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变小了也是有特权的吧(QQ人出没)by 口支

Chibi五注意!!OOC

是教祖夏x教师五 大概俩人都二十出头一点

具体啥样可以脑补成那个坐姿小手办()




夏油杰是被蹭醒的。

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有一个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拱他的颈窝,触感有点像小动物。

酒店的宾馆里可不会有什么小动物。他懵了一下,昨天带两个女儿出来逛街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五条悟,不知道怎么后来又心照不宣的滚到了一起。他离开高专以后两个人聚少离多,不主动联系,又动不动的制造点偶遇。别扭的要命,不想承认有点乐在其中,有点像他灰暗日常里的调味剂。

意识还是很缥缈的时候感觉鼻尖湿漉漉的,还有些疼。他突然就清醒了,眼睛一睁就和五条悟的对上。

这瞬间仿佛还在梦里。

原本睡在他身侧的高挑恋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迷你六眼。五条悟此刻看起来顶多二十厘米,整个人完全缩小了,头身比还发生了微妙的改变,有点像小孩子。

超小只的五条悟抱着他的脸啃他鼻尖,好像在不满他现在才醒。

夏油杰扶着不让人滚下去,撑着身体坐起来。

他俩昨天做过,现在都没来及穿。五条悟踩着他锁骨的凹陷处对他的鼻子上下其手。

夏油杰换了个姿势坐直了,把人捧起来放在手上。

五条悟小小一团,身体缩小了更加白嫩,坐在他手上看起来少见的有点不自在。

因为各种前车之鉴,夏油杰先问:“是悟自己弄的吗。”

五条悟气呼呼的:“我还以为是教祖暗算我?”

得了,这下明白了。

人类最强因为不明原因在他的床上突然变小了。

虽然五条悟是变小了,但是世界依旧在转,新的一天有新的诅咒出现,有新的任务,有新的破事儿要解决。

五条悟看起来很没有精神的趴在夏油杰的胸口。没有那么小的眼罩可以用,缩小版的六眼就在外头露着。不知道这么一来身体里的器官有什么变化,大脑处理过量信息的时候比平常还要晕乎。

夏油杰没忍住,伸出一只指头在他背上揉了揉。

“今天怎么办呢?”

“先随便糊弄糊弄吧,总会有办法的。”

五条悟小声的回,看样子是又想睡过去。

夏油杰一摸手机,才六点。

这下没办法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就溜了,说什么也不能放现在这种状态的悟不管啊……

他把闹钟给取消了,又小心的用指尖撸了把悟毛茸茸的脑袋,居然感觉一直这样也不错。

五条悟穿来的那身衣服说什么都是用不上了。

夏油杰摸出他的手帕给小悟围了围,用别针勉强挂在身上。

两个人平常都是那种忙的脚不沾地的类型。

夏油杰是教祖,就算做样子也要布教见教众,他长得本来就有那么个意思,再套一身半真不假的袈裟,很是唬人。

夏油杰本人平常也十分敬业,端着个架子把那套现学现卖的东西学了个十之八九,耐着性子和猴子交流的时候心里的厌恶在掩饰之下自然而然化作了一点疏离感。

这样的夏油杰,五条悟是第一次见。

他变小了,然后也不知道夏油杰这人怎么想的,穿戴好了就把裹着一条手帕的他揣在袖子里,一起带回了盘星教。

五条悟没反抗,现在他这模样也反抗不了。

反倒乐得难得的清闲,唯一一个不是很满意的就是袖子里的空间实在是窄,呆久了全身疼。

一片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他有六眼。

外头有那种一看就是满脸横肉的暴发户对着夏油杰哭,还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特别丑,说自己全家老小就靠大师了,救救我吧夏油教主,我再也不敢这么搞钱了。

夏油杰还没说话。

五条悟先乐,三言两语听了个大概,害人赚钱再来花钱保命,真有他的。怪不得夏油杰这些年越来越皮笑肉不笑的,假笑贴在脸上像是做了个半永久,谁天天给这种人排忧解难迟早不也变态。

