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我有十根手指,戴十个戒指也很正常

预警:奇形怪状的走向,

笔者浪漫过敏了今天,

原著向

五条悟收到的第一枚戒指是夏油杰送的一个易拉罐的拉环。

那时候他和夏油杰还没有交往,两个人刚从“怪刘海”和“打一架”的日常对话中脱离出来,就被高层一起派去执行任务。

那次的任务地点是婚纱店,负责任务的辅助监督推测咒灵的形成原因大概率是在婚纱店悔婚的男人太多,导致准备婚礼的新娘怒气爆发,日积月累形成了这次的咒灵。

像是突然悔婚的渣男一样,这次的咒灵就像渣男那些隐藏的深深地肮脏心思一样善于隐藏。

前几次来执行任务的咒术师在蹲了好几个礼拜后都找不到咒灵的踪影,高层不得已的把这个任务发给了难搞的六眼。

五条悟听着辅助监督的解释,无聊的转着手上的小墨镜,

“所以呢,就这种二级的杂鱼也要我出动,我是高层的狗吗?这么好叫。”

听着这话,辅助监督连连鞠躬,高高的发际线边冒着油腻的汗水。

夏油杰拍了拍辅助监督的肩膀,笑着,

“五条君也不用为难一个弱小的辅助监督,毕竟以他的能力也没办法对您这个六眼呼来唤去。”

“哈?你在因为一个杂鱼反驳我??”

五条悟瞪大了眼睛,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挤着肩膀走进婚纱店。

站着的服务员怪异的盯着两个走进店里的少年,极有素养的微笑,

“欢迎光临本店,请问两位需要什么服务呢?”

五条悟翻了个白眼,刚要说话就被夏油杰死死地捂住了嘴,

“我们替朋友的姐姐来看婚纱,她临时有事来不了。”

夏油杰对着茫然的店员解释道,说完便侧身警告五条悟,

“这是个没有咒力的普通人,不要说咒灵的事。”

五条悟对着夏油杰的指节狠咬了一口,鼻子发出哼哼的声音,勉强应下了。

他左右扫视着婚纱店,只能看到一些轻微的痕迹,最新、最明显的咒力痕迹留在一套黑色的婚纱头纱上。

五条悟拽着夏油杰就走向那套黑色婚纱。

店员小跑着跟上两个人,看向五条悟走过去的地方,很惊喜的介绍,

“先生,您真有眼光。这套婚纱是最新的黑色主题婚纱,像黑天鹅一样优雅古典,很符合独立成熟的女士穿着……”

夏油杰没仔细听,他顺着五条悟的视线也发现了咒力的残留。

但是两个人绕着这套黑色婚纱转来转去,也没看到咒灵的踪影,倒是介绍的店员讲的口干舌燥,拼命推销着这套婚纱。

两个人只好找了个理由悻悻然的离开了店。

这次的咒灵实在是能躲,要不是负责这片地区的辅助监督碰巧发现一向痴情的友人突然和女友悔婚,他也不会在婚纱店发现这个奇怪的咒灵。

因为这个咒灵没有什么杀伤力,高层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之前派来的咒术师等级也不高,

直到这段时间发现这片地区结婚率突然暴跌,而且突然形成了很多因为家庭矛盾产生的咒灵,高层才头痛不已,最后放出了两个杀伤力极强的DK。

执行任务之前夜蛾正道反复叮嘱两个学生不要在市区闹出太大动静,导致现在两个DK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大眼瞪小眼,头痛的要死。

五条悟一边仰着头不断的吐槽夜蛾正道麻烦的要求,一边盯着婚纱店的入口。

就在一对情侣进入婚纱店的瞬间,五条悟突然发现了咒力的波动。

他飞快的跑进店里,正准备祓除那只杂鱼,

店里一片安静,咒灵不见踪影,

只有服务员和那对情侣尴尬的看着跑进来的五条悟和随后跟来的夏油杰。

夏油杰礼貌的笑了笑,拖着五条悟离开了店。

“你最好有什么正当理由。。”

“刚才那对情侣进去的时候有咒力波动。”

两个人面面相觑,突然懂了什么。

“欢迎光?临??”

服务员很困惑的看着夏油杰和身边穿着长裙的脸熟的白发女人。

夏油杰温和的看了看服务员,

“朋友的姐姐突然又有空了。”

服务员瞅了瞅面色糟糕的五条悟,很有眼色的只和夏油杰介绍适合的婚纱。

三个人在店里转来转去,五条悟烦躁的扯着裙子,只想赶紧把那个咒灵抓出来祓除。

看着五条悟越来越狂野的手部动作,夏油杰吸了口气,赶紧握住了五条悟的手。

服务员眼神诡异的盯着他们两个的手,讲解的话语微妙的卡了一下。

这时候咒力波动突然明显起来,黑色的婚纱上一片羽毛飘了出来。

夏油杰马上强硬的请服务员帮忙倒杯水,并且告诉服务员那套黑色婚纱他看中了。

拿着黑色婚纱,牵着五条悟的手,两人走进试衣间。

一只掉毛的黑鹅从婚纱中飘出来。

在两个虎视眈眈的DK面前,

特别是剪刀石头布输了之后被迫穿上长裙和带上假发的五条悟面前,

咒灵无处可逃。

在被五条悟扒光毛之后,咒灵才被夏油杰搓成团子。

在试衣间中,DK们看着黑色婚纱陷入沉思。

最后还是剪刀石头布,

夏油杰捧着婚纱,顶着服务员的凝视,从试衣间出来。

……

曲折的完成了任务,五条悟瘫在长椅上不想再回想今天的婚纱店之旅。

蝉声不断,绿荫渐上。

夏油杰拿着两瓶罐装汽水走来。他从长椅后伸出手,把冰凉凉的汽水罐子贴在五条悟脸上,得到了五条悟“pia"的一下打在手背上。

夏油杰拉起拉环,打开汽水。在喝完之后看着手里的垃圾良久,他很慎重的把罐子和拉环放在五条悟手里,

“新娘,送你的戒指,不用谢。”

