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经地义(r) by林木

热恋DK和双教师
大五和小五灵魂互换


(0)

“杰是我的。”戴着黑色眼罩的成年人比俩个高专生都要高一点,此刻正从夏油杰背后抱住他,头贴着他的脸亲昵地蹭了蹭。

这个行为显然引起了正主的不满。
“杰!这个怪大叔是谁?!”戴着墨镜的五条悟刚从大受好评的店里挤出来,手里捏着两个限量新品甜筒。

夏油杰也搞不清楚状况。身后的男人就咒力和举止行为来看,与自己熟悉的五条悟没有太大的区别。这也是他没有第一时间与对方拉开距离的原因。

“抱歉,可以请您先放开吗?”夏油杰用手去拽开对方松松地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刚往五条悟的方向迈了一步,就又被他拉住衣角。
夏油杰回头,看到他像是受到什么大打击似的,沮丧地耷拉着脑袋。

“杰怎么能叫我‘您’…”
他撒娇的技能实在是修炼得炉火纯青,而且专门针对夏油杰,效果倍增。搞得小孩一时之间慌了神,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放开我的杰!!”五条悟一旁像只因目睹铲屎官出轨而炸毛的猫。如果不是他手里拿了两个甜筒的话一定早就冲上去同那人大一架了。

夏油杰被一声“我的杰”给喊回神。不管怎样,毕竟他身后那个更为青涩的五条悟才是他正暗恋着的悟。
就在他发愁怎么委婉地拒绝幼稚大人的时候,他自己来了,是成年的夏油杰,和成年的五条悟一样穿着高专的教师制服。

“悟,欺负小孩子可不好哦。”

听见夏油的声音,刚才还垂头丧气的大猫立刻兴奋地支棱起了耳朵,扭头扑到他身上,追着他的嘴一下一下地亲。
“杰让我等了好久……”

这一场面让小夏油目瞪口呆,耳朵腾的一下红了。小五条则因为角度原因没有看到两个大人正在干的事,还在因为夏油杰亲近另一个五条悟而生气。

“嗯…没有甜甜的味道,不是杰偷吃的,那是谁呢?”
五条悟回头看两个小鬼,学生五条悟一脸气愤地将手里其中一个塞进了同伴嘴里。

五条悟瞪了一眼夏油杰,对方无奈地摊手,“悟,你听我解释,我只是犯了每个夏油杰都会犯的错误。”
五条悟望着本属于自己的限量甜筒,甜筒上的草莓也望着他。甜筒的主人还在笑同伴粘在嘴边的冰淇淋,丝毫不把自己当成罪魁祸首。

“喂,戴墨镜的小鬼。”说实话,这样叫自己的感觉很奇怪,不过他是五条悟嘛,也没有太过在意。

五条悟闻声回头,刚想开口说“你也没好到哪去”就见对方弯腰叼走了甜筒上的草莓,一脸得意地冲他笑了笑,夸张地吃掉,仿佛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草莓。没有注意到自己鼻尖上的冰淇淋。
五条悟刚想叫夏油杰来和自己一起笑他,对面的夏油杰就舔去了那人鼻尖上的冰淇淋,顺势亲上他的嘴唇。

和刚刚玩闹性质的吻不同,这次是来真的。
夏油杰压着五条悟后脑勺,舌头伸进他的嘴里去尝残留的草莓的味道,丝毫不在意现在是在大街上而且旁边有两个小孩在看。

“杰…补偿…别想糊弄过去…”五条悟在换气的间隙含含糊糊地说。
“我订了悟最喜欢吃的蛋糕,一起去拿吧。”夏油杰放开他,朝旁边的两个人挥了挥手。
“好耶!”

刚说完,五条悟被另一个五条悟拽住胳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把杰买的甜筒给我我就告诉你。”
五条悟在甜筒和真相之间犹豫了一会儿,心想反正已经被他咬过一口了,不情不愿地把甜筒交到他手里。
“当然是因为杰和我在一起啦~”


五条悟头上顶了个大大的问号:“谁问你这个了?!”
“诶?问的不是这个吗?”卑鄙的成年人咬了一口脆皮,作出一副思考的模样。

两个五条悟颇有打一架的趋势,夏油杰插到两人中间,安抚双方的情绪。
“悟,不要再逗你自己了。”果然这话怎么说都很怪,夏油杰心想。
作为每个夏油杰的必备技能,对面的那位也拉住了自己的五条悟,学着对方刚才的动作,把手中的甜筒塞到他嘴里。

