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If……

双教师if!

就是普通的做一下(反正总是在做)

没有很直接的提及但是是双性小5

 

——

 

夏油杰按了热饮键,掉出来的咖啡罐有点烫,只好来回抛了一会儿。接着他又给学生们买可乐和运动饮料。几个学生欢呼起来,毫无被困荒郊野外的烦恼,只有辅助监督苦着脸,车抛锚在不远处。

放眼望去四周就这么一个车站和一台贩售机。夏油杰是可以召唤咒灵飞回去,不过如果把学生丢在这里跑掉,回去肯定会被说教的。所以为什么要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实地演练啊。至少准备一个保姆车而不是已经超过里程数的旧车吧……夏油杰给辅助监督也买了一个饮料,冬天,刚才还有点烫的咖啡罐很快变得温吞吞了,辅助监督双手捧着热饮,埋头喝了起来。

他们看站台研究哪一班车方便回市区,突然五条悟的专属铃声响起。

“我回来了。”

“不是晚上吗,航班?”

“没有,我,直接回来的。”

电话那头的五条悟压低了声音。夏油杰不自觉地抬起眉毛,用那种对方看不见,但是可以充分传达出情绪的口吻说:“瞬移?”

“是哦,”五条悟回答,“现在就在你的办公室里。”

夏油杰找到了最适合倒霉孩子们搭乘的公车,他指给辅助监督看,一边也压低声音:“悟,你这样要害我被先生打。”

“说得好像你没有被夜蛾先生指导过。”

低难度的工作过于密集,高难度的工作虽然少但每件都十分累人,这就是近年来的状态。绝大多数时候,五条悟不怎么挑剔。他已经学会尽量忍耐不和高层作对。比如乖乖地接下这种需要跑到北海道的山里满地找头的任务,最后花好几天,才从湖底深处取出诅咒之王的手指。

夏油杰非必要不出差,因为没有成为事实的黑历史,绝大多数时间他得留在学校里。五条悟将重新封印好的咒物交给亦步亦趋的高层代表人,感觉对方松了口气。如果夏油杰在,他会立刻把手搭在他的后腰上,他会放慢脚步,在短暂的肢体接触的片刻,挨着五条悟耳朵说辛苦了。

其实不辛苦,有无下限连水都沾不到身上。只是疲倦而已。

五条悟,疲倦地站在车边不动。别人正等他上车,然后就可以直奔机场回家,在这个电也没有的森林里已经待了四天了。

“五条先生?”代表人小心地问。

他看着车里的人,摇摇头,笑了一下。

夏油杰刘海上粘了一些冰,气温很低的时候,飞太高太快就会这样子。五条悟发现他的鼻尖和额头也是冷的,虽然进入办公室就被暖气熏得湿哒哒地发红了,还有,他的喘息里带着咖啡味道。

“又有状况吗?”五条悟有点想笑,“老爷车杀手?”

夏油杰张开嘴试图反驳,但是可能风吹得呛到了,咳嗽了半天。他回头锁上办公室的门。

“撇下高层不管回来可是会挨训的。”

“撇下学生飞回来也会挨训。”五条悟垂下眼睛,看着他脱掉被水汽沾湿的外套,然后一个一个地解开衬衫扣子。五条悟觉得自己不应该坐在夏油杰的写字台上。他不确定等会儿下来的时候,是否会因为膝盖发软而出洋相。疲倦的身体被一种摇摇晃晃的强烈情感支撑着。

“无所谓。反正只是多一条不良记录。”夏油杰解开几个衬衫扣子,露出一部分的胸口。

五条悟不自觉地抬起手想触碰,但是夏油杰握住他的手腕,然后托着他的后脑勺给了他一个湿润的、让他的神志有些分崩离析的吻。

“时间不是很多,”夏油杰贴着他说,“再过一会儿校长和胖达就该开始夜间安全巡查了。”

