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变成拇指姑娘就可以被随便玩弄了吗?!(七夕的糖馅馒头)

双教师if

避雷:笔者个人xp

足交、口交、手淫

童话系列

骗人的吧。

夏油杰和家入硝子看着面前的五条悟陷入沉默。此时的五条悟大约夏油杰一根食指的长度,眼睛上蒙着一条白色丝绸,穿着粉色的花瓣裙,漏出一截被白色蕾丝包裹的小腿,背后甚至长了一对粉扑扑的翅膀。

五条悟站在辅助监督的手掌上,不耐烦的走来走去,小皮鞋在辅助监督的手心上留下浅浅的红痕。

夏油杰盯着五条悟跳来跳去的裙摆,不甚在意的听着辅助监督磕磕巴巴的汇报。

什么童话噩梦生成的咒灵,什么五条君为了防止冰淇淋掉在地上而不小心被咒灵打中……

夏油杰完全没有听。他看着小小个的、粉扑扑的五条悟,张开手掌,让五条悟跳了进来,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旁观的家入硝子嫌恶的逃出三里远,即使开始被芭比一样精致可爱的五条悟糊住了眼睛和脑子,硝子在看到辅助监督冒着冷汗、眼神诡异的解释时也大致猜到了真正的原因。

但是对夏油杰来说,什么都没关系。什么真相啊,什么任务啊,什么五条悟变小之后的问题啊,夏油杰在此刻完全没有考虑过。
试问哪个人在小时候不希望拥有一个会动的小玩偶陪伴呢?可以照顾他换衣服,制作好吃的甜点喂养他,搭建精巧的房子饲养他。这个梦想在夏油杰二十八岁的那一年得以实现。

一指高的五条悟在夏油杰的手掌上滚来滚去,圆圆的鞋尖在指腹上不时地敲点两下。五条悟朝着夏油杰地胸口方向趴下去,露出蓬蓬的南瓜裤和一个圆滚滚的后脑勺,背后的翅膀像是害羞一样颤抖。
夏油杰放轻了呼吸,用手指轻轻的在五条悟的小脑袋上揉了揉,得到了一只把脸镶进手掌、耳朵红红的拇指姑娘小悟。
此刻,夏油杰情不自禁的捂着心脏倒退两步,

实在是,

太犯规了!!!

悟这样也太可爱了。

夏油杰脖子红红的想着。

“夏油君,我汇报完了,这件事就是这样,五条君变成这样我们也很担心…”

辅助监督很是凄惨的说着。

很久之后才得到回应,

“啊啊,您原来还没有走啊?真是抱歉。”

“…”

辅助监督噎了一下,忍辱负重的退出了医疗室。

现在只有夏油杰和五条悟在医疗室里。

夏油杰戳了戳五条悟的屁股,五条悟抖了抖,没有翻身。

夏油杰弹了弹五条悟的丝袜,五条悟抖了抖,没有踹人。

夏油杰扯了扯五条悟的翅膀,五条悟抖了抖,没有扇人。

于是夏油杰开始放肆,他一把撸掉了五条悟的圆头小皮鞋,在裹着白丝的脚底看来看去,手指从南瓜裤和白色丝袜中间的绝对领域沿着五条悟的腿部曲线一直摸到蜷缩着脚趾的脚底板。

五条悟趴不下去了,他一个翻身一脚踢在夏油杰的手指上,一边撤掉蒙着眼睛的白丝绸,一边气呼呼的抱着手臂坐在夏油杰手心上,

“杰,你是变态吗?”

五条悟控诉着,

“老子现在可是工伤!”

“工伤!!工伤!!!”

夏油杰忍着笑,顺着五条悟的想法回答,

“那你工伤要我做什么?”

五条悟转了转眼珠子,跳起来叉着腰,

“杰要照顾我!”

“要帮我做任务。”

“然后呢?”

“然后,然后帮我买喜久福,帮我买饭,帮我带汽水,帮我洗衣服!”

