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节需要用到洗衣机吗(非典型stuck)

过节要用到洗衣机吗

Summary:有一个说法叫七年之痒,指的是爱情在第七年的时候会步入一个危险时期。而夏油杰和五条悟的“七年之痒”直到第十个年头,都不见个踪影。

双教师 stuck 舔穴 放置 很ooc 有五条悟叫老公



相熟的各位女性朋友在他们年轻的时候通常这么评价五条悟:有钱、长了一张好脸但是性格太差劲,不适合结婚。

京都和东京校联合的毕业典礼以后,他们在夜蛾的默许下一起去居酒屋喝了酒,除了五条悟都喝了挺多。

六眼一年级的时候尝试过,后果很严重。也想加入大家的念头被同年级其他两位强势镇压,给他上了一瓶波子汽水

庵歌姬醉醺醺的,意识保持在醉与不醉的一线之间,戴眼镜的白毛和一根刘海的黑毛并排坐在她对面,几乎要晃成一个白毛黑刘海的重影。

她说:“要多温柔的女人才能接受五条啊……”

哪知道五条悟后来没有和一位这样的女性在一起,毕业典礼没两天五条家就宣布家主的婚讯,咒术界战力天花板英年早婚,另一位就是当时坐在他身边,被评价为“受女性欢迎”的挚友,更要命的是除了歌姬以外其他人早就知道。

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上,这批人从高专毕业生成了为咒术界鞠躬尽瘁的成年人。

庵歌姬还在为当年所有人都瞒着她的事耿耿于怀,家入硝子一边拍她背一边给她杯子里续酒。灰原雄说:“夏油学长和五条学长的感情还是这么好!”

五条悟听了笑嘻嘻地揽过旁边夏油杰的肩膀,“‘七年之痒?’不要给性生活不和谐找借口啊。”有意无意还亮出无名指上的戒指,明摆的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美满多谢各位关心。

性生活和谐,他们可太和谐了。

和其他熟人猜想的完全不一样,五条悟在恋爱关系中其实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

夏油老师批阅好学生们的咒灵祓除报告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半。

他收拾好桌面上散落的资料,捏了捏鼻梁站起来,周末有的时候也会这样,没有外派但是有一些平时太忙没做完的文书工作,会带回来处理。

他在家里一般比较随意,是T恤长裤的打扮,高级复式公寓恒温恒湿四季如春,冬天裸奔也不会冷,短绒地毯铺满了地板的每一个角落,五条悟喜欢光着脚在家里走,有的时候裤子也不会穿。

三个小时的时间悟居然没有过来找他,这不寻常。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五条悟有点模糊的声音。

“杰!快过来……我好像……”

夏油杰神色如常地关好门,顺着楼梯走到下一层,拖鞋敲在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把他们俩养的猫也惊动了,长毛的缅因站在台阶顶上眨巴着一双蓝汪汪的猫眼睛看着他。

走到一层五条悟的声音清晰了许多,方向居然是洗衣房。

这边还在不紧不慢的,那边已经忍不住了,五条悟又喊:“杰——快来——我卡住了!好湿好冷啊……”

家里除了他自己有什么能把五条悟卡住,夏油杰不用细想就知道大概是悟又在作妖,这不是第一次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结婚七年他对五条悟突如其来的奇思妙想接受度良好,横竖周末也没有什么别的事,他回应,来了,稍等。然后拉开洗衣房虚掩着的门。

五条悟——如他所言,卡在了洗衣机的滚筒里,跪趴在地上,胸部以上包括两只胳膊都被机器吃了进去。洗衣机刚才为止应该都在工作,留在滚筒内壁上的水珠浸湿了五条悟的T恤,把纯白色的布料黏在他的腹肌上。

他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裤,屁股因为姿势的原因向后翘起,因此扯得比平常紧。没有人会在洗衣房里也铺地毯,膝盖就落在瓷砖上,已经保持这个姿势有一会儿了,坚硬的膝盖骨附近已经有点发红。

五条悟感觉到夏油杰的靠近,看起来松了口气,支起来的腰部向下塌了点。他肩膀宽肩背肌肉也紧实,很难想象是用什么姿势才把自己塞进洗衣机里的。

“杰,你总算来了,我本来想先收衣服的,但是洗衣机里好像卡了一只袜子,我去里面拿结果现在动不了啦。”

夏油杰信他的鬼,旁边的框里居然真的有刚洗好的衣服,也算是做戏做全套。他说:“这怎么办呢,悟,要我帮你吗?”

