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发情期提前(abo) by林木

·abo
·双向暗恋
·私设有


夏油杰刚洗完澡,忽然想起今天下午任务结束时悟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
会不会是身体不舒服?明明早上还活蹦乱跳的,夏油擦着头发,端了杯牛奶,敲响五条悟的房门。
“悟,你睡了吗?”
“门没锁。”屋中传出对方慵懒的声音。
“打扰了。”夏油推开门,发现五条悟正趴在床上看书,暖色灯光打在脸上,和平常似乎没什么不同。他看着夏油杰把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朝来者眨巴眨巴眼,表明自己不太能理解这个行为。
“我看你今天下午好像身体不舒服,”夏油杰眯了眯眼,转而又看向五条悟半盖的被子,有一半垂到了地上,“早点睡。”
在听到对方嗓间发出一声模糊的回应后,夏油转身出了门,在门口站定,操纵咒灵进了自己的房间。
果不其然,不出一分钟,屋内就传出了玻璃制品与地板亲密接触的声音。
夏油推开门,玻璃杯的尸体在地上静静地躺着,凶手正一脸无辜地注视着他。他一边打扫现场,一边说:“抱歉,我私自闯进来了。”他睨了一眼五条悟,对方把身体裹在被子里,只露出张脸,“但你看起来,不太像没事的样子。”
五条悟早就没有精力再去施展术式了(也没必要),夏油杰走后,他残留在房间里的那一丝信息素刺激着五条悟进一步陷入发情期的浪潮。
“可恶…”五条悟小声咒骂着,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尝试隔开散布在空气中的“毒药”,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他只觉得口干舌燥,大脑像是塞满了浆糊。
忽的,五条悟想起来放在床头上的那杯牛奶,便拿来喝了。上面还有那人的气味,这下可好,问题不但没解决,反而更严重了。
五条烦躁地把玻璃杯往床下一扔,听着它破碎的声音,心情倒是舒畅了一点,可是那人偏偏又推门进来了。
“你压根就没走吧。”五条悟看着对方收拾了残局,然后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
“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Omega,”五条悟顿了顿,“但又不完全是。”
五条悟身上有天与咒缚,这使他即便身为Omega也拥有像Alpha一样的身体素质,并且拥有无味的信息素。相对的,他对Alpha的信息素特别敏感,但无法生育。
可能是因为正处于发情期,五条悟的声音有点软,听起来有一丝脆弱,双眼覆了一层水雾,不知道在看哪,眼眶也红红的。
夏油杰咽了口唾沫,说:“抑制剂呢?”
“发情期提前了,”五条悟看了看站起身的杰,“抑制剂是五条家特制的。”
夏油杰朝五条悟的方向走了几步,在他伸手可及处又停下了。
“我去一趟五条家。”
五条悟摇了摇头。
“你都成什么样子了,还在这逞强。”夏油杰转身要走,却被床上的人拉住了衣袖。他疑惑地回头,对上了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禁止弃猫
“杰,帮帮我。”五条悟借身体的重量把对方拉向自己,也不知道夏油在发什么呆,就这样被他扯上了床。
五条悟把他按倒,整个身子趴上去,像搂抱枕一样搂住他,不动了。
夏油杰:?您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
过了一会儿,夏油杰拍了拍大白猫的头:“悟,你还醒着么?”
“嗯——”对方拉着长音哼了几声,又往他脖颈上蹭了蹭,然后抬头咬住了他的耳垂。
五条悟此时体温很高,呼吸也是如此。鼻息扑倒夏油耳边、脸上,经过的地方像被火烧过一样变红。
“悟,够了…”
闻声,五条悟扭头,两人间的距离不知不觉已变得这么近,近到能切实感受到对方加重的呼吸。他刚想离远点,就被对方用手按住头,距离减少到零。
两人的嘴唇贴到一起,夏油杰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嘴唇,用牙齿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咬。五条悟感觉痒痒的很难受,张口想要反击,却被对方趁机把舌头伸了进来,在自己口腔里游走。
悟的嘴甜甜的,充斥着奶香味。夏油杰细细的舔舐着里面的每一个角落。五条悟喘不过气来,伸手去推他,又被他翻身压倒加深这个吻。
夏油杰抚上悟的脸庞,感受他发烫的体温,然后顺着他优美的身体线条往下滑,最终握上对方半挺的阴茎,玩弄起来。
五条悟被堵着嘴,除了哼哼几声以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被动地享受着对方的侍弄。
