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每次看到夏油杰他都有女朋友了by/ucchi

「五条悟第七次问夏油杰:“那是你女朋友吗?”」

难得清闲的一个晚上,没有任务,聒噪的室友也神神秘秘地说今晚要出门。夏油杰心情愉悦地往宿舍走去,打算一个人在宿舍里打一晚上电动。

他拉开宿舍门,迎面撞上一个正往外走的人,对方奇怪又陌生的打扮差点让他以为宿舍进了小偷。

可是这个小偷发出了五条悟的声音:“好好看路啦杰!”

夏油杰揉着额头端详着面前的人。一身皮质夹克里面居然是真空的,拉链只拉到了一半,好让锁骨和腹肌一览无余。小圆墨镜也换成了遮住大半边脸的反光墨镜,夏油杰从镜片的反光里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脸。

夏油杰有些无语地指了指窗外已经日落西山的天空,又伸出两根手指在五条悟眼前晃了晃:
“你这样出去真的看得清路吗?”

五条悟抬手,有些不高兴地压下夏油杰的手指,满身的挂链相互碰撞,叮叮当当地响起来:“杰就是什么都不懂才没有女孩子喜欢啦。”

夏油杰看到五条悟的耳垂上也戴着一枚镶钻的小耳钉,反射了黄昏时空气里浮动着模糊的光斑,在已经暗淡下来的宿舍里发出点点星光。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耳垂上黑色的耳钉,怀疑地说:“你这身打扮是要去哪里?”

五条悟笑得神神秘秘的,不怀好意地压低声音,凑在他耳边:“是要去好地方哦,杰想和我一起去吗?也不是不可以啦,但是我肯定会比杰受欢迎,到时候杰不要难过哦。”

于是还没来得及换下高专制服的夏油杰和一身朋克打扮的五条悟一起出现在了酒吧门口。
酒吧的门口熙熙攘攘,音乐的声音开得太大,隔着十米都觉得震耳欲聋。五条悟拽着夏油杰的衣袖兴奋地往里走,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后在两个女孩子们面前站定,用过分甜腻的声音询问:“可以和你们坐一桌吗?”

女孩子们互相对视了几眼,开始笑起来。短发的女生对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当然可以,请坐。”
“你们还是学生吗?”另一个长发的女孩子问,显然是注意到了夏油杰的制服。
“我们是大学生哦!”五条悟面不改色地撒谎,单手托着腮状若羞涩地看着那个女孩子,“姐姐,你好漂亮哦!”

五条悟很自信,他来之前做了不少功课,从口红色号到当红电视剧,从哪个角度能看到他完美的腹肌和锁骨,若隐若现地展现他美好的肉体,到什么时机摘下墨镜,最能让人无法抵挡六眼的魅力。他千算万算,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今晚都能迷倒万千少女。
五条悟甚至想好了今天晚上回宿舍之后要好好教育一番杰,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理,经验丰富的五条悟觉得自己有义务教教自己不开窍的挚友怎么才能吸引女孩子。

可是这两个女孩子好像对遮得严严实实的夏油杰更感兴趣。

于是五条悟被迫听完了桌上三人对彼此的衣服和品味的夸赞,又眼睁睁地看着夏油杰的两只狐狸眼睛笑得弯弯的,摇晃着手中的玻璃酒杯,熟练地和短发的女孩子轻轻碰杯后将杯中暗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甚至还给她们又斟满了酒,眼看着马上就要发展到交换联系方式了,夏油杰甚至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五条悟坐不住了。
一股无名的情绪从心里升腾起来,随着心脏的跳动流遍全身每一根毛细血管,上上下下都像被点着了一般,五条悟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

“悟?”
夏油杰停下了解锁手机的动作,抬头看着五条悟。一米九的身高挡住了酒吧里本就昏暗的光线,看不清五条悟眼底暗流的情绪。

五条悟像没听见一样,一言不发就转身往酒吧外走,夜晚的新宿街头灯火通明,霓虹灯闪烁成一片。街角一个男人正抱着路灯呕吐,像是要把五脏六腑全吐出来一样。
晚风吹过那些花花绿绿的店面,带来混着酒精的脂粉的味道。

他无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五条悟回到一片漆黑的宿舍,灯也懒得打开,直接略过洗漱的步骤,和着染上了尼古丁味道的夹克脸朝下一头倒在自己的床上。
把脸埋在枕头里,五条悟有些气闷,刚想把头侧到一边,宿舍的门再次被打开了。五条悟撇了撇嘴,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夏油杰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又等了两分钟,床上的五条悟还是一动不动。不过是在他后面晚回来了两分钟而已,这傻子不会真以为装睡能骗过自己吧。

他想了想,还是轻手轻脚地走进宿舍,站在五条悟床前,挡住了一片月光。
“悟,挂链什么的不用摘吗?”
五条悟很郁闷,因为衬衣的上口袋上挂着的十字架挂件刚刚好戳到了自己,细密的疼痛蔓延开来,太阳穴突突地跳。
宿舍里一片寂静,窗外的风呜呜地吹,月光水一般地透过窗户照进来,为浸没在黑暗里的宿舍温柔地镀上一层月华。

夏油杰叹口气,拉过一边的被子替五条悟轻轻盖上,然后也在自己的床上躺下来,不一会儿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夏油杰倒是睡得安稳,五条悟却抱着被子辗转反侧,往常很少会有失眠的时候,偶尔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细微的响动会让素来浅眠的夏油杰惊醒。后来夏油杰送了他一个抱枕,说是失眠的时候怀里抱着点东西会比较容易睡着。
那时的五条悟有些嫌弃地戳着毛茸茸的抱枕,嚷嚷着都多大人了还要抱着东西睡觉。夏油杰笑得一脸和平,说宿舍里就俩人,他不会往外到处说的。
后来的五条悟的确再也没有失眠过了,手脚并用地缠住抱枕,细密的绒毛贴在脸上,潮水般的睡意总能迅速淹没每一根神经末梢。
现在这个抱枕被扔在床角,五条悟本人在黑暗里睁着苍蓝色的眼睛,一个小时以前在酒吧的那些场景一帧一帧地在脑海里闪过。说实话,五条悟也不明白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情绪上头。