“哇哦,是间接接吻诶~”这边纯粹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五条悟朝另一个自己竖了个中指。
“很无礼哦,悟。”被夏油杰按下去。

本来没想到这方面的五条悟思想被带偏,在回高专的路上脑子里全是刚才那两人,也就是自己和杰接吻的画面,也没意识到夏油杰握着自己的手没有松开。

(1)

夏油杰觉得五条悟最近变得,怎么说,更黏人了。虽说之前他的距离意识就已经很堪危了,但是最近真的非常的变本加厉,而且变得格外喜欢撒娇。
每天不是挂在他身上就是贴在他旁边,就算是受到了之前事情的影响,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吧?还是说因为做过了所以就变得放肆了?
夏油杰想不明白,于是他放弃了思考,不得不说,有时候妄图理解五条悟的想法是十分愚蠢的行为。而且,挺不错的。
他逐渐习惯了这种亲密,用硝子的话说就是从穿一条裤子变成了连体婴儿。


(2)

“杰,做吗?”
五条悟手里还握着游戏手柄,操纵着游戏角色给了BOSS最后一击,嘴上平平淡淡地说出这么一句不应该随便说出来的话。
“悟,你没在开玩笑吧?”夏油杰将手柄缓缓放下,扭头看他。
“当然没有了!”五条悟知道夏油杰在想什么,“我有好好思考过啦。反正我和杰互相喜欢不是吗?”
说完一下子亲上对方的嘴,舌头在里面胡乱地搅。
夏油杰顺着他亲了一会儿,然后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开,“悟,今天不行,我们什么东西都没准备。”
五条悟翻身趴到床边,伸胳膊从床下勾出个塑料袋,拎在手上晃了晃。

夏油杰不是不想上五条悟,他特别想,只是觉得挚友之间做这种事情不应该,可两人又喜欢着彼此。但是在五条悟赤裸着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立刻觉得其他的什么都无所谓了。

夏油杰压上去,亲五条悟因靠近的鼻息而闭合的眼睛,手指带着捂热的润滑液在他的穴口轻轻地转着圈揉,微微张开之后试探着往里送入一个指节。
异物侵入让五条悟无意识地收紧了后穴,又努力地去放松肌肉以便于对方继续动作。
夏油杰吻上他的唇瓣,伸出舌头去舔敏感的上颚,勾着他的舌纠缠,离开时对方还吐着小截红舌,唾液拉出细长的银色丝线。
五条悟被亲得脑袋发昏,半眯着眼伸出胳膊搂他的脖子,“舒服…还要…”
他眼尾发红,嘴唇被吻得水润,看起来亮晶晶的。夏油杰乖乖地低头同他继续接吻,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下颌滑落。
有了对方的配合,后穴里手指顺利地增加到两根,时不时剪刀般开合,把里面撑开。修剪整齐的指甲刮弄柔软的肉壁,四处按压探索,在碰到某处的时候五条悟像是触电了一样颤抖了一下。
于是夏油杰便冲着那个位置下手,用指尖按着那里摩擦。五条悟瞬间乱了呼吸,被堵着嘴又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夏油杰没打算放过这个机会,再加入一根手指继续刺激着那一点,初经人事的神子本就敏感得要命,硬是被对方用手指送上了高潮。
嘴唇刚一离开,五条悟就大口大口地喘气,苍天之瞳蒙上一层水雾,脸上有几道泪水滑过的痕迹。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夏油杰的龟头就抵上了穴口,就着润滑挺进。
肉刃劈开柔软湿润的穴肉,缓慢地推进着。五条悟感受到被完全撑开的异样酸痛,不安地抱紧了夏油杰的脖颈。
完全将性器插进去之后,夏油杰松了一口气,轻轻地咬了一下五条悟的唇瓣,给他适应的时间,在对方用大腿蹭他腰侧的时候开始动作起来,再转为大开大合地操干。
紧致的甬道包裹着他的性器,在抽出来到时候带出一些艳红的穴肉,又在插入到时候被顶进去,肠液和润滑剂的混合液体打成的白沫挂在穴口出。
五条悟浑身酸软,失了力气,随着夏油杰的动作发出一些软腻的呻吟,快感洗刷他的大脑,让他几乎失去思考能力。
夏油杰每次进入都顶上对方的敏感点,五条悟则因过度的快感而颤抖,在顺着本能往后躲的时候又被对方握住腰部拉回去,更用力地撞进他的身体里,引他发出一声难以忍受的尖叫。
粗大的阴茎全部埋了进去,五条悟伸手去摸自己的小腹,他觉得那里快要被顶破了,却真的摸到了一处隆起。
夏油杰正专心地亲吻他的锁骨,说是啃咬也不为过,要在他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发现了这个小小的动作,于是将自己的手覆在他的手上,在顶入的同时按了下去。
五条悟瞪大眼睛看着他的手,在接连几次深顶中绷紧后背射了出来,一些精液落在夏油杰的手上。他把手伸到五条悟嘴边,对方乖巧地把含住指尖,用软舌将沾上的精液尽数卷入口中。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换了个姿势,让他跪趴在床上。后穴已经完全被操开了,十分轻松地便再次容纳进了尺寸可观的性器。
这个姿势比刚才更容易发力,夏油杰扶着他的腰,将阴茎猛地插入,狠狠地撞上敏感点,丝毫没有饶过他的意思。
五条悟双眼失神,呻吟中带上了因声带使用过度导致的沙哑。
“不行了…杰…不要…!”五条悟觉得自己快要被操散架了,他的腰弯出一个夸张的弧度,脚趾因过强的快感而蜷缩起来。
夏油杰压着他的肩膀吻他,在他的后背上留下一连串的红痕。几计深顶之后便射了进去。
五条悟被激得又是一阵颤抖,却是射不出什么东西来了。红肿的穴口一时之间闭合不上,粘稠的白色精液混着其他液体在阴茎拔出之后从穴口流出来,顺着大腿滑下去。
“悟,你套买小了。”


