不远处穿着同一款浴袍在喝水,导演正在和硝子交接。过了一会儿硝子就赶过来了,急匆匆地踹开片场的门,大喊着五条悟你在哪,我他妈撅断你的鸡儿。夏油杰连忙上去拉架,脸上一片灰败模样,硝子和他平时关系走得近,多多少少察觉一点夏油杰的私心,她白了一眼男同性恋,去找预备男同性恋吵架了。五条悟跟硝子点头哈腰虚情假意地道了歉,说他想尝试和夏油杰拍单人。硝子在工作场合向来公私分明,皱着眉骂他给工作人员添麻烦,又问他到底是不是认真的。五条悟的脸上竟然罕见的露出一点名为不好意思的情绪,他别别扭扭地说,如果是杰的话,大概可以。

夏油杰愣愣地站在一边,他完蛋了,他硬了。

这次编剧放弃了构思剧情,干脆就让两人自由发挥,只设定了一个基调,大概就是曾经旧日好友的两人反目成仇,然后在某次机缘巧合下滚到一起,拆穿了彼此的本心的故事。五条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心甘情愿地被干,灌肠润滑过后的感觉怪怪的,他感觉股间一片湿滑,几乎浸透他身后裤子那一块,让他难免有些难为情。他们勉勉强强地表演了前段相爱相杀的剧情,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揪着对方的领子吻到一起,滚到床上去。这是夏油杰第一次吻到五条悟的嘴唇,他立即密不可分地紧贴上去,色情地把舌头搅紧对方嘴里,两个人吻技都修炼得炉火纯青,交缠在一起亲了个天昏地暗,津液被交换了几个来回,在分开时拉出淫秽的银丝挂断在两人之间。夏油杰撩起五条悟上衣的下摆色情地揉捏着对方的乳首,满意地听到五条悟在他手下生涩地颤抖,五条悟呻吟出声,一半是为了效果在表演,一半是真的被摸得爽了。他不知道原来除了女人外,男人的乳头也能这么敏感,夏油杰只是用手指摩擦着打了几圈,再揪着那一点轻轻地揉,五条悟就要受不了了,他硬得明显。五条悟的乳首在夏油杰手下挺立起来,与衣服面料蹭来蹭去更加强了快感,五条悟故意呻吟得更大声,把自己的胸口送到夏油杰嘴前要他舔。

夏油杰挑了挑眉,心想他们不是要表演仇人见面,怎么上来五条悟就骚成这个样子,缠着他要。不过这样也不错,只要他一会儿表现得强势一点就好。于是他顺势舔上五条悟的乳首,紧绷着舌尖去刺激乳首上的勾缝,五条悟抱着他的头喘得更动情,被吸一吸乳头就表现得爽成这样了。夏油杰吐出对方的乳首,捏着那处红樱给镜头拍摄进去,他狠狠地捏着那处揉搓了两下,五条悟就呻吟着求饶,被奇怪的快感和微妙的痛感激得颤抖。夏油杰还敬业地没有忘了要照顾剧情的部分,于是他揉捏着五条悟的乳肉,感受自己的手指陷在男人锻炼良好的柔软胸肌,他调笑着说出台词,问仇家怎么骚成这个样子,难道一直在想着被操吗。夏油杰撕开五条悟的裤子,两指快速地插开对方的后穴,并列打开隐秘的肠道,五条悟刚做过全套的润滑,不怎么费劲就吞下了夏油杰的两根手指,颤抖着在对方手里软了腰。得益于此,夏油杰继续说出了他角色的台词,“果然,湿成这样,一直都在想着被我操吧。”

五条悟已经分不清这样的台词是说给他还是剧中的人了,他勉勉强强地直立起上身,挑衅对方,“你这不是也硬得厉害?”夏油杰也被他激到勃起得更甚,无论五条悟这话是说给谁听,他都诚实地反应在下身了。夏油杰于是曲起指节的前端,勾着五条悟体内的敏感点来回刺激,五条悟被前列腺上陌生的快感绑架了,呻吟得肆意,在夏油杰的两指下蜷缩着身子,性器一股股地吐出清液。只是被对方指奸,他就承受不住射出了一次,摄影机准确的捕捉拍摄到他射精的一瞬,五条悟的小腹绷紧,颤抖着射出一股股浊液,全部摊开在腹肌上流淌。五条悟爽得脑内蒸腾,心想他怎么第一次搞男人,真他妈爽啊。

夏油杰在他高潮余韵的时间里继续小幅度地在肠道里抽插,加入了第三根手指把后穴撑开得更甚,五条悟沉浸在快感里喘息着,还没反应到体内增加的手指数量。工作人员把道具推到夏油杰的视野里,夏油杰于是拿起锁精环在五条悟的性器上扣好,安抚意味的亲了五条悟一口,说这是为了你好,忍一忍。五条悟第一次被男人搞,敏感得不得了,还没开始做,就已经被刺激得射了一次,夏油杰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他们怎么也得搞歌两三次,不知道五条悟能不能坚持得住。被锁精环束缚住的感觉并不怎么好,五条悟拱了拱身子,不满地咬了夏油杰侧颈一口,也算是顺着剧情发展发泄出来。

