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咒力

原作向,造谣有,全文5k左右,感谢阅读啦

“——”破折号后的问题就当不存在的人问的问题

高专时期,星浆体事件前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咒力,你会怎么样?

“哈?这是什么问题?”

五条悟接过夏油杰递过来的冰可乐,被冰过的易拉罐独有的凉意大肆地往手心里渗,“噗呲”一声,可乐被拉开了,开始咕噜咕噜地被灌入口中,夏天的燥热就这么被一罐冰冰凉凉的可乐给暂时缓解了。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手中喝完了的可乐罐被捏扁,五条悟耸了耸肩,试图拿这干瘪的可乐罐去换夏油杰手里还未开的可乐。夏油杰像是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理所当然地从一袋子花花绿绿的饮料中找到一瓶可乐,再递了过去。达到了目的后,五条悟满意地笑了起来,“啪”一声,干净利索地把可乐罐投进了垃圾桶。

“我吗?我其实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夏油杰喝了一口手中近乎无色的饮料,清清爽爽的柠檬味盈满了唇齿。

“但是,我想过成为一名咒术师会做什么。”

身旁的五条悟再一次“噗呲”一声,打开了可乐,只不过这次运气没有上一次好,可乐溢得满手都是。夏油杰没忍住,抿唇笑了,递了纸巾过去。

“成为咒术师去保护非术师。”

一个如此远大的理想,就这么被少年人带着笑意,轻轻松松地说了出来。五条悟却对这个行为很是不屑,满手的可乐也不用纸巾擦,就这么直接蹭在了夏油杰的身上。

“我最讨厌正论了。”

黑色的上衣迅速吸收了被蹭上来的可乐,形成了一小圈一小圈被加深的黑色。夏油杰的笑容僵在了嘴边,看着已经准备好和他打一架的五条悟,却起了戏谑的心理。

“如果没有咒力的话,我应该不会和悟见面。”

在盛夏蝉鸣的喧闹中,温温柔柔的话语就这么道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情,却定住了身旁跃跃欲试想和他打一架的挚友。这位挚友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他身上,大喊着,这个世界必须要有咒力,而五条悟必须要有夏油杰。

什么叫做一个人必须要有另外一个人? 夏油杰拎着一袋子因为温差在不停出水的饮料,接住了倒在他身上的五条悟,明白了那句话——好像夏油杰也必须要有五条悟。抬手揉着五条悟柔软的头发,含着笑意的眸子倒影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刚想从袋子里面翻出糖来哄五条悟的时候,夏油杰感受到了胸口一片冰凉。

“悟,你的可乐都洒我身上了。”

高专时期,星浆体事件后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咒力,你会怎么样?

“怎么又是这个问题?”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没有想过其他的。”

没有被无下限抵挡的橡皮擦弹到了五条悟的脑门上,被隔绝在外的笔在掉落在手中被转了起来,笔尖在空中划着流畅的曲线。因为刚刚的尝试成功了,五条悟眼里是止不住的得意,眼里的笑意从厚厚的黑色墨镜后溢了出来,下一步是练习领域和长距离瞬移。

自从星浆体任务失败,被伏黑甚尔杀死又绝地觉醒,将理子妹妹的尸体盖满白布抱在怀里,盘星教徒为此献上掌声之后,那一日的血腥味好像一直萦绕在他们俩身旁。但是,五条悟从未想过会出事,他不但已经成为“最强”了,还在一步步变得更加的强大,好像一切都在朝着可以接受的方向走去,他们都会有一个适合特级咒术师且还不错的未来。

只不过,转头他就发现杰变瘦了,凑到他的挚友面前,是不是挂面吃多了?在得到没事,苦夏罢了的回答后,五条悟凑得更近了一点,一双湛蓝的眸子在墨镜后笑意盈盈的,那这次我去买冰镇可乐给杰喝好了。

只是苦夏罢了,夏天这么热,而他们又穿着厚重的长袖长裤的黑色校服,怎么可能不会苦恼。不过,也没什么关系,没有夏天的苦恼不是一瓶冰镇可乐带不走的,如果不行,就两瓶,就和一年前一样。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咒力,你会怎么样?

“没有咒力的话,就不需要咒术师了。”

休息室里的空调坏了,室内比室外更加的闷热,夏油杰垂着头坐在长椅上,披散的头发将脸颊笼罩在了阴影里面,只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和顺着脸颊一滴一滴滑落的汗水。

“没有成为咒术师的话,或许我就不需要强迫自己去坚持什么了。”

——你在坚持什么?

