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主和好评情头是否搞错了什么(情趣用品店主夏油杰x情趣用品测试员 爱用者五条悟) by 91

,

情趣用品店主夏油杰x情趣用品测试员 爱用者五条悟


是愚人节狱门疆那个梗,弱智pwp,ooc并快乐着

If you feel too ooc then please exit thanks!

Ready? Set? Lets go!





夏油杰是家情趣用品店的老板,这并不是什么值得他遮遮掩掩的事情,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每个人都有追求性快感的权利,购买情趣用品自然也理所应当。夏油杰的店面开在一条商业街后面的偏僻小巷里,平时生意也算不错,夏油杰最近还跟着开通了网上订单送货上门的服务,以防有的人迫于尴尬,不敢来实体店购买情趣用品。只有一个顾客,给夏油杰留下了深刻印象,那个男人算是夏油杰店里的熟客,自从开店以来就经常光顾,第一次进店选购就买了不少东西。夏油杰躲在柜台后偷偷观察着男人的脸,虽然被挡在墨镜后面,但是对方有双夺魄的眼睛,身量很高,身材看上去也很不错。男人倚在货架上挑选了一会儿,然后选了支大号的假阴茎,夏油杰看得咂舌,不知道对方的女朋友是否能承受得了这个尺寸的东西。但是如果他此时上前导购,还可能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徒生尴尬,所以夏油杰第一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买走了不少尺寸可怖的性玩具。之后他就在货架上贴上了,请量力而行,做好保护措施云云这样的标语,男人后面几次来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个标语,他低低地嗤笑了几声,然后依旧买下了大直径的假阴茎,外带不少拉珠和跳蛋这种小玩具。夏油杰一边给对方刷商品上的二维码,一边暗自想着,对方对自己女朋友真是苛刻。

这次那个白发男人又进了店,他已经对夏油杰莫名地自来熟了,进店就挥了挥手,喊了声老板。夏油杰点头致意,看着男人轻车熟路地走到货架前挑选东西,男人看到夏油杰开通了网上购物,凑到柜台前问对方能不能给自己送点东西上门。夏油杰掏出本子来记,第一笔送货的生意就是老顾客,他也不好意思多收送货的费用,便应答下来,问对方要的货和送货地址。男人订购了一台炮机,夏油杰闻言皱了皱眉,心想对方实在是和自己的女朋友玩得太大了,这样真的好吗。但是夏油杰只是老板,无权对顾客的性生活指手画脚,再说了,对方在他这里购买了这么多产品,他挽留客户都来不及,更不会说不字。

夏油杰问对方要不要开通会员服务,以后订货上门可以免除运费,再加上他长久以来一直在店内购物,还可以积分换取一些小礼品。白发的男人嗯了一声应答下来,然后就开始趴在柜台上填写会员信息,他穿着件松松垮垮的卫衣,俯下身后领口大开露出形状姣好的琵琶骨和一片白得晃眼的胸肌,夏油杰盯着对方看,偷偷摸摸用眼睛揩了一会儿油,感叹对方怕不是模特或是演员一类的,他女朋友真是赚大发了。五条悟填完信息,摊开手给夏油杰看,夏油杰把那张小纸片从对方手里抽出来,开始在电脑上录入会员信息。名字那一行,五条悟。夏油杰点了点头,心想这是很好听的名字,姓氏是五条,不知道跟那个有名的财阀有没有关系,但大概率是没有的。他继续录入着电话号码,和生日这些个人信息,往下一行是性向的询问,不是必填选项,也有不愿透露这一选项,但是五条悟倒是大大咧咧地写上去了,夏油杰低头一看,gay。

夏油杰大惊失色,没忍住失声询问道,你是同性恋吗。五条悟被他的过激反应吓了一跳,愣愣地回答,是啊,怎么了,你恐同吗。夏油杰怎么可能恐同,他自己就是百分百纯种男同性恋,怎么可能他恐他自己。夏油杰尴尬地笑了一下,说不是,他以为对方买那些东西是用到女朋友身上的,没想到是男朋友。五条悟又摇了摇头,低下头凑到柜台上来,与夏油杰的脸只不过一寸之隔。他真漂亮,夏油杰脑子不怎么清醒地想着,这是夏油杰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对方的脸,五条悟有双过分漂亮的眼睛,湛蓝色的瞳孔里盛着天空,睫毛太长以至于每次眨眼都会和墨镜的镜面产生一次摩擦,对方的嘴唇是淡粉色的,好像很好亲。不知道他是上位还是下位,夏油杰混沌地想了一圈,又觉得自己意淫自己的顾客实在失礼,咳了一声欲盖弥彰,说误会了对方的性向他感到十分抱歉,他自己也是同性恋,没有任何觉得同性恋不好的意思。

