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所以,和直播遇到的小野王在一起了?(轻松向长篇连载,大悟小杰,电竞paro,网恋翻车纪实文学)(2.5更新)

:star2:电竞paro/无咒力AU/大悟小杰年下/相声文学
:star2:假.纯情DK中单杰(17岁)×真.钓系猫猫打野悟(22岁)
:star2:本文又名“网恋女友是我队长怎么办”,很ooc慎入
:star2:游戏和电竞部分纯属瞎编,游戏原创,仿lol但又很不同

Summary:
五条悟某天直播遇到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小野王。小野王声音好听技术好人也温柔,五条悟冲了,五条悟爱了,五条悟沦陷了。
于是顺理成章的网恋了。
直到被迷得死去活来热火朝天的时候发现对方是年仅十七的战队新中单夏油杰。
看着纯情后辈一边乖乖地叫他队长,然后反手在手机上和他骚话连篇的调情,五条悟倒吸一口凉气——夏油杰你个浓眉小眼的原来是个闷骚男,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真的!
是个五条悟老牛吃嫩草结果被嫩草反压的故事。(含underage的NC-17注意)

116 Likes

今天是二十八号,照例是高专俱乐部集体补直播时长的日子。五条悟作为高专队长,其他的事情可能不能以身作则,但说到欠直播这种事情,他总是一马当先地冲在前面,美其名曰“年纪大了播不动”,每次月底都以二三十个小时的欠债位居队内榜首。
业内公认一件事,五条悟多亏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不然早就英年早逝了,哪能安安稳稳活到现在。
而此时此刻,白发的漂亮男人顶着一双苍蓝色的透亮眼睛,懒懒散散地瘫在电竞椅里,活像只流体大猫。他嘴里叼着不知道什么味道的棒棒糖,开着小号在钻石排位浑水摸鱼,偶尔浅浅瞥一眼弹幕,说几句话敷衍一下直播间的水友们。
五条悟的小号不公开,但流传最广泛的说法是个营造成软妹的账号,主页挂的都是软辅,昵称说不定也是这个甜那个酱的。五条悟一局游戏刚刚开局,他选了个人气很高的软辅,一只蹦蹦跳跳的猫猫团子,叫大福喵。咒术回战这游戏走的暗黑恐怖风,大福喵是为数不多走可爱挂的角色,连技能都带着猫爪和泡泡特效,保人强实用性不错,属于中看又中用的英雄,
只可惜五条悟这个屑人一般拿猫猫当混子玩,挂在人身上就大摆特摆,任凭水友怎么损他也不肯动一下鼠标。曾经论坛有张对比图大火特火,盖了几千楼,就是大福喵挂在人头上变成一滩猫的cg图,以及五条悟本人摊在电竞椅上摆烂当混子的照片,传闻连夜蛾正道都在看到这个帖子之后感叹了一句真他妈像。
这局顺风开场,己边打野选的是最近新出的乙骨忧太,id叫忧郁的美男子,略骚,现在这样非主流的id不多见,五条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才依依不舍地收回眼神。他开了队内语音,却没把自己的麦打开,钻石局对他这种职业天花板来说闭着眼睛都能打,于是他打得随心所欲,时不时分神抬眸看看不断滚动的弹幕。

【每次都是你,五条悟你行不行了,惠和虎杖都播完这个月的份额了。】

“啊咧咧?”五条悟看到这条弹幕,似是委屈一样撇撇嘴,“他们都抛弃老师我了啦。那野蔷薇呢,她播完了没有?”
五条悟是队内年纪最大的,偶尔会指导指导后辈,算得上半个教练,总是以老师自称,直播间的粉丝早习惯了他这副不着调的样子,舔颜喊老公的弹幕瞬间淹没在层层吐槽主播不要脸的弹幕中,这便是五条悟直播间的常态了。
伏黑虎杖钉崎之众都是十七八岁的小孩子,上赛季结束后高专经历了大洗牌,除了五条悟以外的老牌队员,诸如七海建人灰原雄之类全员退役,丢下五条悟一个人咬手绢嘤嘤流泪。现在的AD辅助和边路都是二队提上来的,中单甚至至今没有着落。好在五条悟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全能最强天花板依然在高专,并且本人非常有钱,才不至于让高专因为投资商撤资而陷入消费降级的局面。
简而言之,依旧是业内最奢华俱乐部就对了。

