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p】好好听课 by 阴霾予雨

五条悟缓慢地挺直腰背,在椅子上状似不安地扭动着。教师尚未发现什么异常,只有夏油杰看出他身体细微的颤抖,两条长而直的、被校裤包裹的腿绞起来,腿根夹得很紧。视线逃不过六眼的捕捉,于是五条悟回过头,朝他抛来一个wink。墨镜挡住微红的眼眶,于是老师只当今天是五条悟偶尔认真听课的、幸运的一天。

夏油杰原以为他身体不适,现在才放下心来,不过仍旧没能明白五条悟在做些什么。五条悟心里好笑,更卖力地摆起腰,两瓣阴唇在椅面上来回磨蹭,吐出点粘稠的淫水来,把内裤泅湿一块,贴在皮肤上不太舒服。他昨天才长出这玩意,必要信息一知半解,先去把新的玩法查了个遍。夏油杰还在瞅他,笔都搁去一边,丢了个纸条:怎么了?五条悟笑嘻嘻发了个短信回去:昨晚你在床上还不是这个样子呢。坏消息是夏油杰没关声音,提示音一响,台上的中年教师忍无可忍地把粉笔捏断了。夏油杰条件反射,直接罚站,表现出很强的自我管理意识,期间不忘用眼刀狂戳五条悟。他身量不低,站起来刚好能越过五条悟的手臂看到那双腿,少年正值浮想联翩的时候,在搭档的无声坏笑里夏油杰尴尬地发现自己有点儿情动的征兆,还好穿着阔腿裤,尚无人发觉。

五条悟格斗善踢技:高踢、后蹬、以腿根为支点扯断敌人的肢体;两个人滚到床上后就变成了浪荡的开腿,绷直小腿缠上同学的腰,高潮时本能而毫无作用地蹬踢床单,试图逃开肉穴紧紧吸着的阴茎。夏油杰被这种种场景搞得耳朵发热,不自觉地瞟五条悟现在的动态,见他还是身体前倾、腰背弯出极流畅的弧度,小幅度地颤抖着,腿并得死紧。他们一起看过片,终于夏油杰反应过来他的好同学在课上干了些什么。五条悟我行我素,一副不知廉耻的样子,在理论课上靠夹腿自慰。他喘得很轻,羽毛似地撩男朋友的心和下体。他自己也硬了,来自雌穴的快感连带着裤裆鼓起一块,被抽屉遮掩住,老师于是看不见。新生的器官一缩一缩地试图吞吃什么东西,然而主人欺骗了它,只能可怜地唆进一小片内裤,粗糙的触感让五条悟爽得头皮发麻,猝不及防吐出呻吟,又紧紧咬着下唇把声音逼回喉咙里。他身体的重量都压在那张小嘴上,椅子也不堪重负地咯咯响起来。老师转身的时候他猛地抬头,像刚刚的喘声和哼鸣都不过是年龄带来的幻听。

校裤不算柔软,大少爷向来娇贵,想必关掉无下限、在这样的磨蹭之下,细嫩的大腿内侧已泛起红,带去微妙的痛感。五条悟平时不爱痛,偏偏对性又很开放,尝试过不少过激的玩法——夏油杰知道痛和羞辱都会让他高潮得更快,乃至真的像淫言浪语中描述的荡妇似地吐出一截舌头。那截软肉很灵活,常年舔吃硬糖,到后来能勉强伺候同学的鸡巴,唾液还会从唇角无可抑制地淌下来。顶他上颚会逼出呜呜的鼻音,深喉则会堵住他窄小的喉咙口,一并堵住所有哀求和抱怨,让他猫一样伏下腰抖动起来。

他偷偷隔着校服摸自己的乳头,直到其中一颗被揪得充血,将衬衫顶起一点。两处的抚慰轮番挑逗食髓知味的神经,五条悟舔舔嘴唇,突然放慢了动作,转而写下些什么,给夏油杰扔来纸条。夏油杰的直觉告诉他一定不是什么好话,展开一看,没想到糟糕到这种地步。字迹潦草地写着:好湿,真的能出水耶。附一枚小爱心。

夏油杰把纸条撕了丢进课桌里,表面要去教训他,阴茎可耻地硬得更厉害了,在六眼下无处遁形。五条悟促狭地一笑,嘴唇被自己的口水沾得反光。

第二张纸条写:快要到了。没有标点符号,最后一笔飞得颤抖,像被累积的快感折磨到极致、全身都敏感得发痒。

一声轻轻的闷哼被下课铃掩盖掉,同时夏油杰收到第三张纸条。

“想要杰……”

五条悟托着下巴,墨镜滑到鼻梁中段,眼睛红红地瞅他。老师和其他人都已经出去,房门被贴心地带上,不知有没有人发现最强咒术师之一差点在课上高潮的端倪。他比着口型叫杰,高中生哪里受得了直白的邀请,鬼迷心窍地伸手去抓五条悟的肩膀。热乎乎的,指尖碰上的刹那,五条悟挺着胸短促地尖叫一声,无力地趴下去了。他的指甲因抠住桌沿而发白,显然是经历了一次绝顶高潮,不得不把脸颊贴在冰冷的桌面上降温。夏油杰看得发愣,五条悟拉住他的手,吐舌去舔生着茧的指尖。然后那只手被引着向下,擦过侧腰,引起一阵轻颤。他虚虚支起屁股。咒灵操使灵活的手在椅面上触及一片湿意。

五条悟扯开腰带站起来,放过被沾得一塌糊涂的椅子。他眼睛也含着水、屁股也流着水,还抱着腿坐到桌沿上,故意露出一朵艳红的肉花。夏油杰还没来得及动作,他抢先带着黏糊糊的语调眨眨眼道:“杰,来帮我处女毕业吧。”

3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