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有痕

*原作向DK双向暗恋

*春梦梗,是连载

夏油杰和五条悟在高专读书的第二个夏天的某个晚上,男生宿舍的空调坏掉了。

五条悟受不了地跑来夏油杰寝室窝着。但盛夏三伏天,就算到了晚上也实在热得不行,两个人身上全是汗,穿的薄薄的白背心和短裤都被汗湿了大半。

就算是万能的无下限术式也没办法让人变得凉爽。五条悟从小到大在这方面没吃过什么苦,却被高专的老化电路狠狠地阴了一把,连游戏都没了心思打,无力地侧倒在还算凉快的地板上,粉色的舌头搭在齿尖上伸出来一截,好像随时要昏过去似的,蔫答答好似一捧要被热化的香草冰淇淋。

夏油杰也很热,但还能忍耐,看到五条悟这个样子,却生怕他要中暑,把书当扇子打着想了半天,终于灵机一动,想出个拯救他的挚友的法子来。

他差遣在结界内部登记过的咒灵把空置的男生宿舍一个个搜过去,最后幸运地找到了一台老旧却还能使用的电风扇。

风扇积灰不严重,没五条悟那么怕热的夏油杰额外辛苦了一下,拆开清洗后插上电,闷热得如同桑拿地狱的夏夜终于额外送来了一阵清凉的风。

原本趴在地上翘着脚无精打采地看着夏油杰捣鼓的五条悟顿时精神一振,眼睛亮了起来。

夏油杰蹲在地上,热得刘海也黏在额角,却还是笑着用被自来水冲得发凉的掌心去捋起五条悟的被汗濡湿的雪白额发,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

五条悟“唔”了一声,向小动物一样贪凉地向着他的手心蹭,脸蛋发红,眯着眼睛在风扇送来的风里舒爽地叹息了一声,嘴上难得服软,说今天我愿意承认杰是高专如今唯一的最强。

夏油杰就无语地瞟了他一眼,说谁稀罕这个称号,你要你自己拿去。

两个人在电风扇的凉风里打闹了一会儿,又开始打游戏,打到主机发烫手柄黏糊糊沾满手汗的时候才犯困,一起向着铺了凉席的床上一倒,就顺利成章地睡在了一起。

毕竟空调坏掉的晚上,电风扇只有一台。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睡睡出了毛病。两个人体格都不小,在同龄人中可算出类拔萃,夏油杰的单人床对他们而言实在有点小,薄被下的肢体摩擦碰撞是常事。

但他们都入睡得很快,按道理来说,不会有问题。

坏就坏在,五条悟好死不死的,在那个跟夏油杰睡在一床上共享一条被子的晚上,做了个完全不合时宜的梦。

————————

悟,醒了吗?你看起来好像很热。

五条悟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问他。

他意识模糊朦胧,睁不开眼,只觉得自己胸膛上都是汗,背心的布料贴在上面,湿得有些难受。但有双大手贴心地为他掀开了被汗浸湿的白背心,五条悟的整个胸膛都裸露出来,在夜色里也白得发光。空气与满是热汗的肌肤亲密接触的舒爽凉意袭来,让他模糊地从嗓子里挤出两声轻又软乎的气音,手脚大张,想要继续安心地沉入梦乡。

悟,这里舒服吗?

可是那个声音还在问他。像夏风一样低沉温柔,有点令人感到潮热的声线。

与五条悟平常听过的有微妙的不同,几乎有点引起了胸口奇异的悸动。

杰……

五条悟下意识地呢喃出了对方的名字,然后听见他轻轻笑了一声。

掌心比较粗糙的宽大手掌顺着他裸露的腰线一路抚摸了上去,最终停在前胸,揉按抓握了两下五条柔韧又饱满的胸肌。乳肉被手指揉捏得有些发热,五条悟哼了一声,感觉胸膛上的汗液被均匀地抹得到处都是。

