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人鱼到底是怎么排泄的

养胃研究员x发情人鱼

关键字:超嘴巴、超生殖裂、超包着唧唧的生殖裂、超肋骨旁边的腮裂、一丢丢产乳,一丢丢流血

summary:第二天夏油杰发烧,五条悟皮肤和鳞片差点全部干裂。一人一鱼醒过来看到惨烈的自己倒都没有很慌张,交换了一个吻。

事情是这样的,上个月出海科考的时候夏油杰遇到一只人鱼,经过艰难沟通之后用甜食诱拐到船上,一路带回了实验室。结果一个月过去人鱼不知道为什么暴力破坏了他呆的最大那个水箱,导致整个实验室遭水淹。在修缮期间夏油杰被要求全权负责那只难搞的人鱼。

夏油杰也没说什么,拖了个小水箱,想办法把身长接近三米的鱼骗进去,拉回家,扔到浴缸里。

浴缸小得要死,人鱼大半尾巴都在外面,半米长的半透明尾鳍甚至拖到地上。夏油杰想过要是自家浴室也像水箱那样爆了怎么办,他不算丰厚的薪水绝对赔不起,但人鱼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意外还挺乖的。虽然因为语言障碍无法正常交流,但对方发出的声音总是音调很高,听起来在唱歌。

夏油杰的工作对象就在自己家里,于是除了采买食材很少出门,在浴缸前摆个透明小塑料凳,避免洗衣服就穿着裤衩拖鞋天天坐那。鱼很闹腾,虽然在狭小的浴缸里转个身都难,还是会用鳍甩水泼夏油杰,电脑进水之后夏油杰在墙上挂了只套防水袋的录音笔,想到什么就直接录下来,晚上再统一整理。

鱼的食量是人类的两倍,而且非常嗜甜,夏油杰真的很好奇这个东西是怎么排泄的,浴缸里的水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怎么有生物可以光吃不拉。他吃饭的时候想,喂鱼吃饭的时候想,坐在马桶上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也想。但他问的时候人鱼就歪头看他,一脸迷茫,他去触碰对方身体就会被水泼。

夏油杰和鱼在浴室里待了三天,说不清自己每天是洗了澡还是没洗,每次用清水洗完很快又会被浴缸里的咸水泼,皮肤因为浸水长期处于脱水皱巴巴的状态,头发也逐渐干枯。于是他试图和鱼讲道理,拜托他不要玩水了,作为交换,每天可以给他三餐加甜点。鱼听了之后伸手拽住人类的头发,趴在浴缸壁沿上眯着眼睛笑,也不知道听没听明白。

半夜夏油杰起来上厕所,盥洗室地上湿哒哒的全是水,全是从浴室漫出来的,他早就习惯了,迷迷糊糊坐在马桶上的时候听到浴室忽然噼里啪啦乱响。第一反应是完蛋了浴室炸了得赔钱,第二反应是鱼是不是憋了一个月终于拉了。总之他很兴奋地提上裤子开门开灯进浴室。

忽然开灯,一人一鱼都眯起眼睛来适应涌入的光线,鱼翻了个身,脑袋撞在扶手上,结结实实发出咚地一声,夏油杰赶紧过去看情况,结果伸出去的手被鱼应激甩开,皮肤被凸起的鳍划出一道口子。

伤口粘到咸水疼得厉害,血晕得也很快,本身并不严重的伤口溢出的血染红了整条手背,看起来相当恐怖。人鱼转过头来看到愣了一愣,凑到浴缸边上发出急促啊啊的声音,夏油杰觉得对方是在担心,摸了摸对方的脑袋,轻声安慰说没事的没事的。

拿旁边的冲淋蓬头清水冲洗伤口之后确定自己确实伤得不严重,夏油杰到旁边盥洗池上面的柜子拿了防水贴贴上,转头看到人鱼趴在浴缸边直直盯着自己,他忽然有一种自己饲养的宠物非常关心自己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小插曲,夏油杰没有忘记刚刚浴室里的响动,回到小鱼的身边。浴缸里只剩下浅浅一层水,平时他不会这么闹腾,夏油杰晚上来看过几次,他都在乖乖睡觉。夏油杰又一次揉揉人鱼的脑袋,刚刚是他第一次和鱼这么亲呢,对方似乎并不很排斥,脑袋顶着人类的手心蹭了蹭。人鱼的头发是白色的,粘了水之后发尾机会半透明,亮亮的像发光的蚕丝,似乎和人类的构造不一样,湿发并没有很干涩,反而滑滑软软的,像绸缎。