(3)

五条悟早上醒来,眼前是陌生的天花板。角落处有着明显的修补痕迹,是在高专时某次他与夏油杰的争吵中打坏的。
吵架的原因他已经想不起来了,无非就是谁又偷吃了谁的零食之类的小事。
等等,所以现在自己在高专?还躺在夏油杰的床上?!今年28岁的五条悟老师陷入了人生的大思考。
五条悟眨了眨他的眼睛,用手揉了揉,不是眼花,而且对于咒力也没有睡觉之前看得清楚,很明显自己的能力回到了十多年前状态。
身旁的人被他扰得睡不好,伸出手去搓他本就乱成一团的头发,往自己的方向一按,又不动了。
他花费了一秒钟接受了现状,只能是那个咒灵了吧?用不了几天就会恢复的,反正有杰在这嘛!
于是他十分安心地松了口气,往夏油杰的怀里靠了靠,就当是放假了吧!

“悟,起床了。”
五条悟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卷成一条白色毛毛虫,想在床上扭动。才动了一下,就觉得自己的腰像是要断了一样痛,屁股也是如此。
于是他猛地弹起来,哗啦一下张开被子看自己的身体。不出意料,上面布满了青红紫的痕迹。
夏油杰刚想凑过来看看他,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然后看着对方看了看披着被的身体,又抬头看看他,又低头看自己的身体。
“…是初夜吗?”
“是的…悟,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夏油杰对于他的后知后觉感到无奈。
“没事,我可以…”五条悟尝试着发动反转术式,失败之后立刻改口说,“腰好痛!都怪杰…做得太过啦——”
“那…悟今天要请假吧,今天是周一。”
“什么!杰难道要留我一个人吗?”五条悟突然激动起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不如杰和我一起翘课吧!反正夜蛾也拿咱们没办法。”
说完之后狡黠地一笑,像个正在计划恶作剧的小孩子,而这个小孩子正向他提出邀请。
夏油杰自认理亏,叹了口气,“好吧。”
“好耶!那我们睡回笼觉吧!”说完便一下子把夏油杰拉回来床上。

夏油杰躺着床上睡不着,因为他感觉到五条悟在用那毛绒绒的脑袋拱自己的下巴,软软的发丝扫上去痒痒的。
知道他也没睡着,夏油杰去摸他到后脑勺,手感很不错,“悟怎么看出来我喜欢你的,有这么明显吗?”
五条悟抬头看他,带着疑惑的表情,“杰喜欢我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4)

