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的多元宇宙

千字短打
summary:每个宇宙的夏油杰都是社畜

大概是网络审核员夏差✘黄文写手五,实习生杰✘大学生悟,特别能吃的小猪杰✘烤鸡摊摊主悟以及世界线收束和隐藏结局?
建设我的ooc王国ing

1是的,图又挂了。

深夜,可怜的社畜夏油杰在公司加班。

作为一名网络审核员,夏油杰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平步青云,在业界令人闻风丧胆。无论是黄色色情,还是血腥暴力,夏油杰都能从字里行间的蛛丝马迹中发现破绽,让无数写手只能看着未通过审核五个血淋淋的大字和挂掉的图,咬牙切齿,抱头痛哭。

夜幕降临,更多的欲望蠢蠢欲动。

电脑屏冷色调的光印在夏油杰脸上,夏油杰麻木冷静地按动鼠标,他只想快点完成今天的任务,回家洗澡睡觉。

审核不通过。

审核不通过。

审核不通过。

夏油杰冷酷无情地看着一个个红色感叹号。

诶,等等……怎么都是同一个头像?

又一张图片发了出来。

这么锲而不舍的吗?

夏油杰看着那个乖巧可爱的白毛猫头像,耐心地又扫了一遍全文。

得得出的结论是:完全没冤枉他。

这篇文黄得词藻通俗易懂,还是男同,又是玩多P又是玩S M的。

夏油杰毫不犹豫地按下不通过。

过了10分钟,夏油杰焦头烂额地处理工作,几乎把这事忘了,那个帐号又发文了。

这次似乎学聪明了些,夹了几张图片。

这有什么区别吗?

夏油杰在心中无力吐槽。

审核不通过。

头像的主人好像铁了心一定要发。

这次是倒转。

不通过。

又变成镜像。

不通过。

最后发链接。

还是不通过。

夏油杰和这个号杠上了,几乎被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打动了,当然,职业精神在是不可能的。

另一边五条悟气得差点没把手机砸掉。

帐号的主人消停了1分钟,接着开始发字,叫嚷着说哪个审核员不知好歹,他现在就要黑进审核的帐号。夹带着非常多的表情包,透过屏幕都能想象他气到抓狂的样子。

夏油杰被这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气笑了。

公司的帐号层层加密,怎么可能被……

夏油杰笑容凝固。

他的电脑桌面显示被错误代码入侵,整个都闪烁着老旧电视机一样的黑白点。

好在夏油杰搞电子信息,大学也没白上。他马上去攻克这个气焰嚣张的病毒,狂敲了几分钟代码,总算恢复了原来的界面。

看着那张欠揍的猫猫头像叫嚣着说已经拿到了审核的社交平台的帐号,准备接下来24小时给他发垃圾信息加黄色小广告。

不是吧,夏油杰拿起手机一看,还真有人加上他了。

还发了一张手绘的卡通几把。

夏油杰无语住了。这人几岁?

对方常用社交平台的头像是真人。

白头发,蓝眼睛。

五条悟……?!

夏油杰傻眼了。

靠,写黄文的是他大学室友的朋友的女朋友的闺蜜的男朋友的同学!他们还上过同一节选修课。

其实还是他当年不了了之的暗恋对象。

手机屏上对方正在输入中的标识闪了几下。

显示出一句靠,你不会是夏油杰吧?!

糟糕,夏油杰的头像也是真人!

恭喜达成成就:他乡遇故知

2午夜失眠淫乱热线。

身心俱疲的夏油杰忙碌了一天终于倒在了床上,他要睡觉,睡一整天的觉,睡到明天下午,睡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当然也只能想想,明天早上8:00还是得准时打卡。不过现在确实可以保证八个小时的睡眠,夏油杰幸福地闭上眼睛。

一片安静。

一片安静。

一片安静。

an hour later .

夏油杰暴起。

妈的,根本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早上客户发的文件,居然白白浪费一个小时宝贵的睡眠时间。

夏油杰在心中默念了十几遍温良恭俭让 ,同时默默安慰自己,没关系没关系还有七个小时。

two hours later .

终于有一点睡意。

夏油杰竭尽全力地放松。

只差……一点点了!

夏油杰觉得自己下1秒就可以睡着。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手机电话铃声响了。

夏油杰裂开。

夏油杰拿枕头捂住了耳朵。

电话还在响。

夏油杰承认当时他确实有报复社会的想法。

**的,谁这么晚打电话啊?!

很不幸,是五条悟的。

夏油杰忍着怒气好脾气地开口。

悟,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杰~~我现在好想和你做哦……

就这事……?