连乳头上也有。

他刚感觉胸前最敏感的部分立在空气里、沾上汗液有点发凉时,那双手便来到了那里。

微有薄茧的指腹摩挲着他胸前这个自己几乎从未注意过的部分,时而用食指和拇指拉起,放在指尖揉捏旋转。淡粉色的柔嫩乳尖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五条悟闭着眼睛哼唧,几乎是立刻就觉得自己硬了,上面和下面都是。

他迷迷糊糊的,直觉地意识到什么,双腿并拢,想要将床上的薄被夹在大腿间磨上一磨,暂时缓解这身上难耐的情欲,却被人拉开了两条长腿,欺身到腿间。

先别弄。那个人说。交给我吧,悟。

然后他俯身,将头颅埋了下去。五条悟只感觉长发丝丝缕缕落在他胸前的感觉很痒,暴露在空气中的硬起来的乳头就已经一热,被高热又湿润的地方包裹住了。

是口腔。

杰在舔我的——我的那里。

被齿尖剐蹭、又被叼起拉扯的乳头终于让五条悟认识到了这一点。

他闭着眼睛,克制不住地低声呻吟着,温吞的快感从胸前丝缕般渗入身体,像是一场永不止息的潮水,拍打着他对情欲极其陌生的身体。五条家的年轻家主甚至感觉自己深陷一个潮热的梦里,怎样都无法醒来。

真可爱。他感觉到自己硬起来的下身被另一个陌生的硬热物体按在一起、隔着裤子的布料互相摩擦的时候,双腿张得更开,情不自禁地开始挺胯,追求那种更加能够纾解燥热的快感,嘴里也念着那个人的名字,杰,杰。于是他又听到了一声,湿润的喘息间漏出来,喷洒在他的耳边。悟,真可爱。

“……悟?”

在达到浪潮的顶端之前,真实世界的声音终于穿透了梦境,达到他的耳边。

五条悟在那只手接触到他的肩膀的前一秒醒来,看见了夏油杰的脸。

对方不解地看着他,拿着水杯似乎是起夜在喝水。

五条悟却顾不上回答好友的疑问。他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装成尿急的样子,并着腿匆匆去了洗手间,连拖鞋都没顾上穿。

因为他在睁开眼睛看见夏油杰的脸的那一刻就就射在了裤子里。

短裤能够勉强遮盖一二,但缓慢洇开的一团湿痕之下,大腿之间黏糊糊的一片。

————————

夏油杰感觉自己模模糊糊做了一个梦,却想不起来梦里究竟干了什么。

空调坏掉的夏日,他被笼罩浑身的燥热从夜里唤醒,感觉皮肤上都是黏糊的细汗。夏油脑袋有点发懵地坐起来,先是将垂落在肩头、黏湿在脖颈上的发丝拢起,随手扎成马尾,才准备起夜。

刚起来他就觉得裤子里鼓鼓囊囊的,有些硬度。

但他也没管。高中男生,精力旺盛,刚才的梦虽然已经遗忘了内容,却还有点模糊的活色生香的印象,夏天又燥热,半硬着正常。

他梦游一样地去厕所放了个水回来,才清醒了不少。看见同床的五条悟对着电风扇吹,搭在肚子上的薄被却被他踢掉大半,手脚大张地睡在那里,贪凉得不行,夏油杰又有点哭笑不得,坐回凉席上正要给他拽拽,省得白天吃了一大桶冰淇淋的好友晚上吹得闹肚子,却发现哪里好像不太对劲。

五条悟身上的背心被汗水浸湿了,透出下面的肉色。淡粉色的乳头硬起,将半湿到几近透明的布料顶出两个显眼至极的小尖,配合着他因为莫名的热度而显出淡粉气血的雪白脖颈和脸蛋,竟然显得有些……色情。

像是有人趁他睡着的时候,隔着他的背心就把那两处乳尖用力吮吸了个遍一样。

夏油杰莫名其妙看得有些脸热,转过脸去不敢多看,低头手上给他提了提被子,却瞥见五条悟的短裤裤裆下鼓起一包来,宽松裤管里半露的雪白大腿内侧和腰后都像脸上身上一样,有几分汗湿的、湿润的浅粉色。