因为担心杰比自己先找到女朋友?还是因为发现杰其实不用自己教?
五条悟冒出了一个怪念头,如果杰谈恋爱了,那么自己也一定不能在这种事情上被杰丢下,不然就太丢脸了。
毕竟他和他们可是最强,各个方面都是。
杰比自己先谈恋爱什么的,五条悟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一个月后,五条悟还是敲响了家入硝子的宿舍门。

半夜十一点,家入硝子很没好气地拉开门,一眼看到自己究极大甜党的同期苦着一张像是一口气喝完了一整杯冰美式的脸站在门口。
家入硝子没有一丝犹豫地关上了门。
五条悟眼疾手快,奋力在门关上的最后一瞬间用手臂卡住了门缝,一个精致的玻璃瓶在白炽灯下熠熠生辉:“老子给你带了酒啦,可贵了。”
家入硝子冷哼一声,丢下门口满脸写着“我有心事”的同期自顾自地往宿舍里走去。五条悟赶紧跟着硝子进来,非常熟练地一屁股坐在硝子的床上。

“硝子,我跟你说,杰他谈恋爱了哦。”

“嗯。”家入硝子忙着摆弄那瓶酒,冷淡地丢给五条悟一个单音节。

五条悟难以置信地看着一个眼神都没分给自己的家入硝子,怀疑她到底有没有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冷淡啦?我说——杰——夏油杰,他谈恋爱了哦!”

“……”
家入硝子终于抬起头,要不是看在这瓶价值不菲的酒的面子上,她现在马上就要一脚把五条悟踹出宿舍。整个高专谁不知道夏油杰和五条悟的关系,腻腻歪歪到七海学弟每次看到他俩都要绕道走。两个最强同性内部消化,让御三家敢怒不敢言,只能连夜暗示夜蛾正道多多关心学生的性取向问题,搞得夜蛾正道现在一看到他们俩就开始摇头背手叹气三连一气呵成。
就这样还不够,这两个人谈个恋爱还非要大半夜亲自来宿舍向自己发表恋爱心得吗?
家入硝子很不爽,于是她决定恶心五条悟,夹着嗓子阴阳怪气:“哎呀,真是恭喜呢。虽然没有办法早生贵子,但还是能百年好合。”

“为什么不能早生贵子?”五条悟睿智的六眼里闪过一丝迷茫,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带着一脸便秘的表情压低了声音,“难道杰他有隐疾?”

家入硝子大惊失色,刚喝下去的一口酒还没来得及咽下去,一口全喷在了地板上,鄙夷地看着五条悟:“这不是夏油有没有隐疾的问题吧?你不能生孩子这件事情也能怪到夏油身上吗?”

“不过他真的有隐疾吗?你试过?”家入硝子笑得眼睛都弯成了夏油杰那样的一条缝,挪到五条悟身边,“你告诉我,我肯定不会和别人说的。”

五条悟伸手把家入硝子凑近的脸推回去,生无可恋地往床上一瘫,大喊大叫:“是杰他有女朋友了啦!”

事情要回溯到上个月,五条悟和夏油杰偷偷跑去酒吧的第二天,他们分别出了两个任务。
五条悟的任务地点是所学校,还算常见,咒灵也不是特别难缠,但他莫名很烦躁,明明已经换上了高专的制服,却总觉酒吧的味道若有若无地萦绕在鼻尖,他翻来覆去地把制服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那股气味的来源。于是稍微比平时粗暴了一点地解决了那只咒灵,收完帐准备去找喜久福店和夏油杰汇合。
喜久福今天会出新口味,说好了要一起去买的。

临近晚上六点,正是下班的时间,东京的街头人头攒动。凭借着190的身高优势,五条悟隔着两个街口就看见喜久福店的门口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绿灯闪烁了几秒,然后变成红色。他只好站在马路边等着90秒的红灯一秒一秒的减少。
手机屏幕亮着,显示出拨号的界面,冷冰冰的女声又一次传来无人接听的提示音,五条悟狠狠地按下挂断键,暗淡下去的屏幕上映出他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

彼时的五条悟还没能熟练掌握瞬移,耐着性子接连等了两个红灯才勉强来到了队伍的尽头。太阳正一点一点地没入地平线,整个天空如同被调匀的蛋黄一样扩散开来。他看着缓慢移动的队伍,从现在开始排队,可能得等到月亮挂在空中才能轮到自己,如果那时喜久福还没有售罄的话。
他张望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手机,东京时间18点12分,可他并没有看到夏油杰的身影。被咒灵耽搁了吗,还是把喜久福和自己一起忘了。
五条悟突然有点气结,其实到刚刚为止他都没有很期待不算太甜的新口味的喜久福,但他现在觉得今天这个喜久福是非吃不可。
他插着裤兜一脸冷漠地站在了队伍的最末尾。

“悟。”
夏油杰的声音突然传来,五条悟抬起头,看到拎着奶黄色包装袋的夏油杰站在离自己五米远的前方,明明是初冬,刘海却被额角细密的汗珠濡湿,有一缕紧贴着皮肤,笑眯眯地向自己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什么嘛,原来是提前来排队了。

五条悟心里从昨天晚上开始淤积的乌云烟消云散,明明咧着嘴角在笑,却摘下小圆墨镜熟练地冲着夏油杰翻白眼。

“居然提前偷跑!还不接——我的电话……?”