【当然了失德教师,钉崎姐姐每天都有按时直播的好吧,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宁愿打街头霸王也不肯打开你那矜贵的直播软件。】
【是谁打街头霸王菜到被夜蛾正道虐杀我不说。】
【是谁打街头霸王菜到被夜蛾正道虐杀我不说。】
【是谁打街头霸王菜到被夜蛾正道虐杀我不说。】
【是谁打街头霸王菜到被夜蛾正道虐杀我不说。】
……

直播间的弹幕揪着五条悟的黑料照例对他进行了一番网络霸凌,受害人可怜兮兮地拉长了调子装哭呜呜呜,不过看他直播的大部分人早已习惯了五条队长鳄鱼的眼泪,早可以免疫他的美颜暴击,面不改色地继续打字怼他。
五条悟本一直絮絮叨叨地抱怨粉丝一点都不体谅他,然后突然一下子没了声音,直直盯着队内交流的内容,好像是愣住了。

[混子辅助什么成分啊?不会玩别玩,怎么还勾引人家男朋友呢,恶不恶心。]

五条悟八百年没遭人骂过了。虽说玩辅助是混着上分,但他也不是真的混子,意识也有技术也在,该做什么还是会做,从不拖后腿。他天赋好悟性高,什么位置都能打好,上次打小号被骂还得追溯到半年前。直播间的粉丝一看他不吱声低头打字,用脚指头都想到这主儿又要开始喷人了。
怎么这么想不开呢,骂到五条悟头上来,他能喷得你爹妈都不认识。
虽然说职业选手骂人要罚款,但是五条悟这个人比较狂。虽然现在他不缺钱,根本不在乎骂人扣的那些钱,但放到几年前五条悟初出茅庐穷得叮当都不响的时候他也是想喷就喷,用他的原话来说,喷人的感觉来了那是挡都挡不住,有些垃圾不骂真的浑身难受。
五条悟一边打着骂人的话一边分神想了想自己干了什么得罪了中路法师,然后看到了人家和AD的情侣标,一下子全明白了。估计是因为他顶着个女名抢了辅助,开局还跟了射手,上过他的身,招来了人家女朋友的不满。五条悟看着AD一言难尽的稀碎操作,心想这种男人倒贴白送他五条悟都看不上,他五条悟可是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男人,这种渣滓配他的十二指肠都不够格。
恨要大声说出来。
好久没骂人五条悟骂的身心愉悦,他打完了一大段赛博坦语言,正要发送,队内语音传来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听得人骨头都酥了半边:

“小猫跟我,我带躺。”

听到这种天籁之音是他五条悟应得的。
他被那短短一句话勾得腰都软了,大脑瞬间化为火箭发射外太空对接空间站,炸毁一整个银河系。心里的小鹿一蹦三尺高,横冲直撞,原地化身人猿泰山捶胸嚎叫,荡树藤,偷走夜蛾正道的香蕉,在阳台跳十遍第三套全国中小学生广播体操七彩阳光,高唱三遍我的太阳,朗诵一遍蜀道难,大喊五声我是男同,去马达加斯加绑架企鹅,开卡丁车飞进原始森林,阴暗地爬行,扭曲地爬行,开宇宙飞船冲出宇宙,创飞所有阻止他和打野哥哥在一起的猴子。
对不起,但五条悟就是那种很声控的小男孩。
这是什么啊,这他妈就是天赐的良缘。
对不起我是gay,大家都让让。
五条悟脑内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已经快进到他和忧郁的美男子哥哥上床结婚厮守到老,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嘴角扬起一个荡漾的弧度,扬着眉毛从椅子里坐起来,将刚刚打好的赛博坦语言全部删掉,一个字一个字的输入:

[呜呜呜谢谢野王哥哥,人家来了]