发觉到异常的夏油杰是较年长的那一个。这边的五条悟一开始就暴露了,或者说是根本没想到要隐瞒。
五条悟的睡眠时间逐渐减少,到了比夏油杰醒得更早的程度。他迷迷糊糊想坐起来,却被身旁的人按进怀里,手指在他剃短的头发处摩挲。
“乖,悟,别闹。”
五条悟立刻从脸红到了脖子,使劲推了一把夏油杰。再大的床也顶不住五条悟在半夜里往夏油杰身上凑,于是对方从床边掉到了地上。
“嘶,悟你干什么…”坠落感驱散了夏油杰所有睡意,他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五条悟脸红得像蒸熟了的螃蟹,坐在床上看他。他立刻贴上了五条悟的额头,“悟,你没事吧?”
五条悟愣了一秒钟,脸更红了,往后一躲仰躺在床上。
彻底清醒之后五条悟感到头疼。六眼将搜集到的信息源源不断地塞进他到脑子里,令这个尚未成熟的灵魂受到偌大的冲击。
“我觉得我的头要被塞爆了。”五条悟痛苦地闭上眼。
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情况就变成了五条悟享受夏油杰的膝枕和头部按摩。
说实话,没什么用。但是在强烈的心理作用下还是好受了不少。
五条悟睁眼看他,与盯着自己的夏油杰对视。对方的表情温柔得不像话,是看着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珍重的宝物的样子。
五条悟主动移开了视线,结果听到对方的轻笑声。
“你笑什么?”
“好久没见到悟这么青涩的样子了,你是十年前的悟吧?”夏油杰捏了捏他的耳朵,热乎乎的,“耳朵红了哦。真可爱啊。”
“所以我怎么会到这里来?”五条悟认命地去不看他的脸,打量着房间。
“是咒灵,过几天就好啦,悟的课就先由我来上吧。”夏油杰答道。
“我们是老师吗?夜蛾呢?”
“夜蛾老师现在是校长。”
“杰是不是拿我当小孩子在哄?”
“悟就是小孩子,”夏油杰笑眯眯地看着他,“还是向大人撒娇的年纪呢。”
“未来的我和杰同居?”
“你看看你的手。”
五条悟抬起手,夏油杰伸手与他十指相扣,两人戴着一对戒指。原来未来的自己会和杰结婚啊。


(5)

同之前一样,今晚五条悟又来敲了夏油杰的门。
“杰,快来开门!”
“来了,你难道不会自…”夏油杰一边吐槽着一边打开了门,结果被看到的景象惊得咽下后半句话。
五条悟,他睡过一觉的挚友,现在已经是男朋友了,穿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女仆装,站在他的门口。
“可以让我进去了吗,夏油杰?”