五条悟低低地笑了一声,凑近到夏油杰的耳边去,他早就想这么干了,这家店的老板有着天底下最可爱的耳坠,圆嘟嘟的很厚实,还缀着一个天蓝色的耳钉,和自己眼睛一样,五条悟这么越界地想着。他凑到对方耳边去,满意地感受到对方的身体微微往后瑟缩了一下,呼吸也跟着停滞了一瞬,五条悟说,我没有男朋友哦。夏油杰的整个世界天旋地转,他整整地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说,那些东西都是他用在自己身上的,甚至包括他现在要订购的炮机。

夏油杰的侧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蹿红了,他没敢抬眼去看五条悟,含糊地嗯了一声,然后连忙转移手上的注意力继续在电脑上敲打着对方的个人信息和家庭住址。五条悟看出对方的难堪,没有继续进一步调戏老板,他盯着夏油杰迅速蹿红的耳垂看了一会儿,感觉心情格外地好。五条悟问夏油杰能不能今天下午三点前送来,夏油杰连忙应答下来,问他是现金还是刷卡。五条悟把一张信用卡拍在对方的柜台上,还没等夏油杰操作着去刷卡便转身推门离开了,他笑意盈盈地与老板说,下午再还给我。

夏油杰如释重负地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向后一倒往自己的椅子里陷了进去,他胡乱地摸了一把脸,感觉到自己下身尴尬地微微抬头。夏油杰伸出手隔着裤子摸了一把,又收回了手,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开始准备打包产品。对方的送货地址离这里差着一个区的距离,他恐怕得早做准备早些动身。

五条悟的宅邸坐落在东京有名的富人区内,夏油杰后知后觉地想着,也许对方真的和五条财阀沾亲带故,搞不好是豪门小少爷之类的。夏油杰遵循约定早一刻钟到达了对方的住址,他摁动门铃,听到对方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进来吧,杰。杰,夏油杰心里有些好笑地想着,他们难道很熟,怎么忽然称呼就从老板演变成了杰。五条悟给他打开门,要拉他进门来坐,夏油杰只是一脚踏进门内,就开始由衷后悔自己答应对方进门来喝杯水。

五条悟穿了件oversize的白衬衫,并没有穿裤子,两条长腿裸露在外面惹眼得要命,只要他弯个腰俯个身,夏油杰估计就会看到他的底裤。这件白衬衫根本盖不住什么东西,五条悟在夏油杰面前一晃一晃,他的两点乳首就和衣料摩擦着凸起,在夏油杰眼前夺走对方的全部注意力,让人不禁臆想着那处会是不经人事的粉色还是沉淀了的肉色。这实在是太超过了,夏油杰看得有点口干舌燥,后知后觉地想起这简直就是性骚扰。但是性骚扰这三个字跟五条悟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是猥琐大叔,是大街上的暴露狂这么穿着打扮,那大概算是犯罪。五条悟两条白得晃眼,线条流畅的下肢在那里摆着,简直就是艺术品,看到就是赚到,就算五条悟真的这么走出门去影响市容,大家也只会感叹谢谢菩萨,大喊这是犯罪,褒义的那种。但是夏油杰是男同性恋,浑身上下没一处直的,包括他发育良好,正值青年,蠢蠢欲动着要抬头的阴茎。夏油杰欲盖弥彰地在沙发上坐下,大脑谴责下身做出的迅猛反应,下身无视大脑传送的指令继续缓缓抬头,把胯部的布料微微撑起。

五条悟给他递上了一杯水,说太感谢了,会帮你免费打广告的哦,夏油杰微微屏首,问什么广告。五条悟比划了一下,说你原来不知道吗,我是情趣用品测试员哦,还给你写过不少好评。夏油杰微微皱起眉,想起确实好像有这么一号人,那人的反馈写得朴实无华,每次都一针见血地指出产品的不足和优点,是否值得购买云云。夏油杰先入为主地还以为那是位女性,毕竟他并未设想到五条悟竟然是同性恋,还是情趣用品测试员。夏油杰的脑子越想越乱,不敢抬眼看对方,也不敢低头去看对方裸露的双腿,只好盯着墙纸数上面的花骨朵,一边数一边想,我没想做爱,我没想勃起。

