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寿命疯子论

住在隔壁的那只黑猫死了。

听见三楼的猫蹦到他窗口说这话的时候,五条悟正把鼻子连同嘴一起埋进自动饮水机里,他喝水喝得咕噜咕噜,住家的其中一个女孩急忙忙撕了纸巾来擦他的脸。那纸虽然盒子上板板正正写了天然纸,纯竹柔肤新工艺,但在五条悟的鼻子里却有股怪味,他嫌恶地跳上桌子,轻轻把纸巾也推到地上。家里另一个姑娘拎着卷成卷的报纸来敲他脑袋,脸上居然是真的很生气的样子。

“咪咪,不可以这样!”

所有猫都叫咪咪,就像所有的人类都叫人。对五条悟来说,费力气去记得人的名字没什么意思,反正人不尊重猫也不记得猫的名字。人带着咪咪去医院,另一个人说咪咪可能有三高,不好好保养就会早夭,咪咪在人手里大叫,咪咪用爪子挠人,咪咪被拎着后脖颈抓回来塞进包里……以上咪咪的事迹包括但不限于五条悟,反正每只猫都叫咪咪,世界上总会有只猫这么做。

他被拎着后脖颈回到一个大桌子上的时候咬了一口拎他的人,然后被人拍了屁股——五条悟回头看一眼,那是夏油杰。

夏油杰是他记得名字的人类,因为夏油杰把他当做一个平等的猫而不是咪咪。五条悟是很懂得平等和感恩的猫,虽然夏油杰跟他吵架,夏油杰克扣他的猫条,夏油杰拖着他玩逗猫棒,但夏油杰记得他的名字,只凭借这个五条悟就全心全意尊重他。但是五条悟的屁股是高贵的屁股,怎么能被一个庶民拍打,所以他松口后又对着夏油杰哈了两声,伸爪子去挠夏油杰的胳膊——被拦住了。夏油杰把他抱在怀里,很是好脾气地抚摸他的背脊,五条悟感觉到这个人的肋骨贴着他的脊椎,中间有震动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伴随着嗡嗡的杂音,还有肺叶震动时轻柔的咯吱咯吱。

五条悟突然变得非常非常不安。

夏油杰往常抱他的时候总是捏他的肉垫,然后给他一些吃的,那些鱼和鸡肉都非常有嚼头,和罐头里略带腥味的不一样,所以他也就任由夏油杰捏,捏他的肉垫只会让他亮出爪子来,仅此而已。他还记得夏油杰身上那件黑衣服,上面被他滚得全是猫毛,而且材质很适合用来抓挠,他记得温暖的洗衣液的香气,橙花带着一点刺鼻的味道,他记得人类偏低的体温,他记得每个人类的味道。夏油杰的味道很苦,跟他衣服上的味道不大匹配,家里的另外两个人类倒是散发出新鲜水果一样的气息,但她们抱他抱得不得要领,总是硌在他的骨头上,所以五条悟还是喜欢夏油杰。猫又要什么呢,不过是抚摸他拍打他,让他有饭吃有水喝。猫会自娱自乐的,五条悟想着自己其实不太需要人用激光笔逗他,虽说那个红点很有趣,但他真的需要那个点吗?他也可以挠沙发,他可以在打过蜡的地板上滑来滑去,他可以跳上床跳上冰箱跳上客厅那盏吊灯,所以没有人类也可以!没有激光笔也可以!他可以在这栋房子里活下去,永远活下去!明天他睁开眼的时候人类也会抚摸他,后天也是一样,日子不就是这么一天一天过下去的吗?