于是在人鱼不解的目光中,夏油杰停止了抚摸,去取了录音笔把这点记了下来。

怎么能在爱抚小鱼的过程中开小差呢,人鱼用自己的尾巴抽了一下人类,没有把握好度,直接把人抽了个踉跄,摔在地上。夏油杰狼狈地爬起来,因为打滑还二次摔了一下,挣扎着又记录下“尾鳍力量非常大”。

“好了,”夏油杰下意识擦了擦脸上根本擦不干的水,“你是哪里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不高兴?”人鱼看人人类看看自己,又看看人类,似乎是做了一会心理建设,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把躯体展露出来。

“身材很好”,夏油杰按了下录音笔,人鱼白了他一眼。

在人类肋骨的位置,人鱼的皮肤上有几道一张一合的口子,之前是很细窄的缝,现在开合非常明显,和呼吸差不多的频率,能看到内里是嫩红色的有纹理的组织。“这是你的腮裂吧?是水太少了呼吸困难?”夏油杰打算去放手,手被尾巴打开了,但这次的力道非常小,几乎可以说是轻轻推开。人鱼拉着夏油杰的手从鱼尾和躯干的交界处,往鱼尾部分划,鱼之前不喜欢夏油杰碰自己的鳞片,所以这是夏油杰第一次仔细摸到。鱼鳞凉凉的很光滑,表面似乎有一层润滑的液体,没有想象中那么坚硬,手感倒有点像泥鳅。于是夏油杰闲着的手再次摁开了录音笔。

手停住的地方夏油杰盯了一会,差不多是人类的下体,他想这鱼该不会在耍流氓吧,这时手心里一阵痒意,平整安静的鳞片似乎活过来一起位移。夏油杰抬起一点手掌,肉眼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手指摸过去有一处很细的凹陷的缝。

“这里面是你的性器官?”夏油杰用指甲抠了抠那处缝隙,人鱼啊了一声,手收回来捂住嘴,尾巴不停地甩。“是繁殖期到了吗?很难受?”夏油杰好歹是鱼类的专家,哪怕是人鱼应该也有一半算是鱼,性器藏在鳞片底下。面相上这是条公鱼,是公的就好办,世界上所有的公的都是欲望宣泄了就解决了。“你放出来,没有雌…女性也没关系的,我帮你。”夏油杰好心去撑开那细小的口子,拨开周围的鳞片好方便性器出来,没想到对方不领情,也许是被弄痛了,蜷缩着扭动起来。但浴缸多小,他再怎么躲还在夏油杰面前,腮快速张合着一点办法没有。

“别怕,别怕,你指给我看不就是想让我帮你吗?”夏油杰为难地安抚一条鱼,不知道抚摸对方尾巴有效还是摸头有效,人鱼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吼声,属于人类的那部分皮肤很明显地泛红,夏油杰摸了摸,甚至隐约有些暖意。

“是温血吗?”而且还是处男,夏油杰在心里补充了一句。绝大部分雄性鱼类在繁殖期都会产生攻击性,但人鱼似乎没有,只是一个劲儿的躲闪,反应和人类害羞了一摸一样,不过人害羞了能夹起双腿,鱼害羞了那处裂缝还在夏油杰眼前晃。

“繁殖期很容易受伤的,放松一点。”夏油杰把录音笔常开丢到一旁,上半身扑进浴缸里,一手摁住人鱼尾巴,一手手肘压住人鱼腹部。压在腹部的手臂上贴着防水贴,渗出来的少量血迹染在白色纱布上,人鱼兴许是看见了,安静了些,摸了摸那块伤口不再挣扎。那条缝里吐出了不少透明的液体,夏油杰一摸就沾了满手。他强烈的职业素养叫他没忍住凑过去闻了一闻,紧接着舔了一口。

