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紧急boki事件 by 口支

Summary:网上说判断自己是不是直男的方法是看对同性是否有性冲动。五条悟发现自己有。

不是很纯情的纯情DK降智小甜饼 还有未成年x描写 祖传OOC




五条悟最近很苦恼。

起因是前几天在学校里碰巧遇到了歌姬。庵歌姬看见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再加上那天心情不太好,不屑的表情做的太明显,五条悟不凑巧的又看见了,两个人就在操场上互呛起来。

前面都怼的很常规,直到歌姬气昏头,没过脑子说了句:

“没有女人缘的家伙!!去和夏油过一辈子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五条悟当时没觉得有什么,静下来以后才回过味来。脑子里“去和夏油过一辈子吧”“和夏油”“一辈子吧”来回乱窜,嗡嗡嗡的,弄的他一天都没法太集中注意力。

估计歌姬自己也没想到,当时想说他没女人缘,好挫挫五条的锐气。五条悟自知脸长得好看,持靓行凶的臭屁样看的她咬牙切齿,搞半天对这人来说冲击更大的反而是后头那个。

第二天正常上课,脑子里循环了一个晚上的五条悟再见夏油杰的时候,看着他的脸,那味儿就变本加厉的不对了。

夏油杰看他谜之沉默也觉得怪,上课之前抽了个空问了句:“悟,是不是昨晚熬夜了?”

五条悟就哼哼唧唧的回,讲话总要盯着人脸看的,他转过来看夏油杰。这么一弄,视线放哪儿都觉得怪。五条悟看眼睛,虽然不大但是很有神,还温柔;又看他鼻子,鼻梁不高,标准东方面相,就是鼻尖很翘;再看他的嘴,薄的很,一开一合的再和他讲话,幅度很小——

夏油杰还在说,但是五条悟真的听不进去他到底在讲什么了。搞了半天还是歌姬那句万恶之源一直在脑子里单曲循环。五条悟放弃了,他推了推墨镜,把它从半挂不挂的状态推到该在的位置。仗着有个东西挡着眼睛,视线在夏油杰脸上乱飘。

好不容易捱到了午休,五条悟还是没办法把被自己摧残的大脑清空。他往课桌上一趴,假装昨天真的熬夜了要休息。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头,六眼偷偷摸摸的看。

他看见夏油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在座位上坐了好久,在五条悟真的要迷糊过去的时候缓缓转过来,支着脸,盯着他看。

这一看就看了好久,五条悟被盯着,全身都僵了,要是以往他大可以直接跳起来去掐夏油杰的脸,问你盯着我干什么我好看吗要收费的,结果自己的大脑好像像是被打开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被这么一盯,转都不转了,放的特空,直接罢工,就听见心脏在胸口不停的跳。又没人讲话,鸟叫声都停了,四下安静的很,咚咚咚的特别吵。

在五条悟真的要被盯毛了的时候,夏油杰一推椅子出去了。硝子估计在天台抽烟,现在教室里就他一个。感觉像过了快一个世纪,胸口还很闷。夏油杰走了,今天的无限循环倒是又开始了。歌姬可能都不知道她在和五条悟的互怼之中第一次占据了绝对的有利位置,成功到可以扰的人那么烦躁。

开什么玩笑啊……五条悟想。

他怎么可能没有女人缘,每次和夏油杰去秋叶原逛买新出的游戏的时候,路上的女性小到八岁大到八十八岁,哪个不多看他几眼。他才不到二十岁,还是五条家未来的家主,最强的咒术师之一,怎么会——

还没等聪明的六眼自己想出个所以然来,教室的门一开,夏油杰去而复返。五条悟这个时候再装睡已经来不及了,他揉了揉眼睛,让自己看起来像刚睡醒。

夏油杰没仔细想,他提着个塑料袋,里头装着一瓶橙汁和炒面面包,看见醒了就自然的丢进五条悟怀里。

五条悟这下不是看起来懵,是真的有点懵。他接了,面包还是热的。

“先吃饭。”夏油杰说。

这架势不是要和他打架就是要和他促膝长谈了。

五条悟现在怕的就是这个。

他想说,我没事啊没问题啊,没睡好而已。但是这个时候他墨镜还放在桌上,六眼往哪里看都不合适,能运行无下限的聪明脑袋都要烧坏了。

五条悟的脑子还没启动,身体为了掩饰尴尬自己擅自动了,按夏油所说的去拆炒面面包的包装袋,裹好之后一口一口往嘴里送。

夏油杰看他一小口一小口的吃,长手长脚的都缩在统一大小的课桌里,眼神都有点空,可爱的过分,像什么冬眠苏醒的动物。诚心想逗他。

他说:“悟,你是不是喜欢我?”