附带一个略显恶心的颜文字。

【不是五条悟你?】
【我们还等着看你被扣钱结果你就这?】
【你怎么笑得像是发*的母猫,我好害怕,五条悟你是不是被夺舍了】
【我以为走向是五条悟一个人一个键盘一双手大杀四方,然后晚上就能看到处罚通知……】
【该说不说打野声音确实好听】
【加一加一,我一个男的都听馋了】
【怎么了怎么了只允许你们馋不允许五条悟馋吗】
……

弹幕刷的飞起,五条悟看也不看一眼,满心都是他的野王哥哥。猫猫团子挂在白衣少年的肩上,一晃一晃的上下跳跃,看起来可爱得要命,而猫猫团子背后的男人——一米九的高大男性五条悟,一脸春心荡漾地打字和他的野王哥哥聊天:
[哥哥你好帅呀(星星眼)]
“一般吧。”
语音里传来不咸不淡的声音。五条悟又没出息地被这句话重击穿心,心想妈的这男人好谦虚,好喜欢好喜欢。
不过有一说一,美男子先生的技术确实不错,乙骨忧太这个角色比较适合稳中带皮的打法,美男子显然对此有些研究,皮得恰到好处。五条悟没一会就看出来了,这账号要么是小号要么是很久没打掉段严重,或者干脆是代打,美男子先生的操作完全高于这钻石局,差不多是炸鱼的水平,大福喵只需要挂在他头上做做动作跳跳舞,他一个人就可以kuku乱砍在对面杀个七进七出。
结局当然是大获全胜,五条悟舒舒服服躺赢,又恶心了骂他的臭情侣,还遇到了戳烂xp的野王,心情好得一批。弹幕全在哀嚎这么牛的野王怎么就撞上了五条悟这个不讲武德的,但现在的五条悟只想和他的野王哥哥甜蜜双排快乐约会,才没工夫和水友们激情互怼,于是他不顾弹幕一片哀嚎,毅然决然关掉了直播,打算赔付时长不够的违约金。
钱都是身外之物,眼下最重要的是和野王双排。
五条队长心情大好,心里的小鹿都撞烂了,就差爬上桌子高唱一首今天我要嫁给他,他心想我对这个野王势在必得,活了二十二年第一次遇到心选crush,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破坏他的爱情。五条悟哼着爱情的小曲,向野王哥哥发出了双排邀请。

对方已拒绝。

怎么回事?点错了?五条悟二丈摸不着头脑,不死心地又发了一个申请过去,结果又被秒拒了。
这男人怎么敢拒绝他!
他知道他拒绝的是咒术回战打野的最强天花板吗!
五条悟不解,五条悟心碎。心碎之余又生出几分叛逆心,对方越是不同意他越是要邀请,终于到邀请到第十三次的时候等来了野王哥哥的好友申请。五条悟一秒通过,对面马上发来了消息:

【忧郁的美男子:不打了一会儿有课。】
【甜甜喵喵酱:哥哥是大学生吗,还以为哥哥是讨厌人家才不和人家打的呢QAQ,我就是太菜惹辣,所以还会被人骂QWQ】
【忧郁的美男子:没有,你玩得很好,他们骂你是他们不对,不用有心理负担。】

瞧瞧。瞧瞧!不愧是他五条悟看中的男人!这么温柔!这么有耐心!五条悟捂着心口感叹,整个人在椅子里面扭成一条白色的蛆。什么是爱情,这他妈就是爱情啊,啊这该死的甜美的爱情啊。五条悟捧着电脑屏幕嘿嘿傻笑,浑然不觉伏黑惠和虎杖悠仁结束了午休补觉打着哈欠下了楼。