“咸的,但应该是我手上有咸水的原因,本身没有什么味道。”鱼看到这个人类在吃什么,咿呀地尖叫起来,拍了一下人类的脑袋。夏油杰转过头来看他,发现对方整张脸红透了,尖尖的耳朵跟熟了一样。“在害羞啊。”

虽然觉得很冒犯,但夏油杰还是没忍住,没耐心等人鱼的性器撑出来,抠进去了一根手指,他原本以为进去半个指节就会碰到对方的性器,没想到因为那粘液直接滑进了整根。内里没有什么硬物,就是一条柔软的甬道,而且湿冷得吓人。

“难道说,你是雌…女性?”这样没有攻击性也说得通了,这一副极度害羞的模样似乎也说得通了。人鱼嘴唇颤抖着好像要骂人,但最终用手捂住了脸什么也没说。

但说到底,人鱼算是哺乳动物还是卵生动物,发情是单纯要交配还是要产卵夏油杰完全搞不清楚。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东西扔回海里,放他回到自己的族群然后自己跟着研究,全程录像。

“早知道不那么心急把你带回来了。”夏油杰抽出手指在浴缸里洗了下。他揉了把人鱼沾了发丝的脸,叹口气说:“要是能和你交流就好了。”然后起身离开浴室。

夏油杰回到浴室前又听到咚的一声,他推门进去看到人鱼趴在地上。

“怎么回事?出来干什么?摔得痛不痛?”夏油杰费劲地把人鱼抱起来,但很遗憾只能抱起来一半,大半尾巴还在地上。他放了点水没过人鱼肋骨处的腮,熟练地加了适当的盐。

“交流,不要走。”人鱼抓着夏油杰的头发说。

“不会走的,”夏油杰把录音笔捡起来发现没有被鱼压烂,这时候才后知后觉:“你会说日语了?”

“每天,你说,我学会。”人鱼学东西非常快,他早就能够理解夏油杰平时说的话,只不过用一样的语言交流让他觉得非常掉价,“你的手,在里面,很…”他皱了一下眉,似乎是在思索一个合适的词,“快乐”,他最后说。

“应该是舒服。”夏油杰纠正他。

“酥服。”人鱼跟着复读。

“你叫什么名字?”夏油杰继续着手去抠那条缝,刚刚他不是要离开,是去取了实验用指套,无套去碰人家的生殖器官是很不礼貌的事情。人鱼一边喘气一边绞尽脑汁去想自己的名字用日语怎么说,最后他告诉夏油杰自己叫五条悟。

“五条悟。”

“叫悟。人类,喜欢的,要叫名字。”

“你怎么知道?”

“实验室,两个人类,这么叫的,他们是,配偶。”人鱼这时候想起什么,“女人类,用嘴巴交配?”

“?”夏油杰听着五条悟跟他断断续续地描述,震惊于居然有人在实验室口交,还被这鱼看见了记下来了。他跟人鱼解释那是人类的一种情趣性行为,心情颇为复杂,觉得自己工作环境被玷污。人鱼继续说,夏油杰继续震惊,居然还有真枪实干的,居然还有对着人鱼打手枪的。

人鱼交换名字慢慢习惯之后已经没有那么害羞,沟通也越来越顺畅,繁殖期带来欲望凭这一点扣痒根本浇不灭。“那我们也来口交。”他忽然提出,“口交看起来非常舒服。”

一时间夏油杰的表情非常悲壮,他想,要给人鱼口,自己居然要给人鱼口,但是自己是给人鱼口啊,这是人鱼啊!于是说也行,就把脸凑到缝前舔了一下。好咸。

“你在干嘛?”人鱼问人类。

“你不是说要口交?”人类问人鱼。

“那不是我舔你的生殖器吗?”

“?”原来人鱼看到口交的女方是非常舒服的?

夏油杰又陷入了沉思,他想,要被人鱼口,自己居然要被人鱼口,但是自己是被人鱼口啊,这是人鱼啊!于是他说行。

人鱼兴冲冲扒了人类的裤子,结果愣住了,他说夏油杰这个长得和看见的不一样,这个太软了。

夏油杰说对不起,自己自从工作以来就阳痿,阳痿是由性冷淡引起的。他是除了研究海洋生物以外完全没有别的欲望的人。

人鱼想了想,拽人类的头发叫他凑过去。

夏油杰凑过去被亲了,人鱼的嘴巴完全没有唇纹,湿漉漉的,弹得和布丁一样,夏油杰一个晃神,被渡了口液体,下意识就咽下去了。

“你给我吃了什么?”