夏油杰不自觉地上下滑动喉结,不知道把眼睛放哪里好。

到底还是纯情男高中生,看着脸蛋漂亮的好友觉得哪里都不太合适。

他只当五条悟是热成这样,对熟睡中的好友起了不该有的二心,又有一丝羞愧,手下却利索给五条悟将被子盖严实了肚皮、背心下摆略微向下拽了拽盖住后腰,就匆匆去洗手间里洗了把冷水脸,才将那些闷热潮气中生出的不该有的绮念打散,准备回去睡觉。

谁知道他第二次从洗手间回来,五条悟倒是在床上开始哼唧起来。人没醒还是没醒,脸蛋发红地在枕头上蹭,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两条肌肉紧实流畅的长腿搅在一起,开始蹭来蹭去。

这是……做春梦了?

脸上冷水带来的凉意还没有褪去,夏油杰心跳加速的同时,感到有些好笑。

他爬上铺着凉席的床,膝行过去,想要把五条悟晃醒,低声叫了声“悟”。指尖触及他的肩膀的前一秒,五条悟霍然睁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看起来已经醒了。

那双苍天般的蓝眼睛里倒映出夏油杰低头看他的样子,表情却有些怔忪。

“悟?”

夏油杰有些讶异。他没注意到那一瞬间五条悟洇出一块湿痕的裤子,反而为指尖触到的无下限屏障而愣起了神。

五条悟看他数秒,好像还没睡醒,什么话也不说,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背对着他匆匆去了厕所,背影看起来甚至有些慌乱,连拖鞋都忘了穿。

夏油杰却注意到,他的足弓和脚趾都不同往常雪白,沁出些粉红来。

看来空调要早点修好。夏油杰忽略了心里的那点绮念,提起T恤下摆扇风,若有所思。悟看起来真的很怕热的样子。

TBC.

41 Likes

后来那个晚上五条悟自然是没怎么睡好。

他背对着夏油杰,大睁着眼睛到了天亮,身上因为夏日夜晚汗津津的燥热,心里却在想怎么会这样,他五条悟居然会做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压在床上这样那样的梦!这不符合常理——

他就算出身在性教育比较缺失的、家教森严古老的咒术世家,也是明白一点的。

一般人的性幻想对象不会是青春期最好的兄弟吧……

等等,那种算性幻想吗?还是单纯只是个偶然的、春梦……?

五条悟就这个哲学的问题思考到了天亮。

他睁眼到天明,身旁的夏油杰却是睡得不错,第二天早上起来精神看起来很棒,早上爬起来的时候还摇了摇闭着眼睛装睡的五条悟的肩膀试图叫他起床,才半梦半醒、晃晃悠悠地走向了卫浴间洗漱。

理所当然的,五条悟一脸没睡好的低气压的样子与夏油杰完全相反。

“是昨天晚上太热了吗?”

夏油杰在去教室上课的路上显然注意到了,一脸关切地问他。

五条悟挂着黑眼圈,看着自家挚友一脸清爽、睡眠充足的样子,露出了有些不爽的表情。

但他又没有搞清楚自己为什么而不爽,只好就垮着这样一张脸上了一上午的课,才在夏油杰隔着桌子扔过来的纸条上面简笔画的小猫头上变得心情好起来。

他胡乱地画了个怪刘海眯眯眼的狐狸头扔回去,总算忘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心情轻松起来。