【忧郁的美男子:还不是大学生,是高中生。】

高中生啊。男高啊。男高好啊。DK的几把比钻石还硬。
五条悟不由得想入非非,他这副思春期的样子吓坏了两个小朋友,虎杖悠仁走到他身边,颇为担心地询问五条老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后者连连摆手,说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不懂,五条老师我很快就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在圈内五条悟的性取向并不是什么秘密,但他眼光高到从来没看上过什么人,喜欢男还是喜欢女也就成为了一种摆设。五条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犹如平地惊雷的话对两个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他浑然不觉,目光死死地盯着游戏聊天框。假如五条悟真的长了一条尾巴的话,此时此刻应该已经摇成花了。
原来是个小野王。
五条悟没有一点老牛吃嫩草的愧疚感,摇着尾巴打字:

【甜甜喵喵酱:那哥哥要好好上课哦,哥哥几点下课鸭,人家想跟哥哥双排嘛。】
【忧郁的美男子:到八点哦,这个号是老板的,想和我排的话可以加一下line】

随后丢来了一串数字。五条悟如获珍宝,立马打开line,先换了个甜妹id甜妹头像,然后迫不及待地加上了小野王。小野王的id是个大写的G,头像是只黑色的小狐狸简笔画,看上去有点可爱,五条悟又被戳中了莫名其妙的点,捂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心盯着对方的主页看了好几分钟。
五条悟看够了人家的主页,又跑去窥视对方的朋友圈,可惜小野王的朋友圈一片空白,还是仅三天可见。
就在这时,小野王发来了消息:

【G:[图片]】
【G:这是价目表,老板看看需要些什么,可小刀。】

我和你谈感情,你他妈和我谈钱。
五条悟感觉爱情的火苗都被这一张陪玩代打价目表浇灭了,平生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痛苦滋味,嘴角耷拉,挂着两根面条泪。不过很快他又振作起来,不然怎么说没有物质的爱情就像一盘散沙呢,不就是钱吗,他五条悟有的是钱,包小野王一辈子都没问题。
好男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五条悟长这么大就没人敢这样对我过。
五条悟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手上打字不停,伏黑惠和虎杖悠仁惊恐地看着这一切,暗暗考虑着要不要把队医硝子小姐喊来看看五条悟的脑袋究竟有没有出问题了。
当然出问题了,五条悟的脑子现在就是个顶级恋爱脑,他看都没看一眼那个价目表,大手一挥点击转账,随手摁了一串数字就刷脸支付,备注是“这些够不够包哥哥一个月”。
小野王似是没见过这种土豪阵仗,也不敢领钱,几次显示正在输入中,好半天才发来一句。

【G:够了,而且给的太多了。】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五条悟颇为得意地打字:

【甜甜喵喵酱:我觉得哥哥值这个价啦[猫猫打滚jpg.]】
【G:有关这个我们晚上再聊,我要去上课了,抱歉。】
【甜甜喵喵酱:好的,哥哥拜拜哦[小猫献花jpg.]】
【G:老板拜拜。】