五条悟一口没咽下去差点噎到,手忙脚乱的去摸橙汁喝,发出了一个表示疑惑或者震撼的拟声词:“啊?”

“去和夏油过一辈子吧!!”这是歌姬的声音。

就凭歌姬那个二级术师不能给他下咒的吧,如果不是的话,怎么解释他现在混乱的思绪。

在这一瞬间,五条悟又想了很多事,今天他的脑袋要么就停摆要么就自行分析些有的没的。他想和杰过一辈子其实也挺好的,杰的脸看得舒服,虽然拦着不让他吃太多甜的,但是也会像现在这样给他送炒面面包,一直一起的话就能一直做搭档,杰负责制定计划和牵制,他就负责给致命一击,不管是什么情况都能所向披靡。

这是喜欢吗?

夏油杰看他半天没说话也迷茫了一下,他一直给自己洗脑他俩是挚友,有的时候也是会开玩笑,看五条悟的反应逐渐回过味来,越来越震惊,那点儿埋在心底的东西几乎就要死灰复燃了。暗恋的对象看着他脸红,还有这种事情?

他面上不显,给了五条悟致命一击。

一改那个开玩笑似的语气,夏油杰认真的问:“悟,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熟知自己的感情和五条悟的脾气,如果悟没有这个意思,大可以找一万个台阶给人下,总不至于弄的太尴尬。

五条悟沉默的太久了,也不给个痛快,拉着他一起在台阶上站着,等的他的心一半高高提起一半又轻轻落下。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夏油杰头痛的看着自己的暗恋对象兴冲冲的像往常一样带着吃的喝的还有游戏碟来敲他宿舍的门,这次袋子里还多了点别的东西。是润滑剂。

白天的时候五条悟没想通,说不知道,等于给夏油杰申请了缓刑。夏油杰活到现在后悔的东西不多,那句在要了命的时候问出来的真心话一定占了其一席。结果五条悟又说,学习是很重要的。课也不听了直接跑了,把夏油杰留在教室里,自己去探索关于自己是不是想和杰过一辈子的重要课题。

真不知道这人到底查到什么东西。

夏油杰刚洗澡出来,就看见五条悟发的邮件,很简短很劲爆。

他说,如果我对杰会硬的话就是喜欢杰了吧!

夏油杰两眼一黑,心想。网络真是害人,五条悟怕不是去了什么神秘的论坛看见了什么,是兄弟就一起手冲之类的怪东西。

说到冲这件事。夏油杰是浴室手冲派的,一般在洗澡的时候解决,五条悟看起来显然不是,这下还带了润滑,符合他少爷身份,冲的相当精致。

他脑子空空,打开门把人放进来,五条悟抱着一袋子花花绿绿的,一个矮身,从他手臂下面钻进房间里。夏油杰想,完蛋,他是认真的。

五条悟决定了什么东西以后执行力相当高,和白天那个逗两句就脸红的模样判若两人,自然的就像回家一样,床板拍的啪啪响要人坐过来。

夏油杰简直头晕,别的人要做点什么之前,前菜都是色情杂志官能小说和AV,这人抱了一袋子的刺客信条鬼泣侠盗猎车。

“就这么……这样了?”

“不然呢!”五条悟去扒他裤子,夏油杰刚坐下就条件反射的从自己床上蹦起来,太怪了,真的太怪了,他们关系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但是也没好到能撸一根几把。

夏油杰按住自己的裤子,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万一五条悟只是一个普通的心血来潮呢。

“悟,白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你真的想好了吗!”

五条悟突如其来的勇气好像在接下来的这个对视里卸了个干净,他说:“杰呢?没事……讨厌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打游戏,我带了……”

夏油杰这下知道他带那么多碟是来干什么的了,五条悟没继续剥他裤子,转过身去在他自己带的一堆里面扒拉,还扒拉的哗啦响,看起来是真的想就这么算了,像往常那样和他打游戏。

夏油杰向来理解五条悟奇妙的脑回路,他想,他可能知道原因了。五条悟的耳朵红了,而且还硬了。这下真的是跳进东京湾也洗不清了,他俩对挚友真的有性冲动。

五条悟扭着身子还在扒拉,一袋子游戏碟来来回回在手里滚了好几轮,一个都没掏出来。他开始想自己为什么要提前弄好,还穿了套这么宽松的T恤短裤,有了点什么真是遮都遮不住。

和夏油杰过一辈子,想想还挺好的。杰也是这么想的吗?