悟的声音从洗衣机的滚筒里传来,闷闷的带着细微的回音。

“……试试,握住我的腰。”

夏油杰走过去,半蹲在他后面,依言照做。悟的腰腹部也都是洇上去的水,摸起来滑溜得紧。他向外拉扯了两下,居然纹丝不动,看来为了让自己卡的恰到好处,悟还用了无下限。

夏油杰已经完全理解了现在的状况。他摸着五条悟露在外面的腹部,用曲起的指节刮蹭手感极佳的腹肌,嘴里说:“真的卡住了,悟,怎么办呢。”

五条悟的身体反射性地颤抖了一下。“我现在不能动……”

夏油杰顺着他话接下去:“嗯,不能动。”

“杰现在对我做什么都反抗不了——”

夏油杰忍住笑:“是吗?”

然后就像五条悟本人期望的那样,放在腰间的手落在翘起的屁股上。

这下当真是任人宰割引颈受戮。五条悟平常在正常的性生活中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姿势,看不到脸,没办法接吻,也不能抱在一起。如今像这样双手受制于洗衣机,摆明着轻易不会挣脱的情况更少见。

他拍了一下送到手边的臀肉,不可抑制的颤动了几下,又用色情的手法揉捏它们,拇指卡进裤腰的松紧拽了拽,五条悟的声音也卡在洗衣机滚筒里:“杰居然想这样和我做爱吗,好色哦。”

话虽这样说,他本人没有一点抗拒的意思,甚至还撅起屁股小幅度的晃了两下。

夏油杰手都伸进去了,却没有脱下那条短裤的意思,反而换了只手,用拇指摸进两瓣臀肉之间的凹陷处,上下滑动,又揉了揉附近的会阴。

“悟这里,怎么是湿的。”

五条悟挪了下膝盖的位置,腿并拢了些。

“是洗衣机的水啦。”

“真的吗?”

五条悟也没想到夏油杰今天兴致这么高,话说到这地步还接他的话茬继续演。他已经硬了,之前做润滑消耗了一些精力,把自己塞进洗衣机里又消耗了些耐心,最强的五条悟变成了最强也最想做爱的五条悟。

现在的他急需一些货真价实的接触。

“好难受啊杰……”

夏油杰足够善解人意,他把短裤向下扒了一截,露出一小截臀缝,里面水光淋淋,一眼就能看出到底是外面沾上的水还是里面在冒水,扯着半半拉拉的裤子一揩腿根,早就湿透了。

裤子成了不需要的东西,上面的T恤也扯到腹部以上。五条悟那双可以轻易夹断特级咒灵头部的腿,乖顺地放松了肌肉任他摸。

勃起的性器再也兜不住了,支楞起来指着地面。

于是夏油杰就从他的膝弯摸上去,盘了盘坠在面前的囊袋,再给他打了两下,最后揉到小口小口吐着水的穴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五条悟往里弄进去太多润滑,整个会阴都亮晶晶的,也怪不得裤子会湿。手指按在穴口上,一下就能被吃进去。

夏油杰按了按入口处的软肉,突然说:“很难受吗?”

五条悟等了半天都没等到真正的插入,急得往后挪了挪想用那个足够柔软多情的肉环套弄按在附近的手指。

夏油杰由着他的动作插进去还按了按浅处的敏感点。

“不是,悟卡在里面,难受吗”

五条悟沉默了一下,没再端着演戏那套,换了个语气:“我现在想要杰插进来。”

这也算是回答了夏油杰的问题。虽然不知道悟一个人偷偷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小电影,学了些乱七八糟的内容,但他不否认自己看见这样的悟,心里有种特殊的兴奋,粘稠的爱意之下,控制欲在五条悟本人的引诱中缓缓冒头。