五条悟满意地关上手机,正巧对上来找他的夜蛾正道。

“五条,你过来看看新中单人选。”夜蛾见他抬头,冲他晃了晃手里的几份资料,五条悟走过去接过来看。资料一共有六份,前两个是来日本打职业的韩国选手,遇到这种队友一般会比较麻烦,因为大部分时候语言不通,而五条悟一向讨厌麻烦。于是他继续往下看,夜蛾还准备了几个和刚战队解约的选手和几个青训生资料,五条悟眼界高,一路看下去眉头越皱越紧,总之就是不怎么满意。
最后几个是青训生里挑出来的,五条悟翻看那些平平无奇的资料,本想着这新中单大概是选不出来了,直到他翻到最后一页纸,才呼吸一滞,堪堪停住了视线。
白发男人眯起眼睛打量那张一寸照片。照片上是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少年,像那种很古典的东方美人的长相。长发松松散散地挽在脑后,一双凤眼振翅欲飞,眼廓狭长,嘴唇刀削似的薄,看上去是个滥情渣男相。美人在骨不在皮,五条悟莫名想到这句话,照片上的少年骨相凌厉,本该是极具攻击性的长相,可偏偏周身气质缱绻,中和了一些攻击性,显得温柔多情。那双紫色的瞳仁带着蛊惑的意味,唇角稍翘,活像只包藏祸心的狐狸。
狐狸精。
五条悟忍不住感叹。他一向欣赏美人,但仅仅是一副好皮囊显然不足以让他感兴趣,比对方更惹人注目的是他的履历资料。是上一次青训的青训生,年仅十七岁,似乎已经提前修完了高中学业,今年夏天拿到了东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当然在游戏方面的表现也极其出色。连续多个赛季的单排王者段,几乎全中路英雄的国标,最擅长的角色是咒灵操使,又叫宝可梦大师,可以召唤不同咒灵辅助战斗,可惜因为上手易玩好难路子局限而成为了大赛冷门角色。
可偏偏巧得很,五条悟的本命英雄六眼神子走的战术流最适合的中单就是咒灵操使。咒灵操使打法自由,怎么打都行,属于常见低端局的角色,但想要打好十分困难,高端局几乎见不到。业内本命咒灵操使的优秀中单一个都找不到,所以五条悟的一手天花板t0神子只能委曲求全和其他中单合作。
五条悟陷入沉思。
咒灵操使和六眼神子的最强组合在之前从未有人在赛场上有过实践,有的只是一些民间尝试和官方给出的官方攻略。在咒术回战的剧情中,咒灵操使和六眼神子是挚友,他们的组合是最强天花板,gay里gay气,人气极高,但实机之后都是冷板凳角色。如果说咒灵操使至少能在低端局看见几次的话,六眼神子就属于没人打的超级无敌大冷门。
原因仅仅是因为他的机制极其复杂,极难上手,操作难度不亚于开高达机甲,又是超级脆皮容易暴毙,需要极其精细的操作和保人能力强的辅助担着。咒术回战等了多少年才等来一个为六眼神子而生的五条悟,能凭借一己之力使六眼神子从t3一跃成为t1角色。不知道还有没有福分再等个人来拯救咒灵操使。
要赌吗。
五条悟在心里问自己。高专因为有他这个bug存在,以前走的一直是神子单核心流体系,但这个配队并非完全体——完全体显然是官方给出的标准答案,即六眼神子和咒灵操使的双核心体系。单核心使全队资源倾斜五条悟一个人,随之而来的也是巨大的负担,有时他一念之差会使得整场游戏崩盘,紧要关头他甚至都不敢多动一下。但如果是双核心的话就会解决这个缺点,更不用说咒灵操使可以单独给六眼神子加buff作为护盾防止暴毙,解决了六眼神子的脆皮问题。
要赌吗。
他忍不住心动,他本就是个很疯狂的人。很奇怪的感觉,但他看到那个黑发少年的第一秒就莫名地生出一股信任。
五条悟想,他愿意一试,于是他在夜蛾正道伏黑惠虎杖悠仁——以及后来赶到的钉崎野蔷薇家入硝子面前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那张一寸照片,说:

“我要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哦,夏油杰。”
“我要——”
“夏油杰。”

tbc.

142 Likes

蹲蹲!!!猫猫装甜妹太可爱了hhhhhh​:joy::face_holding_back_tears:

9 Likes

好看好有意思!期待后续: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哈哈哈 就喜欢扮猪吃老虎的 虽然悟是被吃 哈哈 好看 快更新啊!!

1 Like

好喜欢www

好看!!!尤其五条心理描写那块!绝棒!

1 Like

蹲蹲後續!!!!這篇太戳我xp 了!! :sob:

1 Like

超级想看后续!

好喜欢!蹲蹲!

1 Like

(蹲一下)

1 Like

蹲蹲蹲!

坐等更新蹲蹲蹲!

中野联动一死一送啊不是哈哈哈哈

最爱的网恋翻车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啊!蹲等更新

蹲蹲呢

蹲蹲: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蹲蹲

太过分了 猫猫明明是真甜妹啦(?)