这件事不比打咒灵,他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了,杰再没点反应他就决定这么糊弄过去了,说到底不管怎样杰也不可能舍得怪他的,作为挚友的杰也是。就在五条悟决定随便捞一张可以联机的碟出来,作为他们重新恢复革命级友情的见证的时候。他发现另一只手伸过来,摸到了被他推到边上的润滑剂。

夏油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背后,伸手去拿放在他前面的东西,这下像是把人圈在怀里了。而且还在他耳边说:“悟……是真的想好了吗?”

夏油杰没有他看起来那么游刃有余。但是五条悟此时的所有反应无一不是对他的鼓励。本来决定要一直埋在心里的感情,因为悟最近不明变化的态度,悄然生长,现在已破土而出,长出个无法被忽略的芽。

之前他还在想,怎么办呢,要是真的和悟互相抚慰,一激动就射了,岂不是很丢脸。真的上手了以后发现悟比他还激动。整张脸通红,要做什么自己都忘了,一副受不了了要不行了的样子。

他还准备了一点这个时候会说的话,比如,有感觉吗,是这里吗。但是五条悟看起来完全不需要,碰哪都喘。

他的手就埋在五条悟用作睡衣的沙滩短裤里,另一只手还攥着五条悟带的润滑剂。不是没想过要脱,只不过他一伸手进去,悟就全身紧张,硬的像块木头。

有这么夸张吗?夏油杰脸也开始红,不敢往下看,卡着个松紧缓缓的用手抚慰五条悟勃起的性器。五条悟好紧张,肌肉紧绷,全身都硬,下面也硬,还流水,尽管如此他也不尴尬,瞪着双圆溜溜的猫咪眼睛,就瞅着人看。

夏油杰被他看硬了。摸着黑专心给他弄,虽然在厕所多少有见过,自己上手还是头一回,帮别人冲也是第一次。

不过这种事总是一回生二回熟,夏油杰又按自己平常的方法,把指头圈成一个可以用的穴,拇指推了两下背筋。

就感觉五条悟全身剧烈的一抖,无处安放的两只手在他身上乱抓,腰都软了,再也不绷着,夏油杰手里一湿,是射了。

五条悟在自己挚友手里这么一射,就确认了很多的东西,他躺在夏油杰的床上想,他完蛋了,他确实是男同性恋,对着夏油杰不是不能冲,是非常能冲。这下是真的不知道下次见面是要怼庵歌姬还是谢谢她了。

射了以后内裤那块黏黏的,他抬臀让夏油杰给他脱,确定了该确定的事情以后一点也不急了。

他懒洋洋的躺着问:杰也难受吧,我来帮你?

他能冲,杰也能冲,那接下来要发生什么都是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他从前可不知道六眼热成像的功能那么好用。

夏油杰不否认,他现在头皮发麻,感觉要炸。五条悟向来擅长火上浇油,他看人不动,在沉默,哦了一声,恍然大悟,蹬掉裤子,转过身往床上一趴,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臀,说:用这里也可以哦。

到底这一查查出来了什么东西,怎么还包括这个?

夏油杰之前根本没想到这一层,觉得顶多熬过去个互撸就完事儿,说到底怪就怪高专人太少,同班同性竟只有五条悟一个,对于挚友的相处模式实在是没什么参考,不知怎么的就歪成这样,如此这般,现在就是感觉润滑剂的瓶子都烫手。

正经挚友不会问“你是不是喜欢我”这种话,不会在手冲的时候盯着对方的脸看,更不会主动的趴在对方的床上,发出邀请。

夏油杰这才感觉到不对劲,五条悟是不是故意的,但是转念一想,故意的又怎么样呢,自已养的猫猫,突然开窍要抱抱,还能拒绝不成。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再确认一次,于是问了今天第三次:“是不是喜欢我?”

五条悟心说,他都趴下了准备挨操了,还能有假不成。

嘴里没个把门儿的,不依不饶:“杰你是不是不行?”