吃完了午饭之后,下午就是体术课。

咒术高专这一届唯一的男生们推推搡搡地走在林荫道上,准备去训练场旁边的更衣室里换上方便活动的宽松运动服。

五条悟就是在脱掉上衣、换衣服的时候,才忽然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

他低头,看见自己白皙的、有饱满的肌肉线条起伏的胸膛上,淡粉色的乳头接触到空气中敏感地微微挺立起来,看起来不知道为何比平日里饱满了许多。

五条悟愣了半秒,回忆起了昨晚的那个梦。

梦中那个长头发的、有着自己的挚友的声线的男人,在他迷迷糊糊的时候,用唇舌吮吸着他的乳头,将他的双腿掰开,耸动着腰部与他硬起的下身互相摩擦……

只是想到这个程度,昨晚明明昏沉却清晰的各种被爱抚身体的细节和感受似乎又在这具身体上幻觉一般地苏醒了。五条悟的呼吸略微急促起来。

寂静的更衣室只有他们两个人,夏油杰自然是注意到了五条悟呼吸频率的变化。

他脱着上衣,有些疑惑地向着五条悟的方向看去,却只见到了这位同学用背部对着他,匆匆套上宽松的上衣,洁白如雪地的裸背和线条流畅微微下陷的脊骨阴影在衣物下一闪而逝。

夏油杰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移开眼睛,只是有些疑惑五条悟以前换衣服的时候对他不闪不避、甚至还能对彼此的身体开点坦荡的玩笑,怎么今天就变了一副态度。

他琢磨半秒,也没多想,只是在脱校服裤子的时候用余光瞥见五条悟依旧低着头没来看他也没聊什么话题,觉得这位朋友从今天起床起确实有些反常。

平常的五条悟这种时候不是跟他聊些游戏甜品之类的,就是像好奇心十足的猫一样凑过来伸出爪子捏捏他肩膀和手臂上的肌肉,哪里会有这么安分。

夏油杰一边这样想,一边换着裤子,不经意地再度向着五条悟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已经套好了衣服单手拽着有点卷起的下摆出门去了。

夏油杰将储物柜关上,也跟了上去。

他难得走在五条悟后面,终于注意到了五条悟今天不同寻常的另一点:

藏在雪白发丝之下的那对耳尖,居然有些发红。

是天气太热了吗?

夏油杰再一次疑惑了。他生性敏锐,自然隐隐察觉到了这个答案并没有很强的说服力。但是他又太过了解自己的这位朋友,明白以五条悟的性格而言,他根本不是会为任何事情感到羞耻的性格……至少夏油杰想象不出来。他只能暂且归结为天气热,并且暗暗观察着五条悟的动态。

好在在接下来的体术训练里,五条悟很快就在与他拳脚相加的贴身格斗过程中恢复了平日里的状态。

夏油杰也就没有再多想,开始专心训练起体术来。

五条悟回到宿舍里的时候感到很疲倦。

高专在深山里,平时没有外来人员,大热天空调出故障的事情还挺常见,所以维修人员到现在都没来修好他们宿舍的空调,夜蛾正道又忙着其他的事情,下了课就不见人影,不管这些琐事。

唯一的电风扇在夏油杰宿舍里,五条悟洗完澡,直接就去了夏油杰宿舍。

他还记得夏油在回来的路上跟他说先试着修修自己宿舍里的空调,就坐在床边等他,有些兴致勃勃地想要一起研究。但是他进来的时候夏油杰还在洗澡,看样子是先把汗浸湿的衣服处理掉了。浴室里的水声沙沙地响着,显得十分催眠,于是五条悟在不知不觉间感到了困倦,就直接向着后面的床铺上一倒,睡了起来。

夏油杰本身在上高专之前就很喜欢格斗,看得出来专门研究和练习过。五条悟从小就能靠着术式秒杀对象,格斗这一块还真没有夏油杰实战经验丰富,和他对练不能用术式时夏油显然游刃有余一些,而五条悟要小心得多。

练习中夏油杰不会特地手下留情,被打到的话会疼,而且五条悟的肤质容易留下淤青之类的痕迹,而他又有这个年龄的男生特有的旺盛自尊心,才不会跟夏油杰抱怨这些细节。比起这种小事,五条悟也更加渴望能够全力以赴的战斗。

种种因素加起来,五条悟现在的体力消耗不小,有些困乏的他,本来只是想倒在夏油杰的床上躺一会儿等他出来,却在不知不觉之间睡了过去。

他们在更衣室里换衣服。

五条悟撩开校服,将外套里的白衬衫解开,正要脱好放到柜子里,在他旁边的夏油杰侧头看他,忽然笑出了声。

“悟的那里竟然是粉色的。”

黑发的好友用的是有些揶揄的语气。

五条悟其实没太懂他想表达什么,就根据直觉有些不快地挑起眉毛,反问他,“粉色的不行吗?”