15 Likes

五条悟开开心心地敲定了新中单人选,夜蛾正道对此没什么意见——事实上夏油杰还是他在青训里很欣赏的后辈,更不要说五条悟现在是俱乐部的大股东,就看在人家出了这么多钱的份上也不可能否了老板的意见。于是夜蛾正道马不停蹄地去联系夏油杰,五条悟对小辈们进行了一顿新赛季威胁,把几个小孩吓得作鸟兽散,乖乖回到自己位置上训练。
自打换了新队员投了钱,五条悟在高专可算是无法无天了。虎杖伏黑之流显然不可能来管他,旧友家入硝子恨不得五条悟别来烦他,夜蛾正道本来还能仗着辈分年龄管管五条悟,但现在五条悟是半个老板,连夜蛾都得掂量掂量给他半分薄面。
人不能一天吃成胖子的,五条悟的脸也不是一夜之间变大的。不过就靠着夜蛾给的这一分两分的薄面,次数多了就完全失去了对五条悟的控制。所以五条悟目前处于一个叛逆小孩无人管束的状态,家入硝子曾说五条悟活一百年有九十年都在叛逆期,连五条悟本人都觉得这句话十分中肯,他的手有旧伤,没法跟上小辈们高强度的训练——对他来说这种基础训练也是不必要的。所以把三个小孩赶去训练之后五条悟理所当然地无所事事起来,现在才刚刚下午两点,距离小野王下课的时间还有整整六个小时。
如果放在平时,五条悟大概会找个中意的甜品店打发时间,但他现在为小野王牵肠挂肚,吃什么甜品都感觉味同嚼蜡,茶不思饭不想的,只想多和小野王聊几句。五条悟实在找不到事情做,把脚搁在桌上斗地主,在短时间内成功把豆子都输完之后怒氪几个648,然后在又一次倾家荡产后恼羞成怒地把游戏删了。
什么破游戏。
五条悟气得摔手机。
事实上他属于那种很偏科的游戏黑洞,这种黑洞体质在除咒术回战以外的游戏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从电玩城的小霸王游戏机,到VR体验店的VR游戏,大到圈内团建时的国王游戏喝酒划拳,小到和队友石头剪子布输的人去拿今天的外卖,五条悟都败得五体投地。直播自称玩街头霸王十年结果被第一次玩的夜蛾正道摁在地上血虐,玩VR游戏莫名其妙会撞到墙上,喝酒划拳永远最先喝醉,每次玩石头剪子布都输——但外卖五条悟会耍赖让别人去拿。家入硝子经常拿这个损他,说他是把所有游戏天赋点全点在咒术回战上了,所以是个花一千块抓娃娃抓不到一个的可怜鬼。
五条悟对此不置可否,尤其是在他将地铁跑酷神庙逃亡等游戏下了又卸反复多次之后终于意识到除咒术回战以外的一切游戏都不适合自己。他感觉心累,抬头看看时间,居然只过去了半小时。五条悟气得差点背过身去,不管不顾地打开line给小野王发消息。他给小野王改了备注,One and Only,如果被硝子知道的话大概要翻个白眼请他滚出去恶心别人。可能确实有点肉麻,但五条悟本人十分满意。他将小野王的聊天框置顶,点开,输入文字。

【甜甜喵喵酱:我发现我不管玩什么游戏都好菜啊QAQ,我好没用哦。】

五条悟想着小野王在上课,原本没指望对方能回消息,谁知过了几分钟对方就回复了过来。

【One and Only:这种事情也许可以练习?】

五条悟的眼睛都亮了,像只找到了鱼的猫,他如狼似虎地扑向亮着屏幕的手机,和可怜的聊天:

【甜甜喵喵酱:我是说斗地主之类的游戏啦,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练习嘛[猫猫哭泣jpg.]话说哥哥没有在上课吗?】
【One and Only:因为学生在做小测所以有时间可以偷偷看一眼手机。】
【甜甜喵喵酱:欸欸欸?[猫猫疑惑jpg.]什么学生?哥哥自己不就是学生吗?】
【One and Only:原来你误会了啊?我是在兼职给高中生做家教这样。】
【甜甜喵喵酱:那就更奇怪了啊,不是自己也是男高吗?】
【One and Only:是跳级的哦,现在已经高中毕业了,在考虑去上重点大学还是追求梦想。学生是高一的,所以功课什么的完全没问题。】
【甜甜喵喵酱:[猫猫亲亲jpg.]居然是跳级欸!真的好厉害啊哥哥。哥哥的梦想是什么呢?】
【One and Only:大概是打职业吧。主要是心里有信仰一样的喜欢的选手,之前也有试过青训,最近也有俱乐部在联系我。】
【甜甜喵喵酱:那很好啊[猫猫开心jpg.]这不是实现梦想很好的机会吗?】
【One and Only:话是这样说没错,但也会有顾虑吧,担心自己其实并不是什么有天赋的强者之类的?】