欢快的话音生硬地从中间断掉,像是一根被折断的光滑的木棍,突兀地露出一截粗糙的茬。然后尾音不断往下掉,直到溶进傍晚有些潮湿的空气里。
五条悟的嘴角垮了下去,他看到昨天酒吧的那个长发女孩拎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喜久福袋子从夏油杰身后走出来,还朝自己挥了挥手。

于是他带着一股来路不明的好胜心,面部肌肉紧急集合,把垮下去的嘴角重新翘起来,十分潇洒地拍了拍夏油杰的右肩问他:“女朋友?”

“哈?”
夏油杰好像有点迷茫,歪了歪头顺着五条悟的视线看到了身后的女孩子,然后一脸坦然:“不是。”

五条悟信了……吗?
并没有。

两天后,五条悟偶然路过一家猫咖,看到夏油杰在里面逗着一只体型巨大的白色长毛猫,那个女孩子递给他一根猫条,夏油杰抬头接过猫条,看见猫咖外站着的五条悟,神色有一丝慌乱,但很快恢复了镇静。
“女朋友?”五条悟问。
“不是。”夏油杰语气肯定。

七天后,五条悟在一家碟片店偶遇了夏油杰,他看到夏油杰微微弯下腰,像是在仔细听谁说话。五条悟踮起脚,目光越过高大的木质货架落在了那个女孩子身上,然后与抬起头的夏油杰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女朋友?”五条悟问。
“……不是。”夏油杰的语气有些急促。

十三天后,五条悟在涉谷过马路的时候,恰好看到夏油杰在路边,微微皱着眉,手中拿着咬过一口的可丽饼,细细咀嚼着,对面又是那个女孩子,睁着眼睛有些期待地看着他。夏油杰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在看到五条悟的那一刻闭上了嘴。
“女朋友?”五条悟问。
“不是!”夏油杰的语气很不好。

所以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五条悟又刚好看到了夏油杰,当然还看到了夏油杰旁边的那个女孩子。
五条悟第七次开口:“那是你女朋友吗?”
夏油杰这一次没有开口。

杰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五条悟从没见过这样的夏油杰,他好像是真的生气了。夏油杰一脸抱歉地朝女孩子笑笑,低声说了句什么,五条悟没听清,然后他看到那个女孩子摆了摆手,一个人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夏油杰的脸变得比翻书还快,等那个女孩子一转身就收起了所有的笑容,阴郁地看了五条悟一眼,脸上冷得像是要结上一层霜,丢下他一言不发地朝高专的方向走去。五条悟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路面上的薄雪被往来的行人踩了一整天,已经变得脏兮兮的了,路灯发出的暖黄色光束下,纷纷扬扬的雪花还在飘落,将那些灰色的雪重新覆盖。五条悟憋着一口气,但是从头到尾夏油杰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于是他愤愤不平地一路跳着去踩着夏油杰的影子发泄自己的情绪。

五条悟对回忆的描述到此结束。
家入硝子听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举起手想要发言:“我有问题。”
五条悟点点头:“你说。”
“你真的是偶然、偶遇、恰好、刚好地看到夏油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的吗?”
“……”

五条悟从床上站起来,挡住了白炽灯的光亮,家入硝子被笼罩在一大片阴影里。
他面无表情地夺走了家入硝子手中的那瓶酒。
“还给老子!”

“好好好——我重新问。”家入硝子赶紧安抚五条悟,像是给一只生气的猫顺毛,按着他的肩强行让他重新坐在床上。
“咳咳,那,那你为什么不高兴?”
“你的同期谈恋爱了你很高兴吗?”五条悟奇怪地看了家入硝子一眼,发现对方神色如常。
“我为什么不高兴?他又不是跟我谈恋爱,我高兴还来不及。”
“可是这样一来整个高专都会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啦!”五条悟的白眼要翻上天,夸张地吐舌,一副被恶心坏了的样子,“到时候我和杰出完任务了可能会看到那个女孩子拿着水在路口等他,会做作地给杰擦汗说‘哎呀真是辛苦啦’,然后杰会握着她的手,用恶心的语气说什么‘有XX酱在就不辛苦了呢’。呕,老子要吐了。”

家入硝子没接话,默默地把玻璃瓶里剩余的酒一饮而尽。顺着喉管滑落的液体有些辛辣,她被呛得连连咳嗽,眼角挤出了几滴生理性的泪水。
实际上她也是真的想哭。

“你没事吧?”惨遭挚友背叛的白毛同期暂时放下自己的愤怒,关切地问。

但是始作俑者五条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才是导致硝子被呛得说不出话来的罪魁祸首。醉酒的人通常不会承认自己醉了,每天和男同学各种黏糊糊而不自知的五条悟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夏油杰的日常行为到底给另一个同期造成了多大的心里阴影。五条悟刚刚描述的恶心画面正是每天上演在硝子面前的低配版。

五条悟是没有等过夏油杰出完任务,因为他俩都是一起出任务的;五条悟是没有给夏油杰送过水,但每一次东京有什么新甜品上新了两人必定一同出现在甜品店门口;五条悟是没有对夏油杰说过“你辛苦了”之类的蠢话,但总是嚣张地靠着夏油杰的肩说“我们可是最强”。

所以当家入硝子听完五条悟的哭诉之后,内心毫无波澜。
她实在是很难想象夏油杰喜欢女孩子的样子,庵歌姬学姐曾经背着他俩偷偷说过这两个人一看就是男同的样子,家入硝子对这个见解颇为赞同。她觉得五条悟对夏油杰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可是五条悟难得安静了好一会儿,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家入硝子腹诽着是不是真的该安慰安慰他。

