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和五条和猫和猫

喜久福这只猫是在那个下午,大摇大摆地走进夏油杰和五条悟的院子,躺在那里晒太阳,又跳上了走廊的白猫,在狂吃五条悟递来的鱿鱼丝后成为了祓除本铺组合家的一员。它雪白干净,有双好看的蓝眼睛,和五条悟一样。五条悟抱在怀里说其实这是我生的杰不知道么,夏油杰只得留下了它。
荞麦面则是一只黑猫,出现得更为神奇。当夏油杰和五条悟安顿好了喜久福,出去录制了节目回来,天正下着大雨,它坐在一只写着“请收养我,我很乖”的箱子里,一动不动的,箱子被泡湿了,猫也湿透了,这么下去怕是要被雨打死了。五条悟又把他抱回了家,用毛巾搓了很久。电吹风吹它的时候,它吓得跳了老高,直接落在了夏油杰的头上。
他们带猫去医院检查了身体,做了驱虫,猫们都很健康。夏油杰没那么愿意养猫,他甚至在网上看起了领养,但最终被五条悟可怜巴巴的眼神攻势打败了。
“我小时候一直想要一只猫,家人却从来没送过我,最多送些猫玩具,印着猫的衣服。现在小猫自己上门了,就养了吧。”
“那悟也要承担起养猫的责任,比如铲屎,比如喂食。”
“铲屎可以买自动猫砂盆,喂食有喂食器。”这家伙想得倒是周全,大少爷就是舍得砸钱。
五条悟说白猫要叫喜久福,是他喜欢的点心的名字,反正都是白花花的团子。夏油杰顺势就叫了黑猫荞麦面,觉得这名字越叫越可爱。
然而养猫的生活很快就变得辛苦了起来。他们选择给两只年龄不大的猫早早做了绝育,去医院割掉了蛋蛋。喜久福还好,麻醉一醒就在隔间里上蹿下跳的,荞麦面倒是不精神了。喜久福出院了,荞麦面没出院,可能是因为应激,荞麦面得了肺炎,得花不少钱去治疗,这倒不是根本问题,最近正好在祓除本铺活动的忙碌期,他们根本没什么时间去看猫,挤出时间去看猫,没时间只能打电话给自己的后辈,备长炭的七海建人和灰原雄去看。
“明天去接荞麦面回家了,出院的日子到了。”终于熬出头了,荞麦面要出院了,夏油杰在家对着正和喜久福玩捡球游戏的五条悟说。喜久福这猫怪怪的,性格像是狗,喜欢和人玩扔东西捡回来的游戏,五条悟给他买了不少小型犬的玩具。
“杰休息一下,我去接它。正好明天我没排通告。”五条悟丢了下球,故意砸到了喜久福的脑袋,喜久福气坏了,喵喵乱叫,在家里边刨地板边到处乱爬,毛长长的,像个乱七八糟的拖把。
“不要欺负喜久福。”夏油杰给猫开了个罐头,猫嗖地冲了过来,吧嗒吧嗒地开始舔食罐头里的肉泥。猫不爱喝水,夏油杰买了很多罐头骗它们多喝水。
29岁才开始养猫的五条悟对着夏油杰做了个鬼脸,继续开始手欠抓喜久福毛茸茸的尾巴。喜久福这点好,不护食,没有反过来咬五条悟一口。
五条悟把痊愈的荞麦面接回来没多久,生病了。他不断咳嗽,喘气,眼睛红红的,还打喷嚏流鼻涕。
夏油杰怀疑他花粉过敏了,然而现在是夏天。给他吃了些药才好了一些。
“你有没有觉得,猫其实很看不起人。”
“我想也是。”
“尤其是猫有时候会露出白眼看人。”
“对的。”
“但其实你知道么,我也怪看不起你的。”
“话题跳跃未免太大了,够了吧你……啊嚏!”五条悟大大的打了个喷嚏,夏油杰连忙给他递纸巾。
自从养了猫,他们开始尝试讲和猫有关的漫才了,正在排练中。
“悟的过敏越来越严重了,应该去看看。”夏油杰提议到。
“好吧。我讨厌扎针。”五条悟无奈地说。
他还是老老实实去了医院,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猫过敏。
一切都说得通了,打喷嚏,流鼻涕,咳嗽,半夜还会觉得喉咙肿了呼吸困难。
“医生,现在该怎么办?”
医生的建议是远离过敏源。
“好啊,我要把猫都送走。”一回家夏油杰就拿出了航空箱准备装两只猫。
“你要是把猫送走,我就把你送走!”五条悟拦在猫们的面前。喜久福和荞麦面还不知道大难临头,正在饭盆前吃得香。
结果是夏油杰和过敏并没有好的五条悟大吵了一架,两个人基本不吵架,是这几年最大的一场了。
夏油杰和五条悟冷战,因为心力交瘁,夏油杰苦夏了。五条悟个没心没肺的还在和猫们抢鲣鱼干吃,夏油杰就已经烦的吃不下东西了,五条悟做的晚饭,他剩下了一大半。
“杰,有话直说。”五条悟不开心了。
“真的没胃口,最近不要准备我的那份了吧,我拿零食对付点。”夏油杰叹了口气,去院子里抽烟了。
香烟的烟雾袅袅升起,夏油杰想起了和五条悟刚交往时候的事情。学校周围开了一家手工汉堡店,招牌就是纯手工揉制馅料的汉堡肉,七分牛肉混合三分猪肉的肉馅里面加了洋葱,胡萝卜和蘑菇丁,里面还夹上了马苏里拉芝士混合车打芝士,每咬开一口都会在嘴里爆开汁水。每个周五他们都会去吃那家,因为折扣很优惠,吃掉两个汉堡打一折,吃掉三个汉堡打两折,以此类推,多一个汉堡就多一折。
五条悟那时候长身体,一次能吃上六个汉堡,夏油杰每次都和他比赛谁吃得多,但每次都最终以一个之差败下阵来。
“我反悔了,”夏油杰从后院探出头来,“明天想吃汉堡肉饼。”
“好啊,给你做。”五条悟语气还有些冷淡,却已经开始看起了cookpad,在便签纸上抄写起了菜谱。
夏油杰联系了灰原雄,问他想不想来家里看看猫。他真的动了把猫送走的念头,主要是不想见到五条悟因为猫过敏身体变坏。
荞麦面明明还是他起的名字,此时此刻小心翼翼地爬到了他的脚边蹭蹭,夏油杰用穿着毛绒拖鞋的脚踢踢它,“走开。”
他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连忙吐了两口,一嘴的白色猫毛。喜久福就像个蒲公英一样,随时随刻不在家里飞毛,也难怪五条悟的症状日益严重。它此刻好像很开心,正不停地对着陈列摆件们的柜子蹦跳,夏油杰还来不及阻止它,它高高跃起,跳到了第三层。
然后把夏油杰和五条悟花了一周拼好的高达掉在了地上,打碎了。
夏油杰叹了今天的第二次气。

