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热带鱼会喝奶茶吗 by 阴霾予雨

天内理子站在黑潮之海前出神。隔着巨大的玻璃幕墙,两条鲸鲨缓缓游进深处,留下摇曳的鱼尾。五条悟抱着膝盖抬头问夏油杰:“会不会很好捏?”

“不拦你。”另一个笑了,神定气闲靠着柱体,仿佛真的对水族馆一点兴趣没有似的。他的咒术从未如此好用过,至少在五条悟心里如是:一只黏糊糊的低级咒灵以天内理子为核心结成屏障,将挤来拍照的人群不着痕迹地挡去。至于他们自己,夏油杰故作帅气地打了个响指,六眼捕捉到人群移开了视线。

“是对‘看’的恐惧产生的咒灵。”他轻轻说,“声音倒是不会被遮盖。”

五条悟故意用力吸了一口奶茶,发出长长的一声响。事物到了体内就不会被无下限挡开,否则他的肺都接触不到空气了。夏油杰曾经问他沿着消化道从口腔到屁股——不也能算外表吗?五条悟作呕吐状,下一秒就逃开了,懒得跟他交流更多生物问题。

“害怕‘看’就只是单纯地躲开了。人真是好无趣。”六眼的持有者蹲在地上抱着奶茶,眼神落在独自游览的天内理子身上。他试着想象看不到是什么感觉、害怕看又是从何而来,未能得出答案。从出生开始,那双玻璃珠一样的漂亮眼睛就尽职尽责提供一切信息了,完全消化它们是六岁以后的事,不过在此之前,他也从没有为此恐惧过。

就如同现在,他慢悠悠地笑道:“杰,怎么一直看着我?”

夏油杰抬腿踹了一下他屁股:“怕你晕过去嘛。”

这话回的嬉皮笑脸,五条悟抓住他的脚踝借力起身,心里明白对方还在为了他持续运转无下限而感到担心。他比夏油杰脸皮厚,又拿他的手为自己掸灰,满意地察觉到肌肉一下子缩紧了。

“能有什么灰?”

“杰的眼神掉小心心在我身上了。”

于是轮到夏油杰假装呕吐。五条悟叉着腰扭来扭去,忽然抬手向他身后,五指虚虚一握。“没下死手吧?”他还真呕出了东西,两个咒灵玉,很快化作黑影朝可怜的诅咒师去了。

“记得拖远点哦~”

天内理子浑然不觉,专心致志趴在玻璃上观察一只蝠鲼。黑井在人潮中远远看着她,可能在笑。

“只是让他肚子痛一下。”他半真半假地解释,“啪的一下,咻。”

夏油杰闭目养神,好不要看到五条悟在他面前跳儿童体操,知觉跟着放出的咒灵一起离开水族馆,直到附近的沙滩,确认诅咒师被摆在礁石上,像一条美人鱼,低配版本。五条悟伸手揪他的脸,咕咕哝哝你笑得好奇怪,有什么乐子分享一下嘛。

他睁开眼睛,直直对上两片圆形浅海。五条悟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样子同他说:“紫色的耶。”

“什么?”

“眼睛。”

“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夏油杰侧头瞥了一眼蹦蹦跳跳的女孩,“理子妹妹要走远了,跟上去吧。”

“再发现一次有什么问题。”他扒开下眼皮对搭档做鬼脸,包裹着他们的咒力慢慢弥散开,最后在夏油杰体内重新凝聚成一团。黑井向他们招手,游客摩肩擦踵地过去,吵闹地啧啧称奇。

咒灵操使把手揣回兜里,问五条悟奶茶的味道如何?

“一般般。”他说,“不过也不难喝,感觉像捡了便宜。”

“人少完全是因为它太贵了,悟。还好你不用高专批任务经费。”

“烂橘子抠到这种地步吗?不给这种艰巨的任务多来点工资?”五条悟大惊小怪,扯着另一个的袖子去追天内理子。小姑娘站在廊道的尽头,庞然大物从她的头顶经过,显得她仅仅是颗黑白的小斑点了,“你要喝吗?”

他把塑料杯塞进夏油杰手里,眼睛亮晶晶:“之前你也应该来一杯的。”

他哼哼唧唧,喊着小矮个怎么跑得那么快。理子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憋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谴责他的话。夏油杰偏心她,捧着伟大的五条悟给的昂贵奶茶,还要嘲他个子高高心眼小小。五条悟拱了他一下,骂他胳膊肘往外拐,奶茶不喝就还给我!

小矮个听到怪刘海帮她出气,满意地哼了一声,大跨步地向前走,麻花辫在背上一颠一颠。五条悟噘着嘴想问夏油杰怎么又在盯着自己看?

夏油杰直接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在理子和黑井背后偏头来叼他的嘴唇。他们差不多高,五条悟被突如其来的亲吻搞得大脑停摆,乖乖贴了几秒,又感觉一种湿湿热热的触感沿着下唇内侧滑过。夏油杰笑得眉眼弯弯,因为男朋友在接吻时的第一次睁眼而很有成就感——何止是睁眼,分明是瞪得很大,看着堪称委屈了。

五条悟后知后觉去摸自己的下唇:“你咬我!”

他龇牙咧嘴,沾着唾液的指头偷摸着放下、在夏油杰掌心一抹,权当报复。鲸鲨挤挨着游动,不知为什么那样的庞然大物能贴在一起。在快门声中没人注意到这对年轻漂亮的情侣,于是他们和任何普通人一样融在黑潮之海里。大胆又亲密的小动作可以被深海掩盖。甜腻的奶茶也带着咸味。好天气是理子飞扬的白色裙摆。五条悟短暂地闭眼,假装自己不用运算多余的信息,整个世界只剩下被紫色热带鱼咬了一小下的心脏晃个不停。

6 Likes

我哭得拉 好崩溃 “真真的好景就这样一瞬即逝,用不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