说什么都不能说男子高中生不行,夏油杰提了口气,被一激就去摸五条悟的屁股,那些色情杂志上偶尔会出现的图片,换了个人,对他的效果可谓是超级加倍。

夏油杰一摸,感觉哪里不对劲,再摸,五条悟那里湿乎乎的。不知道是汗还是之前射出来的东西,弄的整个臀缝滑腻腻。总之不会是那样——

五条悟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声音黏糊糊的:“别看了,我都弄好了。”

好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永远可以相信五条悟。

高中生情侣哪有这样的,表白才说了一半儿,推着就要直接上本垒。

高中生的几把那是比钻石还硬,如果再分个等级,夏油杰肯定就是里头最高级的。

正在被最高级的几把抵着的五条悟现在最有这个发言权,今天中午他就已经想通了,自己的事情当然是自己最清楚,然后他就去买润滑剂,反正他个子高,就算根本没成年也能糊弄过去,夏油杰平常也是这么买烟的,他怎么就不能这么买润滑剂。

夏油杰暗恋五条悟,但是也没敢想过操他的屁股,这下不仅是真刀实枪的干上了,弄的比想的还色情。说他天赋异禀都是小看了五条悟,学习真的是很重要,一个下午就能学成这样。

那口流着水的穴在他手底下缓缓绽开,然后吞进去一部分,头部被一嘬,效果立竿见影,奇异的麻痒从下头随着心脏的泵送直接送到头顶。五条悟嫌他墨迹,自己支起腰去吞,没做过视频资料也看了不少,懂得都懂,他想了想,想到小电影里面挨操的那位都会说些什么,自己依葫芦画瓢开始喘给夏油杰听。

“……给我,我想吃……杰的……”

这下完全自讨苦吃,本来就不好进去的东西涨的更大了,夏油杰自诩忍耐力超群,这下也没忍住往里送了点,捅的人就是一噎,假的喘了一半儿换了点真的,半真半假总之喘的的确好听。

“悟怎么这么会,自己想了多久了?”

五条悟心说,不才,刚开窍半天,既然夏油杰问了,他就答:

想和杰在教室里做,在你的桌上或者我的桌上……嗯……还可以在天台,把门锁起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就是占了硝子抽烟用的地方她会不会生气?

夏油杰没等他说完就按住他的腰用力插那口穴,实在是不该放五条悟说话,总是搞的他俩都一团乱,就是要弄的他说不出话来才好。

五条悟自己学着扩张过,之前摸着没摸对地方,感觉就是胀,夏油杰也是第一次操人,业务不熟练,但是硬件过关,多试试总能戳对地方。

要了命的腺体被重重一擦,五条悟差点磕到脑袋,被捅漏了音,是个一点也不做作,初次出现的淫靡声线,和平常很不一样。

这下他像是找到了什么叫床的真正技巧,什么叫做实践出真知,视频资料和网上查的东西就算再具体也不可能教人怎么叫床,五条悟也觉得自己叫的好听,夏油杰捏着他腰的手都在抖,知道他也喜欢,就叫的更加来劲了。

“要坏了要坏了……”

确实要坏了,哪里都坏了,脑子里头嗡嗡响,下面的水流的像什么坏掉的水龙头。

夏油杰觉得自己像是泡在温水里,将被温柔的溺死在里面。

五条悟眯着眼睛,把没过脑子的胡话都倒给他听,夏油杰铺的整齐的床单给他抓的像什么晒干的紫菜,他快被操射了,性器在对方的床单上瞎蹭,蹭出来好多水痕,五感里灌的都是对方的信息,好热,好满,好幸福。

夏油杰手冲的时候是实用派,操人的时候是实干派,身体力行的把心底埋的那些溢出来的浓烈感情都塞给他,五条悟主动给他让了个入口,那就使用,再打个标记,弄成自己的。

好想射。五条悟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就是一噎,夏油杰说他天赋异禀,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果然天才搁哪都是天才,他们是最强的。




高中生总是没什么节制,一轮弄完了还想要第二轮第三轮的。年轻人体力好,可塑性强,还有探索精神。结果就是五条悟如他所愿的被操进了被子里,动都懒得动了,表情管理完全失控,搭了半截舌尖在齿间,脸颊好红,六眼不自知的向上瞟。

夏油杰刚射,可能是今天的第四次还是第五次,亢奋的心情终于稍微缓解了点,这才想到他们做都做了,还没怎么好好的接过吻。

于是他温柔的俯下身,叼起那截露在外头的舌尖,吮到嘴里,深深的吻了下去。

五条悟迷迷糊糊的在夏油杰的嘴里搅动,这下歌姬那句诅咒般的话,终于不在脑子里吵了。

98 Likes

好香好香嘿嘿

笑晕了

1 Like

那現在確實是在神秘的論壇(大笑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