“手指,现在,只要手指。”五条悟闭着眼睛。

夏油杰咬他的嘴唇,更用力,更任性地开始侵犯他的口腔。五条悟的手得到了自由,因为夏油杰悄悄放开他,转而去折腾他的裤子拉链。五条悟抬起一条腿好让他把手指刺进去,但是夏油杰偏要隔着内裤,很重地碾磨穴口。

“会弄脏……”五条悟声音发颤,小穴被布料摩擦,洇湿的水痕感觉很明显。夏油杰慢条斯理地嗯了一声,这才把两根手指送入他的体内。五条悟抱着他的肩膀,脑袋蹭着解开几个扣子后暴露的脖子,锁骨,小块的皮肤上。他努力用小穴夹住夏油杰的手指往他的掌心蹭去。夏油杰表情很慢吞吞,也可能是他故意板着脸,才显得从容。因为吹在五条悟耳边的呼吸一点也不慢,那一小块皮肤都是红红的。他甚至加了一根手指搔刮内部让五条悟更快地高潮。

五条悟咬着他的衬衫领子忍住尖叫,从尾椎蹿升的快感又迅速又强烈,阴茎也裹在内裤里吐出了一些精液。他的膝盖绵软无力地落下去。夏油杰拍拍他的背,把满是水液的手给他看。

“站得住吗?”

站不住,五条悟想回答。他靠着夏油杰,因为被牢牢地抱着,而不想担心会不会出洋相的问题。他把手掌贴在对方的腹部,往下滑,滑到那个鼓出来的地方。

“我觉得你需要帮忙。”他吞了一下口水,声音涩涩地说,“快点,快点,五条先生善心大发,正向你伸出援手。”

夏油杰仿佛在忍笑:“谢谢。”

五条悟的双手都摸索进去,握住那根因为阔腿裤而不引人瞩目的东西。夏油杰被握住的时候打了个激灵,被报复性地转动手腕重重抚慰的时候更是倒吸一口气。他抓住五条悟的后背衣服,粗重的呼吸吹在他耳边,身体震了一下射出来。

五条悟用舌头舔干净手上的精液,把他的裤子原样拉好。

“还是先回去吧,”夏油杰声音忽轻忽重地喃喃道,“再继续伸出援手,就停不下来了。”

赶在胖达查水表前离开学校,学生们还没回来,校园里看不到人。空气很凉,有一种要下雪的感觉。夏油杰视线动了动,去看脚不沾地,半飘在空中的五条悟。

五条悟立刻就发现了他的视线,他问:“怎么?”

“没什么。”夏油杰摇头。

沿路的便利店还开着,夏油杰进去买两块五条悟常吃的巧克力给他。仿佛对某种事情了然于心一样,五条悟笑了,剥开包装一点一点地咬着巧克力吃掉,又把不喜欢吃的坚果吐在糖纸里。校园外面的空气就比围墙里更热,靠近住宅的地方,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夏油杰可以从商店的橱窗里看到五条悟的倒影,一种这个人真切存在自己身边的实感。普通的人类就像蜉蝣——不知道为什么,五条悟很讨厌他说猴子这个词,夏油杰怀疑自己以前做噩梦的时候骂人被他听到太多次了——普通的人类就像蜉蝣,聚集起来让人感觉到一种深海里的密集恐惧症。只有五条悟是一个可靠的锚点。

“你真让人受不了,”五条悟坐在床上依次解开眼罩,制服,长裤,还有内裤的时候,夏油杰说,“趁我上班,当着学生给我打那种电话。”

五条悟满脸写着“可是我电话里什么都没有说”,他把自己脱光,笨拙地扭动,哪怕做过无数次,他还是表现得很含蓄。夏油杰分开他的腿,架在肩上,低头把那个湿润的小穴舔了个遍。五条悟本能地想并拢腿又强迫自己分开,全身剧烈地发抖。

“怎么——那样——”