下一秒五条悟就义愤填膺地抬起头,准备开始对着她进行又一轮声讨夏油杰罪恶行径的输出。
仅存了唯一一秒的同情水一般地滑过家入硝子的心脏,干干净净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她绝望地摸出手机,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设置成了静音,夏油杰的三个未接来电赫然出现在屏幕正中央。
家入硝子瞥了一眼越说越激动的五条悟,给夏油杰回电话是没机会了,还是给他发条Line告诉他五条悟在自己这里,让他把人领回去吧。
刚点开夏油杰的聊天界面,门就被人敲响了。敲门的声音不太大,但足以让五条悟喋喋不休的声音戛然而止,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宿舍里寂静得可怕。家入硝子奇怪地有些紧张,慌乱地把手机放进袋子里,看了看五条悟,又看了看门。思考了两秒,起身打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夏油杰散开了扎着的丸子头,头发应该是刚刚洗过,落到肩头的发尾还挂着水珠,有些凌乱。换下了高专制服后穿上了一套简单的灰色宽松卫衣,手一如既往地插在裤兜里,目光越过家入硝子的头顶落到半张着嘴的五条悟身上。
家入硝子侧身站在一边,好让夏油杰进来。高专的女生宿舍本来就不太大,两个青春期的DK挤在一起,空间稍微有些逼仄,靠墙站着的夏油杰稍微把视线往下压一压就能看到一言不发地坐在床上的五条悟。

可怕的安静在小小的宿舍里肆无忌惮地穿行。

状况之外的夏油杰半举起手虚晃了两下,后知后觉地打了个招呼:“嗨?”
五条悟没回话,家入硝子的目光在夏油杰和五条悟之间流转,过往的经验告诉她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没有一个人理会他,夏油杰露出了迷惑的表情,不确定地拿出手机又看了一眼,再一次确认还没过12点,现在还是12月7号。
“我应该没来迟吧。”

“哈?”五条悟抬起头,鼻梁上的墨镜随着动作滑落,宝石般的六眼在灯下熠熠生辉,毫无遮拦地盯着夏油杰。

“我说,还没过十二点,所以生日快乐,悟。”
夏油杰招招手,两只小咒灵分别叼着一个袋子吃吭吃吭地跑了进来,绕着五条悟的脚快乐地跑圈。

“给老子的?”五条悟弯腰,取下小咒灵叼着的袋子,在耳边晃了晃。一个袋子轻飘飘的,另一个则有些重量。

“不然呢?”夏油杰抬抬下巴,示意五条悟把袋子打开看看。

五条悟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撕开贴在袋子上的不干胶贴纸,把里面的东西哗啦啦全部倒在了家入硝子的床上。
仙台毛豆生奶油味的喜久福,挤满糖浆和奶油的可丽饼,各种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糖果和巧克力,还有数码宝贝的碟片。

看着床上零零散散的礼物,前一个月和夏油杰各种偶遇的情景又在脑海里闪现,五条悟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你不会……你不会前一个月一直在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吧?”

夏油杰一脸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所以你没有女朋友咯?”家入硝子终于忍不住插嘴。

“什么女朋友?”夏油杰皱着眉头,“这种谣言是从哪里传来的。”

家入硝子毫不留情地指着五条悟,很没有道德地开始拱火:“一个月能被五条‘刚好’看到七次和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夏油,你嫌疑很大啊。”

“我一直都说她不是我女朋友啊!”夏油杰欲哭无泪,他是真的觉得很冤枉。

“我姑且假设那个女孩子刚好也喜欢碟片和甜品,所以你们同时出现在碟片店和涉谷街头是为了参考她的意见给五条准备生日礼物,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们为什么会一起出现在猫咖?”家入硝子掰着手指头质问夏油杰,五条悟坐在一边抱臂连连点头,俨然和硝子统一了战线。

“……”
夏油杰微微偏了偏头,几缕头发随着动作从耳后落下,遮住了眼睛。他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攥紧了手中的手机,用力得连骨节得有些发白。

五条悟看着夏油杰,对方的小动作在六眼的审视下无处遁形,他敏锐地看到一撮白色的毛茸茸从夏油杰的指缝里露了出来。

“那是什么?”
五条悟咄咄逼人,终于肯从家入硝子的床上站起来,大有一副夏油杰不诚实回答就要动用武力逼迫他就范的架势。夏油杰悲壮地看了他一眼,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做了好一会儿思想斗争才认命般地摊开了手掌:是一只戴着小圆墨镜的白色长毛猫挂件被系在了手机的背后,体态圆润可爱,猫猫嘴傲娇地撅起。

和……和那只猫咖的猫简直一模一样!

“哦……原来去猫咖是去找代餐了。”和五条悟一起鬼混了这么久也不是白混的,家入硝子师承五条悟,把白眼翻得炉火纯青。

五条悟望着夏油杰,欲言又止:“你……”

“我说,”家入硝子打了个大哈欠,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个塑料袋把床上的甜品和碟片一股脑丢进去,塞到五条悟怀里,把他们两人往门外推,“要表白什么的去外面表白,我要睡觉了。”

门被毫不客气地关上了,一同被扔出来的还有两只小咒灵。五条悟抱着一袋子生日礼物,夏油杰捧着小咒灵,面面相觑。

“你不想说什么吗?”五条悟盯着夏油杰。
“呃,生日快乐?”夏油杰看了一眼手机,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还有呢?”
“我真的没有女朋友。”
“这就没了?”
“啊?”
“……”
“……等一下,悟你跑什么啊!”

初冬的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柔软地在地面积起一层薄薄的白色。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向同一个方向奔跑,月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他们还会有很长的以后。夏油杰看着前面五条悟的身影,模模糊糊地想到。
但是喜欢悟这件事,明天就要去告诉他。

关于五条悟第七次问夏油杰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夏油杰到底为什么不回答,让我们再现一下当时夏油杰的视角

夏油杰一边走一边端详着刚吃完的喜久福的包装袋,刚想要对那个女孩子说这个口味对悟来说还是不够甜,果然还得去一趟仙台买悟最喜欢的毛豆生奶油味。
可是女孩子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于是夏油杰把嘴边的话吞下去,一眼看到了前面不远处那头显眼的白毛。
他把喜久福的包装袋攥紧在手心,已经做好了再次反驳五条悟的准备。
“呃,”可是这次是女孩子先开口,一脸复杂地看着他,“冒昧问一句,这是你男朋友吗?”
夏油杰不想说话了,他突然很想和五条悟打一架。
[/quote]

夏油杰揉着额头端详着面前的人。一身皮质夹克里面居然是真空的,拉链只拉到了一半,好让锁骨和腹肌一览无余。小圆墨镜也换成了遮住大半边脸的反光墨镜,夏油杰从镜片的反光里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脸。

夏油杰有些无语地指了指窗外已经日落西山的天空,又伸出两根手指在五条悟眼前晃了晃:
“你这样出去真的看得清路吗?”