夏油杰被五条悟以“哎呀 杰这样看着我 我会害羞啦”为由蒙上了眼睛,从他熟练地掏出眼罩的动作来看自己应该是中套了。
“杰…”五条悟让夏油杰坐在床边,自己一条腿跪在他两腿中间,膝盖不安好心地蹭了蹭,“杰硬了,好色哦…”
你还好意思说,夏油杰心想。
五条悟牵过夏油杰的手,带着他去摸自己大腿上的蕾丝腿环,“怎么样,喜欢吗?”
夏油杰被他撩拨得昏了头,完全没有心思去思考为什么对方才第二次做就这么熟练,只想把他按在床上操到他哭着喊爸爸。
五条悟低头把自己的嘴唇送上去给他亲,双手掏出他的阴茎替他手淫。
他一手上下撸动柱身,一手在龟头处流连,时不时用指尖刺弄精孔,使得对方发出阵阵沉重的呼吸。
“悟,我可以把眼罩摘下来吗?”夏油杰仰头去亲了亲五条悟的喉结。
“现在还不可以哦。”五条悟拉着夏油杰的手,慢慢悠悠地解开内裤上的绳子,轻飘飘的一小块布料本就遮不住什么,现在更是完全地显露出来,不过夏油杰看不到就是了。
五条悟跪在床上,下身对准夏油杰的阴茎,缓缓地坐下去,坐到底之后像没骨头一样往夏油杰身上一靠,在他耳边小声喘气。
“啊…杰好大,下面好撑…”说完之后便开始动腰,上上下下地吞吃他的性器,顺便去找他的嘴巴去讨吻。
夏油杰被伺候得舒服,自然愿意去亲亲他。但是,主导权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好。
他握住五条悟劲瘦的腰,在对方刚抬到顶点要往下坐的时候用力往下一按,肉棒狠狠地顶在小穴深处,引出对方一声憋不回去的娇吟,前端溢出些前液,一时间软了身子,虚虚地勾住他的脖子。
“悟,帮我把眼罩摘下来好吗?”夏油杰变换着节奏插他,很快便打乱了他的呼吸。
“好的,主人。”五条悟顺从地点了点头,居然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角色。
“用嘴。”对方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但是女仆又有什么抗拒主人的权力呢?
五条悟用牙齿咬着眼罩的边缘往上拽,可对方总是在半截上用力顶他一下,让他忍不住松开嘴去叫上那么几声。
“悟真是没用的女仆呢,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吗?看来需要惩罚一下了。”
“不要…”五条悟嘴上抗拒,其实心里却是很雀跃。
夏油杰把五条悟抬起来,又按下去,伴着重力的加持,重重怼上他的前列腺,如此反复,激出了对方的眼泪。
五条悟搂着夏油杰的脖子呻吟,忍不住抓挠他的后背,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红痕。
夏油杰去亲他,哪怕是这样对方也漏出了细碎的呻吟,他的眼泪流到眼罩上,把眼罩打湿了一大块。
对方的穴肉不规律地收缩着,是要去了的迹象。他在里面快速顶了好几下,在五条悟射出来的时候也一起射了进去。
实在是想看五条悟现在的样子,夏油杰抱着他站起来,身下又以另一个角度顶到深处。五条悟没了施力点,紧紧地抱住夏油杰,双腿圈在他的腰上。
夏油杰摘下了眼罩。
五条悟被他放倒在床上,蓝色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女仆装早就被扯得不成样子,露出大片雪白的胸肉,上面散布着一些已经变浅的红痕,随着他略快的呼吸起伏。
看到这美景,夏油杰的阴茎又胀大了一圈。
“哈啊…不是吧…杰,你怎么都不带不应期的?”
夏油杰挺腰,一下又一下地往更深的对方插进去,同时伸手去揉五条悟的胸,咬上胸口的红樱。
这时候的身体还没有那么耐操,五条悟也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发出一些淫靡的叫床声出来,夹杂着几句求饶的话。
在顶到深处某个地方的时候,五条悟身体十分明显地颤抖,哭叫一声往后躲着身子。
他也感受到与之前不一样的紧致湿热,他把对方的腿折叠到胸前,张嘴咬了一口,然后进一步去开发那个地方。
“不行!杰…那里…!”对这个身体来说乙状结肠还是处女地,对方这样强烈地刺激带来的是铺天盖地、几乎令人害怕的巨大快感。
五条悟躲又躲不掉,只能手抓着被单哭喊,嘴上开始乱说话,“杰,真的不行…不要了…!”
“悟不是很熟练吗?”夏油杰在操他的同时回话,紧接着更用力地顶了一下。
穴肉紧紧地包裹着他的阴茎,在每一次抽出的时候都会依依不舍地挽留,插入时再被狠狠地摩擦,吐出一些透明的水来。
龟头一下一下顶在最深的地方,五条悟有点想吐,哭叫着让他“慢点轻点”,对方无视他的话,继续保持着自己的节奏,甚至比之前更过分。
在一次顶弄中五条悟无声地去了,眼神涣散,精液射出来落在自己的小腹上,后穴痉挛着挤压夏油杰的肉棒。
夏油杰又发狠地顶了里面几下,磨过对方的敏感点,射在了最深处。


(6)

五条悟在未来待了好几天,也不见要换回去的迹象。可能是渐渐地适应了这个六眼,除了偶尔的头痛以外,没有别的不适。
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是,五条悟不想再去面对自己身上夸张到可怕的痕迹,就算未来的自己掌握了反转术式也不能这么放肆吧!还是早些回去好,在这里待着,屁股危险!
“悟,我回来了。”夏油杰推开门,手里拎着顺路买的小蛋糕。
刚才还因为回不去而闷闷不乐的五条悟立刻活了过来,果然这招对每个五条悟都效果绝佳。
“杰和未来的我经常做爱吗?”五条悟看着夏油杰把蛋糕切好放在小盘子上,配上一个精致但没什么意义的小叉子。
“为什么这么问?”夏油杰把它递给他。
“好奇。”
“你猜对了,悟现在的身体被调教得好哦。”