夏油杰看着神气的五条悟忍俊不禁,答应了五条悟的所有要求,并主动要求贴身照顾五条大少爷,得到了五条悟赞赏的眼神。

回去宿舍的路上,夏油杰把五条悟装在上衣左边的口袋,打电话向夜蛾正道说明情况并给五条悟和自己请了个长假。
五条悟挂在口袋里,一边像是踩着跷跷板一样踩着衣服,一边听着夏油杰平稳的心跳,忍不住眼皮掉了下来。

等到夏油杰到宿舍的时候,五条悟已经窝在口袋里睡得脸颊粉粉、头发凌乱了。
夏油杰把五条悟放在柔软的大枕头上,翻出一块以前做爱的时候用来遮住五条悟眼睛的黑色丝绸,轻柔的给五条悟盖上小被子。

然后夏油杰掏出手机,连夜联系高级裁缝,双倍薪酬加急定制各种小裙子、丝袜、鞋子、眼罩甚至定制了情趣内衣。然后紧急购买芭比豪华大别墅和糖果屋。
搞定好一切之后,夏油杰亲了亲五条悟的脸,拉灯睡觉。

在金钱的力量下,所有东西都到的非常快。五条悟看着夏油杰手里的死库水泳衣和仙子小叮当套装震撼的挑了挑眉毛,装模做样的思考了一番,愉快的选择了死库水。

五条悟抱着死库水摇摇晃晃的飞进定制的大别墅里,在豪华三层楼里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浴室。五条悟穿上死库水,对着大镜子左瞧右瞧,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然后从脱下来的衣服里扒拉出丝袜,穿上丝袜之后又把丝袜撤的破破烂烂。然后兴奋的从窗子飞了出去,乖乖巧巧的坐进夏油杰的手掌。

像是手办一样鸭子坐的坐在夏油杰的手上,五条悟开开心心的伸出手臂,

“杰,我好看吗?”

五条悟一边甜蜜蜜的笑着,一边用夏油杰的手心蹭着自己被死库水勒出明显痕迹的肉棒,像是猫咪发情一样弓着腰身,黏糊糊的发出不明意义的鼻音。

夏油杰深深的呼吸试图平复五条悟刻意勾引而生出的火气。

妈的。夏油杰在心理忍不住爆粗口。

悟现在这么小只,我就是硬了也操不了。夏油杰突然意识到大问题,整个人如丧考妣。
正当夏油杰恹恹的时候,五条悟扑腾着翅膀从衣摆钻进了夏油杰的上衣。

五条悟踩在夏油杰的裤头上,看着夏油杰流汗的腹肌吹了个响亮的口哨,然后抬起脚,在夏油杰的肚脐眼处勾勾画画,不时用脚尖轻柔的游走在边缘,不时用脚心用力的踩在腹肌上转圈。

在闷热的上衣里,五条悟听见夏油杰的喘息,他得意的笑了笑,在硬起来的裤兜上坐了下去,双腿夹紧突起的肉棒,塌着腰、隔着布料前前后后的摩擦。

夏油杰的鸡巴隔着布料也透露出热气和湿意,五条悟着迷的手脚并用,在裤兜那里玩弄的非常开心。

从鸡巴摩擦到会阴,再从会阴摩擦到肉穴,五条悟骑在夏油杰隆起的裤头上玩的屁股湿漉漉一片,会阴红通通的刺痛,自己前面的鸡巴也硬的胀痛。然后拔屌无情,屁股夹着被肠液浸湿的死库水飞到夏油杰的乳头处,一口咬了上去。

夏油杰嘶了一声,胸口忍不住升起一种酥麻的痛觉,他干脆利落的躺了下去,脱掉上衣和外裤方便看清五条悟的动作。

五条悟含着夏油杰的乳头,伸出舌头在小小的奶孔上又舔又咬,一边上手在乳晕上摸来摸去,一边在乳肉上又啃又掐,口水流满了整个乳头。

看着硬挺挺的乳头,五条悟摇了摇屁股,飞到夏油杰的鼻尖,在夏油杰的眼前后仰着腰,大幅度的张开腿,把死库水从自己嫩呼呼的屁股和鸡巴里勾出来,黏稠的淫水在夏油杰的鼻尖缓缓流过。
五条悟挑衅的把腿岔开,把夏油杰的鼻梁当作自慰用品,马眼和肉穴流的水差点让五条悟在夏油杰的鼻梁上玩滑滑梯,看的夏油杰不住的咽口水。