五条悟抬手,有些不高兴地压下夏油杰的手指,满身的挂链相互碰撞,叮叮当当地响起来:“杰就是什么都不懂才没有女孩子喜欢啦。”

夏油杰看到五条悟的耳垂上也戴着一枚镶钻的小耳钉,反射了黄昏时空气里浮动着模糊的光斑,在已经暗淡下来的宿舍里发出点点星光。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耳垂上黑色的耳钉,怀疑地说:“你这身打扮是要去哪里?”

五条悟笑得神神秘秘的,不怀好意地压低声音,凑在他耳边:“是要去好地方哦,杰想和我一起去吗?也不是不可以啦,但是我肯定会比杰受欢迎,到时候杰不要难过哦。”

于是还没来得及换下高专制服的夏油杰和一身朋克打扮的五条悟一起出现在了酒吧门口。
酒吧的门口熙熙攘攘,音乐的声音开得太大,隔着十米都觉得震耳欲聋。五条悟拽着夏油杰的衣袖兴奋地往里走,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后在两个女孩子们面前站定,用过分甜腻的声音询问:“可以和你们坐一桌吗?”

女孩子们互相对视了几眼,开始笑起来。短发的女生对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当然可以,请坐。”
“你们还是学生吗?”另一个长发的女孩子问,显然是注意到了夏油杰的制服。
“我们是大学生哦!”五条悟面不改色地撒谎,单手托着腮状若羞涩地看着那个女孩子,“姐姐,你好漂亮哦!”

五条悟很自信,他来之前做了不少功课,从口红色号到当红电视剧,从哪个角度能看到他完美的腹肌和锁骨,若隐若现地展现他美好的肉体,到什么时机摘下墨镜,最能让人无法抵挡六眼的魅力。他千算万算,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今晚都能迷倒万千少女。
五条悟甚至想好了今天晚上回宿舍之后要好好教育一番杰,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理,经验丰富的五条悟觉得自己有义务教教自己不开窍的挚友怎么才能吸引女孩子。

可是这两个女孩子好像对遮得严严实实的夏油杰更感兴趣。

于是五条悟被迫听完了桌上三人对彼此的衣服和品味的夸赞,又眼睁睁地看着夏油杰的两只狐狸眼睛笑得弯弯的,摇晃着手中的玻璃酒杯,熟练地和短发的女孩子轻轻碰杯后将杯中暗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甚至还给她们又斟满了酒,眼看着马上就要发展到交换联系方式了,夏油杰甚至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五条悟坐不住了。
一股无名的情绪从心里升腾起来,随着心脏的跳动流遍全身每一根毛细血管,上上下下都像被点着了一般,五条悟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

“悟?”
夏油杰停下了解锁手机的动作,抬头看着五条悟。一米九的身高挡住了酒吧里本就昏暗的光线,看不清五条悟眼底暗流的情绪。

五条悟像没听见一样,一言不发就转身往酒吧外走,夜晚的新宿街头灯火通明,霓虹灯闪烁成一片。街角一个男人正抱着路灯呕吐,像是要把五脏六腑全吐出来一样。
晚风吹过那些花花绿绿的店面,带来混着酒精的脂粉的味道。

他无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五条悟回到一片漆黑的宿舍,灯也懒得打开,直接略过洗漱的步骤,和着染上了尼古丁味道的夹克脸朝下一头倒在自己的床上。
把脸埋在枕头里,五条悟有些气闷,刚想把头侧到一边,宿舍的门再次被打开了。五条悟撇了撇嘴,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夏油杰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又等了两分钟,床上的五条悟还是一动不动。不过是在他后面晚回来了两分钟而已,这傻子不会真以为装睡能骗过自己吧。

他想了想,还是轻手轻脚地走进宿舍,站在五条悟床前,挡住了一片月光。
“悟,挂链什么的不用摘吗?”
五条悟很郁闷,因为衬衣的上口袋上挂着的十字架挂件刚刚好戳到了自己,细密的疼痛蔓延开来,太阳穴突突地跳。
宿舍里一片寂静,窗外的风呜呜地吹,月光水一般地透过窗户照进来,为浸没在黑暗里的宿舍温柔地镀上一层月华。

夏油杰叹口气,拉过一边的被子替五条悟轻轻盖上,然后也在自己的床上躺下来,不一会儿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夏油杰倒是睡得安稳,五条悟却抱着被子辗转反侧,往常很少会有失眠的时候,偶尔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细微的响动会让素来浅眠的夏油杰惊醒。后来夏油杰送了他一个抱枕,说是失眠的时候怀里抱着点东西会比较容易睡着。
那时的五条悟有些嫌弃地戳着毛茸茸的抱枕,嚷嚷着都多大人了还要抱着东西睡觉。夏油杰笑得一脸和平,说宿舍里就俩人,他不会往外到处说的。
后来的五条悟的确再也没有失眠过了,手脚并用地缠住抱枕,细密的绒毛贴在脸上,潮水般的睡意总能迅速淹没每一根神经末梢。
现在这个抱枕被扔在床角,五条悟本人在黑暗里睁着苍蓝色的眼睛,一个小时以前在酒吧的那些场景一帧一帧地在脑海里闪过。说实话,五条悟也不明白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情绪上头。