“大概是在坚持保护非术师依旧是有意义的。”

抬手将垂在脸前的头发撩了上去,露出了那一双斜长且眼尾微微往上挑的眼睛,眼里没有一丝情绪,凝落在眼底的黑色在一点一点地吞噬着已经一片空白的眼眸。

夏油杰起身走到了旁边的售卖机旁,和往常一样,买了冰镇可乐,拿在手里,是一样的冰冰凉凉,不同的是,这次只买了一瓶。照旧是“噗呲”一声,拉着拉环,打开了可乐,可乐瞬间溢了出来,满手都是。也不拿纸巾擦,只是低着头,看着手心里的可乐慢慢变得黏黏糊糊的,让人莫名觉得有些恶心。还在易拉罐里的可乐气泡渐渐跑没了,被燥热的气温烘烤着,可乐回到了常温,已经不再是冰镇可乐了。

起身将剩下的可乐扔进了垃圾桶,夏油杰站在垃圾桶旁,看着褐色的液体从红色精致的易拉罐里面流进了垃圾桶里,就这样那一句很轻很淡到足以被那一年盛夏蝉鸣给掩盖的话语透过夏油杰垂在脸前的头发传了出来。

“但是我是真的看不清咒术师的尽头。”

夏油杰叛逃后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咒力,你会怎么样?

“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白痴吗?”

又是一年盛夏,五条悟换上了教师制服,学生时代按照那人款式改动的校服早已不知道被压在了衣柜的哪一层,取下了厚重的黑色墨镜,将白色的绷带一圈一圈地缠绕在眼睛上。骄阳透过层层叠叠的树枝桠化成了五条悟身上流动的光影,燥热的夏风无法带来一丝一毫的凉意,夏天是一年比一年更热了。

“与其思考这个问题,还不如去给我正在训练的学生买可乐喝。”

这家小卖部不知道开了多少年了,早已熟悉了这群学生老师。这里的老板当然认识这个白发蓝眼,有一米九多个子的青年,好几年前,从他还是个戴着圆圆的墨镜,穿着校服,笑得肆意张扬的少年就认识他了。

那是一个大中午,热滚滚的空气一层接着一层涌了上来,当时店里还没有装空调,老板就拖着一个摇椅,对着一个吱呀吱呀地在扭动的风扇,就在随着摇椅一晃一晃地半眯着眼睛,准备睡个午觉的时候,他听到了自行车的声音。随即,就是那个少年欣喜的声音,杰,我就说这里有个小卖部吧!

睁开眼睛,就看见那个少年已经到了跟前,低头问他,是不是这里的老板,眉眼里抑不住的雀跃。那个时候,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跟他穿着一样的校服,也是高高瘦瘦的,盘着丸子头,留着一绺刘海的少年。那段时间,他们俩一来,就几乎会把原本就不大的小卖部里面的冰镇可乐给洗劫而空,有一款味道很淡的柠檬水,他们也很喜欢买,有时候也会连带着一些花花绿绿的饮料和各种口味的雪糕冰棍。

一来二往的,老板也渐渐熟悉了这两个年轻人。但是,再过了一段时间,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盘着丸子头,嘴角总是带着淡淡笑意的年轻人来过了。其实不会不适应,毕竟那两个孩子只是他的顾客罢了。只是每次看见那个白发少年,一人站在冰柜前挑雪糕,提着一袋子冰镇可乐和柠檬水离开的时候,老板总是将目光移开,有些不忍,他很清楚,眼前的少年是不喜欢喝这柠檬水的,喜欢喝的那位,他真的再也没有见过。

这个小卖部不是第一年服务于这群孩子,当年也是一帮孩子大大咧咧地涌了进来,也是某一天有两个孩子,再也没有来过。老板随口一问孩子的去向,站在小卖部里的孩子们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他们告诉他,死了,因为他们死了,所以再也无法过来。这个被换做“杰”的少年,是不是也是因为离世了,所以再也没有办法出现在小卖部里面,老板叹了一口气,那么好的一群孩子,怎么就会走到这样的结局。

“老板,还是可乐和柠檬水。”

和往常一样,五条悟透过绷带挑着冰柜里的雪糕,这次却被告知,柠檬水没有了,以后都不会有了。正在挑雪糕的手顿了顿,出去出差的时候,翻遍大街小巷的超市都找不到这款柠檬水,只有这个小卖部依旧还坚持在卖。五条悟摆摆手,让老板全部换成可乐,拎着一袋子可乐准备离开的时候,回头和老板道了一声谢,谢谢他让今天以前的五条悟想喝的时候,都喝到了这款柠檬水。

在回高专的路上,树影斑驳,五条悟手里提着一大袋冰镇可乐,因为温差,易拉罐上凝成了大大小小的水珠,想着那从未变过的小卖部和脸上添了几道皱纹的老板,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咒力的话,他应该压根就不会有什么机会喝到这柠檬水。

“那人知不知道以后再也没有一个地方会卖这柠檬水了?”

“话说回来,那个柠檬水真的很难喝,味道超级淡,怪不得会倒闭。”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咒力,你会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让我成为猴子吗?”