第一次姿势就决定是传统意味的正面侵入,夏油杰把五条悟拉到身下,把白皙欣长的双腿打开扛在肩上,五条悟的韧带被抻开到了极致,他挺起腰配合着夏油杰插入的动作。夏油杰扶着自己的性器在湿滑的股间上下滑动了几下,浅浅地插入一点头部,五条悟喘息着看他,鼓励似的点了点头,于是夏油杰挺着腰长驱直入,把那处处子穴全部打开。五条悟的腿在他手里绷直颤抖着,五条悟被逼得脚趾都绞在一起,努力地想要放松下身容纳入夏油杰的性器。怎么他妈的这么大,五条悟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凶器捅开了,尺寸可怖的阴茎沉甸甸的一根插在他的屁股里,烫得五条悟忍不住在床榻上翻腾。夏油杰死死地摁着他,扶着五条悟的腰肢挺入进去,他表演的可不是什么温柔体贴的第一次,更多是那种摁住自己的旧日挚友往死里操的那种,所以他快速地抽插起来,不管五条悟有没有时间适应他的尺寸。

五条悟被他顶弄得失声尖叫,他觉得眼前一片白光,被男人干得直接失去神志。五条悟从来不知道男人的直肠里会有那样的地方产出磨人的快感,夏油杰故意大幅度地来回抽插,却每次都猛烈地顶弄在他的那些敏感点上,他被操得几乎翻白眼,吐出一截舌头小声说着好爽,好厉害。摄影师本来想凑近拍摄五条悟的脸却被夏油杰挡住了,夏油杰莫名地占有欲作祟,不想五条悟的这副样子给别人看到。夏油杰抽插得更快更猛,五条悟的腰肢都软在他手里,哼哼唧唧地还在重复着好爽,于是夏油杰提起他的腰肢,从上到下地贯穿他,更深入地顶弄到对方的前列腺上,五条悟爽得差点掉下床去,挣扎着要逃却被夏油杰箍在怀里操弄得更厉害。夏油杰还没忘了演出的本分,问五条悟打算逃到哪里去,也要其他人看一看他们的老师被操得像个女人的样子吗。

五条悟的性器前端又肿胀了一圈,挣扎着央求夏油杰他想要射精,夏油杰自然不肯,哄骗着他再忍一会儿,把他翻过来摆成后入的姿势被操。五条悟屈辱地趴下去,腰软得比女人还厉害,小腹贴着床单,屁股则高高翘起交到夏油杰手里。这算的上他十分熟悉的姿势,只不过他一般都是在后位那里操进别人的穴里,而不是塌着腰肢等待被侵犯。夏油杰慢悠悠不着急似的,先是用大拇指撑开那处被使用得红肿的小穴,把层层绯红色的穴肉扩开给摄影机拍摄进去。那处第一次被使用的穴口此时已经变得软烂,乖顺地吞入夏油杰的四根手指,随着每次抽出的动作流出不少淫液。五条悟表演得像个娼妇,小声哑着嗓子问夏油杰插进来,夏油杰问他刚刚不是很生气吗,怎么一被操就变成这样子了。五条悟心里骂着这男的戏太多了,软着嗓子请求他插进来,用手指扒开自己的小穴给夏油杰看。

夏油杰再次插入进去,他的性器被肠肉层层叠叠包裹住,爽利得他也止不住地叹息,后入使他的性器进入得更深,也能每次都稳定地擦过五条悟体内的所有敏感点,五条悟把脸埋在床褥里喘,爽得不知今夕何夕,心想完蛋了,我是男同性恋了。五条悟爽得两条腿都支撑不住,蹲趴了一会儿就完全软下去,躺着被夏油杰从后面干进来。夏油杰也爽得脊柱都酥麻,浑身都蒙蒙发热,在五条悟耳边喘得快活,说些有的没的昏话,像是里面好热好会吸,我忍不了了,可以再插得更深一点吗。夏油杰没打算体谅五条悟,强制地把他箍住挺入得更深,五条悟被操得口水都止不住地流淌出来。夏油杰真的还能插得更深,要是个女人早就被对方捅开了子宫,可是五条悟没有子宫给夏油杰捅,反而是乙状结肠被夏油杰顶弄到,激得五条悟甩着腰像脱水的鱼一样翻挺了起来。五条悟感觉自己体内深处的地方也都被性器突破了,他爽得一瞬失去了意识,性器一甩一甩地击打在床上蹭来蹭去,却一点东西都射不出来,只好淌出更多的水来。