因为担心杰比自己先找到女朋友?还是因为发现杰其实不用自己教?
五条悟冒出了一个怪念头,如果杰谈恋爱了,那么自己也一定不能在这种事情上被杰丢下,不然就太丢脸了。
毕竟他和他们可是最强,各个方面都是。
杰比自己先谈恋爱什么的,五条悟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一个月后,五条悟还是敲响了家入硝子的宿舍门。

半夜十一点,家入硝子很没好气地拉开门,一眼看到自己究极大甜党的同期苦着一张像是一口气喝完了一整杯冰美式的脸站在门口。
家入硝子没有一丝犹豫地关上了门。
五条悟眼疾手快,奋力在门关上的最后一瞬间用手臂卡住了门缝,一个精致的玻璃瓶在白炽灯下熠熠生辉:“老子给你带了酒啦,可贵了。”
家入硝子冷哼一声,丢下门口满脸写着“我有心事”的同期自顾自地往宿舍里走去。五条悟赶紧跟着硝子进来,非常熟练地一屁股坐在硝子的床上。

“硝子,我跟你说,杰他谈恋爱了哦。”

“嗯。”家入硝子忙着摆弄那瓶酒,冷淡地丢给五条悟一个单音节。

五条悟难以置信地看着一个眼神都没分给自己的家入硝子,怀疑她到底有没有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冷淡啦?我说——杰——夏油杰,他谈恋爱了哦!”

“……”
家入硝子终于抬起头,要不是看在这瓶价值不菲的酒的面子上,她现在马上就要一脚把五条悟踹出宿舍。整个高专谁不知道夏油杰和五条悟的关系,腻腻歪歪到七海学弟每次看到他俩都要绕道走。两个最强同性内部消化,让御三家敢怒不敢言,只能连夜暗示夜蛾正道多多关心学生的性取向问题,搞得夜蛾正道现在一看到他们俩就开始摇头背手叹气三连一气呵成。
就这样还不够,这两个人谈个恋爱还非要大半夜亲自来宿舍向自己发表恋爱心得吗?
家入硝子很不爽,于是她决定恶心五条悟,夹着嗓子阴阳怪气:“哎呀,真是恭喜呢。虽然没有办法早生贵子,但还是能百年好合。”

“为什么不能早生贵子?”五条悟睿智的六眼里闪过一丝迷茫,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带着一脸便秘的表情压低了声音,“难道杰他有隐疾?”

家入硝子大惊失色,刚喝下去的一口酒还没来得及咽下去,一口全喷在了地板上,鄙夷地看着五条悟:“这不是夏油有没有隐疾的问题吧?你不能生孩子这件事情也能怪到夏油身上吗?”

“不过他真的有隐疾吗?你试过?”家入硝子笑得眼睛都弯成了夏油杰那样的一条缝,挪到五条悟身边,“你告诉我,我肯定不会和别人说的。”

五条悟伸手把家入硝子凑近的脸推回去,生无可恋地往床上一瘫,大喊大叫:“是杰他有女朋友了啦!”

事情要回溯到上个月,五条悟和夏油杰偷偷跑去酒吧的第二天,他们分别出了两个任务。
五条悟的任务地点是所学校,还算常见,咒灵也不是特别难缠,但他莫名很烦躁,明明已经换上了高专的制服,却总觉酒吧的味道若有若无地萦绕在鼻尖,他翻来覆去地把制服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那股气味的来源。于是稍微比平时粗暴了一点地解决了那只咒灵,收完帐准备去找喜久福店和夏油杰汇合。
喜久福今天会出新口味,说好了要一起去买的。

临近晚上六点,正是下班的时间,东京的街头人头攒动。凭借着190的身高优势,五条悟隔着两个街口就看见喜久福店的门口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绿灯闪烁了几秒,然后变成红色。他只好站在马路边等着90秒的红灯一秒一秒的减少。
手机屏幕亮着,显示出拨号的界面,冷冰冰的女声又一次传来无人接听的提示音,五条悟狠狠地按下挂断键,暗淡下去的屏幕上映出他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

彼时的五条悟还没能熟练掌握瞬移,耐着性子接连等了两个红灯才勉强来到了队伍的尽头。太阳正一点一点地没入地平线,整个天空如同被调匀的蛋黄一样扩散开来。他看着缓慢移动的队伍,从现在开始排队,可能得等到月亮挂在空中才能轮到自己,如果那时喜久福还没有售罄的话。
他张望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手机,东京时间18点12分,可他并没有看到夏油杰的身影。被咒灵耽搁了吗,还是把喜久福和自己一起忘了。
五条悟突然有点气结,其实到刚刚为止他都没有很期待不算太甜的新口味的喜久福,但他现在觉得今天这个喜久福是非吃不可。
他插着裤兜一脸冷漠地站在了队伍的最末尾。

“悟。”
夏油杰的声音突然传来,五条悟抬起头,看到拎着奶黄色包装袋的夏油杰站在离自己五米远的前方,明明是初冬,刘海却被额角细密的汗珠濡湿,有一缕紧贴着皮肤,笑眯眯地向自己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什么嘛,原来是提前来排队了。

五条悟心里从昨天晚上开始淤积的乌云烟消云散,明明咧着嘴角在笑,却摘下小圆墨镜熟练地冲着夏油杰翻白眼。

“居然提前偷跑!还不接——我的电话……?”

欢快的话音生硬地从中间断掉,像是一根被折断的光滑的木棍,突兀地露出一截粗糙的茬。然后尾音不断往下掉,直到溶进傍晚有些潮湿的空气里。
五条悟的嘴角垮了下去,他看到昨天酒吧的那个长发女孩拎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喜久福袋子从夏油杰身后走出来,还朝自己挥了挥手。

于是他带着一股来路不明的好胜心,面部肌肉紧急集合,把垮下去的嘴角重新翘起来,十分潇洒地拍了拍夏油杰的右肩问他:“女朋友?”