在快要射出来的时候,五条悟突然停止了动作,忙忙碌碌的飞到冷落的乳头边,跨着腿掰开自己的嫩穴,把乳头操进了自己的穴里。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的动作直接射了出来,内裤里一片白浊的精液,胸口的乳头被一张暖融融、湿乎乎的小嘴紧紧吮吸。

五条悟跪坐在夏油杰的乳头上,肉穴一张一合的咬着夏油杰的乳头。比起硬邦邦的鸡巴,乳头要更软、更多褶皱。五条悟蹲起来又坐下去,屁股和夏油杰的胸肌碰出啪啪的水声,乳头在肉穴的敏感点总是轻轻擦过。五条悟仰着脸,难受的眼泪汪汪,忍不住反复叫着杰。

夏油杰怜惜的看着没办法得到粗暴性爱而无法高潮的五条悟,大发慈悲的教他自慰。

听着夏油杰的教导,五条悟先是把自己背着夏油杰的脸,然后上半身趴在夏油杰的胸肌上,双腿分开,屁股高高的抬起,露出一个圆圆的、红红的小洞,鸡巴上白色的毛被自己的肠液打湿,黏成一团垂在下面。

在夏油杰的指导下,五条悟让自己的肉穴高高的落下,把乳头含进肠道最深处,然后紧紧夹着小穴翘着屁股左右摇摆,开心的仰着头喘息。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淫荡的屁股摇来摇去,伸出手在鸡巴上狠狠撸了几下,然后把沾满体液的手指伸到五条悟面前,命令五条悟舔干净。

五条悟屁股吸的汁水四溅,闻到夏油杰手指上精液的味道马上迫不及待地抱住了手指,直起腰来挺着胸,把自己又粉又嫩的奶头摁在茧子上,玩的奶子肿成一团果冻。

看着五条悟只顾自己爽的开心,夏油杰直接把手指插进五条悟嘴里。精液涂满了五条悟的整张脸,手指挤进去一点肉,在五条悟的口腔里按压着滑腻的舌头,指甲擦过敏感的上颚。
直到夏油杰看着五条悟翻着白眼射出来,他才把手指撤出来,带着不断抽抽着流出爱液的五条悟去浴室清洗。

温热的水流包裹着两人,夏油杰看着在自己胸口睡着的五条悟,眉眼柔和的笑着。

死库水泳衣穿过了,还有很多小衣服可以穿,还有很多小玩具可以玩。

夏油杰亲了亲五条悟毛绒绒的脑袋,在温水里喘息着射出来,闭上眼睛期待着明天的新玩法。

65 Likes

斯哈斯哈好色气好喜欢会有后续吗:pleading_face:

1 Like

几把着火了:hot_face::hot_face:

草乳头什么的真的很喜欢!:star_struck::star_struck:

【夏五】变成拇指姑娘就可以被随便玩弄了吗?!

预警:尿道插入,略微涉及DS调教

第二天,阳光透过婆娑的树影,鸟声穿过封闭的水泥,五条悟从枕头上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夏油杰被套上了昨天没有选择的奇妙仙子小叮当套装。

绿色的叶子裙和装饰着毛绒绒白团的鞋子,五条悟应景的打了个响指把翅膀的颜色变成透明的绿色,

很好,今天的装扮很迪士尼。

五条悟这样想着。

五条悟飞进小别墅,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摸着下巴端详了一会儿,然后在夏油杰准备的饰品盒里挑了一个白色毛绒绒的团子发夹,夹到自己刘海上,和鞋子上的小白团相互映衬。

完美的五条小叮当。

五条悟坐在凳子上晃着鞋子上的毛绒绒,对着镜子瞧瞧脸蛋,摆摆姿势,玩的不亦乐乎。

“叩叩”声传来,夏油杰正在用手指敲打五条悟所在的卧室窗户。

“悟,出来看礼物。”