五条悟在洗衣机漆黑的滚筒里抱着臂,下巴垫在手背上,之前被揉穴都没什么别的表情,被夏油杰这么一问居然意外的心里一动,好在现在谁也看不见杰也不会知道。

经过刚才一番折腾那口穴已经迫不及待被填满了,充分的润滑也不需要多余的扩张。整个屁股都在夏油杰手里,他用指腹摸了一圈软肉,再把水蹭到腿根上。

五条悟别着手搓了搓脸,感觉到身后那张嘴一热,有什么滑腻的东西钻了进来。

夏油杰在舔他。

杰的口活向来很好,这次也意外的细致,褶皱被一道道的舔开再戳回穴里,把淡色的小口嘬得发红。

这里这么小一团,却很能吃。夏油杰眯着眼睛再往里戳了一点,摸着手底下小幅度起伏的腹肌走了神。自己什么尺寸自己是清楚的,悟每次都能把他完整的吃进去,紧密贴合的时候翘起的头部正好能擦到悟里面的敏感点。匹配得就像钥匙和锁,刀和刀鞘。

之前不是没有被如此煽情的舔过。但是五条悟觉得这种时候的舔舐显得有些不合时宜,舌头完全无法满足已经等了太久的穴,从底下往上泛出股麻痒来,直接痒到心里去。而夏油杰执意想在橘子味的润滑剂里混上他自己的唾液。

“够……”

“不够。”

夏油杰居然就贴着那儿说话,气息喷在周围,引起软肉一阵不自在的瑟缩。五条悟把自己捆好了放在盘子上,还把刀叉送到他手里,夏油杰自然准备好好食用他,即使现在已经足够饥饿,想要把人整个吞吃入腹。

正如五条悟之前所说,现在什么都反抗不了。他发出猫似的,粘稠的鼻音,用这种猫科动物交配的姿势猜测夏油杰什么时候会真刀真枪的干进去。

结果夏油杰下一秒就这么做了。

唇舌从那附近撤开,换了个他更熟悉的玩意儿。坚硬的头部戳着臀缝,很滑,一下就滑了进去。看夏油杰那么慢条斯理的,还以为真的不急呢。

五条悟吃到了想要的,满足地喟叹。现在这姿势没办法吻他抱他了,只能用那口穴去绞。两个人都因为看不见对方的脸而有些许遗憾,但那股新鲜劲儿更使他们兴奋异常。

五条悟进入状态很快,里面又热又黏糊,让人舍不得抽出来,性器没人有空安抚又翘得老高,前液几乎要滴到地上去。

“顶到了顶到了……”

嘴里这么说着,悟又往后挪了挪,想要用穴去套夏油杰插在里头的性器,都这个姿势了怎么还不消停呢。夏油杰抓住绷紧的腰,怼着深处的敏感点往里捣,多余的水液被带出来又捅回去。他动的游刃有余,每次都戳到位置,明摆着想要细细品尝。

今天这场不到晚上可能结束不了。

五条悟这么想,嘴里嗯嗯啊啊地叫唤。

“杰,好变态,在洗衣房……嗯……草我……”

他还记得自己在洗衣房,衣服刚收回来还没来及晾,还是他俩明天要穿的教师制服。光看这场面还真会以为是什么贤惠主妇家务途中出现意外,变态丈夫色油心生脱裤就上。但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样。

夏油杰一边承认,嗯嗯,我是变态。然后边肏进去边说:“这种情况还湿成这样的悟才更变态吧。”

大幅度的抽插带出咕啾咕啾的水声,完全退出来以后穴会留下一个一指宽的小洞,然后在之后的两秒内恢复紧致,复又被肏开。

横竖家里除了只猫也没别人,五条悟叫唤得肆无忌惮,催人快点。

“悟想射了吗?”夏油杰问。

但是他没等人回答,怼着那个小洞多用了几分力气,挺腰往里面快速的撞。五条悟的穴肏乖了以后像个夏油杰专属的几把套子,也像是榨取他精液的容器。

专心致志的做爱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怎么再讲话,只能听见肉体拍击的声音,粘稠的水声和低低的喘息。

五条悟湿得不像话,状态极佳,穴里所有软肉都成了敏感点,顶哪儿都喘。可能是这样的场面使他心里有了真正的“在被使用”的错觉,对最强来说新鲜过了头,脑子爽得都快要射出去,但是前面的性器夏油杰没怎么动过,还委委屈屈地随着他俩的动作前后甩。他说:“杰,碰一碰前面……”