五条悟蹲下去拆炮机的外包装盒,衬衣就此上移一截,遮盖不住大腿根,背对着夏油杰露出了片白晃晃的臀肉,人压根就没穿底裤。

夏油杰迅速地完全勃起了,他心想,妈的,他是正常男人,他想做爱,天经地义。

五条悟回过头看他,不怀好意地盯着他笑说,这种机器最好在工作人员的辅助下组装使用呢,不知道夏油老板愿不愿意帮我。夏油杰站起身来走过去,没想掩盖自己勃起的事实,他搂着五条悟的腰问对方,怎么不叫他杰了。五条悟没想到夏油杰会这么快回应,他往下瞟了一眼,便了然于心地微笑了一下,快速地喊了对方一声杰。

五条悟推开自己的橱柜门,向对方展示他收藏使用过的那些情趣用品,真可称得上是玲琅满目,夏油杰看得咂舌,从里面认出不少自己店内的产品。然后五条悟贴过来问他,要不要帮他挑一个。五条悟说的是挑选出一个固定在炮机一侧的假阴茎,夏油杰听懂了,并丢人地脸红了,支支吾吾地应下声来。五条悟看他的反应,调笑他说道,你自己卖的产品,都没有自己试用过吗。夏油杰语塞,总不能说自己单身许久,已经青灯古佛和左手相伴数载,忙于生计无空寻花问柳。于是他努力撑出一副懂行的样子,选了柜架上摆放着的那个销量最好的硬质中码硅胶玩具,那根假阴茎弧度曲折,从顶端到末端直径跨度极大,底部直径不小,足足有七厘米左右。五条悟倒是不见愁,大概也已经享用过这根东西,他取下来去消毒,还不忘指挥着夏油杰帮他设置好炮机。这是台靠遥控器链接调和速度和频率的炮机,夏油杰初步设置好基本功能,拿着遥控器犹犹豫豫地看了一会儿,还是把最高速和最低速,最高频和最低频的按钮分别换了位置。

帮我录像,五条悟这么说着,美其名曰是为了后续的评审工作,以防他爽到失神昏倒,醒过来忘了产品效果。夏油杰只能点了点头,遂对方的意架起录像机正对着对方,五条悟在镜头下倒也不显害羞,甚至公事公办地汇报了录制的时间和地点,以及要测试的产品名称,基本性能和价钱。他这次故意提及了工作人员,致意感谢了夏油老板的倾情协助。五条悟把那根玩具安置在炮机的一头,饶有兴致地伏下身去跪坐着,他衬衣的下摆滑到后腰上,臀部则高高翘起,扭动着去吞吃那根硅胶制的阴茎。

顶端进入得倒还顺利,得益于五条悟充分的润滑及扩张的准备工作,但是这根假阴茎茎身从细到粗,五条悟也就吞吃得更慢些,他困难地收缩着穴肉吞下最大直径的部分,头皮发麻地感受着敏感点被硅胶材质,光滑饱满的龟头顶到前列腺上带来的快感。五条悟缓慢地吐出一声喘息,深呼吸了一会儿把整根假阴茎容纳入自己的后穴内,然后他摁动最低频率和最低速的按钮,准备开始使用炮机。

然而夏油杰已经提前更换了选项,所以炮机以高速高频运作起来,直接把五条悟操弄得前半身都挺动着直立起来,他被顶得向上耸动,本能地想逃开,从炮机的固定上脱身,却被夏油杰摁着坐下去进得更深。快感来得太多太猛,五条悟几乎一下子甩出几滴生理泪水,前端的性器抖动着射出许多前液,滴滴答答地落到地板上汇成一小摊水渍。五条悟被完全钉死在炮机上了,那根假阴茎在他的屁股里无情地律动着开凿甬道,五条悟被顶得向前扑,脸被迫埋入夏油杰的胯下,隔着一层布料与对方勃起后散发着一点热度的性器亲密接触了一回。他发出许多磕磕绊绊不成文的语调,央求着对方降低速度,手臂抖得握不住遥控器,然而机器不通人情,快速律动着在他穴内鞭挞着一点,五条悟只能揪着对面夏油杰的上衣胡乱地抓了几把,然后翻着白眼首次高潮了。夏油杰好心地伸出手去帮他撸动刺激阴茎,五条悟却被摸一下就浑身颤抖一下,敏感得不成样子,后面炮机还在工作着,把他痉挛中的后穴操得开了,无情地顶开每一寸充血肿胀的肠肉。夏油杰好心给他调了频率,五条悟才不至于一上来就被操得前后失禁,他喘了一会儿,软了腰肢倒在夏油杰的身上。