夏油杰现在可不是什么好人人设,不过他这些年见的腌臜事儿见的太多,多少也有点抗性。他笑眯眯的问来人怎么帮啊斋藤先生。

斋藤先生边哭边抽空说,教主我叫佐藤。

夏油杰还是笑眯眯的,好的斋藤先生,你是要我怎么救你呢,我看这比较困难啊。

佐藤先生一听这有门啊就说,教祖只要救我要多少钱我都给。

夏油杰就等这句话了,于是点头答应说好。

把这人送走之后差不多也到了午休时间。

五条悟被从袖子里捞出来放在桌面上。

从出生开始就没这么狼狈过的五条悟对目前的状况适应性意外良好。

高专教师手无缚鸡之力的被对面教祖掳回老巢,还没衣服穿,这谁听了不伤心谁听了不落泪。

但是五条悟很自在,甚至还看夏油杰手旁边的教众名录。定睛一看,怪不得夏油杰记不住名字,这备注真是五花八门绘声绘色。

刚才那个暴发户的备注上甚至画了个脸盘子巨大的猴。

还没看的更清楚,夏油杰伸出只手,啪的一下把挺厚的册子给盖上。

平常那是一点事都没有,但是这阵风对现在只有二十厘米高的五条悟来说也算是狂风大作了,直接把他身上勉强裹着的手帕给吹散了。

别的人可能第一反应是捂住关键部位或者捞布料回来挡着。

但是五条悟不,他第一反应是一个助跑跳起来挡夏油杰的脸。

年轻教祖的感觉和被猫扑脸差不多。为了防止被挠,他忍住笑,从另一个袖子里掏出一套小衣服递给五条悟。

“让人做的,穿上吧。”

夏油杰叫人给做的衣服尺寸不是很合适,大了好几圈。被命令的教众还以为夏油杰要给闺女们的棉花娃娃做,特地弄的上面长长下面短短,腰和屁股上下一般粗,就算上了松紧五条悟穿了还不停的往下掉。

不过时间急迫也没办法多要求些有的没的。

五条悟套上了衣服脸色好看了很多,起码有那个兴致作妖了。

他说他渴了要喝水。

夏油杰摸出一个比较浅的茶杯倒了一个底。

五条悟瞪了他一眼,身体变小了术式什么的还在,茶杯给用术式托举起来飘到半空,五条悟仰着脸喝。

然后就被里面的水呛了一下。

“好苦啊杰,你怎么喝这么苦的茶。”

夏油杰把五条悟丢下来的茶杯又拿起来,倒满了,喝了一口。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五条悟看他这个心情特好想逗他又仗着他无法发难有恃无恐的模样就来气。这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什么被豢养的小宠物,心里不舒服,刚想踢一脚茶杯让里面的水都撒人脸上的时候,夏油杰兜里的手机响了。

听铃声还是他自己的。

因为昨天那个计划好的偶遇,大多数人的来电他都选的是拦截,能打进来的无非是那几个熟人。

夏油杰把他那只昂贵的手机拿出来放在桌面上。

五条悟走过去盯着和自己半个身子一样大的手机沉默了一下。他手现在这么小根本划拉不开通话键。

来电显示是硝子。

“你接。”

硝子和夜蛾都是知道他俩这不清不楚的关系的。

前者是三不管,后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已经到中午了,人还失联着,越来越多人察觉到五条悟失踪,快兜不住了。

五条悟催人开免提,夏油杰不开,拿起手机接。五条悟自己也有办法,顺着手臂往他肩上爬,坐在肩膀上蹭到听筒旁边。

硝子说:“喂,五条,差不多得了。”

结果回话的是夏油杰:“硝子,好久不见。”

那边沉默了足足十秒,五条悟怀疑硝子在心里骂他。

“……你俩现在还呆在一起,还是五条把手机丢了?”

家入硝子又一顿觉得自己问了个傻问题。

“给你们一个小时,让五条穿好衣服回来,辅助监督们都找我这来了,不要给人添麻烦啊。”

不,这次其实可能不是悟的问题。

夏油杰想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坐在肩膀上的迷你五条悟。贴这么近的看是真的可爱,夏油杰可以在新宿平静的和五条悟说你的选择都有意义,然后转身走掉,但是却做不到放着这个术式只能抬起茶杯的迷你五条悟不管。

“好的硝子,我等会儿就到。”

家入硝子挂了电话才察觉到有点不对。

这个人称,是夏油杰要来高专吗?