五条悟扑腾着打开窗户,像是一抹绿色的蜻蜓流光,飞到夏油杰的肩上。

一出来,五条悟就看到了桌子上的糖果屋,

饼干做的墙壁和屋顶,屋顶上涂满了厚厚的奶油,点缀了五颜六色的巧克力糖豆,门前插着两根草莓味的拐杖糖,站着两个手挽手的姜饼人。整座糖果屋坐落在草莓奶油蛋糕上,被酸酸甜甜的草莓山包围。

五条悟目不转睛地盯着糖果屋,咽了咽口水,还没有进食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响声。他飞了起来,先是亲了亲夏油杰的耳垂,又亲了亲夏油杰的鼻尖,然后站在桌子上抱着夏油杰的手指戳了戳自己头上的毛绒绒小团子,眼睛亮亮的大声宣布:

“杰,你是五条悟最棒的朋友!”

然后张开大大的怀抱,像是闪电般劈到蛋糕里,在奶油里畅游。

五条悟左手一团奶油,右手一块蛋糕内芯,一口一口给自己吃出了一个通往糖果屋的旋转楼梯。

他放弃直接飞上去的想法,脱掉鞋子,光着脚踩上了蛋糕楼梯,一步一个小脚印,走到草莓山和糖果屋面前。

五条悟欣赏的在糖果屋和草莓冰淇凌周围转了转,然后一个跳跃砸进草莓冰淇淋里。

夏油杰坐在桌子旁边,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摩挲着被五条悟亲过的耳垂,静静的看着五条悟在冰淇凌和糖果屋里边玩边吃,唇边升起弯弯的月亮,柔和的照耀着五条悟。

就这样安静的等待,等待鸟鸣渐渐停息,等待蛋糕的香甜弥漫整个宿舍,直到夏油杰得到一只满脸奶油和饼干屑的五条悟。

五条悟仰着脸,拍拍自己鼓鼓的肚子,回味着嘴里残留的草莓奶油,

“杰,变小了之后我居然吃不完一个蛋糕哎。”

夏油杰用手指揩去五条悟脸颊上的融化的巧克力,摁掉留有五条悟脚印的那部分蛋糕,放在嘴里慢慢嚼起来。

甜腻的草莓奶油,甜腻的巧克力,但是甜而不腻的五条悟。

夏油杰咽下了蛋糕,看着五条悟身上的奶油,漫不经心的开口,

“你说的对,吃不完的话也太浪费了”

然后提起五条悟放到手心,吐出了舌头。

刚吃完蛋糕,夏油杰的舌头上还留有浅浅的一层奶油,斑驳的分布在舌面上。

五条悟能闻见淡淡的草莓香气,他的肚子还是饱饱的,但喉间涌上一股渴意。

“悟,舔掉它。”

夏油杰放松了舌头,含糊的说着。

五条悟忍不住滚动了一下喉咙,很想喝点什么。他站在夏油杰的唇前,半跪着看着夏油杰吐出的舌头。

红艳艳的颜色,舌面上斑驳的像是精液的奶油,尖尖的舌端,夏油杰伸出舌头的时间越久,舌底的津液分泌的越多。清甜的津液从夏油杰的下唇流出,五条悟不自觉地以跪着的姿势一点点向夏油杰的唇舌挪近。

五条悟握住了夏油杰的舌端,向外拉出一条亮亮的银线。他伸出另一只手勾断了银线,把手放进夏油杰的舌底捏着湿软的舌系带,搅得夏油杰的唾液流满整个下巴、声带不断震动。

五条悟贴近夏油杰的唇边,一点一点舔掉了夏油杰流出的津液。

然后用力拽出夏油杰的舌头,在满是草莓香气的舌面上不断啃咬,将夏油杰口中的奶油和唾液好好的混合吞到自己的胃里。

五条悟松开手,抬起自己被夏油杰口水浸满的脸,看到夏油杰幽深的眼睛,

“杰,硬了吗?”