五条悟无意识地伏在夏油杰的胯上,津水流得到处都是沾湿了一大片布料,高潮使他变得柔软脆弱些,于是他撒娇似的勾着夏油杰的脖子,向对方讨要一个亲吻。夏油杰回吻了他,湿热的舌头卷进彼此的口腔内品尝对方津液的味道,夏油杰轻轻地嘬了一口五条悟的下唇,对方就跟小猫似的哼叫一声,在他手里软得不成样子。五条悟暗中雀跃着,因为他可是第一次去夏油杰的店里购物,就看上了老板。老板在货架后面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黑色背心,露出饱满的肱二头肌和线条流畅的小臂肌肉,正在往后面的仓库里搬送货物。夏油杰穿着件阔腿裤,五条悟无法估判对方的size,但是后臀紧翘,腰也是柔韧的一把,五条悟看得咂舌,心想睡了也是赚到,被睡也是赚到。五条悟一边在架子前若有其事地挑选货物,一边拿目光视奸店主,只感觉自己下身随着越界的性幻想缓缓抬头了,太没出息了。

想吃。

五条悟这么想了一番,搂着对方亲得啧啧有声,他现在终于吃到了,而且很好吃。夏油杰褪下一截裤子,拉着五条悟的手去摸自己勃起的性器,抱歉地笑了笑,问五条悟帮帮他。五条悟当然会帮他,天知道他有多少次想直接跪到柜台下面去给热辣的店长口交,于是他迫不及待地伏下身去扶着对方的阴茎,快速地上下撸动了几下。夏油杰的性器粗长的一根,上面青筋暴起,握在手里突突地跳动着,五条悟伸出一截湿漉漉的舌头去舔弄对方性器的顶端,把那些分泌出的前液都卷进嘴里。他握着对方的性器整根含入,把茎身裹在柔软的两颊软肉之间,夏油杰微微地挺动,就能把对方的侧颊顶得微微凸起,隔着一层皮肉都能看得清性器顶端的形状。夏油杰顶弄在对方柔软的口腔内壁上,然后他调整频率,炮机恢复到之前的速度和频率,迅猛地在五条悟后穴里抽插律动。五条悟被前后夹击逼得眼泪汪汪,生理泪水止不住地往外冒,看得夏油杰倒是性器又硬了三分,他挺动着腰操到口腔深处,在敏感的喉管上顶弄了一阵,五条悟被炮机操得本能地向前蹿,又被噎在夏油杰的阴茎上,往后退又被硅胶玩具进得更深。他被玩弄得几近脱水,没有一处不在淌水,眼泪和口水糊得下巴上粘腻的一片,后面则被干得狠了,肠液好如失禁般的向外涌,顺着股间溢出到大腿根部,然后一路流淌到腿弯处。五条悟跪得吃力,两膝几乎颤颤巍巍地跪不住,只好摆出一个几近鸭子坐的羞辱姿势,一边忍着被钉在炮机上的不适感,一边卖力地舔弄着夏油杰的性器,拿柔软的口腔嫩肉和喉头去榨对方的精液。夏油杰终于在五条悟嘴里射出来,彼时五条悟已经被炮机操得又射出了一次,对方被操得几乎失神,被颜射后露出了个痴女般放荡的笑,说了声多谢款待,便滚动着喉结咽下那些浓稠的精液。五条悟伸出手去掰开自己被干得泥泞软烂的穴口,让夏油杰看那根东西是怎么在自己体内进出的,他说,要不要操我。