“总之就是这样,悟不合适养猫,所以想拜托给你们。”
夏油杰在line上打了无数遍这句话,想要发送给灰原雄,却都删掉了。
他不想五条悟身体不好,但他更怕五条悟生气。
今天是下午有拍摄工作,晚上回来。这次是一个偶像综艺节目邀请他,夏油杰此前被称为“漫才界最有型的下手”而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并无数次被邀请要不要往电影和电视剧发展。
夏油杰是有这样的打算,只不过他想着带着五条悟一起进入影视圈。
悟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打算呢?其实他也没有过问过。
他还是没有给灰原雄发出那条信息,却没想到line跳出来了。灰原雄先发制人地给他发了条消息。
“后天是夏油学长和五条学长的结婚周年纪念日吧。明天我们要不要聚一聚庆祝?”
怎么会忘记呢,和这么好的五条悟交往十一年,结婚一年了。虽然按日本现在的情况只能办理同性伴侣证明,但说不定将来,自己会在美国和五条悟举办一场真正的婚礼,会叫上灰原雄,也会叫上七海建人。
夏油杰答应了他,对着镜子细细整理西装,准备去往片场。
“今天要早点回来哦,今天吃汉堡肉。”夏油杰出门了一半的身子被拉了回来,他和五条悟交换了一个吻才被放走。