五条悟笑着,眉眼间都是坦然而纯澈的情欲。

夏油杰选择直接把五条悟放到自己胀大的性器上,“悟昨天都只顾自己开心了,”夏油杰可怜巴巴的看着五条悟,

“也请悟亲亲我的鸡巴,好么?”夏油杰眨了眨眼睛,丝毫不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词有多粗鄙,

或者说,淫秽。

五条悟踩在夏油杰的阴毛中,全身的奶油味被熟悉的体味侵袭,头上毛绒绒的发夹一晃一晃,像是醉酒的蒲公英,“杰就是逊啦,求求五条大人也不是不可以帮帮你”,五条悟盯着夏油杰硬起的阴茎夹着屁股说道。

“求求你啦——悟,拜托了”

夏油杰摸了摸五条悟的发卡,哑着嗓子,

“请让我好好爽到可以吗?——悟”

“答应你了,真是没办法”五条悟红着脸扭过头,脱掉了自己被口水和奶油糊的乱七八糟的小叮当套装,飞到夏油杰翘起的阴茎上。

“跪着,杰”五条悟看着夏油杰的大腿发出指令。夏油杰立刻双腿大张着跪好,露出绷紧的大腿肌肉和沉甸甸的两颗睾丸,屈起的脚背显出几根清晰的经络。

“做的很好,杰”五条悟并不吝啬于对夏油杰的夸奖。他停在夏油杰马眼上方,在夏油杰期待的眼神下踩上了不断留着清液的马眼。

温凉的脚底揉捻着热腾腾的马眼,五条悟很照顾夏油杰的感受,在划过尿道外口的时候他蜷缩着脚趾,略带硬度的指甲扣过细小的尿道,激起夏油杰一个深深的哆嗦。

“好贱,杰,这样就射也太没用了,不准射。”五条悟故意的凌辱着,将脚用力堵在精孔上。

夏油杰软了软腰,用力的呼吸了好几口气,脖子上的青筋若隐若现,强行将射精的欲望压下。

“跪好,杰”

五条悟抬起腿踹了一下夏油杰流水的阴茎。

突然的痛感挟持着无边的快感冲向夏油杰,他忍不住小腹收缩,手指空空的抓着什么,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后强行挺直自己的腰。

五条悟很满意夏油杰的反应,他抽走脚,飞的低一些,骑在夏油杰的阴茎上。双手撸着敏感的龟头,时轻时重,偶尔用舌头勾着粘液用力吮吸,胸脯贴在阴茎上,两粒翘起的乳头上下摩擦着夏油杰发热的阴茎,奶孔上满是马眼流下来的体液。“杰的鸡巴真棒”五条悟岔开腿环住夏油杰的肉棒,腰肢摇摆,享受着自己的肉棒和夏油杰的肉棒相互紧贴摩擦的快感。

不断溢出的精水打湿了五条悟对着夏油杰阴茎的脸、胸和缠着的大腿、摩擦的肉棒。五条悟趴在夏油杰的鸡巴上面色潮红,屁股深处的小洞又痒又空、分泌出清透的肠液,他忍不住在自己瘙痒的后穴里插入两根手指,一边用身前夏油杰滚烫的阴茎摩擦大腿,一边用身后的水穴挤压飞速抽插的两根手指。

五条悟自己在小穴里又抠又挖,在敏感点反复碾压,最后翘着白白软软的屁股,射出一股股精液,流出一大摊淫水,脸倚在夏油杰的鸡巴上,胸膛不住的起伏。

五条悟缓了一会儿,夹着夏油杰的阴茎滑到浅粉色的头部,上手抠弄着流水的精孔。

酸、痒,

难以言喻的酥麻感从夏油杰的脊柱升起,他咬着下唇,努力跪直身体,脊背的肌肉呈现靓丽的弧度。

五条悟突然把一根手指塞进夏油杰的马眼,手指在粘腻的软肉里转动。

夏油杰忍不住发出“嗬”声,皱着眉头射了出来。被堵住的精液涨流在阴茎里,五条悟看着缓缓流出的液体拔出了手指,然后沐浴在夏油杰射出的精液里。

翅膀上流着稠稠的液体,扇动的时候五条悟口鼻间全是夏油杰的味道。

在激烈的玩耍之后,五条悟已经感到困顿。

“不准睡”夏油杰掐着五条悟的乳珠弄醒了五条悟,他捡起五条悟之前脱下的鞋子,拨弄着鞋头毛绒绒的白球,放到五条悟面前,

“穿着它,继续”

