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笨蛋(双性转)by 口支

五条悟路过薨星宫的时候夏油杰正好在门口抽烟,像是在等什么人。

薨星宫是个只有圈里人知道的拉吧,平常营业的很低调,但是风评很好。

夏油杰抽烟的样子很漂亮很性感,她不抽女士烟,姿势也特别,夹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

眉眼又细又长,个子也高,她吸一口烟再缓缓吐出,眯起的眼睨着人的时候像被小针戳。

五条悟一下就被戳中了。

她特地挑了一身卫衣牛仔短裤来夜场。上衣宽宽大大的袖子遮一半儿掌心,看起来就像个误入酒吧的大学生。

看场子的看她长的漂亮,放人放的很爽快。

她用余光往场子里望,一眼就看见夏油杰坐在吧台旁边,手边放着杯金汤力。

五条悟不喝酒,甚至还有点酒精过敏,不过这也方便了她现在这个清纯女大学生的人设。

她小心的蹭过去,对吧台里的调酒师要了杯柠檬味的气泡水。

夏油杰穿的好辣好性感。深紫色的丝制低胸衬衫,露了一截乳沟,锁骨上还坠了一个很小的银质锁骨链,染着深色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吧台的木头桌面。

五条悟一开始找了个比较远的地方坐下来,后来缓缓往那边挪,最后挪到夏油杰隔壁。

夏油杰想,偶尔还是会有这种小朋友的。

直的,长得好看,又好奇。

直女撩姬天打雷劈。

不过五条悟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好看的人总是有很多特权,五条悟就是那个特权里的vip。

夏油杰于是就纵容小朋友蹭在她旁边一口一口喝她的柠檬味儿气泡水。

她没想到小朋友居然敢和她搭话。

五条悟一开口就知道是个直的,她说,姐姐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夏油杰都默许了,她既然开口问了于是就回,可以。

五条悟又说:姐姐,你好漂亮。

夏油杰心说你更漂亮,但是还是回的挺冷淡,就说谢谢。

小朋友的眼睛亮晶晶的,和这个夜场的酒吧格格不入,旁边的人都是一对一对或者一群一群的,只有杰之前是一个人。

偶尔这样也挺好的,酒吧老板夏油杰看着小朋友喝气泡水心想。

她说她叫夏油杰。

小朋友很欣喜即答她叫五条悟。

五条悟搭话的水平不高但是很可爱,她们有的没的(单方面)聊了很多,又过了一段时间快十二点了。

五条悟站起来说她要回去,她穿着个平底的板鞋都和夏油杰差不多高。一个晚上滴酒不沾不知道为什么脸也红红的。

她站起来就是一晃荡,夏油杰下意识就用手去扶。

五条悟跌在她怀里说:杰,我怎么头这么晕。

夏油杰眉头一皱,拿起装气泡水的果汁杯闻了闻有股淡淡的威士忌的味儿。

五条悟酒精过敏,虽然不至于严重到进医院,雪白的手腕上也开始起疹子。

夏油杰是酒吧老板,她盯着小朋友要的柠檬水,不知道调酒的出了什么问题。

她的场子里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事。

想逗一逗美女的调酒师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板解雇了。

夏油杰搀着醉猫往她自己的休息室里走,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在她这儿发生她也有点责任。

喝醉的五条悟晕乎乎的嘴里开始放洋屁。

逮着人甜甜的就叫sweet heart达令。

夏油杰一个头两个大,见过各种各样喝大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喝了酒就成亲亲狂魔的。

五条悟看起来像个大学生,按这情况说不定还是海外长大的。

她整个人都挂在夏油杰身上,挂烫的很完美的衬衫都蹭皱了。

“Shall I compe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她轻声笑,听起来就不太清醒。

“You are soooooo—hot.”