人鱼想不出怎么用人类的语言来解释,说是会让夏油杰身体与自己同步。夏油杰想啥啊同步,同步进入繁殖期,那不是是春药吗!春药有什么用,夏油杰的身子由性冷淡的自己掌控。

结果夏油杰失算了,人鱼的春药太牛逼了,他整个身子都要烧起来了,全身的温度全往下腹窜,三十来岁的人生中第一次看到自己完全勃起的样子,尺寸居然如此惊人,夏油杰被自己吓了一跳。

人鱼说这个也不一样,有点太大了,但他好歹也没有再挑挑拣拣了,拉着夏油杰的胯把对方的性器含入口腔。鱼类的口腔和人类不一样,五条悟没有人类那样柔软肉质的的舌头,他的舌头小小的硬硬的,戳到性器还会有点疼。嘴角有些裂口,一直开到脸颊,看起来很恐怖,但多亏于此,能把夏油杰的性器完全包裹进去。夏油杰虽然阳痿,但接触研究之前却是有过性经验的正常人,他能明显感知到这是个非人的生物在给自己口交,难得竟主动萌生出兴奋来。

五条悟口腔里很湿,跟那个逼缝里一样,温度也很低。夏油杰用鸡巴探索人鱼的口腔,发现唯一的软肉只集中在喉头,被含了一会,就没忍住往软肉上顶弄。五条悟没经验,把尖细的牙齿收起来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他想吞更深,但最终结果是一个劲地干呕,然而反应越是剧烈,越夹得夏油杰爽,等想逃的时候被夏油杰摁住后脑勺顺着喉咙捅了进去。五条悟第一个反应是烫,然后又觉得噎,他倒没有什么窒息感,只是腮裂不受控制地在开合,夏油杰看到觉得很煽情,没留情面在食管里抽插了几下,因为太久太久没做了,他很快在在食道口喷精。五条悟感觉喉咙口被磨得冒火星子,精水和岩浆一样滑入胃里,少许进入了呼吸道。夏油杰看着五条悟鼻子里流出混着精液的鼻水来,腮裂开合漏出几缕白色的精水,实在非常色情。五条悟咳了两声,擦了擦脸说感觉还不错,继续做。

夏油杰说不行,射过一次自己该软了,低头一看鸡巴硬的差点戳五条悟脸上了,顿时觉得有些丢脸。五条悟说快点,口交停下来之后他肉缝里很痛。

“痛吗?”

“也不是痛。”

“痒?抓一抓就会好一些的感觉?”

人鱼说对。

五条悟抱怨夏油杰戴上指套后没有之前那么舒服,隔了一层橡胶没有那么热,也太过光滑了些,要更加深一些更加用力一些。夏油杰摘了指套加了根手指,五条悟习惯了一会后继续喊不够。夏油杰发现人鱼舒服的时候眼睛会眯起来,光滑的脸上会浮现出一半透明的蓝色小鳞片,非常可爱。

“用你们人类的方式来交配吧。”人鱼抓着夏油杰的手主动往身体里塞,“手不够热。”

夏油杰想这是鱼啊,这是研究对象啊,口交已经很超过了,真的还要继续做吗。五条悟拖到地上的尾鳍卷到夏油杰的腿上,讨好般轻轻蹭动,他真的很喜欢人类的体温。

“你不是爱研究吗,继续研究我。”五条悟说到夏油杰心坎里去了,夏油杰于是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觉悟决定和鱼做爱。他把录音笔摆端正,确保收音角度完美,硬着鸡巴爬进浴缸。浴缸本来就小,五条悟在里面已经霸占了全部的空间,此刻殷勤地调整自己的姿势把尾巴挤到夏油杰的胯间。夏油杰丈量着五条悟到胯宽,说这是标准的男性身材,却长着逼。

“什么?”人鱼问。

“逼。女性人类才有的性器官,你看我是没有的。”

“你屁股上也有缝。”

“那是用来排泄的。”

“排泄?”