但今天夏油杰身上不是那件好抓的毛衣,也没有那种苦涩的味道,五条悟闻到那件衣服上那种味道总要打喷嚏,但今天他没打喷嚏,只是鼻子痒痒的,那个喷嚏就那样卡在鼻子里,搞得他不舒服。夏油杰身上的气味改变了,他的身上冒出一股阴暗潮湿的味道,像一株长在地下室渐渐腐烂的植物。这株阴暗的植物抚摸着他,然后把脸埋在五条悟柔软的后颈毛里。五条悟不安分地在他手里扭动了一下,夏油杰的颧骨硌在他的骨头上,硌得他痛死了,叫五条悟想把他也划入“人类”的范围,但接着他就感觉到有水滴落在皮肤上——夏油杰在哭。

他真的在哭吗?五条悟想要确认,他把毛茸茸的脑袋转过去蹭夏油杰的额头,但夏油杰很快松开了他,招呼家里面其他的人类。他们在玄关穿鞋,开门时看见门外站着很多人,每个人都蹲下来摸摸他,五条悟庄严地站着不动,任由他们抚摸,不同温度不同大小的手。接着人类们站起来,有人在他头上打了个喷嚏,夏油杰最后拍了拍他的屁股,接着先是木门被关上,再是外面的铁防盗门,他们就这么被隔绝在了门外。五条悟蹲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今天没有人类忘记拿提包和手机,不再见有人慌慌张张冲进来,于是他游走进客厅,有一扇窗户没关,冷风吹进来,刚刚给他通风报信的猫已经不见了。

五条悟把头埋进水碗里,这次没人阻止他这么喝水了,他决定在水碗里吐泡泡,并且把水甩到地板上。

他又想起来隔壁那只黑猫,他见过那只死掉的黑猫,那只猫经常越过窗子的防盗网钻进来看他,五条悟在玻璃里,他在玻璃外,琥珀色的眼睛。黑猫很瘦,凑近能看到他的肋骨,五条悟想要开窗带他进来吃点东西,但窗台高得可怕,他记得自己小时候跳过一次,然后被人类带去接骨,不得不趴在窝里很长时间。他望着黑猫,黑猫也望着他,打了个哈欠,然后从他的窗边经过。他去哪里了?他的主人呢?五条悟想要透过玻璃看一眼,但窗台真的太高了,要看只能求人类抱他上去,但又没有人类可以抱他。

黑猫最后一次来的时候窗子开着,人类急着出门忘记关掉,于是黑猫就钻进来了,五条悟终于能请他用自己的食盆吃点肉糜,用自己的水盆喝点水,然后他闻到黑猫身上腐败的味道,但猫身上很干净,不是在垃圾桶里滚了一圈。他绕着这只奇怪的生物闻了又闻,黑猫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趴下来任由他研究。

那天夏油杰回来很早,身上带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他剥去衣物,注意到趴在沙发下面对他哈气的五条悟,奇怪地笑了一下,蹲下来想要摸他,然后被伏在五条悟旁边的黑猫咬了一口。夏油杰吃痛缩回手,五条悟伸手拍了一下那黑猫的后脑勺,黑猫吃痛,不满地瞪着他。大概是没有伤口,夏油杰走进浴室,接着里面传来水声,五条悟从沙发下钻出来,越过成堆沾血的衣服扒在门上,这是惯常的习惯,等到他绕着夏油杰的腿走到客厅,再想起来沙发下的黑猫的时候,黑猫已经不见了,只有灰色的窗帘还在随风飘荡。

那只猫如何走出去的,至今都像个谜,再听见他的消息就是他死了,不过五条悟并不对此感到特别悲伤,因为他们实打实的只有一面之缘。谁死了能让他感到悲伤呢,谁死了都不会让他感到悲伤,反正无论怎么样他都能活下去。早年他曾经在街头流浪过,见过不少尸体,但没哪具尸体让他悲伤,也没有哪具尸体让他真的活不下去。无论如何,他都能太太平平活到明天……