然后光速跑掉,留下五条悟抓着拉环和罐子追着夏油杰狂奔。

五条悟收到的第二枚戒指是交往后的第一个平安夜夏油杰送的素圈。

那时五条悟正在宿舍里和夏油杰吃关东煮。

五条悟花大价钱安的被炉在冬天发挥了作用,

谁能抵抗一个暖烘烘的被炉呢?夏油杰不能,特别是被炉里还会随机刷新出一只懒洋洋的长毛猫。

两个大型DK勉勉强强把下半身叠进被炉里。五条悟的腿放在夏油杰的腿上,时不时踩一踩夏油杰的大腿,时不时碰一碰夏油杰的腰腹。

夏油杰只得一手抓着五条悟作怪的脚,一手涮着豆腐。

长着茧子的、暖洋洋的手,握住五条悟略带凉意的脚弓,五条悟眨了眨眼睛,安静的吃起了夏油杰夹过来的豆腐,被烫的不住吐舌头。

吃完饭后,黏糊的小情侣一起洗碗、泡脚。

手贴手,脚贴脚。

洗碗的时候一边偷亲一边暗笑,洗得碗槽边水迹斑斑。泡脚的时候五条悟坐在夏油杰怀里,像是流动的大型猫咪液体,在夏油杰的手臂和心跳里转来转去,泡的粉粉的脚底贴在夏油杰的小腿上,转来转去,闹来闹去。

烟花绽开的夜晚,夏油杰抱着五条悟在阳台欣赏月色。

在第一声烟花爆开的时候,夏油杰在困的眯眼的五条悟手上带了一枚刻着自己名字的素圈戒指。

五条悟收到的第三枚戒指是夏油杰在叛逃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偷偷送的,

镶着暗紫色宝石的,刻着夏油杰名字的戒指。

五条悟那时刚刚结束任务,带着满身的燥郁与疲惫,回到宿舍时只想泡会儿澡。

在打开门的瞬间,他就沉默不语。

沙发上换新的抱枕,餐桌上新买的蓝色玫瑰,冰箱里装满的泡芙、布丁和喜久福。

五条悟扶额,靠在门背上腹诽:这家伙,当我真的不会去抓他似的。

然后掏出一块喜久福,边吃边欣赏蓝玫瑰,在干掉三块喜久福后,五条悟拿起来蓝玫瑰,开始辣手摧花。

像是给鸡扒毛一样,五条悟把花瓣全部拔了下来,最后找到一个固定在花梗里的紫宝石戒指。

五条悟撇了撇嘴,思考了一下夏油杰是怎么想到这么不浪漫的送戒指方案。然后戴上戒指,唱着歌,开开心心的泡澡。

五条悟收到的第十四枚戒指是平安夜夏油杰藏在衣兜里的玉质的扳指。

那时候夏油杰的血还很温热,脸上还有着没褪去的笑容和黑色的眼圈。

五条悟沉默的等待冷空气夺取夏油杰的温度,

像是被炉里总是微凉的脚,其实是五条悟故意弄出来贴在夏油杰身上的小心思一样,

夏油杰总是在每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平安夜送给五条悟一个戒指。现在是第十四枚戒指。

五条悟的戒指堪称款式多样,但每个都会有夏油杰的名字。这也是夏油杰的小心思。

在整理夏油杰衣服的时候,一枚扳指从他的衣袖里滑落,这是今年平安夜夏油杰送给五条悟的最后一枚戒指。

五条悟颠了颠夏油杰的尸体,嘟嘟囔囔,

“要送的话就自己拿出来嘛,还要我自己捡起来。”

然后弯腰捡起扳指,用手指摩挲了一下扳指。

这是第一枚没有夏油杰名字的戒指,

五条悟沉默了很久,

选择原谅夏油杰的小心思。

五条悟收到的最后一枚戒指是涩谷的时候夏油杰给的最后一个手势。

在被狱门疆拉住手脚的时候,五条悟灵魂质疑虚假的夏油杰,

当听到五条悟斩钉截铁的发言后,夏油杰的手扼住了自己的脖子,

像是送给五条悟最后的回应,

在手臂最后落下的时候,夏油杰抛出了一枚拉环,

这是最后一枚戒指。

十九天后,五条悟从狱门疆内出来,

在约好平安夜决战之后,抽空回了趟宿舍,

一次性戴满了十个手指头的戒指,走到憔悴的硝子面前哐哐当当的晃来晃去好几圈。

然后把戒指取下,全部都放在了一个盒子里。

如果平安夜还能收到一枚拉环,我就把汽水罐子和拉环一起塞到夏油杰手里。

五条悟这样想着。

看到群友聊天的时候提到了素圈,

确实是很适合夏油杰和五条悟的款式,

干净,纯粹。

不过我比较喜欢易拉罐的拉环,

可能是因为比较好戴满十个手指头(?

39 Likes

刀到了,又甜到了,即使成了脑花也继续这恋情。

4 Likes

抱歉,有被刀到┭┮﹏┭┮

2 Likes

很喜欢

1 Like

太刀了(。•́︿•̀。)

这种又流泪又流口水的的感觉真奇妙:sob:

刀口舔糖的浪漫 :inno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