声音里面含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不明显的杀气陡然攀上了夏油杰的身上,眼睛习惯性地弯起,眼里越没有半点笑意,不似当年将头发全部盘起,现在留了一半的头发披在肩上。站起身,理了理自己身上的五条袈裟,准备去给菜菜子和美美子买可丽饼。

一路上,过往的非术师熙熙攘攘,虽然有意控制,但是夏油杰的脸色依然沉了下来。很快就到了俩女孩点名要吃可丽饼的店,推开门,一股香甜的奶油气息就这么围了过来,萦绕在身旁,看着熟悉的店铺,夏油杰抿了抿唇,那人的嘴巴向来刁钻,经常闹着要来买的甜品店定是极好的,只不过自己向来不喜欢吃甜的,离开他以后,这还是第一次来。

翻开着菜单,很多当年他们最喜欢点的甜品已经从菜单上消失了,谈不上什么伤感,夏油杰只是觉得或许本该如此,随着时间的流逝,社会的变化,一些甜品不再被人需要了,本就应该下架,有可能有些人还惦记着这些已经被淘汰的甜品,但是很快就会被新上架的甜品给吸引了目光。

就好像那个意气奋发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必须要有对方,可是当一切都支离破碎之后,两人之间所谓的相互需要好像开始比不过一些更重要的事情,而那些事情更需要少年人去追随,再然后就是争论、分别、不再见面。最后一步就是忘却,人们通过新的甜点忘却已经下架的甜点,而夏油杰要通过新的理念、新的家人忘却那三年的五条悟。

很快两个女孩要吃的可丽饼给打包好了,夏油杰却莫名让店员再给打包份喜久福,他向来觉得这甜到发腻,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让店员打包一份,就像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五条悟可以做到几乎一口一个。

就在夏油杰离开甜品店的时候,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他看见了那人,立在人群中,身边跟着一群十分年轻的咒术师,就跟他打听到的一样,墨镜被换成了一圈一圈的绷带,穿着高专的教师制服,唇角带着肆意又张扬的笑,告诉身边的学生,这家甜品店可好吃了,老师学生时代的时候可经常来。

他应该立马隐入人群离开的,对方可是最强的咒术师,但是,他没有离开,他知道对方已经看见他了,就那么一瞬间,他想和当年一样,走到对方面前,递上自己为他带的喜久福,看着对方蓝色的眼眸里盈满笑意,只一瞬,夏油杰只觉得自己荒谬,他们已经站在对立面了,刚刚的想法只会显得无比的可笑。

稍微抖了抖身上的袈裟,夏油杰注视着五条悟走进甜品店的背影,他算是明白了,他不可能忘却那三年的五条悟,新的理念、新的家人和五条悟压根就不是一回事,那三年也好,五条悟也好,在他心里将会永远占据着一个不为人知、不可言说的地方。

在返回的路上,夏油杰有些累了,找了个几乎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打开了手里的喜久福,咬了一口,还是甜到难以让人忍受啊,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咒力的话,他绝对不会反反复复吃这些甜到发腻的甜品。

夏油杰死亡后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咒力,你会怎么样?

“这白痴问题问了我几次啊?”

刚刚泡好的咖啡散发着淡淡的苦味,五条悟一颗接着一颗糖往里面丢,一手搅着咖啡,一手拨通了歌姬的电话,炫耀着今年一年级的进步,身为老师,自然会为此高兴,拜托完事情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如今也培养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三年级的秤和二年级的乙骨他们,还有一年级的这三个孩子,无论成长的快慢,大家都在变强,他想培养强大聪明的同伴,将这垃圾咒术界重置的梦,一天比一天更加清晰。他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变得孤单,不再像那时在最美好的年纪,独自一人将自己扼杀的挚友,不再像那人离开后,只剩孤身一人的自己。

喝了一口咖啡,五条悟皱起了眉头,这牌子的咖啡怎么这么苦,随即又丢了几块糖进去,接着打了个电话给学生,让他们仨过来一趟。

在等待的时间里,靠在椅子上,五条悟闭上了眼,很快就睡着了,一梦便是三年。他看见了什么都未发生时候的夏油杰,悠闲地指挥着咒灵,眉目俊朗,笑容温煦柔和,教导他,不要欺负弱者。而自己立在他对面的废墟上,反驳着他,然后是什么,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是忘了放“帐”。在自己表示不满的时候,他依旧在带着笑意,温温柔柔地告诉自己,要保护非术师,保护弱者,直到被自己激怒,要和自己打架。

再后来,再后来是什么,是多么俗套的剧情,感情一步步升温,到理子去世,到最后的分崩离析,到故事的结局,是手中的“茈”和亲手杀死的挚友。五条悟在梦中,几乎想大笑出声,痛苦吗?一点也不,他本就应该杀了他,只是,就只是突然觉得,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咒力也挺好的,或许这样他就能活下来了。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