距离夏油杰回来还有一个小时。
桌上摆好了绞肉,洋葱,豆腐,鸡蛋,盐和胡椒粉。
喜久福和荞麦面闻到了肉的香味,跳到了流水台上,蹭着穿着围裙的五条悟喵喵直叫。
“馋猫们,给你们的肉好了。”五条悟早已处理好了生骨肉,把肉同样绞碎了,里面加上了一些内脏,鱼油和维生素,打了一颗蛋黄,用手搅拌搅拌,给两只猫一猫分了一半,装进盘子里。喜久福和荞麦面闻闻,立刻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可以专心做饭了。”他自言自语到。首先是把七份牛肉和三份猪肉搅拌在一起,这样能最好的衬托出肉馅的香气。五条悟伸手进去,一下下揉着肉馅,直到它们上劲。
“唔呃,手好冷……”明明是在大夏天,刚从超市冷库里拿回来的肉还是很冷的,他扔进去几个鸡蛋,继续搅拌,顺便加入了盐和黑胡椒。
光是加了这些,肉就已经搅拌出香味来了。
喜久福够馋,又凑过脸来想多吃一口。“你真是贪得无厌。”五条悟一只手摸着喜久福毛茸茸的脑袋,把它推开了。
五条悟洗干净了手,开始切洋葱。
洋葱事先冻过一阵子,五条悟切的时候不至于一把鼻涕一把泪,只是微微有些热泪盈眶。他用黄油起锅,融化了黄油后,把切成碎末的洋葱扔进去,翻炒均匀。
等洋葱变色了,他把洋葱放冷一些,倒进了绞肉里。最后加上一整块豆腐,揉均匀为止。
这次换荞麦面凑过来了,小小的舌头已经碰到了肉馅。
“吃洋葱会死的!”五条悟把猫提起来,放在了地上。“真是,我好像在做美食节目。下次干脆报名美食综艺好了。”
五条悟把肉馅按在手机,团成手掌那么大的一球,然后在两手之间来回抛接。他已经闻到了浓郁的香味,觉得这次很贵的肉馅买得很值得。
整理一下,形状完美的几块汉堡肉饼就已经完成了。
五条悟在煎过洋葱的锅里又补充了一些黄油,加热融化发出吱吱声,他开始把汉堡肉饼往锅里放。
盖上盖子,用不大的火煎五分钟。已经能闻到美拉德反应的香味了。再打开盖子,翻面煎五分钟。
翻过来的那面是完美的棕褐色的,泛着肉汁。
五条悟把汉堡肉一块块煎好,放进巨大的盘子里。堆在那里,蔚为壮观,就像当年比赛吃汉堡时候那样子。
最后再切一些卷心菜丝,配上美乃滋摆盘。
五条悟忙完了,长舒一口气,在桌边坐下了。就像踩点一样,门打开了,准时准点,玄关传来了夏油杰打招呼的声音。
“悟,我回来了。”
喜久福和荞麦面喵喵地上前迎接,夏油杰蹲下身摸了摸他们的头。
其实今天空闲时和灰原雄聊了要不要来家里看看猫的事,但没说是准备送走猫,灰原雄没答应,也没不答应,只说明天我们不是要聚一聚么。

夏油杰只见五条悟托着下巴两眼放光地看着自己,闻到桌上堆成山的汉堡肉饼散发出的香味,涎水不由自主地开始分泌。
“悟做了这么多。”
“吃吧吃吧。”五条悟继续托腮看着他,并给他递上了一瓶他最喜欢的柚子酱油。
夏油杰用筷子夹了一块汉堡肉饼进盘子里,给上面浇了一些柚子酱油,夹起来咬了一口。
满满的肉汁的香气在嘴里扩散开了,还是热腾腾的。豆腐的加入让口感显得很特殊,松松软软的,洋葱的汁水也被逼出来了,给汉堡肉饼加入了一种特别的鲜甜,黑胡椒很好地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而佐餐的柚子酱油让口味层次更复杂了些。
夏油杰细细咀嚼着,待他咽了下去,第二口他稍微有些不雅地吮吸了一口肉饼的肉汁。
因为是盖着锅盖煎的,很好地把肉汁锁在了里面。豆腐的汁水和洋葱味道都和肉很搭配。
夏油杰一口接一口吃着,很快将一整个汉堡肉饼塞了下去。五条悟也吃了起来,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夏油杰吃。
他吃得有些放肆了,加了很多柚子酱油,都蹭到了脸上,五条悟伸手给他擦擦,用纸巾擦干净了手。夏油杰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把垂下的刘海别到耳后接着吃。
简直是回到了高中时候的胃口,一时没注意,夏油杰吃了六个。
“对不起悟,是不是只给你留了四个……”夏油杰做错事似的反应过来,对着爱人挠了挠头,他本不是个那么重口腹之欲的自私的人。
“明天灰原他们不是要约我们聚一聚么,就来家里吧,我再做一次汉堡肉饼。”
一旁对着架子,喜久福又开始起跳了,这次直接跳到了柜子的顶上。因为柜子不太稳,它慌张了,喵喵叫着又跳了下来。
这下好了,这个不太稳的柜子整个倒下了。
现在除了那个五条悟和夏油杰费九牛二虎之力拼回来的高达,M1冠军的奖杯,出国玩的纪念品,粉丝送的礼物……通通压在了柜子下面。