“我一直很想问了,”夏油杰在此时大煞风景,“你吃进去的东西都去那了?你是怎么排泄的?”

“…我好像,没有这个功能。”

“只进不出你还是人吗?”

“我不是啊。”

夏油杰手指抽出来了五条悟就叫,催着夏油杰赶紧进去,夏油杰比较了一下穴口和自己的尺寸,感觉非常勉强,五条悟自己看不见,没那么多顾虑,尾巴一抬一压,尾鳍软绵绵挂在夏油杰头发上,夏油杰被迫前扑,身子和人鱼贴在一起,鸡巴进去一半。

“好——痛!”

五条悟的腮裂全部张开到最大,半天没闭上,像人吸了口气缓不过来忘记呼出来。夏油杰低头看原本细窄的缝被撑开成一个圆,因为鸡巴捅进去带进去了很多肉,形成了一圈凹陷。贴紧的鳞片炸毛般竖起,卡着夏油杰一点都动不了。

“悟,你再用力我可能会断里面。”夏油杰顺着摸摸五条悟脸上突出来的小鳞片,心想现在不是被尾肉夹断就是被鳞片切断。人鱼这才回神,胸膛起伏,腮裂张合,身体放松下来。

“你同时拥有腮和肺吗?要怎么深潜?”夏油杰本来注意力就不在性上,于是开小差问他在意的事情,但也借此让五条悟分心,没再那么紧张。

“我可以关闭其中一个让它暂时萎缩。”

“所以你是不需要水也不会死的?怎么不早说,浪费了我多少水和盐?”

“你不是专家吗?你不知道用腮呼吸得有水从嘴巴里进去吗?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喝过水?唔…”夏油杰一激动又往里进了一截,人鱼的身体很放松,倒没有特别痛苦。“但离开水我皮肤会龟裂,我也很喜欢泡在水里,很喜欢看你给我准备咸水的样子。”

夏油杰被人鱼的春药迷地头昏脑胀,觉得这鱼真可爱,凑过去亲了他一口。五条悟很喜欢人类温暖的口腔,但他短短的舌头伸不出嘴巴,没法到达对面,所以很急切地含住夏油杰的舌头,吸着不放走。夏油杰用手指抠五条悟嘴角的裂口,含糊不清说真可爱。

人类的鼻息都是温暖的,人鱼有些发痒但很喜欢。

“全部进去了。”

“嗯?”

夏油杰摁了摁人鱼的小腹,对方惊叫了一声,低头看倒自己腹部不正常地凸起。五条悟伸手也去摸,被夏油杰抓住手亲了一口。五条悟手指之间有短短的蹼一样的透明东西,夏油杰扯了扯问痛不痛,五条悟说这个地方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扯到皮肤就会疼。手背上有鳞片,手腕有鳍,夏油杰都捏了捏扯了扯。人鱼让人类捧着自己的手玩,一边催促别就这么卡着不动了,有点撑。

夏油杰给自己打定心剂,说做爱是为了更深入的研究,他抽出来一点,五条悟的肉穴跟喷泉似的,夏油杰的鸡巴塞子一松,水就全跟着喷出来,滑腻得不行,夏油杰抓不住人鱼的腰也抓不住屁股,手上打滑鸡巴也打滑,扶着栏杆和浴缸沿才能勉强抽插。卷进去的肉和鳞被操翻出来,夏油杰记得一开始肉缝里的颜色是浅浅的接近白色的粉,现在被带出来的全是充血的媚红。穴口处的鳞片掉落不少,漂在水面闪闪发光。很快五条悟被操热了,冰凉的肉穴也暖起来,尾巴闲不住,紧缠着夏油杰的腰,撑着浴缸壁配合起来。人鱼喜欢这样,这样粗鲁的冲撞完全可以消除他身子里异样的啃噬般的痒意,有东西在他体内成型,在夏油杰冲撞下即将诞生。

“悟今年多大了?”夏油杰略微支起点身子去看两人的交合处,透明的淫液因为抽插打成了白花花的细沫,阴囊拍打在穴口发出的黏腻水声在浴室里响得可怕。汗水和咸水混在一起,五条悟去吃夏油杰手臂上的液体,舌头伸不出来就整张嘴贴上去,吮吸两口放开的时候就一个圆圆的红印子。

“我还没有成年哦。”五条悟大脑晕乎乎的,分辨不出汗水和咸水那不一样,对夏油杰的问题只是下意识回答。

“?”夏油杰为了研究居然不惜犯罪,真是太伟大了。

“别用你们人类的标准去衡量,我比你大上好几轮呢,今天应该是我要性成熟的日子。”五条悟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才反应过来什么,他盯着和人类交合的地方,表情变得有点怪异。该不会,所以说,那里痒不是因为雌性繁殖期的性反应?