夏油杰深吸了一口气。

这可真是个漂亮笨蛋,要是遇到坏人不是要被吃的猫毛都不剩。

夏油杰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于是她把人放在沙发上,俯下身去亲吻五条悟亮晶晶的嘴唇。

上面好像是涂了蜜桃味的润唇膏,甜甜的,还有点黏,还有股柠檬水留下的味儿,挪开的时候吃走了一点她自己涂的口红颜色,变得又亮又艳。

五条悟看起来懵懵的,还没有发现发生了什么,还伸出一截舌头舔了舔蹭到外面的唇膏。

于是又被夏油老板捧着脸亲了一下,唇膏更糊了。

夏油杰出去给她倒水,五条悟躺在沙发上,缓缓的捂住脸,耳根很红内心很雀跃。

贴到了贴到了。

五条悟的头发也很漂亮,初见的时候太黑不觉得,在正常灯光下看的时候像把银色的缎。

平常看着赏心悦目,摸起来也舒服。手搁在头顶上,一下就能滑到底下。

做的时候可不算方便,头发特容易碍事,也容易糊脸。

夏油杰的头发也不短,但是一般都束着,给她舔的时候,发尾就撩在腿根,来回蹭。蹭得人痒心也痒。

五条悟的下面没有毛发,她说是天生的。

含着湿漉漉的两块软肉的时候会发出特别可爱的声音,这种时候还挣扎着想和她讲话,吐字吐来吐去就一噎一噎的。

彼时夏油杰已经知道这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清纯女大学生了,硬要算的话甚至还比她大个半岁。出了这酒吧的门向市中心商圈望,看见没,最高的三栋楼,全是她家的。

年轻有为女总裁在她面前总喜欢端着初见时的人设,软乎乎的叫姐姐,做爱的时候尤甚。

她水多还喜欢玩儿,小玩具也没有她弄不到的,乱七八糟不忍直视的玩意儿一箱箱往她家里送。

夏油老板会挑其中的一些用在她身上。

今天她把人按在床垫里,在那堆小玩具里掏了掏,摸出两个阴唇夹。

五条悟也有点惊讶,还有点兴奋,她俩还没用过这种东西。

刚洗了澡,都带点水汽。

阴部湿乎乎的。

夏油杰把她腿往上推,自己内衣都没解开。她身材好,还有腹肌马甲线,穿着黑色蕾丝内衣,好看程度直逼维密模特。

色令智昏色令智昏。

今天公司里忙,五条悟在股东大会上发了好大的火,下班后累的想直接睡过去,看见夏油杰这打扮一下就不困了,下面甚至又涌出一股透明的水。

夏油老板没碰她的水,开始例行公事先把头发束起来,把半扎半披的拆了,抓成一个丸子头。

手上那玩意儿看起来很无害,不知道的还以为就是俩珍珠发卡。

夏油杰掰了掰,又去掰五条悟的腿。揉了揉腿心,再把多余的水揩去。

她说:“我也没用过,可能会痛喔。”

五条悟就指望给个痛快:“痛到的话就亲亲我。”

都这么说了哪能再推辞。

夏油杰捏起一半的肉唇,她指甲在她俩在一起之后就剪了,有的时候五条悟还挺怀念当初染的艳丽的指尖的。

不都是为了办事儿方便,夏油杰抓了几次才把滑不溜手的软肉给捉住,用阴唇夹的开口比划了一下,又一撑就给人戴了上去。

五条悟只觉得那边一凉又一酸,不疼但是缀着个东西多少需要时间适应。

夏油杰不给人适应,如法炮制另一边。

两个形似珍珠发卡的玩意儿一边一个卡着,凸起的地方有的没的还戳着她已经充血的阴蒂。整个下头随着呼吸小幅度的颤抖,还水汪汪的,别的不说,大饱眼福。

五条悟还没说话,夏油杰就问:“痛吗?”