夏油杰手里拿着一根细小的伸缩棒,

他拉长伸缩棒,在五条悟白嫩的背后抽出两条交叉的红痕,拉长声音,

“记住我说的话,”

“第一,不准发出声音,”

“第二,不准漏掉我的精液,”

“第三,不准自己摸前面,”

“重复我的话三遍,五条悟”

夏油杰甩着伸缩棒,擦着五条悟的大腿根和重新硬起来的鸡巴打出层层肉浪,五条悟忍着喘息,干涩的开口,

“第一,不准发出声音”

五条悟的屁股上被抽出一道粉色的痕迹,

“不可以说话哦,悟”夏油杰笑眯眯的说,

但是要重复你说的话三遍——啊,五条悟晃着脑袋,又痛又痒,身前翘起来的阴茎寂寞的流着水,不断腹诽。看着夏油杰胯下油亮的巨物,五条悟更加口渴和瘙痒。

抽出来的红痕还留着火辣辣的痛感,但更多的是蜂拥的快感,和被再次鞭打的渴望。

五条悟磨了磨牙,不断在心里吐槽夏油杰的小心眼,

不就是把手指插进马眼让你秒射了吗?之前你把尿道棒插我鸡巴里的时候我都没事后报复。

五条悟悄悄翻了个白眼,

啪!

五条悟的乳头被伸缩棒打的一抖,

夏油杰笑着端详五条悟的乳头变红变肿,等待下一次落鞭的机会…

18 Likes

太會寫了:hot_face:

妈呀!:heart_eyes::heart_eyes::heart_eyes:

1 Like

【夏五】(七夕的糖馅馒头)变成拇指姑娘就可以被随便玩弄了吗?!

预警:个人色彩较浓

这一次五条悟直接睡到将近中午才醒来。

昨天,五条悟被夏油杰玩的过分到了头

缺德的眯眯眼,五条悟不断腹诽,

绝对是亏本买卖,五条悟在心里控诉,

本来故意被那个杂鱼打中就是为了享受被杰全方位照顾的,

结果,

两——天——了!

五条悟感觉自己一直被夏油杰抓着欺负,

实在是太亏了!!!

等到夏油杰端着西瓜进来的时候,五条悟已经抱着手臂痛定思痛好长一会儿时间了。

“悟,吃西瓜啦,”

夏油杰举着小叉子,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

语气温柔的仿佛五彩的糖豆融化在刚刚烤出的棉花糖里一样。

呼出的热气席卷了五条悟整个后背,

五条悟的脊背好似被千千万万个细细密密的吻覆盖,酥痒惊人。

他像是个陶瓷小人一样,保持着抱臂的姿势,只有嘴巴在举到嘴边的西瓜尖尖上咬了几口。

甜甜的、多汁的,

西瓜像是一阵从旷野吹来的风,吹散了五条悟心里的小别扭。

但他还是决定多假装生气一会儿,

毕竟,

谁能说这种看似生气实则甜蜜的撒娇不是爱人之间的另一种拥抱呢?

夏油杰举着西瓜,手臂跟着五条悟左右摇摆的头到处转,像是哄着不爱吃饭的小孩,他耐心十足的不断劝着五条悟多吃一点

“这个西瓜我买了超级贵的那个品种的,”

“你上次一个人挖了半个西瓜,”

“我只切了西瓜最甜的那部分,多吃一点,悟。”

五条悟抬了抬下巴,嘴巴嘟嘟囔囔,慢吞吞地吃掉了夏油杰喂过来的的整块西瓜,

“都是在看在你的份上啦杰”

“如果不是看到你在这里很可怜的样子,连西瓜都喂不出去,我才不会好心的帮你吃掉它的。”