夏油杰被人鱼催了情,但仍关注实验对象的反应,他去蹭五条悟道脸问怎么了,发现被操开的肉穴逐渐变得狭窄拥挤起来,有东西在挤压自己,虽然爽但动得很吃力。五条悟配合地越来越勉强,尾巴没力气缠,垂到地上,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杰,杰,有东西要出来,你先停一下。”

夏油杰知道大概不是潮吹或者性高潮之类,是真的有什么要捅出来,但他忽然怀心情想看一下人鱼痛苦的表情,所以咬着牙硬生生挤进愈发狭小的甬道,“要忍住哦,要等我射完再出来。”

人鱼的忍耐性并不十分好,夏油杰很快听到干涩的嘎吱声,五条悟用指甲把瓷砖抓出了痕迹,眼睛湿漉漉盯着人类,夏油杰被这个眼神盯得发毛,一瞬间觉得自己变成了人鱼的捕食对象。他估算了一下刚刚人鱼的爪子要是划在自己身上,伤口会深到见骨,但五条悟在尽力不伤害弱小的人类,看见他流血还会又愧疚又担心,这让夏油杰非常爽。

等夏油杰射精五条悟真的快爆炸了,夏油杰射精的那一刻进得很深,五条悟的甬道已经满了,有一种肚子里被硬开一个洞的错觉。滚烫的精液这次没有带来慰藉,人鱼痛苦地在浴缸翻腾,尾巴抽不动,痉挛似得颤抖。夏油杰用手指打开五条悟的嘴巴,发现对方用尖牙把自己口腔肉扯咬得全是血,夏油杰去亲他,吃到甜甜的血液,感觉自己在吃生鱼片,非常新鲜,非常甘美。他把血都舔进自己嘴里,舌头摩挲着五条悟自己很少碰到的上颚。五条悟这次没有贪恋夏油杰口腔的温度,把人一把推开。

“快拔出去。”五条悟在抖,从尾巴尖抖到声音,他努力把身子往后撤,但因为打滑,因为浴缸太小根本没有办法发力。

夏油杰没有再勉强,把性器从五条悟但肉缝中抽出来,操圆的穴口仍像塞着东西一样没有合拢,过分多的精水混在粘液里顶着泡沫往外漫。五条悟喘着气说帮我弄一下。

夏油杰让五条悟忍住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地方大概不是五条悟的生殖腔,确实如他一开始猜测,只是隐藏性器的生殖裂。但五条悟说他今天才性成熟,甚至是从零到有的成熟,在甬道里小小的几乎没有存在感的肉芽从夏油杰操通的甬道发育,快速成长为完整的性器。夏油杰撑开穴口,手指伸进去掏了一把,人鱼的阴茎终于从身体内部解放,颤巍巍地接触到空气。

人鱼的阴茎很漂亮,很白净,但有些地方却诡异地发红,是被夏油杰摩擦出来的印子。形状是弯曲的,不是很粗,但长度比夏油杰还超出,刚刚缩在里面实在委屈它了。没有龟头这种东西的存在,很像凸起来的肉刺,分布的血管蓝色的较多,手感和肌肉很类似,温度和体温一样不是很高。夏油杰把以上这些话录进了录音笔。

“你别说出来!你别摸!才刚出来。”

新生的性器极度敏感,在夏油杰手里发抖,夏油杰摸一下,顶端就会冒水,好像原来肉缝里流的液体全要靠堵住它的阴茎来泄。

“悟,你有阴囊吗?会射精吗?”夏油杰一边说一边帮人鱼撸,夏油杰手上的皮肤完全被泡皱了,看起来恐怖,撸管的时候却非常爽,裹着五条悟自己吐出来的淫液像个温暖好插的穴。人鱼受不了,他觉得有电流在身体里到处窜,低体温的他头一次觉得烧心。夏油杰不知道怎么去取悦这光滑的性器,用指甲去抠弄出水的小孔,抠一下人鱼就抖一下,没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小鱼很快哭着求饶起来。