紧急情况出现——被对象撞见自己在浴室手冲应该如何解释。
“杰?”五条悟推开浴室门。
夏油杰半眯着眼回头看他,是在强行按捺住自己欲望的野兽,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要我帮你吗?”
对方像是思考了两秒,然后示意他过来,让五条悟蹲在自己身前,“拜托悟了。”
五条悟手摸上他的阴茎,还在突突地跳,他咽了咽唾沫,伸舌头舔了几下,张口浅浅地含住头部。
“这样可不行啊,悟,要含得更深一点。”夏油杰说,对方闻言又吞进去一些,“对,就是这样,好孩子,把牙齿收起来。”
夏油杰扶着他后脑,在他嘴里轻轻地抽插。期间五条悟老是拿眼睛瞟他,可怜兮兮的。对方每看他一眼,他的阴茎就大一圈,搞得五条悟最后都不敢看了。
“悟试试深喉,你做得到的。”
还没等他理解到话的意思,夏油杰就把阴茎塞进他的嘴里,撞上他脆弱的咽喉。里面本能地收缩,挤压他的阴茎,夏油杰又操了里面几次,在快射的时候拔了出来,但还是有一些沾在了五条悟的嘴边。
五条悟跪在地上,被前液呛得咳嗽,眼泪在眼眶里转了转没有流出来。他抬头看夏油杰,又勃起了,完蛋,白干了;低头看自己,所以我为什么也会硬?未来的我成变态了?
他想起来之前夏油杰对他说的话,,,,。
“杰,和我做。”五条悟站起来,他现在依然比夏油杰要高一点,这倒是与之前一样。
“可以吗?”
“别啰嗦了,杰难不成阳痿了吗?”五条悟故意说着挑衅的话。
“是不是阳痿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夏油杰打开花洒,冷水从头上浇下来,把五条悟身上的衬衫淋个全湿。他隔着衣服揉捏他的乳头,把它拧到充血挺立起来。
五条悟的表情从疑惑转为震惊,现在正靠着墙喘息,“嗯…杰…这…?”
对方伸手去拿放在架子上的润滑液,随便抹了点就往他的后穴探去。食髓知味的身体分泌出许多爱液,那里湿得几乎用不上这些润滑,十分容易地吃进了两根手指。
凭借记忆找到五条悟的敏感点,用力往下一按,他浑身一软,要不是有夏油杰接着,差点滑倒到地上去。
开拓好之后夏油杰直接一插到底,顶在敏感点磨了磨,接着开始了狂风骤雨般的操干。
五条悟身体敏感,被他又掐又咬,操得趴在他肩头浪叫个不停,却迟迟不到高潮。
地上太滑,五条悟站不稳,再被夏油杰往上一顶,数次只有脚尖着地,虚虚地支撑着。
夏油杰仰头去亲吻他的脖子,对方意识到之后低下头来与他接吻,唇舌相交吮吸出渍渍的水声。
五条悟尺寸傲人的性器随着夏油杰的动作一下一下蹭在夏油杰的身上,已然是一副要射了的样子。
夏油杰伸手抚上他的阴茎,十分熟练地在他最敏感的地方摸了摸,然后在他快要射出来的时候堵住精孔。
“杰?”五条悟难受,偏头去蹭他的脸。
“现在还不行。”
被堵着不能射精的难受得要死,而且对方还不断地干他的后穴,朝着所有敏感的地方怼。
五条悟觉得对方简直就是在操自己的脑子,把里面怼的乱七八糟的,除了想射以外什么也不知道了。
“杰,求求你了…”五条悟的声音早就带上了哭腔,凑过去亲他的嘴,“嗯啊…我要不行了…”
夏油杰给他一个安慰性质的吻,咬一口他的下嘴唇,“快了。”
在五条悟发出一声崩溃的哭喊时夏油杰松开了堵在上面的手,同时射在他体内。


(7)

在两边都做完之后,一切都在第二天清晨恢复了原状。

(8)

教师五醒来后第一件事是问夏油杰十年前的自己好不好玩他们玩了什么,在听到夏油杰的回答之后大失所望。

(9)

dk五醒来后第一件事不是去纠结床边被折腾得不堪入目的女仆装,而是问了夏油杰一个令他感到疑惑的问题:
“杰为什么喜欢我?”
“我喜欢悟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哦。”


*小五告诉夏油杰真相之后,夏:(瞳孔地震)
*还是大家熟悉的同人女咒灵(XD)

1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