五条悟带着一点奇怪的小骄傲,扬了扬自己被西瓜汁洗过的脸蛋,

蓝色的眼睛如同玻璃珠透过阳光,折射出七彩的快乐。

夏油杰几乎要在五条悟眼里的彩虹中溺死,他的心已经完全爆发。

心脏里热滚滚的喷涌出一粒粒爆米花,在血管里散发着焦糖的香味。

夏油杰很清楚自己这两天可以称的上是兴奋过度,玩了很多超出尺度的游戏,但是——

——但是悟很轻易的原谅了,

真的很轻易的原谅了,

别扭的,

但是好可爱的表达了原谅。

这样柔软的、乖巧的悟,

简直是热带雨林里的出现的一片雪花,轻盈的融进亚马逊奔腾的河流,

在夏油杰总是充满矛盾和热烈的理想主义的内心覆盖上一层凉爽到叹息的霜雪。

如果有一天,我对悟做了很恶劣的事情,那一定是悟在纵容我。

夏油杰忍不住在心里笑着,

奇怪的高兴,简直是来的莫名其妙。

索性夏油杰把自己准备的礼物端了出来,

“悟,是礼物来着,我记得你还挺喜欢童话故事的。”

五条悟动了动耳朵,肩膀微微侧过来,眼睛向背后悄悄的看着,

“嘿!你怎么做到的!”

五条悟蹿到夏油杰的肩膀上,翅膀振动的就像蜜蜂跳舞,

他看着一整个缩小版游乐园兴奋的眼睛发光。

这是一个昂贵的礼物,有着亮晶晶的金子和银子,有着温润的黄玉和翡翠;

这是一个精致的礼物,有着小巧的玻璃制品和陶瓷碗,有着南瓜小车和金属鸟笼。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份夏油杰自己设计的礼物,

一份融合了所有他能想到的童话故事的礼物。

三片有金子、银子和钻石树叶的森林,那是十二个跳舞的公主曾经穿过的林间。

在故事里,十二个不知情的公主被恶魔欺骗,日夜沉溺于同恶魔跳舞,最后被一个老兵发现真相。

但在夏油杰的故事里,只有五条悟一个公主,只有夏油杰一个恶魔,

是勇敢的公主闯过了三片森林,欢呼着、雀跃着,跳到了恶魔的怀里。

一座香甜的南瓜马车,车顶上旋转着透明的玻璃鞋,是午夜十二点匆匆离开的五条悟留给夏油杰的信物;