是啊。

夏油杰:TMD

你现在在哪?夏油杰耐着性子问。

在我们公寓里啊,刚刚从学弟的生日派对回来。

好,我在公司狂敲代码加班,你在外面寻欢作乐。

夏油杰阴阳怪气地又问,是不是玩得很开心呀?有没有看到喜欢的?要到电话号码了吗?

五条悟完全没听出来,或者说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五条悟说并没有,派对很无聊。所以他一回家躺在床上,被子上还有夏油杰的气味,他无缘无故就in了。

夏油杰在电话这头揉着眉心,太阳穴突突地跳,说所以呢?你自己撸一发解决不就完事了?你想要我隔着50公里的距离艹你吗?

咦~~你用词好粗俗哦,杰。

五条悟接着说他本来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自己DIY就是还差那么一点,不够意思。

杰,你能不能撸一发,发出点声音给我听?

夏油杰:TMD

自己养的猫跪着也要哄好。

夏油杰隔着电话语音教学了30分钟,堪称脚把脚教五条悟怎么取悦自己。

终于在五条悟一声闷哼下,电话结束了。

夏油杰热泪盈眶。

现在总算是可以睡觉了吧!

夏油杰幸福地闭上眼睛。

一片安静。

一片安静。

一片安静。

an hour later .

夏油杰暴起。

妈的,根本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五条悟抱着自己的衣服DIY的样子。

夏油杰心如死灰地看了看闹钟。

现在回去和五条悟干一炮再回来,还来得及吧…?

恭喜达成结局:只有夏油杰一个人睡不着的世界!

3宝宝你是一只小猪。

凌晨,刚刚下班的夏油杰带着疲惫的心,空虚的胃以及一个被资本主义狠狠压榨剩余价值的痛苦灵魂走在深夜的大街上,只想回家下碗素面。

任何一个人在这个时候,看见街头的烧鸡摊仍然在营业,都会明白什么是命中注定。

只见一个白色头发不修边幅的男人,穿着条大裤衩子,拖着一双拖鞋,堪称蓬头垢面地摆弄着手中的烧鸡。

这么晚了还在摆摊啊。

夏油杰不由感叹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大家都是社会的底层阶级,挣点钱都不容易。看着白发男被油烟熏的后退一步,夏油杰更是肃然起敬,在这种恶劣的工作环境下,他都没有放弃。自己坐在好歹有空调的小办公室,有什么理由不挺直脊背,努力工作呢?!

夏油杰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然而,下一秒。

夏油杰看到了放在旁边的名牌车钥匙,等等,他身上这件印了个不起眼品牌logo的T恤好像也是自己几个月工资都买不到的……

靠。

虽然白发男什么都没说,但夏油杰有一种被欺骗的愤怒。

夏油杰现在的底线就是不做资产阶级的走狗。

万恶的资产阶级就不要抢底层老百姓的生意啊!!

虽然这个点已经没人了。

夏油杰刚准备掉头就走,却被一股无法拒绝的浓郁香气留住了脚步。

夏油杰没有见过凌晨3:00的洛杉矶,

但他现在见到了凌晨3:00的蜜汁手扒鸡。

好的,夏油杰的底线分崩离析。

一个能做出这么香的烤鸡的人,就算身上沾满了铜臭味,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这就是夏油杰的善恶观。

夏油杰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

老板,多少钱?麻烦给我来一份。

白发男这才注意到夏油杰,他抬起头笑了笑说这是他给自己做的,不过如果你想吃,可以一块吃。他请客。

好漂亮的蓝眼睛,夏油杰心想。

和陌生人一起吃饭,让他有点犹豫。

不过不吃白不吃,毕竟这鸡是真的香。

色泽诱人的蜜汁手扒鸡被端上了有些摇晃的桌子,夏油杰和五条悟交换了名字,并排坐在劣质的红色塑料凳上。

夏油杰道了谢就开始大快朵颐。

五条悟看他吃得着急,起身拿了两杯冰啤。

喝不?

夏油杰向他投向感激的一瞥。

五条悟本来就不饿,只是今天最后一份做着玩,所以没怎么动筷子。

夏油杰看五条悟让着他,心中好感度暴增。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善解人意的资产阶级?!

做走狗就做走狗吧!

夏油杰吃完以后意犹未尽地擦了擦嘴,五条悟笑着问他觉得怎么样?

夏油杰毫不犹豫无比认真说这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烤鸡。

五条悟听了哈哈大笑,说夏油杰是他见过吃得最香的客人。

两人的话匣子被彻底打开了,一边喝着啤酒,一边促膝长谈,从高中打过的同一款游戏,到最新上映的电影,再到夏油杰公司里面不把员工当人看的高管以及五条悟家里什么事都要管的长辈,两个人的话越说越多,好的像认识了十几年,彼此都在心中认定,这就是我素未谋面的挚友啊!!