他的身体本就敏感无比,在对方极具技巧的手法下,很快就射了出来。
夏油放开他,让他再次能够呼吸,恋恋不舍地咬了一口他的嘴唇,吻去他眼角挂着的泪水,在他的耳边厮磨,战线下移,嗅着他身上特有的气味,情不自禁地亲吻对方的身体,品味他胸前的红樱,将其揉捏啃咬至红肿挺立,听对方控制不住地发出可爱的声音。
夏油杰用手沾了精液,朝对方的后穴伸去。处于发情期的Omega的身体早就做好了交合的准备,再加上润滑,使手指探入开拓变得十分容易,很快便探进了三根手指。
尽管如此,可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进入体内的还是怪怪的。悟搡了搡身上的人表示不满,对方则吻了下他的唇以表安慰。
夏油杰觉得差不多已经可以进去了,便将手指抽了出来。穴肉翻出少许,在做最后的挽留。他将自己早就硬的不行的性器对准五条悟的穴口,然后慢慢推入。
虽然有了充足的前戏,推入的时候依然没有太轻松。
“哈啊…好大…嗯…”五条悟紧紧地搂着夏油杰的脖子,他脑子几乎无法思考,但感官却该死的敏感。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后穴的褶皱被一点点撑开,甬道被填满,快感伴随着痛觉,还有对未知的好奇和恐惧。
没有进得太深,夏油杰开始抽送,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深入。
突然出现的动作让五条悟无所适从,他随着对方的节奏喘息着,与交合的声音混合在一起,让人面红耳赤。
不出多时夏油杰找到了他的敏感点,在进入时有意地去靠近却又不切实地去触碰,听着对方的声音逐渐变调、呻吟中带上点哭腔,心满意足地咬上对方的锁骨,听他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小声尖叫。
侵略到深处,撞上对方的生殖腔,引得对方穴肉一阵收缩,这让夏油杰本能地去顶弄他。未被开发的地方被这样对待,五条悟用头不断地在他身上蹭,手指一把抓上他的后背,留下红色的抓痕。
夏油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每次进入都狠狠地刮过五条悟的敏感点,再撞上他的生殖腔。五条悟身体不断地颤抖着,然后在这几乎难以承受的快感之下再次射了出来。穴肉贪婪地收缩着,夏油杰犹豫了一下,终是选择射在外面。
高潮后一片空白的大脑清醒了些许,五条悟花几秒钟理解了现在的状况。他闭上了双眼,然后用那因使用过度而略显沙哑的嗓音半责怪地说:
“为什么不射进来,又不会怀上小宝宝。”
紧接着,五条悟被抱了起来,双腿折在身前,后背考上那人的胸膛,感受到身体向下一沉,炙热再次进入,甚至比刚才还要胀大一圈。
除了相连处以外,没有其他地方作支撑,身体的控制权完全落入对方手中。五条悟只能随着他的动作起伏,承受着不断袭来的快感。
“不行…太.太深了…”五条悟撑着夏油杰的手臂,想要逃离,却被对方更加深入的顶弄夺去了力气。他把头往后一仰,靠在夏油杰的肩上。
“抱歉。”夏油杰轻吻他的嘴角,身下的动作却一点也称不上温柔。
“那就…标记我…”还未等夏油杰完全理解其含义,这句话便被淹没在了情欲之中。
生殖腔已经完全被打开了,吸附着阴茎不让它离开,夏油杰用更大幅度的动作回应着它,毫不留情地碾过敏感点,撞上生殖腔。
“杰…嗯啊…杰…”五条悟在喘息的间隙小声地叫着对方的名字。
看他已经快到极限,夏油杰加快了顶弄的速度,然后一口咬上对方后颈的腺体,给他一个足够达到高潮的刺激。
五条悟失声地尖叫着,除了一些清液以外,却是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射出来了。夏油杰紧跟着射在了他体内,滚烫的精液涌进生殖腔。
夏油杰捞起来懒得动的五条悟,打横抱着进了浴室。

第二天早上,夏油杰是被身上趴着的大猫压醒的,他听见大猫说:
“杰,我们来sex吧!”

夏油杰拿着一管药剂,上面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他拿着它在五条悟面前晃了晃,说:“这是什么?”
“抑制剂啊。”五条悟抬眼看了看,趴着没动。
“那你昨天怎么不?”
“因为不好喝,太苦了。”

“杰~”“?”
“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硬要说的话,应该是和雪一样的味道吧。”
“那不就是没有味道吗?”

为什么五条悟的发情期会提前呢?让我们回到当天早上:
“诶?杰你的嘴裂口子了诶~”五条悟掏出自己的唇膏,趁夏油杰不注意,给他抹了一层,“这样就好啦~”
然后他忘记了这回事,在给自己抹唇膏的时候…所以他的发情期提前了。

3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