“哈?”
夏油杰好像有点迷茫,歪了歪头顺着五条悟的视线看到了身后的女孩子,然后一脸坦然:“不是。”

五条悟信了……吗?
并没有。

两天后,五条悟偶然路过一家猫咖,看到夏油杰在里面逗着一只体型巨大的白色长毛猫,那个女孩子递给他一根猫条,夏油杰抬头接过猫条,看见猫咖外站着的五条悟,神色有一丝慌乱,但很快恢复了镇静。
“女朋友?”五条悟问。
“不是。”夏油杰语气肯定。

七天后,五条悟在一家碟片店偶遇了夏油杰,他看到夏油杰微微弯下腰,像是在仔细听谁说话。五条悟踮起脚,目光越过高大的木质货架落在了那个女孩子身上,然后与抬起头的夏油杰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女朋友?”五条悟问。
“……不是。”夏油杰的语气有些急促。

十三天后,五条悟在涉谷过马路的时候,恰好看到夏油杰在路边,微微皱着眉,手中拿着咬过一口的可丽饼,细细咀嚼着,对面又是那个女孩子,睁着眼睛有些期待地看着他。夏油杰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在看到五条悟的那一刻闭上了嘴。
“女朋友?”五条悟问。
“不是!”夏油杰的语气很不好。

所以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五条悟又刚好看到了夏油杰,当然还看到了夏油杰旁边的那个女孩子。
五条悟第七次开口:“那是你女朋友吗?”
夏油杰这一次没有开口。

杰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五条悟从没见过这样的夏油杰,他好像是真的生气了。夏油杰一脸抱歉地朝女孩子笑笑,低声说了句什么,五条悟没听清,然后他看到那个女孩子摆了摆手,一个人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夏油杰的脸变得比翻书还快,等那个女孩子一转身就收起了所有的笑容,阴郁地看了五条悟一眼,脸上冷得像是要结上一层霜,丢下他一言不发地朝高专的方向走去。五条悟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路面上的薄雪被往来的行人踩了一整天,已经变得脏兮兮的了,路灯发出的暖黄色光束下,纷纷扬扬的雪花还在飘落,将那些灰色的雪重新覆盖。五条悟憋着一口气,但是从头到尾夏油杰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于是他愤愤不平地一路跳着去踩着夏油杰的影子发泄自己的情绪。

五条悟对回忆的描述到此结束。
家入硝子听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举起手想要发言:“我有问题。”
五条悟点点头:“你说。”
“你真的是偶然、偶遇、恰好、刚好地看到夏油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的吗?”
“……”

五条悟从床上站起来,挡住了白炽灯的光亮,家入硝子被笼罩在一大片阴影里。
他面无表情地夺走了家入硝子手中的那瓶酒。
“还给老子!”

“好好好——我重新问。”家入硝子赶紧安抚五条悟,像是给一只生气的猫顺毛,按着他的肩强行让他重新坐在床上。
“咳咳,那,那你为什么不高兴?”
“你的同期谈恋爱了你很高兴吗?”五条悟奇怪地看了家入硝子一眼,发现对方神色如常。
“我为什么不高兴?他又不是跟我谈恋爱,我高兴还来不及。”
“可是这样一来整个高专都会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啦!”五条悟的白眼要翻上天,夸张地吐舌,一副被恶心坏了的样子,“到时候我和杰出完任务了可能会看到那个女孩子拿着水在路口等他,会做作地给杰擦汗说‘哎呀真是辛苦啦’,然后杰会握着她的手,用恶心的语气说什么‘有XX酱在就不辛苦了呢’。呕,老子要吐了。”

家入硝子没接话,默默地把玻璃瓶里剩余的酒一饮而尽。顺着喉管滑落的液体有些辛辣,她被呛得连连咳嗽,眼角挤出了几滴生理性的泪水。
实际上她也是真的想哭。

“你没事吧?”惨遭挚友背叛的白毛同期暂时放下自己的愤怒,关切地问。

但是始作俑者五条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才是导致硝子被呛得说不出话来的罪魁祸首。醉酒的人通常不会承认自己醉了,每天和男同学各种黏糊糊而不自知的五条悟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夏油杰的日常行为到底给另一个同期造成了多大的心里阴影。五条悟刚刚描述的恶心画面正是每天上演在硝子面前的低配版。

五条悟是没有等过夏油杰出完任务,因为他俩都是一起出任务的;五条悟是没有给夏油杰送过水,但每一次东京有什么新甜品上新了两人必定一同出现在甜品店门口;五条悟是没有对夏油杰说过“你辛苦了”之类的蠢话,但总是嚣张地靠着夏油杰的肩说“我们可是最强”。

所以当家入硝子听完五条悟的哭诉之后,内心毫无波澜。
她实在是很难想象夏油杰喜欢女孩子的样子,庵歌姬学姐曾经背着他俩偷偷说过这两个人一看就是男同的样子,家入硝子对这个见解颇为赞同。她觉得五条悟对夏油杰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可是五条悟难得安静了好一会儿,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家入硝子腹诽着是不是真的该安慰安慰他。

下一秒五条悟就义愤填膺地抬起头,准备开始对着她进行又一轮声讨夏油杰罪恶行径的输出。
仅存了唯一一秒的同情水一般地滑过家入硝子的心脏,干干净净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她绝望地摸出手机,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设置成了静音,夏油杰的三个未接来电赫然出现在屏幕正中央。
家入硝子瞥了一眼越说越激动的五条悟,给夏油杰回电话是没机会了,还是给他发条Line告诉他五条悟在自己这里,让他把人领回去吧。
刚点开夏油杰的聊天界面,门就被人敲响了。敲门的声音不太大,但足以让五条悟喋喋不休的声音戛然而止,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宿舍里寂静得可怕。家入硝子奇怪地有些紧张,慌乱地把手机放进袋子里,看了看五条悟,又看了看门。思考了两秒,起身打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夏油杰散开了扎着的丸子头,头发应该是刚刚洗过,落到肩头的发尾还挂着水珠,有些凌乱。换下了高专制服后穿上了一套简单的灰色宽松卫衣,手一如既往地插在裤兜里,目光越过家入硝子的头顶落到半张着嘴的五条悟身上。
家入硝子侧身站在一边,好让夏油杰进来。高专的女生宿舍本来就不太大,两个青春期的DK挤在一起,空间稍微有些逼仄,靠墙站着的夏油杰稍微把视线往下压一压就能看到一言不发地坐在床上的五条悟。