聊到后面两个人都喝醉了。

五条悟脸都涨红了,突然抓住夏油杰的手,凑得很近说,杰,我这辈子都只给你一个人做烧鸡,你愿不愿意?

夏油杰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我愿意!

恭喜达成结局!:原地结婚(?)

4一个干净敞亮的地方。

夏五酱的多元宇宙世界线收束

寂静。

一片黑暗的混沌。

时间停止了运转。

五条悟好像漂浮在空中,头脑昏沉,飞向月球的同时沉入地心,浮浮沉沉之间,五条悟被强大的地心引力扯到坠落下来。

他掉入巨大的梦的缝隙,在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泡泡中传梭,泡泡里另一个人贯穿始终,五条悟上一秒对着电脑敲键盘写黄文,下一秒半夜一边手冲一边打电话,转瞬间又出现在凌晨街头做烧鸡。逆流的风轻柔亲呢,五条悟想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在一起,又不自觉笑起来,控制不住地觉得快乐。

不同的画面碎片化地在五条悟眼中闪回,带着让人头晕目眩的光,奶油米奇蛋糕,海鸥和潮汐,曝光过度的胶片,摇摇晃晃的自行车,路灯下两人的影子,公路上超速的机动车,电影院的爆米花和冰镇汽水,拆了包装的彩铅散落一地,圣诞树的装饰品闪闪发光。

明亮,遥远。甜蜜,荒诞。

声音触感温度短暂又割裂地停留,在五条悟身体中横冲直撞地流逝。五条悟注视着陌生却确实属于他的回忆,隔着一层泡泡膜听失真的熟悉语气越来越近,又在他触碰到的下一秒破灭。五条悟越坠越深,像吸食毒品迷幻沉迷,却无法停留,无法倒退。

五条悟只是不断下坠,被动地接受陌生的场景闯入他意识模糊的大脑,一切的终点回溯到某个音节清晰的名姓,某个面容模糊的背影。

最后五条悟落地,睁开眼,发觉自己站在酒吧。

他头有些隐隐作痛,大脑是糊成一团的空白。灯光幽暗,地板干净,桌椅也摆放得很整齐,空气中有很淡的清洗剂的味道。店里放着缓慢优雅的爵士乐,上个世纪慵懒的女声在室内回响,无端地让五条悟想起光线充足的咖啡厅和刚出炉冒热气的蛋挞。大厅除了他没有别的客人,五条悟抬头望去,视线的尽头是一束明亮的光打在吧台,一个长发的男人在那慢条斯理地擦拭玻璃杯,他身后满满一墙的酒在光线下折射出琥珀般迷人的色泽。

五条悟感到强烈的违和诡异 ,却又下意识不觉得危险。

于是他跨步走上前,听见自己的心跳和柔软衣料摩擦的细小声音。

“请问要点单吗?”黑发紫眸的男人注意力仍然集中在手中晶莹的玻璃杯,只是微微抬眼示意。

复古唱片还在咿咿呀呀地转,五条悟眨眨眼,疑惑地看向对方的眼睛,单眼皮,在暗处近黑的紫色,简单的耳钉光泽温和收敛如玉石。五条悟没来由地一阵心颤,感到夏日蒸腾般的目眩,不管是挑不出毛病的环境,还是陌生的男人,眼前的一切让他觉得轻飘飘的,像海面泡沫即将湮灭,转瞬即逝,五条悟视线最后停留在他卷起的袖口, 露出的蜜色手臂肌肉线条流畅,有一大块被遮掩一半的双头蛇纹身。

五条悟歪了歪头 “我不喝酒,有什么推荐吗?”

“………那就无酒精的龙舌兰日出?”夏油杰紫色的眼睛带了点笑意和调侃的意望向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五条悟大脑昏昏沉沉,胡乱地点点头,他仅仅是需要一个借口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

晶莹透亮的冰球随夏油杰手腕技巧性的搅动而旋转,并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动作,但他光站在那就已经有一定的观赏性。五条悟撑着下巴看沿透明杯壁加入的红石榴糖浆,火烧云晚霞一样的橘红晕开,他漫无边际地想,这色彩浓厚得不像日出,反而更像日落呢,最后燃烧的金色余晖。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五条悟盯着夏油杰好一会,只憋出这么一句。

“也许?但那也已经不重要了。”夏油杰眉眼带笑,说着把杯子沿着黑色光滑的吧台台面推过去,“尝尝看怎么样。”