夏油杰没想到第一次和对方做爱就能达到顶到乙状结肠高潮的这种成就,看着对方昏过去的容颜犹豫了一瞬要不要继续,求助似的往导演那里看了一眼,得到的回应是一个深深的点头。毕竟是仇家见面滚到一起的场景,干晕了只能说是给剧情增光添彩。夏油杰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五条悟醒了可千万别怪罪我,要怪就怪导演去。于是他继续缓慢地抽插律动着,享受着肠肉高潮余韵的痉挛绞紧,五条悟被莫名地睡奸着,还没有一点要苏醒的意思。导演组于是推给夏油杰半杯水,夏油杰知道导演组什么意思,在镜头外苦涩地笑了笑,然后把那半杯水泼在五条悟脸上。五条悟一下被冷水泼醒,下意识就要骂出声,看到夏油杰的脸后才后知后觉想起他们在拍摄。但他还是骂了一句,就当是骂夏油杰的角色,然后狠劲地绞紧深埋在自己后穴中的那根东西。夏油杰被他绞得直喘,自己也忍不住爽得几近两眼翻白,他呻吟出声,不假思索地抱起五条悟继续操弄。

夏油杰才在五条悟后面内射了一次,五条悟却已经被玩弄得像是死过一次。夏油杰又换了次姿势,他把五条悟推到墙上去,面对着墙壁跪蹲着,从后面把他托抱起来,箍在自己怀里。五条悟知道这个姿势能进得更外深,他的浑身都激动得颤抖,一半是渴望一半是恐惧。他的身体食髓知味本能地渴望着更多的快感,可是他真的难以为继,再被干下去怕是要直接失禁,虽然说他的性器还被束缚着没有解开,失禁的可能性不大。夏油杰不由分说就插入进去,手指插入到五条悟的嘴里缓慢地搅,搅得他津水四处横流,淌到脖颈上。五条悟被操得混沌,只能靠在夏油杰怀里被对方顶弄着向上一耸一耸,乳首贴着冰冷的墙面不停地摩擦,身后则是对方火热的怀抱。五条悟感觉自己的腰都融化了,受控在夏油杰怀里接受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操弄,夏油杰也爽得过激,感觉自己的脑浆怕是随着上次射精被射出去了,五条悟的后穴吸得他头皮发麻,只想永远埋在对方的穴道里,又忍不住抽送起来感受层层肠肉像软舌一样紧贴着他的性器,高热地绞在一起试图榨出他的精液。夏油杰没忍住又内射了一次,两个人滚在一起亲了半天,完全无视导演在那里举着牌子要他们念剧情。

无奈,导演组只能自己想办法剪辑。夏油杰缠着五条悟亲了好一会儿,五条悟笑着啄吻对方,后知后觉地想起拍摄的任务,于是他乖乖地念出台词,佯装剧里的角色向夏油杰的角色深情表白,在这之后就是两人互通心意,再温柔地来一次骑乘就结束。夏油杰却没按着提词牌好好表演,他亲了五条悟一会儿,忽然张口说的却是,我喜欢你,五条悟。五条悟一愣慌了神,剧组也跟着大呼小叫直呼被亮瞎了,五条悟忽的一下就脸红了,怎么也没想到两人会在这种下身在大庭广众交缠在一起的过程中表白心意,不由分说地就吻了上去。导演叹了口气,回头示意摄影师继续拍摄,到时候再剪辑。

五条悟腿软得厉害,骑着夏油杰动了一会儿就男朋友似的开始撒娇,要夏油杰动一动。夏油杰宠着他,也忘了什么剧情设定和拍摄事项,挺动着腰去操弄五条悟完全开放的柔软小穴。五条悟又求他把前面解开,于是夏油杰绵绵地缠吻着他,给他解开了束精环,五条悟忍了太久,刚被解开就射得猛烈,精液全部迸溅到夏油杰脸上。夏油杰笑着去舔唇边沾到的精液,把那些液体卷进嘴里,五条悟看得莫名脸红心动,两个人又吻得密不可分,不管场外工作人员大呼没眼看了。硝子听到场内的动静,敲了敲门问那俩人是不是搞在一起了,得到了答复后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先结束拍摄放那两个人去搞吧,以后怕是有的是可拍的了。剧组的人默默地都撤出去了,夏油杰这才扶起五条悟的腰继续操他,五条悟急得像第一次开荤的高中生,坐在夏油杰的胯上自主地前后摇晃,捧着夏油杰的头去索吻,这次夏油杰不可能再避开。夏油杰揉着自己男朋友柔软的头发,情意绵绵地吻了他一下,五条悟还在一只手缠着夏油杰的长发把玩,在亲吻的间隙间说,我好喜欢你的头发,早就想摸摸了。五条悟一只大猫埋在夏油杰怀里撒娇,说好软好滑哦,真好。

家入硝子在外面蹲着抽烟,拿着手机茫然地想着怎么通知自己的老板,两位金牌男优搞在一起了,公司要他妈赚疯了,但是日本的生育率大概率又要完蛋了。




PS:日本生育率不降反升!

136 Likes

太好了,爽得不行

5 Likes

咱就是说,看了现场版的是不是指代一下我们trn(不行,看得爽死了,知道是91老师写的一瞬间就射出来了/?/我好满足:relieved:

1 Like

真的很爽,当时在凹三看的时候就已经一滴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