可怕的安静在小小的宿舍里肆无忌惮地穿行。

状况之外的夏油杰半举起手虚晃了两下,后知后觉地打了个招呼:“嗨?”
五条悟没回话,家入硝子的目光在夏油杰和五条悟之间流转,过往的经验告诉她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没有一个人理会他,夏油杰露出了迷惑的表情,不确定地拿出手机又看了一眼,再一次确认还没过12点,现在还是12月7号。
“我应该没来迟吧。”

“哈?”五条悟抬起头,鼻梁上的墨镜随着动作滑落,宝石般的六眼在灯下熠熠生辉,毫无遮拦地盯着夏油杰。

“我说,还没过十二点,所以生日快乐,悟。”
夏油杰招招手,两只小咒灵分别叼着一个袋子吃吭吃吭地跑了进来,绕着五条悟的脚快乐地跑圈。

“给老子的?”五条悟弯腰,取下小咒灵叼着的袋子,在耳边晃了晃。一个袋子轻飘飘的,另一个则有些重量。

“不然呢?”夏油杰抬抬下巴,示意五条悟把袋子打开看看。

五条悟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撕开贴在袋子上的不干胶贴纸,把里面的东西哗啦啦全部倒在了家入硝子的床上。
仙台毛豆生奶油味的喜久福,挤满糖浆和奶油的可丽饼,各种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糖果和巧克力,还有数码宝贝的碟片。

看着床上零零散散的礼物,前一个月和夏油杰各种偶遇的情景又在脑海里闪现,五条悟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你不会……你不会前一个月一直在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吧?”

夏油杰一脸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所以你没有女朋友咯?”家入硝子终于忍不住插嘴。

“什么女朋友?”夏油杰皱着眉头,“这种谣言是从哪里传来的。”

家入硝子毫不留情地指着五条悟,很没有道德地开始拱火:“一个月能被五条‘刚好’看到七次和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夏油,你嫌疑很大啊。”

“我一直都说她不是我女朋友啊!”夏油杰欲哭无泪,他是真的觉得很冤枉。

“我姑且假设那个女孩子刚好也喜欢碟片和甜品,所以你们同时出现在碟片店和涉谷街头是为了参考她的意见给五条准备生日礼物,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们为什么会一起出现在猫咖?”家入硝子掰着手指头质问夏油杰,五条悟坐在一边抱臂连连点头,俨然和硝子统一了战线。

“……”
夏油杰微微偏了偏头,几缕头发随着动作从耳后落下,遮住了眼睛。他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攥紧了手中的手机,用力得连骨节得有些发白。

五条悟看着夏油杰,对方的小动作在六眼的审视下无处遁形,他敏锐地看到一撮白色的毛茸茸从夏油杰的指缝里露了出来。

“那是什么?”
五条悟咄咄逼人,终于肯从家入硝子的床上站起来,大有一副夏油杰不诚实回答就要动用武力逼迫他就范的架势。夏油杰悲壮地看了他一眼,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做了好一会儿思想斗争才认命般地摊开了手掌:是一只戴着小圆墨镜的白色长毛猫挂件被系在了手机的背后,体态圆润可爱,猫猫嘴傲娇地撅起。

和……和那只猫咖的猫简直一模一样!

“哦……原来去猫咖是去找代餐了。”和五条悟一起鬼混了这么久也不是白混的,家入硝子师承五条悟,把白眼翻得炉火纯青。

五条悟望着夏油杰,欲言又止:“你……”

“我说,”家入硝子打了个大哈欠,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个塑料袋把床上的甜品和碟片一股脑丢进去,塞到五条悟怀里,把他们两人往门外推,“要表白什么的去外面表白,我要睡觉了。”

门被毫不客气地关上了,一同被扔出来的还有两只小咒灵。五条悟抱着一袋子生日礼物,夏油杰捧着小咒灵,面面相觑。

“你不想说什么吗?”五条悟盯着夏油杰。
“呃,生日快乐?”夏油杰看了一眼手机,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还有呢?”
“我真的没有女朋友。”
“这就没了?”
“啊?”
“……”
“……等一下,悟你跑什么啊!”

初冬的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柔软地在地面积起一层薄薄的白色。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向同一个方向奔跑,月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他们还会有很长的以后。夏油杰看着前面五条悟的身影,模模糊糊地想到。
但是喜欢悟这件事,明天就要去告诉他。

关于五条悟第七次问夏油杰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夏油杰到底为什么不回答,让我们再现一下当时夏油杰的视角

夏油杰一边走一边端详着刚吃完的喜久福的包装袋,刚想要对那个女孩子说这个口味对悟来说还是不够甜,果然还得去一趟仙台买悟最喜欢的毛豆生奶油味。
可是女孩子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于是夏油杰把嘴边的话吞下去,一眼看到了前面不远处那头显眼的白毛。
他把喜久福的包装袋攥紧在手心,已经做好了再次反驳五条悟的准备。
“呃,”可是这次是女孩子先开口,一脸复杂地看着他,“冒昧问一句,这是你男朋友吗?”
夏油杰不想说话了,他突然很想和五条悟打一架。

39 Likes

是甜文,喜欢!

好爱好爱!!

好甜!!!!

好喜欢啊,他们两个真的好萌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