五条悟没来及回答。

夏油杰又说:“看起来挺痛的吧,悟。都红了,好可怜。”

说完就俯下身亲她。

这亲的地方不是她的嘴唇,唇珠就落在被道具撑开后暴露在外的阴蒂上。

亲的五条悟浑身过电一样就是一个激灵。

五条悟弄回来的东西就是质量好,她水都流成那样了,也没滑掉,两个珍珠就缀在上头,抵着已经开始自主翕合的阴道口。

夏油杰这亲的专注亲的着迷。她伸出舌尖去舔阴蒂的尖儿,还没弄几下,五条悟就开始哭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夏油杰充耳不闻,张嘴去含。

脆弱充血的器官被玩儿的瑟瑟发抖想往里缩,但又被道具撑着,简直是引颈受戮任人宰割。

夏油杰不仅舔,她还用嘴去含去接,含的是阴蒂和软肉,接的是五条悟下面流的水。

水流的像坏掉的水龙头,一小股一小股的,有些接不住就流在夏油杰未雨绸缪垫在床上的尿垫上。

女总裁在公司里可以说是叱咤风云,她脸色只要一沉还没讲话,下面几个高层哪个不是瑟瑟缩缩的。在家里还不是被女朋友按着舔到哭。

夏油杰的舌头终于从前面滑到后面,顺着瓣儿划拉到水流的源头,有俩金属夹子卡在那,口感和之前都不太一样,她在被箍的发红的地方安抚性的多舔了几下,又逡巡了一圈开始往里戳。

很难分清楚到底是她舌头更滑还是五条悟的里面更滑。

阴道里神经密集的地方说实话也就入口这里。

本来就被按着玩了好久前头,后头被稍微戳几下五条悟就去了。

潮吹吹出来的水顺着夏油杰的下巴往下滴大部分都被尿垫吸进去。

五条悟高潮的厉害全身都在抖,阴唇被道具夹着一直处于打开的状态,可以看见入口处的软肉剧烈的蠕动,夏油杰没忍住就塞了根指头进去。

“杰……我还在……我还在……不要……”

五条悟还在高潮中,被这么一戳又涌出一股水,快感冲击全身快兜不住了,眯着那双蓝汪汪的眼睛崩溃的摇头。

夏油杰心里有气,有心折腾她,不仅如此又用拇指去顶她阴蒂。

五条悟最近工作太忙,家族企业破事来的时候比旁的更麻烦,利益一动就是牵一发动全身,有些八竿子打不着的血缘关系谁都想多得一份利。

之前明明是个贴贴狂魔,这一忙到分身乏术,弄的夏油杰已经习惯了五条悟在附近的生活一下回归原状,空的紧。

作为一个体贴的恋人应该放她好好休息睡一觉的。

夏油杰知道自己这脾气来的幼稚有不合时宜。但就是忍不住想弄她。

当初贴过来的是她,陷进去的又是自己。

手指在被阴道口不停的吸吮,她又往敏感点又戳又勾。五条悟早就哭湿了脸,银白色的长发被各种液体濡湿了就黏在雪白的肉体上,衬着人宛如什么被玷污的精灵。

精灵可不会嘴里说这种话。

五条悟仅有的一些羞耻心都被夏油杰给玩儿没了。

嘴里什么都往蹦,她说,杰不要摸了我不行了,好涨好痛苦,好爽,要尿出来了。

夏油杰仗着自己垫了尿垫明天又是休息日有恃无恐,于是顺着她的话柔声诱哄。

“尿吧,悟,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五条悟一听也不忍了,这个高潮持续的实在是太久已经快成了折磨。

一个放松下腹一紧,喉咙里终于发出了崩溃的哭音。

尿垫终于发挥了它原本的作用。

夏油杰抽了张纸把她下面的水擦了擦,又发现怎么都擦不完又放弃了。

把湿透的尿垫一折丢到床下,还没收拾好,五条悟赤条条的就又贴过来。

高潮完脸上还红,眼睛被泪水洗了一通也挺红。

五条悟小声的说:“好喜欢杰……”

夏油杰的心一下又变得柔软了,她说:“我也是,喜欢悟。”

呼吸平复了以后五条悟缓过来,她一下撑起来到她上方笑的有点不怀好意,有点像偷腥的猫:“杰还没有爽到,我来帮你吧。”

夏油杰任她去解她内衣,手上顺着那头缎子似的长发摸到后面。

小道具还没解,那里还是大开的状态。

“你最近累了,悟,躺着我来就好。”

3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