“没有不行。”夏油杰别过头,似乎在憋笑,从丸子头里散下来的几缕黑发散在他的肩颈后面,随着饱满的肌肉线条起伏,“挺可爱的。”

五条悟瞥了夏油杰饱满的胸肌一眼:小麦色的皮肤上,乳头是略深的褐色。五条悟眨了眨眼睛,察觉到两个人身体上的一些差异,为这句可爱莫名不爽,直接就扑过去锤他。

夏油杰却似乎早有预料,把衬衫和校服外套叠好放进储物柜里,闪身就避开了五条悟的忽然袭击。

五条悟其实也不是很认真的在生气。两个人笑闹起来,你一拳我一脚地见招拆招,从更衣室这一头打到那一头,五条悟被夏油杰卖的破绽欺骗、被抓住从背后双手按到储物柜门上时,差点都忘记了等下还要去上一场正儿八经的体术训练课。

两个人经过一番运动量不小的贴身格斗,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五条悟感觉自己没穿上衣的身体有些发热,身后压制着他的夏油杰压过来,贴在他赤裸后背上的胸膛也是火热的。

他们都没来得及穿好等下上课要穿的上衣。

夏油杰大半的身体重量沉甸甸地压在他背上,体温炙热,微汗的皮肤与他紧贴,急促的呼吸喷洒在他的后颈。要害处被制,常年不喜欢他人近身的五条悟有些敏感,他微微不自在地动了动脖子,夏油杰就察觉到了。

“悟。”黑发的好友唤他,柔软的长发落了两缕在他的身上,翘起的硬质发梢刺得他皮肤有些发痒。但那低沉柔润的声线道出的,却绝非五条悟能想象的出来的内容,”你硬了。“

五条悟愣了下。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裆,发现真的有鼓起来。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的五条少爷眨了眨眼睛,忽然意识到这种事情从生理层面上是存在可能性的。相对剧烈的运动过后,男性在人体分泌的激素效果下勃起不是什么不常见的事情。

他刚想辩解,但夏油杰显然不在意这些原因。

他松开了压制五条悟的手,却依旧压在自己的好友的背后,将脸埋在五条悟的肩膀上蹭了一下,然后声音里含着微微的笑意,说道:

“……那我就帮悟解决一下吧。”

五条悟被推到储物柜门上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说什么冠冕堂皇的帮我解决一下,都抵在我屁股上了,怎么可能感觉不到。杰,你自己不是也硬了?

当然,五条悟没能等到这个问题的回答。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番田地。夏油杰的宽大的手掌穿过他的腋下,从身后绕到胸前,揉捏着他的乳肉。

男人的胸肌不像女人那么柔软,但五条悟锻炼身体是比较均匀的,他身高窜得快,已经有了190cm左右,肩宽在那里,在同身高男性里肩宽顶天的夏油杰也不过跟他穿一样的尺码,又经常锻炼体术,胸肌自然是属于饱满大块的那一类,揉起来还很有弹性。

