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疾 by东洛

❏短打





五月十五日下午五点一刻,五条悟感到很不舒服。

“别抱着膝盖——会压到胃。”
夏油杰把装了药的塑料袋丢在桌上。
“压着它反而没那么痛。 ”
五条悟仍然埋着头。
“赶紧吃药,吃完睡一觉就没事了。”
“帮我倒水。”
“我去便利店前不是倒了两杯吗?”
“喝完了。”
“……你等会。”

“为什么买胶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吞不下。”
“你以为现在是几点啊,只剩这种了——快吃。”
“……胶囊化掉了。”
五条悟吐吐舌头。
“这就是一个人吃大份炸鸡的下场。”
“谁叫你一直不回来,我才不吃冷掉的炸鸡。”
“说到底你为什么突然买炸鸡——炸鸡算甜食吗?”
“炸鸡上可以加番茄酱和蜂蜜芥末酱。”
“吃太多作为附属品的炸鸡然后消化不良——你就不能出门走走吗?”
“我想迎接你。”
“什么?”
“我听说你今天回来,想搞个惊喜。”
“所以买了炸鸡等我。”
“感动吧。”
五条悟咪起眼睛。
“一到家就得照顾你,麻烦死了。”
夏油杰啧了一声。
“我又不是故意的……九州那边怎样?”
“都解决了。”
“很辛苦吧——居然去了三天。”
“其实差不多一天半的时间都在玩。”
“哈?你就不能通知我一声让我也过去吗?”
“忘了。”
“……我买吃的再也不买你的份了。”
“怎么想都是我帮你买的次数比较多吧——别生气,对胃不好。”
“我给你列的特产你买了吗?拿给我我就原谅你。”
“在车上吃光了。”
“……我恨你,夏油杰。”

“还难受吗?”
“嗯。”
“我帮你揉会,别动。”
五条悟像猫一般弓起了脊背。
“我隔着衣服试试,放轻松。”
“慢点。”
“这样呢?”
“刚好。”

确认五条悟睡熟后,夏油杰小心地从柜子里取出了医药箱。


『早安,九州的天气怎样?』

“居然还有空看手机,也太小瞧我了。别担心,我杀了你之后会帮你回消息的。”
“不麻烦您了,这种事我可以自己做——我不会让对方等太久的。”
夏油杰擦掉嘴角沾上的血。

“五点能到东京吗?”
“不能。刚收到的消息——有漏网之鱼。”
“在哪个片区?”
“你还是休息一下比较好。”
“我问你在哪个片区。”
“A组马上过来,你跟着他们走吧。”
“谢谢。”
“我听说对方的能力跟你有点像,小心。”
“我会注意的。”
夏油杰比了个了解的手势。

“你疯了吗,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的伤就不止这一点了。”
“不管怎样,任务完成了。”
“喂!我话还没说完——是悟吗?他说什么?”
“他去北海道了,下周回来。”
夏油杰摇上了车窗。

已经处理过的伤口不知为何开始抽痛。
本应在包内某处的钥匙也失踪了。

——坏事怎么一件接着一件。
夏油杰将藏在花盆底下的备用钥匙插进了锁孔。

“你不是在北海道吗?”
夏油杰对趴在桌上的友人说。
“骗你的。”
“怎么了?脸色好差。”
五条悟指指桌上的空纸盒。
“……大份炸鸡,怪不得。我去买药。”

“杰。”
夏油杰走到玄关时,五条悟喊道。
“说得有点晚了,不过——”

“——欢迎回来!”


——好无聊。
——超无聊。

“悟,今天好像有新生要来。”
“哦。”
“你去哪?高专在这个方向。”
“回家。”

“失去饲主的猫居然变乖了。”
“他只是更喜欢和杰一起欺负人——对了,你是不是没告诉他杰今天回来?”
“我以为你说了。”
“快给他发短信。”

——啊,没什么特别想吃的。
——炸鸡店?新开的吗?

“一个小份,番茄味。”
“好的。”
“……不,换成大份。”五条悟放下手机,“大份够两个人吃吗?”


“杰,你有听我说话吗?”
“……聊到哪了?校长?”
“那是之前的话题——你最近总是走神,太累了?”
“也许吧。”
“要不要去泡个温泉?”
“我明天还有任务。”
“那等你回来再去。”
“好。”
“杰,你有心事可以和我说,毕竟我们是朋友。”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
夏油杰在街道中央停住脚步。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嗯——我帮你擦掉。”
“你手好冰。”
“……对不起。”
夏油杰轻声说。


很小的时候,夏油杰生过一场病,养病期间每天都要吃一种味道非常奇怪的药丸。由于这种药丸一进入口腔就开始溶化,吃药的过程总是很痛苦。

——如果我习惯了它的味道,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当时的夏油杰想。

很不幸地,他被告知今后便可以停药的那天,药丸吃起来依旧让人反胃。


“你见到他了?”
“嗯。他还是和以前一样。”
“是新来的乙骨同学?”
“对。”
“把他招进来真是太好了——你先回去吧,善后交给我。”
“好。”

——应该还有一板药的,我放在哪了?
五条悟把家里所有的柜子都翻了一遍。
——嗯?便利店的塑料袋?

五条悟从袋子里取出已开封的胶囊。
胶囊外盒上贴了张便利贴,很明显是夏油杰的字迹。

“『别老把不想要的东西留在我家』……你不是一样把不喜欢的游戏卡带丢给我。”
过期多年的胶囊被五条悟抛到空中。

“如果早点发现就好了。”
五条悟伸出手,却没有接住下落的药盒。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