“我要把猫都送走。”
“你再说我可就把你送走了。”
在偌大的床上,五条悟和夏油杰一次又一次地接着吻。空气里散发着爱的熏人味道,夏油杰顺势把五条悟推倒在了床上,五条悟嘴里轻轻哼了一声。
他把五条悟的双手向上抬起,为他脱下了居家穿的T恤,那是一件写着祓除本铺的应援T。他接着为五条悟脱了裤子,连着内裤一起,有些粗暴地扔在了一边。
他轻轻吻了一下五条悟的乳尖,让他真正地叫出了声来。
五条悟侧过脸去,“你这次又要来什么新花样了。”
只见夏油杰手里拿着一卷鲜红的麻绳。“红色很衬托你。”
“杰好变态,从哪里学的这个。”
“之前看视频学了一些,希望还记得。”
他将绳子微微绕过五条悟的颈部,留下了一些呼吸的空间,之后绕过了手腕,缠绕了几圈,绳子从中间穿过去,又越过前胸,绕了两圈。那两圈的中间,完美地挤压出了五条悟的乳肉,像大了一圈一样凸现了出来。夏油杰最终在连接五条悟脖子和手臂的绳子上收绳,打了个结。
他满意地提了一下五条悟连接脖子和缚住的手臂中间的绳子,五条悟低声呻吟了一声。
却听到门口喵喵地叫了一声,夏油杰抬头一看,喜久福已经轻手轻脚地走到了门口。
他忘了关门了。
此时此刻白猫正一脸疑惑地歪着脑袋看着床上的两个人。
“喜久福,救救妈妈。”五条悟喃喃自语求救到,蓝眼睛眼巴巴地看着喜久福。
只见喜久福小跑过来,一跳,跃上了床,一屁股坐在了五条悟的脸上。五条悟忍不住猛地打了几个喷嚏,吹得猫尾巴毛直抖。
夏油杰笑得几乎从床上滚下去。

备长炭来夏油杰和五条悟家做客前的上午,荞麦面丢了。
好像是从院子里跑丢了的,一大早就不见踪影了,喊吃生骨肉也不见来。
五条悟看上去非常难受。
喜久福在脚边转圈,喵喵直叫。“你怎么不看好荞麦面。”夏油杰也心情郁闷,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那么想送走那两只猫。
他犹豫了再三,冲出去印了一打寻猫启事。
“我去周围贴,你去找猫,应该还没有跑太远。”
结果是夏油杰的寻猫启事贴了一半,就收到了五条悟的电话,猫在公园找到了。
夏油杰赶着回家,遇到了抱着荞麦面一边打喷嚏流眼泪的五条悟。
他赶紧给五条悟喂过敏药,在猫的脑壳上弹了一下。
同时心情也豁然开朗。

“今天备长炭来我们家做客,还是做汉堡肉饼。但是换一个口味吧。”
“是呢,七海他有外国血统,给他做西式的比较好。”
“决定了,做里面有芝士的汉堡肉饼吧。”
家里的绞肉有些不够四个人的份了,他们去超市里又买了一些。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来得有些太早的七海建人和灰原雄。
“今天吃,汉堡肉饼!”五条悟骄傲地摊开双手和他们俩宣布。
“太好了,让我想起高中门口的那家汉堡肉饼了!”捧场王灰原雄一直在线。
四个漫才师说笑着一路走回了家。
两只猫面对外人有些怕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出来吧,喜久福,荞麦面,不会把你们送走了。”夏油杰到处找寻着,就是找不到两只猫躲哪里去了。
“你要说话算数,给你录下来了。”不知何时,五条悟掏出了手机录音。
喵喵。
狡猾的两只猫像是听懂了一样,从卧室里跑了出来。
“白的是喜久福,黑的是荞麦面。你们随便玩会儿猫,我和悟去做饭。”