夏油杰就从身后抓握着他的胸肌,将他的乳头夹在指缝里,五指用力揉捏着,时不时不经意地夹上一夹,或者恶趣味地向着中间拢一拢。

五条悟低头就能看见,夏油杰肤色比他深不少的手在他胸口胡作非为,手掌上的茧子磨得胸部柔嫩的皮肤有些刺痒,捏动的手指也在白色的皮肤上留下交错的鲜红色指印。

夏油杰还间或去用指尖捏他的乳头,两边都不落下,原本淡粉色的小小乳头被他捏的挺立发红,连乳晕都胀大了,透露出露骨的情欲气息。

五条悟为指甲刮过敏感的乳缝闷哼了一声,但是已经说不出抱怨的话了。他半阖着眼睛,在汹涌快感之下诚实地喘息着,对夏油杰玩弄他的乳肉的色情行为也说不出什么感想了。

因为双腿之间传来的快感,夺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夏油杰在撞他。

像是野兽按着自己的雌兽,在摆动腰肢,用力地撞击他的两腿中心。裤子半褪,内裤也匆忙地挂在两腿之间,被滴下的体液濡湿一片,夏油杰硬胀粗长的阴茎摩擦过他被并在一处的大腿根部,在被磨红的肌肤上留下微微刺痒的痛楚后,贴着会阴,向着五条悟垂落的囊袋和同样挺立的性器根部撞去。

龟头分泌的前液将大腿内侧的肌肤和两人的性器染得水光发亮、一片柔滑,夏油杰每次挺腰在五条悟腿间进出的时候,都会带来梦幻般的、极其不合常理的汹涌的快感。

五条悟再次被撞到囊袋的时候哼了一声,仰起脖颈,模模糊糊地想,原来和杰互相抚慰是那么舒服的事情……

夏油杰一只手抚慰着五条悟的乳头,一只手伸了下去,手指圈成圈,帮五条悟抚慰难以被摩擦到的前端,打起手枪来。他的动作先是有些生涩,很快就熟练起来,指尖在敏感的冠状沟上画圈,又抠弄着精孔。

五条悟被前后夹击,爽感从尾椎骨一路闪电般地窜上脑海,浑身一个激灵,差点忍不住交代在夏油杰的手掌里。

他脑袋昏沉,只能听见夏油杰粗重低沉的喘息声也响在他的耳畔。黑发的好友就贴着他的耳根喘息,呼出的气息将五条悟的耳朵染上一片潮热,仿佛置身炙热的火焰中,脑子烧得不知今夕是何夕。

“……悟?醒醒……”

五条悟沉浸在睡梦中,脸颊发红,听见遥远的地方,好像传来了呼唤他的声音。是杰吗?……听声音好像是杰……

五条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夏油杰放大的脸。

他细长的眉毛皱起,有些担忧地在轻拍他的脸蛋,又伸手撩起他的额发,在五条悟还沉浸在睡梦中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额头贴过来试了试温度,垂落在五条悟脸侧的长发间还笼罩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水汽,一看就是刚洗完澡:

“……悟,脸怎么那么红?是发烧了吗?”

五条悟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毫无邪念的夏油杰的脸,终于清醒过来,猛地推开他。

不顾好友在背后的疑惑,他跳下床,风一样地冲进水汽还没散光的浴室,洗了把脸,看向水池上方的镜子,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脸特别红。

……凉水物理降温的效果没有想象中的好。

五条悟意识到这一点后,闷闷地关上了水龙头。他低头,不出意外地看见自己胯间隆起一块,平时没有什么特别的存在感如今却精神奕奕的性器顶着他洗澡后换上的常服宽松的布料,特别显眼。

不知道杰有没有看见……在他床上睡一觉就变成这样,他不会以为我是变态吧。

五条悟心情难得有些沉重。

他少有个看得上也合得来的朋友,并不想因为莫名其妙的春梦带来的后遗症就失去他。

五条悟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脸上的潮红随着时间逐渐消退,开始想起对策,措词要是夏油杰问起该如何向他解释。他看着看着,忽然发现了什么异常的地方,表情一下子凝重起来。年少的六眼微微眯起眼睛,对着镜子猛地掀起自己宽松的T恤下摆。

裸露出来的胸口上,数道鲜红的指印交错在他的乳肉上,而本该是淡粉色的乳头,涨成了鲜红色的肿大样子,正在挺立着。

TBC.

50 Likes

香香: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下一章是不是真的doi!

5 Likes

春梦,好喜欢!

五的欧派(๑´∀`๑)!!!

2 Likes

想看后续QAQ

好香:hot_face:

求更新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还没有更新!!!好期待后续!!!回来重温一下结果发现还没更!!!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