这种方面通常都有求必应的夏油杰开口拒绝:“不行哦,悟今天要用后面射才行。”

对今天的第一次来说这要求有点高。五条悟再塌了点腰,使腰部凹出了个弧度,这下夏油杰能更清楚的看见他俩结合的地方。缩在一起的软肉被撑开,被使用,被扩张,可怜兮兮的被塞进去粗长的一根,嘬两口又被从嘴里抽走,玩的时间长一点就开始发红。

水溶性润滑早就和悟身体里泌出的汁液混在一起,潮湿的柑橘香气散逸在空气中,夏油杰戳进深处,感觉到里面的软肉开始痉挛,剧烈收缩,几乎要把他给夹射。

悟露在外面的部分都在抖,但是垂在下面的性器没什么别的反应,他也硬得厉害,就是刚开始就想让人被插射还是有点强人所难。

夏油杰射在他身体里,缓缓退出来,扒开被内射过一轮的穴往里看。

粘膜充血有些红肿,射到深处的白精由于姿势的原因大部分都好好留在了肚子里,伸手指往里挖了一下才流出来一点,穴含着团精液的模样看起来好不委屈。

五条悟平复了一下呼吸,这个姿势要保持得很标准还是有点费力,水和汗把腰腹部洇得亮晶晶的。夏油杰喜欢他的腹肌,就又揉了两把,就是没去碰他勃起的性器。

夏油杰说:“稍等,我去晒个衣服。”

五条悟差点撩腿去踹他。

夏油杰又说:“夹好了不要漏出来。”

这下五条悟的又多了点别的性幻想,于是耐着性子夹紧屁股在原地等。他想,杰确实很喜欢他穴里流精的样子。夏油杰不常内射他,多半还是会戴套的,但是每次内射都要多看一会儿。

夏油杰不仅喜欢,还喜欢他全身都是汁水的模样。悟用后面高潮的时候表情很色,那双珍贵的苍蓝色眼睛被肏得上翻,舌尖搭在齿间收不回去,这副表情装是装不出来的,所以比较少见,一般都出现在他们兴致都很高做了很多轮的最后。

虽然平时在外面藏的比较好,夏油杰骨子里是什么样他心知肚明。五条悟本以为夏油杰刚开始就会把他肏进墙里去,没想到这下反而开发出了恋人更恶劣的性癖,居然玩起了放置。

五条悟不擅长忍耐夏油杰给予的快感,他还没有射,身体里含着精,如果是平常早就按倒夏油杰骑上去,可是这玩法是他先开始的,动不了也是他自己设定的,夏油杰想玩于是就奉陪。

夏油杰当然没有真的去晾衣服,他退开两步把门拉开又合上,发出类似关门的声音然后就站在门口。

五条悟觉得湿乎乎的水液顺着会阴的弧度往下淌,第一滴水落在瓷砖上的声音很清晰,到后来就越发不可收拾,吃不下的精在甬道里滑动,混着身体里的汁水,总有一些含不住流到外面去。夏油杰走之前说的话和这样的姿势给了他一种交配之后正在受精的错觉,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打开了新世界的门,夹紧屁股喘得厉害。

五条悟真的没有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居然还更硬了。

能这么看他的机会不多,夏油杰还半硬着,五条悟出乎他意料地夹着精液支在原地。五条悟的身材很好,这些年较劲似的多练了点,比学生时代结实许多。五条家主刚毕业就和同性挚友结婚,别说是放在御三家,就算是一般的东亚家庭里也完全称得上是离经叛道。

五条家可不知道他们的家主关上房门以后会被家主夫人按在床上干,这要是知道了肯定更不会同意。

可是他们就这么结了,还结得高层毫无怨言,五条悟想的话什么都能做成是真的,不管是力排众议直接结婚还是突发奇想玩点别的,目的总是会达成。

夏油杰看了一会儿就搁置了之前的想法,准备走过去把人放出来,悟的膝盖还落在瓷砖上,想来也不会太好受。

还没行动,悟先开口。

“老公……”

这下夏油杰确实是顿住了。

后面悟又低声说了句什么,根本没听清。

人都快三十了早就不是什么一撩就会上头的毛孩子,夏油杰这下是确切实际的感受到一股热血从胸腔中上涌,一股冲向头顶一股涌向下身,说人话就是硬得发疼。

声音听起来都不对了。

“悟出来吧。”

五条悟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怎么了,老公不喜欢吗?”