“哪样啦?”夏油杰把脸理所当然地埋进去,鼻尖磨蹭着入口的嫩肉,舌头则搅动紧窄的甬道里的粘膜。他钳制着五条悟的腿根,不让他拼命往后闪躲,“不是很喜欢吗?床单都被弄湿了。几天没有做就这样,早知道就在办公室里做完,反正……”随便丢一个咒灵出去和胖达打招呼,拜托它拦住夜蛾就好,他本来还想说的,但是五条悟已经弓起背,捂着嘴掩盖支离破碎的叫声。

每次都是被舔到红肿的小穴迎接性器。五条悟含泪的眼睛望过来,夏油杰就没有忍住,压过去亲吻他裸露的咽喉,亲吻他的嘴唇。人对气味和触觉印象是最深刻的,人总是最留恋本能时亲昵的人留下的触感。夏油杰以前,不知道自己本能到底想干什么,也许就是这样,表达欲望的交媾,也许占有五条悟这个人,就是他的本能。

五条悟抬起头,在他一侧胸前的疤痕上用舌头舔了两道,再把这个叉舔去。落回床上,他看着夏油杰。

“想要这个。”他的手指尖划过还没有完全插进去的,留在外面的半截。

“可以啊。”夏油杰回答。他扶着五条悟的臀,把自己完整地裹入温热紧致的体内。

高潮过两趟,五条悟已经没有和他作对的精力,双腿夹着他的腰不时地抽搐。直接的操干不需要很久,因为内部已经敏感脆弱,所以五条悟很快就断断续续喘息着好像发条坏掉的玩偶,前面硬着,光靠小穴又死去活来了一次。夏油杰摸他的脸颊,把拇指放进半张的唇间,让他下意识含住吮吸。

醒过来的时候是半夜,回家做得太激动了,竟然忘记开暖气。夏油杰从被子里爬出来开暖气,又开窗通风,空气甜腻潮湿,新涌入的则带着清醒的凉意。外面下雨,没有雪花飘荡,只有单纯的雨水,但也在月光下看起来一粒一粒的,细细密密的。

他在窗口站了十分钟才回去继续睡,不过五条悟已经醒了,朝夏油杰伸出手。夏油杰坐在床边,拨开他的散发,把他抱到身上。

“杰,想要……”

“这么想要吗……”

“是啊。”

五条悟歪着头,定定地看着他,然后就沉下身体又一次吞入了夏油杰的阴茎。他快速地,哆嗦着在他身上起伏,夏油杰支撑他的上半身,触摸他的咽喉,最终还是躺下来。他看着五条悟咬着嘴唇把自己这次玩得下半身都湿透了。高潮的时候痉挛着缩起身体。他本来想从夏油杰身上下去,但夏油杰不给他走,satoru,在最后一个音节变化了,带着那种细密的颤音。他握着五条悟的双手往下来,压得他吞吃了全部。

五条悟颤颤地伏在他身上,好像因为内部被灌溉而觉得十分甜蜜,他总是露出这种表情,说他多么沉沦和痴态,但其实很清醒,明明很清醒,又要表现得好像没有夏油杰的肉棒就活不下去的样子。

“为什么要这样?”夏油杰毫无预警的问。

“没什么,只是想到你在身边,很喜欢。”

五条悟也说着不像回答的回答。

夏油杰微笑了。

是的,就是那个感觉,命中注定。

 

 

自己写的文都发完了!(大概)

剩下的不是翻译就是WIP……

27 Likes

太太写的文在AO3回味了很多遍,爱与欲如糖奶交融,尝到了各自的味道,又混合升华,甜而不腻的层次感。
想看到太太写的更多文。

好香,谢谢款待
话说这里的if线的悟是不是知道些原世界线的什么呀

也不是的!这个IF线里夏油杰也差点闯祸,但是没有闯很大,我一直没有写到逻辑通顺满意,所以一直还在电脑里吃灰……打算等写完另一个IF梗再整理一下……

喜欢: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