不得了哦,对面盘星教的教祖要来高专了,极有可能挟持了一年级普通人民教师做人质。

夏油杰没有堂而皇之的穿着他那身袈裟从正门进。

真这么弄了就是搞事,说不定还会提前开战。他这次可没有一点恶意。

还没走进结界里,夏油杰就看见了门口的硝子。

家入硝子嘴里说不想管管不着,这种时候既然出现在这里,那还是挺担心的。

看见夏油杰没有傻到那种程度终归是松了口气。

他换了身黑色的便装,看起来就像是个符合年龄的男大学生,头发一扎又掏了个鸭舌帽盖住脸,距离他叛逃高专过去了几年,里头的学生换了一批人,也没什么人见过他。

只要高专结界不响的话他就是个一般路过普通咒术师了。

不过他一开始也没想这要进结界。

硝子嘴里叼着根烟,烟嘴儿都快蔫了,看起来叼了有段时间,没点。

夏油杰笑眯眯的掏出打火机给人点上。

家入硝子吸了一口,把辅助监督叫来。

“真是……我烟明明都戒了。”

家入硝子对辅助监督说,这人不是高专编制的,但是很靠谱,是个一级,是五条的朋友,今天的任务很急的可以给他,不急的话等五条回来再弄。

今天的辅助监督是个年轻女性,本来就对和五条悟交流这件事十分紧张,这下突然莫名其妙换了个人接受度也很良好。更何况这人嘴角带笑声音又温和,应该也比较好打交道。

家入医生说的话也可信,于是就点头和人打招呼递名片,问先生怎么称呼。

夏油杰顿了顿,还是笑眯眯的,他说:“叫我佐藤就好。”

家入硝子没有说什么话,看着人领了原本属于五条悟的任务就这么走了。两个人各奔东西一个往结界外头走,一个往结界里头走,要不是烟还没抽完,今天这面都像是没见过。

夏油杰拿着那两张薄薄的纸,仗着高专附近偏僻没什么人,把五条悟从挎包里放出来放在肩膀上。

五条悟早就快闷死了,对着靠在脸旁边戴着耳廓的耳垂张嘴就咬。

可是现在这尺寸这力度实在是构不成什么威胁,顶多留了个很小的牙印,像是被曲别针顶了一下。

夏油杰摊开两张打印纸给他看。

五条悟不看,他本来就不怎么看任务文件,一般都直接问辅助监督然后指哪打哪,眼下是夏油杰给他看,那更不想看了。撩开头发就往后面躲。

于是夏油杰伸出两只手指又把他扒拉回来。

“悟,我没告诉硝子。”

五条悟:“哦。”

“我等下帮你把任务都做了。”

五条悟:“……哦。”

“今天我不杀普通人。”

五条悟:“你到底想说什么?”

夏油杰没低头,他没有六眼,但是他知道五条悟看着他。

“今天限定,对我好点吧。”

五条悟心说要是对你不好当初直接就把你人道毁灭了哪还有后来的事。

结果还是撩开人的长发往人脖颈边上又靠了靠。

几年过去了夏油杰毫无疑问也变得更强了。

夏油杰之前不止是用咒灵战斗,他更习惯把自己也放在棋盘上,面对强敌的时候用咒灵牵制敌人,营造必胜的局面,如果有必要的话本人也可以依靠强大的体术造成最后一击。

今天的任务基本都是些人手不够落下来的一级,没有几个需要动真格的。

夏油杰的战斗在这种时候更显得赏心悦目,手下不同的咒灵如臂所指,三两下就能把一级的咒灵团成一团。

他们坐在蝠鲼咒灵上前往下个地方。

速度比较快,夏油杰把五条悟放在手心里。悟抱着膝盖坐在那,看天边的云。他的眼睛比晴空还蓝,又比海还深,和他对视一下似乎就能被看透一切。

五条悟挺捧场的。

虽然他的术式和咒力都随着身体的缩小而削弱了很多,但是保护自己不受到威胁还是做得到。

夏油杰召了个虫虫。

五条悟:“哇啊,好丑!”