五条悟听了含糊不清的答复,不满意撅嘴猛喝了一大口,糖分超标到对他来说很合适,有很淡的龙舌兰香味,空气中带了些果类清爽的甜,他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像橙汁。”

“本质上它们也没什么区别。”夏油杰笑着耸耸肩,转身拿起毛巾擦擦手,又回到原来的位置洗杯子,洗手台里堆叠的易碎玻璃多得永远清洗不完,他一一拿起擦了,耐心细致,像是对待艺术品。尽管如此,五条悟还是敏锐地察觉那细致入微的目光有一半都不动声色地落在了自己身上,找着了破绽,五条悟有些得意地往座椅一靠,“你在偷看我。”说着去看夏油杰的反应,“所以我们是见过的,对吧。”

这样笃定地说了,五条悟心里其实没底,头脑空空一片,什么也想不起来,过去是看不清的虚无,未来是模糊白光的未知。只有当下,只有眼前,可当下也如手中沙一刻不停地流逝了。五条悟需要一个答案,这很重要,至少对他来说。

夏油杰完全没有偷看被发现的尴尬,释然地笑笑收回了目光,“是吗?抱歉,我刚刚在走神。”

“撒谎!你明明就在看我。”

五条悟恼火地反驳,气得想跺脚,他越来越觉得一切如越吹越大的泡泡,下一秒就会炸开,不留痕迹,而他却掌握不了主导权,什么也做不了。

“好吧好吧,是我在看你。”夏油杰认输地走上前,安抚一样拍拍五条悟紧绷的拳头,温度短暂停留了一瞬又要收回,“喝完这杯就走吧,我们这要打烊了。”

“你可以跟我一起走吗?”五条悟追问。

夏油杰抱歉地摇头。

来不及了,没时间了,灯光在晃,意识逐渐模糊,五条悟咬咬牙抓住夏油杰的手,下手没轻没重的用了些力气,吐出的话却是毫无杀伤力示弱的一句。

“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再见面,你还有什么要做的吗?”夏油杰眉目平静地反问,光影撒下来,落在他脸上明暗分明。

五条悟被堵得哑口无言,动了动嘴唇,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没有,确实没有。

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是过去完成时,已经被干净利落地解决清楚,再怎么下笔都是画蛇添足,五条悟只能徒劳无助地抓紧夏油杰的手,看着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清澈迷茫的眼睛,不忍垂眼,也只是轻轻地说。

“醒来吧,悟。

很多人都在等你。”

“那你呢?你在等我吗?”

时钟滴答地转了一格,五条悟最后这样问。

“是啊,我也在等你。醒来就去找我吧。”

温柔的一句传进他耳边。

五条悟失去意识之前,得到了答复。

“啵”

最后一个泡泡破了。

深不见底的海面下,五条悟睁开眼睛,看到了狱门疆外久违的光明。

5隐藏结局?
文风锋利尖锐的记者夏X事业蒸蒸日上的明星五

五条悟和夏油杰其实早该认识,他们高中只隔了两条街。周末一个去图书馆一个去隔壁的游戏厅,夏油杰偶尔也会去打游戏,五条悟太无聊偶尔也会去看点小说,但时间巧妙地错开了。几次错身而过,都没有注意到对方,就这样不声不响过了高中三年,一直到十年后双方都在各自的领域崭露头角。

夏很欣赏五条悟表演的天赋和塑造角色的能力,并且得到了一次采访五条悟的机会。

夏在办公室拨通电话,听筒里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喂?夏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和采访意图。五条悟这段时间准备各种媒体的拍摄忙得焦头烂额,于是说不接受采访,太麻烦,他会用作品说话。

夏油杰听了也不生气,很有礼貌地道谢后就挂了电话。

夏后来一直在默默关注五条悟,五也追了夏油杰笔名写的悬疑小说。但两人就再没有过交集,那通电话也早就被五条悟忘得一干二净,他甚至到死也不知道夏油杰的名字。

五条悟闲下来偶尔会觉得少了什么,自己好像和什么重要的东西擦肩而过了,让他觉得……有点孤单。

孤单,这个矫情别扭的词让五条悟笑出声。

早该习惯了吧。

明明没有什么遗憾啊?

还能少了什么?

说不清,五条悟也说不清具体少了什么。

恭喜达成隐藏结局!:触不可及

end

6 Likes

太好看了,好看死我(ノ*゚ー゚)ノ我一个超级霹雳360°螺旋升天加720°旋转下降跪下,作者大大辛苦了( ˘ ³˘):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