嘴里这么说还是自己从洗衣机里缓缓挪出来。

夏油杰好久没见这张脸,还没等人站起身,撸了一把悟湿漉漉黏在额头上的刘海,撩起来吻了上去。

五条悟还没适应突然亮起来的灯光,眼睛还眯着,就被人扳过肩膀含住了嘴唇,立刻反应过来开始回吻。

两条滑腻的软肉舔在一起,吮出啧啧水声。

悟的脸有点不自然的潮红,有可能是闷出来的,也可能是之前那一轮做出来的,眼睛里还熏出一层雾。

他俩吻着吻着就纠缠着躺在洗衣房的瓷砖上。夏油杰把落下来的长发别到耳后,拉高五条悟的腿,没打招呼就这么插了进去。

之前射进去的东西和淫水还在,直达深处毫不费力。五条悟之前跪了太久还没缓过来,想勾他的腰盘不上去,最后还是被抓起来抗在肩上。穴也因此扯得更开更容易进入,五条悟边被肏还边说:“老公这么喜欢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顶得一噎,尾音也因此颤了颤。夏油杰忍无可忍,空了只手去卡他的嘴,拇指按着牙床,又被悟卷进嘴里含着。

性器也被悟绞在身体里。夏油杰觉得自己现在可能不仅是脸有点红,表情可能也有点吓人。悟从下往上盯着他,眼神很专注。身体被愈演愈烈的冲撞顶得向上跑,又被扯着脚踝拉回来。

之前一小段时间的放置不仅给五条悟带来了点特殊性幻想,还让夏油杰心里的施虐欲上涨,忍耐在这种时候毫无价值。夏油杰由着本心,把五条悟按在地面上发了狠的肏他。

五条悟象征性地挣了两下,腿是摆明了敞开任肏。他的穴很会吸,越肏越紧,含着的时候,像是想要杰永远呆在他里面。

夏油杰之前说,要从后面高潮。五条悟就真没摸前面翘得老高的性器,真是可怜了它长这么好看一根受这个罪,好在这时间也不是很久,敏感带和腺体被来回高强度苛责,快感堆积起来多到麻木,而杰好像要往更深的地方进,直接顶到结肠里。

五条悟被卡着嘴,发出声模糊的呜咽,前面未经抚慰就射出一小股一小股的白浊,沾在他俩的腹肌上,夏油杰还差点,他把悟抱起来,让他坐在腿上,从下往上进入他。

五条悟不得不把腿岔开保持平衡。这下饱满的乳肉也送到了跟前,夏油杰咬了一口他覆着薄汗的胸肌。

身体里又满又胀,像是又被干开了个别的空间来容纳杰的性器。

刚射完还在不应期的五条悟有点吃不消,他推了推夏油杰的肩膀,说里面好满。夏油杰不介意更满,他抵着结肠口开始射精,微凉的体液把他烫得一哆嗦,前面又挤出一股来。

在夏油杰原来的计划里,可不包括午后和五条悟在洗衣房里乱来。这下衣服得重新洗,地面上也一团乱,是个人看了都知道他俩在这胡搞过。

五条悟看起来满意了,扒着人不肯下来。他们还插在一起,喘着气,抚摸彼此性爱以后汗津津的身体,黏糊糊的分享一个吻。

已经是饭点了,刚饱餐一顿的五条悟不是很饿。夏油杰抱着他去浴室里洗澡,差点又擦枪走火。

折腾到了六点终于吃上了饭。五条悟在家不喜欢穿鞋,今天裤子也没再穿,两条下午掐出了指痕的腿就在外面晃荡。这饭吃着吃着就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咬着筷子,没头没尾地说:“今天好像是七夕……杰,节日快乐!”

84 Likes

每次看都覺得好棒: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3 Likes

老师是神…这个悟谁看了不爆炒一顿www

10 Likes

谁不能说一句悟好辣!

5 Likes

老师好会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