一座精巧的鸟笼,是日日夜夜歌唱着恋慕之情的夏油杰选择的栖身之所,夏油杰永远为爱婉转,夏油杰永远为五条悟啼鸣,

即使鲜血从喉咙中汩汩涌出,即使蒙住自己的双眼为世界的丑恶妥协,

夏油杰的喉咙里也永远为五条悟生长出鲜艳动人的玫瑰。

一个黄玉雕刻的核桃小床,一盆翡翠雕刻的吊兰,一个陶瓷制作的大碗,一片粉色玻璃制作的花瓣小船,这是拇指姑娘故事里柔软的核桃床和玩耍的地方。

五条悟可以在铺着层层棉花的小床里捡到一颗小小的绿色玉石,

那是夏油杰偷偷塞进小床最底下的玉石豌豆。

在咒灵操使的心里,无所不能的六眼神子只是五条悟,

而五条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拇指姑娘,是世界上值得最好呵护的豌豆公主,

夏油杰可以是想要与拇指姑娘结婚的田鼠先生,可以是寻找了豌豆公主很久的王子,

夏油杰可以是所有童话里觑觎五条悟的反派,可以是所有童话里想要拥有五条悟的坏人,也可以是所有童话里珍视的爱着五条悟的王子

——只要五条悟愿意,夏油杰可以是所有爱着他的人。

这实在是一份动人的礼物,无关金钱的动人,只是一份很美好、很珍惜的礼物。

五条悟看到了很多的童话,杂糅的就像夏油杰的心,

矛盾的炙热,

矛盾的滚烫,

矛盾的妥协,

但每一份炙热的、滚烫的、妥协的,都是夏油杰小心翼翼又坦然无比的爱意。

六眼的蔚蓝始终倒映着世界上肮脏的一面,客观的观察着所有的事物,

但五条悟却永恒的相信宇宙爆炸中所有童话的美丽,然后——

然后六眼神子会回头,乳鸽般投入夏油杰的夜空,把每一个璀璨童话娓娓道来,在逐渐逐渐失去月亮的黑夜挂上星星。

夏油杰坐在桌子边,托着腮,温柔的看着在游乐园里玩乐的五条悟。

坐着旋转茶杯的五条悟,骑着南瓜车的五条悟,划着花瓣船的五条悟,有着月亮般笑容的五条悟…

世界上最爱夏油杰的五条悟,世界上被夏油杰最爱着的五条悟。

夏油杰所有的丑陋、所有的挣扎都弥散在五条悟包容的双眼中。

夏油杰忍不住握住自己心口的衣衫,克制着亲吻五条悟的冲动,

宁静的像是黑沉沉的夏夜,注视着五条悟,

从早晨的曦光,到落日的余晖,夏油杰的眼睛不曾离开蹦蹦跳跳的五条悟。

直到星辰缀满黑夜,月色流入室内,夏油杰起身了。

他关上窗户,拉紧窗帘,然后在窗前回头,

“悟,抬头”

五条悟看到夏油杰隐隐约约勾起的嘴角,

“看到星空了吗?”

五条悟抬头,

屋顶上是蓝色的星星闪烁,

微弱的,

有力的,

像是心脏的跳动。

五条悟突然想起了一次很久前和夏油杰、硝子之间的对话。

那时候三个年轻的少年少女凑在一起,

看着街上的青年捧着一束沾着露水的玫瑰,单膝跪在地上,

专注的、爱恋的看着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女士,声音颤抖,但又坚定的说出自己的誓言,

“我爱你——虽然我真的很懦弱,一直害怕婚姻会毁掉我们的情感,磨灭我们真挚的灵魂”

“但是——”

“但是我希望,我能同你有一个被爱情填满的坟墓”

那一刻,三个少年见证了一个温柔的诅咒生成。

那时的五条悟很不屑的吐槽那位男士的求婚之庸俗,并且得意洋洋的向夏油杰和硝子描述自己的计划,

“如果我结婚,我是说如果啊——”

五条悟走在绿化带的石砖上,

“我一定会把所有童话里的场景布置出来,给我的爱人一个最棒的婚礼!”

五条悟回头,看了一眼愣住的夏油杰。

“谁会被你这种人渣看上呀。”硝子看了看认真思考的夏油杰,

“那真是——太倒霉了”

硝子拉长了声音,将两个吐槽人家精心准备的求婚现场的人渣同期甩在身后。

那时候五条悟藏在话语里的期待,被夏油杰牢牢记住。

在今天,夏油杰送给了五条悟所有他想到的童话,

还有他为五条悟创造的童话

——你是我黑夜里蓝色的心脏

扑通

扑通

五条悟站在在夏油杰的面前里,耳边好像传来夏油杰心脏的跳动声

缓慢,规律。

头顶上好像感受到夏油杰清浅的呼吸声,

五条悟安静的站在夏油杰的面前,

贪恋着这一刻两个人身体和心灵都共同享有的温度。

风吹起轻薄的窗帘,折出一只翻飞的蝴蝶,在夜空中划出白色的痕迹。

五条悟睁着眼睛,

看到自己一点点变大的身影,

看到夏油杰半跪下的身影,

看见银色戒指闪着的光影,

听见心脏有糖果掉落的声响……

笔力有限真的很遗憾,

很希望夏油杰和五条悟能够拥有幸福的生活,

虽然写的不是很好,

但还是在这里祝愿夏油杰和五条悟七夕快乐,

祝所有的温柔和忍耐,

祝所有的等待和期盼,

祝你们会拥有一个美好的童话,

大家七夕快乐:candy::candy::candy:

35 Likes

是求婚大作战的说,
眯眯眼的小心思真是狡猾。
戴着戒指的五条君有在吐槽。(

5 Likes

好棒!!!好甜好好吃,嘿嘿嘿我狂炫

哇!!!好棒好棒好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六花妈咪!!

哎嘿嘿:kissing_heart::kissing_heart:

1 Like

啊啊啊啊小小的,白白的,香香的,软软的悟!!!不敢想根本不敢想(ノ゚ー゚)ノ(ノ゚ー゚)ノ

1 Like

实在没有想到可以这么浪漫的场景,但又觉得只要是他们的话就是什么都有可能 :heart_eyes:看着他们能幸福在一起真的是太美好了 谢谢太太写的这么精彩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