“已经不行了。”

但夏油杰几乎是急切地去榨五条悟的精,他埋头含住人鱼性器的前端,叫五条悟觉得自己到了热带雨林,人的口腔和海水是不一样的,黏糊糊而且还有根灵活的舌头。夏油杰用了点技巧去做真空口交,五条悟推他脑袋拽他头发又都不敢太用力,混身都发热发烫,撩水往自己脸上泼。

“别吸了!!!”

五条悟高潮很夸张,短暂昏厥过去,眼睛翻白失神足有半分钟,期间夏油杰碰他那里他都战栗个不停,尾巴上的鳞片被碰到就立起来,像在跳舞。夏油杰把口腔里的精水咽了一半吐了一半,鱼精和人的也差不多,但没有腥味,可能对五条悟来说这不是排泄器官。他顺着半软的性器往生殖裂里刮蹭了一圈,除了叫五条悟又喷出很多水来没有摸到类似阴囊的东西。

五条悟回过神来的时候夏油杰在喝水,泡在盐水里导致的轻微脱水以及喝下太多咸水叫他渴得要死。夏油杰的皮肤都皱得厉害,像个老头。

“你这样好丑,下次别放那么多水。”

“你逼里洪水泛滥,也足够把我淹死。”夏油杰特意用了相当粗俗的词。五条悟已经能完全理解,所以表现出害羞情绪来。

夏油杰的鸡巴并没有完全消下去,五条悟说自己没有生殖腔给他插了,但手和嘴都是可以用的。

“没关系,我对性本来就没有欲望。”

“可是我不是长得非常好看吗?你们研究室里的人说我的脸是他见过最好看的。”

夏油杰不反对。五条悟就是造物者的杰作,湿漉漉的蓝眼睛好看,细长的耳朵好看,有裂口的嘴巴好看,带鳞片和蹼的手好看,蓝色的尾巴好看,透明的鱼鳍好看。

“但是我呢,我对你最大的欲望不是肉欲。我想探索你,想研究你,想了解你的习性知道你是怎么生活的,想把你剖开了看身体和器官的构造,想吃掉你品尝你的味道,想解析你的基因成为你的同类。我对你的欲望太多太多,性欲相比之下太过渺小。”

五条悟愣了愣问夏油杰不会真的想剖了自己吧。夏油杰在浴缸沿坐下说真的,每时每刻都想,但是五条悟太宝贵了,也许世界上独有一条,所以在了解活着的人鱼全部之前舍不得剖开。

“你真变态,但是没关系,你想剖也可以,我愈合很快。”

“你别煽动我。”

“你很喜欢我的腮裂吧,你每次看它们动都特别兴奋,要不要摸摸看?”

夏油杰看了看瓷砖上的抓痕,还是去摸了。人鱼这部分很像鲨鱼,夏油杰把缝隙拉开点伸手进去,摸到腮裂内部很细密柔软的腮丝。

“不会痛吗?”

“你知道腮要承受多大的水压吧,别太瞧不起它。”

“我看见你吃下去的精液从这里漏了一些,是没办法控制食道和气管吗?”

“你被呛到时候也没有办法控制吧?”

“好想剖开来看。”夏油杰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手伸入腮裂,但腮裂是很浅的,很快就触及了腮弓,无法继续深入。

“有点痛。”五条悟看着夏油杰半只手都塞进了自己腮裂里,轻微喘息着把他摁住。

“你又勃起了,”夏油杰说,“摸这种地方叫你兴奋吗?”

“你不也是,变态。”

夏油杰一看还真是,以为自己养胃,原来是自己的性癖有够变态。

“好想操你的腮裂,好像逼,肋骨上长了六个逼。”(五条悟有三对腮裂)

“你在说什么啊!”

“蹭蹭好不好?”

