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蚁

※:PWP,刚交往前提
※:双上班族

等待视频压制的这段时间,夏油不由自主地想起白发的恋人。对方和夏油一样,在都心的广告公司任职。
——他应该也在加班。待会去找他好了。
显示屏上的进度条快要走到终点。
——说起来,他真是纯情到不行。
夏油回忆着刚刚过去的周末。
——因为自己发出的声音羞得满脸通红,还拼命道歉。看了就很想「欺负」。

结束后,两人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对方又抢在夏油起床前离开。
——不知他有何感想。
夏油认为这种事应该当面确认。
——他会认为我太过分吗?
压制完成的提示音适时响起。
——还是直接问本人吧。

组长办公室仍灯火通明。
“还在忙?”
磨砂玻璃门开了条缝。
“我正打算……找你。”
换气声沉重而急促。
“焦虑发作?”
“嗯。”
汗湿的前额贴在夏油的腹部。

确定交往的那天,兼任业务部「最强」与公司外宣大使的五条道出隐情。
“不会影响工作吗?”
夏油表示担忧。
“我喜欢和人接触。独处才最危险。”
“只能同居了啊……”
“居然面不改色地讲这种话,你好恐怖。”
“抱歉,当我没说。”

“杰……”五条的呼吸慢了下来,“还不够。”
“先回家,好吗?”
“蚂蚁……蚂蚁在爬……”
“去茶水间?”
“好。”
五条再三抓挠。

——「严重者会产生蚁行感。」
夏油想起症状描述里的文段。

白衬衫向后敞开,铺满了小半张木桌。
“你想我做到什么程度?”
五条的乳尖已湿滑发亮。
“进来。”
“悟?”
“内部接触也算接触。”
走廊的顶灯透过百叶窗的缝隙,将五条的脸分割为一道道横条。
“万一有人下楼……”
茶水间离阶梯不远。
“真麻烦。”
五条解开恋人的正绢领带。

——焦躁时会直面欲望啊。
——难道这才是他的本性?

“快点。”
五条把领带咬在嘴里。
“到沙发那边。木桌太晃了。”
“我就是要把这破桌子弄坏!否则采购部那帮烂橘子永远不会买新的!”
“……悟,别闹了。”
“就在这!”
“小点声,楼里还有其他人。”夏油沉声道,“还是说,你觉得被听到更好?”

——总算安分了。
夏油抱起对方。

“杰,再多讲几句。”
“你指什么?”
“用欺负人的语气……再多讲几句。”
五条仰躺于皮质沙发。
“原来是伪装成草食系的肉食动物。”
夏油细细啃咬对方的锁骨。
“彼此彼此。”
在穴口附近徘徊的性器已胀得发硬。
“沙发都被打湿了。真不像样。”
“因为我超喜欢你!”
“这话你对多少人说过?”
“只有你!真的……”
“姑且相信你。”

——原来如此,不能质疑他对我的感情。
夏油默默记下要点。

“舒服吗?”
“舒服得快死掉了……”
五条嘴里的领带几近滑落。
“一条不够就再加一条。”
五条自己的领带也派上用场。
“哈……杰……喜欢……”
他的话语变得支离破碎。
“还不够,对吗?”
“已经——”
“还不够。”
夏油断言。

“对面的通讯公司也有人加班啊。”夏油故意放慢动作,“谁会想到,我们正在昏暗的茶水间交合。”
“继续……拜托。”
五条的掌心及前胸与水蓝色玻璃亲密接触。
“你说得不够清楚。”
夏油拍了拍深陷于沙发靠背的,手感极好的大腿。
“杰,继续操我,拜托。”
上半身腾空的男人口齿含糊。
“这是好孩子应得的奖赏。”
夏油按压对方的下腹。

“我吃掉了,全都吃掉了。”
五条红着眼回头。
“哭什么?我喂给你的东西很难吃?”
“这是满足的眼泪。”
他舔掉嘴边的液体。
“悟,差不过该……”
“再来一次,最后一次!”
“虽然你被束缚的样子非常诱人,但你的声音更甚。”
夏油俯身握住恋人的手腕。
“回家也没法尽兴。今天是周三,还有两天才到周末。”
“美餐需要等待。挑选合适的道具同样需要时间。”
“道具?哪种道具?”
“例如黑色的眼罩。”
“欸——说「我想每天与这双眼对视」的是谁啊?”
五条撅起嘴。
“我曾戒过烟,知道戒断后重新摄入是什么感觉。”
“我对你而言是成瘾性物质吗?”
“当然。”夏油予以肯定,“如果被迫和你分离,我大概会痛苦至死。”
“别讲这么沉重的话啦……”
“抱歉。我习惯性设想最坏的情况。”
“我想,无论如何,我们都是彼此最重要的人——这样就够啦!”
“是啊。”长发的上班族喃喃道,“这样就够了。”

注解:两人虽然没有前世的记忆,但潜意识里都害怕分离。这种间或浮现的不安正如焦虑发作时无处可寻,却又带来切实刺痛的「白蚁」。

1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