夏油杰倒还不急操他,他秉承着让对方测试炮机性能的想法,给对方置换了新的硅胶玩具。这次的假阴茎茎身带有凸点,底部则有球状结的设计,五条悟不怎么费劲地就吞入了这根玩具,他的后穴被玩得敞开了,穴肉乖顺地敞开迎合着侵入者,分泌出不少透明的体液包裹着阴茎往深处近。五条悟被那些凸点蹭得舒服,哼哼唧唧地喘了一会儿,在夏油杰手心里猫似的打呼噜,但是球状结仍然把他撑得够呛,那个结把他穴口的每一寸褶皱都抻平了,不容置疑地插入进去,把五条悟钉死在结状物上。夏油杰这次只用了低速低频,可是五条悟早被操得软烂流水,怎么可能满足于这种温吞的速度,于是他贴在夏油杰身上讨好似的吻对方,问对方动得快一点。夏油杰情意绵绵地深吻他,隔着被汗浸湿贴在胸膛上的衬衣揉捏对方的乳首,五条悟被他摸得动情,喘得更甚,问对方快点插进来。

夏油杰说好,然后托着对方的腰臀把那根硅胶制的玩具拔出来,看着穴内的水液不被阻挡从而顺着穴口溢出来。他扶着阴茎插进去,伏在对方背上啃咬五条悟后颈上的那块皮肉,五条悟被他操得失神,几乎每被顶弄一下就发出一声呻吟,整个人都被玩得软了烂了,像个顺从的几把套子裹着对方的性器吞吸。夏油杰快速地顶弄进去,肆意地在对方穴内抽插,问五条悟体验如何,是炮机操得好一点还是他操得好一点。五条悟呜呜咽咽地被对方摁在身下猛操,向夏油杰献媚讨好,问对方要一个吻,说你亲亲我就好了。夏油杰把对方翻过身来,正面侵入着五条悟,同时吻住对方长久地交换了一会儿呼吸,五条悟被对方亲上的一瞬间就颤抖着射精了,他的阴茎甩动着拍打在夏油杰的腹肌上,然后爽利地一股股射出,精液几乎蹿到夏油杰脸上一点。

夏油杰没等五条悟从高潮余韵中恢复过来,继而顶进去操弄着对方的穴道,五条悟觉得自己被顶得内脏都移位了,小腹酸胀得厉害,一边感叹着对方的尺寸大小,一边又被操得快要昏过去。他感觉自己里面都被操得酸麻,每一寸肠肉都在颤抖呼唤着自己的难以维继,穴腔被一次次顶得满涨,一股股地往外吐水浇到体内的那根东西上。夏油杰也爽得腰眼发麻,只觉得从头皮到下身都在战栗着诉求更多的快感,他拿拇指掰开对方的穴口更用力地挺身插进去,感受着对方体内绞紧的肠肉收缩着吮吸他的性器。五条悟只能被干得浑身颤抖崩溃着又潮吹了一次,他的下身一片湿漉漉的狼狈不堪,后穴涌出一股水液堵都堵不住,顺着两人交合的空隙往外涌。夏油杰抽出性器,五条悟体内的水液就好像决堤一样吹了一地,好像色情片的女优那样,以至于更甚。五条悟被操弄得狠了,在潮吹的间歇里大脑放空无法回应夏油杰,直到夏油杰搂着他轻轻拍他的背问他怎么样,他才反应过来,失神地喘息流泪,几乎从腰以下感受不到任何东西了。

夏油杰轻轻亲吻对方,问五条悟要不要休息一下再继续,嘴对嘴喂了对方一些水。五条悟哼哼着坐着下沉,把对方仍旧硬挺的性器完全吃下去了,他已经被玩得要坏了,但是五条悟他妈的爱死这种感觉了。

“那些东西,我们都试一遍吧。”夏油杰听到对方语气雀跃着这样说道。

End

绝对ooc了,我直接在河里走,我不湿鞋谁湿鞋

141 Likes

好色好色……也太劲了:innocent:大感谢

8 Likes

论涩涩还是得91老师,爽的我也睡不着了

11 Likes

从凹3转战而来,

3 Likes

: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hot_face:

2 Likes

辣飞了

不枉我一路下滑页面,看到了这种好东西,多谢款待太太,太好吃了啊啊啊啊啊

1 Like

从看到标题以后嘴角就比ak还难压了谁懂,,不愧是91妈咪进门就上国宴 谢谢款待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innocent: :palms_up_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