出乎夏油杰意料,五条悟居然没拒绝。他坐起来撑起身子,把自己的呼吸器官暴露给人类。夏油杰一条腿撑着浴缸沿上就能操进去。然而腮裂很短,而且越往里越窄,夏油杰连龟头都无法完整塞进去五条悟就在喊疼。

竖着操不进去,夏油杰让五条悟转了个方向,横向贴着腮裂蹭。他一手扶着五条悟的后背,一手抓着乳肉感觉自己在用鸡巴片生鱼片。夏油杰并不很在意性,对五条悟和人类差不多的胸部之前并没有很多关注,现在摸上去觉得手感很好,相当柔软。

五条悟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敏感,乳肉被搓揉让他感觉麻麻的痒痒的,夏油杰用力的时候乳肉就会从手指缝隙里挤出来,乳头贴着手指,蹭得很舒服。今天是他性成熟的阶段,身体情况非常紊乱,生殖裂先被成了穴,现在又被蹭着腮裂,大脑混乱不能很好控制排水,身体于是又产生些异样。

“杰,手轻一点,有东西被压出来了。”五条悟去推夏油杰的手臂,夏油杰重心不稳鸡巴卡进了腮裂撞上了腮弓。人鱼痛得直抽搐,其余五倒腮裂统统闭合,只有被插的那个用力了但关不上。

“放松,让我抽出来。”腮裂像是会咬人的捕兽夹,叫夏油杰动弹不得,瞬间就萎掉。他强硬地掰开腮裂,居然战胜了人鱼的力量,把性器抽了出来,当然也可能是这个器官本就脆弱。

腮裂出血了,合上了却还是开着条缝闭不拢,夏油杰抬起五条悟靠在自己手臂上的脸想道歉安慰几句,发现对方在失神,脸上的表情和刚刚高潮一摸一样。

“你还真是…”夏油杰没忍住亲了亲人鱼的头发。五条悟还是一样被触碰就高潮,夏油杰感到摁在胸口的手上淋了很多液体,本以为是人鱼头发上的水,抽出来一看是稀薄的白色液体。

“这就是要被挤出来的东西。”夏油杰去碰下人鱼的乳头,乳孔又吐出一小股液体来。他尝了一下,和人鱼的精水是一个味道。

鱼缸里的水第一次那么浑,混了五条悟黏糊糊的透明体液、两人的精水、汗血,和疑似乳汁的东西,夏油杰等着人鱼回神的空档把水放了,开喷头清理人鱼顺便冲洗浴缸。他开了温水,五条悟醒过来第一时间觉得居然温暖而不是痛。

五条悟精疲力尽,性器也已经缩回鳞片底下。但那处的鳞片仍可疑地凹陷着,显然夏油杰操开的洞还无法完全闭拢。他对人类说说自己受伤了能不能陪他睡,他不想再一个人睡硬邦邦的浴缸里了。夏油杰说好,半拖半抱着把清洗干净的人鱼扯到自己床上,很不介意地上的水痕和打湿的床被,给他的人鱼盖了条湿毛巾一起睡了。

第二天夏油杰发烧,五条悟皮肤和鳞片差点全部干裂。一人一鱼醒过来看到惨烈的自己倒都没有很慌张,交换了一个吻。

ps:录音笔录到“六个逼”就没电了

pps:夏油杰后来尝了口五条悟鱼尾巴上的肉,非常好吃,并没有青春永驻的功效

ppps:夏油杰经过同意两次剖了五条悟,但均剖到一半感觉很心疼没继续

pppps:夏油杰发现五条悟居然真的不用排泄!

119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好东西!!!老师好会写 :face_holding_back_tears:好喜欢人鱼五和研究员夏

2 Likes

:sob:好喜欢哎呦好涩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夏有点疯疯的科研员想糙人家腮裂还想着解剖人家鱼

5 Likes

好变态好喜欢

1 Like

天呐天呐好喜欢:heart_eyes:老师好会写:writing_hand:t2:!!!设定太香了吧!!

啊啊啊好变态好喜欢

呜呜呜又变态又可爱好喜欢啊啊啊!好喜欢悟身上那种非人感以及被泡得皱皱的养胃小夏可爱又好笑啊啊啊,谢谢老师!

还是吃到鱼了:yum:好喜欢这个设好香好香

真的吃到了好色喔

人魚什麼的既純情又色氣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