天黑下来了,窗外开始下小雪。

寒冷的日子天黑的特别早,五条悟蜷缩在门口,等着住在这家的人类回来。那两个女性人类可能回得早,手上拿着热乎乎的食物,在玄关跺脚哈气,然后她们两手冰凉地把他抱进餐厅放在凳子上,厨房飘来人类食物的香味,接着他的食盆里就会添上饭。再晚一点夏油杰就会回来,开门之后去浴室转一圈,然后一样两手冰凉地摸他。五条悟从凳子上蹦下去,这些人就开始笑,等人类的体温略暖起来,房间也暖起来了,夏油杰就抱着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五条悟蜷在他的肚子上,人的体温和温暖的衣服烤得他暖烘烘的,他眯起眼开始打呼噜,夏油杰轻轻地挠挠他的下巴。

每年都是这样,今天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窗外传来人类的尖叫和笑声,还有很多尖锐的音乐。家里没开那个暖烘烘的东西,五条悟钻进夏油杰的卧室,又钻进壁橱,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夏油杰会回来的,他总会把自己拍醒的。被褥渐渐温暖起来,五条悟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内已经全黑了,人类还没回来,窗户外还是吵吵闹闹的。没有人类拿着热气腾腾的食物回来,没有人来叫醒他,浴室也没传来水声。曾经没有过这种日子,因为有人要给他添食,至少有一个人类在家。五条悟记得食盆里还有一些粮,他也不算很饿,但这真的太奇怪了。

他决定趁着暖意再睡一觉。

五条悟是被鸟叫声吵醒的,他小小的朋友每天都会在窗外尖叫,从冬天到夏天,五条悟大多数时候都听着她的叫声醒来,然后在房子里四处巡视。今天也不例外,但房子里没有人类,只有冷风穿堂而过,门口的三双毛绒拖鞋是冰凉的,没有一个人类回到家里。

五条悟吃掉食盆里余下的猫粮,那些猫粮上也像结了一层冰霜,冷得他清醒起来。客厅的窗户还开着,灰色的窗帘就像黑猫钻进来那天随风飘荡,不知怎的,那个窗台没有他记忆中那么高了,他试着起跳,然后轻盈地落在窗户边。他看见薄薄的雪,看见他小小的朋友在枝头抖动翅膀,看见晾衣杆上忘了收起来的湿衣服上挂着冰霜,接着,越过栏杆和矮墙,他看见街道上没关掉的灯光明明灭灭,有人类支起一个牌子,有人类骑着丁零当啷的东西从窗口路过,背上背着和家里两个人类类似的背包……然后他听见玄关那侧传来声音,昨天摸过他的人类鱼贯而入。

每个人类身上都带着血,每个人脸上都有伤口,他比较熟悉的人类来抱他,他看见对方的手上有勒出来的血痕。五条悟没有躲开,但他的眼睛四处搜索着夏油杰,虽然夏油杰穿着不一样的衣服,但他一定会从玄关走进来,然后用冰凉的手来摸他……但那双黑色的拖鞋一直没人穿,那些人类穿着各种各样的鞋在家里走动,最后所有人都聚集在客厅里。人类喊他咪咪,人类紧紧抱着他,人类用还残留着血腥味的手摸他的后颈,五条悟很不舒服,但是他没躲开。

然后他听见轻轻的哭声,从他的头顶传来,从他的身侧传来,有人来抱他,他感觉到实实在在的眼泪,甚至不用他转头去确认。人类把他抱在怀里,周围变得温暖,就像每个晚上一样。但五条悟仍然深刻地感到不安,他不能理解自己这种情感,但他觉得他也该有眼泪,就像他明天不能活下去一样。

Fin.

15 Likes

好喜歡的對映設計!沒有了夏油的五咪第一次意識到,好像明天確實有一種活不下去的可能性,剛剛也沒有了夏油的五條也會這樣,第一次覺得該給自己流眼淚的可能性嗎

沒有了夏油的五咪和五條都要好好活著啊

1 Like

:sob::sob::sob::sob::sob::sob:特别喜欢这篇