夏油杰召了个玉藻前。

五条悟:“唔,玉藻前原来长这样,我还以为是有狐狸尾巴的美女呢。”

任务目标等级都不高,夏油杰本人都没怎么出手,五条悟乐得清静坐在他的特级观战位上岿然不动。

夏油杰觉得自己给自己的战斗找了个解说。

委托上的被咒人丝毫没察觉自己之前大难临头快要死了,咒灵被祓除帐也解开之后也没想到面前站着个极大可能让她消失在世界上的邪〇教头子。

她忙不迭的道谢说谢谢你。

夏油杰感觉自己头发被五条悟用力扯了一下。

回了个不用谢。

盘星教教主今天给高专白打工了一天。

晚上他不太好回自己家,更不好回五条悟的家。

于是想了一下又在酒店开了个房。

五条悟在他肩膀上呆了大半天,换了个角度体验了一下高专996的一天,觉得新奇。

夏油杰许久没这么连轴转的在外跑过,令人欣慰的是手上又多了几个一级咒灵,效率比他自己找的要高许多。

五条悟看他把帽子摘了,再把自己拿起来放在床上。

他说:“你玩够了吗。”

夏油杰说:“恩。”

然后砰的一声,咒力构成的烟雾散尽,原比例版的五条悟就这么回来了。

酒店的床上就出现了个不着寸缕的最强。

原来的那张脸还是这么精致好看,夏油杰端详了一下得出结论。

悟这次好像真的气得不轻。

五条悟说:“有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夏油杰说:“悟不需要明白哦。”

变回来的五条悟可不再是手无缚鸡之力了,他暴起跳起来给了夏油杰一拳。

这一拳的力道给了个十之八九,除了没带咒力,就是平常最强的规格。夏油杰的脸被六眼这么一打立刻就是一歪,他舔了舔被打那一侧的后牙槽,还好牙齿没什么事,明天起来外头肯定要肿。

他把脸转过去,没还手。

是啊,悟当然会生气。

是他诅咒了五条悟才让他这天变成这样。给他打几下也没什么。

五条悟一拳打出去气像是消了大半,主要是这人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打一顿也不会爽。

在夏油杰面前他再一次觉得自己败了,就像夏油杰通常拿五条悟没什么办法一样,他也拿夏油杰没有办法。

他把夏油杰今天穿出去的黑色外套捞过来披在身上,半天都没讲话。

夏油杰的嘴角破了,他沉默着从挎包里拿出了五条悟的裤子,叠的很整齐,放在他脚边。

他站起来说:“那我走了。”

五条悟特地别过脸不看他。

夏油杰走到门口,门把都压下去了。

五条悟又说:“谁让你走的!”

于是他俩在五条悟沉默的强烈要求下又睡了。

这次是盖着被子纯聊天的那种。

夏油杰抽空看了一眼手机,他的手机也快被打爆了,闺女家人还有别的什么人找他的信息堆在邮箱里,一个都没回。

晚上的时候人心的防线会脆弱,会变得柔软。

特别是五条悟看起来很能迷惑人的脸就在旁边不到半米的地方,一伸手就能把人捞进怀里的程度。

夏油杰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服了这个软。

他说:“对不起。”

五条悟的心一下也软了。

他缓缓的往夏油杰这里挪,长手长脚的大只猫猫,撒娇的时候更让人招架不住。

五条悟在被杰看见表情和和杰和好中间纠结了一秒,把脸埋进了夏油杰颈窝里,就给他留了个头顶。

声音闷闷的。

他也说:“对不起。”

夏油杰想,悟所期待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

百鬼夜行的事情,还是再议吧。

他们还有时间,是他们的话,一定可以找到那个可以平衡的点的。

夏油杰在五条悟的发顶上落下了一个吻,用小股的咒力按灭了灯。

“晚安。”

86 Likes

再议=无限推迟=计划流产,感恩卡密,猴子复活了:relaxed:

23 Likes

真是对小夏一点防备心都没有呀小五 可可爱爱的两个宝宝

大吃一口吱饭!

好可爱

悟明明知道是杰诅咒他,却心甘情愿,好乖的小悟

可爱小甜饼爱了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