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河神的三把斧头(上)

,

避雷:4p,毛笔play,三个杰×小悟

河神杰、DK杰、教祖杰×樵夫悟

在童话的世界,任何一点差错都会早就一个崭新的平行故事。这里本来应该是一个河神的故事,这个世界本来也只应该存在一个夏油杰和五条悟,不幸的是,身为河神的夏油杰由于多次开发金斧头、银斧头和铜斧头的多种不正经用法,导致三把斧头集体被五条悟扔去其他世界。

但是,没了三把斧头,五条悟还是得按照故事走向去河边日常打卡。按照故事走向,夏油杰手里也还是会出现“三把斧头”…

太阳在森林的脚边匍匐,等待着故事的主人公五条悟起床,直到它维持了好几个钟头,森林积蓄的浓雾被阳光驱散,微微湿润的泥土变得温暖起来,五条悟才慢悠悠的起床洗漱。他随手拿起一瓶玻璃装的牛奶,从仓库里摸了一把小锄头放进背篓,踩着缓缓升起的光线进入森林深处。

清脆的鸟鸣此响彼伏,树梢间松鼠的尾巴不断隐现,五条悟揪了朵小黄花插在喝完的牛奶瓶里,得意的幻想着夏油杰早上起床发现三把斧头都不见的狼狈场景。

谁让他自己射完了还哄着我拿斧头的手柄插进去堵住,谁让他天天对着三把斧头的手柄夸赞木质清香,损谁呢——闷骚怪!五条悟捏着牛奶瓶,牙齿吱吱作响。

五条悟掏出小锄头,敷衍的在昨天皮都没砍伤的大树上砸了几下,扛起小锄头飞奔到河边就往河中央一扔,

“怎么办哪,斧头是我吃饭的家伙,”

五条悟面无表情的念台词,

“不是,锄头是我吃饭的家伙,没了它我该怎么办啊怎么办。”

然后蹲在河边开始往河中央持续的投掷石头,

一块更比一块大,

一块更比一块强,

直到身边的石头全部被五条悟扔的一干二净,他才回味无穷的洗了洗手,掏出牛奶瓶,以一个帅气的姿势——投掷到了满头包的夏油杰头上。

“kuang”的一声砸在夏油杰额头的红肿处。

五条悟侧着身子,双手插兜,不住的用脚拨弄着河边的草,

“你扔的高兴吗?悟”

夏油杰拧干身上的白色神袍,抖落兜帽上的石头屑,“算了,说吧,勤劳的五条悟,”夏油杰微妙的顿了一下,看着水面倒映着的战战兢兢的太阳,“你掉了一把金斧子,还是银斧子?”

“我其实掉了三把。”五条悟蹲在河岸边,用力的眨着眼睛,真挚的回答。

“。”夏油杰稳稳地站在水面上,继续表演,

“哦——~多么诚实的樵夫啊!你居然说出来了真相,你值得三个斧头的回报。”然后开始从河里捞那三把斧头。

捞上了昨晚的套套,捞上了跳蛋失踪的遥控器,捞上了五条悟的系带内裤,夏油杰就是捞不到三把大斧头。

夏油杰整个人都快埋进河里,以一种滑稽的姿势双腿岔开,像只乌龟扎猛子一样把头塞进河里找三把斧头。

五条悟则悄咪咪的从后方靠近蹲着的夏油杰,一脚踢在夏油杰的屁股上,送夏油杰回河里,一边还疯狂嘲笑,“什么破斧头,我今天背的是锄头”,一边可惜的摇头,“眼睛小就是不好,这都看不清。”

五条悟还在笑,

夏油杰已经重新从河里冒了出来,左手拽着一个黑毛。

五条悟停止了笑容,

“他妈的你手里——你手里怎么有个光屁股的你自己”,五条悟嚎得撕心裂肺,五条悟倒吸一口凉气,他的双脚在河里像是鸭子击水一样扑腾试图远离这两个怪刘海,然后看到夏油杰右手还掏出一个穿着五条袈裟的夏油杰。

五条悟急速退离,试图逃离三个夏油杰在的场所。但是河神夏油杰不允许。这个猫崽子扔了故事里的三把斧头,搞得剧情线紊乱,世界直接拉了另外两个同位体过来当金斧头和银斧头,还搞得自己亲自上场演铜斧头,

亲!自!

演的还不是最贵的金斧头!!

凭什么那个光屁股的演金斧头!!!

你欠操了是吧,五——条——悟——

三个夏油杰都忍不住牙齿痒痒。

特别是那个光着屁股的DK,早上上厕所被拉到河里浇了个透心凉。那个穿袈裟的教祖,正准备演完百鬼夜行下班哄老婆戴猫耳,他手上甚至还攥着一袋子白色猫耳和铃铛。

三个人直接左右开弓,围住试图逃跑的五条悟。

河神杰直接指使河水化成线,捆住五条悟乱动的手脚,看着五条悟摔进教祖杰的怀里,那个没本事的眯眯眼还揉了两把自己老婆的屁股。河神杰脸都黑了,他把五条悟拖过来抱在怀里,抬高了下巴,看着两个同位体,“这是我的悟,自己找自己的悟去”。

然后抱着五条悟,给五条悟放了个隔水的结界,潜入河底,踹开卧室的门,拿了根好用的丝带,给五条悟绑成个礼物,手脚上都松松的打上蝴蝶结,最重要的是,口枷给这个话痨带上。

河神杰点了点头,开始去翻毛笔,还有墨水。

毛笔从细到粗,从长到短,一列排开,颇为壮观。五条悟眼睛瞪得溜圆,嘴里呜呜得要说点什么,脸颊两边到处都是涎水,就是说不出一个清晰的字。

河神杰一把抄起最粗的那根毛笔,作势要去沾墨水,五条悟发出一声响亮的哀鸣,眼睛湿润润的,手脚不断挣扎,拼命想要窜出去。然后河神杰一边绕着五条悟“啧啧啧”,一边换成了最细最长的那根毛笔。