看着对方发来的话,五条悟无端地有些恼怒,他愤愤地打字,手指将屏幕戳得直响:

【甜甜喵喵酱:[猫猫生气jpg.]本来就不是每个人都是天才的呀,也不是只有天才才能成功吧,如果因为这种事情而放弃的梦想的话,感觉哥哥将来会后悔呢。更何况哥哥既然这么优秀,那打职业也可以做得很好吧。】
【One and Only: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感谢了,很感谢老板能开导我这些,我似乎想明白一点了。之前很迷茫可能因为崇拜的选手是个超级强超级优秀的人吧,虽然很想成为能和他比肩的人,但也常常怀疑自己究竟能不能做到。】

放什么狗屁啊,天上地下还能找出比他五条悟更强更优秀的电竞选手吗?绝对不可能的吧。五条悟气得脑袋疼,瘪着嘴,一边悄悄嫉妒一边打字问小野王的偶像到底是谁。

【One and Only:这是个秘密哦,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啊啊啊这该死的男人。五条悟用力地锤了一下桌面。他怎么能算是别人啊,他可是内人好不好。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甜妹人设。

【甜甜喵喵酱:那好吧[猫猫失落jpg.]那以后可以不要叫我老板吗?】
【One and Only:但老板就是老板啊。】

因为不想只做你的老板啦!
五条悟涨红了脸,恨于对方是根木头。

【甜甜喵喵酱:我不管,反正不要叫我老板。[猫猫哭哭jpg.]】

喵喵酱真的好喜欢猫猫表情包啊。手机另一端的黑发少年看着聊天框里频繁出现的白色大猫表情包,是咒术回战官方出的大福喵表情系列。但确实很可爱呢。喵喵酱自己也是猫咪一样的女孩子。
夏油杰这样想着,抿了抿唇,心脏像被羽毛轻轻扫了,感觉痒痒的,于是他伸手打字:

【G:那我以后叫你喵喵酱?】
【喵喵酱老板:其实如果可以叫宝贝喵喵酱会更好啦[猫猫害羞jpg.]】

看着屏幕上有些露骨的话,夏油杰吞了吞口水,有些不受控地红了脸。
什么嘛,这算是撩拨吗?
纯情DK的脑海里忍不住浮现一个长发小脸,眼睛水汪汪的女孩子趴在粉色床上,拿着粉色的手机,晃着脚打下这行字的样子。脸颊更加要命地烫了起来,明显到低头做题的学生都注意到家教老师的不对劲,询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夏油杰慌张地连连摆手说要去上个厕所,然后逃似的躲进了卫生间,确定周围没人后才敢打开手机回复。

【G:不太合适吧!还是喵喵酱好了!学生小测做完了!我回去上课了!喵喵酱再见!】

发完这段话,夏油杰摁灭手机,靠在墙上长舒了一口气。虽然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但男人大概都不可能面对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还不为所动的吧——除非是男同。可他又不是男同,所以他被喵喵酱撩到也是很正常的。
夏油杰调整呼吸,这样安慰自己,最后成功把自己催眠,收拾好心情才走出了卫生间。
明明一开始只是不想女孩子被欺负所以举手之劳了一下,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夏油杰打开手机查看余额,今天喵喵酱一单把他接下去四个月的生活费都挣到了,女老板的钱这么好赚的吗。
姑且也不能算好赚吧。说不定会有什么变态任务。
夏油杰叹了口气。
但如果是喵喵酱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不管做什么都应该被原谅的吧。

10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