桌上摆着绞肉,鸡蛋,洋葱,马苏里拉芝士块,面包糠,牛奶,肉豆蔻和黑胡椒和盐。
五条悟正在负责把肉按比例搅拌在一起。
“杰,帮个忙,打几个鸡蛋进来。”
有鸡蛋壳掉进去了,夏油杰小心地把蛋壳挑了出来。
“之后呢?”
“加牛奶。”
“要在肉里加牛奶么?听上去真黑暗。”
“美式料理喜欢这样做啦。加吧。”
咕咚咕咚地,牛奶加了进去。
“杰能切洋葱然后炒一下么?”
事实上夏油杰不擅长切菜,洋葱切得大大小小的,他花了很久才把它们细细剁成碎末。眼睛辣辣的,几乎要哭了。
然后是用黄油炒洋葱,炒到变色透明。
“杰,看着一眼,猫偷吃芝士了!”
夏油杰转头一看,只见两只猫分别叼着一块芝士一溜烟跑了。
“猫吃芝士不会死吧。”
“应该不会,但是别让它们再偷吃了,吃咸的东西会掉毛。”
夏油杰帮忙把面包糠洋洋洒洒地倒进绞肉里,再加入炒好的洋葱,肉桂粉盐和黑胡椒,五条悟顺手把他们搅拌均匀。
“然后需要杰帮我一个比较大的忙。我们一起捏肉饼吧,要把芝士塞进肉里。”
五条悟将肉馅团在手里,在中间按了个洞,把芝士塞了进去,再在手里抛几下整形,整理成了个标准的肉饼。
夏油杰学着照做,学得很快。
芝士馅的肉饼要煎的时间更久一些,五条悟和夏油杰聊了起来。
“杰在上学时每次都吃加番茄酱的汉堡,这次要不要试试美乃滋的?”
“不要不要,美乃滋太异端了。”
“你是在说我异端喽?”
说着说着,就把小山似的汉堡肉饼煎好了。
这次五条悟拿出了四副刀叉招呼大家。
夏油杰想着今天的汉堡肉饼好不好吃七海建人是最有发言权的吧,就见七海建人已经点了点头。
明明还没开吃。
夏油杰说了声我开动了,就用刀切开了肉饼。
满满的芝士馅料融化了,软软地流了出来,夏油杰明显闻到了肉里的奶香和肉豆蔻香气,叉起汉堡肉饼来了一口。塞太满的汉堡肉饼的芝士从嘴角流了一些出来,他连忙用餐巾纸擦了擦,觉得自己贪吃的样子挺脸红的。
洋葱本来是辣的,但是被黄油煎过就凸出了一个鲜甜,用来提升西餐的甜味,面包糠拉拢了肉汁,让芝士满满地包裹在其中,根本不需要蘸番茄酱或者美乃滋,就足够好吃了。
夏油杰仿佛吃到了当年和五条悟比赛吃汉堡的岁月的味道,但在这个夏天,是五条悟的厨艺更好。
“夏油学长,五条学长,一周年快乐!”灰原雄举着葡萄酒杯祝福到。
“你们什么时候打算在一起,我看也不少年了。”五条悟托着苹果汁笑盈盈地看着他。
灰原雄不太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们啊,或许选择当一辈子的朋友和搭档更好。”
……

“夏油学长,真的动过把猫送走的念头么?”
事实上十几个小时之前,夏油杰还想过。
“其实很多人对猫都过敏,但是养了一段时间后,会自然脱敏呢……”
夏油杰并没有在听灰原雄讲话,他紧盯着准备作妖的荞麦面。
该换柜子了,这两只猫都爱往柜子上爬。只见荞麦面摩拳擦掌地扒上了柜子的第一格,正准备学习喜久福往柜子上飞。
就在这猫腾空而起的一刻,夏油杰一把捞住了荞麦面,在原地稳稳地转了个圈。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了五条悟的笑声和掌声。

30 Likes

有点好奇柚子酱油的味道 :flushed:

2 Likes

就这样甜甜的:kissing_heart::kissing_heart::kissing_heart:

啊看完心里暖暖的

啦啦,太幸福啦,太太好心人,呜呜,棒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