他跨在五条悟的腰胯上,压住五条悟发力的大腿,举着毛笔,从笔尖一点点含入,伸出舌头缠绕着笔毛,把松散的笔头舔成柔软又有硬度的程度,咬着笔斗俯身靠近五条悟的脸,松嘴,毛笔砸在五条悟鼻子上,疼的五条悟生理性眼泪一飙,委屈巴巴的蹭着河神杰的脸。

河神杰才懒得管这猫的小把戏,他脱掉内裤,套着松散的神袍,一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一手拿起毛笔在五条悟胸口开始作画。

毛笔尖沾了口水,变得尖尖硬硬,把它一点点挤进五条悟的乳孔里,还可以不时的旋转,不时的捅进或是抬高。

通乳通得深了,五条悟就总是想要跑掉,腰腹使力,想要从夏油杰的两条大腿里窜出去,夏油杰就把住五条悟的腰,手背上青筋暴起,在五条悟身上捏出红红的掌印,把他摁在原地,继续通乳。

通乳通得浅了,五条悟又不满足,嘴巴哼哼唧唧,一个劲的挺胸,动来动去的时候,两个人鸡巴磨鸡巴,一起硬。

但夏油杰就是不操五条悟,

他拿着根毛笔装模做样,从五条悟的乳头玩到大腿,玩的五条悟一身娇贵的皮肤红痕点点、毛笔劈叉,他就把毛笔塞进墨水瓶里,然后亮出一抹阴恻恻的微笑,在五条悟大腿上写下一横。

凉凉的墨水蜿蜒在大腿内侧的皮肤上,粗糙的笔毛刮着靠近睾丸的娇贵皮肤,五条悟肌肉绷紧,脚跟用力的蹬着床单,想要从这种寒毛立起、又痛又痒的诡异状态里脱离出来,可惜夏油杰的大腿肌肉含金量很高,死死的铗住五条悟不让他跑掉。

夏油杰满意的在五条悟大腿和腰上写字,权当五条悟不断抽搐的腰和颤抖的腿肚子是摆设,一笔一划、人模狗样、硬着鸡巴在那里写草书。

写完了还在五条悟的睾丸和龟头上滴墨水,热的膨胀的精管被冷冷的墨水一滴就止不住的收缩,夏油杰就看着五条悟一张一缩,然后快、准、狠的把毛笔捅进五条悟洪水泛滥的后穴,欣赏五条悟的肠肉吞吞吐吐着笔斗的样子。

这支毛笔又细又长,五条悟根本爽不到高潮,吱吱唔唔的想让夏油杰操进来又说不了话,只能自己夹着笔,踹开身上骑着的那个没用的闷骚男,自己艰难的翻过身,屁股高高翘起,穴口不断放松收缩,一点点把长长的笔杆吸进去,然后夹着浸到肠道深处的笔头左右摇晃,缓缓的摩擦着层层吸紧的穴肉。

夏油杰瞧着五条悟屁股摇得这么欢,忍不住上手掰开两瓣滑腻腻的臀肉,手指间挤出白亮亮的肉浪,眼睛仔细的盯着五条悟小穴不断流着水吸笔的放荡样。

瞅了好一会儿,夏油杰自己上嘴咬住笔顶,舌头顶着笔顶一前一后,插在五条悟穴里的笔毛在敏感处一戳一戳,玩的五条悟眼泪直流,舌头顶着口枷口水到处流,偏偏快感又不够激烈,五条悟直接一屁股坐在夏油杰脸上,夹着夏油杰的头自己扭来扭去,结果整支笔直接捅进结肠处,五条悟一个激灵射了出来。

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前面射了,五条悟后面又被夏油杰抬起来拔出毛笔,夏油杰的手指探进后穴,扣扣挖挖着前进,摸到笔顶的时候还拉扯着转圈,刺激得五条悟塌下腰直抽抽,等到夏油杰玩够的时候,五条悟已经翻着白眼又射了一回。

这个时候,夏油杰才掀起长长的白袍,露出狰狞的肉棒,准备扎进五条悟屁股的深处。

然后门被直接踹开,穿着袈裟的那个崽种和光着屁股的那个崽种都翘着鸡巴面色阴沉,

“怎么三把斧子还带共感的?!”

光着屁股的DK杰眉毛揪在一起,很是崩溃,

老一点的那个脸皮比较厚,直接一脱衣服抱住床上的五条悟,还顺手给他带了个猫耳朵,

“都是同位体,不会有什么损失的。”

河神杰简直小眼珠子要脱眶,不可置信的发问,

“我都没给你们两个套结界,你们怎么没淹死??”

教祖杰呵呵一笑,“我们三把斧子的柄怕不是来自同一棵树的…”

“我不接受鸡巴和鸡巴磨在一起,太gay了”

河神杰沉默了一会儿,慎重回答。

被两个夏油杰抱住的五条悟简直想要抽出两个牛奶罐砸死昨晚扔掉三个斧头的自己,不断在心里狂叫,

“鸡巴贴鸡巴很gay就不要再磨我——!!!”

转眼想要求助那个看起来年轻一点的夏油杰,然后就看见那个夏油杰脸颊红红、挺着阴茎围过来的样子,

五条悟眼前一黑…

19 Likes

斯哈斯哈: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香麻了啊大人!!!

1 Like

谢谢BB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咪的文笔和剧情都太好吃:star_struck:谢谢咪:kissing_heart::kissing_heart:

后续呢老师后续呢:sob::sob::sob::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